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 Pages: ( 1/3 total )
本页主题: 赵家《炎黄春秋》我所经历的《三上桃峰》事件作者:贾克解读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0653
威望: 30663 点
红花: 3065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6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7-29

 赵家《炎黄春秋》我所经历的《三上桃峰》事件作者:贾克解读

首页 -> 2004年第11期
我所经历的《三上桃峰》事件
作者:贾克
《三上桃峰》事件已经过去二十六个年头了,我—直保持缄默,许多同志都想听听我这个“炮制者”的声音,我也有责任澄清社会上一些误传。

——二十六年过去了

——老反革命分子跳出来了:我也有责任澄清社会上一些误传。

——这是澄清?

——这是翻案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第1版()
(20)“文化大革命”的历史,证明毛泽东同志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主要论点既不符合马克思列宁主义,也不符合中国实际。这些论点对当时我国阶级形势以及党和国家政治状况的估计,是完全错误的。
1981-07-01

——这是历史问题的决议?

——这是历史问题的翻案。

——翻案的是谁?

——当年拥护文化大革命的

——这是些什么东西?

——人面兽心的畜牲。

——这帮子畜牲在毛主席时代会干好事吗?
  
  
  

 
 
顶端 Posted: 2017-03-15 07:15 | [楼 主]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0653
威望: 30663 点
红花: 3065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6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7-29

 

我所经历的《三上桃峰》事件
作者:贾克
  “四人帮”制造的这起“政治事件”其背景及内幕复杂,事件牵连的人也多,不是我们这等人能够知根知底了解清楚的,只能仅将我所经过和了解的一些情况记述如下:
1966年春,山西省晋中地区晋剧团,根据1965年7月25日《人民日报》刊登的一篇通讯报道《一匹马》改编,讲“四清”时河北省抚宁县某大队,卖了—匹病马,支书知道后将病马赎回,并用好马支援友队春耕。这是发扬共产主义风格的真人真事。剧团据此情节编演了一出山西梆子现代戏,初稿名叫《—代新风》。开始时,是由许石青和张正申执笔,初演后受到好评。当时我在山西省文化局分管戏剧工作,曾在剧本创作中提过些修改意见,后来又派省里戏剧创作干部杨孟衡参加,由他们三个人共同修改剧本,改名为《三下桃园》,并在我主编的《火花》戏剧专刊上发表,各地争相上演。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此剧就停演了。到了1973年,柳林县晋剧团将《三下桃园》再做修改,易名《三上桃峰》,加上了农业学大寨的内容,仍由许石青执笔。

——是一代新风还是春风杨柳?

从《春风杨柳》到《三上桃峰》
第3版()
专栏:
从《春风杨柳》到《三上桃峰》
辛化
“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文艺战线上的斗争,从来就是政治战线上阶级斗争、路线斗争的反映。晋剧《三上桃峰》这棵大毒草,就是妄图为刘少奇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翻案,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一九六五年一月,毛主席亲自主持制定了《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目前提出的一些问题》(即二十三条),批判了刘少奇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和王光美炮制的所谓“桃园经验”。但是,刘少奇一伙贼心不死,王光美还跑到旧文联礼堂作报告,策动文艺界,运用文艺形式为她涂脂抹粉,树碑立传。
这时,以周扬为首的“四条汉子”及其一伙,看了抚宁县两个生产队买卖病马的材料,如获至宝。一九六五年七月初,旧文化部将这份材料直接交给了北京的某一话剧院,指令要搞成话剧,要“作为政治任务来完成”,要列为“重点剧目”。这个剧题名为《春风杨柳》。进入排练后,旧中宣部的一个副部长不等全剧合成就去看戏,看后连连叫:“好”,“很好!”“是好戏!”“内容很好!”“演得很好!”一句一个好,简直按捺不住他们为刘少奇、王光美歌功颂德、树碑立传的狂喜心情。他们甚至下令,不用审查,只要排出来就马上公演,还要在报纸上“重点宣传”。“四条汉子”之一的叛徒阳翰笙,当时已被点名批判,也居然跳出来吹捧这个毒草戏材料“很好”。他伙同另一个叛徒田汉观看了《春风杨柳》的演出,并走进后台,大放厥词,胡说什么“这个戏很好!”“一定会起作用”。更有甚者,一九六六年九月,旧文化部的某代部长还妄图将《春风杨柳》作为国庆演出剧目塞上首都舞台,公开为刘少奇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翻案。
与此同时,同北京舞台上的《春风杨柳》相呼应,在山西省的文艺刊物和戏剧舞台上,也出现了根据同一题材编写的大型晋剧《三下桃园》。剧本中充斥着大量吹捧“桃园经验”的唱词,如:“学习桃园革命精神”,“桃园处处明大义”,“学习桃园,浑身力无穷”,等等。剧本还特意设计了一个姓王的女县长,用她的口点明这个剧本的主题在于歌颂桃园“社教运动的胜利果”。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山西,一唱一和,演出了一场为刘少奇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翻案的二重唱!
事隔八年,正当全国人民深入开展批林批孔运动的时候,《三下桃园》这棵大毒草又被改头换面成《三上桃峰》出笼了。这充分说明革命形势越好,革命越深入,阶级敌人越要进行垂死挣扎。我们一定要牢记党的基本路线,把批林批孔的斗争深入下去,坚决击退修正主义文艺黑线回潮,牢固地占领无产阶级文艺阵地!
1974-04-07

——是三下桃园
  
  
  

 
 
顶端 Posted: 2017-03-15 07:17 | 1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0653
威望: 30663 点
红花: 3065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6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7-29

 

