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译评〔美〕哈尔·德雷柏对革命的马克思主义的贡献——自下而上的社会主义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傲霜雪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2578
威望: 2579 点
红花: 2578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69(小时)
注册时间:2007-12-11
最后登录:2018-06-02

 译评〔美〕哈尔·德雷柏对革命的马克思主义的贡献——自下而上的社会主义

译评〔美〕哈尔·德雷柏对革命的马克思主义的贡献——自下而上的社会主义 2017-12-12 16:03:13
作者:〔美〕乔尔·盖尔     译者:无套裤汉
By Joel Geier    Issue #107: Features
https://isreview.org/issue/107/hal-drapers-contribution-revolutionary-marxism
【摘要】五十一年前,柏克莱独立社会主义俱乐部出版了哈尔·德雷柏(Hal Draper)写的《社会主义的两个灵魂》The Two Souls of Socialism (https://www.marxists.org/archive/draper/1966/twosouls/). 在1960年代出版的数以百计的激进小册子里面,这本《两个灵魂》可以说开始了长期的影响。它的出世正是各种形式的自上而下的社会主义——社会民主主义、斯大林主义、毛主义——广为流行的时候,它对工人自求解放的强调清楚地把自己区别开来。此外,他并不只是向新生代重新介绍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两个灵魂》及其后续著作是以独创性和明确性详细阐明他的论据——对于世界、社会主义和彼此竞争着的意识形态,给以不同的观点和回顾方式。
传统上的解释主张社会主义运动的主要分歧在于改良与革命、和平与暴力及民主与权威主义之间。《两个灵魂》采取了一个有所不同的角度,也就是说,“在社会主义运动和观念的整个历史中,基本的区别在于来自上层的社会主义和来自下层的社会主义之间,”因此需要介绍来自下层的社会主义的词汇、叙述和观念,作为革命的马克思主义的当代表达。
德雷柏认为种种自上而下的社会主义的统一特点在于:不信任或者反对工人阶级根据自身的主动性重建社会的潜力。他详细说明:自上而下的社会主义是这样一种观念,它认为社会主义只能是“由不受群众控制的统治精英以这种或那种形式传下来给感恩戴德的群众的。”不信任群众有统治能力和否定自下而上的民主控制是各种自上而下社会主义变体的核心教义,而它们一直以来支配着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
来自下层的社会主义的核心是:理解“社会主义只有通过采取主动的群众在运动中进行自求解放,使用自己的双手争取自由,在斗争中的下层动员起来掌握自己的命运,作为历史舞台上的主角(而不是主体)。”这几句话概括了德雷柏在日后几十年分析马克思全部政治著作里,恢复革命的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其中包括宏大多册的系列——《卡尔·马克思的革命理论 (KMTR) 》[见Karl Marx’s Theory of Revolution (KMTR) : Hal Draper, Karl Marx’s Theory of Revolution: Vol I, State and Bureaucracy (New York: Monthly Review Press, 纽约:《每月评论》出版社,1977); Vol II, The Politics of Social Classes (New York: Monthly Review Press, 1978); Vol. III,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 (New York: Monthly Review Press, 1986); Vol. IV, Critique of Other Socialisms (New York: Monthly Review Press, 1990]
***
他对社会阶级的处理方法借用了列宁的:“马克思主义是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和实践。”关键字眼是无产阶级,而焦点在于判别无产阶级在革命中的特殊性是什么。马克思陈述:工人阶级的运动,不同于所有以前各革命阶级的运动,后者是少数者阶级的运动,而前者是“大多数人为他们的利益进行的自觉的、独立的运动。”
工人阶级的革命不同于所有以前的革命,因为无产阶级是没有财产的阶级,它不拥有财产,也不能拥有财产。资产阶级[拥有私人财产的阶级——译者]作为以前的革命阶级,能够在封建制度下建立起经济权力,然后通过资产阶级革命取代陈旧的、腐朽的封建统治阶级。但是,马克思说:没有财产的无产阶级是不可能在资本主义下取得自己的经济权力的。无产阶级革命只能夺取政权才能成功,并“把无产阶级提升到统治阶级的地位,争取在民主之战中获得胜利。”在夺取政权之后,开始进行社会主义的经济转化。德雷柏强调指出:一旦取得政权之后, 无产阶级必须尽快地向社会主义进行转化,否则它将被资本家阶级及其制度的根深蒂固的权力所击败。国有财产不会创建出一个工人国家来,但是工人国家会将财产国有化。无产阶级革命是以前革命模式的反面:夺取政权必须在前,其成功在于政治革命导致一场经济和社会的革命。无产阶级不能拥有财产这一点限定了它统治方式仅在于民主和集体,除此之外,它就无法成为统治阶级。为了自求解放,它被迫解放全人类,这就是马克思理论中所说的无产阶级是“普遍阶级”的意义。
