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456» Pages: ( 2/6 total )
本页主题: 评走资派鼻祖托洛斯基《致联共(布)中央政治局》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0986
威望: 40996 点
红花: 409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432(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7-19

 

《托洛茨基论中国革命(1925-1927)》(部分)
致联共(布)中央政治局
1927年3月31日
3.国民革命军的政治教育刚刚开始,它必然会由于各省军队投靠而膨胀,而这些军队在政治上是十分不成熟的。据掌握的材料所能作出的判断,军官都是资产阶级地主子弟或是倾向于他们的人。看来,在中国革命区域中,中国波拿巴主义的危险相当严重;绝对不能说这种担心是空穴来风。在当前条件下,最有效地防止这种危险的措施,就是从最大的工人中心的卫戍部队开始建立苏维埃士兵分部。

——黄埔军校呢?

7、由伏龙芝负责实施援助计划
俄共(布)中央政治局会议第80号记录(摘录)
1924年3月20日
俄共(布)中央政治局会议
第80号(特字第×号)①记录
听取:1.——外交人民委员部提交的问題:
[5]关于中国问题的报告。
(报吿人:契切林同志、季诺维也夫同志)
决定:1.— [5](1)通过加拉罕同志提出的政治工作计划,决定委托伏龙芝②同志亲自负责发放50万卢布、1万支步枪和一定数量
的火炮。
(2)将早先决定的200万卢布的发放日期推迟至接到加拉罕的文件后执行。
抄送:
伏龙芝同志—(1);
契切林同志—全部;
索柯里尼柯夫同志—全部;
布留汉诺夫同志。
中央委员会书记 斯大林

——关于中国问题的报告。(报吿人:契切林同志、季诺维也夫同志)

——季诺维也夫的报告内容是什么?

——是不是实施援助计划?

——1924年6月16日,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于广州黄埔长洲岛正式成立,通称黄埔军校

——托洛斯基反对了吗?

——托洛斯基是“托洛茨基派—季诺维也夫派联盟”。
  
  
  

 
 
顶端 Posted: 2018-05-20 02:27 | 10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0986
威望: 40996 点
红花: 409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432(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7-19

 

——托洛斯基:据掌握的材料所能作出的判断,军官都是资产阶级地主子弟或是倾向于他们的人。

——托洛斯基:看来,在中国革命区域中,中国波拿巴主义的危险相当严重

——“最大的工人中心的卫戍部队”指的是什么?

——怎么能够“从最大的工人中心的卫戍部队开始建立苏维埃士兵分部”?

——托洛斯基是不是横竖让人看不懂?
  
  
  

 
 
顶端 Posted: 2018-05-20 02:31 | 11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0986
威望: 40996 点
红花: 409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432(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7-19

 

《托洛茨基论中国革命(1925-1927)》(部分)
致联共(布)中央政治局
1927年3月31日
4.不言而喻,建立苏维埃应该仔细考虑,让它们适合所有阶级、地方以及其他的条件和特点,不让这里或那里的反动分子意外获胜,不在军队里造成震荡等。但一切都表明,通过建立中国居民中劳动者和受剥削群众的苏维埃来真正巩固占领区域的任务,再也不能拖延了。

——托洛斯基:让它们适合所有阶级、地方以及其他的条件和特点

——这是不是德国社会民主党纲领?

——这是不是赫鲁晓夫的全民党?

——托洛斯基不是走资派的鼻祖?
  
  
  

 
 
顶端 Posted: 2018-05-20 02:33 | 12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0986
威望: 40996 点
红花: 409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432(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7-19

 

《托洛茨基论中国革命(1925-1927)》(部分)
致联共(布)中央政治局
1927年3月31日
5.只有通过这种途径才能和将能推行激进的土地改革,在条件允许的地方以改良的方式,在有地主和支持他们的军队的地方,则以革命的方式。

——在条件允许的地方以改良的方式,在有地主和支持他们的军队的地方,则以革命的方式。

——枪杆子呢?

——没有枪杆子,改良?

——没有枪杆子,革命?
  