我所经历的《三上桃峰》事件
作者:贾克
当时,山西省话剧团正下放到吕梁地区,话剧团的方彦等同志也参加了修改。该剧在各地演出时,我正被结合到山西省文化局革委会,还是分管戏剧工作,就将剧团调到太原来演出,也受到领导和各界的好评。因为文化大革命开始后,观众只能看几个“样板戏”,忽然有了新剧目,大家感到新鲜。这时,正赶上中央文化组要在1974年举行华北地区戏剧调演,再加上西安电影制片厂要将《三上桃峰》拍成电影,选中了山西省晋剧院这批演员,经研究决定将此剧拿回省里修改,准备代表山西省参加在北京举行的华北地区调演,同时拍成电影。开始时,由杨孟衡执笔修改,后又调许石青来太原参加,许石青与杨孟衡意见不一致,就退出去了。这时修改,我提出将《三上桃峰》的时代背景从“四清”农业学大寨,提前到1958年的人民公社时期。当时,作者和剧团有些同志都认为在山西删去农业学大寨不妥,我坚持认为故事发生在人民公社的一大二公年代,更能体现发扬共产主义风格和大公无私的精神,其实也是受了“左”的思想影响(并非“初澜”文章中所讲的改年代背景是别有用心的)。这样修改演出后,接受同行与各界审查,在政治上没提出任何意见,省里领导审查也没提出异议。当时,中央文化组“四人帮”的干将于会泳还派专人来太原审查过此剧,也认为很好,更没有提出任何政治内容方面的意见,并同意去北京参加调演。

——赵家奴才:我坚持认为故事发生在人民公社的一大二公年代,更能体现发扬共产主义风格和大公无私的精神,其实也是受了“左”的思想影响

——谁是极左?

——赵家

——赵家极左干什么?

——贩卖极右。

《三上桃峰》是妄图复活文艺黑线的大毒草
第3版()
专栏:
《三上桃峰》是妄图复活文艺黑线的大毒草
中国舞剧团评论组
晋剧《三上桃峰》这株大毒草的出笼,是阶级斗争、路线斗争在文艺上的反映。剖析一下这个反动戏所选择的题材和所塑造的人物,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三上桃峰》在政治上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为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翻案;在文艺思想上也集各种修正主义谬论之大成,妄图全面复活反革命的修正主义文艺黑线。
《三上桃峰》是反“题材决定”论的黑标本。
选择什么题材,这是一个立场问题。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对人民群众,对人民的劳动和斗争,对人民的军队,人民的政党,我们当然应该赞扬。”江青同志指出:“许多重要的革命历史题材和现实题材,急需我们有计划、有步骤地组织创作”。作品的思想和作品的题材是不能分割的,无产阶级的革命文艺,要以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努力去描写革命的重大题材,以歌颂叱咤风云的工农兵英雄人物,深刻反映我们时代的时代精神。
文艺黑线的代表人物周扬等“四条汉子”,故意割裂作品的题材和作品的思想的关系,胡说什么“题材本身,并不是判断一部作品价值的重要的和决定的条件”,公然扯起了反“题材决定”论的破旗。他们叫嚷“必须破除题材问题上的清规戒律”,竭力鼓吹去描写那些意义“不那么重要”的题材。周扬等口口声声说题材的选择无关紧要,其实他们是很懂得题材的重要性的。例如:在创作革命现代舞剧《红色娘子军》的过程中,周扬一伙企图把宣扬资产阶级人性论的《达吉和她的父亲》硬塞给我们,阴谋破坏江青同志亲自领导的芭蕾舞革命。但是,他们的阴谋遭到了可耻的失败。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周扬一伙的反“题材决定”论受到了严正的批判。然而,《三上桃峰》的炮制者和支持者,却在什么“要通过小题材表现大主题”的喧叫声中,又把这面踩倒在地的破旗举起来了。在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有无数值得歌颂的英雄人物和英雄业绩,山西就有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先进典型大寨。可是,《三上桃峰》的炮制者和支持者却不感兴趣,偏要到废纸堆中找出《一匹马》的报道来进行改编,这是为什么?山西革命的文艺工作者,在深入生活的过程中,也创作了一些好戏,《三上桃峰》的炮制者和支持者却一个也看不上眼,唯独把《三上桃峰》奉为至宝,不厌其烦地精心修改了七年,这又是为什么?现在,已经真相大白。原来,他们是要为刘少奇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翻案。他们通过“小题材”表现的是他们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主题”,这就是他们所以反对表现革命重大题材的真正用意。《三上桃峰》这个反面教材又一次证明:如何选择和处理创作题材,从来是关系到站在什么立场、执行什么路线的大是大非问题。
《三上桃峰》是“中间人物论”的黑样板。
无产阶级革命文艺的根本任务,就是满腔热情、千方百计地塑造工农兵的英雄形象。江青同志亲自培育的革命样板戏,以革命的现实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方法,以“三突出”的创作原则,塑造了光彩夺目的工农兵英雄形象,热情地歌颂了各个历史时期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周扬等“四条汉子”出于他们反动阶级的本性,竭力反对塑造高大完美的无产阶级英雄人物。他们精心炮制了一个“中间人物论”,鼓吹写“中不溜儿”的人,主张写“平平凡凡”的事,妄图以所谓“不好不坏,亦好亦坏”的“中间人物”来取消无产阶级英雄形象的塑造。我们在排演革命现代舞剧《红色娘子军》时,周扬一伙为了抹煞党的正确领导,贬低无产阶级的英雄形象,曾在第一场结尾用“中间人物”红莲来取代共产党员洪常青,后又借突出娘子军连连长为名,从情节等方面大砍洪常青的戏,并竭力丑化和歪曲洪常青的英雄形象。在江青同志领导下,我们同周扬一伙进行了坚决斗争,使他们的阴谋未能得逞。
“中间人物论”破产了。但是,斗争还在继续。被吹捧为“好就好在突破了样板戏的框框”的《三上桃峰》,就是竭力对抗革命样板戏,妄图复活“中间人物论”的一次表演。全剧唯一突出的人物是青兰。但是,她根本不是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带头人,而是一个只抓小事不抓大事、只顾“马情”不顾敌情的政治庸人;她没有一点共产党员坚持原则、敢于斗争的气味,有的只是“委曲求全”、“忠恕”“礼让”的孔孟之道的腐臭味。在这出戏里,还把老六卖马骗人,伪造合同,说成是“好心办坏事”,而且老六一听说自己坑害了邻队,立即良心发现,愧悔不已。农村资本主义势力在党内的代理人李永光,被说成是“一心一意为集体”、“为革命熬得鬓添白发”,成了“杏岭的好当家”。群众则是“浑浑噩噩”——不论是杏岭大队的社员,还是桃峰大队的群众,都是只讲生产,不问政治,只讲“忠恕”之道,不抓阶级斗争的“芸芸众生”。文艺创作不去歌颂工农兵群众火热的斗争生活,不去塑造叱咤风云的无产阶级英雄人物,而是恣意丑化、歪曲贫下中农的形象,大肆美化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物,这不是贩卖“中间人物论”又是什么呢?
《三上桃峰》的炮制者和支持者叫嚷:“一滴水可以见太阳嘛!”他们就是要通过《三上桃峰》这滴污水,为刘少奇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翻案;就是妄图借助《三上桃峰》这滴污水,全面复活文艺黑线的“无冲突论”、“中间人物论”、反“题材决定”论、“人性论”、“时代精神汇合论”等谬论。但是,“凡属倒退行为,结果都和主持者的原来的愿望相反。古今中外,没有例外。”要倒退,要复辟,就必然会碰得头破血流。这就是历史的结论。
1974-05-22
  
