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3 4567» Pages: ( 3/13 total )
本页主题: 评赵家五毛梁秉堃  周恩来让人艺停演《潘金莲》:不是哪个历史人物都可以翻案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罗马尼亚话剧《公正舆论》在京上演
第4版()
专栏:
罗马尼亚话剧《公正舆论》在京上演
据新华社北京11月9日电 新华社记者张慧贤报道:反映现实生活的罗马尼亚话剧《公正舆论》今晚在北京上演。这是搬上北京舞台的第一个罗马尼亚话剧,由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出。罗马尼亚著名剧作家奥•巴琅格1967年创作的《公正舆论》,塑造了一位联系群众、敢讲真话、立志于改革的新闻工作者形象。全剧的情节围绕着这位新闻工作者和他所在报社的社长——一个不学无术的官僚主义者之间的斗争而展开。
1980-11-10

——方琯德

——赵家文化打手在毛主席时代干什么?

——话剧《日出》、《带枪的人》、《伊索》、《刚果风雷》。

——周恩来的文艺路线是什么?
  
  
  

 
 
顶端 Posted: 2018-08-22 05:29 | 20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梁秉堃 | 周恩来让人艺停演《潘金莲》:不是哪个历史人物都可以翻案
梁秉堃 • 2018-08-18 • 来源:“作家文摘”微信公号 .
周总理点点头:“狄辛,你在台上不是反抗得挺激烈吗?说说你的想法。田冲,你这个英雄人物有什么看法?”显然,他是在努力动员当事人先发表意见。

——百度百科 狄辛
狄辛,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北京市剧协理事。 1946年参加党领导的进步戏剧团体演剧二队,开始了艺术生涯。
演出作品
《胆剑篇》中的西施,《关汉卿》中的朱帘秀,《蔡文姬》中的蔡文姬,《王昭君》中的王昭君,《贵妇还乡》中的克莱尔,《蜕变》中的丁大夫,《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中的屠鲁西娜,《雷雨》中的繁漪等。出演电视剧《武夷仙凡界》饰 石娘。

——周恩来重用的是什么东西?

