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特朗普只是一个开始,人类历史即将面临转折(部分)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aoshuangxue
级别: 侠客至尊


精华: 0
发帖: 389
威望: 399 点
红花: 389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30(小时)
注册时间:2009-07-29
最后登录:2017-07-22

 特朗普只是一个开始,人类历史即将面临转折(部分)

特朗普只是一个开始,人类历史即将面临转折(部分)
作者: 网络文摘 03/05/2017: -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玄睛      原文链接:http://dwz.cn/4Ca5lh
特朗普只是一个开始,他是温和保守派,是历史的探路石,跟随而来的人物,还在后面。
5. 资本主义根本危机的总爆发
前面说的这些问题,其实说的是全世界。
2008年之前,美国人搞得是金融资本+房地产那一套,而且还是互联网经济的龙头老大,2008年之后,房地产这块崩溃,只剩下放水继续吹金融泡泡和互联网经济了。还好苹果谷歌这些公司也争气,算是撑起了美股的半边天。
美国看似在全球化中受益最大,搞出08年那种金融危机也有全世界人买单。实际上美国的经济体制决定了,美国只有一小撮人,在这个过程中是收益的,那就是华尔街、硅谷那群人,再加上科研圈。除此之外,中小企业和中下层白人都是利益受损的,因为产业被转移到了外国,他们被抛弃了。
中下层白人尤其愤怒,因为上层的民主党为了敲骨吸髓,竟然不惜引入各种黑墨绿非法移民,更进一步的压低了美国劳工阶层的收入,有统计表明,美国劳动阶层的工资从85年到现在,扣除通货膨胀基本持平,而另一边大资本却膨胀了三倍。
现在,你可以理解为什么特朗普这样看上去逗比大嘴巴的人,都可以上台了吧——纯粹是被愤怒的美国中下层给抬上去的。
但是特朗普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吗?显然不能!
美国人选择特朗普,是为了回到七八十年代的黄金时期,回到里根布什那个时代,而特朗普开出来的药方,好像也和当年的里根类似,但是可惜,时代完全不同。旧的药方,不能治疗新的疾病。而且二战和冷战的科技福利都已经吃完了,短期内不会再有第四次科技革命来给资本主义续命了。而十几亿人口市场的中国已经融入到了世界经济之中,地球就这么大,短期也没有更大的市场了——除非你指望阿三哥突然冒出一个印度太祖,然后把九亿牲口都变成人,顺带把孟加拉的也变成人。
高中政治教科书都已经写得很明白:资本主义的根本危机,就是生产相对过剩,而这种危机的本质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私有制和社会化大生产之间的矛盾——换到今天,就是资本主义私有制和全球化大生产的矛盾。那些跨国公司的所作所为,已经很明显的证明了这一点,他们为了利益在全球制造了更大的贫富差距,结果最终发现就算是让穷人透支信用卡向未来借钱,市场依然不够了。
现在全世界的资本主义都遇到了无法解决的危机,这次的危机比1929年的还无解。毕竟1929年的时候,大家还可以通过一次世界大战,消灭掉一大块生产力,同时解放殖民地的人口形成新的市场。但是在和平护佑的今天,世界大战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艰难的选项。
在这种情况下,所有的资本主义社会,都将只剩下两个选择:
是选择小胡子,还是选择列宁
这不是一个容易的选择,但在历史面前,你连犹豫的机会都没有。举个例子,就好像所有人都不愿意死,但是所有人最终不得不死一样,世界大战,恐怕也是资本主义的宿命。
6. 旧秩序的崩溃和美国的战略自救
一切美好的梦幻,从08年金融危机的到来,画上了句号。虽然抱着天真幻想的小资和中产们,依然在之后美联储的QE大放水之中,做了将近十年的美梦,但是最近两年的变化,已经使得这些美梦之中的小资和中产们,也不得不无视这个世界的巨大变革。
凯恩斯的幽灵,将地球旧秩序的崩塌,延缓了十年,但是所谓的量换宽松,不过是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的伎俩,治标不治本。资本主义妄图以拖待变,但是新一次科技革命迟迟不来,与之相对的,是资本并没有利用这个时机加大对基础科技的投入,反正是马照跑,舞照跳,过一天算一天的混日子——不过以现代科技的艰深,想要有基础性的突破,实在是有些看天吃饭的意思。
让我们细细梳理一下08年以来的世界局势变迁:
1. 金融危机之后,是全世界的联合救市,在美国的大放水和中国的四万亿拯救下,1929年那种灾难性的经济危机得以避免,而且全球市场也并没有因此出现贸易壁垒和闭关锁国,至少短期内是得救了。
2. 资本主义开始从最弱的环境断裂,也就是中东,这个地球上最大的火药桶。看似偶然事件所引起的阿拉伯颜色革命,背后不过是经济危机导致金融危机的必然结果。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叙利亚一个接着一个的阿拉伯国家崩塌,显示了旧秩序正在从最薄弱的环节开始慢慢倾颓,而这种倾颓,后续的影响和余震,进一步的塑造者世界格局,形成一种奔向地狱的正反馈。  
3. 欧债危机被引爆,反映出欧盟体系的内在缺陷和脆弱性。欧盟的成立、强化和扩张,是二十世纪的重要潮流,背后体现的是全球化、区域一体化的大趋势。但是欧盟的体制是有内在缺陷的,主要是两点:一个是货币统一而财政不统一,结果就是有的国家乱发福利导致财政崩溃;一个是自由迁徙而文化不统一,结果就是外来人口和文化不断涌入,激化社会矛盾。这两个问题,在经济危机之后,被明显的刺激和放大了。还记得挪威的杀人狂布雷维克吗,从某种程度来说,他也像是一个先知。
布雷维克这种人物的出现,是历史的必然,出现在挪威,大概是因为那里的白左文化尤其盛行,所导致的一种反弹。"
4. 马航事件、占中危机和乌克兰危机,背后的本质,是希拉里代表的美国扩张派在全球各地挑事,试图自救。由于核平的庇护,世界大战打不起来。所以美国扩张派的采取了金融战争的做法,在几个大国周围制造动乱,逼迫资本逃离这些国家,重新回到美国,从而剪全世界的羊毛。乌克兰危机是最典型的做法,一石二鸟,同时针对俄国和欧洲,而美联储一次次狼来了的加息声明,也是这个战略的一部分。马航事件背后扑朔迷离,至今没有结果,希望未来有一天相关资料能够解密。  
5. WTO体系的弱化和TPP的尝试。我们都知道WTO是美国世界体系的一部分,自由贸易是一个好东西,但是这个好东西只对那些工业化强国是好东西,对没有工业化和后工业化的国家,自由贸易和海洛因差不多,长期服用早晚出问题。而反过来说,WTO体系在金融和专利版权方面的约束又不够,所以美国人决定另起炉灶搞TPP体系。TPP体系的内容很多,最核心的思想只有一条:资本凌驾于政府之上,这是国际资本试图给所有政府圈上的紧箍咒。
6. 全球股市的泡沫破灭。2014~2015年的A股大牛市,现在回过头看,只是全球牛市的一部分,背后的根本推动力量,是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央行大放水。那么为什么中国A股之前一直是很低迷呢?当你深入了解之后,就可以发现,A股实际上牛市从12年底就开始了。只不过上证指数没涨而已,中证指数、中小板和创业板,早就涨得不要不要的。