  
  

 
 
顶端 Posted: 2017-03-15 07:18 | 2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0653
威望: 30663 点
红花: 3065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6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7-29

 

我所经历的《三上桃峰》事件
作者:贾克
1974年1月初由我率领山西省晋剧院《三上桃峰》剧组赴京参加华北地区调演,省文化局长芦梦同志亲自赴京坐阵。开始,在北京二七剧场带音乐连排时,特意邀请中央和北京市部分文艺界知名人士观看,也受到了赞赏。第二天,也就是1974年1月23日,晋剧《三上桃峰》在二七剧场彩排,请中央文化组领导及首都文艺界和在京的山西同乡观看审查。这一晚的演出,演职员个个尽心尽力,剧场效果特别好。只是,坐在首长席上的“四人帮”在文化组的干将于会泳及其亲信,却无动于衷,始终铁青面孔铁青,大幕刚刚落下,一言不发就扭头走出剧场。当时,我心里咯噔打了一个问号,只觉得这帮家伙盛气凌人,架子太大,不尊重台上演职员的劳动,不上台接见可以理解,连个招呼也不打一声,就气呼呼地走了,实在不近人情。谁料想,这里边隐藏着一个大阴谋。后来据有关知情人向我透露:这伙“四人帮”的干将回到调演总部西苑旅社,就在小会议室开秘密会议,阴谋发动一场政治风暴。原来在揭批《三上桃峰》之前,中央文革小组已布置动员全面开展“批林批孔”运动。据说,林彪事件后,毛主席、党中央解放了大批老同志出来工作,“四人帮”为了达到其篡党夺权的目的,正挖空心思地在各处寻找所谓“反革命复辟”的具体事例作为突破口。因《三上桃峰》是根据《三下桃园》修改的戏,河北省抚宁县的桃园大队曾是王光美同志蹲点搞“四清”的地方,推广过“桃园经验”。“四人帮”牵强附会地抓住“桃园”两字大做文章,硬跟王光美同志联系起来,大肆诬陷《三上桃峰》是给王光美树碑立传、为刘少奇翻案,认为这一下可抓住反革命复辟的典型事例了。

——赵家奴才:当时,中央文化组“四人帮”的干将于会泳还派专人来太原审查过此剧,也认为很好,更没有提出任何政治内容方面的意见,并同意去北京参加调演。

——赵家奴才:只是,坐在首长席上的“四人帮”在文化组的干将于会泳及其亲信,却无动于衷,始终铁青面孔铁青,大幕刚刚落下,一言不发就扭头走出剧场。

——那一句是真的?

——《三上桃峰》是怎么赴京参加华北地区调演?

——芦梦是什么来历?

