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请问1976反革命政变为什么能够轻易得逞?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2017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36
威望: 46 点
红花: 3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7(小时)
注册时间:2016-12-30
最后登录:2017-07-19

 请问1976反革命政变为什么能够轻易得逞?

而且不见象样的反抗?
  
  
  

 
 
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
顶端 Posted: 2017-02-13 20:38 | [楼 主]
2017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36
威望: 46 点
红花: 3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7(小时)
注册时间:2016-12-30
最后登录:2017-07-19

 

只见反革命的力量,不见革命的力量?
叶剑英:粉碎“四人帮”是一着很险的险棋

2012-04-01 10:19:00 来源: 人民网(北京) 

本文摘自《历史的见证:“文革”的终结》,薛庆超 著,九州出版社,2011.6

叶剑英早就对“四人帮”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原副主任华楠回忆说:

1976年年初,还是“四人帮”横行的时候,我任解放军报社社长。1月7日,也就是敬爱的周总理逝世前一天的傍晚,我突然接到叶剑英元帅亲自打来的电话。他说:“你今晚给我送一本毛主席论教育的语录来吧。”我意识到叶帅可能有重要指示,心里非常激动。到叶帅家后,他和我亲切握手,然后把我带去的毛主席论教育的语录放在一边。当时我真是百感交集,有一种受尽劫难见亲人的感觉,不禁哽咽着说:“叶副主席,毛主席称赞您是‘吕端大事不糊涂’呀……”

为了缓和我的激动情绪,叶帅让我先坐下来,写下解放军报社领导班子的名单,又询问了我“文革”当中的经历,询问了解放军报社的情况,谈了约一个小时。他重点讲的是“真理必胜”。

叶帅说:“现在总理的身体很不好,令人担心。你要掌握好《解放军报》,以便稳定军队。你们对于张春桥他们的捣乱采取拖的办法,应付得好,对付他们要千方百计。你要团结报社领导班子的大多数,团结报社的大多数,孤立造反派。不管情况多么复杂,都要坚信真理必胜!”他说到“真理必胜”这四个字的时候,语气很重,还握了握拳头。在叶帅炯炯的目光里,我看到了他那力挽狂澜的勇气和信心。我和他握别时,叶帅又一次强调说:“真理必胜!”

毛泽东逝世后,叶剑英一方面与邓小平、陈云、李先念、邓颖超等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保持经常的联系,征求他们对如何解决“四人帮”的意见;一方面经常和华国锋接触,坚决支持他顶住“四人帮”篡党夺权的一切无理要求,决不能让“四人帮”篡党夺权的阴谋得逞。同时,叶剑英与华国锋通过深入交谈,沟通思想,在解决“四人帮”问题上取得共识,形成了一致意见。华国锋曾于1977年3月22日在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的讲话中说:“叶副主席同‘四人帮’斗争是很坚决的。他找到我那儿,和我商量,他说,我们和‘四人帮’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在那段时间里,我和政治局不少同志都进行了接触,进行过酝酿。”

在党和人民粉碎“四人帮”的生死搏斗过程中,汪东兴也是一个关键人物。由于汪东兴长期担任中央办公厅主任兼警卫局长,是中央警卫部队八三四一部队的主要负责人。因此,在粉碎“四人帮”的斗争中,汪东兴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华国锋、叶剑英通过几次与汪东兴的谈话,了解到汪东兴在粉碎“四人帮”问题上是坚决站在党和人民根本利益立场上的。他们一致认为,为了党和人民的根本利益,为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前途,一定要解决“四人帮”的问题,至于个人的命运就不考虑了,要考虑党和国家的命运。

与此同时,叶剑英作为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还与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的主要负责人粟裕、宋时轮,总参谋部主要负责人杨成武,总政治部主要负责人梁必业,空军的主要负责人张廷发、吴富善,海军的主要负责人萧劲光、苏振华,北京军区的主要负责人傅崇碧,北京卫戍区的主要负责人吴忠、吴烈等,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要求他们加强战备,掌握好总部机关、陆海空军和海防边防,掌握好部队,提高警惕,随时准备对付一切突发事件。

9月21日,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聂荣臻元帅,派自己在革命战争年代的老部下,当时担任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的杨成武去找叶剑英,建议“采取果断措施”,解决“四人帮”的问题。

 聂帅在《聂荣臻元帅回忆录》中写道:

