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 10 » Pages: ( 10/10 total )
本页主题: 评走资派鼻祖托洛斯基《论平等》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0986
威望: 40996 点
红花: 409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432(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7-19

 

纳赛尔再次恶毒叫嚣反苏反共第5版()
专栏:
纳赛尔再次恶毒叫嚣反苏反共
新华社1日讯 开罗消息:阿拉伯联合共和国总统纳赛尔3月30日晚上在这里发表演说,再次猛烈攻击苏联和共产党。这是他在叙利亚呆了一个多月以后最近回到这里以来的第一篇演说。
纳赛尔在阿联武装部队第三团和第四团的年度演习结束时发表的演说中,再次重复着所谓“苏联公开干涉阿联内政”、“共产党代理人接受莫斯科的指示”、苏联和阿联的“共产党代理人之间存在着联盟”这类诬蔑。他攻击苏联“不民主”。他竟把赫鲁晓夫对阿联的忠告说成是“想在阿联煽动起人们的情绪”。他还说,“今天我们面对着所有阿拉伯国家的共产党人都在发动的仇视运动,它们得到国际共产主义的支持”。
纳赛尔仍然竭力否认埃及在抵抗英、法、以色列三国侵略的时候曾经得到苏联和其他爱好和平国家援助的事实。他一再强调说,“我们没有得到任何援助”。“世界上没有任何强国和我们站在一起,而我们胜利了”。纳赛尔还矢口否认“阿联力图合并阿拉伯国家”。但是他说,“我们决不给共产党任何机会盘踞在伊拉克来反对阿联。”
在同一天晚上,埃及地区唯一的“群众性组织”民族联盟在这里组织了群众大会,联盟的总书记安瓦尔•萨达特在会上恶毒地诬蔑苏联“想强加新的统治于阿联”。他说,“苏联进入了同卡塞姆一起反对阿联,保卫阿联的共产党代理人的战斗”。他还说:“今天我们正在进行的战斗比三国侵略更加危险,因为共产党代理人要从内部侵犯我们。”
1959-04-02  

——周恩来是怎么干的?
  
  
  

 
 
顶端 Posted: 2018-07-19 08:04 | 90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0986
威望: 40996 点
红花: 409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432(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7-19

 

支持我国政府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立场 亚非国家报纸显著刊载周总理的信件 埃及日报社论指出中立国家不能不响应这一呼吁第1版()
专栏:
支持我国政府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立场
亚非国家报纸显著刊载周总理的信件
埃及日报社论指出中立国家不能不响应这一呼吁
新华社20日讯 伊拉克、阿联、巴基斯坦、加纳等亚非国家的报纸连日来显著刊载周恩来总理15日就中印边界问题致亚非国家领导人的信,有的报纸还发表社论表示支持周恩来总理的信件。
伊拉克《群众报》20日在横贯全页的大字标题下刊登了周恩来总理的信件的摘要。伊拉克《国家报》、《未来报》、《今天报》18日也都在第一版上摘要刊登了这封信。《国家报》的标题是:《周恩来呼吁亚非国家首脑说服尼赫鲁停止战斗》。《未来报》的标题是:《周恩来向亚非国家首脑发出呼吁》。
阿联《共和国报》和《埃及日报》18日都在头版刊登了周恩来总理的信件的摘要。《埃及日报》的标题是:《周恩来建议和平解决同印度的边境冲突问题》。《埃及日报》19日以《中立国家不能忽视周恩来的呼吁》为题发表社论说,“中立国家不能不响应这一呼吁。希望它们从原则上考虑这一呼吁,希望它们注意这一呼吁,以它作为有效的外交的一个基础。”
巴基斯坦《晨报》、《黎明报》和加纳的《加纳时报》也分别在18、19两日摘要刊登了周恩来总理的信。
1962-11-21

——反苏反共呢?

——这是毛主席制订的外交政策?

——毛主席:国民党怎么样?看它的过去,就可以知道它的现在;看它的过去和现在,就可以知道它的将来。

——三个世界的划分是毛主席?
  
