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 8 » Pages: ( 8/8 total )
本页主题: 评走资派鼻祖托洛斯基《关于我们对中国和日本的政策问题》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801
威望: 44811 点
红花: 44801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56(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2-12

 

——托洛斯基:同时要加强从俄罗斯中部地区向远东移民的工作。

——苏联人民移民黑龙江、吉林

——是什么性质?

——苏联是社会主义国家吗?

——托洛斯基是个什么货色?

——斯大林暗杀托洛斯基?
  
  
  

 
 
顶端 Posted: 2018-06-07 06:57 | 70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801
威望: 44811 点
红花: 44801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56(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2-12

 

画家死后再创作!陆俨少死后20年再创巨作,卖出3千万天价
作者:faceback面包
(导读:画家死后还可以再创作吗?拍卖公司和画家亲属告诉你,没有问题,当然可以。著名画家陆俨少就在死后20年还魂再创作出巨幅山水画,而且此幅还魂创作的巨作在上海嘉禾拍卖公司拍出3000万天价。中国书画拍卖史上最离奇的怪事是真真实实地发生了。)
(著名山水画大师陆俨少于1993年逝世。陆俨少逝世20年后还魂再创作出山水画长卷,被家属送拍,卖出3千万天价。)

——谁暗杀托洛斯基?

——斯大林

——美国

——托洛斯基自己

——托洛斯基分子

——托洛斯基死后,谁得利?
  
  
  

 
 
顶端 Posted: 2018-06-07 06:59 | 71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801
威望: 44811 点
红花: 44801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56(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2-12

 

——托洛斯基:应按照棋盘格式安置日本移民

——托洛斯基:应该让日本农民对所提供的地块感到满意

——托洛斯基是不是倭奸?

——加拉罕是个什么东西?

——托洛斯基:必须在中国(也可能在其他国家,首先是英国和日本)展开反对这个狂妄要求的声势浩大的政治运动,阐明作为苏联代表的卡拉汉同志所执行的解放政策的意义和内容。

——苏联肃反枪决加拉罕的理由是什么?
  
  
  

 
 
顶端 Posted: 2018-06-07 07:02 | 72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801
威望: 44811 点
红花: 44801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56(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2-12

 

