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4 5678» Pages: ( 4/12 total )
本页主题: 赵家人陈毅军事文选《八一起义》解读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4085
威望: 34095 点
红花: 34085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26(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11-21

 

中央通告第一号〔1〕——秋收工作方针[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一九二八年七月)]
一九二八年九月十二日
  一、去年秋收斗争,正在武汉叛变,南昌暴动初起的时候,反动统治仍在继续动摇崩溃,革命势力,虽然遭受“马变”与武汉“八一罢工”的打击,并未大挫。工农群众因国民党的反动极为愤激,有拚死反抗反动势力的决心。所以当时革命形势仍在继续深入的高潮时期。
  现在革命形势,反动势力虽然处在正在继续发展的极大的矛盾与冲突之上,但是尚未到无法维持立刻崩溃的时期,革命的群众——工农与城市贫民虽然对反动统治充分表示不满已经活跃的开始新的革命斗争(如上海等处的反帝运动与工人经济斗争的复兴),但是继承过去几次大失败,群众组织瓦解崩溃之后,尚在养精蓄锐,尚在继续团结势力的时期。所以今年秋收斗争,不是革命高潮的时期,而是促进革命高潮的时期。
  因此党的任务与策略,在去年秋收斗争应该号召广大农民群众起来与城市革命斗争汇合作推翻反动的国民党的政权的全国的总暴动,今年秋收斗争,应该是发动并团聚极广大的群众扫除对国民党改良政策的幻想,更坚决群众推翻地主豪绅阶级的统治的认识与决心。换句话说,今年秋收工作的总方针是在夺取更广大的群众,准备将来的总暴动,而不是号召秋收的总暴动。
  二、自去年秋收暴动以后,农民群众——尤其是南方各省,经过长期与极普遍的斗争,有些地方已发展到极高的形势——没收并分配地主土地,建立苏维埃政权。阶级的冲突已经到了极限,土地革命的口号,农民已有深刻的认识与要求,虽然最近各地都受了地主豪绅反攻的打击,但是农民群众决不愿意再受过去半奴隶的待遇而必然起来反抗,决不愿意很驯服的再将自己一年汗血的生产大部分送给地主。尤其是这一年来的白色恐怖,与军阀战争,农民最后一粒的生活资料都已被掠夺尽,广大农民群众经济生活的破产与痛苦,比之去年,还要更加厉害。假如今日的生产大部分再被地主掠夺去,必致无法生活。同时另一方面,地主阶级去年以来,受了莫大的损失,必要在今年加倍的取偿于农民,以为报复,除逼缴今年租谷外,如索欠租欠债,勒缴赔款等,都是必然发生的压榨农民的事实,因此更要激起农民反抗运动,所以今年秋收,在客观上决不会平安过去,必然掀起广大的农民斗争。所以党必须以正确的策略有计划的有准备的去领导这种斗争。如果对秋收工作消极,或甚至反对秋收工作,那么在客观上便是放弃农民的领导,放弃革命的领导,这是应当极力纠正的错误的倾向。
三、现在反动的统治阶级——国民党政府,也已经看见农民革命斗争的复兴的不可免,遂想用一种改良的政策——如浙江省政府颁布的“佃租交割条例”(?)〔3〕湖南“东四佃六”的交租的规定等——来和缓这种革命运动,延长并巩固地主阶级对农民的统治。——这正是资产阶级欺骗民众的反革命的作用。这种改良政策在客观上亦固然很难实现,因为中国在土地分配上,中小地主占优势,处在军阀苛捐杂税,和货币关系日益发展的条件之下,不更厉害的剥削农民,已无法延长他且将崩溃的途程,所以资产阶级的改良政策,遇到这种经济上的限制,很少实现的可能。但是在宣传的作用上仍有欺骗群众的可能。所以党必须提出比较更高的口号,积极领导群众的斗争,然后才能揭破这种“改良政策”的反动性质,肃清其在群众中的影响而引导群〈众〉向革命的路上走。所以在秋收斗争中的总的口号应该是“没收地主阶级的土地归农民”,与“推翻豪绅地主——国民党的统治,建立工农代表会议——苏维埃政权”。至于发动群众的口号,在已经过激烈斗争,农民对土地革命已有明确的认识的地方(如湘鄂赣粤等省),应该以“抗租”为号召群众的最适当的口号;在过去农民斗争很少发展的地方亦可以“减租”来发动群众。当然还应该按照当地农民更迫切的要求,提出更实际更能激起群众的口号(如在斗争时反对勒索陈租,反对勒索赔款,反对按亩抽捐等),但是总的口号——“没收地主阶级土地”,“建立苏维埃政权”——必须随时作广大的宣传,使群众深切认识,只有完全没收地主土地,才能澈底免除地主的压迫与剥削。只有推翻地主统治建立苏维埃政权以后,才能实现没收地主阶级土地,使广大农民群众都渐次在这两个总的口号之下团结起来。过去党在农村中特别是南方几省曾作过许多英勇的斗争,但在斗争中表现一很大的缺点,就是缺乏宣传工作,甚至不做宣传工作,这样的结果便是使群众不了解我党的策略和〈口〉号,不能更广大的发动群众,不能使群众有更大的决战的决心。今后党在乡村中,在发动斗争之前和后,应用种种方法,做广大宣传鼓动工作。
……