  
  

 
 
顶端 Posted: 2018-07-19 08:07 | 91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0986
威望: 40996 点
红花: 409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432(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7-19

 

托洛茨基就民主等问题致政治局
(1926年6月6日)
来源:《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6卷 №02791
可机关体制却掩盖了这一危险,因为它企图使自己等同于阶级专政。党对机关来说只是用来探索工人阶级“情绪”,以便“在此检验基础上”“纠正路线”。因此,马格拉诺夫对党内民主实质所下的定义与对党的专政的否定这两者之间就有着深刻的内在联系。

十月革命和俄国共产党人的策略
(“走向十月革命的道路”一书序言〔79〕)
第三个特点。这样,党对十月革命准备工作的领导是循着使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党陷于孤立的路线,循着使广大工农群众离开这些党的路线进行的。可是,党是怎样具体实现了这种孤立,以什么形式,在什么口号下实现了这种孤立的呢?这种孤立是以争取建立苏维埃政权的群众革命运动的形式,在“全部政权归苏维埃!”的口号下,通过把苏维埃由动员群众的机关变为起义的机关、变为政权机关、变为新的无产阶级国家机关的斗争来实现的。
为什么布尔什维克正是抓住苏维埃作为能够促使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陷于孤立、能够推进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并负有把千百万劳动群众引导到无产阶级专政胜利的使命的基本组织杠杆呢?
苏维埃是什么呢?
列宁还在一九一七年九月就说过:“苏维埃是新式国家机关,第一、它保证有工农武装力量,并且这个武装力量不是像过去的常备军那样和人民隔离,而是和人民极密切地联系着的;在军事方面,这个武装力量比从前的军队强大得不可比拟;在革命方面,它是无可替代的。第二、这个机关保证和群众,和大多数人民有极其密切的、不可分离的、容易检查和更新的联系,这样的联系从前的国家机关是根本没有的。第三、这个机关的成员是不经过官僚手续而依民意选出和更换的,所以它比从前的机关要民主得多。第四、它保证和各种各样的职业有紧密的联系,所以它能够不要官僚而使各种各样的极深刻的改良易于实行。第五、它保证有先锋队即被压迫工农阶级中最觉悟、最有力、最先进的部分的组织形式,所以它是被压迫阶级的先锋队能够用来发动、教育、训练和领导这些阶级全体广大群众的机关,而这些群众向来都是完全处在政治生活以外,处在历史以外的。第六、它保证能够把议会制的长处和直接民主制的长处结合起来,就是说,把立法权和法律执行权在选出的人民代表身上结合起来。同资产阶级议会制比较起来,这是在民主发展过程中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一大进步……假如革命阶级的民众创造力没有建立起苏维埃,那末无产阶级革命在俄国就是没有希望的事情,因为毫无疑义,无产阶级决不能利用旧的机关保持政权,而新的机关要一下子建立起来是不行的。”
(见“列宁全集”第四版第二十六卷第七十九页至第八十页)
正因为如此,布尔什维克就抓住苏维埃作为便于组织十月革命和建立无产阶级国家的新式强大机关的基本组织环节。
一九二四年十二月十七日
约•斯大林“走向十月革命的道路”
一九二五年国家出版局版

——斯大林:苏维埃是什么呢?列宁还在一九一七年九月就说过:“苏维埃是新式国家机关”

——托洛斯基反对的是什么?

——是官僚体制吗?

——国家经济计划委员会是怎么回事?
  