中国赫鲁晓夫和所谓“三十年代文艺”第3版()
专栏:
中国赫鲁晓夫和所谓“三十年代文艺” 晓东 侯作卿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洪流,冲刷着一切藏垢纳污的巢穴,使那些牛鬼蛇神失去藏身之所。毛泽东思想的光辉,照亮了大地,使那些魑魅魍魉现出了它们的本来面目。
事实充分证明:中国赫鲁晓夫不仅是六十年代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总后台,而且早在三十年代就是“国防文学”这个资产阶级口号的积极支持者和鼓吹者。 一
伟大的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在现在世界上,一切文化或文学艺术都是属于一定的阶级,属于一定的政治路线的。”
一九三六年,以上海为中心的国民党统治区的左翼文艺运动,发生了鲁迅提出的“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和周扬提出的“国防文学”两个口号的大论战。这是三十年代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争夺政治领导权的斗争在文艺战线上的反映,是党内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同以王明为代表的右倾投降主义路线的斗争在文艺领域内的表现。
鲁迅是坚定地站在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正确路线方面的。他提出的“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的口号,是无产阶级的口号。
周扬是坚决地站在以王明为代表的错误路线一边的,他执行了一条右倾投降主义的文艺路线。他提出“国防文学”的口号,拚命鼓吹不分阶级的“全中国民族的文学”;胡说什么领导权问题不必“强调地提出来”、“‘领导权’不是谁专有的”,极力取消无产阶级的领导;并把夏衍歌颂汉奸、妓女的反动剧本《赛金花》,说成是“给国防剧作开辟了一个新的园地”等等。
一九三五年,王明接连发表了《论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的革命运动与共产党的策略》、《论反对帝国主义的统一阵线和中国民族解放运动》等文章和讲演。王明在这些文章和讲演中,站在资产阶级立场上,用右倾机会主义的观点解释反帝统一战线,抹杀阶级界限,取消阶级斗争,鼓吹阶级合作,强调全民的共同利益,宣扬阶级投降主义,根本否认统一战线中的无产阶级的领导权。
中国赫鲁晓夫紧跟而上,用“莫文华”的笔名,在一九三六年六月七日出版的《生活日报•星期增刊》第一卷第一号和七月十二日出版的第一卷第六号上,连续发表了题为《民族解放的人民阵线》与《人民阵线和关门主义》两封给编辑部的公开信。这是中国赫鲁晓夫对抗毛主席的正确路线,推行王明右倾投降主义路线的政治纲领。
中国赫鲁晓夫在这两封公开信中,打出了一个修正主义的“人民阵线”的旗号。他强调“人民阵线”是“极广泛的”、“全民族”的“各阶层联盟”。他绝口不提无产阶级的领导权,而大叫“把门完全打开!”“不管什么党派,什么团体,什么样式的个人,你们都要去招致来”。他诬蔑我党是“抛开统一战线来谈领导权”,明目张胆地反对毛主席的正确路线,取消统一战线中的无产阶级领导权,鼓吹阶级合作的投降主义理论。
阶级投降主义,必然要堕落为民族投降主义。中国赫鲁晓夫在“公开信”里,还直接为汉奸卖国贼辩护,包庇和纵容卖国的行为。他郑重地宣称:“麻醉民众为民族敌人张目的所谓‘名流学者’”、“东北的出卖者”、“卖国的理论家”,也“还是中国人”,也会“认为抗日战争是必要的”。因此,他教训人们说:“你们在批评中还应表示善意的态度,应避免一些刺激感情的故意攻击的语句,你们应该鼓励他们往好的方面走。”这真是货真价实的叛徒、汉奸、卖国贼的哲学!
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毛主席在党的活动分子会议上作了《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的报告。在这个报告里,毛主席全面、深刻地分析了日本帝国主义打进中国以后政治形势的变化,提出了“建立广泛的民族革命统一战线”的策略任务;同时,又明确地指出,由于民族资产阶级的两面性,“这就增加了共产党批评同盟者、揭破假革命、争取领导权的责任”。毛主席还着重强调了共产党和红军在这个统一战线中的决定意义的领导作用,既批判了党内过去存在的狭隘的关门主义和对于革命的急性病,同时又警告全党注意一九二七年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导致革命失败的历史教训。在当时毛主席领导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通过的《中央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议》中,也明确地指出“应该坚决不动摇地同反日统一战线内部一切动摇、妥协、投降与叛变的倾向做斗争。”“共产党应该以自己彻底的正确的反日反汉奸卖国贼的言论与行动去取得自己在反日战线中的领导权。”因为“只有在共产党领导之下,反日运动才能得到彻底的胜利。”毛主席制定的这条坚持无产阶级领导权,坚持独立自主,实行又联合又斗争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路线,是唯一正确的路线。
中国赫鲁晓夫在党中央决议和毛主席指示以后不到半年的时间,就抛出所谓“人民阵线”的资产阶级投降主义的纲领,这是公开地对抗毛主席领导的党中央的正确领导,反对毛主席的正确路线,这是资产阶级的代理人利用抗日战争的时机向无产阶级争夺领导权的一场严重的斗争。
周扬之流的“国防文学”理论与中国赫鲁晓夫的“人民阵线”理论不仅精神实质都是一样,而且连用的许多语言也几乎是相同的。比如中国赫鲁晓夫说:“人民阵线”是“全民族”的“各阶层联盟”,周扬则说:“国防文学”是“全中国民族的文学”。中国赫鲁晓夫说:“关于人民阵线,我觉得最危险的是狭隘的关门的观点”,周扬则说:“以为只有勤劳大众的文学才是民族革命的文学,这不用说是有害的宗派主义和关门主义”。中国赫鲁晓夫攻击“人民阵线”的反对者“是由于对目前变动了的形势不了解与估计不足”,周扬则攻击“国防文学”的反对者“完全不了解目前的新的形势”。中国赫鲁晓夫唯恐坚持鲜明的无产阶级立场会吓跑资产阶级,并提出对坏人的警惕性“可以吓退许多人参加人民阵线,也吓退你自己”,恶毒地讽刺坚持无产阶级立场的人:“他们以为把门关了”,“就可以保存他们的纯洁、清高、古傲和本色。”周扬也恶毒地讽刺说:“如果固守着自己的‘纯洁’,怕沾染了‘多元的混乱场面’,那才真是‘自己取消’”!请看,周扬之流和中国赫鲁晓夫的腔调多么一致啊! 二
