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我经历的文革——学前生活点滴回忆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萧瑟秋风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
发帖: 2711
威望: 2596 点
红花: 26239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378(小时)
注册时间:2005-08-27
最后登录:2018-04-10

 我经历的文革——学前生活点滴回忆

??关于文革,赞美也好,痛恨也好,都不如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说话。文革结束时,我正在读初二,因此,对于文革,我也是有一定的发言权的。

??有人说,毛泽东时代是“共同贫穷”,我觉得十分可笑,不仅因为,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存在过共同贫穷的社会,还因为,我亲眼所见的毛泽东时代,并非个个贫穷,毛泽东时代,很多专家学者,很多管理者,也有一些高级技术工人,是不贫穷的,所以“共同贫穷”根本就不存在,哪怕毛泽东时代非常特殊,也是不存在的,因为,毛泽东时代有特权是公认的,有特权的社会是共同贫穷的么?那叫什么特权呀?

??甚至,像我父母那样的非常普通的双职工家庭,也是不贫穷的,我不认为我在毛泽东时代过的是贫穷的生活,我觉得我过得很快乐很自在,我根本找不到我需要痛恨文革的理由。而且,我周围像我一样快乐的人、比我更快乐的人,有不少,他们也不是什么大官家庭,也不是什么高收入的专家学者高级技术工人家庭,在我出生的这样的山区小县城,根本就看不到什么待遇优厚的贵人大官儿呢!

??我是63年出生的,文革最开始的事情,我一点都不知道,但是,如果说文革是“十年浩劫”,那就是66年到76年了,那么,文革大多数时期的事情,我还是记住了不少。今天说一说我读小学之前的事,也就是1970年之前的事。

??我小时候在农村住的时间比较长,因为,我母亲是一个工作非常认真负责的知识分子,我父亲经常下乡,这样,我就成了他们的拖累,于是,我很小就被送到保姆家里去了,读书之后的假期,也常常到农村亲戚家去过暑假。

??我与弟弟之间,原本还有一个小家伙,他非常不幸地没有得到出生的机会。有时候,我看着我那高大魁梧,被他的学生们亲热地称作“大山”的弟弟,想,我的那个未能出生的弟弟是否也一样呢?真是可惜呀!

??比较奇怪的是,我父母都不是当官的,他们一直都是那么认真工作,以至于顾不上细心照顾我这个长女,还搞掉了一个儿子,怎么右派们总说毛泽东时代的人喜欢偷懒呢?我父母大概是在养孩子方面比较偷懒,后果就是,我没有哥哥姐姐,也没有妹妹。虽然,像我这么大的人,大多是兄弟姐妹成群的,但是,我母亲中学的同事们,很多都是只有二个孩子,尤其是我母亲所在的数学组,基本是一对儿女,于是,有人开玩笑说,数学组的人会算。

??据父母说,我住过的人家比较多。最早是一对退休的工人家,我自己没有一丁点印象了,只听父亲说过:有一次,父亲把我接回家,吃过饭后,我主动要求洗碗,结果,不小心把一摞碗打碎了,父亲就骂我,我气得打开房门就走。

??那时,我还非常小(大约是1966年),根本不具备一个人独自在外面行走的能力,父亲比较好奇,他没有制止我,而是悄悄跟在我后面,想看看我到底往哪里去,没想到,我一个人头也不回地走到保姆家去了。

??可能有人要问,那时,你母亲在哪里呢?说出来,大家也许要吃惊,那时候,我母亲被专政了,在专政大队劳动改造。我母亲是因为工作中的一个失误而被专政了三个月(猜想是被名额害的吧)。

??母亲倒霉的时候,曾经被她的学生取了一个很不雅的外号,其实完全是无逻辑,我也被骂过,而且是读初中的时候,可见,这影响很大,但是,我是不介意别人骂我的,我不仅不介意,不生气,甚至笑骂过去:“你才是***呢!”

??后来,骂我母亲的学生长大了,觉得自己错了,向我母亲道歉,我母亲从没有怪罪他们,也没有向我提过这些事,而我小时候,只知道有几个人骂我母亲,不知道什么原因,还以为是我母亲管教学生比较严厉造成的呢!

