« 1 234» Pages: ( 1/4 total )
本页主题: 赵家《炎黄春秋》我所经历的真理标准讨论作者:●吴江解读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8457
威望: 28467 点
红花: 28457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75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5-26

 赵家《炎黄春秋》我所经历的真理标准讨论作者:●吴江解读

首页 -> 2001年第9期
我所经历的真理标准讨论
作者:●吴江
编者按:肇始于20世纪70年代末胡耀邦主持中央党校期间发生的关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促进了全国的思想解放运动,为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拨乱反正准备了思想条件。记述这一大讨论的文章,不仅引起报刊读者的兴趣,更为史家和党务工作者所关注。讨论期间时任中共中央党校校务委员会成员、副教育长兼哲学教研室和理论研究室主任的吴江,是这场讨论的具体组织者之一。记述这场讨论的文章已不少,吴在耄耋之年,本着为历史留下点记录的心情,写下了这篇文章并交本刊发表。这是我们很高兴的事,想来也一定会得到读者的欢迎。

——党校反党

——奇怪?

——赵家篡党夺权,党校不是共产党党校,是赵家党校

——赵家党校反对共产党

——奇怪?

王立华:左派究竟该如何看待对待习近平
作者:王立华 发布时间:2017-01-06 08:23:27 来源:民族复兴网
首先介绍一下我自己。一个人民军队的老兵,具有41年党龄的共产党员,自认为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坚定信仰者,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定捍卫者,也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崇拜者。 
在讲这个问题之前,我想首先讲一点基本立场,方法和标准,这是我们求得共识的必要的前提。我们的立场是什么呢?就是要站在国家和人民的立场上,国家和人民利益至上,坚决地捍卫毛主席开创的社会主义事业,要坚持实践的观点,要坚持客观地看问题,全面地看问题,辩证地看问题,历史地看问题,一分为二地看问题。用这样一些思想方法,我们才能求得共识。
左派如何看待习近平总书记,我先亮明我自己的观点,到目前为止,我是习近平总书记的坚定拥护者。同时也认为,真正的左派群众,了解真实情况的广大党员和人民群众,也应当拥护习近平,我采取这样的态度不是盲目的,而是基于对他的思想和实践的认可,做一个关心国家大事的人,你可以不认可一些政治要求,但,必须服从真理的追求。要信奉真理,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好的,就是好的;不好的,就是不好的;你可以在理论上各抒己见,但必须有一个标准,这个标准就是实践标准,以实践检验认识,在实践中坚持真理,修正错误,而不是一厢情愿的空谈,这是毛主席的认识论的精髓。

——赵家五毛干什么?

——维护赵家黑社会法西斯奴隶制殖民地阉党统治。

习近平对上海自贸试验区建设作出重要指示:解放思想勇于突破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
2016-12-31 20:24:07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北京12月31日电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近日对上海自贸试验区建设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建设上海自贸试验区是党中央、国务院在新形势下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一项战略举措。3年来,上海市、商务部等不负重托和厚望,密切配合、攻坚克难,紧抓制度创新这个核心,主动服务国家战略,工作取得多方面重大进展,一批重要成果复制推广到全国,总体上实现了初衷。望在深入总结评估的基础上,坚持五大发展理念引领,把握基本定位,强化使命担当,继续解放思想、勇于突破、当好标杆,对照最高标准、查找短板弱项,研究明确下一阶段的重点目标任务,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力争取得更多可复制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进一步彰显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试验田作用。

——这是实现共产主义?

——这是卖国主义。
  
  
  

 
 
顶端 Posted: 2017-01-11 00:49 | [楼 主]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8457
威望: 28467 点
红花: 28457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75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5-26

 

我所经历的真理标准讨论
作者:●吴江
一、问题的提出
“文革”结束后我被分配到中共中央党校工作。1977年9月中央党校复校开课时,我任哲学教研室主任。党校校长和第一副校长暂由华国锋和汪东兴两人兼任,但主持全部日常工作者为副校长胡耀邦。课程安排,第一是哲学课程。课程结束时我作专题报告,时值1977年9月底。这是我第一次登上中央党校讲台。我的报告着重讲两条战线斗争问题,即既反对右,也反对“左”。为什么呢?因为20世纪50年代以来一直反右,不准反“左”,说社会主义时期只有右的错误而没有“左”的错误。在相当一部分人特别是年轻人的头脑中,只有“两条路线斗争”的概念,没有“两条战线斗争”的概念。“十一大”仍然如此,把林彪、“四人帮”的路线说成是极右或形“左”实右或假“左”实右。总之,人们不知道“左”为何物,谈“左”成为最大的政治禁忌。我的这个报告是事先经过以胡耀邦为首的校党委(当时还没有校委会)审定的。

——总之,人们不知道“左”为何物

——华国锋懂吗?

——陈云懂吗?

——邓痞子懂吗?

