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毛泽东与赫鲁晓夫谈中印边界冲突(1959年)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05txlr
级别: 侠客至尊


精华: 0
发帖: 314
威望: 315 点
红花: 314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496(小时)
注册时间:2007-11-22
最后登录:2017-11-24

 毛泽东与赫鲁晓夫谈中印边界冲突(1959年)

管理提醒:
本帖被 仙人掌 从 文革研究 移动到本区(2017-09-06)




【一】
毛泽东与赫鲁晓夫会谈记录
(1959年10月2日)

    H.C.赫鲁晓夫:……我们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我们不理解你们的立场,其中包括,不理解你们同印度的冲突。我们同波斯就边界问题争论150年了。三四年以前,我们通过将自己的一些领土划给波斯而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们是这样考虑问题的:我们的边界多出5公里,或者少5公里,这些都不重要。我要举出列宁的例子,他把卡尔斯、阿尔达汉和亚拉腊给了土耳其。直到今天,在外高加索地区,还有一部分居民对列宁的这一举措感到不满。但我认为,这些行为是正确的。我说这些是要向你们表明,对于我们来说,这一领土问题并不是难以克服的。你们同印度有着多年的良好关系,突然就发生流血事件,结果尼赫鲁就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我们可以说,尼赫鲁是个资产阶级活动家;但是我们知道这一点,如果尼赫魯下台,又有谁会比他更好?达赖喇嘛从西藏逃跑了,他是一个资产阶级活动家。我们对这个问题还不清楚。当匈牙利事件发生的时候,尼赫鲁反对我们,而我们也没有因此怪罪于他,因为我们不能期望从他——一个资产阶级活动家那里得到别的什么东西。尽管他反对过我们,这也不妨碍我们同他保持良好的关系。如果您让我说,我就会说一个客人不会说的话——西藏事件是你们的错。你们控制着西藏,应该在那里有自己的情报机构,应该知道达赖喇嘛的计划和意图。
    毛泽东:尼赫鲁也说,发生西藏事件是我们的错。此外,苏联就中印冲突问题发表了塔斯社声明。
    H.C.赫鲁晓夫:你们真的想要我们支持你们同印度的冲突吗?对我们来说,那是愚蠢的。塔斯社声明是必要的。你们终究会注意到我同尼赫魯的一些不同。如果我们不发表塔斯社声明,就会给人造成一种印象:社会主义国家组织了反对尼赫鲁的统一战线。塔斯社声明使得这个问题成了你们同印度之间的问题。
    毛泽东:我们的错误是,没有立即解除达赖喇嘛的武装。但那时,我们同西藏的人民群众还没有建立联系。
    H.C.赫鲁晓夫:你们现在也没有同西藏人建立起联系。
    毛泽东:对这个问题,我们的认识不同。
    H.C.赫鲁晓夫:当然,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提出这个问题的原因。可以这样说:我们那里和你们这里都有从金日成那里跑出来的朝鲜人。但这不会使我们有理由破坏同金日成的关系,我们同他仍然是好朋友。至于达赖喇嘛逃出西藏,如果我们处在你们的位置,我们就不会让他跑掉。如果他死了就更好了。可他现在在印度,也许会到美国去。这难道对社会主义国家有利吗?
    毛泽东:这是不可能的,我们当时不能逮捕他。我们不能阻止他离开,因为同印度的边界线那么大,他可以从任何一个地方跑走。
    H.C.赫鲁晓大:事情不在于逮捕,我只是说,让他白白地给跑掉了。是你们让他有机会跑到印度去的,那么,尼赫鲁该如何处理这件事呢。我们认为,西藏事件是中国共产党的错,不是尼赫鲁的错。
    毛泽东:不对,是尼赫鲁的错。
    H.C.赫鲁晓夫:那么,匈牙利事件错的不是我们,而是美国,你们是这样认为的吗?你们要知道,我们在匈牙利有军队,我们支持那个愚蠢的拉科西。这是我们的错,不是美国的错。
    毛泽东:难道可以把拉科西比作达赖吗?
    H.C.赫鲁晓夫:假如你们愿意,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的。
    毛泽东:印度人在西藏的所作所为,就好像西藏是属于他们的。