关于我们对中国和日本的政策问题
托洛茨基
(1926年3月25日)
附件:1919年文件摘录
致俄共(布)中央
  由于匈牙利共和国覆亡,我们在乌克兰的失利以及我们有可能丢掉黑海沿岸地区,这一切加上我们在东部战线所取得的成绩,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们的国际方针,昨天尚处于次要地位的东西也因此提到了主要地位。
  当然现在这个时候西方不会很快爆发重大事件。但是总罢工示威的失败、匈牙利共和国被扼杀以及继续公开支持讨伐俄国——所有这一切都显示,西方革命的潜伏期和准备期还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
  这就是说,法英军国主义在一定程度上仍保存着生命力和实力,而我们红军在世界政治的欧洲舞台上无论就进攻还是防御来说,力量都还相当小。这种情况下,西部边界的一些白卫小国暂时可能为我们提供“掩护”。
  如果我们往东看看,形势就大不一样了。诚然,东方面军的侦察和作战简报过于笼统,实际上是十分马虎,以致我到现在对这方面的情况还没有一个非常确切的概念:我们是不是彻底击败了高尔察克[5],还是只打击了他,使他还能把相当一部分兵力拉到鄂木斯克一带。这里至少打开一扇通向亚洲的大门,所以,如果设想得更糟,也就是说,高尔察克根本没有被击败,那么仍然与我们抗衡的是一支势力不太强大的孤军,而且其交通线漫长而无保障。
  当然还存在一个驻扎在西伯利亚的日本军队的问题,这支部队共有几万人。这个数字对幅员辽阔的西伯利亚来说并不算大。此外,现有情报证实,日本人并没有推进到伊尔库茨克以西。完全有理由推测,美国将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烈地反对日本向西伯利亚推进。高尔察克是美国的直接代理人。日本借口必须防止高尔察克推行的美国化,派几个师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登陆。现在事情结局发生了变化。高尔察克完蛋了,日本由于等待我们继续东进,不得不大量增派其占领部队或者滚蛋。高尔察克被消灭之时,日本却在西伯利亚扩张势力,这对美国来说意味着西伯利亚日本化,美国当然不能不予以抵制。在这种情况下也许我们甚至可以指望这帮华盛顿混蛋直接支持我们反对日本。我们向西伯利亚推进,日本与美国产生对抗至少会为我们创造有利的局面。
  亳无疑问,我们的红军在世界政治的亚洲舞台上是一支比在欧洲舞台上强大得多的力量。我们在这里无疑不仅能长期等待欧洲事态的发展,而且能在亚洲方向采取积极行动。现在对我们来说通向印度之路要比通向苏维埃匈牙利之路更畅通且路程更短。目前在欧洲的天平上还不够分量的一支军队却能打破亚洲殖民依附关系这种不稳定的平衡,直接推动受压迫群众举行起义并保证起义取得胜利。
  显然,在东方采取这样的行动就要求我们在乌拉尔建立和巩固强大的基地。不论我们在近几个月或近几年内面对哪个方向——面对西方还是东方——这个基地无论如何都是必需的。必须千方百计地振兴乌拉尔。现在必须把我们派往或准备派往顿河州工人新村、征粮队等等去的全部劳动力都集中到乌拉尔去。要把我国优秀的科技力量、优秀的组织人员和行政人员派到那里去。要恢复去年春天德国进攻我们时产生的想法:要把工业集中在乌拉尔及其周边地区。现在同样要重视在乌拉尔和西伯利亚已清剿地区的苏维埃工作。要把乌克兰目前由于“其无法左右的原因”而脱离苏维埃的工作的优秀党员派到那里去。如果他们失去乌克兰,就让他们为苏维埃革命而去夺取西伯利亚。随着夺得乌拉尔地区或外乌拉尔辽阔的草原,我们就有可能大规模地组建骑兵,兹拉托乌斯恃将会为此提供必要的武器装备。在此以前我们缺乏骑兵。经验表明,在机动作战的国内战争中骑兵的作用很大,而在亚洲作战中其作用则无疑是决定性的。一位重要的军事干部早在几个月前就提出了组建骑兵军的计划(有30000〜40000骑兵:),以便把他们派往印度。
  这个计划显然要求我们认真作好在物质上和政治上的准备。我们迄今为止对在亚洲进行宣传鼓动太不重视。同时看来国际局势形成了这样的格局,就是去巴黎和伦敦之路要经过阿富汗、旁遮普和孟加拉的城市。
  我们在乌拉尔和西伯利亚的战绩应极大地提高苏维埃革命在整个被压迫的亚洲的威信。要利用这个因素并把革命学院、亚洲革命的政治和军事司令部集中在乌拉尔或土耳其斯坦的某地,后者在近期可能会比第三国际执行委员会更起作用。现在就要用我们力所能及的一切手段和方法更认真地进行这方面的组织工作,集中必要的人力,集中语言学家、书本的翻译家,吸收当地的革命者。
  我们以前当然也曾注意到有必要促进亚洲革命,而且从未拒绝过进行进攻性的革命战争。但我们不久前还出于充足的理由全神贯注于西方。波罗的海沿岸边疆区曾在我们手里。波兰革命发展的速度似乎很快。匈牙利建立了苏维埃政权。苏维埃乌克兰已经向罗马尼亚宣战,正准备向西推进,与苏维埃匈牙利连成一片。占领敖德萨可以使我们与巴尔干革命的策源地以及英国和法国的某些港口建立直接可靠的联系,我们向这些地方发送了大量共产主义读物。我再重复一遍,目前局势急剧变化,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德国的共产主义运动在经历了第一个狂飙突进时期后收缩了,而且这种状况也许会持续许多个月。一切迹象表明,苏维埃匈牙利的失败延缓了一些小国家(像保加利亚、波兰、加里西亚、罗马尼亚及巴尔干国家)的革命。这个阶段要持续多长时间呢?这显然是难以预测的,也可能持续1年、2年、5年。当今残酷剥削的资本主义多存在哪怕几年,都意味着殖民剥削的程度不可避免地要加深,另一方面起义也不可避免地要爆发。亚洲可能会成为近期爆发起义的舞台。我们的任务就是要及时把我国国际方针的重心作必要的转移。
  现在当然还说不上削弱我们在南方战线的斗争。但就像去年镇压西伯利亚农民起义的不是苏维埃政权而是高尔察克一样,乌克兰的农民起义在最近一年中将不会被我们,而是被邓尼金镇压,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总之,欧洲革命似乎推迟了。但毋庸置疑,我们由西向东推进了。我们失去了里加、维尔纳,还有失去敖德萨、彼得格勒的危险。我们收复了叶卡捷琳堡、兹拉托乌斯特和车里雅宾斯克。必须根据变化了的局势改变方针。最近一个阶段为亚洲方针的“因素”作的准备工作,主要是为从军事上打击印度、援助印度革命作准备工作可能只是预备性的。首先要积极地制定计划,研究计划的实施,吸收必需的训练有素的人员,建立十分内行的组织。本报告旨在引起中央对上面提出的问题的重视。
列•托洛茨基
1919年8月5日于卢布内