  林彪自取灭亡以后,以江青为首的“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继续阴谋篡党夺权,为非作歹,干了大量的罪恶勾当。1976年4月,波澜壮阔的天安门事件,是对“四人帮”的一次群众性声讨,结果遭到了法西斯式的疯狂镇压。特别是毛泽东同志病重和逝世前后,“四人帮”的阴谋活动达到顶点。全党和全国人民无不感到极大的愤怒,忧心忡忡。我也和大家一样,为党和国家的前途与命运担忧。1976年9月21日,杨成武同志来看我,他谈了“四人帮”的倒行逆施和军队面临的严重形势。我把我的担忧心情也向他说了,要他马上到叶剑英同志那里,转告叶帅:“‘四人帮’一伙是反革命,是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的,要有所警惕,防止他们先下手。如果他们把小平暗害了,把叶帅软禁了,那就麻烦了。‘四人帮’依靠江青的特殊身份,经常在会上耍赖,蛮横不讲理,采用党内斗争的正常途径来解决他们的问题,是无济于事的,只有我们先下手,采取断然措施,才能防止意外。”成武同志当即就去了叶帅那里,回来对我说,叶帅与我有同感,他想的和我想的是一样的,完全同意我的意见,他马上找有关同志商量,采取行动,并立即搬家,以防意外。10月5日,叶剑英同志又要成武同志告诉我,已经商量好了,要我放心。

  一天,李先念受华国锋委托,来到叶剑英的住地,两人携手进屋坐下后,李先念谈了对形势的看法。叶剑英说,我们同他们(指“四人帮”)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只有你死,才能我活,没有调和的余地了,要彻底解决他们的问题,还要有周密的部署。

  隔了一天,叶剑英亲自去拜访华国锋,两人单独进行长谈,详细讨论了对“四人帮”及其主要成员实行隔离审查的时间和措施,研究了向中共中央政治局其他成员通报的步骤以及接管重要新闻单位的人选。

  这说明,华国锋、叶剑英和李先念已经下定决心,要彻底粉碎“四人帮”反革命集团,为党、为人民、为国家,铲除这个连续制造了“十年内乱”,弄得党无宁日、国无宁日、民无宁日的祸害了。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多数同志取得解决“四人帮”问题的一致意见后,应该着手部署的就是如何选择适当的时机、采用适当的方式去解决“四人帮”了。

  当时,曾经有人主张用召开中央会议的方式来解决“四人帮”的问题。叶剑英认为,“四人帮”是一个反革命集团,我们党同“四人帮”的斗争不是一般的斗争,其性质已经超出党内斗争的范围,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必须采取特殊方式彻底解决。叶剑英经过与华国锋、汪东兴的几次商量,最后决定:以召开会议形式对“四人帮”隔离审查,采取果断措施,彻底解决,然后立即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向会议报告。叶剑英说:“这是一着很险的险棋,又非走不可,必须果断,又要周密。要万无一失地办事。”
  
  
  

 
 
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
顶端 Posted: 2017-02-13 20:45 | 1 楼
2017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36
威望: 46 点
红花: 3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7(小时)
注册时间:2016-12-30
最后登录:2017-07-19

 

