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 Pages: ( 1/3 total )
本页主题: 广东工业大学左翼读书会案网络报道汇集(备忘录)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东门之阪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174
威望: 895 点
红花: 9598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7(小时)
注册时间:2005-08-02
最后登录:2018-01-21

 广东工业大学左翼读书会案网络报道汇集(备忘录)

就北大毕业生张云帆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一案致广州番禺警方的公开信

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小谷围派出所:

近闻北京大学哲学系2016届毕业生张云帆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被限制人身自由至今,就此事我们深表关切!

据了解,2017年11月15日晚,张云帆正在广东工业大学教室内参与学生自发进行的读书会时,番禺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带走多人,后将张云帆刑事拘留至12月14日,12月15日又把刑事强制措施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6个月。目前张云帆已经被从看守所转移出去,被警方关押在秘密居所。

张云帆本科就读于北京大学哲学系,为人正直,关心社会发展,在校期间积极参与各类公益活动。其毕业后专注公益教育事业,希望通过亲身实践探索中国教育的发展方向。事发前就职于广州某家教育机构,工作勤勤恳恳,同时经常参与公益活动。他的实际行动凸显了一位新时代大学毕业生的正能量。

张云帆是家里的独子。事情发生后,家人万分惊愕。远在内蒙古的父母放下手头的工作第一时间赶赴广州,向办案机关了解案件相关信息,但至今不得所终。年事已高、身体不好的姥姥和爷爷经不起如此沉重的打击,已先后病倒。

截至目前,张云帆已被关押月余。据多种渠道了解,警方对张云帆的指控,同其在这次大学生读书会中,偶然谈及对一些历史事件的个人看法有关。我们认为,对历史事件作评价是社会上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并非他个人标新立异、特立独行、耸人听闻。

众所周知,“依法治国”方略早就被写入《宪法》,党的十九大也将“全面依法治国”确定为XJP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我们拥护党中央的这些战略方针,也愿意身体力行地践行这些理念。因此,我们希望番禺警方能够在依法治国、合理使用公权力的框架内妥善处理此事。

我们希望警方能够体谅一个年轻人对社会问题的关注以及表达自己对一些事件的观点时,其出发点还是为了促进社会和谐发展。张云帆参与了一次学生读书会的讨论,表达了一些自己的观点,即便其个别观点不甚妥当,但在其没有造成具体社会影响的前提下,我们还是希望警方能给予年轻人一定的宽容和学习进步的机会。

张云帆从小身体不好,患有高血压,希望广州警方能在尽快的时间内,对他的事情做出结论。我们希望警方可以让他尽快返回工作岗位!这样也可以减少广州警方不必要的警力浪费,减轻警方的额外工作负担,以便能将更多精力投入在XJP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去。

根据最新消息,警方在将张云帆刑事拘留30天后,并未向检察机关申请对张云帆逮捕,而是直接将强制措施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六个月。我们认为,警方这一做法严重侵犯了张云帆的合法权利。按照相关法律规定,警方在长达30天的期限内尚不能收集足够证据证明张云帆涉嫌犯罪,就应当将张云帆予以释放或取保候审,而警方对张云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六个月。我们认为此举番禺警方涉嫌滥用司法程序和资源,变相剥夺张云帆的人身自由。

有鉴于此,我们诚恳希望广州番禺警方:

1、依法办案,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重新审视已做出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这一刑事强制措施决定,并尽可能让他早日返回工作岗位,为新时代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

2、切实保障张云帆在被监视居住期间的一切实体权利和程序权利;

3、在张云帆身体健康方面给予关照。

社会各界关注张云帆的人士
                                                   2017年12月21日


附:联署名单:

(更新于2017年12月27日11时00分 持续更新中…)


钱理群        北京大学
孔庆东              北京大学
陈波          北京大学哲学系 教授
李零          北京大学中文系 教授
柴晓明              北京大学
宋磊          北京大学 教师
张伦       北大校友 巴黎大学教授 
汤敏          北京大学 校友 公益人
林垚          北京大学 校友 学者
李豪          北京大学 校友 剑桥大学在读博士
罗勉          北京大学 校友 斯坦福大学博士
朱文琳              北京大学 校友
魏域波        北京大学 校友 编剧
薛扶民        北京大学 校友
周红豆        北京大学 校友
罗美云        北京大学 哲学系 校友
丁小平        北京大学 校友
胡乔杰        北京大学 校友
黄慧          北京大学 校友
朱海波        北京大学 校友 专利代理人
柏升              北京大学 学生
刘心怡        北京大学 学生
刘博涵        北京大学 学生
熊岳汉        北京大学 学生
关昱程        北京大学 学生
常洋铭        北京大学 硕士研究生
仝晓霞        北京大学 学生
邢逸旻        北京大学
汪弘毅        北京大学 学生
孙宇          北京大学 学生
江唯          北京大学 学生
张旭          北京大学 学生
刁天放        北京大学 学生
张安琪        北京大学 学生
刘凯健        北京大学 学生
李欣然        北京大学 学生
刘俊杰        北京大学 本科学生
廖章伊        北京大学 学生
张兴泽        北京大学 专升本
马壮          北京大学 学生
宗志杰        北京大学 学生
冯艳丽        北京大学 学生

秦晖          清华大学
旷新年              清华大学
程曜          清华大学 工程物理系教授
李章瑞        清华大学
王珂          清华大学
柯豪          清华大学
何雪梅        清华大学 学生
曹丰泽        清华大学 博士

黄纪苏             北京学者
赵志勇             北京学者
祝东力             北京学者

于建嵘             社科院
徐友渔             社科院
靳大成             社科院
宋俊岭       社科院
江雪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 本科学生

王朝晖             中科院
杨铁         中科院
章晓敏       中科院 博士生

赵典军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教授 北京市海淀区第八、九、十一、十二、十三届人民代表
荣健欣       中山大学 副研究员
杨聪雷       重庆大学 教师
罗静         湖北大学 教师
Peter Beattie  CUHK  assistant professor

陈洪涛       媒体人
范景刚             媒体人
刘武洲             媒体人
秋石客       媒体人
王雄基       媒体人
高贵真       媒体人
包海林       媒体人
王廉洁             媒体人
刘虎         媒体人
胡星星       媒体从业人员
王挣         艺术家
杨开         艺术家
钱荣荣       自由艺术家
娜彧         作家
魏欣             医生 魏巍之女

李民骐       美国犹他大学经济学教授 北京大学校友      
陈美霞       台湾成功大学 退休教授
张跃然       哈佛大学
郭博雅       哈佛大学
安太然       哈佛大学
钱聿杰       耶鲁大学
殷思远       美国麻省大学
Adam Xu     里德学院 学生
钟思骋       里德学院 学生
秦清         曼彻斯特大学
董惠颖       爱丁堡大学
董益丰       英属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 学生
郭子沫       UBC英属哥伦比亚大学 学生
陈伟祥       宾州州立大学
赵蒙旸       宾夕法尼亚大学
李唐辙       利兹大学
李云童       莱斯大学 学生
王一伕       科罗拉多大学 哲学系学生
HP T.        加州大学河滨校区 学生
Astrid Lu     香港城市大學
Nora Niu     香港大学 学生
王巨         香港大学 学生
郑嘉馨       东京大学
潘逸飞       东京大学 学生
赤坂羽             京都大学
张亦澄       北海道大学 学生
要欣         纽约留学 学生
温正         NEU Master
焦竹晗       CMU Master
Zhuocheng Xiao  PhD student, University of Arizona.
宋迈克       旅法工程师