——托洛斯基的不断革命是什么?

——托洛斯基:波罗的海沿岸边疆区曾在我们手里。波兰革命发展的速度似乎很快。匈牙利建立了苏维埃政权。苏维埃乌克兰已经向罗马尼亚宣战,正准备向西推进,与苏维埃匈牙利连成一片。占领敖德萨可以使我们与巴尔干革命的策源地以及英国和法国的某些港口建立直接可靠的联系,我们向这些地方发送了大量共产主义读物。

——托洛斯基:亳无疑问,我们的红军在世界政治的亚洲舞台上是一支比在欧洲舞台上强大得多的力量。我们在这里无疑不仅能长期等待欧洲事态的发展,而且能在亚洲方向采取积极行动。现在对我们来说通向印度之路要比通向苏维埃匈牙利之路更畅通且路程更短。目前在欧洲的天平上还不够分量的一支军队却能打破亚洲殖民依附关系这种不稳定的平衡,直接推动受压迫群众举行起义并保证起义取得胜利。

——托洛斯基:这个计划显然要求我们认真作好在物质上和政治上的准备。我们迄今为止对在亚洲进行宣传鼓动太不重视。同时看来国际局势形成了这样的格局,就是去巴黎和伦敦之路要经过阿富汗、旁遮普和孟加拉的城市。
  
  
  

 
 
顶端 Posted: 2018-06-08 06:52 | 73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801
威望: 44811 点
红花: 44801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56(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2-12

 

关于我们对中国和日本的政策问题
托洛茨基
(1926年3月25日)
附件:1919年文件摘录
致俄共中央
副本
绝密
  我认为有必要对我8月5日的报告补充以下问题:
  有资料表明,阿富汗与英同媾和可能会完全转过来反对我们。据我们在土耳其斯坦的人士称,英国正积极联合波斯、布哈拉、希瓦和阿富汗来反对苏维埃土耳其斯坦。假如英国不这样做那倒是不对思议的。现在英国打算在东方建立像它在我国西部边境上建立的那样的国家链条。在那边做这种工作的困难要比在西边少得多。现在问题就在于谁能赢得速度。
  我们成功地向土耳其斯坦推进及粉碎高尔察克的南路部队为我们赢得速度创造了条件。但由此可得出结论:我们在西方执行完全正确的等待、适应、躲避和退让政策的同时,应在东方采取坚决果断的政策。
  我们只有在土耳其斯坦建立重要的军事基地(这样做已有足够的条件),现在才能破坏英国联合亚洲国家反对我们的活动。要立即选择一条可行的打击路线,要从英国用来反对我们的国家链条中选出一个国家使之处于我们的直接打击之下,在事先提出和解的最后通牒之后,使之听命于我们并进行打击。
由此得出结论:(1)有必要派拥有广泛特命全权的人去土耳其斯坦并下达指示,保证该同志不会在东方采取我们在西方被迫采取的传统防御避让战术;(2)指示共和国革命军事委员会在土耳其斯坦为我方可能从土耳其斯坦南进集中人力和物力。
列•托洛茨基
1919年9月20日