文化革命的伟大先驱鲁迅,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他一眼就看穿了周扬一伙的投降主义的鬼嘴脸,接连发表了《论现在我们的文学运动》、《答徐懋庸并关于抗日统一战线问题》等重要文章。他一针见血地指出:“决非停止了历来的反对法西斯主义,反对一切反动者的血的斗争,而是将这斗争更深入,更扩大,更实际,更细微曲折,将斗争具体化到抗日反汉奸的斗争,将一切斗争汇合到抗日反汉奸斗争这总流里去。决非革命文学要放弃它的阶级的领导的责任,而是将它的责任更加重,更放大”。“国防文学”在鲁迅的迎头痛击下,遭到了可耻的破产。这是对投降主义文艺路线的致命打击,也是对王明右倾投降主义政治路线的致命打击。
中国赫鲁晓夫看到鲁迅“出来给周扬先生等人以重大的批判”,“把他们的理论完全推翻了”,真是着急非凡,于是他煞费苦心地于一九三六年九月二十五日写出一篇题为《我观这次文艺论战的意义》的文章,仍用“莫文华”的假名字,在十月十五日出版的《作家》杂志上发表出来。这是一篇企图在周扬之流战败的情况下稳住阵脚,重新进行反攻的“妙文”。文章胡说什么:鲁迅“并不反对‘国防文学’为自由提倡的口号,因此,‘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口号也可用,因为和‘国防文学’并不对立的。”这是对鲁迅的歪曲。事情十分清楚,如果鲁迅“不反对”“国防文学”的口号,他为什么在周扬的“国防文学”口号之后,还要提出“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的口号?事实明白地摆着:鲁迅之所以提出“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的口号,“是为了补救‘国防文学’这名词本身的在文学思想的意义上的不明了性,以及纠正一些注进‘国防文学’这名词里去的不正确的意见”。也就是说,要防止周扬们打着“国防”的旗号,“注进”资产阶级投降主义的黑货。鲁迅以他的坚决的斗争,戳穿了“国防文学”的反动实质。在这个问题上,周扬的态度也是十分明确的。他说:“在‘国防文学’的口号之外,不是不能容许别的同类性质的口号辅助的存在,只要那口号不妨碍文学上统一战线的运动。‘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就恰恰是在相反的情形之下提出来的。”因此,他对鲁迅提出的“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这个口号恨之入骨,即使作为“国防文学”的辅助口号都不容许存在,并且还煽动众多的牛鬼蛇神,不择手段地围攻鲁迅。
“国防文学”和“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两个口号之争,是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斗争在文艺战线上的表现,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在文艺战线上争夺领导权的尖锐的斗争。两条路线的生死搏斗,“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在路线问题上没有调和的余地”。
在这种针锋相对的论争面前,中国赫鲁晓夫却摆出一副“折衷”、“公允”、“调和”、“平正”的态度,一会儿说这派“意见正确”,一会又说那派意见“我也十分同意”。这正如列宁所指出的,“在两种互相排斥的观点之间象游蛇一样回旋,力图既‘同意’这一观点,又‘同意’另一观点”,这是“整个现代机会主义在各个方面所表现出来的特征”。中国赫鲁晓夫表面上说“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的口号“也可用”,实际上是不可用。因为“也可用”是有前提条件的,这就是“并不反对‘国防文学’为自由提倡的口号”并认为“和‘国防文学’并不对立的”。这样,其必然的逻辑是:或者你自认为与“国防文学”并不对立,即跟着“国防文学”走,也去搞阶级投降主义和民族投降主义的文艺,或者你认为两个口号是对立的,那么“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口号当然就不可用了。中国赫鲁晓夫的这段文章真是做得“妙”极了!但是,这不是更加暴露了他支持周扬的资产阶级投降主义文艺路线,反对鲁迅所执行的无产阶级文艺路线的险恶用心吗!
中国赫鲁晓夫还胡说什么鲁迅的《答徐懋庸并关于抗日统一战线问题》,只是对徐懋庸、周扬等人的“宗派主义的理论与气质”的批判。真是满口胡言,荒谬绝伦!
事情十分清楚,周扬之流所推行的“国防文学”,决不是什么“理论与气质”的问题,而是推行右倾投降主义路线的问题。鲁迅的《答徐懋庸并关于抗日统一战线问题》,正是从政治上、路线上,对周扬提出的“国防文学”这个资产阶级的口号的反动本质,给予了彻底的揭露和批判。中国赫鲁晓夫为了包庇周扬一伙,继续贯彻他的反革命的投降主义政治路线,硬把周扬提出的“国防文学”这个资产阶级的口号,仅仅归结为宗派主义的“理论和气质”问题,故意掩盖这场两个阶级、两条路线斗争的实质,并对新文化运动的伟大旗手鲁迅横加歪曲,真是恶毒之极! 三
一九四○年一月,毛主席在他的光辉著作《新民主主义论》中,对王明以及中国赫鲁晓夫所推行的右倾机会主义的政治、军事、文化路线,从理论上给予了彻底的批判;并且对三十年代的文艺运动作了历史的结论,全面地肯定了鲁迅和鲁迅所代表的新文化运动的方向,彻底地否定了周扬一伙以及支持他们的中国赫鲁晓夫的资产阶级文艺路线。两年之后,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这篇划时代的天才著作中,又严厉地批判了王明以及中国赫鲁晓夫的资产阶级文艺路线。毛主席这些科学的总结和革命的批判,宣告了所谓三十年代文艺的破产。
全国解放以后,中国赫鲁晓夫为了实现他篡党、篡政、篡军,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目的,他伙同一小撮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各个领域,积极推行一条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在文艺界,他把三十年代的老搭档周扬之流安插在重要岗位上,作为他的代理人,并以周扬为首,组成了一个文艺界的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推行了一条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把文艺界变成了为他制造反革命复辟舆论的重要阵地。这条黑线,就是资产阶级的文艺思想、现代修正主义的文艺思想和所谓三十年代文艺的结合。