韩昱         中国人民大学 校友
潘晓雨       北京师范大学
金衍         北京师范大学 学生
张丽轩       北京师范大学 学生
张广植       北京师范大学 学生
吴昊         北京师范大学校友 自由职业
戴雯         北京语言大学 学生
裴梵鑄       北京语言大学 学生
邓阳雅笛     北京语言大学 校友
张润泽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延庆分校
阿斯楞             北京印刷学院
王笑             北京交通大学 博士
涂苏         北京理工大学 学生
常悦         北京工业大学 学生
林梦妍       中央财经大学 学生
谢鹏宇       中央财经大学 学生
张泽鲲       中央民族大学 学生
殷东贵       中央民族大学 学生
吴逸飞       中国政法大学 学生
肖严         北京科技大学 本科学生
顾欣玮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学生
周乐怡       北航 学生
伍悦钿       南开大学 学生
龚建伟       天津理工大学 学生
徐小         首都师范大学 博士
许若希       浙江大学 学生
沐仲达       杭州大学文学部 学生
艾琳         杭州大学文学部 学生
刘苏以宪     杭州大学理学部 学生
叶子         钱塘江大学工学部 学生
商绍之       钱塘江大学经济学院 实习生
张茜         重庆大学 学生
梅浩宇       重庆师范大学 学生
黄焕庭       华南师范大学 学生
梁泽熙       华南师范大学 学生
徐浩峰       武汉理工大学 学生
王民超       复旦大学 学生
张采薇       复旦大学 学生
李卓然       复旦大学 学生
徐千淇       复旦大学 学生
杨采妮       同济大学
金江南       同济大学浙江学院 学生
丁梦茹       上海海事大学 学生
顾文汐       上海交通大学 学生
明山雨       上海科技大学
徐新愉       上海政法学院 在读学生
董峰         上海师范大学 在读研究生
池伟添       华东师范大学 学生
曹一飞       东北电力大学
夏博阳       辽宁大学      
朱仁礼             兰州外语职业学院
邱子晋       枣庄学院
吕娜             嘉兴学院
洛霄河             苏州大学
刘沁清       苏州大学
金与慧       哈尔滨工业大学 学生
吉文鑫       东北师范大学
李永杰       吉林大学珠海学院 社工学生
王鑫磊             苏州高博软件学院
李慰庭             黑龙江外国语学院
武天栩             安徽医科大学
刘翼衡       陕西学前师范学院
季嘉诚       湖南大学 学生
应丝         湖南大学 学生
陈名扬       湖南第一师范学院
张海兵             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
少正铆       衢州化工学院
杨宇澄       山东艺术学院
丘振翊       深圳职业技术学院
张帆         桂林理工大学
姚玥         四川大学
张珺宁       四川大学
吴婧闻       中南大学
李承泽       江南大学
李玉梅       浙江师范大学
金万恩       云南财经大学 独立诗人学生
赵秋婷       大连工业大学 学生
沈晃         成都实外西区 学生
代雨肖       黑龙江大学 学生
赵梵慧       黑龙江大学 学生
许可轩       东南大学 学生
刘懋木       集美大学 学生
孙信         江苏师范大学 学生
王景晨       江苏第二师范学院 学生
李静         南京财经大学
朱清甄       南京大学 学生
马灿林       南京大学 学生
张晋祥       南京邮电大学
李想         南京师范大学 博士后
唐恢彧       长江大学 学生
李磊         长江大学
望明归       西交利物浦大学 学生
夏天         西交利物浦大学 学生
大国兔       西交利物浦大学 学生
张之恒       西交利物浦大学
柯钦         西安理工大学 本科生
张祖武       兰州大学哲学系 学生
刘海燕       曲阜师范大学 学生
李晓萱       江南大学 学生
邢航         江南大学 学生
张句         辽宁师范大学 学生
谭睿智       深圳大学师范学院附属中学 学生
胡泰然       山东农业工程学院  学生
景冮姗       山东  大学生
王俊泽       东南大学成贤学院 学生
黄礼         重庆师范大学 学生
裴文哲       宁波诺丁汉大学 学生
俞亦凡       湖北大学 学生
雷宗杰       深圳大学
黄樱         深圳大学 学生
韩静         盐城师范学院 学生
周焱         河南大学 学生
易士武       太原理工大学
汪少涵       广西师范大学 学生
麦沁涵       西南大学 学生
张志萍       大连民族大学 学生
林澳庆       缙云中学 学生
洛河悟       太原外国语凤凰双语中学校 学生
高铭怡       育才学校 学生
张句         辽宁师范大学 学生
张牧戈       独立学生
解诚承       巴蜀中学 学生
王镜龙       龙口第一中学
欧阳承平     三十一中 学生
陈德安       温州中学学生
吴张豪       上海市崇明中学 学生
钟振宇       南宁三中 学生
丁锋         中学生  
赵冉         法学生
卫叔昂             学生
徐志豪             学生
方然         学生
杨玉庆       学生
何欣         学生
冯嘉馨       学生
刘庭玮       学生
陈奕希       学生
王子凡       学生
杨雪         学生
黎乐诗       学生
赵萌宇       学生
王琮         学生
冯孟         学生
薛博光       学生
颜家仪       学生
毕睿         学生
高语晨       学生
张金梦       学生
陆怡雯       学生
宋德永       学生
廖宇萌       学生
苏鑫         学生
贺芾棠       学生
白艳波       学生
魏秉倩       学生
胡雪恒       学生
李雨桐       学生
黃照文       学生
闵宇         学生
邢广         学生
古柏炀       学生
孙纪初       学生

赵永健             成都灯光夜读读书会 创始人
黄超         中裔控股集团 创始人
曲晨         凯风公益基金会项目经理
米宁         莱茵杂志社社长 黑龙江大学
张舒迟             NGO工作者
姚雨彤       NGO从业者
李翘楚       NGO工作者
郭月瞳       NGO工作者
杨占青       公益人士
郑楚然       女权主义者
梁小门       女权主义者 Fordham University Law School

李金宏       社会学者
金旺         医生
陈时秋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 离休干部
刘志标       中小学教师
沈宇宸       中小学教师
陈默         中学教师
许罗琪       小学老师
兰春荣             大连科研所翻译
墨秋             教师
万宝玮       教师
红霞             学者
王仁俊       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 退休职工
陈静岩       国家工作人员
刘燕群             和平使者 高级教师
吴定洲             反腐调研员
白明             北京科技工作者
张荫乾       七一八厂退休干部
王娟             山东济南市千佛山医院(三级甲)
张友德             湖南为民服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闫惠人       职员
许第根             海军机关职工
温永瑞             共产党人讲习所保卫科长
黄进源       深圳企业职员
王元             企业职工
王小泉             企业职工
孙圣佼       企业职工
李政南       富士康工人
王莹         工人
孟晗         广州工人
梁育英             农民
夏奔         农民
李双菊             农民
黄枷鑫             农民工
王凿         农民工
陆中明       陕西自由撰稿人
李家哲             自由职业者
张伢子             自由职业者
康明         自由职业者
李文采       自由职业者
戴远         自由职业者
罗绍栋       自由职业者
王飞         自由职业者
姚春曲       自由职业者
王亮         自由职业者 产品设计师
周宇         自由职业
伊藤由夏     自由职业
周鹏         自由职业 互联网运营从业者
李良鹃       北漂自由职业者
何逸         互联网从业者
李贵敏       互联网从业者
左泉         杭州市某书店 店员
魏再焕       海燕社 共青团员
李蔚             北京公民
罗其云       退休电脑工程师
张志军       石家庄退休人士
程跃洲       退休工人
青春永驻     退休职工
正常             退休职工
赵宇新       下岗职工
裘庆福       上海江南造船厂退休工人
孟宪达       徐州市民
张国领       北京华德恒资产评估有限公司 评估助理
朱志强       河北中科恒云股份科技有限公司 前端工程师
梁波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 市场经营部职员
陶志远       长沙齐翔集团 软件工程师
高磊         内蒙古呼和浩特邮政公司 职员
刘斌         四川同舟税务师事务所
郑雯琳       会计 亿滋
武夏         北京品推宝 运营人员
周伊康       上海市闵行区公司职员
倪世忠       贵州安顺 公民
赵师祺       公民
巫丽         公民
张思远       公民
王启龙       公民
伍恩庭       公民
孙仁财       公民
农庆国       创业
刘文凯      
魏海胜      
王洛鑫      
周卉卉  
  
  
  

 
 
在六十年代,有那么一段时间,世上万事都变得可能,换句话说,那个阶段是全人类大解放的时机,也是全球性能量大释放的时候。就这一点来说,毛泽东对这个进程所作的比喻最发人深省:“我们这个民族”,他大声疾呼,“就像一颗原子……一旦里面的核子被撞碎,其释放的热量将会产生巨大无比的力量。”在文革中,这个意象促使了旧时封建与乡村结构的粉碎,同时也促使了那些结构中旧习俗神奇般地消除,进而唤起了一场真正的群众民主运动。——弗里德里克·杰姆逊
顶端 Posted: 2018-01-19 02:02 | [楼 主]
东门之阪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174
威望: 895 点
红花: 9598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7(小时)
注册时间:2005-08-02
最后登录:2018-01-21

 

聲援中國毛派青年張云帆!譴責反人民的白色恐怖
近聞毛主義傾向的北京大學哲學系畢業生張云帆於廣東工業大學教室內參與學生自發進行的讀書會時,被廣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逮捕,目前被關押於秘密居所。對此事我們深感憤怒,同時也十分關切!
我們認為,言論自由是一社會之解放的基本前提,以「不當言論」興罪、取締連結底層的激進思想是在搞白色恐怖! 歷史殷鑑,以為依靠這種手段就能夠減緩合法性損折的政權,到頭來的結果只會是最大化地將民心喪失殆盡!

在此,我們呼籲當局:

1. 保證張云帆人身安全和身體健康
2. 保障張云帆對外發聲連繫之權利
3. 盡速釋放張云帆

並懇請各界不分畛域密切關注、連署聲援此案!!

莫莫(曾用笔名“若羽”、“野耕”、“白曼”)
王映棻
林正明
Roux
胖乎乎
林致良
盧敬華
A. Y. X. Wu
蕭曉華
陳育賢
曾維堂
范敏雄
Izquierdo Jonathan
汪福贤
Absteit
陳偉達
林长信
Chan Tak Wan
游诗之
Tong Shing Yan
墨小香
Manos Skoufoglou
赤旗/燧鸣
Gabriel Barreto
  
  
  

 
 
在六十年代,有那么一段时间,世上万事都变得可能,换句话说,那个阶段是全人类大解放的时机,也是全球性能量大释放的时候。就这一点来说,毛泽东对这个进程所作的比喻最发人深省:“我们这个民族”,他大声疾呼,“就像一颗原子……一旦里面的核子被撞碎,其释放的热量将会产生巨大无比的力量。”在文革中,这个意象促使了旧时封建与乡村结构的粉碎,同时也促使了那些结构中旧习俗神奇般地消除,进而唤起了一场真正的群众民主运动。——弗里德里克·杰姆逊
顶端 Posted: 2018-01-19 02:06 | 1 楼
东门之阪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174
威望: 895 点
红花: 9598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7(小时)
注册时间:2005-08-02
最后登录:2018-01-21

 

图片:
张云帆:我给人民的自白书


感谢北京大学钱理群、孔庆东、张千帆、李零、陈波、柴晓明、宋磊等多位师长和张耀祖、李明骐、汤敏等海内外北大校友;感谢黄纪苏、旷新年、祝东力、秦晖、于建嵘、徐友渔和宋阳标、陈洪涛、范景刚等400余位社会各界的老师、朋友们!

感谢你们的仗义执言,使我得以重见天日。

请原谅我不能一一拜访,向你们表达我的谢意!