——百度百科 突厥斯坦
突厥斯坦一词原为波斯语,意 为“突厥人的国家”、“突厥之地”。该词最早出现在8世纪阿拉伯人撰写的地理学著作中,其范围大致为东起戈壁沙漠,西滨里海,南接西藏、克什米尔、阿富汗斯坦中部、伊朗东部,北连西西伯利亚在内的广大中亚地区。“突厥斯坦”这一地理称谓一直被当地民族及与当地有政治经济联系的周边民族所使用,在从8世纪开始的不同时期的阿拉伯语、波斯语、突厥语、印度斯坦语(印地语、乌尔都语)的各种历史文献、碑铭、外交文书、经济文书及文学作品中广泛可见。
“突厥斯坦”有狭义与广义之分。广义的“突厥斯坦”即大突厥斯坦(Great Turkestan),是指包括以上所述全部范围的地区,即西突厥斯坦(或称俄国突厥斯坦)、东突厥斯坦(或称中国突厥斯坦)与南突厥斯坦(或称阿富汗突厥斯坦)的总和。狭义是指西突厥斯坦,以与在历史上又被称为蒙兀儿斯坦的西部东突厥斯坦、又被称为畏兀儿斯坦的东部东突厥斯坦和被称为阿富汗突厥斯坦的南突厥斯坦相区别。

——托洛斯基:要立即选择一条可行的打击路线,要从英国用来反对我们的国家链条中选出一个国家使之处于我们的直接打击之下,在事先提出和解的最后通牒之后,使之听命于我们并进行打击。

——这种行为是什么性质?

——托洛斯基:关于我们对中国和日本的政策问题(1926年3月25日)

——托洛斯基的不断革命是什么货色?

——赵家:毛泽东的初心之路。

注释
[1] 左侧页边有托洛茨基的附言:“委员会的决定。主席托洛茨基。委员有契切林、伏罗希洛夫、捷尔任斯基。第1页上方有托洛茨基秘书的附言:本件经列•达•修正。1926午4月3日送托夫斯图哈同志交政治局。”下面还有两个可能彼此有联系的附言:“外交上的重新组合——两周后。”
[2] 洛迦诺公约——1925年10月经洛迦诺会议讨论并草签,于12月在伦敦签订的条约。主要文件有关于德法和德比边界不受侵犯以及维持莱茵河地区非军事化的保证条约等。
[3] 谢列布里亚科夫,列•彼•(1888〜1937)——1905年加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1919-1921年为俄共(布)中央委员、中央组织局委员和中央书记。1919〜1921年任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秘书。1922年起任副交通人民委员。1937年被处死,后平反。
[4] 卡拉汉,列•米•(1889~1937)——1904年参加革命运动。十月革命后历任副外交人民委员、驻中国全权代表、驻土耳其大使。
[5] 高尔察克,亚•瓦•(1873〜1920)——沙皇海军上将。1918~1919年俄国白卫军主要首领之一,在乌拉尔、西伯利亚和远东建立了军事独裁政权。1920年被枪决。
  
  
  

 
 
顶端 Posted: 2018-06-08 06:56 | 74 楼
«567 8 » Pages: ( 8/8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万象视野
 
 

Total 0.012186(s) query 4, Time now is:12-12 15:3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