在第二轮股灾的时候,中国央行开启了811汇率改革人民币进入了贬值通道,影响至今,现在特朗普上台了,不知道他的思路如何,我们静观其变。
7. 叙利亚危机的升级和南海冲突
叙利亚危机上承阿拉伯之春和乌克兰危机,可以说是两个危机的合流,最终矛盾的焦点转移到了美俄两国。大家都知道俄罗斯人的政治传统,赢了一切都好说,输了领导人被杀全家。所以普京为何屡屡表现强硬,也是不得已为之,叙利亚是俄罗斯最后一个国际政治支点,再输了就会被人堵在家门口了。
国际政治最奇妙的一点,就是牵一发动全身,谁也不知道这大戏最后会演到哪一步。美国人暗中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屡屡不胜,暗中落下的棋子ISIS也脱轨狂奔,土耳其在打落毛子的飞机之后180度转弯跑去跪舔俄罗斯,之后叙利亚伊朗和伊拉克在俄罗斯人的带领下隐隐形成了什叶派联盟。我想这个局势,有一大半的功劳,应该归属于希拉里这群人吧。就好像明末没有东林党的乱搞,辽东战局也不会败坏到那种程度。
而南海方面我们也知道了,本来上演的菲律宾带头状告中特帝的戏码,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变成了杜特尔特的朝贡之旅,这个画风的转变,某种程度可以象征美国人南海战略的破产。
美国人搅乱世界,倒闭资本回流的战略,至此可以说彻底破产。
7. 世界大战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再次兴起
希拉里为代表的民主党,所主持的战略屡屡失败,加了一次息之后,再也不敢动弹,全球投资者已经开始觉得美联储只是色厉内荏而已。而满世界点火的做法也屡次遭到了破产,国内的经济困局迟迟得不到解决。
历史上所有帝国衰退的共同迹象,就是帝国扩张到了顶点,再也无力为继,而不得不被迫收缩,最终在内外交困的矛盾中被引爆。
这就是2016年美国大选的背景。
不是美国人民选择了特朗普,而是除了这条路之外,已经无路可走了。
金融资本主义所主导的全球化,虽然创造了巨大的财富,但是这些财富都被上层分走,就连汤汤水水,都没有分配给美国的中下层。苹果这样的大公司宁可耍弄各种手段逃税,在海外存了几千亿的现金也不愿意回流国内。反过来,为了压低美国中下层的工资,希拉里代表的民主党选择了对非法移民的纵容。原因很简单,第一非法移民工资低,而且可以加剧劳动力市场竞争。
第二点非法移民一旦被大赦,就是民主党的铁票仓,而且是整个家庭几代人的铁票仓。既然好处这么多,那么民主党和大财团们当然对非法移民带来的治安问题和种族冲突视而不见,哪怕曼哈顿隔壁的布鲁克林就是著名的贫困区,黑帮、枪战、吸毒等等层出不穷。  
从这个角度来说,特朗普上台,是美国最后的一次自救的机会。如果错过了这次,民主党继续执政4年,大赦几千万非移,那么再往后共和党永远无法在选举中战胜民主党了——这次的大选已经是险胜了。
但是特朗普上台能够拯救美国么?能,也不能。
说能,是因为美国条件实在是得天独厚,无与伦比。如果特朗普领导的美国,真的专注于做一个美洲地区强国,那么可以很轻松的达到目标。说不能,是指如果特朗普依然试图维系美国全球老大的位置,只是有限度的调整和收缩,那么他的执政最终依然会失败。  
现在毕竟不是一战之后,已经尝试过做全球老大,随意收取铸币税的美国,就如同吸毒上瘾的瘾君子,是不可能如同巴黎和会之后那样,老老实实缩回美洲搞孤立主义了——历史毕竟不是单纯的重复。主导美国的金融财团,也已经强大到无人能治的地步,指望特朗普成为第二个罗斯福,是不可能的了。