  
  

 
 
顶端 Posted: 2018-05-20 02:36 | 13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0986
威望: 40996 点
红花: 409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432(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7-19

 

81、有步骤地开展土地革命
联共(布)中央政治局秘密会议
第102号(特字第80号)记录(摘录)
1927年5月13日
1927年5月13日征询政治局委员意见
听取:3.——关于中国问题。
决定:3.——给汉口发去以下电报①。“致鲍罗廷、罗易②和陈独秀。你们关于土地运动的报告收悉。我们的建议是:
(1)现在在国民党的国内政策中最主要的一点是:在各省,特别是在广东省有步骤地开展土地革命,口号是‘一切权力归农会和村委会’。这是革命和国民党成功的基础。这是在中国建立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广泛而强大的政治军事大军的基础。实际上,没收土地的口号对于被强大的土地运动席卷的省份,如湖南、广东等省是非常及时的。舍此便不可能开展土地革命。过一个月或更晚些时候,国民党可能批准没收土地。现在重要的是,在共产党的积极参与下由农民实际没收土地。关于保护指挥人员财产和分给士兵土地的法令是必要的。
(2)现在就应开始组建8个或10个由革命的农民和工人组成的、拥有绝对可靠的指挥人员的师团。这些师团将是武汉在前线和后方用来解除不可靠部队武装的近卫军。此事不得拖延。
(3)应当加强在蒋介石后方的工作和对蒋介石部队的瓦解工作,并给广东农民起义者以帮助,那里的地主政权特别不能容忍。”
抄送:
加拉罕同志。
中央书记 斯大林
注释
① 文件的缩写稿见《斯大林全集》第10卷。——原注
② 罗易(1887—1954),生于印度。1926年底,他作为共产国际代表到中国工作,1927年8月返回莫斯科。——本书制作者注

——现在就应开始组建8个或10个由革命的农民和工人组成的、拥有绝对可靠的指挥人员的师团。

——这是硬的一手

——现在在国民党的国内政策中最主要的一点是:在各省,特别是在广东省有步骤地开展土地革命,口号是‘一切权力归农会和村委会’。

——这是软的一手

——苏共中央与托洛斯基哪一个正确?
  
  
  

 
 
顶端 Posted: 2018-05-20 02:39 | 14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0986
威望: 40996 点
红花: 409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432(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7-19

 

革命与武力
陈独秀
(1926年11月25日)
中国的政治经济现状是怎样呢?一方面是被剥削压迫阶级的民众——工人、农民、商人等要求民主政治;一方面是剥削压迫阶级的帝国主义者、军阀、买办、地主、士绅等,要维持封建的军事独裁政治;代表后一阶级利益的军事势力当然是反革命派,革命的军人应该站在前一阶级利益上面。帝国主义者利用军阀、买办掌着中国城市政权,做他们剥削压迫中国民众的工具,复利用买办勾结乡村的士绅、地主掠夺中国的矿山,吸收中国的贱价原料;军阀利用买办(商会领袖及银行家)在城市剥削工人、商人,利用地主、士绅在乡村剥夺农民,以供给他们的军饷;因此,可以说军阀、买办、地主、士绅,同样是帝国主义者剥削压迫中国民众的三个工具。革命旗帜下的军人,若只知道反对帝国主义者和军阀,在实际行动上,不能力助工人、商人反抗大商买办之剥削与垄断,不能力助农民反抗地主、士绅之剥削与乡村政权,则不但依然做了帝国主义者的工具,而且保护了军阀势力在城市和乡村的基础,这样如何算得是革命的军人?这样如何算得是武力与民众合作?

——谁反对土地革命?
  
  
  

 
 
顶端 Posted: 2018-05-21 06:15 | 15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0986
威望: 40996 点
红花: 409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432(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7-19

 