***
民主的集体主义是无产阶级民主的初步。然则,德雷柏澄清说:大多数人所议论的民主指的是资产阶级民主。工人阶级民主和资产阶级民主在以下权利——言论自由、出版自由、集会自由、组织反对派的结社自由等等方面是重叠的。马克思为所有资产阶级的民主权利辩护,但他声称:在资产阶级民主之下,这些权利充其量不过是有限而扭曲的,更多的时候是一种“民主欺骗。”马克思说:民主欺骗的模特国家是美利坚合众国,在那里的民主权利是用来说服工人阶级在接受剥削上保持合作。民主必须脱离其资产阶级的外壳。无产阶级民主的基本要素是来自底层的民主控制。正如同1891年恩格斯在马克思的《法兰西内战》单行本导言(见《马恩选集》第二卷)所说:“近来,社会民主党的庸人又是一听到无产阶级专政就吓得大呼救命。先生们,你们想知道无产阶级专政是什么样子吗?请看看巴黎公社吧。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总之,工人们的专政包含控制在来自底层的工人阶级手里的直接民主机关(工人议会、苏维埃、工厂委员会、工会、工人武装等。)
德雷柏写出一整本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书,目的是为了永久消除在这个问题上的反马克思主义的诽谤。不论将来是否会出现对这个问题写得如此深刻的另一种探讨,任何人将来在这个课题上的著作必须严肃地重视德雷柏这本书。为了消除对马克思的伤害,德雷柏调查了几个世纪以来的专政这个专门用语,马克思时代的一般意义,以及为什么它无关乎现代意义的“独裁统治”:一个个人独裁者、一个党独裁、一个军事政权或一个压迫性的“兵营共产主义。”德雷柏探索了马克思使用无产阶级专政的所有案例后发现它始终是指一个阶级的专政:也就是说,用设立掌握权力的阶级机构和阶级统治来控制社会。在马克思时代,资产阶级专政只不过指资本主义的统治和支配资本主义社会的机构、法律、统治观念。德雷柏指出:马克思使用的无产阶级专政一词是与无产阶级权力、无产阶级政治统治、工人民主、工人国家可以互换的——除此之外这个用语对马克思来说没有其他意义,也对社会主义者没有其他意指。
阶级的原动力——提拔工人阶级到统治阶级的地位——是所有马克思和恩格斯社会主义政治的实质。无产阶级、国家、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组成一个统一体,它是工人阶级自我组织和自我解放。工人阶级为了自求解放就必须通过革命活动变得能够适应统治的要求。对马克思而言,首先要有独立的工人阶级组织坚持斗争到底,提高工人阶级的觉悟、信心和旺盛的斗志。通过这一过程,工人们将会变得适合统治社会。革命政治学的学员们只通过独立于原统治阶级之外的工人阶级组织进行学习。
德雷柏,作为20世纪后半页的最重要的美国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献上毕生著作和KMTR力作,协助恢复马克思的无产阶级革命观念,为的是承担工人阶级自我解放的历史任务。他的著作大部份可以用来教育一个革命家的新生代。然而他们只能自学成才,一旦阶级斗争再度兴起,那时将产生一个自觉其实际地位的工人阶级。为了成功,干部队伍必须受教于来自底层的社会主义的政治学,结合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一起创设一个以奉献给工人阶级自我解放作为到达未来社会主义社会之路的革命领导。
译者短评:
德雷柏提出区分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社会主义的观点无疑是有其价值的。如果前者垄断了社会主义政治,那将是灾难性的。历史证明:到目前为止的历史上的主要社会主义国家及其制度之所以失败的原因之一,不能不说是由于缺少或甚至根本不许实行自下而上的社会主义制度。
作者的论点来自马克思和列宁,但是使用的方法,似乎还可以更进一步——例如,自上而下社会主义并不是一无是处的,如果是这样的,为什么马克思和列宁都强调了革命党领导革命的不可替代性呢?自上而下社会主义特别在工人阶级夺取政权的阶段尤其显然,无法使用自下而上社会主义来置换它,因为只有一个坚强的、全心全意地为革命献身的先锋少数采取军事组织方式才能击败剥削阶级的政治统治;两军对垒,号令严明、组织坚强者胜。这时的集中远远超过了民主的分量,自上而下的社会主义是居于主要地位的,而自下而上的社会主义不得不暂居下风。
工人阶级一旦夺得政权,两种社会主义的轻重缓急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自上而下的社会主义必须让位于自下而上的社会主义,工人阶级必须上升为统治阶级,社会的工人阶级民主控制机制必须尽快确立,以避免被敌人(各种各样的消极和积极反对工人阶级掌权的阶级和阶层)从内部攻破。在这里,工人阶级国家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完全相反,它是一个暗中充满了矛盾、对峙、怠工、协作失调、利益冲突不断、宫廷政变频仍、争权夺利一如既往… 的百废待举的大时代。
自下而上社会主义这个新生命之所以难产原因是很多的,但是其中包括了统治阶级蜕化在内。关于社会主义失败的讨论一般归咎于党内当权派走资本主义或官僚集体主义道路是主要原因,其实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更为根本的是无产阶级本身从革命阶级向不革命阶级转化所造成的政治漏洞、陷阱或土壤,才使得上层复辟旧制度和旧意识形态如虎添翼,一发不可收拾。