让我们推演下特朗普上台之后的世界局势,推演一下世界大战是如何一步步降临的(前提是特朗普没有在任上就被干掉,我觉得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
1. 东亚的局势,会有一个巨大的变化,韩国的崩溃,就在几年之内。
美国战略收缩,影响最大的不是日本,而是韩国。
为什么呢?这是国家实力和地缘政治所决定的。日本的底蕴,比韩国好,而且日本的地缘位置,比韩国好(虽然也很烂)。
别看过去若干年韩国人过的很风光,GDP在全世界都派上了前列,但是实际上它只是一个搭车崛起的小国。四小龙时代,韩国搭了美国人的车,而中国崛起之后,韩国搭了中国的车。但是现在,情况完全变化了。
中国的产业升级,使得中韩的经济失去了互补性,韩国人擅长的电子、汽车和船舶行业,也是中国下一步升级的目标。韩国的船舶已经杯具了,接下来眼看要悲剧的是电子,而汽车业也不远了——中国汽车市场的饱和近在眼前,饱和之后,韩国和东南亚是中国汽车工业第一步扩张的目标。另外,韩国人引以为豪的文化输出,也是根基非常浅薄的,一个政策,就能让韩国人扫地出门。
即使没有政策,国内的文化行业(电影、电视、综艺节目、网络文学等等,都是年年高增长),也是在爆发的前期,韩国人在这方面没有什么根本性的优势,各种少女欧巴等偶像,不过是包装起来的精神自慰的肉体娃娃而已,缺乏底蕴和内涵。
经济的危机,必然引起政治的危机,而韩国政治最大的危机,就是朝韩之间的战争并没有正式结束。一旦韩国内部的经济危机导致政治危机,朝鲜人会在一边干看着吗?明显不会!最终的结果,还要看中俄朝日美,几方博弈的结果,但是韩国人的杯具未来,已经是板上钉钉,无可更改了。(别指望美国爸爸了,美国人的战略收缩是必然的。美国对日本也许还有保留,但是韩国顶多是美国爸爸的肉便器,出事了肯定是第一个被抛弃)
目测中日韩(朝)三国自贸区的成立,是一个大概率的事件,甚至范围有可能扩展到东南亚国家。时机成熟的情况下,亚元的发行也是很有可能的。毕竟,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之下,各国的保守右倾,以及贸易保护和贸易摩擦,将是一个大概率的事件。旧的政治和经济中心垮塌,新的政治经济中心建立,这就是人类历史前进的伴奏曲。  
2.中东的局势,只会更进一步的恶化。
美国人的战略收缩,并不意味着中东局势的好转,相反,问题可能会更加严重。
盎格鲁撒克逊人,最擅长的事情,就是在临走之前给你留下一大堆恶心人的问题,正如当年的英国人在全球殖民体系崩溃时候,所做的那样。
而中东地区,美国人最好的战略抓手,就是库尔德人——用一个支点撬动四个国家,其作用不可以说不巧妙。而美国人如果利用库尔德人搞风搞雨,最受伤害的,只有土耳其,因为库尔德人占据了土耳其的四分之一。我可以肯定的说一句,未来几年,土耳其会取代叙利亚,成为新闻联播里面的常客,当然,这对土耳其肯定不是好事情。但只能说是土耳其人活该,不作死不会死,过去若干年,土耳其人做了太多的死,最终想不死,也不可能。
埃尔多安带领整个土耳其,抛弃了西化和现代化的路线,走向了绿化和保守的路线,最终历史会证明,这只是更快一步的往地狱的道路上面狂奔。  
中东第二个必定会死的国家,是沙特,这是一个不作不死的典型。过去若干年,仗着有美国爸爸的庇护,沙特在全世界造了太多孽,到处输出极端伊斯兰思想搞风搞雨,到处支持恐怖分子,把全世界的人基本得罪光了。欧洲,中国,俄罗斯,没有一个待见他们的。而且沙特内部实行的,也是落后野蛮的封建专制统治和伊斯兰教法。相对而言的,是沙特孱弱的军事力量(连也门反政府武装都打不过)和富有的石油资源。
一个军事上虚弱,政治上脆弱落后,经济上富有资源,外交上四面树敌的国家,现在又失去了美国爸爸的庇护(美国战略收缩是一方面,特朗普对沙特极不待见是另一方面),它想不灭亡,有可能吗?