——这帮子反革命畜牲懂得很

中国共产党十届三中全会通过《关于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反党集团的决议》。根据中国共产党十届三中全会通过的这个决议,四人帮有以下十大罪状:
1、进行分裂党、篡党夺权的阴谋活动,妄图架空毛主席。
2、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3、妄图打倒周恩来同志和一大批中央和地方的党政军负责同志。
4、打击和诬陷邓小平。
5、在领袖毛主席病重期间,丧心病狂地迫害毛主席。
6、阴谋推翻党中央,实行反革命复辟。妄图使中国共产党变为修正主义的党,使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法西斯专政,使社会主义的中国重新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
7、篡改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篡改党的基本路线,颠倒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敌我关系,从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推行一条极右的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
8、是一伙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是一伙彻头彻尾的极右派。
9、他们是地主资产阶级在我们党内的典型代表,是蒋介石国民党在我们党内的典型代表。他们的社会基础是地富反坏和新老资产阶级。
10、张春桥是国民党特务分子,江青是叛徒,姚文元是阶级异己分子,王洪文是新生资产阶级分子。

——十届三中全会,1977年7月16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

——赵家举手表决通过。
  
  
  

 
 
顶端 Posted: 2017-01-11 00:51 | 1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8457
威望: 28467 点
红花: 28457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75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5-26

 

我所经历的真理标准讨论
作者:●吴江
我的报告无非是为打破上述的政治禁忌。报告分两部分。第一部分讲“两条路线”和“两条战线”的关系。说明错误路线或执行路线的偏差,往往表现为两种倾向,不是右,就是“左”。按照具体情况进行反对这两种倾向的斗争,就是两条战线的斗争。第二部分是批判“四人帮”的实用主义哲学。我把“四人帮”的哲学归之于实用主义。
这里,我讲到确定路线方针是非的标准。究竟是实践标准还是权力标准或其他什么标准。原文如下:
“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证明路线的正确与否,即它是否具有客观真理性,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一个实践问题,它不可能完全在理论范围内解决,而要从社会实践的结果来证明,看它是否对发展生产力有利,是否为社会主义、为人民群众带来了实际利益。实践标准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林彪也好,‘四人帮’也好,他们把实践标准践踏得一钱不值,自己另立一个标准,就是权力标准。谁在台上,谁有权,谁就有正确路线,谁就有马克思主义。官越大,权力越大,路线的正确性越大,马克思主义也越多。这可以说是一种权力拜物教。”

——自己另立一个标准,就是权力标准。谁在台上,谁有权,谁就有正确路线,谁就有马克思主义。

——这是谁呢?

——赵家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境界
2015年10月26日 16:27:59 来源:光明日报 中国共产党是理论上成熟和发展的伟大政党。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围绕什么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基本问题,确立了“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初步形成了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提高到新境界。

——反驳?

——赵家:抓起来

——赵家:封网、删贴。

——赵家:正能量
  
  
  

 
 
顶端 Posted: 2017-01-11 00:53 | 2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8457
威望: 28467 点
红花: 28457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75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5-26

 

我所经历的真理标准讨论
作者:●吴江
这个报告的“两条战线”部分首先摘要发表在《理论动态》上,“实用主义”部分省略掉了,因为《理论动态》篇幅有限制。以《哲学上两条战线的斗争》为题的整个报告于1977年11月送《哲学研究》杂志,该杂志发表于1978年2月初出版的1—2期合刊上;关于上述真理标准那段文字后来还见之于1978年4月3日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我的另一篇文章《林彪、“四人帮”实用主义哲学批判》一文。