——1928年9月,农民群众——尤其是南方各省,经过长期与极普遍的斗争,有些地方已发展到极高的形势——没收并分配地主土地,建立苏维埃政权。

——朱德、周恩来这些人也不理解农民的力量?

——周恩来干什么?

——因此党的任务与策略,在去年秋收斗争应该号召广大农民群众起来与城市革命斗争汇合作推翻反动的国民党的政权的全国的总暴动,

——立三路线?
  
  
  

 
 
顶端 Posted: 2017-08-30 06:53 | 30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4085
威望: 34095 点
红花: 34085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26(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11-21

 

苏区中央局关于争取和完成江西及其邻近省区革命首先胜利的决议――苏区党大会前后工作的检阅及中央苏区党的目前中心任务
(一九三二年六月十七日中央局通过)
为着实现这一总任务,中央苏区的各级党部应环绕着发展革命战争的中心,迅速的执行下列的具体任务:
三、领导工农红军与千百万劳苦群众,进行反对帝国主义反国民党的民族革命战争,是苏区党极端重要的光荣的任务。过去苏区的许多地方党部及苏维埃政府(甚至福建省苏),竟将领导革命战争,看做是军事机关与红军的专门任务,而自己只站在帮助的地位,这是极端错误的。党及苏维埃政府,一定要认识自己是民族革命战争的领导者和组织者,要举全力动员群众到前线去参加作战,派工作团随红军出发,要最大的努力执行后方工作,并充分准备和供给战争中一切精神上物质上的条件,好更有力的粉碎敌人的进攻,进行革命的进攻。党及苏维埃政府〈要〉放弃过去对于战争的庸俗的机会主义见解。要广大的发展群众的地方武〈装〉组织(赤卫队少先队游击队等)。要派得力的干部领导独立师,独立团特别是游击队,去到白区中和敌军后方积极行动,侵蚀并破毁敌人的根基和武力,组织农民暴动,号召并组织白军兵暴,普遍的繁殖新的游击队,发展新苏区,破坏敌人交通,劫夺敌人辎重,袭击敌人部队,来配合和策应主力红军作战――这些,都是巩固和扩大苏区,实行全线出击,协助主力红军胜利的必要的条件。

——组织农民暴动,号召并组织白军兵暴,普遍的繁殖新的游击队,发展新苏区,破坏敌人交通,劫夺敌人辎重,袭击敌人部队,

——如果是这样,蒋介石第五次反“围剿”能不能打破?

——御敌于国门之外是谁干的?
  
  
  

 
 
顶端 Posted: 2017-08-30 06:54 | 31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4085
威望: 34095 点
红花: 34085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26(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11-21

 

八一起义①
① 这是陈毅一九五二年六月十四日在南京鸡鸣寺对来访者的谈话。
(一九五二年六月十四日)
人民对贺叶部队的起义是支持的,对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中国革命是欢迎的,对国民党的叛变是愤怒的。广大指战员,在艰苦的斗争中,是非常英勇的。

——人民对贺叶部队的起义是支持的?