我是2017年12月29日被取保候审的。但结束了30天的刑事拘留和14天的监视居住之后,我发现,对自己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我无法把这一页掀过去,只能直面这种考验。

有人说我是北大学生,是学霸,是个不那么利己的精英。

然而,马克思主义者和“毛左”,这个被不同的人赋予了不同含义的标签,才是我最珍视的身份。

我能看到,剥削和压迫从未在世界上消失。

家里有很多国企工人,令我自幼懂得国企改制中老工人的毕生心血如何被蚕食,亲眼见证他们被抛向社会,风雨飘摇;而更广大的弱势群体,无非黑煤窑脚手架血汗工厂,其生命轨迹,无非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

“我咽下这工业的废水,失业的订单/那些低于机台的青春早早夭亡/我咽下奔波,咽下流离失所/咽下人行天桥,咽下长满水锈的生活/我再也咽不下了/所有我曾经咽下的现在都从喉咙汹涌而出/在祖国的领土上谱成一首/耻辱的诗”

崛起背后,阴影长长,一寸光环,一寸血色。

诗人坠下高楼,信念冉冉升起。

这就是我立志忠于劳动人民,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全部原因。

网上某些传言是真实的,北大读书期间,我确实曾是北大马克思主义学会的会员。我和大学里的同路人不仅在读书会上研读那些理论著作,弱势群体所在之处也会有我们的身影。经过数不清的唱歌跳舞讲新闻放电影英语班,渐渐我发现,无论走到哪里,都有校工大哥大姐和我打招呼——在打饭的时候,总会多那么一勺。

毕业后我来到广州,除了参加工作,自力更生之外,生活没有什么不同。说得高尚一些,我在广东工业大学中继续一点一点践行着理想,其实无非是继续参加读书会和志愿活动。

在被拘捕的那次读书会上,我们讨论了几十年来的历史进程和社会问题——涉及重大历史事件、劳动者地位权利等等。我们讨论作为青年人应当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我承认,我们还谈到了29年前有大学生参与其中的那场风波。

一定有人会好奇,我的言论是否真的过激。

当然不如报纸电视教科书那么标准化,如果按照上述标准,承认社会有问题就足够“过激”了,讨论“如何解决”无疑更“过激”。

但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有它的社会问题,都会有人对问题的解决之道提出各种各样的看法,这难道也是一种罪过?

这是权利!

宪法赫然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若言论有“过激”,那“自由”毫无意义!

不过,如果拘捕我的原因是“讨论社会问题”,那至少让我感觉尚且受到了严肃对待。11月15日带走我的时候,警方看我从事教育行业便给我安了一个“非法经营罪”。或许因为过于滑稽,正式刑拘时换成了“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我一个24岁的青年竟然威力如此巨大,能够导致一所上千亩的大学“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

这不正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我被要求承认有密谋活动——真的有什么密谋组织吗?

读书会需要什么密谋组织呢?广场舞需要什么密谋组织呢?读书会上种种必要的简单分工,难道就是什么“密谋组织”吗?

我还被要求承认自己有“极端思想”,保证以后再也不参加读书会,被要求“供出”更多有相同思想的人。

看守所冰冷的地板,八小时连续不断的审讯,监视居住的绝对孤独,太多太多精神折磨,难以言说。当被告知更多的人会因我被抓捕,父母会被连累的时候,我承认,我没能顶住这种巨大的精神压力,只想快点了结,哪怕自己进监狱,只要能让其他青年和家人得到安宁。所以,我妥协了。

没有料到随后会被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的绝对孤独岁月让我话都说不清楚,思维也十分迟缓。

经过十几天恢复,我终于回过神来——更没有料到:我的妥协竟如此苍白无用!

虽然这次因读书会受到牵连的孙婷婷、郑永明、叶建科几位青年也与我一同取保候审,但左翼青年徐忠良、黄理平、韩鹏和我的女友顾佳悦却被网上追逃!我们的罪名并没被取消,依然是待罪之身——尤其是徐忠良四人,他们现在就是被网上追逃的“逃犯”!

我不敢想象,他们四人现在处于什么境地。一闭上眼,就仿佛看到了当年在国统区,那呼啸的警车、刺耳的警笛和手持通缉令的密探追捕那些东躲西藏、找不到一处存身之地的进步青年们!

而我,也可以沉默不语——按警方指示,“谨言慎行”,回归“正常”的生活,放上一张平静的书桌,躲进小楼成一统,从此去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但却要一辈子背负不属于自己的罪名,一辈子远离读书会和我热爱的劳动人民。

更何况,我还要眼睁睁地看着其他左翼青年被四处追逃拘捕!

并非出身名校的他们不会像我这么幸运,能在大家的呼吁下走出来——他们连广州都出不去,更没有当年的延安可以投奔,只能去经历何其漫长的监禁岁月!

我走出了监狱,可是套上了良心的枷锁;逃脱了法庭,但永远遭受道义的审判。

甚至我们都是微不足道的。但自此之后,任何理想青年都可以被抓捕,任何读书会都可以被定罪,任何志愿活动都可以被控制,理想精神不可触碰,言论自由极端廉价,马克思毛泽东都是笑话!

要多么无情无义,才会在此刻低头?!

我听到许多“适可而止”“中庸之道”“退一步海阔天空”。

我当然能理解这是对我善意的关怀。但我怎能躲开我的同志,去做那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更不必说,“言论自由”受宪法保护,无所谓适可而止;毛泽东思想旗帜鲜明,从不是“中庸之道”;我“退一步”让自己“海阔天空”,但我的同志却要跌下万丈深渊!

——同时跌下万丈深渊的,还有所有青年理想主义者的全部尊严。

与其忍辱偷生,不如迎头面对!我只能说出真相,再不妥协;即便再次经历牢狱之灾,也远胜眼前这苟且的煎熬。

一切善良的人们啊,恳请你看到——你为之奔走的人在这里,他不会辜负你的呐喊。

他将昂首挺胸,面对暴风降至。

他已做好准备!


张云帆
2018年1月15日

ZHANG Yunfan: My Confession to the People

First of all, thanks to Qian Liqun, Kong Qingdong, Zhang Qianfan, Li Zuo, Chen Bo, Chai Xiaoming, Song Le i and many other teachers of Peking University; and Zhang Yaozu, Li Minqi, Tang Min and other PKU alumni at home and abroad; and Huang Jisu, Kuang Xinnian,
Zhu Dongli, Qin Hui, Yu Jianrong, Xu Youyu and Song Yangbiao, Chen Hongtao, Fan Jinggang and more than 400 supporters from all walks of life!

Thank you all for your brave open support, so that I could come out of detention and be able to enjoy the sunshine again!

Please forgive me of being unable to express my gratitude to you in person!

I was released on bail on December 29, 2017. But after 30 days of “criminal detention” and 14 days of surveillance confinement, I found that the test of myself was just beginning. 丨 cannot let it pass but face it bravely.

Some say that I am a Peking University student, an ‘elite student’,though not a so self-serving one.

However, my most cherished identity is a Marxist and Maoist ("Mao Zuo"), a label that has been given different meanings by different people.

I can see that exploitation and oppression have never disappeared in the world. Many of my relatives used to be workers of state-owned enterprises. When I was very young, I witnessed how they were deprived everything during the state enterprises reform and thrown into the ‘jungle’ market. The broader vulnerable working class has nothing but to dedicate their youth and then their children to the deadly coal mine s and brutal sweatshop factories.

“I swallowed the industrial waste water, the unemployed orders /
Those lower than the machines died prematurely /
I swallowed running around, swallowed the displacement /
swallowed the pedestrian-bridge, swallowed the life covered with rust /
I could not swallow anymore /
All I have swallowed came out of my throat to transform into a poem of shame,
on the territory of our motherland"

(translator’s note: this poem was written by XU Lizhi, a worker poet who committed suicide in 2014)

Behind the country’s rise, it is the long long bloody shadow.

The poet jumped down from skyscraper, our faith of social change rises...

This is all the reason why I am determined to be loyal to the working people and believe in Marxism.

Some online ‘rumors’ are true, I really was a member of the PKU Marxist club when I was a student there .We did not just study those theoretical works at book-reading sessions, but also went wherever the under-privileged working people were. After singing, dancing, news discussion, movie showing, and English teaching with or for the campus workers, gradually I encountered greetings from these elder brothers and sisters wherever I went on campus. At the cafeteria, I often got special or extra treats.

After graduation I came to Guangzhou, in addition to getting a job to make a living, life is no different. To put it more noble, I continued to stick to my ideals at Guangdong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by attending reading sessions and volunteer activities. During the reading session when we got arrested, we discussed the historical process and social issues of the past decades, involving major historical events, workers' rights and so on. We discussed how young people should solve these problems. I admit that we also talked about the ‘turmoil’ that the students had been involved in the spring of 1989.

Someone must be curious, were my speech really too radical?

Of course, it was not as ‘standardized’ as the news papers/TV/textbooks tell. According to the mainstream criteria, admitting that there are many problems in the society is already ‘over-limit’, then to discuss how to solve social problems would be too ‘radical’.

Every country in the world has its own social problems. People would have many opinions on the solution to the problems, would that be a crime? No, this is a legal right!

Our Constitution expressively states: "Citizen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have the freedom of speech, publication, assembly, association, procession, and demonstration." If ‘radical’ discussion could make someone in criminal detention, then "freedom" is meaningless!

However, if the reason for arresting me was "discussing social issues," at least I felt that I was treated with seriousness. When I was detained on November 15, the police tried to label me with a "crime of illegal business" because I worked in the education industry. Perhaps it sounded too funny, the formal detention was under the crime of "Assembly to disturb the social order ". How can a 24-year-old youth be so powerful to be able to disrupt the "work, product ion, business, teaching, research, or medical services" in a university of over a thousand acres?

This is how anyone can be charge as a criminal out of nothing!

I was forced to admit that丨 was organizing secret activities. Then is there a secret organization?

What kind of secret organization do you need for a reading session? For group dancing in public squares?

All necessary simple division of responsibilities for reading sessions can be defined as ‘secret organization’ ?


I was also asked to admit that I had "extremist ideas ", pledged not to go to reading sessions in the future, and to give out the names of more people with the same ideas. Detention center’s cold floor, eight-hour continuous interrogation, the absolute loneliness during the surveillance confinement, too much mental torture to describe. When I was told that more people would be arrested because of me and my parents would be ‘affected’. I was unable to withstand such tremendous mental stress and wanted only to end it in a hurry, even if I could go to jail but other youth and families could get in peace. So, I compromised.