林彪、“四人帮”实用主义哲学批判
第3版()
专栏:
林彪、“四人帮”实用主义哲学批判
吴江
先从理论上说几句。什么叫实用主义?实用主义的基本原则有哪些?实用主义是主观唯心主义的一种,它是资产阶级很有势力的一个哲学流派,有一套适合资产阶级的比较精致的方法论。实用主义又叫“工具主义”。
实用主义的方法,资产阶级早就用上了。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二版跋中说:资产阶级夺得政权以后,就“敲响了科学的资产阶级经济学的丧钟。现在问题不再是这个或那个原理是否正确,而是它对资本有利还是有害,方便还是不方便,违背警章还是不违背警章”。这就是说,对资产阶级有用的就是真理,没有用的就不是真理。列宁在《唯物论与经验批判论》一书中指出,主观唯心论大师贝克莱搞的就是实用主义,马赫继承了他。实用主义哲学的一个创始人詹姆士,公开承认他只不过是贯彻执行贝克莱首先采取的“实用主义”方法而已,所以他说:实用主义仅仅是“旧思想方法的新名称”。这种思想方法,到了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经皮尔士、詹姆士、杜威等人构成一套比较系统的学说,确定了这一学说的基本原则,在二十世纪广泛传播起来。
第一个介绍实用主义学说到中国来的,是胡适,他最早写的一篇介绍杜威的实用主义的文章叫《实验主义》(1919年),收在《胡适文存》第二卷。实用主义输入中国以后,在中国思想界发生很大影响,成为马克思主义在思想上的主要敌人之一。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几乎每一步都要同实用主义思潮进行激烈的战斗。解放初期我们批判的“胡适派唯心主义”,也就是这个杜威派实用主义。
实用主义的基本原则,概括起来无非是这么三条:(1)在实用主义者看来,客观世界是不存在的,世界就是我的感觉、我的观念、我的“主观经验”。客观事物和人的思想,或者说,客体和主体,都是“主观经验”的不同表现。所以实用主义的经验论,是一种主观唯心主义的经验论。他们认为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客观必然性,没有什么客观规律,因此也没有反映客观规律的科学、理论、真理等东西,这些东西都是人根据自己的主观经验造出来的。“客观的真理——是在任何地方都找不到的”(詹姆士)。(2)实用主义的一个根本点是:一切以对我有用、有利为标准。世界上的事物,对我有用,它就存在,对我没有用,它就不存在,所以说“存在就是有用”(正好象说“存在就是我的感觉”一样)。同样,实用主义者所谓真理,也以是否对我有用、有利为标准,如果这个观念、这个理论、这种方法对我有用,对我产生效果,使我获得成功,就是真理,否则,就不算真理。宗教对我有用,宗教就是真理。剥削剩余价值、搞殖民主义对我有利,这些也都是真理。所以说“有用即真理”。真理是人假设出来的,是“应付环境的工具”。假设的正确不正确,完全要看它对我是有利还是无利。为了对我有利,可以而且应该象投机商一样不择任何手段。(3)实用主义者也强调人要用行动、实践去积极地影响环境、改变现实。实用主义,希腊文就是行动、实践的意思,因此,实用主义也叫行动哲学。由此出发,实用主义者也强调“人的因素”的作用。实用主义者所谓的行动、实践、“人的因素”等等,同客观规律毫无关系,而同我们批判过的胡风反革命集团的“主观战斗精神”完全一样,是彻头彻尾的主观唯心论、唯意志论。
实用主义这个东西,资产阶级用,机会主义者也用。毛主席说:“所谓机会主义,就是这里有利就干这件事,那里有利就干那件事,没有一定的原则,没有一定的章程,没有一定的方向,他今天是这样,明天又是那样。”(《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第303页)
林彪、“四人帮”不是一般犯路线错误的人,他们的主要骨干是叛徒、特务、阶级异己分子、资产阶级野心家、新生资产阶级分子、流氓阿飞等。他们的社会基础是被我们打倒了的封建地主阶级、买办资产阶级和流氓阶层、国民党反动派余党。这伙人,他们的世界观是极端腐朽的。他们在私下这样说:“人生好比赌场,赌赢了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赌输了怪你小子时运不佳,活该倒霉。”詹姆士也有这样的话:“不赌那会赢?”这些人自己说,即使上台当了“党和国家领导人”,也是随时准备杀头的,他们总有这个预感。这伙赌棍,在本质上,不能不是最荒唐透顶的主观唯心主义者。
“四人帮”的全部事业是篡党夺权,搞垮共产党,搞垮无产阶级专政,复辟封建性的资产阶级统治。对于这个事业有利或无利,就是他们观察事物、判断路线、审查干部的唯一的是非标准:凡是对他们这个事业有用、有利的,就是“真理”,就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就是“正确路线”,就是“好干部”,否则,就相反。“四人帮”是一个具有浓厚封建性的反革命集团,他们搞资产阶级法西斯专政,搞阴谋诡计、搞分裂,从地主阶级专政那里学来了不少东西。例如,他们就很学了封建专制主义那一套,学了封建法家所提倡的几乎整套阴谋权术,这套东西使他们的实用主义带有不少中国的特色。同时,他们又有“左派”的伪装,所以又很有欺骗性,容易叫人误认为他们的实用主义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实践性和灵活性。
我们可以举出一些例子,来看一看林彪、“四人帮”是怎样搞实用主义的。一共分八个方面:
(一)林彪、“四人帮”对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所采取的实用主义态度之恶劣,大家已经逐渐认识到了。他们完全根据他们反革命事业的需要,任意割裂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原理、观点,为其所用。他们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看作是可以由他们任意解释、任意“打扮”的,今天这样说,明天那样说,今天打扮成这个模样,明天打扮成那个模样,一忽儿拿出这条语录,一忽儿又拿出那条语录,用意却截然相反。结果,使这些原理、观点本身处于互相敌对的地位。他们以实用主义标准代替实践标准,以摘引片言只语的方法代替马克思主义的分析方法。恩格斯曾批评过一些人把马克思主义原理当作套语或死的公式对待,这里说的还是马克思主义的原理。林彪、“四人帮”则只是按照自己的需要,背弃马克思主义的精神实质,任意摘引对自己有用的片言只语,甚至是来历不明的片言只语,来对一切事物下结论。这种方法,久而久之,影响了许多人。林彪、“四人帮”还在群众中煽动打“语录仗”,把对待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实用主义态度灌输到还不知道什么是理论的青少年当中去。这种方法对于马克思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政党,为害非常之大。这里,往往是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词句来污辱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实质。
他们有时候则干脆伪造,或任意颠倒。林彪、“四人帮”伪造毛泽东思想有一个说法,叫做:有“上了书”的毛泽东思想,还有“没有上书”的毛泽东思想,他们说的是“没有上书”的毛泽东思想。真是天晓得!他们根据自己的实用主义标准,把最猖獗的唯心史观说成是马克思主义(指修为马),而把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指责为修正主义(指马为修),把自己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说成是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而把广大干部和群众坚持执行的毛主席革命路线诬蔑为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从根本上颠倒理论是非、路线是非,以此丑化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攻击社会主义制度。
有人说,“四人帮”背叛马克思主义,搞教条主义。我说不对。“四人帮”中任何人从来都没有真正信奉过马克思主义。你说江青信奉过马克思主义?张春桥信奉过?姚文元信奉过?王洪文信奉过?他们根本不是什么“背叛”,而是最终暴露出他们原来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最凶恶的敌人。说他们搞教条主义,也是美化。毛主席说过,一般教条主义者还是要革命的,而“四人帮”却是用一大堆“语录”伪装起来的彻头彻尾的反革命,货真价实的牛鬼蛇神。
(二)林彪、“四人帮”,在路线问题上,是权力实用主义者。他们的路线的核心就是一个“权”字,或者正确点说,他们谈“路线”完全是假的,他们搞“路线斗争”是为了把“权”弄到自己的手中。林彪、“四人帮”本来是一家人,他们之间充满着争权夺利的肮脏关系。在他们的互相“批判”中,真正的问题谁也不敢揭露,“四人帮”敢真正揭露林彪吗?敢真正揭露陈伯达、王关戚吗?当着他们一伙中有人被揭露出来不能再隐藏的时候,他们的策略是赶快“诿过自解”,即把已揭露出来的人当作自己的“替罪羊”,把一切过错、责任全推到别人身上,而把自己打扮成一贯正确,并把对方的全部权力接收过来。不久以前,“四人帮”和林彪还是一伙,林彪推崇江青“很有思想,政治上很强,艺术上也是内行”,江青第一个喊出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林彪“亲自指挥的”,如此互相支持,融合一体。忽然,一当林彪反党集团被揭露以后,本来是林彪一伙的江青等人,一下又变成反林彪的“英雄”,打着反林彪的旗号来保护林彪,把林彪的衣钵继承下来。这样的事,使好些人不好“理解”,群众中所谓“路线斗争不可知论”,就是这样产生出来的。
没有确定的路线是非标准,于是就不能不搞“依人划线”,“依权力划线”。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路线的正确与否,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一个实践问题,它不能在理论范围内解决,而要从实践的结果来证明。林彪也好,“四人帮”也好,他们把实践标准践踏得一钱不值,自己另提一个标准,就是权力标准。谁在台上,谁有权,谁就是正确路线,谁就有马克思主义。有多少权,就有多少真理,就有多少马克思主义。官越大,权力越大,路线的正确性越大,马克思主义也越多,这可以说是一种“权力拜物教”。
这种权力实用主义,危害非常之大,不仅搞乱了路线上的是非,而且毒害了相当一部分人。最后事情走向反面,使越来越多的群众认识到,事情决非如此,并不是权力的大小决定真理的多少,真理往往不在那些自吹自擂并且动不动就训人的“官方大人物”或“官方理论家”们手中。手里没有真理,权力越大,其对人民利益的威胁也越大,而这些人如果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其权力最后必然会垮掉。认识到这一点,是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群众觉悟显著提高的重要标志之一。