中国赫鲁晓夫是鼓吹和复活所谓三十年代文艺的罪魁祸首。一九五三年第二次全国文代会期间,中国赫鲁晓夫亲自出马,提出开放“五四”以来的所谓“优秀剧目”,并且点名要看所谓三十年代文艺的代表剧作,看完以后,极口称赞说:“深刻!很深刻!非常深刻!”在中国赫鲁晓夫的大力号召之下,一大批所谓三十年代文艺的毒草话剧、毒草电影,充斥了舞台和银幕。夏衍的《上海屋檐下》、田汉的《丽人行》、阳翰笙的《李秀成》等大肆宣扬中国赫鲁晓夫的活命哲学、投降哲学、叛徒哲学的大毒草到处被当作香花来吹捧。《林家铺子》、《早春二月》、《舞台姐妹》等复活和发展所谓三十年代文艺的黑标本也大批地出笼。
与吹捧和复活所谓三十年代文艺相配合,中国赫鲁晓夫又把攻击的矛头指向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文艺路线,指向毛主席对所谓三十年代文艺黑线的批判。他在一九五六年和一九五七年一再宣扬:“在中国,马克思主义与文艺还没有结合”,“还没有把马克思主义运用于文艺问题”;并别有用心地煽动:“文艺家在这方面应当努力”。对主子的旨意,奴才心领神会。在一九五七年七月到九月的作家协会党组扩大会议上,周扬借反对右派分子冯雪峰的机会,颠倒文艺战线上两条路线斗争的历史。他把自己说成是三十年代无产阶级文艺路线的代表者,而把资产阶级文艺路线的罪名硬加在鲁迅的头上。接着,在中国赫鲁晓夫的纵容下,周扬、林默涵、邵荃麟等又借出版《鲁迅全集》第六卷的机会,用同样的手法,编造了一条《答徐懋庸并关于抗日统一战线问题》的注释,彻底否定了“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这个无产阶级的口号,混淆是非地肯定了“国防文学”这个资产阶级的口号,把错误路线说成是正确路线,把修正主义说成是马克思主义。
周扬一伙刮起这股翻案风之后,伪造历史,颠倒黑白的艺术史、文学史也纷纷出笼。《中国电影发展史》、《中国话剧运动五十年史料集》和《左联时期无产阶级革命文学》等,就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著作。这些著作,肆意贬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极力美化王明的机会主义路线,抹煞文化革命的伟大旗手鲁迅的功绩,为围攻鲁迅的“四条汉子”周扬之流树碑立传,把他们抬上“祖师爷”、“老头子”的宝座。
中国赫鲁晓夫伙同周扬之流策划的这股复活和发展所谓三十年代文艺和机会主义路线的妖风,在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二年我国经济遭遇暂时困难期间达到了高潮。他们疯狂地叫嚣要用他们“三十年代”的经验“来改正我们当前的工作”。这股妖风同国内外反动派相呼应,猖狂地向党向社会主义进攻,直接配合了中国赫鲁晓夫掀起的“三降一灭”、“三和一少”,以及“单干风”、“翻案风”等资本主义复辟的逆流。
一九六二年九月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上,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发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伟大号召,并强调要大抓意识形态领域的阶级斗争,给了中国赫鲁晓夫以及周扬一伙以沉重的打击。
但是,敌人是不甘心失败的。刚过一个多月,周扬又跳出来为“国防文学”辩护。他在一九六二年十一月三日召开的《中国现代文学史》讨论会上说:“应该肯定两个口号都可以用,都对,都有优点缺点。”周扬这种反革命两面派的手法,使我们立即联想到中国赫鲁晓夫在《我观这次文艺论战的意义》中所使用的折衷主义手法。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赫鲁晓夫这个老机会主义者,这时候在这个问题上的幕后活动。他看到周扬他们的反党面目即将暴露,于是又妄想三十年代的故技重演,亲自出马为他们解围。在他的授意下,参加编造那条《鲁迅全集》注释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林默涵,马上派××去找中国赫鲁晓夫在三十年代化名“莫文华”所写的关于两个口号论争的文章,即《我观这次文艺论战的意义》。不久,××就把刊登这篇文章的《作家》杂志找来送交了林默涵。一九六三年上半年,江青同志领导的作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端的京剧革命已经展开,柯庆施同志也根据党的八届十中全会的号召,提出大写“十三年”和“大力提倡革命现代戏”的口号。林默涵一看风头不对,就在一九六三年五月十三日把《作家》杂志退还了××,在写给××的信中一再叮咛说:“此文以不传开去为好。”真是作贼心虚!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熊熊烈火燃烧起来了,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末日来临了。在这种情况下,××把“莫文华”的文章又上交给混进党中央的反革命两面派陶铸。陶铸又把它交给中国赫鲁晓夫,密谋伺机反扑。请看,中国赫鲁晓夫委托他的心腹陶铸写给××的一封黑信:××同志:
你送来两篇署名莫文华的文章,都转呈××同志(按:即中国赫鲁晓夫,下同)看过。据××同志说,大体可以断定,这两篇文章都是他写的。如你还知道其他的用莫文华的名字发表的文章,望随时告知。现将《作家》和生活日报星期增刊奉还,××同志让我代向你表示谢意。
敬 礼!
陶 铸 七月一日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请看!正当全国人民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军声中,欢庆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诞生四十五周年的光辉节日里,以中国赫鲁晓夫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司令部,在干什么?!
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揭开了文艺界阶级斗争的盖子,中国赫鲁晓夫被揪了出来!现在,人们完全可以看清楚了,这个中国赫鲁晓夫不仅是六十年代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总后台,而且早在三十年代就是“国防文学”这个资产阶级口号的积极支持者和鼓吹者。让我们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掀起革命大批判的新高潮,把中国赫鲁晓夫连同他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彻底批倒、批臭!我们要永远坚定不移地沿着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奋勇前进!
1967-09-16