坚持社会主义方向的领头人
——评彩色故事片《艳阳天》中肖长春形象的塑造
[初澜 (1974.01.26)]《人民日报》
  彩色故事片《艳阳天》,在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指引下,对同名长篇小说进行了创造性的改编,各方面都取得了较大的成绩,称得上是一部优秀的影片。这部影片生动地展现了我们社会主义祖国艳阳天的灿烂图景,热情地歌颂了在集体化道路上胜利前进的贫下中农的战斗生活,特别是影片努力学习革命样板戏的经验,在文学原著的基础上,深刻、细致地塑造了党的基层干部——坚持社会主义方向的领头人肖长春的光辉形象。
  这部影片把矛盾冲突建立在两个阶级、两条道路斗争的基础上,以肖长春为代表的贫下中农,和以马之悦为代表的地主、富农之间的斗争,是贯串的主线。影片反映的时代背景是一九五七年。这一年,整个中国卷起了一场阶级斗争的大风暴,正如影片中乡党委书记王国忠所说的那样:“我们实现了农业合作化和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拔了私有制的根子,资本主义没有站脚的地方了,……可是,这些人还在,他们是不甘心失败的”。当时,农村中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也是异常尖锐复杂的。影片没有回避这场阶级较量,并且根据小说原著所提供的丰富的文学原料,选取了东山坞合作社在麦收前这一段特定的斗争生活,生动地反映了这个伟大的革命风暴的一角。东山坞党支部书记肖长春,在高级社建立的第一年,就带领群众战胜了自然灾害,如今是小麦丰收在望。在麦收前,他想的是在大好形势下如何进一步鼓励群众走集体化的道路,巩固发展新生的高级社;而混入党内的反革命分子马之悦,对农村中实现农业合作化极端仇视,犹如挖了他的祖坟一般,千方百计地要和我们进行较量。他挑动肖长春的阶级兄弟,怂恿资本主义自发势力,指使阶级敌人,从闹 土地分红,反对按劳分配的预分方案开始,接着就闹缺粮,向党支部和合作社施加压力,最后扣压紧急天气预报,直至杀害小石头、破坏麦收。他们一伙斗争的目标始终是妄图搞垮新生的高级社,篡夺无产阶级领导权,回到资本主义道路上去。马之悦在与老地主 马小辫的谈话中也作了自供:“咱们要的不是一条人命,是东山坞的天下……”。肖长春在这尖锐复杂的一个个斗争浪潮面前,认真学习毛主席著作,坚信“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的伟大真理,紧紧抓住阶级斗争这个纲,在党的领导下,依靠广大贫下中农,严格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他热情地帮助自己的阶级兄弟马连福,坚定而又诚恳地教育、团结了中农弯弯绕,打击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马立本,惩办了反动地主马小辫,挖出了长期隐藏在党内的阶级敌人马之悦,彻底粉碎了地主、资产阶级的这次猖狂进攻。影片通过这一场你死我活的搏斗,表明了阶级斗争不仅决定着麦收战斗的成败,而且决定着集体经济能否巩固,资本主义复辟能否防止,以及社会主义能否胜利的大问题。毛主席教导我们:“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通过肖长春对马之悦的这一系列斗争,证明了:只要我们坚持党的基本路线,狠抓阶级斗争,那么,不管阶级敌人多么猖狂狡猾,社会主义一定能够胜利。正是在这一系列尖锐复杂的矛盾冲突中,肖长春坚决走毛主席所指引的农业合作化道路的那种革命到底、百折不挠的顽强性格得到深刻的体现。
  这部影片还有一个优点,就是在环境的安排、冲突发展的层次、人物关系的展开、思想感情的深化等等方面,由于小说原著提供了较好的文学基础,所以处理得比较细致,从而比较深刻地揭示了肖长春崇高的内心世界。例如,影片中有一个肖长春给饲养场 小牲口送半袋小米的情节,就从多方面作了开拓和挖掘。当乡党委书记王国忠 来到肖家时,通过肖家父子在灶前商量做什么饭的对话,交代了肖长春早把过年剩下的仅有一点大米,给了生孩子的志泉媳妇,表现了肖长春对阶级姐妹的关怀,又为后面的戏作了铺垫;当肖长春把自己家里仅有的半袋小米拎到饲养场去,坚持要马老四留下给刚生下来的小牲口吃的时候,影片插进了马之悦煽动弯弯绕私卖粮食,阴谋挑起闹粮事件的镜头,两者作了鲜明的对比,既揭露了马之悦毒辣的嘴脸,又表现了肖长春一心为集体的崇高品质,当马老四在地里发现小石头挖野菜时,小石头天真地说:“我爸爸不让说”,马老四知道真相后,急忙把小米还给肖老大,肖老大却百般掩饰,不肯收下,体现了肖长春对儿子的教育和对父亲的影响;在情节发展到关键时刻,肖长春从外面回来了。马老四举着野菜,激动得双手发颤地责备肖长春瞒着人吃野菜,肖长春充满感情地述说了以四爷和老烈属赵大娘为代表的东山坞贫下中农一心 爱社、坚决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事实后,说:“为了咱们的社会主义,别说是吃几顿野菜,就是再苦点,我心里也是甜的呀!”这里,影片鲜明动人地刻画了肖长春宽广的政治胸怀和崇高的思想境界。这时,弯弯绕却在肖家门口闹“没有粮吃”,并挖苦马老四给肖家送粮,马老四没有多说话,拉着弯弯绕到肖家,掀开锅盖,在场的社员个个感动得流下泪来,纷纷诉说肖长春对他们的关心、照顾,形成了一个小高潮,以弯弯绕的资本主义思想进一步陪衬了肖长春的高大。围绕半袋小米这个情节,影片铺开了这么多戏,从各方面 展开了各种人物关系,安排了肖长春活动的典型环境;然而,这些细致的描绘,都是为了一个目的:用马老四、肖老大、小石头以及群众的正面陪衬,马之悦、弯弯绕等的反面衬托,从各个不同角度,有层次地展开戏剧冲突,淋漓尽致地展示了肖长春对阶级兄弟的关心,对社会主义的集体事业的爱护,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无限热爱。
  《艳阳天》长篇小说扎实的文学基础,是这部影片所以能如此细致刻画英雄人物的重要条件。但是,值得一提的是,影片却没有拘泥于原著,而进行了大胆的再创造。在小说中,自己吃野菜,把口粮省给集体的小牲口吃的不是肖长春,而是老贫农马老四。影片根据“三突出”的原则,把这个生动的情节让给肖长春,从而加强了主要英雄人物,这是可取的。
  东山坞的贫下中农亲切地称呼肖长春是“贫下中农的主心骨”,影片中的肖长春的确是一个坚持社会主义方向的领路人、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自觉的共产主义战士的艺术形象。他高大而又丰满,深刻而又生动。
  《艳阳天》这部影片取得的成绩是主要的,可喜的。但是,根据“革命的政治内容和尽可能完美的艺术形式的统一”的原则严格要求,我们就会发现它还有一些不足的地方。特别是在矛盾冲突的处理上,和原小说相比还不够尖锐激烈。例如,小说原著中,原来有一个马小辫持刀杀肖长春未遂的情节,这对于表现阶级敌人的垂死挣扎是十分真实的。可是,在影片中这个情节却被删去了,这样就冲淡了这场你死我活的斗争,不能更典型、更集中、更强烈地表现社会主义时期阶级斗争的规律,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作品的政治思想性。另外,影片最后关于小石头之“死”的高潮处理也有缺点。在小说中,小石头是被地主 马小辫害死了的,现在影片改为不死,这也是可取的。但是,小石头既然得救归来,那么前面为小石头之“死”所渲染的悲悲切切的气氛,就显得没有必要,结果实际上高潮也上不去,所以,英雄人物的精神境界也就上不去。
  另外,这部影片的有些艺术处理,也还存在着一些缺点,譬如有些演员的化妆太重了,有损于人物的形象,还有,最后喊口号和中间有些对白都有点吐词不清,影响了政治内容的更好体现。当然,就整个影片来说,这些缺点是次要的,也是不难改好的。
  东山坞这场惊心动魄的阶级斗争风暴已经过去十七个年头了,在祖国的大地上,社会主义到处都在胜利地前进,但是,在全国的城市、农村中,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今天仍然十分尖锐、复杂、激烈,形形色色的马之悦之流,人还在,心不死,他们还会采取比马之悦更阴险更隐蔽的手段,仍然企图把我们的社会拉回到资本主义道路上去。所以,肖长春坚持社会主义方向,坚持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狠抓阶级斗争的革命精神,仍然是我们迫切需要发扬的。因此,肖长春的英雄形象,必将成为广大人民群众学习的榜样,对于当前深入 批林批孔、粉碎城乡资本主义势力的斗争是一个鼓舞