现时政治斗争中之我们
(一九二六年十二月十一日)
【题解】
  一九二六年冬,随着北伐战争的节节胜利和工农群众运动的迅猛发展,国民党右派势力加紧进行反革命活动,掀起一股反对国共合作和工农运动的逆流。中国共产党内以陈独秀为代表的右倾机会主义者被这股反动潮流所吓倒,不敢坚持无产阶级的领导权,对国民党右派迁就退让。这篇文章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写的,发表于中共两广区委机关刊物《人民周刊》第三十七期。
  【正文】
  一
  我们既肯定而且坚信目前的政治争斗是应为打倒半封建势力〔1〕而争斗,为实现民主政治而争斗,于是就有人怀疑到目前的革命工作既无差别,何以于国民党〔2〕之外还有共产党的存在和活动;既有了共产党的存在和活动,便定会与国民党发生冲突和分裂。
  本来关于这个问题的解释,三年来已经写得说得很多了。只是我们为目前政治争斗做得更有意义,革命分子愈加团结和互相了解起见,仍须有以下的回答:
  (一)国民革命原是中国各被压迫阶级共同的出路。不过在这革命过程中,各阶级却有他们各自的出发点,尤其是在民主政治的实施期中,他们更有各自所欲获得的利益。阶级的利益既不同,被压迫最苦的工农阶级自然需要有专门为他们阶级谋利益的共产党为之奋斗,为其前驱。共产党为工农阶级奋斗并引导其参加国民革命,决无碍于国民党领导各阶级努力国民革命,转而在实际工作上更可收相成相助之益。
  (二)各被压迫阶级的共同目的虽在国民革命,但在革命的长期争斗中,民族资产阶级总是富于妥协性,小资产阶级也常摇摆不定,只有无产阶级是最不妥协的革命阶级。要靠他携同农民、手工业工人督促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不妥协地与敌人争斗,才能达到国民革命的真正目的——民族解放和民主政治的实现。所以为工农阶级奋斗的共产党的活动,当然不外领导工农群众的革命力量推进国民革命,以防止其他阶级的妥协性在革命中发生不良影响。这种活动,只有于领导国民革命的国民党有利,使他革命成份更加充实,决无与他有冲突和分裂的危险。因为要有冲突,必是革命的工农群众与和帝国主义敌人妥协的资产阶级冲突;要有分裂,必是革命的国民党左派和共产分子与不革命的右派分子分裂。国民党是革命的,是站在国民革命的领导地位的,自无须怕这种冲突和分裂。而且证之事实:五卅运动〔3〕以来,革命的工农群众,尤其是无产阶级,坚持其反帝精神、罢工策略,时时与想和英帝国主义妥协的资产阶级冲突;廖案〔4〕发生以后,国民党左派和共产派,曾联合一致地与廖案有关的以至反共、反俄、反农工运动的分子争斗,更分裂出许多不革命分子。结果不但于国民革命以至国民党无损,而革命势力转因是而愈加团结,国民革命才得有今日的发展。
  二
  我们的解释既完,而我们的态度亦更有较具体地表明之必要。
  (一)我们共产党领导工农群众参加国民革命,其目的是在打倒国外帝国主义和国内半封建势力,其要求不能超过民主政治的范围。但当着资本家压迫工人谋生活改善的正当要求,或是地主联合一切旧势力摧残农民谋解放的运动时,共产党必须站在工农群众方面,为解除他们的痛苦奋斗到底。为实现民主政治,共产党站在工农方面,其争斗、其要求亦自较他人为急迫。这并非超过国民革命,而实是推进国民革命。
  (二)我们知道,国民革命的唯一目的是解放目前的中国,同时中国国民革命又是世界革命的一部分,所以我们承认革命的中国国民党是中国国民革命的领导者,中国共产分子必须加入国民党共同奋斗。但这不是说中国共产党便失其独立性质而不应再有何种独立主张。国民党的联共政策和共产分子加入国民党,事实上是表示了两党的密切关系和国民党的领导地位。在这个原则之下,共产党除赞助国民党和国民政府之外,他还应为工农阶级在民主政治范围内提出政治上、经济上的要求,并督促国民党政府次第实施。
  (三)我们很希望国民党能成为一个无左右之分的革命的中国国民党,但事实上不能尽如我们所想。国民革命是各阶级联合的革命,不同的阶级性反映到国民党内自也形成了各派。过去,右派很显然地做了许多反共、反俄、反工农以及勾结旧势力的工作,而左派很坚决地努力于国民革命和民主政治之实现,实行联俄、联共和拥护工农利益的三大革命政策。在这种不同的倾向上,共产派是时时刻刻帮助左派同右派作理论上和事实上的争斗,从中山先生改组国民党直到现在。同时共产派还希望右派能彻底了解民主政治,日趋左倾,忠实的国民党党员都成左派。我们态度如此,既不是要分裂国民党,更不是不愿造成整个的革命的国民党。
  (四)我们为了上述三种原故——为工农阶级的利益,为共产党在政治争斗中的主张,为对于国民党的希望,均不能不有公开的意见发表。马克思说,“共产党最鄙薄隐蔽自己的主义和政见”〔5〕,所以我们除宣传主义外,还时时有将政见宣布的必要。不过在现在国民党政府的统治下,我们的政见和批评是属于善意的,希望党政府能予以容纳,这与帝国主义、军阀以及一切半封建势力的敌意攻击和破坏宣传根本相反。若国民党同志竟以此善意的批评和帝国主义反动派的造谣离间等量齐观,或竟以批评一些不法官吏军人的谬误设施和批评国民党政府中有些不合宜的处置,便将事实置之不论,而硬说这是污蔑整个国民党,破坏国民政府,均未免近于武断,故陷人罪。譬如近几月来有几件压迫工人摧残农民运动的案件,工农群众的要求,我们的批评,都是希望党政府能惩办这些不法官吏军人,以拥护国民党农工政策。就是左派同志的《国民周刊》上从前亦曾说过:“在党政府下,是不应该有这种不助进农工运动,不能利用政治力量去运动的官吏,在本党内是绝对不容那些摧残农工运动或轻视农工运动的党员。党政府应要有铁的纪律去受理。”“我们日夕希望民众接近本党,拥护本党,不料这种党员执政权者的一切设施,已使民众退避三舍,这是何等痛恨的事!”“……我们正为着本党民众基础着想,我们更是为一般所谓护党派日夕忧虑亡党的着想,在已逐渐觉悟的民众不是能够以革命帽子戴了去盲目的冲动,在已有组织的民众,我们更不能用什么口惠而实不至的假面具去蒙骗他,何况我们在有组织的民众,我们现在急须民众认识的本党,发生这种摧残,不特民众不为我有,那时如你们所认为该死的程庚,一定不绝起来收拾民众,我们党只有损失,你们杀也杀不尽,杀也杀不来。那是事实,那是十分可虑的。”〔6〕这些严厉的批评持与我们的批评较,我们的岂得谓过?至若摭拾市上的流言,莫须有的事实,以至绝无关系的各种风潮,都硬指为共产党在挑拨,在捣乱,则三年来我们已受尽如此之骂,左派同志亦曾为此受了许多冤枉,我们又何必置辩!只要国民党革命的同志能了解我们批评的立场,继续努力,国民革命将终归胜利。
  我们最后高呼:
  一切革命分子团结起来!
一切被压迫阶级团结起来