——是刘少奇吗?

——过了两天,周总理、邓颖超又来看戏,并且邀请了田汉、欧阳予倩、齐燕铭、阳翰笙和谭富英、马连良、裘盛戎、筱白玉霜诸位戏曲界的朋友。
  
  
  

 
 
顶端 Posted: 2018-08-22 05:33 | 21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梁秉堃 | 周恩来让人艺停演《潘金莲》:不是哪个历史人物都可以翻案
梁秉堃 • 2018-08-18 • 来源:“作家文摘”微信公号
田冲开了腔:“剧本是在30多年前写的,当时作者是企图表现妇女反对封建压迫的思想,可今天再看这个戏,觉得有不足之处,若能做些修改,是否会更好?”

——田冲:“可今天再看这个戏,觉得有不足之处,若能做些修改,是否会更好?”

——周恩来开会的目的是什么?

——百度百科 田冲(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艺术委员会副主任)
田冲,男,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北京市文联常务理事,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员、艺术委员会副主任,有多年工作经验是技术骨干。
个人经历
田冲从十八岁起从事艺术事业,三十年代中期参加了抗日救亡运动,曾是周恩来、郭沫若领导创建的抗敌演剧队的骨干力量。 田冲在他的艺术生涯中,先后塑造了为数众多的性格鲜明、色彩各异的舞台形象。
田冲主要作品编辑 如《同志,你走错了路》中的吴部长、《带枪的人》中的雪特林、《悭吝人》中的阿巴公、《为了幸福,干杯》中的杨厂长、《王昭君》中的苦伶仃等。
  
  
  

 
 