(三)为了篡党夺权,就要搞掉共产党的一套干部,代之以自己的一套帮派队伍。在这方面,实用主义更是盛行。为了搞掉你,可以不顾任何客观事实,随意指你为叛徒、特务、坏人、走资派,以及反毛主席、反毛泽东思想等等罪名,然后设立专案,“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甚至不必求证,而是大胆假设,大胆“无中生有”,一搞就是多少年。甚至有这样的事:说你反对毛主席、反对毛泽东思想,即使毫无根据,你不承认也不行,不承认,会有人来给你捉刀代笔写检查,叫你签字画押。他们要你写证明材料,只准写他们所要的东西,照他们给你的框框写。他们认为是坏人的人,你不能写他的一条好处,否则就是“美化”;他们认为是好人的人,你不能写他一条缺点,否则就是“放毒”。我们党有一条规矩,凡是分不清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的时候,先作人民内部矛盾处理。我们今天清查同“四人帮”篡党夺权阴谋活动有牵连的人和事,也遵循这个原则,这是我们有自信心的表现。“四人帮”则别有用心,而且虚弱得很。他们对被他们“揪”出来的共产党干部,不说全体,也有相当一个多数,先假设成敌我矛盾,并按敌我矛盾去找根据,去制造所谓“根据”。
另一方面,对于自己所需要的人,则是不择手段地加以引用,破格提拔,“诱以官禄”,给你种种好处,叫你死心塌地跟着跑。只要对帮派事业有利,一次小报告,一出戏,一首诗,一封效忠信,就可以飞黄腾达。“四人帮”一伙公开说:“一切都要根据需要,需要时,就是有严重政治历史问题也没有关系”,“就是真正的叛徒,只要江青相信就行了”。江青就是林彪、“四人帮”确立的政治是非标准。所以在他们那里,早有“三十年代的叛徒,六十年代的左派”一类说法。
一句话,凡是“四人帮”权力所及的地方和部门,在干部问题上,党的原则政策完全为实用主义政策所代替。这种实用主义干部政策,伤害了多少干部,毒害了多少人啊!
(四)实用主义对我党优良作风的破坏,其后果之严重,也是难以估计的。“四人帮”完全按照自己的帮派利益说话行事,不顾事实,任意颠倒黑白。他们认为,搞政治无诚实可言,讲实事求是是傻瓜,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他们说,“事实要为政治服务”。这是什么意思呢?这就是说,为了他们的反革命政治需要,他们可以任意摆弄事实、颠倒事实、歪曲事实、捏造事实。对群众,也贯彻一条实用主义路线,即为自己篡党夺权的需要而“运动”群众,愚弄群众,或者挑动群众斗干部,或者挑动群众斗群众。他们拿群众作为搞阴谋权术、玩弄政客手腕的一种工具,甚至通过煽动资产阶级派性斗争,把实用主义灌输到群众中去,使一部分群众也学他们的样,只知有派,不知有党,只看对我有利无利,一切以我为中心,依派的利益划线,把一切对自己有用的东西都看作真理,为我这一派所用的都是好人,站在我一边的干部都是革命干部,否则,便是“走资派”,非打倒不可。“四人帮”把挑动派性、驾驭派别作为他们的一种领导艺术,精益求精,用来制造混乱,搞乱阶级阵线,以帮代党。他们挑动派性斗争,有意识地使这种斗争成为施展阴谋诡计、玩弄政客手腕的训练场所,从这里物色他们需要的帮派人材,因此,使相当一些人政治上道德上堕落。也有相当一部分人中毒甚深,至今仍觉得拉帮结伙是件好事,做工作非拉帮结伙不可,非有自己的“一帮人”不可,否则就好象不能工作似的。“四人帮”的帮风帮气,剥削阶级的肮脏政治权术和实用主义道德观,已经严重地侵入了好些党组织的肌体,有些方面近乎彻底地破坏了党的优良作风、优良传统和共产主义道德,这难道不是事实吗?
(五)“四人帮”的一个特点,是拚命霸住舆论大权,通过操纵舆论来建立自己的权威。这里所用的也是实用主义建立权威的手段。实用主义的创始人皮尔士说过:“如果没有别的方法能够达到思想完全一致,那就对所有一切不按照规定的方式来思维的人们施以镇压,这种方法已被证明是确定社会舆论的一种有效方法。”林彪就奉行这种“整人立威”的实用主义方法。林彪一九六六年五月间的一篇讲话,大讲政变,无中生有地说什么“有一批王八蛋,他们想冒险,他们待机而动,他们想杀我们,我们就要镇压他们”,等等。这篇杀气腾腾的讲话,就是用实用主义的高压方法,对党内民主实行一场大屠杀,为林彪、“四人帮”自己搞政变,篡党夺权作准备。林彪这个坚信只有说假话才能成大事的野心家,施展一项惊人的“绝技”,就是搞“大树特树”,虚伪地颂扬伟大领袖的天才,把领袖奉为神化了的绝对权威,借此树立自己的威信,并且一笔抹煞党内其他领导人的革命功绩,把他们统统说成是“毛主席还健在就搞背叛”的人,因此必须不留情面地把他们统统打倒。用林彪一伙自己的说法,这就叫做“用毛主席的旗号,打击毛主席的力量”,实在是古今中外少有的反革命两面派手法。“四人帮”把这种手法略加“理论化”,他们歪曲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提出“社会主义时期阶级关系新变化”的总题目,由此引出所谓“老干部=民主派=走资派”的反革命政治纲领,引出“党内形成一个资产阶级”的谬论,又从古代引来法家的封建专制主义,毒化社会舆论,进一步强化镇压措施。他们用这个方法整人立威,搞“一言堂”。在“四人帮”实用主义势力所及的地方,党的民主集中制基本上被摧毁。