??应该说,我母亲是属于文革中那5%被打击的人了,都被专政大队专政了嘛!可是,文革结束时,她不照样是一个受学生喜爱和尊敬的老师么?而且在我看来很有些名气,以至于,常常是,只要有人介绍我母亲是谁,人们就对我一脸热情熟悉的样子。

??在那以后,我父亲到Q县下乡,我就被送到那里的我姑妈家,让姑妈养了我一段时间。没有什么记忆,只模模糊糊记得自己受伤了,被人用布盖着头,流了很多血。后来知道,是与比我小一岁的表弟产生纠纷,他用柴刀砍了我的头,至今头发里面还有个小疤呢。可见,人要是受到很严重的伤害,记忆是很深很长久的,我在Q县姑妈家的所有事,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流了很多血,被人用布盖了头抱着走。

??后来,我家搬到祖屋去住,我被送到一个农村老奶奶家生活。对这段时间,我有隐隐约约的印象,主要就是成天与一帮农村孩子漫山遍野地疯玩。据说,有一次玩得太疯了,或者是吃了什么不洁的东西,结果染上了急病,发烧到抽筋的地步,这个老奶奶吓坏了,赶紧用土方把我救活过来。我工作之后,第一个月发工资,就买了一些礼品,让母亲领着我去看这个老奶奶。

??再后来,我被送到XY我表姐的养父母家。这段时间,我的记忆虽然不是很清晰,但没有不快乐的事。而且,我对XY一直非常有好感,因为这是我的出生地。

??那时我表姐已经成人,忙忙碌碌的,我不大见到她,我只同她的养父母在一起,我喊他们张爸张妈,实际上,他们的年龄可以当我的爷爷奶奶了。他们家离马路不远,就在小学边上,紧挨一口小水塘。两间正房,一间堂屋和一个厨房,屋南面有菜园和厕所鸡棚什么的,屋北面是一个公用的场子。

??一般说,小姑娘吃饭都是很困难的,我在张妈家也一样,但是张妈比较有办法,她把邻居的孩子叫来与我同吃,让我们比赛吃饭,这样,我就上当了,一碗又一碗地比着吃。

??但是,我在张妈家也养成了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因为张爸喜欢与我玩闹,每天都拳打脚踢的,结果,我养成睡觉也拳打脚踢的毛病,以至于,我后来经常夜里从床上跌下地,有时就在地上睡到天亮。最严重的一次,我在自己宿舍,从比较高的床上跌到水泥地上,把脸跌破了。

??张妈屋边的小水塘,是我和同伴们经常玩耍的地方,到了年终,生产队抽水捞鱼之后,我们小孩子就到塘里去捉小鱼,我因为不习惯那烂泥塘,结果是搞一身泥也没捉到一条鱼,被张妈笑死,也让小同伴们笑得肚子痛。

??有一回,张妈的邻居家死了人,张妈帮忙去办丧事,我看见那些孝饰很好玩,缠着张妈给我弄,张妈只好给我做了一个戴在衣扣上。恰巧这天是周末,我妈妈来接我回家,她看见我戴孝,自然很不高兴,但是她没有说什么,只是在回家的路上,强行取下了我的孝饰,我伤心地哭了很久。

??卖菜是张妈家的一个生活来源,每天睡觉前,他们都把要卖的菜准备好,第二天大清早,张爸用板车拖到15里外的县城去卖。XY这个地方种菜卖菜的人特别多,是长期养成的习惯。XY原先是老县城所在地,几百年了,很发达,以前有城墙和护城河的,六十年代中期县政府才搬走。

??抗日战争时期,由于XY附近有国民党军队的一个指挥部,据说是小日本的情报不太准确,也搞不清楚具体方向,所以,XY遭到日本飞机的多次狂轰乱炸,很多人来不及躲藏,被炸死,房屋损毁无数。

??但是,我不相信这种说法,因为,XY是建在一大块平坦的地方,民房很多很多,日本鬼子不可能不知道这是一个比较繁荣的居民区,如果说,因为找不到国民党军队的指挥部,所以日本鬼子气恼地炸XY的民居,倒能说得通,因为日本鬼子完全没有理由炸XY,XY根本就不是战略重地,不过是个山区小县,日本人没有必要在XY浪费炸弹的。

??后来,这里家家户户用断砖垒的菜园篱笆,就是日本屠杀中国平民和国民党软弱无能的罪证。也许是日本鬼子在XY丢的炸弹太多,导致XY的土地特别肥,都是黑土,所以很多人种菜卖。