——刘伯承:我军兵力仅达二万(战斗兵员尚无此数)

——刘伯承:由南昌到了吉安,拟定回广东的,此时我军贺龙的兵力约有五千六百人,叶挺的兵力约有七千八百人,两部共约一万三千四百人,而战斗兵员则无此数。

——刘伯承:经此战役叶贺两军共有兵额一万一千六百人(战斗兵员无此数)

——刘伯承:二河坝是三河合流处,交通枢纽,我军于九月十九日占据的,占据时敌由潮州乘汽船来此,被我军击退。此时我军全体约一万零七百人(叶挺兵员约六千三百人,贺龙兵员约四千五百人),除叶挺之第二十五师约二千五百人尚在上杭途中外,到大埔与三河坝者全体约八千五百人,而战斗兵员只六千余人。

——刘伯承:如再战半日他们是不能支持的。如南昌扣留了蔡廷锴,第十师尚在,这是绝对打大胜仗,那是李济琛基干部队完全失败,我们在广东的局面真有办法。

——有人民支持?

——军阀混战而已。
  
  
  

 
 
顶端 Posted: 2017-09-01 02:51 | 32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4085
威望: 34095 点
红花: 34085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26(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11-21

 

八一起义①
① 这是陈毅一九五二年六月十四日在南京鸡鸣寺对来访者的谈话。
(一九五二年六月十四日)    
我当时在武汉军校[4] 负党的责任。军校学生有七八千人,有七百多个党团员,很多同情分子。我们八月二号从武昌乘船,沿江东下,八月四号到九江,七八千学生坐了几十条船,一个小火轮拖三四条木船,每一条船上坐几十人,浩浩荡荡,风涌直下。军委的命令叫我们东进讨蒋,归张发奎指导。军委并没有告诉我们八一起义的事,只是说,中途可能有变化,要我们有应变的准备。但因为不知道八一起义的事,所以准备是很不够的,几乎是没有准备的,学生们大部是徒手,小部有枪,枪是烂枪,很多没有子弹。船坐得很分散,根本没有应变的部署。满长江都是船,哪个人坐在哪个船上都不清楚,连联系都不易办到,统一指挥更谈不到了。八月四号船到九江,船不准靠岸,事情严重起来了。张发奎的兵立刻到船上来说:“同志们有枪的把枪放下,国共分家了。”七八千学生就这样在船上缴了械。

——张发奎的兵立刻到船上来说:“同志们有枪的把枪放下,国共分家了。”七八千学生就这样在船上缴了械。

——为什么?

——军委的命令叫我们东进讨蒋,归张发奎指导。

——这个军委谁负责?

——周恩来

——周恩来干什么?

——指望张发奎。

——周恩来是共产党员?

——周恩来是个反革命分子。

——没有了贺龙,南昌起义就是个p!
  
  
  

 
 
顶端 Posted: 2017-09-01 02:52 | 33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4085
威望: 34095 点
红花: 34085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26(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11-21

 

八一起义①
① 这是陈毅一九五二年六月十四日在南京鸡鸣寺对来访者的谈话。
(一九五二年六月十四日)    
下午,船才准靠岸。
张发奎把学生集合起来讲话,他喊着:“国共分家了,共产党站那一边,国民党站这一边,分一下,别误会。”他不好意思说左边右边,只笼统的喊那边这边。但那边当然没有人敢去站,一喊都站在一边了。
当晚,我们在党内布置了一下,指出了几条路。一条可以回家,回家去搞农民运动,一条连夜出发到南昌去和叶贺会合。一条,要是还没有暴露的,可以留下。大约有两百多人愿意留下,这两百多人组织了支部。我们估计叶贺可能到广州方面去,张部也一定向广州,到广州后,再跟自己部队会合。
以后,这两百多人,果然成了广州起义的基干。缴械的学生中间,引起了很大的不满,学生对汪张的反动,非常愤怒。登岸以后,七八千人,走散了一大半,只剩下二三千人。这些走散了的,其后有个别到了井冈山。

——陈毅:他不好意思说左边右边,只笼统的喊那边这边。但那边当然没有人敢去站,一喊都站在一边了。

——是不是五毛笔法?