顶端 Posted: 2018-08-22 05:35 | 22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百度百科 同志,你走错了路
《同志,你走错了路》全剧4幕6场,剧中描写了八路军某部几位负责干部,围绕统一战线问题展开的激烈的思想斗争。国民党顽军司令赵友臣和参谋长陈之德,多次借联合之名,企图吞并八路军某部,该部政治部主任潘辉,面对复杂的斗争,以高度的政治觉悟和思想水平坚持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原则,以斗争求联合。而上级派来的联络部长吴志克,则主张“一切通过统一战线”,只讲联合,不讲斗争。在大是大非面前,潘辉与吴志克开展了严肃的思想斗争。吴志克以最懂马列主义的钦差大臣自居,听不进不同意见。最后,他率干部队伍落入敌人圈套,大批同志牺牲,他自己被俘。在血的教训面前,吴志克才认识错误。用周扬的话说:“这个剧是第一次在文艺作品中反映我党和八路军内部的生活和思想斗争”。反映现实、紧跟形势是这个戏的最大特点,能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

——《同志,你走错了路》

——影射的是什么?

——该部政治部主任潘辉,面对复杂的斗争,以高度的政治觉悟和思想水平坚持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原则,以斗争求联合

——上级派来的联络部长吴志克最后率干部队伍落入敌人圈套,

——姚仲明是个什么杂碎?

——田冲是个什么杂碎?
  
  
  

 
 
顶端 Posted: 2018-08-22 05:36 | 23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百度百科 姚仲明
姚仲明,新中国第一代外交家。参与组织领导的黑铁山起义,曾任八路军团政委、烟台市长、潍坊市长、济南市长。建国后调到外交战线。历任驻缅甸首任大使,驻印度尼西亚大使、外交部条法司司长,文革后任文化部副部长。退居二线后,任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副理事长、中国对外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是中共七大候补代表,第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委员。
参加革命
姚仲明农民家庭出身,1930年考入济南的山东省立第一乡村师范学校。在校参加读书会,接受进步思想。1931年9月在济南民教馆做宣传工作。参加组织宣传抗日救国运动,发动组织学生南下请愿。1932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负责团支部工作,创办进步刊物《柔锋》,负责济南反帝大同盟的宣传工作。1933年和上级党组织失掉联系。1934年毕业于济南乡村师范学校。后回家乡开展工作,发展党员,建立东阿县第一个党支部,促进山东党组织的恢复和发展。1936年7月被捕入狱。
投身抗战
1937年10月被党组织营救出狱。当年10月底,受中共山东省委派遣,赴长山县开展抗日武装起义工作。同年12月,与廖容标、赵明新、马耀南等人成功领导了黑铁山抗日武装起义,成立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五军,他任政委,率队开展抗日游击战争。
1938年6月,率第五军一部改编为八路军山东抗日游击第四支队第四团,任团政委。1939年任任八路军山东纵队政治部联络部部长。参与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创建和发展。
1939年被选为中共七大候补代表。1940年到达延安,进马列学院学习。后入中共中央党校学习,并任党校一部文教主任、四部文教主任。和陈波儿共同创作的话剧《同志,你走错了路!》 受到好评,被评为文化劳动模范。1945年4月至 6月作为山东代表团成员参加中共七大。

——姚仲明,什么成分?

——赵家:农民

——徐向前收编的姚仲明

——和陈波儿共同创作的话剧《同志,你走错了路!》 受到好评,被评为文化劳动模范。

——毛主席看了这出戏了吗?
  
  
  

 
 
顶端 Posted: 2018-08-22 05:37 | 24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著名电影艺术家陈波儿同志病逝上海 邓颖超等组成治丧委员会第1版()
专栏:
著名电影艺术家陈波儿同志病逝上海
邓颖超等组成治丧委员会
【新华社十日讯】著名电影艺术家、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电影局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委员、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常务委员陈波儿同志于十一月十日晨零时三十分因心脏病在上海逝世。
陈波儿同志于一九一○年生于广东省汕头市。一九二九年参加左翼戏剧运动,其后即转入左翼电影工作。她所主演的“桃李劫”、“八百壮士”等影片,曾受到广泛的欢迎。一九三七年在南京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九三八年到延安,随华北敌后妇女儿童考察团转往敌后各抗日根据地工作。一九四○年由国民党统治区重返延安学习,在学习期间曾导演“马门教授”、“新木马计”、“俄罗斯人”等剧,参加编写并导演“同志!你走错了路”。一九四六年,陈波儿同志抱病参加东北电影制片厂的创建工作,组织和领导了该厂的艺术影片、新闻纪录片的创作和制片工作。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电影局成立后,陈波儿同志任该局艺术处处长和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为料理陈波儿同志殡葬事宜,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全国妇联、全国文联等单位共同推定邓颖超、胡乔木、周扬、丁玲、阳翰笙、夏衍、沙可夫、陈沂、田汉、李伯钊、江青、袁牧之、蔡楚生、史东山、章泯、田方、罗静予、石联星等组成陈波儿同志治丧委员会,并决定俟遗体由沪移京后举行追悼。(附图片)
1951-11-11

