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毛泽东时代城镇居民转为农民的渠道也是畅通的——你见过行政十一级的农民吗?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brecht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2230
威望: 1916 点
红花: 19833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69(小时)
注册时间:2005-08-01
最后登录:2019-05-30

 毛泽东时代城镇居民转为农民的渠道也是畅通的——你见过行政十一级的农民吗?

[ 锋利的刀 ] 于2007-03-04 18:08:50 上帖 [ 发短信 ] [ 表状 ]

毛泽东时代城镇居民转为农民的渠道也是畅通的——你见过行政十一级的农民吗?

刀锋

数学写了篇毛泽东时代有九千万农民转为城镇居民的帖子,我对这个没有意见,但以我家的亲身经历可以证明,在那个时代由城镇居民转为农民的渠道也是畅通的。

1965年夏季,我家突然热闹了起来,原本的五口之家又增加了五个人。我父亲的五哥(我叫五大、五爸,意为大大、大爷)从东北军区复员回籍转业,因无房可住只好暂住我家,这让两家六个孩子高兴坏了,可是家里房子不大只有两间,只好大人们一间,我们这六个孩子在另一间打了一个大大的地铺。我记得最快乐的一件事情是在屋子里扫帚下面抓到一只刺猬,于是那个夏季就成了一群孩子与刺猬的故事。

夏季还没过完,五爸一家又转到河北保定地区,临近狼牙山附近的农村,成为一户真正的农民,一起参加农田劳动,在院子里种植蔬菜,在山间适当的地方开荒自留地。而五爸之前却是行政十一级的干部,至于他怎么成为一位行政十一级的农民,说起这其中的原因,话可就长了,听我慢慢道来。

1938年日本鬼子攻占宛平城,打响了侵华战争的枪声。父亲此时正读中学,平时随家里经营中医药材店,尽管家里在远郊还有几十公顷土地,但他的父亲早就无心打理,草草的把土地分给了佃户,只留下父亲的大姐和二哥(爷爷的长子)照看祖宅,至于说佃户们的租子,他父亲从来就不催收,全看佃户的收成,好的年成佃户交了就收点,年成不好就全免。

父亲的三哥早夭,四姐早年就读黄埔军校参加北伐革命,已经多年未见,只有书信来往,他只与五哥关系最亲近,他们的七弟(我小叔)还在上私塾,年龄差距大玩不到一起。他们兄弟俩在学闲的时候就帮助家里经营药店,不过他们也做一些秘密的事情,那就是帮助国民党军队和共产党军队买药。他们父亲此时的生意还算不错,经常从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寻找紧俏的中药材,其中不乏对各种伤病有效的但北日本军方管制的药材。父亲负责联络共产党军队和西山游击队这条线,他五哥负责国民党军队那条线,他们源源不断的把各种药材隐蔽的输送到抗日武装手中。

40年,蒋介石军队和共产党军队在各地积极抗日,共产党在延安建立的根据地成为中国抗日青年心中的革命圣地,41年鬼子宪兵和汉奸队开始加强药材方面的控制,有个国民党军警被鬼子收编后做的汉奸头子,一直觊觎父亲家的店铺,暗中使坏唆使鬼子宪兵队来到店里,说这家药店援共要没收全部药材。父亲和他五哥和宪兵队理论不过,把他们的父亲请了出来。他们的父亲出来后根本没搭理鬼子那茬,就当宪兵没存在,只对汉奸队长说,小子,你每年从我这拿的花头也不少,你家人病了来我这也是白看病白拿药,如今你得势了给我使这损招,我就当过去的那些都喂了白眼狼。

汉奸队长叽里咕噜的给鬼子宪兵说了通什么,鬼子就当着许多人的面打了他们父亲两嘴巴,宪兵队长过来后让翻译对他们的父亲说,药材可以不没收,但要在每家店里放个汉奸看着。那天晚上,我父亲他们哥俩就商量了起来,要离开家投奔抗日,虽然他们的四姐在国民党军队,但已经好几年没过联系了,也不知道在哪里,活着没活着都不清楚,最好的方法就是凭借我父亲给共产党军队送药这条联络线,通过西山游击队帮助去延安。他们哥俩把想法告诉了他们的父亲,他们的父亲听了半天没吱声,末了只说了句:人活着总要有点气节。当天夜里,他们就踏上了投奔延安的路途。

1946年,父亲的叔叔被国民党特务暗杀,家里写信给他和五哥,告及他们的父亲因此大病,俩人哭了一场。怀着家仇国恨,更坚定的踏上了和国民党反动派最后算总帐的征程。

1948年,父亲随大军打了回来,家乡得到和平,虽然他和五哥都在一个野战军,但已经在不同的部队里,平时见面困难只有书信联系。虽然到家了但他们没机会看望家人,仍随大部队继续前进。50年初父亲接到家信,说家那边的土改工作已经开展,家里已经在许多年前就把地都分给佃户了,事实上也早就不是地主而是工商业(卖药)者,可工作组仍要把他们父亲按地主恶霸论,要批斗,分了家里土地的佃户们出面保护都不行,工作组的人说家里曾经卖药给国民党和日本鬼子,所以一定要打倒他们的父亲。父亲找到军里,请林、罗他们写了封信给华北局主持工作的刘,说明当时家里因革命需要,在日占区支援抗日期间的革命力量,暗中输送我军医药品等情况,这事情才算告一段落,土地在解放前就已经分了,可以不算地主,人放了回家。这年8月,全军出台革命军人家属制度,要求各地方政府应对革命军属实行优待政策。