——人都站在一边了

——陈毅:登岸以后,七八千人,走散了一大半,只剩下二三千人。这些走散了的,其后有个别到了井冈山。

——陈毅:当晚,我们在党内布置了一下

——布置什么?

——逃命。
  
  
  

 
 
顶端 Posted: 2017-09-01 02:57 | 34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4085
威望: 34095 点
红花: 34085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26(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11-21

 

八一起义①
① 这是陈毅一九五二年六月十四日在南京鸡鸣寺对来访者的谈话。
(一九五二年六月十四日)    
我是著名的红色分子,埋伏在特务连连部里面。特务连的环境较易隐蔽,连长肖劲同志是党员,一二三排长都是同情分子。那些同情分子说:“你是CP 分子[5],我们今后是要合作的,我们一定不要自相残杀。你在我们这儿不要紧,只要上面没有命令,我们决不怎样你。上面要有命令,我们芝麻大的官也护不了你,你再走也不迟。”这是当时中下层干部的普遍心理。对于汪张残杀共产党、工人、农民、学生,中下层干部是普遍愤慨的。但我和肖劲同志因为太暴露,所以还是决定去找叶贺。

——陈毅:我是著名的红色分子,埋伏在特务连连部里面

——陈毅是不是五毛?

——百度百科 肖劲
肖劲(红军烈士)
肖劲,湖南石门人,黄埔军校三期毕业,入党时间不详。1928年4月28日,朱德率领南昌起义残军和湖南南部的农民武装,在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会师,肖劲也跟随朱德上井冈山,任工农革命军第四军第10师第28团第三营营长。
肖劲与陈毅元帅
1927年5月,陈毅受党组织的委派,到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任校政治部准尉文书,与恽代英、施存统组成校中共党委,肖劲正在分校担任学生队队长。7月,汪精卫宣布“清党”后,军校改编为张发奎第二方面军教导团,肖劲任教导团特务连连长。南昌起义的第二天,教导团以“东征讨蒋”的名义乘船离开武汉,抵江西九江后被张发奎下令缴了武器。陈毅连夜召开共产党组织的紧急会议后,即与特务连连长肖劲奔赴南昌,追赶南昌起义大军。
8月6日晚,当陈毅和肖劲经过两昼夜的跋涉到达南昌时,才得知南昌起义部队和领导机关已于3日至5日陆续撤离南昌南下广东了。张发奎军队已开进南昌城。陈毅按照领导曾交待过的党在南昌设立的几个联络点去寻找党的组织,谁知在紧急情况下,联络人员也已经转移,无法取得联系。恰巧听到一个小商贩说,起义部队开往江西临川方向了。陈毅和肖劲不敢在南昌城里久留,便连夜出城向临川方向去追赶南昌起义军。
一路追赶,几经周折,8月8日,陈毅和肖劲终于在江西抚州城赶上了正在行军中的南昌起义军。9月22日,陈毅和肖劲随南昌起义部队到达广东大埔县的三河坝并参加了三河坝战斗。

——陈毅干什么?

——扯着肖劲证明自己。
  
  
  

 
 
顶端 Posted: 2017-09-01 03:00 | 35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4085
威望: 34095 点
红花: 34085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26(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11-21

 

八一起义①
① 这是陈毅一九五二年六月十四日在南京鸡鸣寺对来访者的谈话。
(一九五二年六月十四日)    
我们连夜出发,从九江往东走,一夜走了三四十里。一路上,老百姓很恐慌,都说兵变了,家家关门闭户,不敢收留外乡人。农民协会的牌子都打烂了,土豪劣绅又横行霸道起来。本地的团练在路上武装盘查,遇到形迹可疑的人就抓。问我们干什么的,我们说当兵的,问我们到哪儿去,我们说回家,不干了。快天亮了,既没有东西吃,也没有地方睡。住家不用说,旅店伙铺都大门关的紧紧的,打门不开。说是当兵的更不敢收留,只好到山上树林子里休息一下。天亮以后,又走,走出了六十里,慌乱的情况才没有了,也可以买到东西吃,田里也有人耕种了。我们赶紧买了几件老百姓的衣服,换了便衣,在一个面摊子上打听到南昌可以在姑塘赶船,姑塘有船开南昌。

——陈毅:我们连夜出发,从九江往东走

——陈毅:一路上,老百姓很恐慌,都说兵变了?

