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时来填词天地动?运去批儒不自由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孤云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176
威望: 186 点
红花: 17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20(小时)
注册时间:2009-03-24
最后登录:2018-04-07

 时来填词天地动?运去批儒不自由

无论怎样伟大的历史人物,作为后人都有机会评价他的一生。因为,作为历史人物,他的一生已经完整的呈现在后人面前,他已经成了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实在。毛泽东的一生完整的呈现在我们面前,我们有机会按自己的理解研究他的一生。俺对他有这样的感觉:他的命运注定了需要他的敌人来教育他的盟友,他的敌人就是他的“时运”,而他的盟友基本上是他的“不自由”。

比如民主革命时期,他多次被机会主义分子排挤,那时他的盟友应该是周恩来代表的一帮人。他们能够理解机会主义,但不能理解毛泽东。为什么说是周恩来代表的一帮人,而不是邓小平呢。只要仔细研究一下,就不难发现邓小平是代表不了民主革命派的,他只能代表出尔反尔的无耻政客,没有某种势力的暗中支持,他是不可能有丝毫号召力的。如若不信,你也可以研究一下他们。反正他们两个已经写完了自己的历史,同样完整地摆在你的面前,你可以得出自己的结论。

周恩来在文革中保护了一大批“老革命”,他那么喜欢保护人,为什么不见他保护任何一个造反派呢?在文革中被整的造反派又不是没有。可见保护也是有阶级性的。所以,把他当成民主革命派的代表,还是很符合历史的。这样,他就自然不属于文革派了,因为代表文革派的只能是“四人帮”,这一点,在中国即使是不共戴天的革命和反革命两派,都不会否认的吧。

打倒四人帮的实施者就是民主革命派,他们当时的理由是:四人帮搞得我们晚年不好过。可见,民主革命派的代表周恩来先生不是文革派是有历史依据的。另外,改革开放后,他成了圣人,而他的保护美德却被扔到了九霄云外。在清理“三种人”运动中,有多少需要保护的人呐,可是他的粉丝们却忘记了保护这个使他成为圣人的美德。可见离开阶级性理解历史人物,是多么的不靠谱。

毛泽东走后,中国的大小反动派聚集在起来,拼凑了一道三七开的符咒,贴在中国共产党的两个决议上。他们也许觉得有这道符咒镇着,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五百年不得翻身了。可是,才几十年不到,这道符咒就已经风雨飘摇了。为了撕碎反动派的符咒,我们有必要梳理一下毛泽东一生的奋斗轨迹。

上世纪二十年代,在中国大陆有许多团队,其中最大的一支是蒋委员长的团队。另外还有李宗仁白崇禧的团队,张作霖的团队,阎锡山的团队,冯玉祥的团队。还有一只与这些团队格格不入的团队,共产党的团队。之所以格格不入,是因为共产党的团队想依赖工人和农民这些穷逼打天下,而不是人中龙,鸟中凤的“企业家”,或“种粮大户”。

显然,共产党这样的团队一旦成了气候,必然会将当时的海内格局掀个底朝天。这一点,蒋委员长心里雪亮,但其他团队却不以为然。在他们看来,穷逼不过是糊不上墙的烂泥吧,随时都可以收拾。而且,他们翻天的时候还远的很,没必要那么着急。因此,红军长征的时候,除蒋委员的团队以外,其他团队都没有真心出力围剿。

其他各团队的消极怠工未必没有道理。他们多数认为:蒋委员长之所以要在错误的时间发动正确的围剿,不过是要将红军赶出巢穴,然后借追剿收拾沿途各个团队,达到他铲除异己,一家独大的目的。至少李宗仁白崇禧是这么理解的,贵州的王家烈不这样认为,所以他的地盘和人马最后都被委员长收入囊中了。四川的刘湘吸取王家烈的教训,有意拖延炸毁泸定桥,让几乎成为石达开第二的红军溜过了大渡河。他宁愿红军与张国焘的部队会合,也不想他们被滞留在大渡河处,引来蒋委员长的中央军威胁自己的地盘。

这样解读历史会有人说俺有意贬损红军的战无不胜,似乎红军不需要时运也能克服长征中的困难。其实,天时总是存在的,之所以有的人能够成功,有的人必然失败,并不是有没有天时的问题,而是抓没抓住天时的问题。抓住天时的“台上十分钟”,也是需要“台下十年功”的,是需要努力争取的。