——陈波儿是不是国民党党徒?
  
  
  

 
 
顶端 Posted: 2018-08-22 05:40 | 25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百度百科 电通影片公司
电通影片公司,中国早期左翼私营电影企业名;1934年由司徒逸民等在上海创建,经营电影录音器材;1934年,中国共产党的电影小组派司徒慧敏参与;夏衍、田汉等领导公司的电影创作,司徒慧敏担任摄影场主任;拍摄了《桃李劫》、《风云儿女》、《自由神》、《都市风光》等经典影片;电影公司编导有袁牧之、应云卫、许幸之等;摄影师有吴印咸、吴蔚云等;主要演员有陈波儿、王人美、王莹等;音乐家聂耳、吕骥、贺绿汀也参与制作;1935年底停办。

——私营?

——百度百科 应云卫
应云卫(1904年9月17日-1967年1月16日),祖籍浙江慈溪,出生于上海。字雨辰,号扬震,我国早期著名电影导演和戏剧活动家。
16岁因家贫辍学,进洋行当学徒,不久与程梦莲等组织化妆宣讲团。1921年冬参与组织上海戏剧协社,为负责人之一。1930年8月加入中国左翼戏剧家联盟,在上海从事左翼戏剧电影运动,1933年导演话剧《怒吼吧!中国》。1934年辞去洋行职务,加入电通影业公司,导演影片《桃李劫》、《梅萝香》等影片,组织上海业余剧人协会,次年任南京国立戏剧学校教务长。

——1934年辞去洋行职务

——应云卫是个什么货色?

——次年任南京国立戏剧学校教务长。

——国民党允许电通影片公司自说自话吗?

——不要说应云卫不是国民党党徒。
  
  
  

 
 
顶端 Posted: 2018-08-22 05:42 | 26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002) WYH:还原江青同志真实的历史
江青在一九三五年五月接到党组织的通知,让她以演员身份回上海,改名为蓝苹,继续进行革命工作。
这时的江青并不愿再去演戏。因为她有着在山东省实验剧院当学生演员的痛苦经历,又亲眼目睹了上海文艺界的所谓名人、党的领导者周扬、田汉、阳翰笙、廖沫沙等人的嘴脸,不愿意再步入演艺圈,与这些乌七八糟的人为伍。她十分愿意再去做工人运动,和勤劳的工农大众在一起,那才是属于自己的生活天地。但她明白当时形势的残酷,自己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又上了上海反动警察局的黑名单,根本无法再回到她熟悉的、热爱的工人姐妹中去,那里时时张着黑网,遍地都是特务走狗,正等着革命者上钩。何况这是党组织的决定,自己应该无条件地听从党的安排。
江青到达上海业余剧人协会正赶上筹备外国话剧《娜拉》的演出工作。经过老师和同学的介绍,编剧导演的测试,决定让她主演该剧。
《娜拉》是挪威十九世纪著名剧作家易卜生的代表作,又名《玩偶之家》、《傀儡家庭》,这是一出反映金钱万能的资本主义社会中追求妇女解放的话剧,江青主演的娜拉是一位反抗家庭压迫,向往自由人生的叛逆女性。
江青是一位进取心很强的革命者。她不干则已,干则干好。既然答应党组织做演员,这又是接手的第一出戏,她全身心地投入到排演之中。她阅读了大量的相关资料,有时睡到半夜醒来,也马上摸出枕头下的易卜生的原著,用细微的声音,耐心地读着每一句话。为此,她多次失眠。
由于江青有高水平的认识,再加上她精湛的演技,刻苦认真的演出态度,并能虚心听取各方面正确意见,一心一意为观众着想,所以《娜拉》的演出获得巨大成功,轰动了上海话剧界,公演持续了一周,整个金城大戏院天天座无虚席,据说鲁迅先生也曾前去观看。
江青作为一个年轻的中国共产党党员,是受共产党上海地下组织派遣参加演艺界工作的,且不说她如何做好党组织交给的工作,就是公开活动就有:
一、参加并主演话剧《娜拉》的活动;参加影片《自由神》及《都市风光》的拍摄,除任配角外,兼任美工助理、场记;参加演出影片《狼山喋血记》,扮演片中刘三之妻,还在《联华交响曲》组片之一《两毛钱》中饰一女佣;参加并主演话剧《大雷雨》;参加影片《王老五》的拍摄等。