  
  

 
 
顶端 Posted: 2018-07-19 08:11 | 92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0986
威望: 40996 点
红花: 409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432(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7-19

 

托洛茨基就民主等问题致政治局
(1926年6月6日)
来源:《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6卷 №02791
官僚制度竭力要在理论上固定下来。官僚主义理论一贯非常贫乏。官僚主义一贯倾向于:“国家就是我”,党就是我这样的提法。乌格拉诺夫的这种提法实质上就是取消党,使党消失在工人阶级的“情绪”中并被集中化的独立自在的党的机关所取代。斯大林提出所谓与党的专政对立的阶级专政,必然导致机关专政,因为先锋队涣散的阶级(不进行自由讨论、不对机关进行监督、没有选举制就意味着先锋队涣散)充其量不过是集中化机关领导的对象,而这个机关也与党疏远,越来越受到敌对阶级力量的压力。

俄国反对派的政治面貌
(一九二七年九月二十七日
在共产国际执委会主席团和共产国际监察委员会联席会议上的演说节录)
斯大林
现在谈谈托洛茨基和反对派。反对派最倒霉的地方在于他们不了解自己在这里胡扯的是什么。托洛茨基在他的演说中谈到中国的政策,但是他不肯承认反对派关于中国问题没有过任何路线,任何政策。反对派有过摇摆不定,有过犹豫不决,有过反复无常,但没有过任何路线。
在关于中国的三个问题即共产党人参加国民党问题、苏维埃问题和中国革命性质问题上,我们发生过争论。在所有这些问题上,反对派都失败了,因为他们没有过任何路线。
关于参加国民党问题。一九二六年四月,即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通过共产党人参加国民党的决议后一个月,反对派要求共产党人立即退出国民党。为什么呢?因为被蒋介石的第一次袭击(一九二六年三月)所吓倒的反对派实际上是要求附和蒋介石,想使共产党人从中国各革命力量所进行的斗争中退出来。
但是反对派表面上说,他们要求退出国民党是因为共产党人不能够参加资产阶级的革命组织,而国民党不能不算是这样的组织。可是一年以后,一九二七年四月,反对派又要求共产党人参加武汉国民党。为什么呢?根据什么理由呢?难道国民党在一九二七年已经不再是资产阶级的组织了吗?这里有什么路线,哪怕是路线的影子呢?
关于苏维埃问题。在这方面,反对派也没有过确定的路线。一九二七年四月,一部分反对派要求立即在中国组织苏维埃以推翻武汉国民党(托洛茨基)。与此同时,另一部分反对派也要求立即组织苏维埃,然而这是为了支持武汉国民党,不是为了推翻它(季诺维也夫)。
这就叫做他们的路线!并且两部分反对派,托洛茨基也罢,季诺维也夫也罢,都要求组织苏维埃,同时又要求共产党人参加国民党,参加执政党。真是天晓得!要建立苏维埃,同时又要求共产党人参加执政党即参加国民党,——这种蠢事是再蠢的人也想不出来的。这也叫做路线!
关于中国革命性质问题。共产国际过去认为现在还认为:现阶段中国革命的基础是农民土地革命。而反对派对这个问题的意见怎样呢?他们对这个问题从来就没有过确定的意见。有时他们断言中国不能有土地革命,因为那里根本没有封建制度;有时他们宣称中国可能有而且必须有土地革命,但是他们又不承认中国的封建残余有重大意义,这就敎人不明白,既然这样,又从哪里来的土地革命呢;有时他们断言中国革命主要的不是土地革命,而是争取关税自主的革命。真是天晓得!

——托洛斯基:谁害怕我们的纲领

——官僚主义一贯倾向于:“国家就是我”,党就是我这样的提法。

——是谁?

——托洛斯基。
  
  
  

 
 
顶端 Posted: 2018-07-19 08:17 | 93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0986
威望: 40996 点
红花: 409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432(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7-19

 

