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8 9 » Pages: ( 9/9 total )
本页主题: 赵家《炎黄春秋》竹入义胜假扮田中特使内幕作者:刘建平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801
威望: 44811 点
红花: 44801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56(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2-12

 

竹入义胜假扮田中特使内幕
作者:刘建平
这固然可以理解为他是无奈才公开表示自己是为中日关系正常化作出了特殊贡献的人以求在日本国民中间赢得政治声望,也可以理解为因苦劳之后未获政府的相应回报而表现出的失态;但确是为了国内政治斗争而置国际信用于不顾的行为。
  就中国方面来说,因为建国后一直推行“人民外交”,所以格外重视日本在野党在推动中日关系上的作用。1971年6月,竹入率公明党代表团访华,因与中日友协达成了以“一个中国”、“日蒋条约非法”、“反对美国驻兵台湾”、“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地位”为内容的联合声明而受到中国政府的赞赏。9月,竹入在作了谴责“美日反动派”的讲话后遇刺受伤,周恩来、郭沫若等致电慰问,如此竹入更受到中国政府的信任。但正如竹入自己在纪念周恩来逝世15周年的文章中所指出的,他们这次访问的目的是“为使我党在选举战中获得进展”。当1972年来华交涉中日关系时,他则更失其左派风度而现出“地地道道的日本人”本色了。早在此一年之前他就讲过:“我认为日本对中国负有赔偿责任。但由于我们今后为实现一个和平国家作出的不懈努力,可望中国方面在具体的赔偿问题上能有好意的表示。”在以“田中特使”的身份访华时,他不仅要求中方当面确认放弃赔偿要求,而且企图使中国在台湾问题上让步;中国政府在这一原则问题上没有动摇。但对于中国外交的教训是,竹入在一般言论上支持中国,但具体到涉及国家利益的谈判问题上则是“地地道道的日本人”了;而且他拿着自撰的文件以让中国外交人员误以为他是田中特使的方式,最终获得了中方的谈判方案并密报给田中角荣,结果日方有备而来,在谈判中就台湾问题、赔偿问题等着实跟中国胡搅蛮缠一番,直令周恩来总理也感到“简直不能忍受”,称日方的要求“是对我们的侮辱”,造成了即使中国放弃赔偿也看来是互有妥协的事实。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朝日新闻》也称这次采访报道“无疑将有益于探索从‘友好与合作’向‘摩擦与竞争’转变时代的日中关系”。我们应该对新的材料保持高度的敏感性以求对中日关系史作出深入实质的研究,而不能目迷于日本朝野某个时期的或友好或正义的主张。原外务省的官员证实:当年,田中、大平是抱定“如果中方提出赔偿请求就立即归国”的想法飞来北京的,似乎虽有竹入传言也未曾轻信。而在今天,希望中国放弃赔偿的竹入也来强调“日本方面进一步树立正确的历史认识”的重要性了。在台湾问题上,日本政府也越来越表示出对所谓和平的关心。人们似乎可以自问:对于过去的侵略战争,从内心不愿承担赔偿责任的人能有怎样的“正确认识”呢?对于中国的台湾问题,根本不愿从正面承认的日本政客能唱出动听的中日友好吗?最近,日本政府既有令人警惕的“日美合作防卫范围包括台湾海峡”论,又有池田前外相“发展日中美三角关系”、桥本前首相“建立日中部长级安保对话制度”和“日本自卫队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应该加强交流”等等不易应对的合作姿态。这提醒人们:桥本前首相虽然在访华时回顾了19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但日本谋求政治大国地位并由促使他国承认其自卫队为国际间对等的武装力量进而向军事大国发展的欲望已经不再受到克制了,甚至台湾也有被拉入日中关系或日中美复杂互动格局之中的危险。
  (责任编辑杨继绳)

