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5 6789» Pages: ( 5/19 total )
本页主题: 评赵家五毛卢燕娟  两种“官僚主义”的批判与反批判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2823
威望: 42833 点
红花: 4282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549(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9-21

 

《延安日常生活中的历史》
1939年底,边区政府受命在位于延安城南三公里处的马家湾村筹办保健牧场,次年3月牧场正式开办,归属边区政府建设厅管理,陈凌风任场长、达时任党支部书记。牧场有川地200多亩、山地100多亩,以喂养奶牛、奶羊,供给牛奶、羊奶为主,兼植农作物。1941年3月,牧场更名为光华农场,1944年在周家湾(今延安市李渠镇)、高桥(今安塞县高桥乡)成立两个分场。
参见姬乃军:《延安革命旧址》,北京:文物出版社1992年12月版,第177页。曾在中国女子大学学习过的赵施光,1940年12月被分配到该农场工作,每天登记牛奶产量和分配数量,也给农场总务处的同志们上文化课。这个时候农场有“国际友人赠送40头荷兰奶牛,产奶供应首长、伤病员和缺奶婴儿”
赵施光:《梦回六十年》,见《延水情——纪念延安中国女子大学成立六十周年》,北京:中国妇女出版社1999年8月版,第362页。。

——产奶供应首长、伤病员和缺奶婴儿

——王实味能不被赵家打倒吗?
  
  
  

 
 
顶端 Posted: 2018-04-23 05:05 | 40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2823
威望: 42833 点
红花: 4282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549(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9-21

 

《延安日常生活中的历史》
此情此景当时热烈紧张,事后令人难忘,思之有趣。据另一位鲁艺同学回忆,平时伙食就是小米干饭,菜是熬萝卜条,偶尔有个菠菜汤。“每星期吃一顿面条,里面掺的猪肉,味道怪鲜的;用大木桶盛的,打饭各人围着木桶去盛,都是青年学生,人挤人抢面条,怕迟了吃不到了。”

——青年学生一天只得到两餐稀粥?

——王实味能不被赵家打倒吗?
  
  
  

 
 
顶端 Posted: 2018-04-23 05:07 | 41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2823
威望: 42833 点
红花: 4282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549(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9-21

 

——其二,毛泽东将官僚主义纳入主观主义问题中,矛头指向中共党内轻视本国实际情况和本土革命经验,盲目崇尚外来理论和模式的倾向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一九四二年五月)
结论
(一九四二年五月二十三日)
  同志们!我们这个会在一个月里开了三次。大家为了追求真理,进行了热烈的争论,有党的和非党的同志几十个人讲了话,把问题展开了,并且具体化了。我认为这是对整个文学艺术运动很有益处的。
  我们讨论问题,应当从实际出发,不是从定义出发。如果我们按照教科书,找到什么是文学、什么是艺术的定义,然后按照它们来规定今天文艺运动的方针,来评判今天所发生的各种见解和争论,这种方法是不正确的。我们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主义叫我们看问题不要从抽象的定义出发,而要从客观存在的事实出发,从分析这些事实中找出方针、政策、办法来。我们现在讨论文艺工作,也应该这样做。

——赵家五毛想把延安整风运动整成什么?

——谁打到了王实味?
  
  
  

 
 
顶端 Posted: 2018-04-23 05:08 | 42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2823
威望: 42833 点
红花: 4282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549(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9-21

 

——其三,知识分子的一部分批判矛头则指向代表着本国实际情况和经验的“乡土性”,他们批评的“官僚主义”其实是延安政权缺乏科学高效制度的前现代性,其实质,恰恰是呼吁建立现代官僚制度。

——丁玲、王实味们恰恰是呼吁建立现代官僚制度?

著名女作家丁玲赴美访问第4版()
专栏:
著名女作家丁玲赴美访问
据新华社北京电 我国著名女作家丁玲和她的丈夫、作家陈明应美国衣阿华大学的邀请,8月29日离开北京去美国访问。
1981-09-03  

——是追求美帝的民主还是追求现代官僚制度?
  
  
  

 
 
顶端 Posted: 2018-04-23 05:12 | 43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2823
威望: 42833 点
红花: 4282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549(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9-21

 

——百度百科 王实味
人物生平
王实味,1906年生于河南省潢川县。4岁丧母,6岁上小学,13岁小学毕业(当时小学7年制),17岁中学毕业(中学四年制)。他从小学到中学,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因受父亲薰陶,古文功底较厚,他的老师曾夸他是“天上的玉麒麟下凡”。
王实味十七岁时(1923)考取河南省留学欧美预备学校。一年后因为经济所迫考取邮务,又一年后(1925年)考入北京大学文院预科,年底发表书信体小说《休息》,表示:“我们青年的使命就是要用我们的力去捣毁一切黑暗的渊窟,用我们的热血去浇灭一切罪恶的魔火,拯救砧危的祖国,改造龌龊的社会,乃是我们应有的唯一的目标与责任。”
在北大参加了党组织活动,很快因为热恋李芬而离开了党组织,1926年1月,经人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再次因为经济所迫辍学,并且因为政治的原因无处安身。1930年在上海跟李芬的战友刘莹结婚。多年流徙奔走,不满当局,忧虑时事。1937年10月只身抵达延安。

——在北大参加了党组织活动,很快因为热恋李芬而离开了党组织

——王实味是怎么样一个人?