共产党的团队里有很多山头,当时毛泽东的山头最平缓,虽有海纳百川之功,却无兴风作浪之欲。结果二十八个半横扫瑞金,毛泽东靠边站。面对着“崽卖爷田心不痛”的第五次反围剿,他居然笃信说服之力,不懈地逢人便讲,见机就说,终于在蒋委员长的强大外力压迫的“时运”推动下,迎来了遵义会议。虽重新执掌红军,但其实接的是谁也不敢接手的烂摊子。

客观地说,第四次反围剿的成功,是促成毛泽东靠边站的物质条件。如果将第四次围剿与第五次围剿结合起来看,第四次有去毛之功,第五次有“杀朱”之意(此处的朱,指红军)。为何最终毛未去成呢?乃蒋委员长身边无郭嘉也。当年曹操追击袁氏残部时,郭嘉献计威而不追,结果袁氏自乱,首级被人献于曹操。委员长如果不逼散二十八个半,未必不能彻底去毛,剩下的这个党那个党,有何惧哉?可见,兵法云,穷寇莫追的原则,除了毛泽东可以无视而“宜将剩勇追穷寇”以外,其他即使是如委员长那样让牛鬼蛇神奉若神明之人,还是不要越雷池半步为好。

其实,长征对毛泽东而言并不算最困难的事。他最困难的时候应该是井冈山建立根据地时期。有诗为证,“过了黄洋界,险处不需看”。长征已经是黄洋界之后的事了,显然属于“不需看”之类。黄洋界的那个时候,左派们都在攻打大城市,而他却在山沟里当起了山大王。他被左派痛斥为“右倾逃跑主义”,曾被湖南省委撤去总前委的职务。如果不是左派们碰得头破血流,估计他的党籍也是很成问题的。

左派们碰得头破血流,垂头丧气的时候,大多心灰意懒。最能反映左派此时心境的标志,就是林彪提出的“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疑问。别以为这只是林彪个人提出来的,其实它代表了相当一部分左派的思想状况。在国民党强力汇剿的时候,在左派们游移“红旗到底能打多久”时,他这个“右倾逃跑主义”者,却表现得比左派还左派,他居然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现在的专家学者一定会说什么信仰的力量,诸如此类的陈词滥调来解释他的力挽狂澜行为。其实,砖家忽悠的飘然物外的“信仰”根本就没有力量,就像他们忽悠的文化一样,都是哄骗穷逼为他们服务的统治阶级“人生豪卖”的。

中国革命与俄国的不同。俄国的十月革命是革命者抓住了一次历史机遇,通过武装起义夺取了政权。中国革命最初也希望这样,革命者先后发动了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百色起义,海陆丰起义等等。所有这些起义都失败了,因为帝国主义支持的蒋介石集团已经把中国的反动派组织起来了,而起义的一方,却还没有成熟的团队。这是中国革命与俄国不同的地方。

十月革命在资本主义统治最薄弱的地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了资产阶级一个措手不及,革命得以成功。中国革命没有那样的机会,加上帝国主义已经提高了警惕,所以通过武装起义夺取政权的道路早已被堵死。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有那么多的起义失败的原因之一。

在革命徘徊于十字路口的时候,毛泽东改变了武装起义的革命道路,采取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道路,经过二十二年漫长的革命,一点也不偶然滴夺取了政权。因此毛泽东的革命是纯粹的革命,是运用历史发展规律指导革命实践的革命,是后来的革命者必须认真研究总结的革命。

最初的起义是要打倒蒋介石,夺取全国政权。起义的失败说明打倒蒋介石的条件并不成熟,所以到农村去打到地主,也就是打土豪,分田地。起义军打蒋介石力量不够,可是打土豪劣绅却是绰绰有余。不过,当还乡团回来时,红军因力量悬殊,只能撤退转移。结果,农民只好把分得的田地还了回去,甚至还遭到屠杀。

