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斯大林,是让希特勒长驱直入,还是利用战略纵深后发制敌?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05txlr
级别: 侠客至尊


精华: 0
发帖: 318
威望: 319 点
红花: 318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502(小时)
注册时间:2007-11-22
最后登录:2018-09-19

 斯大林,是让希特勒长驱直入,还是利用战略纵深后发制敌?

    【:有人曾经这样理直气壮地批判斯大林在卫国战争前夕的决策:
   “不要学斯大林那样,让希特勒长驱直入,一下就逼到莫斯科、列宁格勒。”“他对希特勒进攻苏联估计不足,不在边境设防,不在波苏边界、波罗的海三国和乌克兰设防,以致苏德战争初期苏联吃了较多的亏。波罗的海三国不设防,致使列宁格勒遭受的损失大。乌克兰不设防,致使德军在南线轻易深入。”“所以,我们一定要搞三道防线,不能让敌人长驱直入。”
    历史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
    2000年,中共中央马恩列斯著作编译局编辑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研究》第1辑(总第15辑),刊载《卫国战争秘闻——曾在斯大林身边工作的叶尔莫林将军的所见所闻》一文,完全否定了上述说法,详细披露了斯大林在当时所作的重大战略决策,以及它在整个苏德战争中所起的决定性作用。
    本文所叙述的是被授予中将军衔的帕维尔·安德列耶维奇·叶尔莫林教授的所见所闻,战前他先后担任军事学院战役法教研室主任、红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战争期间的公开职务是苏联武装力量后勤部副部长。战前叶尔莫林就是斯大林的主要军事顾问和秘密助手。事实上,在整个战争期间,叶尔莫林都是斯大林的特命将军,直接完成最重要的任务。】

=========================

  
  


战 争 前 夜


    一天,我在总参谋部的办公室内响起了电话铃声。打电话的人自称是斯大林的助手波斯克列贝舍夫,他让我立即前往克里姆林宫,说斯大林同志要见我。斯大林当时在我们党内和世界上拥有极高的威望,亊实上他已经成为一种象征。因此,我当时诚惶诚恐,百思不得其解,伟大领袖缘何找我。此前我只是在开会时见过斯大林,从未和他本人交谈过。令我这个军事专家惊讶的是,斯大林虽不是军人,但他在军事问题上堪称天才(我不忌讳使用这个词,只有这个词才能最准确地概括斯大林的特征)。斯大林在经济方面以及战略、战术方面的知识也很渊博,对所讨论问题的提法及解释很清晰,使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叹服。
    30分钟后我和等候我的波斯克列贝舍夫通过斯帕斯门进入克里姆林宫,走进人民委员会大楼。无论是在斯帕斯门前,还是在大楼入口处,值勤的肃反工作人员均未检查我的证件。陪同我的亚历山大·尼古拉耶维奇·波斯克列贝舍夫(后来我和他成了亲密的同志)跟他们说的是同一句话:“跟我来的。”我们来到二楼,长长的铺着红地毯的走廊上没有一个人,我们在一间屋前停了下来,两名佩戴领章的肃反工作人员站在门旁。其中一个人问我:“带武器了吗?带了就请交给我。”听到我没带武器的回答后,他打开了门让我们进去。我们走进了一个更像厅的大房间。波斯克列贝舍夫走到一张老式的斜面写字台旁,看来这是他的办公桌。他拿起话筒报告说:“斯大林同志,叶尔莫林同志已到接待室。”他放下话筒,指着门对我说:“去吧,斯大林同志等您呢。”
    打开门后我看到一个小房间,房间里有一张放电话机的小桌子,桌旁坐着一位戴三条横杠领章的肃反工作人员(国家安全机关的军官)。他站起身向我提了同样的问题:“带武器了吗?”听到否定的回答,随即打开了斯大林办公室的门说:“请进。”我走进了一间镶有拱形天花板和柞木墙裙的豪华房间。窗户的左侧放着一张写字台,斯大林就坐在写字台的后面。我刚走进去,他就起身相迎,实际上是在他办公室的门旁迎接我。斯大林伸出手,请我坐在他对面那张中间铺着绿呢子、周围放着厚重的柞木椅子的长条桌后面。我发现斯大林在打量我。他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叶尔莫林同志,我需要一位军事问题方面的助手和顾问。您能否担任呢?”
    他的建议令我颇感意外,我没有立即回答。
    “作为一名军人,服从是我的天职。”我终于回答道。
    斯大林站起身来,在长长的地毯上踱着步,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那就是说,问题已经解决了。现在谈谈您今后工作的详细内容。表面上您仍然在您原来的地方工作。至于您是我的助手一事,不要对任何人讲,这件事只有波斯克列贝舍夫一个人知道。我和您两周见一次面。我将把所有与国防有关的最重要的材料寄给您,由您作结论。这是我的直拨电话号码,电话是我本人接,不经过秘书。必要时就给我打电话。两周后我希望看到附有您的意见的(斯大林着重强调并突出了这个词)有关红军现状的材料。”
    斯大林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道:
    “不过您永远也不要想方设法揣摩我在任何问题上的意见和意向。要永远讲真话,怎么想就怎么说,要谈您自己的观点,哪怕和我的观点不同也不要紧。一旦我发现您像我们这里许多人那样,出于钻营的目的而附和我的观点(当然,如果您确实持这种观点则另当别论),那么这一天就是我们共同工作的最后一天。”
    于是,我当上了斯大林的军事顾问,直到他最后的日子。