——周恩来土地革命吗?

——周恩来最多是个改良主义

——周恩来:(一)我们共产党领导工农群众参加国民革命,其目的是在打倒国外帝国主义和国内半封建势力,其要求不能超过民主政治的范围。

——谁是右倾投降主义?

——陈独秀还是周恩来?
  
  
  

 
 
顶端 Posted: 2018-05-21 06:21 | 16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0986
威望: 40996 点
红花: 409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432(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7-19

 

【1927年5月】 △主持成立特科。特科分设特务、情报、保卫等四股,以情报工作为主。 △共产国际第八次执行委员会全会作出《关于中国问题的决议》。会议期间,共产国际给中国共产党发出指示:(一)开展土地革命;(二)吸收新的工农领袖进国民党中央委员会,改组国民党;(三)动员二万名左右的共产党员和五万革命工农,组织一支可靠的军队;(四)组织以有声望的国民党人为首的革命军事法庭,惩办反动军官。中共中央六月一日收到上述指示。六月五日,共产国际代表罗易将电报内容告知汪精卫,这成为汪精卫分共的一个借口。
——周恩来年谱

——1927年5月

——是哪一天?

——周恩来对来人指出,通知部队“暂集中湘南”待命,“不作硬来”。

——动员二万名左右的共产党员和五万革命工农,组织一支可靠的军队呢?
  
  
  

 
 
顶端 Posted: 2018-05-21 06:22 | 17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0986
威望: 40996 点
红花: 409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432(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7-19

 

【1927年6月6日、7日】 △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会上,陈独秀针对共产国际五月指示说:农民运动如果不过火,反动派的统一战线就不能形成,因此现在不能看手解决土地问题;现在国民党未开代表大会,怎能增进领导成员;建立军队的问题,不是言过其实,就是一种幻想;组织革命军事法庭一事也是行不通的。从而拒绝了国际指示。会议还讨论了湖北、湖南的工作。
——周恩来年谱

——周恩来又违心了

——是不是?