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政治学的根据来自无产阶级除了劳动力之外别无财产,换句话说,除了出卖劳动力(劳动时间)之外是一无所有的,因此成为了最革命的阶级——历史舞台上的主角。但是由于资产阶级面对无产阶级如此强大的革命动力,不得不做出相应的阶级妥协,缓和阶级矛盾和冲突,于是先前不曾拥有财产的无产阶级逐渐在斗争中获得除劳动力之外的些许财产或身外之物,例如养老金、退休金、医保、失业救济金… 其上层(即中产阶级)甚至有钱购买证券、房地产,投资企业… 俨然成为一定程度上的半有产阶级了。
当权派充分利用了工人阶级的不革命倾向,因此在几乎没有任何反对的有生力量条件下,历史社会主义国家的当权派成功复辟了旧社会的经济基础及其上层建筑。在先进资本主义国家,数百年来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动摇根本的工人阶级革命;在美国,连成立一个工人阶级的独立政党都没有取得进展,可见无产阶级的阶级蜕化何等严重。
当然这种情况是暂时的。
随着全球经济危机引发的社会政治意识形态等领域的危机,当权派必然会以牺牲无产阶级利益为代价保全自己的切身利益,到那时,从无产到半有产的阶级蜕化和转变将被危机的铁拳打得粉碎,无产阶级回归革命舞台将会成为历史的必然。
如果说夺取政权时期的无产阶级专政是被无产阶级的革命党一党专政暂时取代, 那么夺取政权之后,一党专政就必须回归到一般意义上的无产阶级专政——也叫做人民民主专政——无产阶级一个阶级的政治统治。在这里,无产阶级专政下实行的社会主义制度不限于一个政党,而是工人民主之下的多党制。因此企图继续在一党专政下实行自上而下的社会主义制度的设想不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而是一种想当然的误导。民主社会主义在夺取政权时期被认为是一种巨大的错误,不利于夺取政权,因此被列宁深恶痛绝和严厉批判,但是到了工人民主时期,民主社会主义却变成了被欢迎的政治统治的合理体制和应当争取的对象。
小结:社会主义是发展着的,不是凝固不变的;如果说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第一阶段,那么民主社会主义或自下而上的社会主义就成为共产主义的第零阶段,是作为社会主义的民主基础而存在的。[无套裤汉2017-12-11]
后记:尤金·V·德布斯(Eugene Victor Debs; 1855-1926; 美国杰出社会主义者和工会领袖之一)曾说:“世界上的工人们长久地等待着某个摩西会带领他们走出奴隶处境… 问题是如果你们可以被带领着走出奴隶处境,那么你们就可能再度被领回去。”因此,劳动人民的解放必须出自自己之手,而不能借助别人之手。从哲学革命到革命哲学——莱雅·杜娜叶夫斯卡娅(Raya Dunayevskaya;1910-1987)要“在马克思的原始基础上重建马克思主义”并于1978年强调说:“核心问题不是一个‘夺权’问题,而是夺权以后应该怎么办的问题。” 以上见安德鲁·克利曼(Andrew Kliman: The failure of capitalist production: underlying causes of the great recession; 《资本主义生产的失败——大衰退的潜在原因》;2012;第206页)。克利曼认为:需要有一个新式的联系实践的理论,它将使得一般人民不再担当打倒老权力的肌肉的角色;而是在理论上和知识上充分具备由他们自己去统治社会。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的话,那么就无法阻挡住权力被转移到精英手里。这乍听起来有点乌托邦,但实际上这里是没有其他选择的。
“反思一下为什么工人和农民沦落到这个地步,为什么毛的政策没能长久的永远的保护他们,为什么能够轻而易举的改变这种体制,为什么?很简单,毛时代的工人的地位是别人的恩赐,是人治条件下的恩赐,而不是工人自己争取的,也就是说你工人的所谓主人公的地位是虚假的,不是真实的,你扎起政治上没有任何话语权,而所有的这一切是什么造成的,我想很明确了,没有真正的民主。”(见砥柱中流: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3912
“几乎一切有先进思想的中国人都看到,走向民主是中国的第一件大事。全世界都走向民主了,难道中国能例外?能在规律之外?”“至于未来是走向人民民主的社会主义民主,还是走向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制的民主,那是另一个问题,那要到时看中国人民的选择。”(见项观奇:《习近平危矣 —— 评习近平政治生涯的转折点》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3908&page=4
我们有充分理由说明:即使工人阶级在先锋队革命党领导下夺取政权的阶段,民主社会主义也将是一个未来的总体趋势,除此之外,工人阶级的自求解放运动要嘛是不彻底的,要嘛是被旧制度培养和忠于旧制度的走资上层集团所欺骗和误导,以至以失败告终。由此推论,我们可以说文革的发动至少应当被提早十年。


  
  
  

 
 
顶端 Posted: 2017-12-14 07:57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研究
 
 

Total 0.012909(s) query 3, Time now is:11-14 15:08,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