    H.C.赫鲁晓夫:我们了解这一点。正如你们所知,尼泊尔想在自己那里有个苏联大使,我们很长时间都没有向那里派遣大使。你们也是这样。这是因为尼赫鲁不想让那里有苏联大使和中国大使。对此也不必感到吃惊,对尼赫鲁不能期望什么。但这不应成为我们同他断绝关系的理由。
    毛泽东:我们也支持尼赫鲁,但在西藏问题上,我们要揍揍他。
    H.C.赫鲁晓夫:为什么你们要在同印度的边界上杀人?
    毛泽东:他们首先攻击我们,越过边界,持续开火12个小时。
    周恩来:你们更相信哪些材料,我们的,还是印度人的?
    H.C.赫鲁晓夫:尽管印度首先进攻,但是,中国没有死人,而印度却死了人。
    周恩来:如果他们先进攻我们,我们应该做什么?总不能对空鸣枪吧。印度人甚至越过了麦克马洪线。另外,印度副总统拉哈卡里什南最近将要来访。这就是说,我们正在采取措施,通过谈判和平解决问题。在我今年9月9日给尼赫鲁的信件中,我们详细解释了我们同印度之间所发生的一切。
    H.C.赫鲁晓大:周恩来同志,您担任中国外交部长多年,应当比我更清楚,如何以不流血的方式解决有争议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我完全不会提出边界问题,因为,如果中国人和印度人都不知道你们之间的边界线是如何划定的,那么,我一个俄国人就不需要插手了。我只是反对处理这个问题的手段。
    周恩来:我们也是最近才知道边界事件的。一切行动措施都是由地方机关采取的,并没有中央的指示。另外,问题是中印之间有三块争议地区。印度人首先越过麦克马洪线,首先开火。中国任何一个政府都没有承认过麦克马洪线。比如说,如果苏联边界遭到了芬兰人的进攻,你们会不会反击?
    M.A.苏斯洛夫:我们不会对芬兰政府提出要求。
    H.C.赫鲁晓夫:中央对一些事情一无所知,这对于我来说是少见的。我可以告诉你们,我自己曾反对过什么。1941年6月22日,德国人开始进攻苏联,斯大林禁止开枪还击,开枪还击的命令只是后来才下达的。斯大林的解释是,这也许是挑衅。当然,这是斯大林的错误。他实在是胆怯了。中印边界冲突完全是另一回事。
    朱德:印度越过麦克马洪线,抢占了中国9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
    陈毅:西藏叛乱后,在印度出现了多次反华、反共产主义的运动。在我们驻德里的使馆和驻加尔各答领事馆周围组织了游行,游行者辱骂中国领导人,高呼反华口号。我们却没有做任何这样的事情,印度驻华大使也没有一点借口,说我们有不友好的行动。
    H.C.赫鲁晓夫:同你们相比,我们苏联代表在国外遭受的挫折要多得多。在我国历史上,有不少苏联大使在国外遇害。在我们苏联,仅有一位德国大使在1918年被杀。在我们苏联,美国大使馆和联邦德国大使馆的窗户被砸烂过,那是我们自己组织的。
    陈毅:如果讲到工作的效果,把尼赫鲁拉到自己一边,那么,我们的方法显得更有效,而你们的方法则是迁就。
    H.C.赫鲁晓夫:陈毅是外交部长,善于斟词酌句。他这样说不是偶然的。我们已经存在了42年,其中30年是作为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存在。我们谁也没有迁就过,是推行自己的、有原则的共产主义政策。
    陈毅(非常气愤和恼怒):长期以来,中国人民都主张要有恻隐之心,在过去几十年中,他们遭受了英国、美国、法国和其他帝国主义者的压迫。苏联同志应该理解这一点。我们现在正在采取一些措施,和平解决同印度的冲突。可以证明这一点的是,印度副总统拉哈卡里什南可能在10月中旬来访。我们这里也有一些迁就分子。你们应该正确地理解我们的政策,我们的路线是更为坚定的,是更加正确的。
    H.C.赫鲁晓夫:瞧瞧都“左”倾到什么程度了。陈毅同志,您在向“左”走,但会走到右边。橡树坚硬,但它也会折断。我想,最好搁置这个问题,因为我们对此看法不同。
    周恩来:赫鲁晓夫同志,甚至印度人自己都不知道,在印度和中国边界上发生了什么事,是怎么发生的。
    林彪:在苏联和法西斯德国战争期间,苏军在消灭法西斯后进入了柏林。这并不意味着是苏联发动了战争。
    H.C.赫鲁晓夫:我这个中将是不应该来教导您,元帅同志。
    M.A.苏斯洛夫:林彪同志,您是在把完全不能比较的东西进行比较。在卫国战争时期,成千上万的人死掉了,而这里发生的是一个小事件。
    周恩来:印度人不想从他们渗透的地方撤军。我们希望和平解决冲突,因此,我们过去建议,现在还建议,一件一件地解决问题。
    H.C.赫魯晓夫:你们现在所做的都是正确的。但是我们不同意你们以前所做的事情。