——为什么不能多拍艳阳天?
  
  
  

 
 
顶端 Posted: 2017-03-15 07:19 | 3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0653
威望: 30663 点
红花: 3065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6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7-29

 

我所经历的《三上桃峰》事件
作者:贾克
还据说,于会泳等看了《三上桃峰》彩排后,连夜给江青写了一份《关于晋剧〈三上桃峰〉情况的报告》,并组织了一个秘密调查组,赴抚宁县查清所谓反革命事件的来龙去脉。2月1日,江青就拿着于会泳的报告指示说:“以评论文章和座谈会形式进行批判。”2月6日,于会泳等人急忙拟定了《批判〈三上桃峰〉的初步计划》。

——秘密调查组还是调查组?

——批判三上桃峰

——江青非常郑重

——有了调查报告,组织批判三上桃峰

——周恩来是嘴一张,谣言满天飞

——如何破除赵家谣言?

——打一场人民战争

——毛主席:批孔批大儒。

——赵家胡说八道为什么满天飞?

——人民还在沉默
  
  
  

 
 
顶端 Posted: 2017-03-15 07:20 | 4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0653
威望: 30663 点
红花: 3065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6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7-29

 

我所经历的《三上桃峰》事件
作者:贾克
1974年2月7日夜里,中央文化组突然在西苑旅社的中楼小会议室召集各演出代表团负责人开会,山西由芦梦和我参加。会上,“四人帮”的干将于会泳等人代表中央文革小组江青、张春桥等声色俱厉地宣布《三上桃峰》是为刘少奇翻案的大毒草,命令芦梦和我立即回去向剧团全体人员宣布,传达中央文革的决定。并让我俩负责保证全团人员的政治思想工作,发动群众深入揭发批判;并再三宣称责任不在下边,还声称中央文革江青、张春桥已命令山西省常委全体进北京开会。当时,确实给我和芦梦同志当头一棒,芦梦同志患有高血压病,吓得头昏得支持不住了,我勉强地听着。会上,还宣布决定:《三上桃峰》立即停止公演,改为内部演出供大家批判。2月8日下午,于会泳等“四人帮”干将就召集了在北京的四个“样板团”和参加华北调演的各省、市代表团部分成员一百多人参加的揭批大会,会上每人发了一份事先打印好的《关于揭发批判毒草戏〈三上桃峰〉的情况简报》,于会泳说:“这个戏是文艺黑线回潮的典型,黑论皆备,五毒俱全。”会后,还派人到山西代表团驻地威胁说:“上演《三上桃峰》是政治事件,不是一出戏的问题,没这么简单,完不了的!”并动员号召大家揭发。2月9日在北京展览馆召开了由中直文艺单位和各代表团共两千多人参加的批斗大会,接连开了两天,给《三上桃峰》安上“十大罪状”。

——1974年有中央文革?

——张春秋、江青领衔

——这是政治局意见。

——周恩来躲哪里去了?

【1973年9月12日】△陪同蓬皮杜出席专场文艺晚会。晚会结束时,外交部礼宾司经请示周恩来,将原拟奏乐曲《大海航行靠舵手》临时改奏由李劫夫谱曲的《我们走在大路上》。对此,在场的江青大为不满,责令参加文艺晚会演出的中国舞剧团作出检讨。次日,中国舞剧团负责人刘庆棠等写信给江青,说明“总理指示”的经过。十四日,江青写一长信给张春桥、姚文元和吴德,提出:“在这样场合下犯这样的错误,实在令人气愤”,“这是为林彪一伙翻案的行为”。
——周恩来年谱

——总理指示

——三上桃峰,周恩来指示过吗?
  