——这是陈毅扯蛋。

——陈毅:一夜走了三四十里。

——陈毅:既没有东西吃,也没有地方睡。住家不用说

——陈毅:又走,走出了六十里

——陈毅:也可以买到东西吃

——陈毅步行的速度是多少?

——人的正常步行速度约5公里,6公里基本上是快走

——一夜走了三四十里?

——算8小时没有吃饭

——又走,走出了六十里

——6公里时速

——5个小时

——陈毅的狗崽子,出来演示一下你狗爹是怎么完成60里步行的?
  
  
  

 
 
顶端 Posted: 2017-09-01 03:03 | 36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4085
威望: 34095 点
红花: 34085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26(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11-21

 

八一起义①
① 这是陈毅一九五二年六月十四日在南京鸡鸣寺对来访者的谈话。
(一九五二年六月十四日)
就我看,一路上可疑的人很多,都各人埋头赶各人的路,谁也不招呼谁。
我有意和一个人攀谈了一下,那个人是安徽人。他说,你老百姓不懂,现在汪张也杀自己人了,背叛革命,背叛工农,骂苏联如何不好,他说汪张是假革命,我们青年人受了他的骗,决定不干了。问他是不是共产党,他说,我不够资格,我这样的,共产党不收。我现在回家去,反正不干反革命。这是当时一般人的普遍情绪。
我们到姑塘赶上船,飘鄱阳湖赴南昌。船上有几个广东人,我一看,一定也是部队里的。船上的人纷纷议论,有的说张发奎的兵开到了九江,有的说贺龙在南昌暴动了。

——我一看,一定也是部队里的。船上的人纷纷议论,有的说张发奎的兵开到了九江,有的说贺龙在南昌暴动了。

——陈毅:一路上,老百姓很恐慌,都说兵变了?

——是不是扯蛋?

——他说汪张是假革命,我们青年人受了他的骗,决定不干了。

——我现在回家去,反正不干反革命。这是当时一般人的普遍情绪。

——赵家个个是骗子

广州暴动之回忆(节录)
张发奎
共党此时知道他们企图利用我的想法已落空,于是共党分子叶挺就勾结第二十军军长贺龙于民国十六年八月一日晨在南昌实行暴动。他们在南昌高 揭红旗,并在南昌组织苏维埃政府,占据省政府等机关,围、缴南昌防军、警察枪械。
我第十一军第十师蔡廷锴部当时亦驻在南昌,叶、贺亦欲挟持蔡廷锴一同叛变,但叶、贺自南昌撤退时,蔡率部向浙江上饶方面单独离去。
我仍以为迅即击溃叶挺、贺龙之叛变实为当时最紧要之事。所以,一面呈报政府,一面就亲率第四军之第十二师、第二十五师及第十一军之第二十六师,由九江分向南昌,取包围形势前进,准备在南昌及其附近歼灭叛军。
八月七日,我各师到达南昌,叶、贺已闻风向进贤、抚州方面逃循,我除了招抚安辑外,当即指挥各师紧 向叶、贺两部叛军追击,等我追到抚州的时候,叶、贺又窜向宜黄,而有由宜黄南下窥 粤之势。
后来,叶、贺叛军果然窜广东直趋潮梅,政府为挽救革命策源地之广东起见,乃令我追剿,当时广州政治分会主席李济琛亦派前第四军党代表陈可钰来赣,洽商清剿计划,因此,我就决定取道新淦、吉安、泰和、赣州、南安、南雄、始兴、韶关,径 趋广州,以增强广州防务,必要时,再移广州之师东向潮梅,予以截击。
我回广州后,为充实革命力量计,特将第十一军军部取消,军长朱晖日调充公安局长,以增强广州市的力量。原第十一军第二十六师则拨归第四军建制,我为了防剿叶、贺,为了维持各地的治安,并为了应付当时广东内外的各种复杂事情,将各部队分别调至肇庆、都城、惠州、江门等地驻扎。