——爱情价更高

——追求什么?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小资产阶级追求的是现代官僚制度?
  
  
  

 
 
顶端 Posted: 2018-04-23 05:13 | 44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2823
威望: 42833 点
红花: 4282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549(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9-21

 

卢燕娟 | 两种“官僚主义”的批判与反批判
2018-03-29 卢燕娟 保马
从这个视角看,这一时期最有代表性的文本是丁玲的小说《在医院中》。在陆萍(也是作家丁玲)的视角中,延安政权面临的主要问题,是缺乏现代管理制度和现代管理者。丁玲将小说的环境设置为医院,因为医院显然与“现代科学”关系理应更紧密。无论从其工作人员的教育程度,还是从医院工作本身的性质来说,都理应比其他机构拥有更科学有效的管理制度。但反讽的是,小说中的医院,偏偏无处不体现着“前现代性”,具体可以概括为三个层面:
第一是工作者的乡土性,从医生、护士到管理者,均无职业意识和专业训练。管理科长,会用最粗野的话骂人,善于给领导送点小东西。医院院长是种田人出身,对医务工作完全外行。指导员是行伍出身,一心想回部队。其他看护多数是不知现代医学为何物、爱串门子、传是非的乡村妇女。即使有受过现代教育的工作者如张芳子、林莎等,则或平庸俗气,或浅薄虚荣,毫无现代医护工作者的素养可言。

在医院中时
丁玲
院长是一个四川人,种田的出身,后来参加了革命,在军队里工作得很久。他对医务完全是外行。他以一种对女同志并不须要尊敬和客气的态度接见陆萍,象看一张买草料的收据那样懒洋洋的神气读了她的介绍信,又钉着她瞪了一眼:“唔,很好!留在这里吧。”但他是很忙的,他不能同她多谈。对面屋子里住得有指导员,她可以去找他。于是他不再望她了,端坐在那里,也并不动手作别事。

——这个院长原型是谁?
  
  
  

 
 
顶端 Posted: 2018-04-23 05:15 | 45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2823
威望: 42833 点
红花: 4282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549(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9-21

 

在医院中时
丁玲
    从指导员房里出来之后,在一个下午还遇了几个有关系的同事。那化验室的林莎,在用一种怎样敌意的眼睛来望她。林莎有一对细的弯的长眼,笑起来的时候眯成一条半圆形的线,两角往下垂,眼皮微微肿起,露出细细的引逗人的光辉。好似在等着什么爱抚,好似在问人:“你看,我还不够漂亮么?”可是她对着刚来的陆萍,眼睛只显出一种不屑的神气:“哼!什么地方来的这产婆,看那寒酸样子!”她的脸有很多的变化,有时象一朵微笑的花,有时象深夜的寒星。她的步法非常停当。用很慢的调子说话,这种沉重又显得柔媚,又显得傲慢。
    陆萍只憨憨的对她笑,心里想;“我会怕你什么呢,你敢用什么来向我骄傲?我会让你认识我。”她既然有了这样的信心,她就要做到。

——她对着刚来的陆萍,眼睛只显出一种不屑的神气

——陆萍只憨憨的对她笑,心里想;“我会怕你什么呢”

——这是在延安?

——这是在蒋匪区

——百度百科 办公室政治(企业从业者之间的人际关系问题)
在现代企业中,本名“职场政治”,企业从业者之间的人际关系问题让广大职场人士和企业经理人“饱受折磨”。不管是分工合作,还是职位升迁,抑或利益分配﹔无论其出发点是何其纯洁、公正都会因为某些人的“主观因素”而变得扑朔迷离,纠缠不清。随着这些“主观因素”的渐渐蔓延,本来简单的平级关系、上下级关系变得复杂起来:一个十几个人的办公室,可以有几个不同的派系,更可以有由这些派系滋生出来的上百个纠缠不清的话题。习惯于这种不动声色、波澜不惊的职场老手,将办公室比喻成战场,在这里,每天都进行着一场场没有硝烟战火的较量,不管你累不累,愿不愿意只要你置身“江湖” ,有时则必然会“身不由己”。
  
  
  

 
 
顶端 Posted: 2018-04-23 05:15 | 46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2823
威望: 42833 点
红花: 4282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549(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9-21

 