========================                                                

边 境 状 况


    1941年6月14日,斯大林把叶尔莫林叫了去。寒喧后他说道:
    “要好好考虑一下。和德国的战争显然不远了。铁木辛哥和朱可夫坚持认为,要立即有计划地在全国进行预备役军人的动员工作,按动员计划使部队编制达到战时水平。要按照边境军区和战略方向总司令部的计划把动员到的所有部队集中起来并部署到西部边境地区。他们俩人断定,这样才能做到对德国的突然袭击有备无患。但这样的决定是否正确呢?您的看法如何?”
    叶尔莫林对这个问题早有研究,因此他不假思索地答道:
    “我认为把红军正规军的主力部队派到事实上未筑垒的新边境①上是极其冒险的一步棋。因为现在那里修好的2500个钢筋混凝土工事中,只有1000个工事配备了大炮,而其余的1500个工事只配备了机枪。
    “事实上,新的边境上筑垒地域的建设尚未完成,边境地区的防守相当薄弱。
——————————
    ① 新边境——1920年苏波战争后,原属苏维埃俄国的西白俄罗斯和西乌克兰被割让给波兰。1939年10月,西白俄罗斯和西乌克兰议会分别宣布建立苏维埃政权,并加入苏联,使苏联的国境线大大地向西推移。
——————————
    “同时,白俄罗斯和乌克兰西部地区的公路路况非常糟糕,现有的桥梁连中型坦克的重量都承受不了,更何况重型大炮。因此,一旦德国向我们发起进攻,苏联的武装力量将无法在这里进行必要的调动。此外,德国人的铁路运力也大大超过我们。如果说德国人通向立陶宛边境的铁路每昼夜能通过220辆火车的话,那么我们经立陶宛开往东普鲁士边境的铁路每昼夜只能通过84辆。白俄罗斯和乌克兰西部地区的情况也是如此。在铁路目前这种状况下,我们无法增运足够数量的战略预备队。这仗就肯定得打败。”叶尔莫林默不作声了。
    细心地听着他讲话的斯大林站起身来,手里拿着未点燃的烟斗在地毯上踱起步来。叶尔莫林知道:斯大林的腿有毛病,疼起来难以忍受,所以他不能久坐,只能靠踱步来“活动活动”腿。
    斯大林仿佛是自问自答地说道:
    “近一段时间我总是在问自己,我们获得的有关德国准备进攻苏联的情报是不是太多了?有关这种进攻的日期的情报是不是也太多?这些情报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动机?其实据我掌握的可靠情报来看,德国并未准备同苏联开战。迸攻苏联对德国来说无异于自取灭亡。”
    斯大林又不作声了,他看了看正认真听他讲话的叶尔莫林总结说:
    “除了纯军事因素外,战争也是对经济的多重考验。从这个观点看,德国现在并未准备同苏联开战。
    “1939年8月14日,在希特勒声称‘最伟大的战役即将达到最高潮,要取得政治上和军事上的胜利必须冒险’之后,德国武装部队最高统帅部经济和军备处处长盖耶斯特立即向希特勒递交了一份报告,指出速战速决纯粹是幻想。进攻波兰将会导致世界大战的爆发,而德国既没有燃料,也没有粮食来进行这场战争。”
    斯大林停了一会儿,点着烟斗又接着说:
    “从侦察情报及德国军事工业指挥部的评估结果来看,德国钢铁的储备量仅仅够打9—12个月的仗,橡胶够5、6个月,石油够4、5个月。