Then surprisingly丨 was released on bail. Surviving the absolute loneliness of surveillance confinement, for a while I could not speak and think clearly afterwards. After a dozen days of recovery,, I finally realized what I did wrong, and that my compromise was so useless!

Although 3 other young people of the same case (Sun Tingting, Zheng Yongming, Ye Jianke) were also released on bail, there are more left-wing youth (Xu Zhong Liang, Huang Liping, Han Peng, and my girlfriend Gu Jiayue) being online-tracked and pursued by the police! Our ‘crime’ has not been canceled and we are still in a position to get arrested any time, especially the 4 fellows who were never caught by the police and are now "fugitives" who are being pursued online by police.

I cannot imagine how the four of them are now. This must be the same as back in the days in the KMT occupied regions: the roaring police car, the obnoxious sirens, and the secret police with arrest warrants hunting the progressive youths with nowhere to go and nowhere to hide.

And I, too, can remain silent - can follow the instructions of the police: be "cautious", return to "normal" life, lay low in my room, study in front of a superficially calm desk, and become a “self-serving egotist." However, I will have to bear the burden of being convicted of a crime that I have not commit ted and consequently have to stay away from the stud y club and the working people I love.

What's more, I would also have to watch my girlfriend and other left-wing youths being chased for crimes they did not commit!

They will not as fortunate as me, as they do not come from prestigious schools. No one will be calling for their release. They cannot leave Guangzhou, nor can they retreat to Yan’an as back in those days. They are only faced with a long period of imprisonment!

I walked out of jail, but my conscience weighs heavily; | escaped the court, but will forever suffered under my own moral judgment. We are small and insignificant. But from now on, any idealist young man can b e arrested, any study group can be condemned, any volunteer work can be monitored and controlled, the idealistic spirit cannot be touched, the freedom of speech is extremely cheap, and Marx/Mao are all jokes!

How heartless must I be, to bow at this moment?!

I have heard many of you say "you have already done enough," "take the middle road”, “take a step backward, and vast seas and blue skies" await. Of course I understand that these are caring people concerning for me. But how can I hide from my girlfriend and my comrades, and become that "self-serving egotist"?

Not to mention the fact that "freedom of speech and speech" is supposed to be protected by the Constitution and that it cannot matter enough. Mao Tse-tung's theory is very clear and is never "the middle road"; I could have "taken a step backwards" to ensure myself "vast seas and blue skies." However, my girlfriend and comrades would plummet to an abyss.

Also falling into this abyss is the dignity of all young idealists!

Instead of living this humiliating life, it is better to face it! I can only tell the truth, no compromises; even if I may experience jail again, it is far better than this immediate suffering.

All caring people, I urge you to see - the person you are calling for is here, and he will not let you down. He will hold his head high and face the arriving storm!

He is ready!

Zhang Yunfan January 15, 2018

  
  
  

 
 
在六十年代,有那么一段时间,世上万事都变得可能,换句话说,那个阶段是全人类大解放的时机,也是全球性能量大释放的时候。就这一点来说,毛泽东对这个进程所作的比喻最发人深省:“我们这个民族”,他大声疾呼,“就像一颗原子……一旦里面的核子被撞碎,其释放的热量将会产生巨大无比的力量。”在文革中,这个意象促使了旧时封建与乡村结构的粉碎,同时也促使了那些结构中旧习俗神奇般地消除,进而唤起了一场真正的群众民主运动。——弗里德里克·杰姆逊
顶端 Posted: 2018-01-19 02:08 | 2 楼
东门之阪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174
威望: 895 点
红花: 9598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7(小时)
注册时间:2005-08-02
最后登录:2018-01-21

 

图片:
纪念师兄张云帆

2018-01-15 投稿 那年阳光灿烂

一、

我不见云帆师兄已经有些日子了。不曾想过,最近与他的交集,居然是与社会各界人士去共同声援他。此情此景,颇有当年五四运动师生齐奔走呼喊的感觉,令人倍感振奋。

呼喊之余,我的脑海中也随之浮现出过去的点点滴滴。


二、

第一次见到师兄,是在马克思主义学会的读书会上。那一次,我们读的是《1844经济学哲学手稿》。

读过这个手稿的人都知道,这是马克思早年的著作,既晦涩,又不完整,普通学生别说给别人讲解了,自己读都很吃力。我在之前看的时候,没翻几页就懊恼地扔到一边去了。

结果,他却能很通俗地把内容讲出来。不用对着原文,他都能直接引用手稿的细节。而且对于我们感觉很陌生的词汇和内容,他总能在我们提问之前就解释清楚。看得出,他不仅是一个好学生,更是一个好老师。

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专门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所以才对这方面的内容很熟悉。但是没想到,他的专业跟这个完全没有关系。这些内容都是他自学的。

用学富五车来形容他是毫不过分的。从古希腊哲学到现代分析哲学,从世界史到中国史,从西方经济学到政治经济学,各类文史哲知识,他都能跟人侃侃而谈。至于说到世界形势,现代各种政治经济文化现状,那更是滔滔不绝。

曾经有一次,一位哲学博士来跟他理论关于马克思主义的合理性的问题。当时还是初春季节,他们就在寒风中辩论了两个小时。最后,难分伯仲,俩人最后握手言欢,许诺下次再战。

后来,那个哲学博士跟我说,他没想到他这一个博士生居然还辩论不过一个本科生。

师兄的嗜书,也是令我感到汗颜的。以至于到他毕业的时候,我们一群小师弟师妹还得绞尽脑汁帮他把一大摞的书给分掉。他的两个柜子,书桌,床底下,塞满了各种各样的书。

至于为什么床上没有书,也许是因为他太胖了,所以没法放下。而他也乐于被人称为“0.1吨俱乐部”的会员。

网上经常会将马克思主义标签化或者污名化。起初,我也对此是充满着神秘主义的遐想的,直到一件事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

那是社团举办的一次讲座。在讲座开始之前,我负责把旗子挂在黑板上。

这本来是一件小事,结果很快,就有人向主持人投诉,说我在挂旗子前把社团的旗子弄乱了,是在玷污马克思主义的神圣。

当我知道有人投诉我后,心里感觉到十分难受,甚至委屈地差点哭出来。

当我满心以为师兄会责备我的时候,他却跟我义愤填膺地说:“什么神圣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是科学,是分析世界的工具和武器,又不是被人顶礼膜拜的神像。旗子弄乱了,再弄整齐就好了嘛,有什么关系?”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马克思主义是这样的用处。


三、

在开始时,我绝不会想到,这样一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胖子,居然会是一个热爱跳舞的人。

一天,他跟我说,他们正在准备给学校的后勤职工搞一场晚会,问我愿不愿意参加晚会的准备。

我一开始很犹豫,搞晚会,我能做什么呢?我这样没有任何艺术细胞的人去表演,能行吗?

不过犹豫归犹豫,我最终还是决定跟着他去。

于是,他带着我来到了二教地下。这一片本用来计划给学生停放自行车的地方,在那时早就成为了学校里各种人进行文娱活动的场所。在我下去的时候,还有一位女生在那里拉着小提琴。

不过,由于这里从来没有人打扫过,空气中总是弥漫着尘埃的味道。

与此显得貌似格格不入的,是旁边的后勤职工舞蹈队。远远地,就能听到充满底层气息的音乐。走近后,几十位大哥大姐在欢快地跳着舞。一边是我所熟悉的交谊舞,而另一边,则是只在新闻上听说过的广场舞。

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好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看到我复杂的眼神,他善意地问我:“想不想和大家一起跳舞?”

我愣了一会,然后说:“好啊。”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师兄帮几位爱跳广场舞的大姐组织的舞蹈队。她们下班后总是感到腰酸背痛,和其他人一起跳舞是单调的生活中仅有的娱乐。

大姐十分热情地就把我拉到一边,开始教我基本的步法。我抬头看了看周围,以前被口罩和工服紧紧包裹住的工友,现在却展现出我以前从未见过的活力与热情。每个人都沉浸在音乐与舞蹈的海洋中,失去了倦容。

我不由得想起之前看过的《建国大业》里,毛泽东他们在胜利前夕跟农民们一起围着篝火跳舞的场景。



再一看,师兄已经和大叔大姐们一起跳起来了。

于是,不知不觉地,我也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师兄的音乐天赋很高,在整个晚会准备的过程中,音乐指导的角色总是非他莫属的。每次合唱排练的时候,他都负责教大家如何正确发声。

“哦,那个总是在合唱的时候打节拍的大胖子啊。”即使是最不经常来参加活动的工友,也能记住他。而经常来参加活动的人,则更愿意把他当成亲人看待。

工友们的晚会最终顺利举行。最后压轴的大合唱上,他又干起了老本行,激动地站在台前给所有人指挥,打节拍。他那双手有力地挥动着,仿佛要将自己全部的热情都投入到那激昂的《劳动者赞歌》中。

“劳动创造了这个世界,劳动者最光荣!”

那情,那景,此时此刻,想起来依旧泪流满面。


四、

我时常会想,师兄这样家庭条件好的人,为什么要去做这些事呢?