林副主席五一八讲话
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八日
    本来是常委其他同志先讲好。常委同志们让我先讲,现在我讲一点。我没有写出稿子来,凭口来讲,有些材料念一 念。
  这次是政治局扩大会。上次毛主席召集的常委扩大会,集中解决彭真的问题,揭了盖子。这一次继续解决这个问题。罗瑞卿的问题,原来已经解决了。陆定一 、杨尚昆的问题,是查地下活动揭出来的,酝酿了很久,现在一起来解决。四个人的问题,是有联系的,有共同点。主要是彭真,其次是罗瑞卿、陆定一 、杨尚昆。他们几个人问题的揭发、解决,是全党的大事,是保证革命继续发展的大事,是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大事,是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大事,是防止修正主义篡夺领导的大事,是防止反革命政变、防止颠覆的大事。这是使中国前进的重大措施,是毛主席英明果断的决策。
  这里最大的问题,是防止反革命政变,防止颠覆,防止“苦迭打”。
  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有了政权,无产阶级,劳动人民,就有了一切。没有政权,就丧失一切。生产关系固然是基础,但是靠夺取政权来改变,靠夺取政治来巩固,靠夺取政权来发展。否则,是经济主义,是叫化子主义,是乞求恩赐。无产阶级拿到了政权,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一下子就可以打倒,无产阶级就有了一切。所以,无论怎样千头万绪的事,不要忘记方向,失掉中心,永远不要忘记了政权。要念念不忘政权。忘记了政权,就是忘记了政治,忘记了马克思主义的根本观点,变成了经济主义、无政府主义、空想主义。那就是糊涂人,脑袋掉了,还不知道怎么掉的。
  上层建筑的各个领域,意识形态、宗教、艺术、法律、政权,最中心的是政权。政权是甚么?孙中山说是管理“众人之事”。但他不理解,政权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工具。
  反革命是这样,革命也是这样。我想用自己的习惯语言,政权就是镇压之权。当然,政权的职能不仅是镇压。无产阶级的政权,还要改造农民,改造小私有者,搞经济建设,抵御外部侵略,职能是多方面的,但主要的是镇压。社会上的反动派,混进党内的剥削阶级代表人物,都要镇压。有的杀头,有的关起来,有的管制劳动,有的开除党籍,有的撤职。不然,我们就不懂得马克思主义关于政权的根本观点,我们就要丧失政权,就是糊涂人。
  毛主席近几年来,特别是去年,提出防止出修正主义的问题,党内党外、各个战线、各个地区、上层下层都可能出。
  我所了解,主要是指领导机关。毛主席最近几个月,特别注意防止反革命政变,采取了很多错施。罗瑞卿问题发生后,谈过这个问题。这次彭真问题发生后,毛主席又找人谈这个问题。调兵遣将,防止反革命政变,防止他们占领我们的要害部位、电台、广播电台。军队和公安系统都做了布置。毛主席这几个月就是做这个文章 。这是没有完全写出来的文章 ,没有印成文章的毛主席著作。我们就要学这个没有印出来的毛主席著作。毛主席为了这件事,多少天没有睡好觉。这是很深刻很严重的问题。
  政变,现在成为一种风气。世界政变成风。改变政权,大概是这样,一种是人民革命,从底下闹起来,造反,如陈胜吴广、太平天国、我们共产党,都是这样。一种是反革命政变。反革命政变,大多数是宫廷政变,内部搞起来的,有的是上下相结合,有的和外国敌人颠覆活动或者武装进犯相结合,有的和天灾相结合,大轰大闹大乱。历史上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世界上政变的事,远的不说,1960年以来,据不完全的统计,仅在亚非拉地区的一些资本主义国家中,先后发生61次政变,搞成了的56次。把首脑人物杀掉的8次,留当傀儡的7次,废黜的11次。这个统计是在加纳、印尼、叙利亚政变之前。6年中间,每年平均11次。
马克思主义者唯物主义者,在任何时候都是重视现实的。
  我们不能听而不闻,视而不见,无动于衷。别的事情搞得热热闹闹,忘了这件事,看不见本质问题,就是糊涂虫。不警惕,要出大乱子。
  我们过去几十年来,解放以前,想的做的就是夺取政权。
  革命胜利以后,我们已经夺取了政权,许多同志就不大注意政权本身的问题,只是搞建设,搞教育,对付蒋介石,对付美国,没有想到夺取了政权还可能丧失政权,无产阶级专政还可以变成资产阶级专政。在这个消极方面,我们,至少是我,没有去多想这个问题,更多想到的是打仗、发生战争的问题。从大量的事实看,是要防止内部颠覆,防止发生反革命政变。道理很简单,很多事情要靠大量事实才能加深印象,才能认识。人的认识规律就是从感性到理性。
  从我国历史上来看,历代开国后,10年、20年、30年、50年,很短时间就发生政变,丢掉政权的例子很多。
  周朝建立以后,不久就发生了叛乱,到春秋战国就大乱了。“春秋无义战”,各国互相颠覆,内部互相残杀。楚成王的儿子商臣,以卫兵包围王宫,逼成王自杀。成王好吃熊掌,要求让他吃了熊掌再死,企图拖延时间,以待外援。商臣不许,说“熊掌难熟”,成王被迫立即自杀。吴国公子光派专诸刺杀了王僚,夺取了政权。晋献公、齐桓公、齐懿公当政前后,多次发生政变杀人。春秋战国这类事太多了,我就不说了。除了相砍相杀夺取政权外,还有用其它阴谋诡计掌握实权的。例如,吕不韦送怀孕的赵姬给秦庄襄王,生了秦始皇,是吕不韦的儿子,秦始皇统治的初期,实际上政权落到吕不韦的手里。
  秦朝三代共统治了15年。秦始皇只有12年就死了,以后赵高捧出秦二世当皇帝,秦二世把他的兄弟姐妹杀了26人。
  汉高祖在位12年,后来吕后专政,夺取了刘家的政权。
  周勃、陈平勾结起来,又把吕家搞掉了。
  晋朝司马炎统治了25年,以后爆发了八王之乱,出现了相互残杀的局面。
  南北朝的时候,为争夺政权,互相残杀的事就更多了。
  隋文帝在位24年,就被隋炀帝杀了,儿子杀老子。有一 出戏叫《御河桥》,就是杨广杀父,还杀了他的哥哥杨勇。
  唐朝李世民兄弟相杀,争夺皇位。李世民杀了他的哥哥建成、弟弟元吉,即玄武门之变。
  宋朝赵匡胤,在位17年,被他的弟弟赵光义杀了。“烛影斧声,千古之谜”。有一出京戏叫《贺后骂殿》,讲了这件事。
  元朝忽必烈,统治中国16年,他的儿子铁木耳在位13年,皇族争位。大乱,两宫相争,一个是皇孙,一个是皇后,也是夺权杀人。
  明朝朱元璋在位31年,他的四子燕王棣,带兵打朱元璋的孙子建文帝,相杀3年,南京的王宫被烧,建文帝是烧死了还是跑了,弄不清楚,后来还派人到外国去找。
  清朝统治中国不久,到康熙晚年,他的儿子们为了争夺政权,互相残杀。传说康熙病时遗诏“传位十四子”。雍正改为“传位于四子”据说康熙是喝了雍正送去的“人参汤”死掉的。雍正夺取了政权后,还把他的好多弟兄都杀死了。
  辛亥革命,孙中山当了大总统,三个月就被袁世凯夺去了政权。四年后,袁世凯做了皇帝,又被人推翻。此后,军阀混战十几年,两次直奉战争,一次直皖战争。蒋介石,正是靠篡夺军权、党权、政权,发动反革命政变上台的,对革命人民进行了大屠杀。  这些历史上的反动政变,应该引起我们惊心动魄,高度警惕。
  我们取得政权已经16年了,我们无产阶级的政权会不会被颠覆,被篡夺?不注意,就会丧失。苏联被赫鲁晓夫颠覆了。南斯拉夫早就变了。匈牙利出了个纳吉,搞了十多天大灾难,也是颠覆。这样的事情多得很。现在毛主席注意这个问题,把我们一向不注意的问题提出来了,多次找负责同志谈防止反革命政变问题。难道没有事情,无缘无故这样搞?不是,有很多迹象,“山雨欲来风满楼”。《古文观止》里的《辩奸论》有这样的话:“见微而知著”。“月晕而风,础润而雨”。
  坏事事先是有征兆的。任何本质的东西,都由现象表现出来。
  