    “很难相信希特勒会在这种情况下作出今年夏天进攻苏联的决定”。接下来,斯大林继续阐述他的看法。他说:“首先,德国对石油的需求将是长期和全面的,而石油在客观上对成功打击苏联武装力量具有决定性意义。但众所周知,德国本土没有石油。英美帝国主义者为了鼓动德国进攻苏联而向其提供的那点汽油显然不足以应付一场持久战争。因此,希特勒分子铤而走险,把赌注下在臭名昭著的对苏联发动所谓的‘闪电战’上。他们指望能占领苏联的产油区。
    “其次,德国的谷物及其他粮食严重短缺,这是他们进行持久战的致命弱点。第三,德国火车车皮不足。第四,德国怎么会在尚未了解我们的情况、其部队还没有冬装的情况下就决定派兵北上。第五,从希特勒分子的计划材料来看,他们显然对苏联的坦克部队估计过高,而对炮兵的实力估计不足。”
    斯大林在桌旁坐了下来。
    “那么,帕维尔·安德列耶维奇,我们来分析一下希特勒最近准备向我们进攻的有关情况吧。
    “温斯顿·丘吉尔4月份告诉我,据英国情报机关报告,希特勒向南斯拉夫摄政王透露了进攻苏联的日期是1941年6月30日,但究竟是谁泄露了这个秘密呢?希特勒可没有这么天真和愚蠢,他肯定知道这番话会被派有不少间谍在摄政王身边的英国情报机构截获,并会很快传到苏联情报机构那里。令人起疑的是,我驻德国的海军武官沃伦佐夫怎么会如此轻而易举地从那位德国军官那里打听到进攻我们的日期。尽管进攻的日期更改了几次,沃伦佐夫还是及时地获悉了这些变化了的情报。
    “最后,更加令人莫名其妙的是,德国大使舒伦堡向我驻德大使捷卡诺措夫(他5日正在莫斯科)发出警告说,德国将在近几周内对苏联不宣而战。
    “有一个叫左尔格的人也从日本向红军侦察总局提供了这样的情报。据我国反间谍机关证实,此人是双重间谍,与希姆莱本人保持直接联系。”①
——————————
    ① 后来,斯大林的这些疑虑得到了证实。德军总参谋部侦察处的确导演了一出假情报游戏,目的是促使苏联将主力部队部署到新的尚未筑垒的边境。
——————————
    斯大林从桌后站起身,又在房间里踱起步来。他在屋子中间停下来开口说道:
    “不过,叶尔莫林同志,也许希特勒需要让我们知道德国进攻苏联的日期?可为什么呢?”
    斯大林沉默了一会儿,若有所思地说道:
    “显然,他们是想让我们把军队调到筑垒薄弱的边境上。同时,假如我们宣布进行动员,德国就会把挑起战争的罪责加到我们头上,并趁苏联军队尚未装备好之际向我们发动战争。假如是这样的话,我们该怎么办,叶尔莫林同志?”
    叶尔莫林十分赞赏斯大林对军事局势所作的分析,他果断地答道:
    “斯大林同志,有一点是十分清楚的,就是决不能把我们的主力部队调到新的边境上去。看来,希特勒分子是想用闪电战来打垮我们。”
    斯大林抽了一口已灭了火的烟斗总结说:
   “总之,就全部情况来看,正确的做法不是像铁木辛哥和朱可夫所要求的那样,把我们的主力部队调到新的边境上去,而是组织纵深防御配置,把我们的部队部署在4500公里长、纵深达400多公里的战线上。这样,如果德国一意孤行向我国发起进攻,我们就将进行全国总动员,把全国变成一个大军营,粉碎闪电战,取得战争的胜利。”