师兄家里开了一个大饭店,从小生活条件就很好。但是平时见到他的时候,却感觉他十分朴素。

如果唯一有不同的,那就是比起在自己身上花钱,他更舍得给别人花钱吧。平时只要跟他出去吃饭,我们这些学弟只需要拿着筷子等吃饭就可以了。

不过,这样的机会是不多的。比起和我们一起吃饭,他更多时候是跟工友一起吃饭。

他说,他喜欢去结交社会上各种各样的朋友,以前总是跟上流人士打交道,现在,是应该多到底层群众那里去打交道了。以前总觉得自己的眼光不够高,现在,是觉得自己的眼光不够低,对占中国人口最大比例的人根本不了解不熟悉。

师兄对工友的感情,是很真挚的。遇到有工友要搬家,他总会乐呵呵地叫上自己的同学和朋友去帮忙;遇到有工友身体不舒服,他会去买药送药;遇到有工友遭遇不公正的对待,他也会挺身而出去帮忙维护权益。

他说,工友们不是简单的弱势群体,虽然他们现在在经济上是贫困的,是拮据的,但是我们帮助他们不是因为他们困难,他们弱势,而是因为他们伟大。

甚至在平时,他也时刻和我们感慨,要向工友学习,学习他们的吃苦耐劳,学习他们的坚韧不拔。

我见过很多做公益的人,但是真正把“服务对象”不是当成被施舍者而是当成朋友和亲人去看待的,除了师兄,几乎是凤毛麟角。而为“服务对象”感到伟大和高尚,甚至向他们学习的人,那就真是绝无仅有了。

正是因为师兄对工友们这样的感情,才有了后来轰动一时的北大后勤工人调研报告。

最初提出要对校内工友进行调研的,是因为师兄希望能让更多的人关注当代农民工的生存状况,整个社会在看到他们的情况之后,能够给予他们更多的帮助。

最终,在大家的努力下,调研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师兄也完成了他在大学里最后的心愿。


五、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间,便到了属于他的毕业季。

以他的成绩,继续读研甚至直博,在自己喜欢的哲学上深造,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他的导师也是国内哲学界赫赫有名的人物,当时也劝他继续深造。

他曾经犹豫了很久,但是最终还是选择离开这个园子,到更远的地方去。

我至今还记得,那天晚上,漫天的星星,我们坐在静园的草地上,手里拿着一瓶酒。

他说,我要走了。

不打算在这个园子继续待了,那么,你想做什么呢?

以你的实力,回家乡考个公务员,也可以在体制内轻松地过一辈子。

以你的家境,就算回去把家里的饭店搞好,也可以过得比绝大多数北大学生安逸。

以你的简历,要去好公司谋高就,也可以在职场中厮杀出一片天地。

但是,不喜欢体制内的拘束,不喜欢衣食无忧的安逸,也不喜欢停止思考的沉寂,这样的你,会去做什么呢?

那天晚上,他没有给我答案。直到今天,我依旧不知道他的答案是什么。但是,至少我知道,他从未放弃过自己的理想,从未放弃过他所热爱的底层群众,也没有放弃过马克思主义。

那么,这样一个人,为何会被认为有罪?难道一个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有志青年应该遭到这样的待遇?难道宣传马克思主义也是涉嫌犯罪?

今天的中国本就处于新时代的浪潮当中,需要更多的人去为国家献言献策,需要更多的青年人带着自己的青春梦想和热血激情去走向社会,走向底层。

广袤的中国大地上,一定会有更多和师兄这样的人存在。倘若像师兄这样的人也会因言获罪的话,那么,就请将我们这样的人,都逮捕吧。
  
  
  

 
 
在六十年代,有那么一段时间,世上万事都变得可能,换句话说,那个阶段是全人类大解放的时机,也是全球性能量大释放的时候。就这一点来说,毛泽东对这个进程所作的比喻最发人深省:“我们这个民族”,他大声疾呼,“就像一颗原子……一旦里面的核子被撞碎,其释放的热量将会产生巨大无比的力量。”在文革中,这个意象促使了旧时封建与乡村结构的粉碎,同时也促使了那些结构中旧习俗神奇般地消除,进而唤起了一场真正的群众民主运动。——弗里德里克·杰姆逊
顶端 Posted: 2018-01-19 02:11 | 3 楼
东门之阪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174
威望: 895 点
红花: 9598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7(小时)
注册时间:2005-08-02
最后登录:2018-01-21

 

被删帖封号之后,我所理解的骨气

原创 2018-01-18 北门君 北门静悄悄

I am angry.


昨天见到基友张,丫的第一句话就是:听说你最近很有骨气啊。
我擦。这什么话。
我不是一直都很有骨气吗?
好吧,在中学的时候,我还只是一个言听顺从的乖乖学霸啊。
那时候的同学对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的生活只有吃床住行看书睡觉写作业,要不然就是听老师的话,帮同学进行课外辅导。
初三的时候,那个从幼儿园开始跟我天天泡在一块的基友,终于要跟我分离了。
因为只有我的成绩够得着重点分数线。
因为老师让他们少跟我玩。
老师跟我说,乖乖听话就对了,不然怎么上的重点高中?

上了高中之后,我喜欢上一个女孩。
我跟她走得不算远。
下课后给她送点小蛋糕,放学后陪她去食堂。
但是我告诉她,为了不影响成绩,我们要等到高考之后才在一起。
结果有一次月考之后,我看到她被教导主任训哭了。
教导主任跟我说,他是为了我们好。
随后,她就被调到另一个班级,从重点班到普通班。
她的闺蜜跟我说,她每天都过的很难受,老师总是不自觉地针对她。
对于那样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孩,她最不想要听的,就是服从之后的“我是为了你好”。

我去找教导主任,跟他说,从来是我喜欢她,跟她有什么关系?
教导主任没想过我这么硬,安慰说:学校是为了你好,你不懂吗?
我说:从今天开始,我不需要你们的好意。
然后我去找她,跟她说:让我们无法无天吧。
有一次我从早到晚写卷子,写了两套全国卷,只吃了一顿饭,把题目分析完完整整地写下来,就为了在老师上不好课的情况下,把自己的心得教给她。
她的成绩也逐渐上涨,除非遇到老师使她心情波动。
我成了学习机器,周围朋友都难以置信我的毅力。
是的,我就是要成为非人的机器。
我不能只顾着我自己一个人乖乖听话。
一个人听话是可以过得很舒服,但是没有骨气。
没有骨气就会让自己的朋友、恋人都遭殃。
随后我创造了学校连续年段第一的记录,从高一期末考试到高考,唯一一次失手是因为生病了我没考。
当然这在大神云集的燕园里不算什么,但是至少我能让我在乎的人过得舒服。
这就是我最开始理解的骨气。
有人说,我这么倔强,就是为了让自己变成一块盾牌,挡住射向其他人的暗箭。


上周跟一个老师聊天,跟老师吐槽自己最近的文章被删好多。
老师笑了笑,表示理解,但是希望我坚持。
她从经济专业转向人文专业,根本没人支持她。
她的导师一点也不看好她。
但是她还是很坚持,她说只学经济我很难做我想做的。
她说从小到大,看过人间太多不平事,整个村庄被城管镇压的都有。
她记得她妹妹读本科的时候,写了一篇论文,经过和老师反复修订商讨,然后被老师拿过去当作自己的论文发表了,理由是因为老师现在比较急着发一篇论文,这篇不错。以后老师会提供更多的好机会。
为了妹妹的未来,她劝妹妹忍一忍。
后来她的老师变本加厉,甚至有时候喜欢对她妹妹动手动脚。
她一忍再忍,以为一时的忍让过后就会好很多。
直到她妹妹的老师公开提出要保养她妹妹。
她忍不了了。
她后来跟我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跟我说,有时候第一步退让,就会越退越远。
有些人以为坏事不会最终降到自己的头上,与其说是冷漠利己,不如说是幼稚无知。
现在的她读人文专业,就是为了通过自己的调查,把这些黑幕都曝光出来。
经历那么多不平事的她,除了一次次变得更加硬气,保持自己的骨气之外,还有别的选择吗?
所以试想一下龙江豪事件。
如果当事人不敢发声,如果学校所有的人都乖乖听话。
那么当事人是否有可能因为法律官司,放弃出国的机会。
很多时候,骨气就是希望。
很多时候,骨气就是正义。


我认识一个办自媒体的师兄,本科时绩点很高,能力很强,他的家人、导师对他的规划就是,走上学术的道路,为学科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他不要。选了自媒体工作,接下来就是每天承受其他人的冷嘲热讽。
他的同事和上司,劝他不要报道那么敏感的内容,对他今后的发展不那么好。
他说,这种事情,做新闻的不报道,还等着谁来报道?
现在的他,已经办过二十多个公众号和宣传平台,呆过五家新媒体公司。
他慢慢成为一面旗帜,在他那个小片区,有不平事都会找到他。
多早的时候,中国人就有这样的话: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当然现在打的仗,是没有硝烟的仗。404一点都不疼,而且一天之内肯定会被忘掉。
但我想说的是:我们要说话,要坚持说话,就是为了让更多人知道,现在的年轻人还是有点骨气的,不是全然只会娱乐和搞笑的。

当有人说,你为什么不乖乖听话,过好自己的生活不就可以了吗?
去你的吧。
当有人说,你为什么吃饱了撑着多管闲事,什么事你都要掺和?
去你的吧。
当有人说,你为什么非要这么尖锐,很容易得罪人的你懂不懂?
去你的吧。
人不可有傲气,不可无傲骨。有了骨气,才有精神上的人的独立,才会选择在一个时代做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为那些敢于发声的青年们摇旗呐喊。
我为行动起来的大学生们疯狂打call。
我为张师兄等人尽自己努力发声和支持。
那些冷漠的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醒醒吧。
至于那些试图让我们都闭嘴的人。
你妄想。

被删帖、被封号,
那就让青年们前仆后继吧。

——作于被封了两个号之后
(PKU的北门静悄悄 与 P大的北门静悄悄)
  
  
  

 
 
在六十年代,有那么一段时间,世上万事都变得可能,换句话说,那个阶段是全人类大解放的时机,也是全球性能量大释放的时候。就这一点来说,毛泽东对这个进程所作的比喻最发人深省:“我们这个民族”,他大声疾呼,“就像一颗原子……一旦里面的核子被撞碎,其释放的热量将会产生巨大无比的力量。”在文革中,这个意象促使了旧时封建与乡村结构的粉碎,同时也促使了那些结构中旧习俗神奇般地消除,进而唤起了一场真正的群众民主运动。——弗里德里克·杰姆逊
顶端 Posted: 2018-01-19 02:13 | 4 楼
东门之阪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174
威望: 895 点
红花: 9598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7(小时)
注册时间:2005-08-02
最后登录:2018-01-21

