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高举民族复兴大旗的卖国贼与主动放弃爱国主义阵地的“左派”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孤云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192
威望: 202 点
红花: 19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20(小时)
注册时间:2009-03-24
最后登录:2018-07-27

 高举民族复兴大旗的卖国贼与主动放弃爱国主义阵地的“左派”

高举民族复兴大旗的卖国贼与主动放弃爱国主义阵地的“左派”

总色剂师为了实现复辟资本主义的目的,捣毁社会主义国家,投靠美帝国主义,走的是条卖国主义路线。其接班人更是沿着这条卖国路线疯狂狂奔。江朱捣毁国营企业,砸工人铁饭碗,首先让他们衣食无着。然后加入WTO,让下岗的工人纷纷投靠替资本主义打工的私营企业。通过这样的方式,使中国的经济变成依赖帝国主义的殖民地经济。胡温接着来,救美国就是就中国,并且发明了打着“和平崛起”的民族主义旗帜卖国。习李干脆高举“民主复兴”的大旗,直接推出丧权辱国的“二十二条”。毛泽东时代创造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社会主义伟大祖国,就这样被这个卖国贼团伙给彻底捣毁了。

特色假左与卖国贼团伙遥相呼应,推出中帝论忽悠充满强国梦幻的中国小资产阶级。一时间,充当资本主义体系的半外围国家,成了真的可以实现“民族复兴”的光辉大道。这有力地策应了卖国贼团伙复辟资本主义,将中国变成帝国主义附庸国的险恶用心。在卖国贼们疯狂卖国的时候,某些左派不是旗帜鲜明的高举爱国主义大旗,揭露卖国贼团伙假“民族复兴”,真卖国的险恶用心。而是在马列毛的词句里,津津乐道于论证思维。他们说工人无祖国是马克思说的,他们还说列宁说过工人应该让沙皇俄国在帝国主义争霸中失败这类的话。他们用这样的理由主动放弃了爱国主义的阵地,致使卖国贼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占领了这个阵地,而真正的爱国群众倒成了被他们讨伐的“爱国贼”了???

估计有相当一部分左派内心深处认为,中国融入到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内是一条迅速强国的途径。他们眼里只有资本主义科技的发达,而没有新中国从一穷二白到两弹一星;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农业国,到工农业齐头并进的工业化国家,仅仅只用了二十七年的时间。他们只看到打工经济的寅吃卯粮弄出来的高楼大厦,假怀胎弄出来的“国产设备”之类的“发展”,却看不到曾经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搞出来的自主知识的万吨巨轮和万吨水压机。他们其实已经不相信同样用二十几年的时间,中国人民走“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道路,一定能在上个世纪末实现四个现代化了。因此,他们其实是认同卖国贼的“民族复兴”之路的,其实是承认中国可以从半外围国家“过渡”到核心国家去的。他们甚至会用一种诡辩的哲学方式来宣扬这种“过度”,不是仅仅只限于理论上的,而是存在于某个不太遥远的现实中。可见,在这些左派那里,卖国贼是可以强国的。他们似乎忘记了特色“过渡”到核心国家对美国意味着什么?当年,赫鲁晓夫把导弹运到古巴,肯尼迪总统说那是战争。如今特色要崛起,号召资本主义体系内的其他国家跟他一起抵抗美国的贸易战。看这个节奏,你觉得不经过一场战争,特色能够“过度”吗?

可是,特色能够打仗吗?跟印度它都不敢打,更何况与资本主义老大打仗呢?特色祖师打仗就是个孬种,却贪天功为己有,说淮海战役是他指挥的。他的徒子徒孙怎么可能打仗呢?即使跟印度打仗,他们也没有胜算。因此,对他们而言,战争就是失败。伦家不战而屈人之兵,他们不战而一溃千里。从来如此。这个卖国团伙能扛得起因战争引起的失败吗?失败对他们来说,难道不是接踵而至的历史清算吗?为了维持他们的卖国政权,卖国是他们解决国际纠纷的不二选择。因此,高举爱国主义旗帜,就是与这伙卖国贼争锋相对的斗争。只有这样,才能凝聚中国人民,才能引导他们走上社会主义革命之路。