50年底和51年初,按照华北局主持工作领导的新精神,施行全面改造,家里的祖宅被没收充公成了大学,药材店铺被没收。这一次家里没有给父亲写信,或者写了也因父亲南征北战而没有收到,他的父亲在和粗暴而蛮横的工作组人员吵了一架后,因伤心过度和郁闷成疾而撒手人寰。而此时的我父亲和他五哥,正在南方为解放全中国进行着最后的战斗,对家里的这些事情一无所知。

全国彻底解放后父亲回到家乡驻扎才了解这一切。60年代初期,按照全国统一部署部分军队干部转职地方,组织上给父亲提供了三个选择,周边某地级市的市长、北京某大型美术馆馆长和北重厂厂长。父亲说官是做不了的,去北重做个工人很不错,负责转业的负责人说你级别在那呢,做不了工人,父亲一拽帽子说,去哪里我说了算,你敢挡着我做工人?几周以后,父亲穿着没有领章肩章的五五式将校呢制服,下了北重车间报到。到那之后一看感觉不对,和想象的不一样,又换了身劳动用的62式国防绿,这一穿就是三十年,直到他离休和去世都没有穿过其他衣服。

1964年台湾蒋匪当局新任命陆军总司令,情报被传递回来,发现这位敌陆军总司令的夫人正是父亲失散快三十年的四姐。此时父亲的五哥正在东北军区内任职,有这么一位敏感关系的近亲在台湾,而父亲哥俩在解放后一直说这位亲属是去世了,属于“没老实交代”正是四清运动的清查对象。于是65年父亲的五哥从军队下来转回原籍,还没找到落脚点又被转到河北最困难的山区做了农民,同时继续交代问题。

父亲的五哥是天生乐观派,你查你的我做我的,还真就从此做起了一名快乐的农民,每天耕作劳动不亦乐乎,和社员打成一片不分彼此,平时给大家讲讲故事,这一做就是十多年。他总是喜欢说:不要说我才是个什么人啊,做农民有什么不高兴的,那些比我高级的多的大干部,不是也有做农民的吗!

父亲是不是因此时受到调查,我是不清楚的,因为从五爸到了河北后没多久,我母亲带着姐弟三人也去了那里,住了至少有半年多时间。那段时间里,我才几岁自然就是胡闹,但哥哥姐姐们也帮了大人不少忙,在院子里种黄瓜、豆角、西红柿、大蒜、大葱、葡萄什么的,还经常带着我们到山区里找合适的地方开垦小片的土地,种点玉米、向日葵和花生什么的。如今想起来,在那么远的山里种上这些东西,又没人看着,成熟后居然没人偷,要是放在现在简直就是天方夜谈。

在农村这段时期,快乐还是家里的主题,食物也是变着花样的做,虽然大人们也出工也记工分也分配粮食,但主要的副食品还是自己种的。我清楚的记得一次吃饭,有一道菜是豆角,但不知道怎么的,一只葡萄藤上长的那种绿色大芭蕉虫掉进了锅里,这玩意和豆角长得很相似,也没被发现,被炒熟了后一起进了盘子,二姐一筷子就把那东西夹了起来,然后就是很奇怪的大眼瞪小眼,辨认清楚不是豆角后突然吓哭了起来。那一幕我永远也忘不掉。

在这期间,大哥(堂哥、五爸的大儿子)报名参军被分配到27军,由一个农民又变了军人。次年秋母亲带着我们几个又回到北京,家里一切还是老样子,父亲也没什么变化,依然每天到车间里工作,他说一个老革命了怎么也不能让那些毛头小伙子给甩下,模范做不了二等模范还是要争的。厂长、书记和工会主席对父亲很敬重,经常到家里关照生活,分房的时候父亲从来不争,分到手了也立刻送出去,给那些三代同堂的工人。

七十年代中期,听说那位参军的大哥被选送到石家庄高级步兵学校(就是小说《亮剑》中李云龙他们去的那个学校),毕业后参加了自卫反击战。他的父亲,我那行政十一级的农民五爸得到了平反,但因没有全家回京的指标,只能安排到其他城市。

但他们依然快乐着。


回复关系:  

毛泽东时代城镇居民转为农民的渠道也是畅通的——你见过行政十一级的农民吗?   [ 锋利的刀 2007-03-04 18:08:50 ] 3432字 [ 4/644/8 ]
看过朝阳沟吗?我50年生,二次回城;三次下乡。   [ 我是个竹筒子 2007-03-04 20:43:02 ] 0字 [ 0/5/0 ]
时代的洪流,革命的生涯,非常感人的丰富人生!!比起右派那种忘恩负义的书斋生涯真是天地之别!!   [ 银川骑 2007-03-04 20:37:55 ] 0字 [ 0/1/0 ]
我见过将军农民甘祖昌   [ 游客 2007-03-04 20:04:55 ] 0字 [ 0/17/0 ]
上山下乡   [ 游客 2007-03-04 19:53:57 ] 0字 [ 0/2/0 ]
举例不当。你该说说下乡知青是如何渠道畅通地当上农民的。   [ 赤壁矶 2007-03-04 19:14:37 ] 0字 [ 0/0/0 ]
在保定地区,不止一位这样的农民.我曾跟随表姐去看望过表姐夫的养父,那也是一位40年   [ 游客 2007-03-04 18:55:19 ] 0字 [ 0/30/0 ]
  
  
  

 
 
顶端 Posted: 2007-03-05 09:11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口述
 
 

Total 0.024028(s) query 3, Time now is:07-22 01:5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