  
  

 
 
顶端 Posted: 2017-03-15 07:21 | 5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0653
威望: 30663 点
红花: 3065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6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7-29

 

我所经历的《三上桃峰》事件
作者:贾克
《三上桃峰》被宣布为大毒草后,在参加调演的各演出团的驻地西苑旅社的满院、满楼和饭厅里立即出现了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开始都是泛泛地批判,后来,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导演××(我在延安鲁艺的老同学)说:“我到山西时,在胡正同志的家里曾亲口对贾克说:‘文革’中北京早已揭发《人民日报》发表的《一匹马》报道是歌颂王光美桃园经验、给刘少奇翻案的。贾克明明知道此事内幕,偏要带到北京演出。”××的揭发使《三上桃峰》事件的性质变了,变成明知是为刘少奇翻案,还故意拿到北京来演出的现行反革命活动。××的所谓“揭发证明”立即引起爆炸性的轰动,更引起“四人帮”及其在文化组的干将们的重视,从无意变成故意了。实际上,我从来没有在胡正同志家里听××说过此话,胡正同志写材料也证明从来没有听××说过。后来在揭批中,有人又贴大字报揭发我曾说过:“要不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个戏早就红了。”还揭发当时有人反对演《三上桃峰》,而我说:“别的戏不上行,《三上桃峰》不上不行”,甚至说“是毒草也要演”。还有人揭发我说:“这个戏好就好在突破了样板戏的框框。”这些具体揭发前后对照,更加补充了××的诬陷,使有意为刘少奇翻案进一步成为铁证。因此,北京展览馆批斗大会上揭批发言的调门越提越高了,罪名越来越大。

——赵家奴才:初演后受到好评。当时我在山西省文化局分管戏剧工作,曾在剧本创作中提过些修改意见,后来又派省里戏剧创作干部杨孟衡参加,由他们三个人共同修改剧本,改名为《三下桃园》,并在我主编的《火花》戏剧专刊上发表。

——武训初演后大受好评

——1974年上演三上桃峰,是无意还是有意?

《三上桃峰》要突破什么“框框”
第3版()
专栏:
《三上桃峰》要突破什么“框框”
上海京剧团《龙江颂》剧组
革命样板戏的诞生是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伟大胜利。革命样板戏的创作原则和创作方法是无产阶级文艺宝库中的珍贵财富。革命样板戏塑造的工农兵英雄形象是无产阶级阶级性的集中表现,是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有力武器。围绕着对革命样板戏的态度问题,始终存在着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激烈搏斗。对革命样板戏采取什么态度,这是关系到肯定还是否定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的大是大非问题,关系到肯定还是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大是大非问题,也是关系到前进还是倒退,革命还是复辟的大是大非问题。对待这样一个严肃的问题,必须旗帜鲜明,来不得半点含糊。
最近出笼的晋剧《三上桃峰》是一株为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翻案的大毒草。它猖狂地打出对抗革命样板戏的资产阶级黑旗,必须彻底批判。
《三上桃峰》的炮制者恶狠狠地叫嚷什么:《三上桃峰》“好就好在突破了样板戏的框框”。好一个“突破框框”!炮制者究竟要突破什么“框框”?我们不妨先来看一看《三上桃峰》炮制者精心塑造的青兰这个人物到底是什么货色?青兰不抓阶级斗争,不讲路线,不抓大事,整天围着病马打转,这样一个只顾“马情”不顾敌情的政治庸人,难道是贫下中农的代表吗?青兰这个渗透着孔孟的“忠恕”、“克己”、“中庸之道”、“以德报怨”、“忍辱负重”和林彪说的“两斗皆仇,两和皆友”的反动思想的人物,完全是按照黑《修养》铸造出来的,她代表了什么阶级,反映了什么阶级的心声,不是一清二楚吗?这样一个孔孟之道的忠实信徒,难道是农村基层党支部书记的形象吗?毛主席教导我们:“香花同毒草也是这样。它们之间的关系都是对立的统一,对立的斗争。有比较才能鉴别。有鉴别,有斗争,才能发展。”《三上桃峰》的炮制者,为了掩盖他们与革命样板戏对抗的反动立场,别有用心地说什么:“我们这个戏和《龙江颂》差不多,都是写共产主义风格。”这完全是胡言乱语。革命样板戏《龙江颂》和反革命大毒草《三上桃峰》虽然都是写农村的戏,同样以农村基层党支部女书记为主要人物,但却反映了根本对立的两个阶级、两条路线。《龙江颂》中的江水英是具有高度阶级斗争、路线斗争觉悟的无产阶级先进分子。面对战友的反对,富裕中农的叫嚷,阶级敌人的破坏,经历着三百亩高产地受损、一窑砖报废、大坝合龙遇险、三千亩土地被淹、十几户住房遭水浸的重重考验,江水英牢记党的基本路线,严格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遵照毛主席“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教导,调查研究,弄清敌情,揭穿了黄国忠的画皮;并依靠广大贫下中农,奋发图强,自力更生,战胜了一个又一个困难,大旱年夺得了大丰收。体现在江水英身上的崇高的共产主义风格和为世界革命多作贡献的共产主义精神,是我们伟大时代许许多多英雄人物的光辉品质的集中表现。《龙江颂》展示了我国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战斗风貌,是一曲共产主义风格的胜利凯歌。因此,革命样板戏《龙江颂》受到了广大工农兵的热烈欢迎。闪耀着共产主义精神的“龙江风格”在各条战线发挥了巨大的精神力量。前年,天津地区大旱,党组织决定把水留给工业使用。有的农村干部思想不通,但在看了电影《龙江颂》后说:“我这不象李志田了吗?”于是关上自己的闸门,让水迅速流到天津,并以自力更生精神,打井、汲水抗旱。无数这样的事例,使我们深深地体会到,革命样板戏是为无产阶级政治路线服务的。
革命样板戏是在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指引下,以党的基本路线为纲,坚持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方法,并按照“三突出”的创作原则,满腔热情、千方百计地塑造无产阶级的英雄形象。这是一条创作革命文艺作品的基本规律。而《三上桃峰》的炮制者要突破“样板戏的框框”,就是要篡改革命样板戏的指导思想和创作原则,就是要改变表现工农兵英雄人物这个根本任务,就是要否定无产阶级在文艺舞台上对资产阶级的专政,就是要反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为刘少奇、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翻案制造舆论,为复辟资本主义鸣锣开道!
《三上桃峰》的炮制者叫嚷的要突破“样板戏的框框”,这种谬论并不陌生,它是周扬等四条汉子曾经鼓吹的“离经叛道”、反“题材决定”论等修正主义谬论的翻版。他们的说法不一样,但是反动的实质完全一致,都是为了反对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这种反革命论调,正是政治上那股妄图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翻案风在文艺上的表现。文艺是阶级斗争的晴雨表,总是敏锐地反映社会上的阶级斗争。“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三上桃峰》的炮制者和支持者叫嚷“好就好在突破了样板戏的框框”,完全是明目张胆地为他们这株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为刘少奇、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翻案的大毒草制造舆论。他们挂羊头卖狗肉,打着革命现代戏的幌子,穿的是工农兵的衣服,表现的是奉行孔孟之道、黑《修养》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三上桃峰》代表的是被打倒的剥削阶级的利益,宣扬的是孔孟之道和林彪“克己复礼”的反革命纲领,要实行的就是林彪搞复辟倒退的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
《三上桃峰》的出笼决非偶然,它是国内外阶级斗争的反映。帝、修、反和国内反动派对我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革命样板戏的伟大成就,怕得要死、恨得要命,他们遥相呼应、争相上阵,在阴暗的角落里,向无产阶级射出一支支毒箭。
不是吗!意大利的反动导演安东尼奥尼秉承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的 旨意,疯狂污蔑嘲弄革命样板戏,国内一小撮阶级敌人也跳出来咒骂革命样板戏是“人、手、口、刀、牛、羊”。有人还气势汹汹地要当什么反对革命样板戏的“硬头汉”。这些活生生的阶级斗争现实告诉我们,在进行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过程中,不但过去有斗争,现在有斗争,将来还会有斗争。我们革命文艺战士一定要坚持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坚持无产阶级斗争哲学,深入批林批孔,为捍卫无产阶级专政,为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为捍卫革命样板戏而英勇战斗!
1974-03-15
  