饮水不忘掘井人——回忆周总理对中日建交的贡献第5版(文件•报告•回忆录)
专栏:
饮水不忘掘井人
——回忆周总理对中日建交的贡献
姬鹏飞
今年9月29日是中日建交21周年的日子,我想起21年前周总理引用的一句中国古语:“饮水不忘掘井人”。他是教诲我们不要忘记为中日建交作出贡献的日本老朋友。其实为中日建交付出心血最多的是我们的周总理,他是中日友好之桥的奠基人。
(一)
1971年9月13日林彪摔死在温都尔汗之后,“文化大革命”出现转机,国内形势发生了一系列变化。与此同时,在外交战线上发生了一件大事,这就是尼克松于1972年2月访华,28日在上海发表中美联合公报。这标志着中美两国在对抗20多年之后,开始走向关系正常化。
尼克松访华后,在日本要求与中国建交的舆论占了上风,给佐藤内阁造成很大的压力。
从建国初起,周总理就致力于改善中日关系,常年坚持不懈,作了大量细致的工作,推动了中日关系的发展。到1972年夏,水到渠成,中日建交提到历史日程上来了。
(二)
周总理处理中日关系问题,一般多是由廖承志同志协助。我作为外交部长参与了中日建交谈判的全过程。
大家都知道,虽然1972年全国开始批判林彪集团,但是由于“四人帮”的干扰,“左”的思潮并未能得到认真清算。周总理一方面要协助毛主席打开中美、中日关系的大门;另一方面还要排除“四人帮”的干扰;同时要教育、说服受“左”的思潮影响的同志。
当时,一些日本在野党希望由他们联合组阁来和中国建交。周总理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日本、美国都没有革命形势。他说:如果等到日本的左派执政再恢复中日邦交,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呀,这不是把自己孤立起来了吗?他也反对同一向敌视中国的佐藤内阁建交,而主张和自民党中主张中日友好的一派谈判建交。
7月7日,田中当选为首相,马上宣布:要加紧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7月9日,周总理在欢迎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团宴会上的讲话中说:“田中内阁7日成立,在外交方面声明要加紧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这是值得欢迎的。”中国反应之快,大大出乎日本的预料,给田中内阁极大的鼓舞。7月12日,周总理授权我发表声明:中国总理欢迎并邀请田中首相来中国访问,会谈并解决中日邦交问题。这进一步坚定了田中访华的决心。
与此同时,周总理事事向毛主席报告,得到毛主席的支持,使“四人帮”无隙可乘。为使工作万无一失,总理指定我、乔冠华、廖承志、韩念龙等人组成日本组。总理白天接见外宾,那时到中国访问的日本朋友特别多,夜晚将我们找到西花厅或钓鱼台开会研究中日建交问题,或带我们一起到中南海毛主席住处开会,向主席汇报。在主席那里决定了大政方针后,回来总理又同我们一起研究、安排,事无巨细,总理都一一过问,一一想到。
由于政策明确,方法得当,从7月7日起只用了81天的时间就在北京签署了中日联合声明,建立大使级的外交关系。真是迅雷不及掩耳,不仅大大出乎美苏的意料之外,而且为世界各国观察家叹为观止。周总理把高度的原则性和灵活性结合起来,办事缜密周到,无可挑剔,令人折服。
(三)
9月25日上午11时半,田中首相、大平外相到达北京机场,受到周总理的欢迎。下午1点50分周总理和田中首相在人大会堂接见厅举行第一次会谈。田中谈到中午的茅台酒很好喝。总理说:茅台酒比“伏特加”好,不上头,疲劳的时候喝一点能起振奋作用。你觉得好喝我们送一点给你,把你的“威士忌”改成茅台。大家都知道伏特加是苏联产的酒,威士忌是美国产的酒,总理的话一下子把大家说笑了。会谈在轻松、亲切的气氛中进行。这是周总理一贯的作风,首先创造一个良好的气氛。
会谈中,田中首相提出希望29日发表联合声明,这样可以不用在日本国会通过。首相十分坦率,一下子就涉及到核心问题。他和大平外相提出台湾问题和第三国问题。他说:我们要谋求日中邦交正常化,就只有自动取消和台湾的关系。可是一定需要避免混乱。因为日本国会批准过日华(台)条约。
关于第三国的关系,大平外相说:日本政府要注意,不能从日本政府方面损害和美国的关系以及美国和世界各国的关系。要在此情况下,谋求日中邦交正常化。
周总理已身患绝症,在会谈中不得不出去服药,休息片刻。但是,他以惊人的毅力坚持工作,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他说:中日友好不是排他的,我们对日美安全条约有意见,但在联合声明中不提它,因为这是你们的事。
关于台湾问题,周总理表示:中日关系一恢复,日蒋条约就自然失效了。他指出:“我们希望从政治上来解决一些历史问题,不要拘泥于法律条文。日蒋的外交关系不能保存,但日本在台湾的侨民可以找到一个办法。”
第二天上午,我和大平外相会谈,具体地讨论联合公报的内容。日方条约局局长高岛益郎首先发言。他发言的中心是台湾问题,只拘泥法律条文,给谈判带来了阴影。
当天下午,周总理和田中举行第二次会谈。日方有大平、二阶堂、桥本恕参加,中方有我、廖承志、韩念龙参加。总理开门见山说:我们非常欣赏田中首相和大平外相所说的这样一句话:恢复日中邦交应从政治上解决,而不要从法律条文上去解决。从政治上解决,比较容易解决问题,而且照顾双方。如果只从条文上去解释,有时很难说通,甚至发生对立。
周总理说:要建交,如同大平外相所说,就要同蒋介石断交,日华(台)条约就自然失效。如果把旧金山和约、日台条约都拿来作根据,问题是无法解决的。我们说只有在你们充分理解我们提出的复交三原则的基础上,才能照顾你们面临的一些困难,而不是相反。日台条约在于你们同台湾之间,但这个事实是当时的美蒋关系造成的。这次在公报中可以不提这个字眼。但不能让我们承认这个条约的存在和合法。不然就等于中国是从今天才算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统治。这是我们根本不能接受的。
周总理的谈话入情入理,明白简要地阐明了中国的立场。日本首相表示:完全明白了。下午5点多,我和大平外相就条文的具体内容进行磋商。我方提出的方案,在前言中写了中国人民迫切要求结束中日迄今存在于两国间的不正常状态;写了日本充分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提出的复交三原则,而回避出现日华(台)条约。双方议定,在声明中宣布今后中日完全存在和平关系,不明确说战争状态何时结束。这两个问题一解决,其他技术性的问题就好办了。问题解决之后,9月27日,毛主席会见了田中首相。29日,顺利地在人大会堂签订了中日联合公报。中日关系揭开了新的篇章。
周总理协助毛主席在70年代初打开了中日、中美关系的大门,为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改革开放准备了一个良好的国际环境。
1993-09-26  