毛泽东传1893--1949年
金冲及主编
九、开辟赣南、闽西根据地
六月二十二日,中共红四军第七次代表大会在龙岩城内召开。毛泽东在会前曾向前委提出建议:通过总结过去斗争经验的办法达到统一认识,解决红军建设中存在的主要问题,以提高红军的政治素质和战斗力。这个建议没有被采纳。
红四军七大由陈毅主持,号召“大家努力来争论”。代表们围绕从井冈山斗争以来的各方面问题进行讨论。会议所作的决议对许多具体问题的结论是正确的或比较正确的,但错误地否定了毛泽东提出的党对红军领导必须实行集权制(当时对民主集中制的称谓)和必须反对不要根据地的流寇思想的正确意见。通过的决议说:“流寇思想与反流寇思想的斗争,也不是事实”,还把“集权制领导原则”视为“形成家长制度的倾向”。会议认为,毛泽东是前委书记,对争论应多负些责任,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大会改选了红四军党的前敌委员会,在选举前委书记时,由中共中央指定的前委书记毛泽东没有当选,陈毅被选为前委书记。毛泽东在会上最后发言说:现在还是要根据我们历来的实际斗争中间的经验,加强这个政治领导,加强党对红军的领导,军队要做群众工作,要打仗,要筹款;至于会议对我个人有许多批评,我现在不辩,如果对我有好处,我会考虑,不正确的,将来自然会证明他这个不正确。⑨会后,毛泽东被迫离开红四军的主要领导岗位,到闽西特委指导地方工作。

——自由讨论、选举

——红四军强大了?

——涣散了

——托洛斯基的自由讨论是什么货色?

——朱德、陈毅是什么货色?
  
  
  

 
 
顶端 Posted: 2018-07-19 08:18 | 94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0986
威望: 40996 点
红花: 409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432(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07-19

 

在俄共(布)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监察委员会全会〔3〕上的演说
(一九二五年一月十七日)
斯大林
同志们,我受中央委员会书记处的委托,就有关争论的一些问题以及和争论有关的各项决议做一些必要的传达。遗憾的是,我们不得不在没有托洛茨基参加的情况下来讨论他的言论问题,因为今天接到通知,说他因病不能出席全会。
同志们,你们知道,争论是由托洛茨基的言论,由他的“十月革命的教训”引起的。
挑起争论的是托洛茨基。党是被迫进行争论的。
党对托洛茨基的言论提出了两点主要的责备。第一点是责备托洛茨基企图修正列宁主义;第二点是责备托洛茨基企图彻底更换党的领导。
对于党的这两点责备,托洛茨基丝毫没有替自己辩护。
他为什么丝毫不替自己辩护,——这很难说。通常的解释是:他生病了,不可能说些什么来替自己辩护。这当然不是党的过错。
既然托洛茨基每次向党攻击以后都开始发高烧,这就不是党的过错了。
现在中央委员会已经收到托洛茨基的声明(一月十五日提交中央的声明),其中写道,他所以不发言和丝毫不替自己辩护,是因为不愿意使论战激烈起来,不愿意使问题尖锐化。当然,相信或不相信这个解释的确凿性都可以。我个人是不相信的。第一、托洛茨基是不是早就了解到他的反党言论会使关系尖锐化呢?托洛茨基究竟是在什么时候才了解这个真理的?要知道托洛茨基并不是第一次反对党,也不是第一次对他自己的言论引起关系尖锐化这一点感到惊奇或表示遗憾。
第二、如果他真正关心党内的关系,不愿意使关系恶化,那末他为什么发表“十月革命的教训”来反对党的领导核心,蓄意使关系恶化和尖锐化呢?正因为如此,我认为托洛茨基的这个解释是根本不能令人信服的。
现在简单地谈一谈托洛茨基一月十五日提交中央委员会的声明,这篇声明我在上面已经谈到,并且已经分发给各中央委员和中央监察委员了。关于托洛茨基的声明,首先必须指出和必须加以注意的是:他说他愿意按照党的指示担任任何职务,愿意接受对他今后的言论的任何监督,而且他认为为了事业的利益,尽速解除他的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的职务是绝对必要的。

——斯大林:争论是由托洛茨基的言论,由他的“十月革命的教训”引起的。

——斯大林:因为今天接到通知,说他因病不能出席全会。

——托洛斯基的自由讨论是什么货色?

——陈云、邓痞子是什么货色?

——陈云,心脏病犯了

——邓痞子:腿摔断了。
  
  
  

 
 
顶端 Posted: 2018-07-19 08:20 | 95 楼
«789 10 » Pages: ( 10/10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万象视野
 
 

Total 0.010784(s) query 4, Time now is:07-19 13:3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