 

在黑暗时代点燃自由的火星

2018-01-18 - 无产者评论


正文:





阅读 1737151 投诉
精选留言
写留言

37
人海沉钟
怕啥发声会暴露自己,有什么可暴露的,转个文章,发几句评论这无非是大多数人每天针对各种各样的时事新闻所做的最平常不过的事情了,且不谈什么政治派别,就从一个一般人的良知上来说也是应当发声,呼吁支持的。
8小时前
25
MIN
在现代社会,只有通过斗争才能认识社会认识人性
7小时前
21
白延刚
我们愿做"顺民"但必须是无产阶级的顺民!我们可以做"奴隶"但必须是为共产主义社会奋斗的奴隶!
6小时前
21
老王
好样的同志们,团结起来向黑暗而斗争!
7小时前
20
夜风
火星要能聚在一起才有用
7小时前
19
推陳出新
联系洛宁容不下一座中华人民共和国缔造者塑像,看来,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进行再次革命势在必行!
7小时前
19
那个年代
写的太好了
7小时前
18
傲雪红梅
在任何人 争取公平 争取自由都是正确的
7小时前
17
秋夜里的火
只要注意符合事实,合理合法,人人都可以发声。
7小时前
11
大海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无产者团结起来才有力量!
5小时前
10
夏庆林油画
我怎么感觉社会有点像国民党白色恐怖时要求人们都莫谈国事才好。
4小时前
10
AIA…LYF
支持勇敢的进步青年们!
5小时前
10
苏修
宪法,新党章里边都写了,要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指导全党。
那为什么马列主义学习小组被抓呢?到底要不要马,列,毛)?这不矛盾吗?是真马,列。还是假马列?
这不很清楚吗!
5小时前
10
泽被东方
不要辜负了主席的希望,每一个觉醒的有良知的国人!
5小时前
9
泽被东方
世上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和皇帝,幸福要靠自己去争取!
5小时前
7
华萨
如此黑社会如此腐败不可治毛主席非你勿成
4小时前
7
Ethan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4小时前
7
平安喜乐
历史在轮回重演!
5小时前
6
李明
好文章
4小时前
  
  
  

 
 
在六十年代,有那么一段时间,世上万事都变得可能,换句话说,那个阶段是全人类大解放的时机,也是全球性能量大释放的时候。就这一点来说,毛泽东对这个进程所作的比喻最发人深省:“我们这个民族”,他大声疾呼,“就像一颗原子……一旦里面的核子被撞碎,其释放的热量将会产生巨大无比的力量。”在文革中,这个意象促使了旧时封建与乡村结构的粉碎,同时也促使了那些结构中旧习俗神奇般地消除,进而唤起了一场真正的群众民主运动。——弗里德里克·杰姆逊
顶端 Posted: 2018-01-19 02:16 | 5 楼
东门之阪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174
威望: 895 点
红花: 9598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7(小时)
注册时间:2005-08-02
最后登录:2018-01-21

 

已知信息足以证明张云帆等八人无罪,应立即无条件撤罪释放

原创 2018-01-16 秋火 秋火杂谈集2世

关于张云帆事件,在昨天(2018年1月15日)之前我一直没有公开做出完整的表态;主要原因是我并不清楚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相信我的一个内容只限于“政治正确”(即“言论自由当然要声援”)、实际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力的声援表态就会起什么作用。所以这和我之前做过的几次声援很不同,这次我感到可据以有效分析的信息实在太少,而且那么多京城的政治思想圈子大佬名人已经发挥影响了,那么我这无名小卒再观望下等到这个事件出现关键信息再说也不要紧。

终于,几个小时前我看到了张云帆自己所写的自白书,其中揭露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信息——同时可以与之前的信息相互对照(这件事相关资料我汇集在本网页左下角“阅读原文”那个链接里了),从而窥见这事情的一些关键脉络,虽然事情全貌要百分之百搞清楚仍是不可能的,但目前客观信息就足以证明张云帆等八位参与2017年11月15日读书会而被捕的人士都是无罪的,以下仅就客观事实方面做一个分析论证,就足以向公众说明这八人,无论是2017年底被取保候审的张云帆、孙婷婷、郑永明、叶建科,还是据张云帆所说被列为网上追逃“逃犯”的徐忠良、黄理平、韩鹏、顾佳悦,TA们都是无罪的,都应该立即无条件撤罪释放。

第一,张云帆等八人被拘捕的原因,虽然官方至今没有说法,但是从事件当中(包括与张云帆家人有联系的声援者当中)流出的信息、各方报道、乃至张云帆本人的说法都有一致的内容:被拘捕是因为谈论了1989年的众所周知的敏感事件。
张云帆的说法还更进一步:不只谈了社会问题,还讨论了“如何解决”。但这些都是在言论的范围内。任何谈论对事情看法(包括“如何解决”的看法)的观点言论,不应该成为任何罪证。

第二,对比2017年12月21日公开信和2018年1月15日张云帆自白书,可以发现有关当局至少对张云帆竟然两次变更(下调)了处置措施:
先是把2017年11月15日的刑事拘留,在12月15日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6个月(警方关押其在秘密居所);
然后仅14天的监视居住之后,2017年12月29日,又改成了取保候审,也就是重新能回到日常生活中、与家人亲友见面,但仍背负着涉嫌罪名、仍要随时等候国家机器的司法处理(所以张云帆说他“逃脱了法庭,但永远遭受道义的审判”还是认识不足,取保候审之后仍然有可能上法庭遭受审判,两年前12.3打压劳工机构案里的朱小梅就是这种情况)。
——如果张云帆等人真的有什么重大罪嫌,比如其言论、甚至诉诸于打印文稿里有什么鼓动、敌对、谋反的意思,请问官方会在短短一个半月内两次下调处置措施,最终让张云帆等四个人都取保候审吗?在审查控制“敏感话语”方面,请相信我国政府绝对当之无愧是全世界最认真最严格的。

第三,张云帆自白书隐约透露出一个很关键的信息:有关当局力图让张云帆承认有密谋活动,似乎还企图根据他们的读书会上“种种必要的简单分工”迫使他们承认有“密谋组织”。

张云帆的原话是:“我被要求承认有密谋活动——真的有什么密谋组织吗?读书会需要什么密谋组织呢?广场舞需要什么密谋组织呢?读书会上种种必要的简单分工,难道就是什么‘密谋组织’吗?”

再仔细分析,这个信息其实还说明了两点:
1、有关当局不敢针对张云帆等八人“讨论社会问题”定罪,因为那就授人以柄落下了被批评“因言定罪”的口实,而是试图把这个实际上的“因言定罪”构陷出非法结社、非法聚众的意思,极力往“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上靠拢。
2、如果能找到文字信息(比如读书会的打印文稿或社交网络的交流信息)来证明张云帆等人怀有鼓动、敌对、谋反之类意思,那么自然就不必再要求口供,因为文字信息的证据效力可能更大些;但警方在调查中试图获取张云帆的口供来坐实其“密谋组织”“极端思想”之类罪名,结果却是短短一个半月后就取保候审了,这就说明警方至今都没有找到什么客观的、有力的证据来证明张云帆等人的读书会是“密谋组织”“极端思想”。

第四,警方在2017年11月15日刚带走张云帆时安插的罪名颇为滑稽:“非法经营罪”——那是根据张云帆所从事的教育行业量身打造的,正式刑拘时却又换成了“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法律指控罪名换来换去,岂非儿戏?正如张云帆自己所讽刺控诉的:这不正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所以综上可以想见:有关当局一直在极力找一些法理上站得住脚的“证据”来“坐实”张云帆等八人的“罪”,找不到客观证据就想迫使张云帆等人亲口“承认”“密谋组织”,最后在自己“依法治国”的幌子下、在国内外众多人士的注视下还是底气不足,本想治罪打压还是改成了监视居住半年,最后监视居住不到半月后又一下子取保候审了张云帆等四个参与读书会的人。

既然张云帆等四个人都没有“搜刮”“构陷”出有力的“证据”,那么为什么还要继续“追捕”其他四位参与读书会的人呢?只是因为这四位当时没有被抓,就成了“在逃”?只是因为这四位没有经过一个半月的关押和审问,没有好好被GA们“搜刮”“尝试构陷”一番,所以有关当局不甘心让这场拙劣的企图罗织构陷的黑色戏剧就此匆忙草草收场?

然而,目前张云帆等四人被取保候审这一阶段性的结果,加上张云帆勇敢坦诚的重要信息披露,已经足以让人看出这件事的上述一些荒谬之处,这件事无论在事实上还是法律上都是根本站不住脚的。虽然这件事对于一贯极度自信的有关当局来说可能还真的不会有多大政治上的损失,但由于有一位冒着再次被迫害风险站出来讲出一些关键真相的青年的存在、由于有这样一种敢于同自己的妥协公开决裂和要斗争到底的精神的出现,有关当局这场戏已经快要演不下去。

好吧!——就算我们再假设正在被通缉的徐忠良、黄理平、韩鹏、顾佳悦,这四位青年现在被捉拿归案了,甚至他们迫于压力做出种种妥协,甚至配合GA们的构陷,被当成持有“极端政治思想”的“密谋组织”案犯,按照官媒编好的一套说辞去做流泪忏悔,那又会怎样呢?我相信大多数人还是会同情理解这种妥协的,因为这几年官媒这种伎俩用来对付公民运动各类民间组织都已经用到烂了,用到官媒自己都发臭了,用到CCTV都成CCAV了。加上现在已经有张云帆承认自己在被关押时“没能顶住巨大的精神压力”,为了“能让其他青年和家人得到安宁”,所以做了妥协,张云帆这样的姿态是真诚的,更具有说服力的,更会让人们理解同情本案中后续可能发生的妥协情况。