——张发奎的部队没有散

——张发奎:亲率第四军之第十二师、第二十五师及第十一军之第二十六师,由九江分向南昌,取包围形势前进

——张发奎:并为了应付当时广东内外的各种复杂事情,将各部队分别调至肇庆、都城、惠州、江门等地驻扎。
  
  
  

 
 
顶端 Posted: 2017-09-01 03:11 | 37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4085
威望: 34095 点
红花: 34085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26(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11-21

 

八一起义①
① 这是陈毅一九五二年六月十四日在南京鸡鸣寺对来访者的谈话。
(一九五二年六月十四日)
我们六号晚上到南昌。一到南昌,才知道张发奎已经进了南昌,贺叶已经退走了。满街都是张发奎的兵,到处骂共产党,又开始捉共产党,杀共产党了。从九江动身的时候,本来规定了几个接头的地方,但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根本不敢去问。贺叶究竟那儿去了,也不敢探听。好容易听人说,往临川抚州去了。我们当时很奇怪,没有估计到是走这条路往潮汕,以为这消息一定不确实。这时城里很紧张,我们没住处,不敢投店,也没熟人,非常危险,还是决定出城去追部队。
出南昌十多里,到了一个渡口。渡口上有一条船,一个人守在船上,都不肯渡人到对岸去,说是封渡了。我一看那个人很怪,穿一件西式衬衣,一条西服裤,不像是船夫,一定有名堂。我们就问他贺叶那儿去了,他说经临川方向去了。我们说是不是去吉安,他说没去吉安。我们问你怎么知道,他说他是学生联合会的,叶贺早晨出城时,曾跟学生联合会有过交涉。我们问他在这儿干什么?他说城里乱得很,张发奎也杀学生联合会的人,他躲在这儿,过几天,等秩序恢复了再回去。我们问他是不是共产党,他急说:不是,不是!
我们知道他的政治面目后,就让他帮忙,找个地方住,找点东西吃,他满口应承。船夫回来后,他就叫把船划到江心靠在沙洲岸边,我们这天夜里就睡在船上。第二天,又请船夫把我们送上临川的路,送到李家渡。过去李家渡以后,沿路乱得很。很多团练流氓在路上盘查搜索。见人就问:“有没有表?卖给我”。也有搜腰包的。

——很多团练流氓在路上盘查搜索。见人就问:“有没有表?卖给我”。也有搜腰包的。

——陈毅:团练流氓不敢动我

——为什么?

——陈毅:我穿着老百姓的服装――我们赶紧买了几件老百姓的衣服,换了便衣,

——这身行头是什么样的行头?

——破衣烂衫?

——项英、陈毅:我们有金子。
  
  
  

 
 
顶端 Posted: 2017-09-01 03:13 | 38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4085
威望: 34095 点
红花: 34085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26(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11-21

 

八一起义①
① 这是陈毅一九五二年六月十四日在南京鸡鸣寺对来访者的谈话。
(一九五二年六月十四日)
在路上碰到了几个军官,是蔡廷锴的十师的,蹲在路上吃西瓜。我们一打探,才知道蔡又叛过去了。

——陈毅:军委的命令叫我们东进讨蒋,归张发奎指导。军委并没有告诉我们八一起义的事,

——陈毅:我们一打探,才知道蔡又叛过去了。

——蔡率部向浙江上饶方面单独离去。

——怎么在在路上碰到了几个军官,是蔡廷锴的十师的?

——陈毅是儒将,专门说瞎话的。
  
  
  

 
 
顶端 Posted: 2017-09-01 03:16 | 39 楼
«123 4 5678» Pages: ( 4/1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百花齐放
 
 

Total 0.015713(s) query 4, Time now is:11-22 03:0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