    周恩来:在发动挑衅前的40天内,印度人已经进行了大规模的反华宣传。他们首先越过边界,首先开火。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认为是我们挑起了事端?
    H.C.赫鲁晓夫:我们都是共产党人,而他们那里则犹如诺亚方舟。周恩来同志,您对这一点的理解不会比我差。
    M.A.苏斯洛夫:应当理解诺亚方舟的比喻,在他们那里什么样的人都有。
    彭真(怒气冲冲地):纳赛尔在毫无理由地谩骂向他提供无私援助的苏联。其原因在于民族资产阶级反动的一面。如果你们苏联同志可以谩骂民族资产阶级,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
    H.C.赫鲁晓夫:没有人说你们不能漫骂,但是,射击和谩骂是不一样的。
    彭真:麦克马洪线是一条卑鄙的界线,历届中国政府都没有承认过。
    H.C.赫鲁晓夫:我们在这里只有3个人,你们有9个,不停地讲着同样的事。我认为这样也没有用处。我仅想表述我们的立场。接不接受,那是你们的事了。
    毛泽东:同印度的边界冲突,只是局部的边界问题,又不是两国政府之间的冲突。尼赫鲁本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据我们所知,他们的巡逻兵越过了麦克马洪线。我们对此了解得都很晚,是在冲突发生之后。所有这些,不仅尼赫鲁不清楚,其至连我们西藏军区的人都不知道。因此,当尼赫鲁得知他们的巡逻兵越过麦克马洪线时,他下令让他们撤回来。我们也在做工作,争取和平解决问题。
    H.C.赫鲁晓大:如果在互相射击之后马上这么做,冲突就不会发生了。另外,在很长的时间内,你们都没有向我们通报这次边界事件。
    刘少奇:我在9月6日通过安东诺夫同志,向您通报了边界的情况。我们不能更早地通知您,是因为我们自己都还没有搞清楚。
    周恩来:塔斯社声明,是在把我写给尼赫鲁的信件转交给您之前发表的。信件是在9月6日下午送给安东诺夫同志的。
    M.A.苏斯洛夫:看起来,几乎是同时进行的,因为需要考虑到,北京和莫斯科有5个小时的时差。
    A.A.葛罗米柯:印度驻苏大使对我说,中国的信件不仅没有使事情平静下来,实际上使一切都后退了。
    M.A.苏斯洛夫:现在温度已经降下来了,我们可以抛开这个问题了。
    毛泽东(带有怒气地):温度降下来难道是由于你们的声明?
    M.A.苏斯洛夫:不,不仅是这样,还因你们议会的决定。
    刘少奇:今年9月6日我通过安东诺夫转告您,我们将在一个星期之内对印度人进行反击。
    M.A.苏斯洛夫:你们议会的决定要比照会缓和得多。
    彭真: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问我,如何理解塔斯社声明,是不是老大哥还没有弄清楚谁对淮错,就对中国和印度各打五十大板。
    王稼样:但首先开枪的是印度,不是我们。
    H.C.赫鲁晓夫:是的。他们首先开了枪,然后自己被打死了人。我们有责任向你们谈谈我们对这一事件的看法。因为除了我们,不会有人向你们说这些话。
    周恩来:中共和苏共之间会有争论和尚未解决的问题,但对外我们一直强调同苏联的团结。
    林彪:印度人首先开枪,他们打了12个小时,直到打光了子弹。我们认为,对问题可以有不同的态度,但事实总归是事实:第一,印度人首先越过边界;第二,印度人首先开枪;第三,印度人打了12个小时。在这种情况下会有两种方法,第一,印度人越过边界,我们后退;第二,印度人越过边界,我们进行反击。
    毛泽东:根据当地军事部门的决定进行了反击。
    林彪:上面没有下命令。
    毛泽东:我们没能留住达赖喇嘛,因为同印度的边界那么大,他从任何一个地点都能越过边界。
    M.A.苏斯洛夫:需要提前知道他的意图和阴谋。
    毛泽东:我们想对西藏的改造暂停4年。
    H.C.赫鲁晓夫:这就是你们的错误。
    毛泽东:推迟对西藏进行改造的决定早就做出了,是在达赖喇嘛访问印度之后。我们不能没有借口就发动进攻。但这次我们有很好的理由,我们就采取了行动。看起来,这正是你们不明白的。以后您会相信,同印度的麦克马洪线还会存在,边界冲突则会被消除。
    H.C.赫鲁晓夫:那就好。但问题不是麦克马洪线。我们不了解这条线,也不想了解。
    毛泽东:同印度的边界问题,我们将通过谈判解决。
    H.C.赫鲁晓夫:你们的这种想法,我们欢迎。
    周恩来:今年1月22日我们曾向尼赫魯建议,就边界问题的举行谈判,当时他不同意。现在他同意了。