其实,对于至今仍贼心不死想要定罪打压张云帆等八位读书会参与者的“有关方面”来说,这个涉及八个人的案子里最棘手的问题是出现了1月15日张云帆的揭露与反抗、并表示出斗争到底态度这件事。

因为如果有关当局继续抓捕徐忠良、黄理平、韩鹏、顾佳悦这四位青年,并且采取法律名义下的打击措施,那么已宣示了坚决斗争态度的张云帆的持续发声就有可能搅乱有关当局的步骤。但是如果为此把张云帆重新抓起来(监视居住或抓捕),这个事件反而还要继续升级、发酵,有关当局会受到更大压力。而人们也将会从有关当局反反复复如同儿戏的法律变更中,越来越感到这件事的野蛮可耻的本质。

张云帆对人们的提醒中最值得注意的是:他认为他们自己甚至都微不足道,但这件镇压事件之后,“任何理想青年都可以被抓捕,任何读书会都可以被定罪,任何志愿活动都可以被控制,理想精神不可触碰,言论自由极端廉价”——然而令人惊喜鼓舞的是,因为张云帆反思了自己“苍白无用”的妥协、终于开始觉醒后展现的坚决反抗姿态,使得这样的绝望前景有了突破改变的希望。

所以我昨天傍晚看到张云帆自白书的第一时间,我就评论道:这位24岁的左翼青年的坦率而勇猛的《自白书》树立了一个当代反抗政治压迫的新标杆。这个新标杆必将激励今后其他被打压的进步人士,鼓舞人们站出来以说出事实真相、捍卫事实真相之名,揭露这类披着依法治国虚伪外衣的打压里的荒谬构陷和无耻威逼。

这件事不只是得到了众多泛左翼和自由派知识分子、其他各界人士的关注声援,而且由于张云帆的政治性的坚决反抗姿态,这件事正在成为一个对所有追求社会进步者来说都具有积极意义的启发教育过程(其中很大程度得益于张云帆那篇宝贵的自我反思、揭露和战斗的宣言,张云帆也通过反思他自己的错误妥协和重新斗争进行着自我教育)。所以说这个事件的整体的正面意义,已经超过了当事人有局限的观点言论的意义(对于张云帆的政治言行及思想的问题需另篇再述)。

最后必须强调的是:由于徐忠良、黄理平、韩鹏、顾佳悦这四人还在被追捕,张云帆及其他三人也没有被撤销罪名,斗争还将进行下去,不只是要准备好做出牺牲,因为一贯过度自信的“有关方面”还可能有新的压制和欺骗花招、甚或可能有其他混淆视听的舆论战术。只有彻底的不抱幻想和彻底的揭露、斗争到底的态度,不理睬有关方面的诡计花招、杜绝冒险政治交易的企图,才可能争取得张云帆等八个人都撤销罪名、无罪释放,才可能维护读书会和志愿活动及言论自由的正当性、合理性、合法性——只有坚决彻底的斗争才能最有力说明这些活动和言论都是正当的、合理的、合法的。以这样的态度继续审视、关注、声援这件事情,将是对所有追求社会进步者最好的自我教育。


秋火,写完于2018-1-16凌晨2点
  
  
  

 
 
在六十年代,有那么一段时间,世上万事都变得可能,换句话说,那个阶段是全人类大解放的时机,也是全球性能量大释放的时候。就这一点来说,毛泽东对这个进程所作的比喻最发人深省:“我们这个民族”,他大声疾呼,“就像一颗原子……一旦里面的核子被撞碎,其释放的热量将会产生巨大无比的力量。”在文革中,这个意象促使了旧时封建与乡村结构的粉碎,同时也促使了那些结构中旧习俗神奇般地消除,进而唤起了一场真正的群众民主运动。——弗里德里克·杰姆逊
顶端 Posted: 2018-01-19 02:20 | 6 楼
东门之阪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174
威望: 895 点
红花: 9598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7(小时)
注册时间:2005-08-02
最后登录:2018-01-21

 

女亭女亭学姐,希望能去看看你!

2018-01-17 来稿 金先声


  
  
  

 
 
在六十年代,有那么一段时间,世上万事都变得可能,换句话说,那个阶段是全人类大解放的时机,也是全球性能量大释放的时候。就这一点来说,毛泽东对这个进程所作的比喻最发人深省:“我们这个民族”,他大声疾呼,“就像一颗原子……一旦里面的核子被撞碎,其释放的热量将会产生巨大无比的力量。”在文革中,这个意象促使了旧时封建与乡村结构的粉碎,同时也促使了那些结构中旧习俗神奇般地消除,进而唤起了一场真正的群众民主运动。——弗里德里克·杰姆逊
顶端 Posted: 2018-01-19 02:21 | 7 楼
东门之阪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174
威望: 895 点
红花: 9598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7(小时)
注册时间:2005-08-02
最后登录:2018-01-21

 

无声的中国与有声的青年 ——给张YF、徐ZL、黄LP等与更多的“新青年”

原创 2018-01-16 无国界读者来稿 无国界Internationale



99年前,北京大学的图书馆长曾经说过:

“吾之国族,已阅长久之历史,而此长久之历史,积尘重压,以桎梏其生命而臻于衰敝者,又宁容讳?然而吾族青年所当信誓旦旦,以昭示于世者,不在龈龈辩证白首中国之不死,乃在汲汲孕育青春中国之再生。 ”(李大钊《青春》)

关于北大张君云帆的故事,想必大家都听说了不少;关于徐君忠良与黄君理平等故事,大家也许略有耳闻。这八个人的故事,总是今天中国青年的故事,我们不可不知,我们不可不为他们难过,不可不为他们愤怒,但我们还要不可不为他们欣喜,不可不为中国青年欣喜。

我和张君、徐君、黄君是有过几面之缘,虽然相知不多,但也知道他们总是在寻找道路的青年,寻找光与热的青年。关于北京大学的张君的故事,大家也看了一些,对他的心迹也可从“自白书”里可以知道。

我且说说我知道的徐君忠良与黄君理平,他们都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来自于普通人家;却真相信“国家乃我们的国家,民族乃我们的民族”,真心相信马列毛,在北京读书期间也经常参加各种讨论与组织学习。徐君正直坦荡而且据说善做饭,黄君思想开阔性情活泼。

我迄今还记得一次,在食堂中与徐君聊天,他说到,“我们总是要坚持的,只有坚持才行。”一脸的严肃,这是可以让人相信的严肃,不同于台上的那些戏子们。

所以,他们去坚持了。

他们都是中国的青年;一群活泼而思索的青年;追求光与热;寻找道路的青年走到了一起,自然也不足为奇;而青年人聚在一起,总是要欢笑、要愤怒、要思索、要前行;如果因此想了什么,说了什么,有声的青年被无声的社会而嫌弃,实在不知道那是青年的错还是社会的错?

“青年们先可以将中国变成一个有声的中国。大胆地说话,勇敢地进行,忘掉了一切利害,推开了古人,将自己的真心的话发表出来。——真,自然是不容易的。譬如态度,就不容易真,讲演时候就不是我的真态度,因为我对朋友,孩子说话时候的态度是不这样的。——但总可以说些较真的话,发些较真的声音。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必须有了真的声音,才能和世界的人同在世界上生活。”(鲁迅,《无声的中国》,《三闲集》)




这些青年想做的无非是根据先生们的说法,把《无声的中国》变成《有声的中国》;从道路以目到窃窃私语、到大声的歌唱欢笑。而正因为有张君、徐君、黄君在,有无数像他们一样的青年在,我们才能说今天中国青年是光荣的,才能说102年前,“帝华之秀”的陈独秀先生在 “敬告青年”所寄望的“新青年”原来还是有的,

“……青年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动。如利刃之新发於硎。人生最可宝贵之时期也。青年之於社会,犹新鲜活泼细胞之在人身,新陈代谢陈腐朽败者无时不在,天然淘汰之途与新鲜活泼者以空间之位置及时间之生命。”

感谢张君、感谢徐君、感谢黄君、感谢诸君,因为有无数的你们在,今天中国青年才担得上“新青年”之名。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倘若有了炬火,出了太阳,我们自然心悦诚服的消失。不但毫无不平,而且还要随喜赞美这炬火或太阳;因为他照了人类,连我都在内。”(鲁迅,《随感录·四十一》,《热风》)

有待诸君回归,也算是寄语国人:年长而勿衰(Keep young while growing old.)!
  
  
  

 
 
在六十年代,有那么一段时间,世上万事都变得可能,换句话说,那个阶段是全人类大解放的时机,也是全球性能量大释放的时候。就这一点来说,毛泽东对这个进程所作的比喻最发人深省:“我们这个民族”,他大声疾呼,“就像一颗原子……一旦里面的核子被撞碎,其释放的热量将会产生巨大无比的力量。”在文革中,这个意象促使了旧时封建与乡村结构的粉碎,同时也促使了那些结构中旧习俗神奇般地消除,进而唤起了一场真正的群众民主运动。——弗里德里克·杰姆逊
顶端 Posted: 2018-01-19 02:23 | 8 楼
东门之阪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174
威望: 895 点
红花: 9598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7(小时)
注册时间:2005-08-02
最后登录:2018-01-21

 

图片:
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
2018-01-16 孙婷婷 来稿


我是《张云帆:我给人民的自白书》中的孙婷婷,与张云帆同为广工大读书会事件中被拘捕的当事人,2017年12月8号被警方控制,2018年1月4号被取保候审。我原本没有太大的勇气站出来发声,但是我看到了愤起举报性侵者的罗茜茜,看到了全国各地前仆后继反性骚扰的女同胞,看到了不畏强权争取言论自由的张云帆。作为同样被侵犯人身权利和人格尊严的当事人,我不可能置身事外,我不愿意继续沉默。

         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

         2017年的前十一个月,生活与工作都像往常一样,宁静而开怀,白天筹划着一场场为农民工举办的公益活动,晚上去跟广州大学城学校的后勤工友们一起开心地跳着广场舞。只是没有想到,12月8号晚上,一群警察闯进我的住所,让2017年的最后一个月变成了一场噩梦。