  
  

 
 
顶端 Posted: 2017-03-15 07:22 | 6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0653
威望: 30663 点
红花: 3065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6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7-29

 

我所经历的《三上桃峰》事件
作者:贾克
在华北调演闭幕大会上,于会泳等干将又说:“这出戏不是一般文艺问题,而是阶级斗争、路线斗争的一个集中反映,是社会翻案风和黑线回潮的突出表现,是同国际上阶级敌人的反华、反共、反革命逆流遥相呼应。”调演结束后,各代表团都离京了,只留下山西代表团在京继续深入揭发批判。1974年2月28日,《人民日报》发表了由中央文化组写作班子以初澜名义写的《评晋剧〈三上桃峰〉》,据说这篇文章经姚文元修改了十一处,姚文元批道:“这个戏的炮制者完全站在地、富、反、坏、右的立场上。”还有一句:“三上”被揭露了,会不会搞“四上”、“五上”呢?值得我们深思。此文一经发表,将《三上桃峰》事件推向全国,立即在各地掀起一场揭批所谓大毒草《三上桃峰》的政治运动。国外也在报道此事。据后来有人统计,全国28个省、市,32家报刊,包括《参考消息》转载了这篇文章,影响之大,可见一斑。

——这是不是阶级斗争?

决不容许用孔孟之道冒充马克思主义
人民日报:1974.02.27 第3版 作者:林燕南  
    (五班副班长 林燕南)
  马克思主义认为,抽象的、超阶级的“道德”是不存在的。正如恩格斯所说:“一切已往的道德论归根到底都是当时的社会经济状况的产物。”社会的经济状况,决定人们的思想,不同的阶级,必然有不同的道德。无产阶级有无产阶级的道德,资产阶级有资产阶级的道德,两种道德没有丝毫共同之处。无产阶级的道德的出发点,是为大多数人谋利益,因此,大公无私,一心为革命,革命有理、造反有理,都符合无产阶级的道德。而地主资产阶级的道理的出发点,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因此,唯利是图,一切为我,造反有罪,剥削压迫有理,就是他们的所谓道德。
  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时,烧杀抢劫,实行三光政策,有多少无辜的中国人民惨死在日本侵略者的屠刀下,这是侵略者的“道德”!
  独夫民贼蒋介石一心反共到底,屠杀人民,对共产党采取“宁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血腥手段,这是刽子手的“道德”!
  林彪炮制《“571工程”纪要》,发动反革命武装政变,妄图谋害伟大领袖毛主席。这是法西斯的“道德”!
  可见,所谓共同的超阶级的道德,完全是一种赤裸裸的欺骗。
  林彪宣扬孔老二的“忠孝节义”、“仁勇智”。他胡说什么可以用“归纳法”“吸其内容”。他偷梁换柱,把“仁”说成是团结,把“勇”说成是斗争,把“智”说成是唯物论,明目张胆地以“孔孟之道”冒充马克思主义,完全暴露了他是孔老二的忠实信徒,是篡改马克思主义的政治骗子。
孔老二满口“仁义道德”,用反动的儒家学说来维护奴隶制,结果呢?完蛋了。林彪宣扬“仁义道德”,用反动的儒家学说来冒充马克思主义,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结果呢?也完蛋了。我们一定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武器,彻底批判孔孟之道,进一步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顶端 Posted: 2017-03-15 07:23 | 7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0653
威望: 30663 点
红花: 3065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6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7-29

 

我所经历的《三上桃峰》事件
作者:贾克
由于性质变了,就追查我在山西的后台——山西省委书记谢振华,还要追查谢振华在中央的后台。当时,“四人帮”提出的口号定性为: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地为刘少奇翻案,将我这个“炮制者”作为重点审查对象。

——三上桃峰是不是“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

——当然是

——是谁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

——周恩来

——周恩来想干什么?