——赵家狗杂碎姬鹏飞:在主席那里决定了大政方针后,回来总理又同我们一起研究、安排,事无巨细,总理都一一过问,一一想到。

——毛主席什么时候决定了对倭的大政方针

——周恩来与美帝、倭寇勾结

——毛主席干什么?

——听取周恩来和姬鹏飞、乔冠华、廖承志、韩念龙等汇报

——毛主席:宋江把晁盖屏于108将之外。

——谁把邓痞子指作晁盖?
  
  
  

 
 
顶端 Posted: 2018-05-12 07:34 | 80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801
威望: 44811 点
红花: 44801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56(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2-12

 

9 月28 日审阅周恩来报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日本国政府联合声明》(草案)。周恩来在送审报告中说"中日联合声明已搞成,我们所要求的都写上。只是派出大使写成尽快。田中、大平说对台湾必断,日使馆必撤,蒋使如不撤,他将采取措施使他们走,要求我们不规定太死,万一超出一些时间就失信了,故望相信他们在半年内越早越好地解决这一问题。建交则自签字之日起,今日不签,明早必签,因田中力主在北京签。因此,就要考虑在声明宣布后就建交。"毛泽东批示"同意。"
9 月29 日上午,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日本国政府联合声明》在北京签字。联合声明说"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国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日本方面重申站在充分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提出的‘复交三原则’的立场上,谋求实现日中邦交正常化这一见解。中国方面对此表示欢迎。中日两国尽管社会制度不同,应该而且可以建立和平友好关系。两国邦交正常化,发展两国的睦邻友好关系,是符合两国人民利益的,也是对缓和亚洲紧张局势和维护世界和平的贡献。"联合声明有九条具体内容,其中包括"自本声明公布之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日本国之间迄今为止的不正常状态宣告结束";"日本国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重申: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日本国政府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国政府的这一立场,并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条的立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日本国政府决定自一九七二年九月二十九日起建立外交关系"。
——毛主席年谱 1972年

——放弃对倭战争赔款呢?

——赵家怎么没提?

——毛泽东批示"同意。"

——同意什么?

——周恩来的送审报告

——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日本国政府联合声明》。
  
  
  

 
 
顶端 Posted: 2018-05-12 07:47 | 81 楼
«678 9 » Pages: ( 9/9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万象视野
 
 

Total 0.009107(s) query 4, Time now is:12-12 15:24,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