当年,红军在长征途中,毛泽东与张国焘争论是北上还是南下的问题。毛泽东主张北上抗日,高举民族主义旗帜干革命。而张国焘无视民族问题对中国人民的现实压力,一味强调国内阶级矛盾,主张要南下在四川一带拓展。今天的某些左派与当年的张国焘有得一比。他们积极投入工人运动,不是通过工人运动建立革命组织,而是去替工人出头争取经济权益(这就是对工人运动的改良)。他们一会儿在马列毛词句里论证,一会儿在特色忽悠人民的数据里论证,总之要论证个丝丝入扣出来才肯罢休。他们终于论证出了中国的工人阶级会越来越强大,因为半外围国家无法改善工人待遇。于是,他们天真的以为工人运动中的改良主义也是革命的,看来工人阶级只要起来就是彻底革命了,左派用不着批判改良主义了。不得不提醒这些“左派”们,你们正在滑向右倾机会主义的泥坑。你们有可能将中国当前的工人运动引向改良主义的泥坑里去,帮助资本阶级用改良运动消耗工人阶级的反抗能量。

中国的卖国贼遇到了中华民族爱国主义力量的抵抗,卖国引发的国内阶级矛盾又使工人阶级的反抗运动风起云涌。在这样的时候,怎么可以说即使是改良主义也是革命的呢?难道就没有企图通过改良主义运动来瓦解无产阶级革命的用意吗?


附:以下是“左派”谈爱国的帖子,来自于《红旗网》


铺水斜阳:谈“爱国”(一)
2018.07.22铺水斜阳

 “爱国”,人人当然应该爱“自己的国”,但爱的必须是“自己的”国!

不是自己的“国”你也昏头昏脑的“爱”吗?大英帝国侵华时,它当然是个“国”,你“爱”吗?甲午大日本,肯定也是个“国”,你“爱”吗?十四抗战年,小日本也绝对是个“国”,你“爱”吗?抗美援朝日,美国那更是“最民主”的“国”,你爱吗?

晚清是“国”,但懦弱无能,孙中山先生“爱”这晚清之“国”否?是立志推翻满清的孙中山先生真爱国,还是死保慈禧满清的荣禄之徒真爱国?

“洪宪皇朝”,当然也是“国”,但复辟倒退,蔡锷将军爱之否?是隐忍千折的发动护国讨袁运动的蔡将军真爱国呢还是一身奶气高叫“爱我洪宪”的袁大公子和袁大头真爱国?

民国初年,军阀混战,五四爆发,吾党乘起,北伐连捷。是封建割据、各自盘踞的吴佩孚、张作霖之流在真爱国呢,还是火烧赵家楼、浴血战武昌、三义夺上海的青年学生和工农武装在真爱国?

东倭占东北,傅仪附满洲。是儿皇帝傅仪之举属爱国呢还是杨靖宇、赵一曼的联军苦战属爱国?

日本虽已投降,然我中华早已遍体鳞伤、苦不堪言;民皆冻馁,民国尚存。此时的中国,是悍然发动内战欲诛异己的蒋政权真爱国还是“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的毛伟人真爱国?

什么是爱国?爱自己的国,才是爱国。爱他人之国,那你只是洋奴和汉奸,你不配谈爱国;爱反历史、反人民、反人类、反人性,完全以鱼肉百姓、鱼肉你我为能事的国,那你只是奴才或蠢猪。你的所谓“爱国”,只是严责那些不愿为牛为马为狗的男女汉子们低下他们倔强的头颅,像你一样,趴在地上甘为他人(即所谓的“人上之人”)恣意凌践的烂泥。

你愿做烂泥,做你的就是,那是你自己的事,将来自然有清除污垢的有志之士将你涤荡。但根本就不懂什么是“国”、什么是“自己的国”、更不懂叛国卖国毁国与爱国的本质区别的你,有什么资格在老子群里大放你的臭狗屁呢!

“自己的国”,“自己的屁”,这很重要。是不是你自己的屁,你只要回忆一下,嗅到臭味前,你的屁眼有无颤动就清楚了;是不是你自己的国,你只要在干嚎“爱国”前,思虑一下你所谓的这个国是在德字当先、诲不肖以为贤淑还是在下作为尊、逼良女为娼淫就行了!
        