??弟弟出生前,我回到了父母身边,然后就极少去张妈家住了,因为,我姑妈也迁回了XY,于是姑妈家替代了张妈家。但我几乎每年过年,都去看望张妈。张爸去世早,张妈活到八十多岁。每次我去张妈家,张妈就非常高兴地说“阿M来啦”,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张妈一个人喊我“阿M”,听到她这么喊我,我感觉非常亲切。

??我回到父母身边时,已经六岁了。七岁时,我的一个同龄的表哥WL从杭州来到我们家,是他奶奶,也就是我的外婆,带他来的,外婆是来照顾我妈妈的。

??这个WL表哥在我们家的时候,是很顽皮的。有一次,他一个人跑到工艺竹编厂,看到很多废竹丝,就拖了一大捆回家,那捆竹丝实在太重了,他搞到天黑才到家,而我母亲挺着大肚子着急地找了他很久,母亲问WL表哥拖那东西干嘛,他说给我母亲烧锅用,母亲又好气又好笑。

??还有一次,WL表哥看到很多人在洪水淹过的低洼处捞鱼,他也自告奋勇地学雷锋去帮忙,结果,搞一身泥水回家,也让我外婆吓得半死,外婆说:你个小祖宗,要是淹死了,我可怎么向你父母交代呀?

??我们家原本只有一只小竹椅,是我平常坐的,WL表哥来了以后,我们就常常地为争竹椅吵架。其实,家里也不是没有其他凳子坐,而是小孩子就喜欢争抢比较稀缺的东西,大人们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看到我和WL表哥老是为竹椅吵架,母亲就带信给下乡的父亲,让他又从乡下买回一只小竹椅。

??弟弟出生的那一天,我与WL表哥为了等待我弟弟出生,一人坐一只小竹椅,准备熬夜,但我们最后还是熬不住,被劝上了床,结果在睡梦中被弟弟的哭声惊醒,可是睡意终究战胜了想看弟弟的欲望,直到第二天早晨,我才看到我的弟弟。是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家伙。

??我妈妈做完月子,外婆就带着WL表哥回去了,我们家请了保姆。当时,我母亲的工资是46块5,而付给保姆的工资是20块钱,占母亲工资的43%,现在,我母亲请的保姆的工资,才是我母亲退休工资的25%,可见,现在比文革,不仅资本家与劳动者之间的贫富差距巨大,普通城市人与农村人的收入差距也拉大了很多。

??外婆走了以后,我也加入了对弟弟护理,我最常做的事是摇摇蓝,去屋后河里洗尿片。邻居老太常常夸我摇蓝摇得好,因为我一边摇一边哼小调,而且很耐心很细心。

??这个老太是我们的一个远房亲戚,我们都喊她“麻子太太”。她与我们住同一个大屋里,终身未育,但领养了两个孩子,两个孩子早已独立,出去住了,她一个人生活,自己料理自己的事,90多岁去世的。她有一个养生的办法,就是,冬天让我们帮她收集积雪,用大缸贮藏起来,春天,我们帮她采摘竹芯,她用雪水竹芯熬汤喝。

??那个时候,我早应该读书了,因为,附近的小学有幼儿班,但是,父母需要我帮忙照顾弟弟,于是,母亲自己抽空教我识字做算术。

??我八岁上小学,是我所住的那个地方的农村小学,学生绝大部分是农村孩子,分甲乙丙丁四个班,甲乙两个班是读过幼儿班的人上的,我被分到丙班,但是,几天以后,丙班的老师就把我转到乙班去了。因为,那几天,我不是在听课,而是教其他同学识字做算术。

??没有经历过文革的人,你们能从我的学前经历中,看出什么浩劫的影子么?能找到我需要痛恨文革的理由么?可我母亲却是文革5%受打击之列的哦!

??我这么一个经历了文革全过程,而且母亲被专政了三个月的人,都不觉得有什么理由要痛恨文革,那些从未经历过文革的人,那些没有任何家人在文革中被打击的人,为什么原因而痛恨文革呢?纳闷哦!非常非常地纳闷呢!

  原载强国论坛(作者:韭菜/2007-03-02)
  
  
  

 
 
顶端 Posted: 2007-03-07 16:33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口述
 
 

Total 0.013756(s) query 3, Time now is:07-22 22:1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