         我,孙婷婷,南京中医药大学2016届毕业生。我在大学期间接触过做公益的进步青年,参加过一些社会实践活动和公益活动。公益青年们那种激情昂扬、朝气蓬勃的精神面貌和谦虚真诚、朴素实干的作风深深感染了我,在为底层的人们做公益服务中,我逐渐认识到,目前公益是帮助社会最底层的工农群众有尊严地生活的最好方式。从此我对公益事业产生了强烈的向往,于是我毕业后先是在广州天河区一家社工机构里工作,之后到到广州番禺大学城一家社工机构里工作。在我来这家机构之前,机构已经与广东工业大学的一个读书会保持合作关系。我来到大学城的这份工作的职责之一就是为公益活动招募志愿者,因此自然而然地也就与广工的那个读书会的学生志愿者保持着联络与合作,协助广工的后勤工友们开展文艺晚会和广场舞活动。

         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却因此身陷囹圄。

         2017年11月15号晚上,广工的同学在教室里照常举办读书会,保安突然闯进教室驱散了读书会,据说因涉及敏感话题被举报至保卫处,随后警察将负责读书会的四名本校学生和已经刚毕业的两名青年带到派出所。第二天,广工的四名学生被放了出来,而另外两人(张云帆与叶建科)随后被刑事拘留,关进了番禺看守所。很快我就从我们机构主任那边得知警方已经将这个读书会定为了“反党反社会”的组织。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该读书会的学生频繁被校方和警方约谈警告,其中一名同学还因此失去了助学金,很快这个读书会就土崩瓦解了,他们再也不和阿姨们一起跳舞了。我当时感到特别可惜,因为他们是我见过的最富有爱心和行动力的志愿者,不像很多学校的那些志愿者那样,做活动只是为了拿志愿时长而无半点底层立场。

         但是我没有想过这件事会波及我,因为我不过是跟他们一起合办后勤工友活动,仅此而已。事情发生后,我依然照旧工作着,没有了志愿者的帮忙,后勤工友的广场舞活动维持得很是吃力。
         这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毫无征兆地降临在我身上。

2017年12月8号晚10点左右,房东突然敲门说有事找我,我开门后,一个正常穿着的男子(有可能是便衣警察)带着四名穿制服的警察一拥而入,让我出示身份证接受配合。我一个女孩子单独租住的房间突然闯进几个人高马大的警察让我瞬间懵了,茫然不知所措,短暂惊恐之后就是强烈的愤怒,我一再要求他们出示警官证和搜查证,他们不为所动,开始对我的房间翻箱倒柜,翻出了所有的书籍与笔记本、日记本等摆成一堆,然后让我站旁边拍了照片。

随后将我以及我的手机、电脑等物品带到小谷围派出所,他们开始询问我关于广工读书会成员的事,我说我不了解。这时候派出所所长过来,态度非常强硬,威胁道:“你不说是吧?你死吧!(多次说这三个字)那先随便安排个罪名,关进去再说!”

         听了这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叫做“随便安排个罪名”?难道警察可以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随便给无辜的公民“安排个罪名”吗?法律在他们手里可以如此随便吗?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在他们眼里是可以随便践踏吗?且不说我完全不知道广工读书会人员的情况,就说我当时不过是一个被询问情况的人,有权利保持沉默。难道因为不知道或者保持沉默,就可以“随便”安排一个罪名来逼供吗?

         第二天下午5点钟的时候,警察又将我带到我的住所,然后给我一张搜查证让我签字。我签字后他们开始搬走那些书籍和本子,包括我完全私密的日记本,以及带走kindle等物品。我当时非常气愤和不解,搜查证就是抄家证吗?有了搜查证就可以带走任何私人物品包括最私密的个人日记本,然后让警察回去慢慢仔细研究?警察不用考虑公民的隐私,不用考虑将个人物品带走之后给当事人带来的种种不便?要知道,此时此刻我还不是犯罪嫌疑人,更不是罪犯,不过是被传讯而已啊!

         回到派出所后,警察又拿来一张搜查证,上面写的日期时间是2017年12月9日12:00,他们让我在上面签字。这完全是赤裸裸地欺骗!明明是下午17点多去搜查的,怎么变成12点了?怎么又多出一张搜查证了?难道在中午12点的时候他们已经又去过一次了?我质问警察时,对方未做任何回答,我便拒绝签字。随后他们又出示一张日期是昨天晚上12月8号的传唤证要我签字,我质疑他们为什么昨天晚上不出示,他们说在特殊情况下可以先带走再补手续。这简直让人很无语啊!我是有什么特殊情况?我一个不到一米六的刚从学校毕业的瘦弱女生是能逃还是要怎样啊?当时也拒绝签字了。

         更可笑的还在后头。

         晚上小谷围派出所的警察跟我说,要给我同时提交一个行政拘留和刑事拘留申请,等待上级决定到底执行何种拘留。结果由于什么系统问题,只能提交一个拘留,然后就“干脆”给我办了一个刑事拘留。在这整个过程中,他们始终都没有出示任何证据证明我犯了什么罪,就以如此随便的方式给我执行了刑事拘留。在这一刻,我又一次感觉到了番禺警方对待法律和公民人身自由权利是如此的随意。

         我就这样被他们“干脆”弄进了看守所,这才是我真正的噩梦的来临。

我所在的牢间里有25个犯人,有贩毒的、偷盗的,什么犯罪的人都有,我一个为外来工人做公益服务的女孩子跟他们关在一起——让我感到无尽的讽刺与悲哀。但是房间里只有15个水泥铺位,结果我只能睡在冰冷的地板上。进看守所的第一天晚上,我在晃眼的白炽灯光照射下,彻夜未眠。我身体向来虚寒很严重,一受凉我的肠胃和肾脏就会十分难受,接下来的每天晚上都不知道要醒几次。我们牢间里的上厕所时间都是固定的,我总是被排在最后,轮到我时上厕所时间已经结束了。

如果紧急地、在非规定时间上厕所就要被罚站岗不准睡觉。因此我在牢间里是一个半小时睡觉一个半小时站岗的交替,我每天晚上睡不足四个小时。由于睡眠严重不足以及经常不能上厕所的原因,我身体变得越来越糟糕,开始出现肾脏严重不适、两次严重尿血与严重的便秘,在后期便秘导致的疼痛已经到了让我无法坐立、无法行走的地步。如果不是1月4号保释出来,我想我可能会疼死在里面。我要求对我单独看管或者去看病时,遭到拒绝和嘲讽;强烈要求之下,里面医生给我的药品居然是一个空瓶!

除此之外,在里面完全没有任何隐私可言,牢间里到处都是摄像头,换衣服和上厕所都在摄像头的监控之下,真的很难想象自己换衣服都要被监控。我为什么要经受这样的耻辱啊!

         我在里面关了26天,于2018年1月4号被保释出来了。尽管如此,我仍然是一个待罪之身。
在整个过程中我始终都感到莫名其妙,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究竟干了什么、犯了什么罪。警察要求我写悔过书,而且一定要按照他们的要求来写,我拒绝歪曲事实,警察就威胁说,如果不按他们的要求写,就把我指定住所监视居住六个月,可我怎能承认根本莫须有的罪名呢?

我有太多太多的困惑,因此把我的经历写出来,希望有人来解答我的困惑。

         我不是现行犯,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是重大嫌疑分子,为什么能够把我刑事拘留?

         警察是不是可以把任何一个人先拘留起来,再来找证据来证明他有罪,找不到证据就把人放了但警察不受任何处分?

         警察是不是可以对任何一个公民住所进行任意搜查并带走任何私人物品,不限期归还?

被问讯的人如果回答得不如警察之意,警察是不是就可以“随便安个罪名先关进去再说”?

         对于是执行行政拘留还是刑事拘留,是不是可以由警察“干脆”来决定?

是不是因为在警察面前强调了自己的权利,就应该被认为“不配合”而得到看守所里显而易见的欺凌?

         在看守所里生病了,是不是可以不用医治的?

         四个小时,是不是就是法律上规定的“保证犯罪嫌疑人充足的睡眠时间”?

         是不是必须写上符合警察之意的口供,才能够取保候审?

         警察将一个无辜的人在看守所里关了二十几天,警察扣留我的书籍、电脑、手机、kindle等物品,是罪证还是赃物?什么时候能够还给我呢?我已经没有钱去买那些东西了。

         最后,我希望警察知道,他们将我无缘无故关了二十几天,已经让我丢了工作,身体崩溃,家中因为律师费借了几万块,我一辈子打上了罪犯的烙印。今后,我或许很难找到工作。这次无辜受难,使我原本贫困的家庭又背上了沉重的经济负担!

         这是为什么?这些困惑一直困扰着我,让我如履薄冰,毫无安全感,我不知道未来我以及我周围的人是否还会再次遭受如此虐待。我希望看到我上述经历的朋友们,如果你们能够解答我的困惑,烦请告诉我,也希望大家能帮帮其他几名因此事受难的朋友们!无论将来是给我判刑还是宣布我无罪,至少能够让我明明白白的,来个痛快!

2018年1月16日
  
  
  

 
 
在六十年代,有那么一段时间,世上万事都变得可能,换句话说,那个阶段是全人类大解放的时机,也是全球性能量大释放的时候。就这一点来说,毛泽东对这个进程所作的比喻最发人深省:“我们这个民族”,他大声疾呼,“就像一颗原子……一旦里面的核子被撞碎,其释放的热量将会产生巨大无比的力量。”在文革中,这个意象促使了旧时封建与乡村结构的粉碎,同时也促使了那些结构中旧习俗神奇般地消除,进而唤起了一场真正的群众民主运动。——弗里德里克·杰姆逊
顶端 Posted: 2018-01-19 02:26 | 9 楼
« 1 23» Pages: ( 1/3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万象视野
 
 

Total 0.011219(s) query 4, Time now is:04-24 14:31,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