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赤子》的历史价值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黄巢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341
威望: 1351 点
红花: 1341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77(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6
最后登录:2017-11-03

 《赤子》的历史价值

《赤子》的历史价值

星 光


  岑颖义编著的武汉水利电力学院文革回忆《赤子》终于问世了,看着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打开了尘封多年的记忆,仿佛又回到了难忘的50年前……

  50年前的文化大革命给整整几代人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很多学生和教师仅仅响应毛泽东和共产党的号召参加了2年多的运动,就被审查了整整20年!“请不完的罪,流不完的泪”,在一个又一个假案面前没完没了地“坦白”和“交待”,被迫加进一些根本不存在的“罪行”,多少才华横溢的学生和教师,就在这“请罪和检讨”中含冤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每听到一个个鲜活生命的消失,无不使人感到痛心疾首!

  与此同时,一些被迫陷入制造冤假错案的人,也不得不在漫长岁月中,备受良知煎熬带来的痛苦。

  然而50年过去了,对历时20年、近10亿人卷入的重大历史事件,却至今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完整交待。

  岑颖义的《赤子》真实地记录了武汉水利电力学院师生员工在文革中的亲身经历,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赤子》忠实具体地描述了参加文革的学生在文革各个历史阶段中的思想、认识、态度和行为。记录了他们的迷惘、困惑和痛苦。《赤子》从历史的实际出发,不掩饰不韪过,更不乏自我反省和自我批评,使当年的青年学生的形象跃然纸上,还原了历史的真实。

  《赤子》中记述了在文革中水院学生与各级领导——所谓“当权派”的关系和互动,使我也回想起文革时的一些亲身经历。

  记得是在1967年1月,湖北省委领导同志住在水院行政大楼时,我曾浅薄地批评了四方面军企图“武装解决党中央”,当时就遭到宋侃夫的痛斥:“我是四方面军的电台总台长,没有我的签字,就是张国涛的电报也发不出去,我怎么没见到过这封电报?”使我极其震惊,当即惊讶地向他请教。宋侃夫可能觉得我并没有恶意,才告诉我:“这些事情不是一两句话就说得清楚的,你们太年轻了。”多年来我一直都在留意这件事,直到新版《长征》电视剧的拍摄内情披露后,我才获知徐向前元帅专门去查过电报记录,证明此事纯属子虚乌有,才没有在电视剧里出现。

  另一件事是我毕业离校后,张如屏、梁百扑老院长都一再委托水院的教师和干部:只要我回到学校,就立刻告诉他们。系总支书记严传梅也多次对我说,老干部都喜欢你,说你这个人好。

  1973年我出差到武汉,专门去找江仪贞老师,想问一下凭什么说我是5.16分子?没料到我刚到学校不久,外事处长于必禄老师就找到了我,说梁百扑要我去他家一趟。我感到非常奇怪,梁院长怎么会认识我呢?去后才知道文革时他女儿给他送饭,8舍门口学生不让她进,说饭里有毒怎么办?弄得小姑娘在8舍门口哭鼻子。我看不下去,就把小姑娘带上楼,交给梁百扑,并按承诺吃了一口饭菜。没曾想这个小姑娘没有忘记我,经常在家里提起这件事。

  刚到梁百扑家,老头就坚持要我住在他家里,不一会张如屏来了电话,问见到我没有,要我也去见一下他。在梁院长陪同下,我第一次到了张如屏老院长的家,张院长躺在床上,让我坐在床边对我说:想你呀,现在过得还好吗?我说很不好,这次来就是来了解为什么说我是5.16分子的事。张院长要我不要急,还说他自己的问题现在也还没有解决,没法帮助我,要我相信组织相信党,问题是一定能解决的。多年来从没有一个人这样安慰我,使我的委屈一下涌上心头,禁不住大哭起来。张院长说不要哭,要坚强,事情总会搞清楚的。事后我才弄明白,老干部被斗时,我担心他们年纪大了身体难以支持,借送他们上厕所的机会,让他们得到休息,能多坐一下喘口气,没想到我都忘记了的事,在老院长那里竟会留下这么深刻的印象。每想到当年见面的这些情景,都会使我泪流满面!

  文革是一场人为的灾难,广大学生及群众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出于对毛泽东和共产党的信任和热爱,才积极参与进去的。然而不幸的是,学生和群众的革命热情遭到了无情的愚弄和压制,这也成为了当前社会“信仰缺失”的重要原因之一。所以至今为止,除了上把责任推给“四人帮”和“林彪集团”、下把罪过推在参与文革的学生头上以外,仍然没有对“清查5.16”等重大历史冤案、假案做出令人信服的解释,以至于一些年轻人误认为50年前参与文革的青年学生是一群穷凶极恶的暴徒!

  在多年一边倒的宣传下,参加文革的学生成为了不折不扣的替罪羊,被虚构成没有感情、没有思想的群氓,被脸谱化成只知道“打砸抢”的“反革命分子”,这暴露了当前不少文学影视作品的浅薄和无知。《赤子》的问世,不仅是对武汉水利电力学院文革历史的重大补充,也是对整个武汉地区文革历史的重大补充,把文革的本来面目完整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赤子》从尊重历史的角度出发,沿用了毛泽东的文革立场,写出了历史的真实。人们完全可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甚至用更为深刻的历史眼光去看待这段历史,评价这段历史。

  文革的苦难已经成为了过去,然而文革的历史教训还远没得到总结。《赤子》在浩如烟海的史料中反复查证,去伪存真,在大量研讨的基础上,以极其严谨的态度,对被歪曲的历史进行了全面的还原,为后人研究文革留下了一份极为珍贵的历史资料。

  原载电子杂志《史实与求索》第三期
  
  
  

 
 
顶端 Posted: 2017-10-21 09:20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研究
 
 

Total 0.009048(s) query 3, Time now is:11-19 18:44,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