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借刘晓波还魂的八国联军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古明浩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83
威望: 93 点
红花: 8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56(小时)
注册时间:2011-10-22
最后登录:2017-12-10

 借刘晓波还魂的八国联军

刘晓波死了,引来一列八国联军。  

为首的是老鹰国,它的管家发表声明:

“今天,我与那些在中国以及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士一道哀悼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不幸去世,他是因为推动和平民主改革而在中国长期服刑期间去世的。”  

“刘晓波把他的一生都贡献于改善他的国家与全人类以及对公正与自由的追求。我谨向刘晓波的夫人刘霞以及他所爱的所有人致以诚挚的悼念。我呼吁中国政府解除对刘霞的软禁并允许她按照自己的意愿离开中国。”  

“在他为中国的自由、平等和宪政而斗争的过程中,刘晓波彰显了诺贝尔奖所表彰的人文精神。他至死不渝地完全印证了诺贝尔委员会做出的选择。”  

曾经的鸦片帝国紧跟在后,其外交头子疾言:  

“刘晓波本应被允许选择到海外接受治疗,但是中国当局一再不允许他这样做。”  

“这是错误的做法。我敦促中国当局取消对刘晓波妻子刘霞的所有限制。”  

余下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外长德勒里昂、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国际特赦组织秘书长赛迪、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侯赛因也都跟著鸚鵡学舌对中国说三道四;始作俑者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贝安德森(Berit Reiss-Andersen)则厉称:“令我们深感不安的是,刘晓波在他的其疾病进入晚期前,没有被转送到可以获得适当治疗的机构。中国政府对他的过早死亡负有重大责任。”  

这些百多年前在津京烧杀姦淫——“自城内鼓楼迄北门外水阁,积尸数里,高数尺”、“仅在通州一地,在这座中国未设一兵一卒抵抗的城市中,就有573名中上层妇女因不堪忍受联军士兵污辱羞愤自尽”——的强盗后人为何如此厚爱一个中国囚犯呢?我们只要稍加检视一下刘晓波的言行,就能参悟被戴上诺贝尔桂冠者不过是不曾消逝的八国联军用以围攻中国的一枚卒子。  

“承认自己是挖祖坟的不孝子孙,且以此为荣”的颠覆国家政权罪犯1986年12月12日在清华大学讲演时宣称:   

“中国的文学只有打倒屈原、杜甫才有出路。”   

真吓人!英国人会丧心病狂到埋葬莎士比亚吗?所以以下论调的脱口而出也就不足为奇:   

“对传统文化我全面否定。我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早该后继无人。”

“中国文化的危机不仅是民族性的问题,我甚至感到是与人种不无关系。”   

在这种可怜的自卑意识自贱扭曲下,他完全无视于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帝国主义列强对中国的荼毒侵略,而要引洋人入关以解放黄奴、救世界文明:   

“是任由绑架了十几亿人口的中共独裁继续腐蚀人类文明,还是将世界上最庞大的人质从奴役下解救出来,不仅是中国人自己的当务之急,也是所有自由国家的当务之急。”   

“如果西方找不到应对以金钱开路的中共新型独裁的有效办法,崛起的中国对世界文明的毒化就是全球化的最大负面效应。”   

所以当记者问:“什么条件下,中国才有可能实现一个真正的历史变革呢?”他坦然答道:   

“三百年殖民地。香港一百年殖民地变成今天这样,中国那么大,当然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会变成今天香港这样,三百年够不够,我还有怀疑……我无所谓爱国、叛国,你要说我叛国,我就叛国!”   

挖坟叛国的不孝子孙既投洋人殖民奴役之所好,自然就有诺贝尔等为之授奖呼冤。今之八国与当年的联军同样披著文明外衣,一襲普世就能德裁“错误”的中国“对他的过早死亡负有重大责任”,此犹如一世纪多前以“欧洲文化击败中国野蛮”欢呼自己的烧杀掳掠。三百年殖民地叛徒受宠有加,则誓死“保护中原、驱逐洋寇”者就非屠戮镇压不可。戚本禹在《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评反动影片〈清宫秘史〉》写道:  

“义和团的英雄们,在祖国处于被帝国主义瓜分的严重时刻,挺身而出,高举反帝爱国斗争的革命大旗,同帝国主义强盗及其走狗进行了英勇斗争。他们一开始就在大街小巷,贴出各种标语,表达了中国人民的反帝决心:  

‘还我江山还我权,刀山火海爷敢钻,哪怕皇上服了外,不杀洋人誓不完。’  