======================

重 大 决 策


    侦察机关的情报证实,斯大林的决定是正确的。斯大林与叶尔莫林在他的克里姆林宫办公室谈话三天后接到一个电话。打来电话的是战略侦察和反间谍处处长拉夫罗夫将军。
    “斯大林同志,”他报告说,“您认识的那位拉古金上校得到了一份极其重要的情报。这份情报太重要了,因此他没敢冒险让我们的信使带回来,他甚至未经我们允许就在卡古尔地区秘密越过边境回国了。接他的飞机早就派去了,他很快就会回到莫斯科。”
    “您和拉古金一起到我沃伦的住处来,”斯大林吩咐说,“我这就动身。”
    拉古金上校是拉夫罗夫麾下最有才干的助手之一,他早就开始在德国秘密工作并设法在希特勒身边站住了脚。斯大林亲自在接待室迎接拉夫罗夫和拉古金并和他们每个人都握了手(斯大林通常只是点头致意),然后立即把他们领到自己的办公室,叶尔莫林将军已经等在那儿了。
    “请讲吧,拉古金同志。”
    “斯大林同志,我终于彻底了解了‘巴巴罗萨’计划。遗憾的是,我没能把它拍下来,但所有的细节我都记得一清二楚。希特勒‘闪电战’计划的内容是这样的:苏联政府得到有关德国部队在苏联边境集结及进攻日期的可靠情报后,肯定不会进行总动员,也不会征召预备役军人入伍①,而是会把苏联现有的主力部队集结到事实上尚未筑垒的新边境上去,把飞机和坦克调到希特勒分子了如指掌的地区的飞机场和坦克教练场,因为波兰总参谋部以及前波罗的海资本主义国家——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立陶宛的总参谋部的所有作战地图,都落到了他们手里。
——————————
    ① 因为这样做无异于对德宣战,斯大林是决不会这样做的。众所周知,俄国历史上有过类似的先例。1914年,沙皇俄国并未对德宣战,它刚一宣布进行总动员,俄德战争就爆发了。
——————————                            
    “苏联主力部队在新边境上集结后,希特勒分子就会不宣而战,以三个集团军群和三支坦克突击部队从北、中、南三个方向,在掌握制空权的法西斯空军的掩护下突然发起进攻,突破防线。德军坦克和飞机的数量是我们的三倍多,德国军队拥有最新的军事技术装备,法西斯德国的主力部队当时已经在实战中掌握了新的作战方法,已有两年的进行现代战争的经验,军队数量也超过苏联军队的数量①。在这种情况下要守住防线是不可能的。希特勒军队突破防线后就会包围红军的部队并形成一个大包围圈,将红军一网打尽。这样他们就会一举歼灭红军的正规部队,消灭红军的基干力量,从而使苏联政府甚至无法征招缺少指挥人员的预备力量。他们几个星期,至多几个月就会取得战争的胜利。”
——————————
    ① 1941年6月,与550万希特勒分子对垒的苏联军人只有290万,因为苏联还不得不抽出百万大军对付日本,抽出30个师对付土耳其。
——————————
    拉古金看了看认真听他讲话的斯大林、拉夫罗夫和叶尔莫林,又继续讲道:
    “德国武装部队最高统帅部陆军总参谋部,1941年1月31日第21号指令对‘巴巴罗萨’计划作了解释和补充,提出了向苏联进攻的主要作战任务:用坦克突击集群以最快的速度向纵深挺进,以摧毁俄国西部的军队主力,并防止有战斗力的俄军撤退到俄国的广阔地区去。①”
——————————
    ①戈培尔在他的日记中曾对德国部队进攻苏联这一主要任务作了如下描述:“元首向我详细介绍了情况,他说等我军兵力展开完毕就向俄国发起进攻。俄国人恰好集结在边境上,这是我们希望出现的最好的情况。假如他们在纵深进行梯次配置,则会引起极大的危险。他们部署了150—200个师,或许少一些,但至少他们的兵力与我们大致相同,而在物力方面他们根本不能同我们相比。我们不在报刊上进行争论,而是保持完全的沉默,时机一到立即实施打击。”
——————————
    斯大林站起身紧紧地拥抱并亲吻也同时站起身的拉古金。
    “拉古金同志,您为祖国作出了重大贡献。”
    斯大林拿起电话说道:“波斯克列贝舍夫同志,请起草一份授予拉古金上校少将军衔的决定和一份授予他两次苏联英雄称号的命令。”