    毛泽东:你们给我们扣了两顶帽子:同印度的冲突是我们的过错,达赖喇嘛的逃跑也是我们的错误。我们给你们扣一顶帽子,叫迁就分子。请接受吧。
    H.C.赫鲁晓夫:我们不接受。我们采取的是有原则的共产主义的立场。
    毛泽东:塔斯社的声明,使一切帝国主义分子兴高采烈。
    M.A.苏斯洛夫:恰恰相反。这个声明和我们最近采取的措施,促进了局势的缓和。如果中印关系搞僵了,那帝国主义者才高兴。我们有情报表明,美国人已经向尼赫魯建议,对于中印冲突他们愿意提供帮助。我们的行动扑灭了反动派的火焰。
    林彪:整个问题是,谁先开的枪,而不是谁死掉了。
    周恩来:结果就是,强盗闯进了我们的家,我们把他揍了一顿,我们还犯了错。
    H.C.赫鲁晓夫:为什么你们能批评我们,老大哥就不能批评你们。在同尤金的一次会谈中,毛泽东同志非常尖锐地批评了苏共中央,我们接受了这个批评。此外,米高扬同志在中共八大上讲话时,您,毛泽东同志离开了会场。这是表示抗议的行为,米高扬同志也可以离开。实话说,我也可以收拾箱子离开,但是我不会这样做。当匈牙利事件爆发时,周恩来同志到我们这里来,给我们上了一课。他因比萨拉比亚和波罗的海国家而谴责我们。我们也接受了这一教训。结果是,你们可以向我们提意见,而我们却不能。现在,甚至我们苏共中央主席团的一些成员在说:有“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提法,但实际上,对苏共中央的意见甚至都不尊重。难道你们同我们说话不傲慢吗?
    毛泽东:我们是以特别信任的方式来谈论自己的看法。你们这次也是如此。这很好嘛。这有利于事业。但是你们的公开言论,我指的是塔斯社声明,则是不好的。
    A.A.葛罗米柯:塔斯社声明并没有使印度疏远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始摘读一些语句)。
    彭真:我们也应说出自己的看法。毕竟是印度人首先越过边界,然后开火,持续打了12个小时。毛泽东同志刚才说了,没有人确切知道,究竟在中印边界发生了什么事。
    H.C.赫鲁晓夫:你们不能容忍反对意见,认为自己是正统,你们的傲慢也表现在这一点上。陈毅给我们扣了一顶帽子,而且是一顶政治帽子,他这样做的根据是什么?
    陈毅:塔斯社声明是支持印度,支持资产阶级的。
    H.C.赫鲁晓夫:你们想让我们屈从你们,这是办不到的。我们也是一个政党,我们走自己的路,我们不迁就任何人。
    毛泽东:那么,我们是在哪一条道路上?
    H.C.赫鲁晓夫:我们过去一直认为,现在也认为,我们和你们共同走一条道路,而且,把你们当作我们最好的朋友。
    毛泽东:我不明白,我们的错误是什么?克伦斯基和托洛茨基不也从你们那里跑掉了。
    H.C.赫鲁晓夫:达赖喇嘛跑掉,你们就没有错误?我们也犯错误,这是事实。我们让克伦斯基从苏联跑掉,是我们的错,但应该考虑到,这确实是发生在革命最初的日子里。列宁信守诺言,释放了克拉斯诺夫将军和卡列丁将军。至于托洛茨基,是斯大林赶走了他。尼赫鲁可能会倒向美国。当同我们在一起有利的时候,他是我们的同路人。当我们给纳赛尔援助时,我们知道他可能会反对我们。当他真的反对我们的时候,我们做了什么呢?我们给他贷款建造阿斯旺水坝,这是一个策略。如果我们不给他贷款,纳赛尔可能会投入美国的怀抱。
    毛泽东:你只看到我们“威胁的姿态”,没有看到另外一面,即我们在争取把尼赫鲁拉到我们这一边来。
    H.C.赫鲁晓夫:我们不相信纳赛尔会坚持长期间我们站在一起。维系我们的只是一条很细的线,随时都会断掉。
    陈毅:令我非常气愤的是,你们说“同印度关系恶化是因我们的错”。
    H.C.赫鲁晓夫:你说我们是迁就分子,我也很气愤。我们应该支持尼赫鲁,帮助他执掌政权。
    毛泽东:西藏事件和边界冲突,这些都是暂时的。我们最好不再讨论这些问题。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评价我们之间的关系,总的来说我们是团结的,个别的分歧不会妨碍我们的友谊?
    H.C.赫鲁晓夫:我们过去和现在都是这个看法。
    毛泽东:我想澄清一下,当米高扬同志讲话时,我根本就没有参加八大的那次会议。我需要同米高扬同志本人谈谈。
    H.C.赫鲁晓夫:你不参加这次会议,是因为米高扬要讲话。周恩来曾经给我们上了一堂大课。他是个很好的教师,但是,我不同意他讲的内容。
    刘少奇:我们从未在任何时候对任何人、对任何兄弟党谈过我们之间的分歧。