  
  

 
 
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
顶端 Posted: 2017-02-16 23:45 | 2 楼
2017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36
威望: 46 点
红花: 3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7(小时)
注册时间:2016-12-30
最后登录:2017-07-19

 

[这里最大的问题,是防止反革命政变]
无产阶级必须牢记诸多血淋淋地历史教训,把这个问题摆在第一位。在前人的基础上,发展研究防止反革命政变的好办法。
  
  
  

 
 
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
顶端 Posted: 2017-02-16 23:52 | 3 楼
2017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36
威望: 46 点
红花: 3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7(小时)
注册时间:2016-12-30
最后登录:2017-07-19

 

[革命胜利以后,我们已经夺取了政权,许多同志就不大注意政权本身的问题,只是搞建设,搞教育,对付蒋介石,对付美国,没有想到夺取了政权还可能丧失政权,无产阶级专政还可以变成资产阶级专政。在这个消极方面,我们,至少是我,没有去多想这个问题,更多想到的是打仗、发生战争的问题。从大量的事实看,是要防止内部颠覆,防止发生反革命政变。道理很简单,很多事情要靠大量事实才能加深印象,才能认识。人的认识规律就是从感性到理性。]
1.    光明正大是无产阶级的阶级本性,故林副主席和许多同志一样,最初并没多留意反革命政变这个第一重大的问题。后来者必须把这个问题摆在第一位。
2.    苏修反革命政变使毛主席警惕,主席又提醒林副主席,林副主席也真的下了功夫研究政变问题,因此有了五一八讲话。
但是,搞阴谋诡计是资产阶级的阶级本性,这些畜生满肚子坏水,正常人忙着搞建设时,野心家忙着耍阴谋。使得坏中坏、方为人上人,这已为大量历史事实所证实。所谓无毒不丈夫,心黑皮厚,心狠手辣。虽然林副主席研究政变问题,已经有了极为精辟的心得,然而暗箭难防,竟不幸遇害牺牲。
故无产阶级要光明正大不搞阴谋诡计的同时,却必须要研究如何预防那些阴谋诡计的暗算。无产阶级要培养多个领袖人物、接班人才,并各有专门班子保卫领袖人物。这是负责保卫领袖人物、预防可能的暗杀、预防可能的政变阴谋的班子,不是资产阶级性质的情报部门,无产阶级反对美帝CIA。
  
  
  

 
 
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
顶端 Posted: 2017-02-18 00:20 | 4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研究
 
 

Total 0.010935(s) query 4, Time now is:12-13 09:3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