——江青

——上海业余剧人协会主演话剧《娜拉》

——影片《自由神》及《都市风光》任配角外,兼任美工助理、场记

——一个演员怎么才能做主演?

——你懂的。

——不懂?

——参照赵家戏子圈。

——电通影片公司是共产党的地下组织?
  
  
  

 
 
顶端 Posted: 2018-08-22 05:43 | 27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百度百科 新闻检查制度
2.南京国民政府时期:新闻检查制度的完备化
1928年,国民党执掌全国政权后,组成了一个从中央到地方的新闻事业网。根据“以党治报”的方针和新闻统制的思想,南京国民政府颁布了一系列有关新闻出版的法律、条例,并根据这些法律、条例建立起新闻检查制度与各种新闻统制机构。
国民党当局最初实行出版后审查制度。于1928年6月开始建立新闻宣传审查制度,先后公布了具法律效力的《指导党报条例》、《指导普通刊物条例》、《审查刊物条例》。根据这三个条例的规定,所有报刊均须绝对遵循国民党的主义与政策,服从国民党中央及地方党部的审查。这标志着国民党新闻检查制度的初步建立。
1929年,国民党中央又颁布了《宣传品审查条例》和《出版条例原则》,这些条令,使其对新闻界的管制日趋强化。
1930年12月16日,国民党又以国民政府名义颁布了《出版法》,为其新闻统制政策披上了一件“合法”的外衣。又进一步颁布了《日报登记办法》、《出版法实行细则》和《宣传品审查标准》等文件,使国民党对新闻界实行的审查追惩制度越来越严。①
自1933年起,国民党当局的新闻统制政策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不再实施原来的审查追惩制度,而开始推行旨在事前预防的新闻检查制度,直接干涉新闻事业本身的业务工作。国民党中央先后通过和颁布了《检查新闻办法大纲》、《新闻检查标准》、《重要都市新闻检查办法》、《各省市新闻检查所新闻检查规程》、《各省市新闻检查所新闻检查违检惩罚暂行办法》等一系列有关文件。据此,国民党当局先后在上海、北平、天津、汉口等重要都市设立了新闻检查所,由当地政、党、军三方机关派员组成。1934年,国民党当局又将这一制度推广到图书杂志。

——新闻检查制度之下

——打擦边球?

——擦边球

——国民党?

——共产党?
  
  
  

 
 
顶端 Posted: 2018-08-22 05:49 | 28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百度百科 桃李劫
剧情简介
《桃李劫》的主人公陶建平、黎丽琳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从学校毕业后他们便结为夫妻,过上了平静安逸的生活。由于陶建平生性正直,看不惯职场上老板们的欺诈手段,愤然辞职后便一直失业在家,妻子黎丽琳也因不堪公司经理的骚扰而失去工作。为了养家糊口,陶建平只好到工厂里当苦工,刚刚生产的黎丽琳又因无人照料而发生意外身受重伤。陶建平为了能给妻子看病,迫不得已从工厂偷出工钱,结果黎丽琳还是不治而亡。万念俱灰的陶建平将刚出生的儿子送到育婴院,回到家中又遇到工头与警察的缉捕,最终被判处死刑。
《桃李劫》讲的是一对接受过良好教育的知识青年,由于坚持自己的本性与原则,在社会上失意、反抗、挣扎最终被彻底吞噬的悲剧。既是对个人苦难的描述,又是对当时整个社会的不解与控诉,情绪之强烈、态度之锐利都足以让如今概念中的“愤青”电影心悦诚服。

——这是什么玩意?

——潘金莲的所作所为是对当时社会制度的反击

——奇怪吗?
  
  
  

 
 
顶端 Posted: 2018-08-22 05:49 | 29 楼
«12 3 4567» Pages: ( 3/13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万象视野
 
 

Total 0.011292(s) query 4, Time now is:11-14 21:3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