=======================

拯 救 苏 联


    拉古金走后斯大林向拉夫罗夫问道:
    “您认为如何?”
    拉夫罗夫语气坚决地说:
    “拉古金的情报绝对可靠,这我毫不怀疑。”:
    后来,朱可夫元帅在谈到希特勒“巴巴罗萨”计划的主要目的时写道:“不过很快就查明,‘巴巴罗萨’计划基本上是不现实的。据我们所知,这一计划的主要目的是并歼灭集结在边境军区的红军主力部队。
    “敌人的如意算盘是,苏联最高统帅部一旦失去这些主力部队就无法保住莫斯科、列宁格勒、顿巴斯和高加索。但法西斯统帅部没能如愿。”    '
    由于卫国战争前夕斯大林作出了不准把红军主力部队集结到新边境上的决定,德国法西斯军队未能将苏联武装部队加以分割并逐个包围,希特勒的“闪电战”计划破产了。
    还有一点需要补充。在开战的头几个星期乃至头几个月,德国法西斯军队在苏德战场上伤亡惨重。希特勒得知他的挑衅行为未得逞后犯了严重的高血压病,而且据他的私人医生诊断,他还并发了中风症。希特勒的副官冯·贝格后来在回忆录中对有关情况这样写道:
    “1941年7月末,希特勒因病好几天没处理公务。官方对他未与幕僚共同进餐、未出席碰头会均保持沉默。但显而易见,他的身体状况不佳。莫勒尔医生认为,他很可能有轻微的中风,心脏和血液循环也不正常。但这位医生认为他很快就能让元首恢复往日的活力。实际上几天以后我们就发现他的病情有所好转。我们接到命令,对希特勒的病情要严格保密。”
    这样,使希特勒“闪电战”计划遭到破产的斯大林赢得了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
    斯大林为苏联人民立下的功绩是不可估量的。试想,假使希特勒分子实现了他们的计划,战胜了我们的国家,苏联人民面对的危险将不是遭受奴役,而是被斩尽杀绝。
    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中写道:“德国人要不惜一切手段征服世界。我们要想建立伟大的德意志帝国,我们首先就要排挤和灭绝斯拉夫民族——俄罗斯人、波兰人、捷克人、斯洛伐克人、保加利亚人、乌克兰人、白俄罗斯人。没有任何理由不这样做。”
    在制订“巴巴罗萨”计划的同时,还拟订了“东方”计划,按照这一计划,希特勒分子打算在取得胜利后在西伯利亚建立类似“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死亡营,以实现他们在大约30年的时间里消灭绝大多数苏联人的图谋。

======================

陪 同 艾 登


    希特勒分子在莫斯科城下被粉碎后,英国外交大臣安东尼·艾登和丘吉尔的女婿艾温勋爵飞到了苏联。英国政府想证实,希特勒在莫斯科城下是否遭到了致命的失败,有关的消息是否属于假情报?因为法西斯德国向苏联发起进攻后,美国武装力量司令部向罗斯福总统报告说,俄国人只能坚持到1941年8月1日。英国人也持类似的观点,备受吹捧的英国侦察机构也和德国的侦察机构一样,成了聋子的耳朵,根本不了解苏维埃俄国的实际情况及其军事经济潜力。
    斯大林向叶尔莫林交待说:
    “要让英国人看看德国鬼子在莫斯科城下被击溃的惨象。您陪同艾登到沃洛科拉姆斯克。但要记住:他不单单是外交大臣,他还是英国秘密机构的头子。和他交谈千万要小心谨慎,要多观察他的面部表情。”
    第二天,艾登和陪同他的叶尔莫林及保镖等一行人乘坐的汽车行驶在沃洛科拉姆斯克公路上,规模宏大的莫斯科会战刚刚结束。在公路两侧白雪皑皑的田野里,在目力所及的范围内,到处是被击毁烧毁的德军军事装备,被打死的德国士兵穿的代用毡靴从雪里露出来:收尸队还未来得及将尸体拉走。叶尔莫林按照斯大林的建议,仔细地观察艾登的面部表情。快到沃洛科拉姆斯克时,狡猾的英国佬再也掩饰不住对所见景象的惊异神情了。一切迹象均表明,这是希特勒军队在二战中遭到的最惨重的失败。
    “德军损失了多少人?”艾登问叶尔莫林。
    “据初步统计,”叶尔莫林怀着对祖国的自豪之情答道,“大约50万人。”
    “噢……”艾登感到更惊讶了。
    他的嘴半张着,下颌垂了下去。
    叶尔莫林暗想,这回他可是被打动了,现在他回到伦敦也有话可说了。当叶尔莫林向斯大林讲述艾登对所见景象作出的反应时,斯大林不无得意地说:
    “这回我们和英国人谈判就好说话了。”

[原载俄罗斯1999年3月15日《公开性报》]


    本文pdf下载地址:https://pan.baidu.com/s/1cHGkBO
    包含在“斯大林研究图书及有关资料”文件夹内
[ 此帖被05txlr在2017-12-09 07:47重新编辑 ]
  
  
  

 
 
顶端 Posted: 2017-12-09 07:39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Total 0.016091(s) query 3, Time now is:09-21 00:29,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