(六)我们的教育革命是一场伟大的革命,因为这关系到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四人帮”破坏这场教育革命所采用的手段,也是把杜威的实用主义一套东西搬来,杜威主张“教育即生活”,“学校即社会”,否认学校的系统教学,否认教师的作用。实用主义自称要使理论与实际结合,实际上,是取消知识,取消理论,取消科学。他们不要基础理论研究,不要实验室的科学活动,只着重于培养狭隘的实践技能。“四人帮”在上海同济大学搞了一个“经验”,叫做“结合典型工程进行教学”。学生还没有学一点基础理论知识,就下厂劳动,糊里糊涂地跟着打杂,只学到一点零碎的技能,白白浪费了几年时间。恩格斯说过,一个民族想要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四人帮”完全是一伙反科学的家伙,他们荒唐地企图打破“能量守恒定律”、“热力学第二定律”,把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当作哲学上的相对主义来批判,否认抽象思维在数学研究中的重要作用,等等。“四人帮”的“教育革命家”们不去训练人们的理论思维能力和获得各方面知识的能力,只要求有一种极低级的思维能力,会照“四人帮”确定的舆论表态,能对别人扣帽子、打棍子就行了。所以“四人帮”搞的“教育革命”,实际上是一种愚民政策,或者照他们自己的说法,是专门训练“斗走资派”的英雄好汉的。
(七)还有“四人帮”如何对待历史的例子。“四人帮”以及为他们服役的“理论家”们,这方面的实用主义表现得登峰造极。大家都读过《新民主主义论》,都记得毛主席是怎样估价中国三十年代的新文化的。江青和她的同伙按照帮派的需要,把三十年代的革命文化描写成漆黑一团,并且变成一条又长又粗的
“黑线”,一直贯串下来。江青甚至说:“无产阶级自巴黎公社以来,都没有解决自己的文艺方向问题。自从一九六四年我们搞了革命样板戏,这个问题才解决了。”这样厚颜无耻地伪造历史,古今中外也是少有的。他们对于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也作了许多无耻的篡改。“四人帮”已经着手编写一部党史,竟把叛徒江青描写成指导中国革命的“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这那里是“党史”?这是“党耻”,是对中国共产党的莫大侮辱!在所谓“评法批儒”中,他们把几乎整整一部中国古代史,按照他们的帮派利益,按照他们创造的“儒法斗争”这个万古不变的历史公式,重新改写过;把许多古人一个一个重新塑造过。西汉前期刘氏的一个同姓王刘濞使用奴隶劳动冶铁煮盐,“四人帮”的历史学家据此评他为复辟奴隶制的儒家;汉武帝开办几百个使用奴隶劳动或半奴隶劳动的冶铁工场,每年还要驱使十万人上山“取铜铁”,“四人帮”史学家却把他推崇为反对奴隶制复辟的大法家。你们看,这里有什么鉴别历史人物的客观标准?华主席说,“四人帮”的史学是影射史学,说得非常之对。影射史学就是实用主义史学。“四人帮”在上海的写作班子公开说:“搞历史,就是搞实用主义”。这个影响决不限于历史领域,甚至也不限于学术领域。
(八)林彪有一个著名的命题,叫做“人的因素第一”。有人说,这是天经地义,不能驳的。可见至今还有人中毒非浅,盲目成自然。人的因素的作用,马克思主义者强调它,反动的实用主义者也强调它,但内容截然不同。马克思主义者所说的“人的因素”,是指使用实践力量的人,指实践的主体,而实践是一种物质性的活动;实用主义者所崇扬的“人的因素”,则完全是指主观精神的作用。杜威就说过:“我要批判那种贬低人的因素而使它化为零的社会理论,因为它完全依环境所提供的条件来解释事件和制订政策”(见杜威《自由与文化》一文)。意思就是说,人们的行动完全不应该受客观条件的限制,要充分发挥主观精神的能动作用。林彪所说的“人的因素”和杜威所说的“人的因素”,完全是一个东西。
林彪的“人的因素第一”,就是“精神第一”,张春桥叫做“精神万能”。他们把精神、思想置于超乎一切的绝对的地位,世界是被精神、思想支配的,有思想,然后有历史。精神、思想既然居于超乎物质、超乎客观现实之上的优越地位,获得绝对的无上权威(特别因为它获得由它直接决定的政治权力的支持),那末,很自然地,精神、思想就具有这样一种能动力,它能对一切发号施令,为所欲为,由它决定的“政治”能够“冲击一切”。而精神、思想属于英雄人物,是天赋予英雄人物的,这就归结到所谓“天才论”。“精神第一”也好,“政治冲击一切”也好,“天才论”也好,既是世界观,又是方法论,是林彪、“四人帮”手中的理论武器,被他们运用来达到各种卑鄙目的。
以上,我们列举了林彪、“四人帮”搞实用主义的八个方面的表现,也可以说是八大罪状。还有其他方面的表现,这里不细说了。
从以上的事实,是否可以说:实用主义已严重侵入了我们好些党组织的肌体了呢?我认为是可以这样说的。实用主义的方法,对于那些搞机会主义、修正主义的人,那些一心追求权力的人,那些把个人利益或小集团利益摆在第一位的人,那些只求对自己有利不讲原则性的人,那些党性不强派性十足,认为做工作非拉帮结伙不可的人,那些判断是非不以实践为标准专爱摘引片言只语的人,那些热衷于玩弄政治权术的人,那些看风使舵的人,那些惯于整人立威的人,那些有资产阶级个人野心的人,是很有吸引力的,因此,实用主义在我们这里是有市场的。我们千万不能把林彪、“四人帮”搞实用主义的影响和流毒低估了,特别不能把他们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采取实用主义态度的影响和流毒低估了,这件事非同小可。这种坏事就是在现在也还没有完全杜绝。马克思曾引用席勒的话,说过:“坏事之可怕,还在于它必然继续产生坏事”。实用主义这种主观唯心论的毒素如果不批判、不清除,理论上、路线上、思想上、作风上的是非,就不可能真正澄清,混乱将无法消除。
恩格斯说过:“一个健康的党随着时间的推移必定会把废物排泄掉,但这是一个长期而艰巨的过程”(《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4卷第264页)。我们清除林彪、“四人帮”的流毒特别是实用主义的毒素,也将是一个长期而艰巨的战斗任务。
1978-04-03