    H.C.赫鲁晓夫:这很好,很正确。你们已经给我们上了第一堂课,我们也听了,你们现在应该听我们讲。请放弃政治指责,否则就会损害我们两党的关系。我们是你们的朋友,说的都是实话。我们不愿迁就谁,即便是朋友。
    陈毅:但是,你们却对我们进行了两项政治指责,说恶化同印度的关系,让达赖喇嘛跑掉,都是我们的错。我认为,你们仍然是在迁就。
    H.C.赫鲁晓夫:这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我只是向你们指出你们的个别错误,没有对你们进行重大的指责,而你提出的则是重大的指责,如果你认为我们是迁就分子,陈毅同志,就不要把手伸给我,我不会同你握手的。
    陈毅:我也不会。应该说,我不怕你发怒。
    H.C.赫鲁晓夫:不要自以为是元帅就瞧不起我们。这不值一提。不要斥责我们。我们有多么美妙的局面:一方面,你们使用“以苏联为首”的提法;另一方面,你们不让我说一句话。在这种情况下谈论的是什么样的平等?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苏共二十一大上提出不再讲“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原因。我们不想由一个党来当头。所有共产党都是平等和独立的。否则就是虚假的。
    毛泽东(用调和的方式):陈毅说的是特殊性,不应普遍化。
    王稼祥:同题在于翻泽错了,陈毅没有把迁就当作一种主义来谈。
    H.C.赫鲁晓夫:我们打下的美国飞机不止一架,并且总是在说,它们是自己坠毁的。对此,无论怎样你们都不应称之为迁就。
    M.A.苏斯洛夫:你们现在准备同印度谈判,这很好。
    A.A.葛罗米柯:中国是不是有必要发表一份有助于缓和局势的声明?我要预先说明,我这样说事先没有同赫鲁晓夫同志交换过意见。
    周恩来:不必发表这样的声明。我们已经通知印度方面,在10月15日至12月1日这段时间里,副总统拉达克里希南可以在他认为方便的时候来访。
    H.C.赫鲁晓夫:我也要提出一个想法,这个想法是我刚才因副总统来访的问题而产生的。如果是副总统,那么人们就会产生迷惑,为什么不是总统和总理访问中国。
    周恩来:拉达克里希南的人选是印度自己建议的。印度总统和总理已经就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周年给我们发来了贺信。作为回应,我们再次想到了关于邀请拉达克里希南访问中国一事。
    毛泽东:《真理报》在刊登周恩来给尼赫鲁的信件的时候有删减,而塔斯社的报道我们则是全文刊登。我们就这些问题的讨论可以到此结束,然后谈谈老挝问题?
    H.C.赫鲁晓夫:好吧,让我们谈谈,不过我对这个问题一点兴趣都没有。……

摘自《俄国档案原文复印件汇编:中苏关系》
华东师范大学冷战国际史研究中心编
第12卷,第3210—3222页

【二】
毛泽东与安东诺夫谈话纪要
(1959年10月14日)

    ……毛泽东主动提到了有关印度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的边境冲突问题。毛泽东强调说:“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会越过喜马拉雅山脉。这是明确规定了的。这是对一块没有意义的领土的争议。”
    毛泽东进而又说,尼赫鲁现在一直想在边境地区采取武装行动。他有三个目标:第一,他想给印度共产党一个突然的打击;第二,想要改善印度接受西方,特别是美国的经济援助的条件;第三,想要阻碍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社会主义阵营对印度人民的影响。
    ……

(安东诺夫,苏联驻中国临时代办)

摘自《俄罗斯解密档案选编:中苏关系》
东方出版中心,2014年,第9卷第18页

以上选自《苏联解密档案选-毛泽东著作》
http://pan.baidu.com/s/1hsspHGC
  
  
  

 
 
顶端 Posted: 2017-08-14 07:50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万象视野
 
 

Total 0.011233(s) query 3, Time now is:11-24 15:4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