——百度百科 谢振华
1967年4月任山西支“左”领导小组组长,省革委会副主任。
1968年任中共山西省核心小组副组长,省革委会副主任,省军区司令员。
1971年4月山西省委第1书记,省革委会主任,省军区司令员。
1975年5月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
1977年12月任沈阳军区副司令员。
1982年-1985年8月30日任昆明军区政委兼云南省军区党委书记。
1985年12月-1986年6月2日协助成都军区做好原昆明军区精简整编工作。
2006年在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纪念大会上,胡锦涛总书记亲自搀扶谢振华,并与其坐在一起。

——是不是周恩来?
  
  
  

 
 
顶端 Posted: 2017-03-15 07:24 | 8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0653
威望: 30663 点
红花: 3065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60(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7-29

 

我所经历的《三上桃峰》事件
作者:贾克
当时,为了避嫌已经没有人敢理我,在北京批判大会后,许多同行和多年共同战斗过的老战友们都躲着我走,即使迎面碰见也假装不认识了。我也不思茶饭,深感冤枉。可是,西苑旅社有位老服务员,不时进屋来,悄悄安慰我,让我想开点,保重身子骨,将来准有重见天日的时候。这种深情厚谊,深深感动着我。演出团在北京,白天揭发批判,晚上被迫演出。已经被宣布是为刘少奇翻案的大毒草,还要让活生生的演员上台演出供批判。因之,人人心情沉重,演青兰的王爱爱同志当场昏倒在台上,进行抢救,台上台下一片唏嘘,甚至痛哭流涕,演出只好草草收场。我当时,心如刀绞,痛苦万状。事后,江青于3月8日国际妇女节晚,身穿军装,带领张春桥、姚文元等人,突然接见山西演出团全体演职员,进行所谓的“安慰”,并假惺惺地说:“要保护好群众的革命积极性,让大家深入揭批。”还说:“我要找谢振华算账,我今天穿上军装来,就是要炮轰谢振华的。”

——贾克算什么东西?

——江青:“我要找谢振华算账,我今天穿上军装来,就是要炮轰谢振华的

四载沉冤彻底平反 山西省为在《三上桃峰》事件中受冤屈的人员昭雪
第3版()
专栏:
四载沉冤彻底平反
山西省为在《三上桃峰》事件中受冤屈的人员昭雪
据新华社太原九月二十一日电 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关于为《三上桃峰》事件平反的重要文件下达后,中共山西省委、山西省文艺界连续召开各种会议,正式宣布为在《三上桃峰》事件中蒙受冤屈的革命领导干部、文艺团体和文艺工作者平反和昭雪,愤怒批判“四人帮”及其亲信于会泳等人实行法西斯专制主义的罪行。
九月十一日,在中共山西省委召开的大会上,省委书记王克文宣读了中共中央关于为《三上桃峰》事件平反的文件,省委第一书记王谦代表省委郑重宣布:一,撤销中共山西省委一九七五年关于《三上桃峰》问题的检查报告,撤销省委文教部、省革委会文化局在《三上桃峰》问题上的检查:原省委副书记王大任,原省委文教部副部长李蒙、卢梦,原文化局党的领导组成员、副局长贾克以及《三上桃峰》编剧杨孟衡、许石青、贺登超等,在《三上桃峰》问题上是没有错误的,他们在当时被迫写的检查一律退还本人,在《三上桃峰》事件中受到株连的文艺评论工作者赵云龙被迫害致死,经省委批准,省文化局已经给予平反昭雪,本人的检查已退还给家属。二,因编写和演出《三上桃峰》而蒙受冤屈的所有演出团体和其它有关人员一律平反。三,恢复上演晋剧《三上桃峰》。
山西省文艺界、各文艺团体也举行集会,召开座谈会,在报刊上发表文章,欢呼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为《三上桃峰》事件平反,批驳“四人帮”及其亲信于会泳等人强加给《三上桃峰》的种种诬蔑不实之词,控诉“四人帮”残酷迫害广大文艺工作者、革命领导干部的法西斯罪行。
近日来,太原市广大群众争看重新上演的晋剧《三上桃峰》。台上台下,欢欣鼓舞。人们赞道:四载沉冤一日平,太行汾水起歌声。
九月十八日,中共吕梁地委召开万人大会,由地委书记王国英宣布,为因吕梁地区柳林县晋剧团首先把《三下桃园》改成《三上桃峰》搬上舞台而蒙受冤屈的有关人员平反,恢复名誉;为因发表《三上桃峰》剧本而被迫停刊的文艺刊物《吕梁文艺》平反,即行复刊。会上万众欢腾,柳林县晋剧团当场重新演出了《三上桃峰》。
1978-09-22

——谁残酷迫害广大文艺工作者?

——周恩来。

——周恩来: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
  
  
  

 
 
顶端 Posted: 2017-03-15 07:25 | 9 楼
« 1 23» Pages: ( 1/3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万象视野
 
 

Total 0.014880(s) query 4, Time now is:07-29 19:51,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