——共产国际第八次执行委员会全会作出《关于中国问题的决议》呢?
  
  
  

 
 
顶端 Posted: 2018-05-21 06:23 | 18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0986
威望: 40996 点
红花: 409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432(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7-19

 

【1927年6月17日、20日】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两次提出举行湖南暴动的计划。指出在暴动中可集中力量进攻反动势力薄弱的城池,在反动势力较强的地方则打土豪劣绅,在可能范围内成立乡村问题;临时委员会。关于组织工作,提出在长沙没省委,下设军委;各区设农军委员会;技术上建立交通处(后建立人并说明准备另派一百五十人到各地做农军及地方工作。会议决定由周恩来前往指挥暴动。后因共产国际代表反对,这个计划未能实行。
——周恩来年谱

——后因共产国际代表反对

——哪一个国际代表?

在中共“八七”会议上的发言
罗亦农
(一九二七年八月七日)
中央对于各种运动无一坚定的策略。我时常有这样一个感觉:中国共产党无一坚决夺取政权的决心,我意党的机会主义根本出发于此。第五次大会[1]以前党对大资产阶级估量太高,大会时对小资产阶级估量得太高,所以对国民党看得太高。党不注意夺取政权的武装,上海、湖南都是半途而废,这是非常错误的。所以我看中国共产党是革命的作客者,不是革命的主人。中国共产党需要有不郎基主义[2]的精神,在国际[3]的正确指导之下来工作。大家都说国际是无错误的,我要公开的批评国际:国际的政治指导不成问题,是对的,但在技术工作问题非常之坏。既认中国革命非常重要,但同时又派魏金斯基[4]、罗易[5]来指导,他们都是无俄国革命经验的。魏金斯基在一九一七年以后才加入党,我们在上海要暴动时他要反对,并且不帮助。至于罗易,谁也知道是国际犯了左派理论幼稚病的人,这种人如何能指导中国的革命。国际的决议是好的,但派来的人不好,使人不满意。这是国际要负责任的。听说这次国际代表[6]很有革命的经验,我们自然满意,并希望国际代表能将此点转告国际。此外我还有一点意见,在告同志书中应加一点:指出过去党是不能争斗的,这是在组织上的错误。还有一问题,即是党的指导的问题。五次大会时还是一些元老来指导,这是大错的。湖南代表及其他同志说:要将群众意识来作党的指导和要吸收工人来作领导,这是很对的。
注释
[1] 第五次大会,指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七日至五月九日在武汉举行的中共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
[2] 不郎基主义,又作布郎基主义,是工人运动中一种革命冒险主义思想,以法国革命家、空想共产主义者布朗基为代表。布郎基主义者主张进行政治革命,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并为此进行了英勇的斗争。但是布郎基主义者不懂得社会发展规律,幻想只依靠少数革命家的密谋活动来制造革命,建立新社会。马克思、恩格斯尖锐批评了布郎基主义者的宗派主义和冒险主义的策略,同时高度评价了他们的英勇革命精神。
[3] 国际,即共产国际,见本书第3页注[2]。
[4] 魏金斯基(一八九三——一九五三),又译维经斯基,苏联人,中国名字伍廷康。早年移居美国,俄国十月革命后回国。一九二〇年三月被共产国际派到中国,了解情况,并帮助酝酿筹建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成立后,在党的创立时期和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曾作为共产国际代表,数度被派到中国。
[5] 罗易(一八八七——一九五四),印度人。曾是印度共产党领导人之一和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委员。一九二七年四月到武汉,并以共产国际驻中国首席代表的身份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后因成为叛徒,被印共和共产国际开除。
[6] 国际代表指罗明纳兹。罗明纳兹(一八九八——一九三四),苏联人。曾任联共(布)中央候补委员、共产国际主席团成员。一九二七年,中国大革命失败后,共产国际派罗明纳兹到中国接替鲍罗廷、罗易等人的工作。同年年底返苏。后被指控为组织反党集团而撤职。

——周恩来又违心了

——是不是?

——共产国际第八次执行委员会全会作出《关于中国问题的决议》呢?
  
  
  

 
 
顶端 Posted: 2018-05-21 06:24 | 19 楼
«1 2 3456» Pages: ( 2/6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万象视野
 
 

Total 0.012283(s) query 4, Time now is:07-19 13:48,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