——这是赵家的自供状。
  
  
  

 
 
顶端 Posted: 2017-01-11 00:55 | 3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8457
威望: 28467 点
红花: 28457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75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5-26

 

我所经历的真理标准讨论
作者:●吴江
1977年11月的党史课程,我也参加了这门课程的布置,胡耀邦又着重提出实践同样是检验党史问题是非的唯一标准。
我注意到,1978年上半年报纸上有的文章也开始提出实践标准的问题来。“文革”后首先由哲学界提出这个问题来是很自然的。党校讲台的特点是能够迅速地将这类观点传播到全国各地的实际工作中去,对实际工作产生影响。

——赵家党校就是赵家复辟倒退的舆论中心

——赵家狗腿子:党校讲台的特点是能够迅速地将这类观点传播到全国各地的实际工作中去,对实际工作产生影响。

党建专家:王长江简介
2013-05-28来源:人民网—理论频道
王长江,男,汉族,1956年出生。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党建教研部主任,中央党校世界政党比较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世界各类政党运行机制的比较和中国共产党建设问题的研究,主要致力于把政党比较拓展到党的建设领域,并在该领域主持开创了世界政党比较学科。发表有《世界政党比较研究》、《现代政党执政规律研究》等多部专著。1997年被评为全国优秀留学回国人员,2002年获国务院特殊津贴,2006年当选“中华十大教育英才”。

——王长江事件的性质如何?

——王长江辞去哪一个职务?

——赵家五毛鸦雀无声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不是要开除赵家党籍吗?
  
  
  

 
 
顶端 Posted: 2017-01-11 00:56 | 4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8457
威望: 28467 点
红花: 28457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75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5-26

 

我所经历的真理标准讨论
作者:●吴江
二、真理标准问题讨论的发起
中央党校复校后,胡耀邦亲手创办《理论动态》这个内部小刊物,不必说对当时的拨乱反正是起了重大作用的。这个刊物一开始就由胡耀邦亲自抓、亲自出题并修改定稿,毫不含糊,花了很大精力。奉命写稿的多是几位青年同志。1977年底,胡耀邦调中央组织部工作,但仍兼任党校主要日常工作。胡耀邦将主要精力转到中组部之后,仍没有放下《理论动态》这个小刊物。他临走时特设了一个“理论研究室”,将《理论动态》的编辑工作交给这个研究室,作为其主要任务。研究室主任由我兼任。
大概是为了表示“拜托”之意吧,胡耀邦特地邀我到他家中吃饭。我向他表示:我当尽力而为,但这件事非我之力所能胜任,所以今后《理论动态》的选题及最后审稿仍照旧,请耀邦同志定。胡点头,只说了一句:“我相信你们能够办好。”接着就谈1978年春节后第二期教学问题。
理论研究室的组织短小精悍,只设《理论动态》组(组长孟凡)、研究组(组长孙长江)、外文资料组三个组。两位副主任:一位是原校刊组(即胡耀邦原用以编辑《理论动态》的那个组)组长,一位是从哲学教研室调来的。(胡耀邦于1982年4月卸任党校而由王震接任,我亦于1982年调离党校。此后《理论动态》情况及其组织形式,我就不清楚了。)这时的哲学教研室除确定每期的教学内容,日常工作已可由两位副主任照顾,因此我的办公室就搬到理论研究室去了,我所关心的也是《理论动态》这个刊物能否照原样办下去。这时《理论动态》的题目仍争取由耀邦出,我也提出一些题目,文章由我修改定稿,然后送胡耀邦最后审定。在一个很长时期内,除少数稿件外,我仍坚持由胡终审,尽量不自作主张,以减少错误。这期间耀邦对全体同志仍不时作批示或提醒注意某些问题。

——大概是为了表示“拜托”之意吧,胡耀邦特地邀我到他家中吃饭。

——我向他表示:我当尽力而为,但这件事非我之力所能胜任,所以今后《理论动态》的选题及最后审稿仍照旧,请耀邦同志定。

——这算什么?

——这是不是私相授受?
  
  
  

 
 
顶端 Posted: 2017-01-11 00:57 | 5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8457
威望: 28467 点
红花: 28457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75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5-26

 

——他们搞“路线斗争”是为了把“权”弄到自己的手中。

——这是当然的。

——赵家搞“路线斗争”,难道不是为了把“权”弄到自己的手中?