但是,还乡团在山沟里呆不长,他们总是要回县城去的。当他们走后,红军又回来了,他们枪毙作恶的土豪,把他们的田地全部没收,再次分田。虽然农民不敢要,怕还乡团回来,但土豪也怕了,因为他们知道还乡团总是要走的。为了彻底剿灭红军,湘赣两省军阀开始了汇剿。红军被追击得到处流窜,最后在大柏地实在走不动了,只好决定在此伏击追兵。一战下来,全歼追兵,缴获无数。从此,红军学会了挖坑设伏,而反动派再也不敢用几个团进山清剿了。

农民们不敢要红军分的地,可是,没有地农民又没法活。还乡团回来时,地是交回去了,但以后靠什么生活呢?红军如果能打得过还乡团,得到的土地就不用交回去了。所以,农民们虽然害怕反动派,但他们实际已经看清楚了,自己的未来在红军那里,而土豪劣绅的社会是他们的死路。所以,当红军打了大胜仗时,农民们踊跃参加打土豪分田地。于是,毛泽东看到:百万工农其踊跃,于是,他能在艰难困苦的时候,真实滴感受到“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的时运。

在这个时运的庇护下,他走过了黄洋界,清除了蒋介石的外围,地主阶级,强健和壮大了人民的军队,并将人民组织了起来。最后才收拾了蒋介石。没有十月革命的历史机遇,只能以弱小的力量打倒强大的敌人。毛泽东的革命毫无悬念的完成了夺取政权的历史使命。

毛泽东的力量源自他对历史发展规律的深刻理解与运用,对当时中国社会矛盾的全面深刻的了解。同时他的井冈山实践,让他看到的是“百万工农齐踊跃”,革命成了他们真心投奔的事情,而不是对他的崇拜。那时候,他对“狂飙为我从天落”的大革命情势,已经有着呼吸般的感觉。相比文革时期,他检阅红卫兵的时候,更多看到的是人们对崇拜的真心投奔,而不是对文革深刻理解的“齐踊跃”,他的忧郁可想而知。

在“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年代,他看到了革命的时运奔突汹涌,而在“祖国山河一片红”的年代,他只能面对他的人民对文革的茫然无知,忧郁未来的不自由了。

每次毛泽东“运去不自由”时,他的敌人老蒋就会给他“时运”。当他被二十八个半排挤时,老蒋就用第五次围剿打散了他们,当他被“一切服从统一战线”边缘化时,老蒋就用皖南事变把他扶到中心。建国时期,搞社会主义受到搞资本主义的强大挑战时,美国佬立即封锁新中国,长达22年之久,让中国的资产阶级不得不跟着社会主义走。

在这里,俺看到一个怪圈,毛泽东克人民的敌人,人民的敌人克毛泽东的盟友,毛泽东的盟友克毛泽东。

毛泽东说他一生只做了两件事。一件支持的多,另一件支持的少反对的多。历史证明他没有说错。但历史似乎证明了他另一句话不严谨,就是“我党真懂马列的不多”这句话,俺觉得把它改成“我党真搞马列的不多”更符合历史一些。要搞马列的不一定懂马列,但只要他愿意搞,终究会懂得的。而不想搞马列的,常常能马列词句背得滚瓜乱熟,不过服务于他们投机革命的目的罢了。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虽然搞马列的不多,但有全国人民真心投奔土地革命,且其砸烂一个旧世界的目标与不想搞马列的民主革命派基本一致。所以,那样的革命虽然漫长而艰难,但时运总会关照到他。到了社会主义革命时期,首先全国人民就需要“僧是愚莽犹可训”,即使团队共同努力也未必能够训得过来。而他的搞马列不多的团队,却成了他前进道路上的最大障碍。“搞社会主义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这句话已经被历史证明。既没有团队的支持,又得不到人民的理解,他唯一的时运就是借用丰功伟绩的历史,掀起文革巨澜,踏上粉身碎骨的不归路。并且,还要把团队中仅有的几个搞马列的都搭进去,才能把文革浇铸成指引人类投奔未来的灯塔。

通过上面的简单梳理,不难明白:没有文革,就没有毛泽东。没有毛泽东,就不会有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也不会有社会主义国家的新中国。从毛泽东一生奋斗在一个怪圈里的历史看,没有文革,资本主义就不会复辟吗?如果回答是否定的,那么,文革该怎么评价呢?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孤云
顶端 Posted: 2018-04-07 16:32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研究
 
 

Total 0.010610(s) query 3, Time now is:04-24 16:15,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