我个人期待看到沙特王室,全家被吊路灯的结果。
3. 分裂和右转的欧洲,是必然的结局。
欧洲的分裂和右转,已经是难以避免的趋势。这一点,不需要多高的政治判断力,只需要常识就足够了。
全球的经济和政治进一步的动荡,会继续摇晃欧盟脆弱的体系,欧债危机并没有完全过去,西班牙,意大利,希腊,葡萄牙,这些国家随时可能由于经济危机而导致政治动荡。英国人开了一个好头,意大利人紧随着跟上了,今年年底也要进行公投。
最大的威胁还不在这里,欧盟大不了解体,大家过个过的,也没什么了不起。但问题在于上面说过的土耳其内战,这才是欧洲彻底动荡瓦解的最大隐患。今天所谓的叙利亚难民危机,对比未来即将出现的土耳其难民危机,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土耳其、欧盟的动荡分裂,最大的受益者,就是俄罗斯。到时候贪婪的毛子是否能忍住自己的手,还是普大帝受不了夺取君士坦丁堡的巨大诱惑而断然出手,谁也不知道。
欧盟的分裂和土耳其难民的涌入,会导致整个欧洲以飞一样的速度右转。我上面提到的杀人魔布雷维克,也许那时候会被整个欧洲认为是英雄。而在这个局势里面,最糟糕的就是法国人,因为法国人的宪法存在缺陷,法国总统的权力,简直大到不可思议,任何一个极右野心家上台之后,面对动乱不安的国际局势,不需要花费多大的力气,就可以获得希特勒那样的权力。而法国也是欧洲绿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也许在十几年内,我们可以看到集中营和焚尸炉这些东西再次出现在欧洲。
欧盟的分裂,某种程度是一件好事情,因为之前的欧盟扩张的太快了,根基不稳。而只要法德这两个核心国家还没有放弃欧洲联盟的目标,那么在丧失掉外围那些国家之后,一个更加集权、右倾和保守的欧盟依然会存在,在一个动乱纷杂的世界之中,只有抱团,才能取暖。
4. 印度的崩溃。
印度的产业结构非常特殊,和其他工业化国家都不一样。印度跳过了第二产业的发展阶段,直接从第一产业过渡到了第三产业。所以印度国内农业占比百分之十几,工业百分之二十,而剩下的都是服务业(包括建筑业),占比60%以上。而服务业里面,信息产业占比12%左右,金融业占比高达30%。跟奇葩的是,虽然农业GDP占比不高,但是所占的人口却非常高,高达55%左右,也反过来说明印度农业效率很低。
印度的产业结构是一个畸形的结构,其第三产业不是依附于本国的第二产业,而是借助全球化,依附于整个全球的经济。这就导致了,一旦世界经济发生大规模危机,印度的经济就会遭到重创,这一点已经在过去若干年反复被证明——一旦世界经济发生点问题,印度经济就会硬着陆。  
作为一个辩证唯物主义历史观的信奉者,我还是那句话,经济危机,必然演变为政治危机。世界局势的动荡和经济的萧条,各国的贸易保护和贸易摩擦,必然导致的结果,就是在世界秩序各个薄弱环节出现问题。印度,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非常类似上个世纪的沙俄,体量巨大的大国,但是国内的封建残余依然严重,并且制约了国家的工业化和现代化。
某种程度是,印度形势更糟糕,毕竟,只要印度这个奇葩国家没有消除掉那些根本性的问题,没有彻底转变为一个现代国家,那么问题就不会消失。
5. 美帝的收缩和中特帝的崛起
特朗普的上台,意味着美国新一轮战略收缩的开始。但是上面我们已经提到了,美国人再怎么收缩,也不至于收缩到一战后那种孤立主义的局面。欧亚大陆东边的日本,西边的英国,腹心的以色列,以及澳大利亚,这些据点是美国钳制整个欧亚大陆的支点,是它的核心利益,是美国人无法放弃的。  