——林副主席、四人帮:掌握无产阶级专政革命大权

——赵家:掌握复辟倒退大权。
  
  
  

 
 
顶端 Posted: 2017-01-11 00:58 | 6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8457
威望: 28467 点
红花: 28457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75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5-26

 

——百度百科 孟凡
原名李庚,福建闽侯人。中共党员,1938年毕业于金陵大学社会学系。
经历
1938年毕业于金陵大学社会学系。1935年参加“一二•九”学生运动,历任武汉全国学联、全国青年救亡协会负责人,八路军驻桂林办事处《青年生活》杂志编辑,新四军三师地方工作干部,山东大学文学院讲师,华东大学预科主任,全国青联副秘书长,团中央国际联络部副部长,团中央出版委员会主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编辑,中国青年出版社副社长、党组成员、副总编。中国文联副秘书长、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1986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是不是这个孟凡?

——百度百科 金陵大学
金陵大学(University of Nanking),简称金大,诞生于1888年(清光绪十四年)的美国基督教会美以美会(卫斯理会,Methodist Church)在南京创办的教会大学,同美国康奈尔大学为姊妹大学。当时社会评价为“中国最好的教会大学”,享有“江东之雄”、“钟山之英”之美誉。
1928年金陵大学首先向教育部注册并批准。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对外人在华所办大学编类中,金陵大学是中国教会大学中唯一的A类,持有金大学位的毕业生有资格直接进入美国大学的研究生院。
金陵大学文理农三院嵯峨,英语文学和中国文化研究成就卓著,闻名世界。尤其农林学科堪称中国之先驱,享誉海内外。其他方面亦有发展,如开创中国电影教育、首开中国医科七年制教育和博士教育。

——一二九运动是什么运动?

——赵家班底:倭奸+美帝教会分子。
  
  
  

 
 
顶端 Posted: 2017-01-11 00:58 | 7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8457
威望: 28467 点
红花: 28457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75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5-26

 

——百度百科 孙长江(首都师范大学哲学教授)
孙长江,男,1933年1月15日出生,福建厦门人,首都师范大学哲学教授。
主要作品
1978年参与撰写《光明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引发了全国范围的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
人物经历
从哲学之路到理论战士
5岁那年,由于家庭的变故,他一个人跟随母亲到泉州生活。母亲是个小学教员,靠微薄的薪水养家并供孙长江读完了小学和初中,1949年9月正在读高中二年级的孙长江报名参加了解放军,跟随部队到福建永安剿匪。1952年,他从部队被选调为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班历史系。谈到自己所学的历史专业,孙长江说,他自幼就不喜欢数学,同时也不喜欢外语,于是就挑选了一个不学外语和数理化的中国史专业。
青年时代的孙长江善于独立思考而且思想解放,1955年,他的大学毕业论文就是《论谭嗣同》。毕业后,他留校任教,主要从事中国哲学史教学和研究。“文革”期间,他被下放到江西省余江县劳动
1973年,孙长江回到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工作。1974年,他被调到了国务院科教组(教育部的前身),在《教育革命通讯》(《人民教育》的前身)当了一名编辑。当时科教组的负责人是周恩来的秘书李琦,编辑部负责人是龚育之。
1978年初,孙长江被调往中央党校——这块党的重要的思想理论阵地。孙长江在中央党校一直工作了五年,1983年夏天,他被调到首都师范大学(原北京师范学院)担任哲学教授,继续从事教学工作直至离休。

——孙长江的家庭是什么家庭?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谁炮制的?

——赵家。

——赵家:我们是执政党。
  
  
  

 
 
顶端 Posted: 2017-01-11 00:59 | 8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8457
威望: 28467 点
红花: 28457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75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5-26

 

我所经历的真理标准讨论
作者:●吴江
《理论动态》点燃起关于真理标准讨论之火,有些偶然性。前面说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这个问题,1977年9月和11月,在中央党校的哲学课程和党史课程中已经提出讨论。其后,在有的报刊上也提出了这个问题。党校的哲学课程提出这个问题是基于下述的理由:“文革”把一切都搞乱了,按照什么来判别是非功过,提一个什么标准呢?以语录为标准?以权力为标准?还是以派别为标准?“文革”通行这三条标准,结果越搞越乱,越搞是非越颠倒。甚至到了1977年还发生过这样一件怪事:为了推翻关于教育工作的两个错误估计,竟非用迟群(“四人帮”的属下)笔记本上两条来历不明的“语录”不可,否则就好像没有推翻的理由。这实在是一种怪现象,如果没有那两条“语录”怎么办呢?难道明明白白地摆在眼前的事实就不算数吗?党史的是非标准也是这样。

——赵家怎么来推翻文化大革命?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什么实践

——赵家的胡说八道。

——邓痞子: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怎么样贫穷?

——赵家狗腿子:2亿人吃不饱饭。

——邓痞子:军工项目大下马

——邓痞子:科技落后啊。

——邓痞子:引进倭寇生产流水线

——邓痞子: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赵家就是这样检验真理。
  
  
  

 
 
顶端 Posted: 2017-01-11 01:02 | 9 楼
« 1 234» Pages: ( 1/4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万象视野
 
 

Total 0.012393(s) query 5, Time now is:05-27 04:4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