卢燕娟 | 两种“官僚主义”的批判与反批判
2018-03-29 卢燕娟 保马
第二是日常工作的无序性。陆萍在医院洗衣、消毒、看护病人、治病接生都做,既无人对她身兼多职表示敬意,也无人认为她僭越了自己的工作职责。更严重的是,出了问题甚至无人负责。管理科长对病人和医护人员必要的取暖设施不作为,直接导致医护人员在手术中煤气中毒,但没有任何人对其未尽职责问题提出质疑,进行批评——因为在这里,根本没有工作权责概念。

在医院中时
丁玲
指导员黄守荣同志,一副八路军里青年队队长的神气。很谨慎,却又很爱说话,衣服穿得很整齐。表观一股很朴直很幼稚的热情。有点羞涩,却又企图装得大方。
    他告诉她这里的困难,第一,没有钱,第二,刚搬来,群众工作还不好,动员难,第三,医生太少,而且几个负责些的都是外边刚来的,不好对付。
    把过去历史,做过连指导员的事也同她说了。他是多么想到连上去呵。

——第一,没有钱,第二,刚搬来,群众工作还不好,动员难,第三,医生太少,

——陆萍在医院洗衣、消毒、看护病人、治病接生都做

——奇怪吗?

——也无人认为她僭越了自己的工作职责。

——奇怪吗?

——既无人对她身兼多职表示敬意

——红军伤病员对陆萍是不是无动于衷?
  
  
  

 
 
顶端 Posted: 2018-04-23 05:17 | 47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2823
威望: 42833 点
红花: 4282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549(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9-21

 

——延安道路

——赵家五毛卢燕娟要什么工作权责概念?

——百度百科 白求恩
1938年3月31日,率领一个由加拿大人和美国人组成的医疗队来到中国延安。毛泽东亲切接见了白求恩一行。
1938年8月,任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卫生顾问 。
1938年11月至1939年2月,率医疗队到山西雁北和冀中前线进行战地救治,4个月里,行程750千米,做手术 300余次,建立手术室和包扎所13处,救治大批伤员。
1938年7月初,回到冀西山地参加军区卫生机关的组织领导工作。创办卫生学校,培养了大批医务干部;编写了多种战地医疗教材。

——毛主席:纪念白求恩

纪念白求恩
(一九三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白求恩⑴同志是加拿大共产党员,五十多岁了,为了帮助中国的抗日战争,受加拿大共产党和美国共产党的派遣,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去年春上到延安,后来到五台山工作,不幸以身殉职。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每一个中国共产党员都要学习这种精神。
  
  
  

 
 
顶端 Posted: 2018-04-23 05:19 | 48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2823
威望: 42833 点
红花: 4282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549(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9-21

 

在医院中时
丁玲
房门关得很严密,又烧着三盆熊熊的炭火。陆萍望着时钟焦急起来了。已经三刻钟了,他们有七个人,这么关在一问不通风的屋子里,如何能受呢?
    终究那块铁被他用一根最小的钳子夹了出来,有一粒米大,铁片周围的肉有一点点地方化了脓。于是他又开始割盲肠。陆萍实在头晕得厉害,但仍然支持着,可是黎涯却忽然靠在床上不动了。她在这间屋子里呆的很久,炭气把她熏坏了。
    "扶到院子里去。"郑鹏向两个看护命令着。另外两个医生马上接替了黎涯的工作。陆萍看见黎涯死人似的被人架出去,泪水涌满了眼睛,只想跟着出去看,可是她明白她在管着另一个人的生命,她不能走。
    郑鹏动作更快,但等不到他完毕,陆萍也支持不住地呻吟着。"扶她到门口,把门开一点缝。"
    陆萍躺倒在门口,清醒了一些,她挥手喊道:"进去!进去!人少了不行的。"
    她一人在门邑往外爬,想到黎涯那里去。两个走回来的看护,把她拉了一下又放下了。
    她没有动,雪片飞到她脸上。她发抖,牙齿碰着牙齿,头里边好像有东西猛力往外撞。不知道睡了好久,她听到很多人走到她身边,她意识到是把病人抬回去。她想天已经不早了,应该回去睡,但又想去看黎涯,假如黎涯有什么好歹,啊!她是那么的年轻呀!
    冷风已经把她吹醒了,但仍被一种激动和虚弱主宰着。她飘飘摇摇在雪地上奔跑,风在她周围叫,黄昏压了下来,她满挂着泪水和雪水,她哭喊着:"就这么牺牲了么?她的妈妈一点也不知道呵!"
她没有找到黎涯,却跑回自己的窑。她已经完全清楚,她需要静静的睡眠,可是被一种不知是什么东西压迫着,忍不住要哭要叫。

——管理科长对病人和医护人员必要的取暖设施不作为,

——是不作为吗?

——赵家五毛卢燕娟把延安条件想象成什么条件?
  
  
  

 
 
顶端 Posted: 2018-04-23 05:20 | 49 楼
«234 5 6789» Pages: ( 5/19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万象视野
 
 

Total 0.021987(s) query 4, Time now is:09-21 16:16,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