从目前来看,中美未来最大可能的战略冲突区域有两个:一个是日本,一个是中东。日本的重要性之前已经说过了,日本如果不能正视历史,如果不能及时转弯,如果不能走回脱欧入亚的正确轨道上面,那么未来日本必然被顶在冲突的第一线,从而成为一个新一号的杯具。  
让我觉得遗憾的是,日本最缺乏的,就是头脑清晰目光远大的战略家,指望他们能够看清这一点,我想是不太可能了的,一场战争,估计是在所难免。更何况特朗普连允许日本拥核这种话都能说出来,科技美国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理——即使最终被迫放弃日本,也不会让我们轻易得到它。再考虑朝鲜,未来东亚已经有三个国家拥核,核战争的可能性并不能完全避免,只能希望日本出现一个杜特尔特这样的明白人,避免这场战争的爆发,但是可能性很小,日本人从来都是狭隘短浅的。
二战的爆发之前,是一系列的局部冲突和战争,比如进军莱茵兰,合并奥地利,吞并捷克,西班牙内战,苏芬战争,诺门坎战役,中日战争等等。同理,第三次世界大战之前,也会有一系列的前奏曲。上面所说的土耳其内战,新一轮中东战争,欧盟分裂和法西斯化,印度内战,东亚战争等等。
而世界大战会不会真的以热战,甚至于核战的形式爆发,要看新旧世界体系的交替如何。而在这其中,变数很多,连美国本身会不会内战,也是一件说不清楚的事情。
但是,有一件事情是非常清楚的:人类历史,已经正式从春秋,走向了战国时期。在这期间,必然会发生一系列的动乱、战争和革命,作为对旧秩序的调整。而一旦各大国稳固了自己的区域,接下来不会是长久的和平,而只会是后面更加惨烈战争的开始。美国比起上一个殖民体系的领导者英国,其底蕴要强的太多。即使美国失去了全球秩序领导者的宝座,它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区域强国。
新王接位的时候实力不足,旧王退位的时候实力尚存,其他诸侯虎视眈眈不甘人下,也许人类的战国时期,其战争的惨烈程度将会超过我的想象。一般来说,战争虽然是毁灭性的,但是也有一些正面影响。它会极大的推动人类的科技进步和发展,彻底的摧毁旧的秩序,这样在一次大战结束之后,人类又可以迎来长久的和平。而现在人类的几个关键科技,比如人工智能、机器人、核聚变、基因工程等技术一旦突破。共产主义社会的到来,就有了最坚实的生产力基础。体力劳动将会推出人类的历史舞台,甚至部分脑力劳动也会被取代,只有科技创新、艺术文化等等领域,需要人类继续前进。
而战争,同时也会扫清旧时代资本主义私有制的桎梏,使得我们建立更加适合新时代的制度——再也没有人剥削人的制度。
那时候,将是人类真正历史的开始。摆脱了物质匮乏约束的人类,会慢慢褪去基因里面兽性的一面。不管是自然选择的进化、还是阶级社会,都是通过物质匮乏和死亡阴影来左右人。而物质和能量不再匮乏的人类,将会走向诸神时代的开始。  
一切的前提,是人类文明,必须要熬过第三次世界大战。
结语
特朗普只是一个开始,他是温和保守派,是历史的探路石,跟随而来更加恐怖的人物,还在后面。
在这里,我要说出我对未来三十年的一个方向性的预测:
旧的秩序正在崩溃,新的秩序尚未升起,阶级矛盾、种族矛盾、宗教文化矛盾,这些矛盾,不管你见或者不见,它们一直在那里,只是曾经被黄金时代温暖和煦的光芒所掩盖,被美利坚灯塔的秩序所掩盖。
冬天就要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顶端 Posted: 2017-03-06 11:00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万象视野
 
 

Total 0.013585(s) query 3, Time now is:07-22 04:3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