义和团严厉禁止洋货,蔑视帝国主义分子。他们把驻有外国使馆的东交民巷改名为‘切洋街’,御河桥改为‘断洋桥’。义和团在游行时,经常同市民齐声高呼‘杀洋鬼子’的口号,使帝国主义分子听了发抖。有的吓得躲进棺材,雇人吹打着,企图逃出城外。”  

“当帝国主义侵略军疯狂镇压义和团的时候,义和团的革命群众用大刀、长矛等原始武器同以洋枪、洋炮武装的侵略者进行英勇的搏斗,显示了中国人民大无畏的革命战斗精神。在著名的‘廊坊阻击战’中,英国海军大将西摩尔率领的一千五百多人的联军,被义和团‘直逼火车,持矛猛触’,死伤将近一半,最后狼狈地逃回天津。后来西摩尔胆战心惊地说:‘义和团所用设为西式枪炮,则所率联军必全体覆没。’在保卫天津的战斗中,义和团同侵略军进行肉搏战,在火车站一仗,就把一支二千人的俄国侵略军,打死打伤了五百多名。帝国主义者不得不承认:‘此次天津华军与西兵苦战月余,西人咸谓如此死战,实为从来所未见’。在杨村的战斗中,美帝国主义的侵略军,被义和团战士打得落花流水。帝国主义侵略军一听到义和团的军号声,就惶恐万状,惊呼:‘闻此声,可以使人之血凝而不流。’”  

团民的可歌可泣映照刘贼的可耻可恶。“自从我开始记事,直到老母病逝,我听过多少多少次她的关于八国联军罪行的含泪追述”的老舍在话剧《神拳》后记中有这些文字:  

“联军攻入北京。他们究竟杀了多少人,劫走多少財宝,没法统计。这是一笔永远算不清的债!以言杀戮,确是鸡犬不留。北京家家户户的鸡都被洋兵捉走。敢出声的狗,立被刺死——我家的大黄狗就死于刺刀之下。偷鸡杀狗表现了占领者的勇敢与威风。以言劫夺,占领者的确‘文明’。他们不象绿林好汉那么粗野,劫获財宝,呼啸而去。不!他们都有高度的盗窃技巧。他们耐心地、细致地挨家挨户去搜索,剔刮,象姑娘篦发那么从容,细腻。”  

“假若当时我已经能够记事儿,我必会把联军的罪行写得更具体、更‘伟大’、更‘文明’。当然,我也必会更理解与喜爱义和团——不管他们有多少缺点,他们的爱国、反帝的热情与胆量是极其可敬的!

可是,我所看到的有关义和团的记载(都是当时知识分子的手笔),十之八九是责难团民的。对于联军的烧杀抢掠,记载的反倒较少。是去年发表的民间的义和团传说,不是那些文人的记述,鼓舞了我,决定去写那个剧本。由那些传说中,我取得团民的真正形象。不管剧本写的好坏,我总算吐了一口气,积压了几十年的那口气!”  

老舍的观点正如陈独秀以思想家的透视力所发公论:  

“他们只看见义和团排外;他们不看见义和团排外所以发生之原因——鸦片战爭以来全中国所受外国军队、外交官、教士之欺压的血腥与怨气!他们只看见义和团杀死德公使及日本书记官,他们不看见英人將广东总督叶名琛捉到印度害死,並装入玻璃器內游行示眾!他们只看见义和团损害了一些外人的生命財產,他们不看见帝国主义军事的商业的侵略损害了中国人无数生命財產!他们只看见义和团杀人放火的凶暴;他们不看见帝国主义者强卖鸦片烟、焚毁圆明园、强占胶州湾等更大的凶暴!他们自夸文明有遵守条约及保护外人生命財產的信义;他们忘了所有条约都是帝国主义者控制中国人之奴券(最明显的是关税协定及领事裁判权),所有在华外人(军警、外交官、商人、教士)都是屠戮中国人之刽子手,所有在华外人財產都是中国人血汗之结晶!”  

“与其憎恶当年排外的义和团之野蛮,我们寧憎恶现在媚外的军阀、官僚、奸商、大学教授、新闻记者之文明!”  

是的,当刘晓波要让华夏变成帝国主义的三百年殖民地,我们憎恶这样的媚外贱骨;当借尸还魂的八国联军为挖祖坟者站台造势,我们看透基督教文明的丑陋本质——没有是非,没有正义,只有誘惑顛覆他人的慾望。
[ 此帖被古明浩在2017-07-23 23:22重新编辑 ]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八国联军 刘晓波 义和团
顶端 Posted: 2017-07-22 19:28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万象视野
 
 

Total 0.013219(s) query 3, Time now is:12-12 04:55,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