抛开“国”的阶级属性,无视眼前“能典祖者为圣上,能卖国者为将相,能抢掠者为官长,能罔民者自豪强”的罪恶现实,把“爱国”二字奸污成普遍适用的狗皮膏药并恣肆兜售,误民误国,误祖宗误子孙。

你这砣烂泥、溅泥,趴在你的地沟里暗自得瑟就是;硬要鼓起你的绿泡泡来满世界放屁放毒,老子一锹锨开你。


铺水斜阳:谈“爱国”(二)
2018.07.22铺水斜阳

与无需与之探讨的人“探讨”,那叫“扯蛋”;与探讨之人“探讨”无需互相探讨的问题,那也叫“扯蛋”。沉迷于互相扯蛋、并乐此不疲者,只是想在所谓的红群里自扮自演“文人雅士”的懦弱无能之辈。每天与自觉锦秀满腹的老朽与脑残们扯蛋的人,本身也只是体力枯竭而精神又高度亢奋的无聊之人。在无聊中自我躁动与卖弄,还不如在寂寂中等死求解脱。请远离扯蛋,请远离无聊,请远离无聊之人。——铺水  

人民的利益、进步阶级的利益高于一切。当爱国主义的具体内容有悖于这些利益时,这样的所谓的“爱国主义”一定是虚假的蠢猪式的或反动的。

蒋家王朝时期,四大家族垄断的程度确实很高,但仅仅是相对于中国国内资本而言。在国际上,四大家族也只不过是外国帝国主义的附庸而已。蒋家王朝的社会基础是大地主和大资产阶级。当今特色的主要经济基础是官僚垄断资本主义或新型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 ,它的垄断与当年的四大家族相似,仅仅是在国内的垄断,而在国际上却愈来愈成为外国帝国主义尤其是美帝国主义的附庸。

由此可见,当今的特色不用说是什么帝国主义国家,就连一个普通的独立的资本主义国家都算不上。

中国的一切资源理应是全体中国人民的 ,中国的一切财富都是全体中国人民创造的 ,理应归全体中国人民所有 ,无论是中国的资产阶级霸占它,还是外国的资产阶级霸占它,或者是中国的资产阶级勾结外国的资产阶级共同霸占它,我们全体中国人民都是绝对不能答应的!

自从毛主席逝世、资本主义在中国复辟之后,我们全体中国人民被中外资产阶级剥削压迫得太惨了!!我们正在觉醒,我们要夺回理应属于我们的一切财富,重建全体中国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
        
像中国这样的第三世界国家,一旦摧毁社会主义,复辟资本主义,就会丧失人心,就会丧失人民群众的支持。而丧失了人民群众支持的中国就会变得非常弱小,变得根本不是帝国主义——尤其是美帝国主义的对手。

面对这种形势,中修叛徒集团该如何是好呢?权衡利弊,他们只能像腐朽的大清王朝一样,用出卖中华民族、中国人民的利益 ,来保住自身这个中修叛徒集团的利益。倘若中修叛徒集团足够强大,他们也不愿意卖国呀,出卖给外国列强的东西就不会留着自己享用吗?

有人会说“只要中修叛徒集团把这些年来侵吞的中国人民的全部财富吐出来,回归社会主义,就一定会复得人心,就一定会得到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从而也就一定会战胜外国列强……”。哈哈!真是可笑至极!倘若如此,与人民群众推翻他们这个中修叛徒集团还有什么区别呢?所以,对于这种“吐出来,回归社会主义”的天方夜谭,中修叛徒集团绝对是一千个不答应、一万个不答应的。

中国的中修叛徒集团当然也想通过侵略、劫掠别国来获利,但他们“不敢”,因为国内兵民根本不会支持他们的野心;他们更“不能”,因为他们的主子——美国和一切资深的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国家不会允许他们加入侵吞和瓜分世界的行列,他们只配跪倒在美欧日加澳韩的屁股后面拾取所有屎和尿——残羹冷炙?那是绝对没他们的份的,因为排在中修集团前面的,俄印菲台及东欧南美诸多乞食者呢!但这个中修集团深知:卖国虽然比不上侵略别国获利多 ,但毕竟比被外国列强灭了自己这个集团再重新扶植另外一个集团要强得多呀!毕竟比被中国人民群众推翻并一一送上历史的审判台要强得多呀!毕竟比葡伏在中国全体劳动者和全体兵民面前吐出其所侵吞的全部巨额国家财富要强得多呀!

所以,把我们面前的中修集团抬举为“帝国主义分子”,把中修集团所治下的特色中国隐忧为帝国主义国家,无疑是真太监揽真婆姨,自乐呵。同样,“热切期盼”中修集团“吐出”“回归”,然后人民再“继往不究”的良民的良好愿望,也只能懦弱无能者和民族行将灰飞烟灭时自我咂吧的画饼。

当年,在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后的抗日战争时期,毛主席为何始终不渝地坚持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的领导地位?为何始终不渝地坚持独立自主的武装斗争?就是为了打败日本侵略者,就是为了避免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新四军及广大劳苦大众充当蒋家王朝与日本帝国主义互相争斗的炮灰。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孤云
顶端 Posted: 2018-07-22 14:16 | [楼 主]
孤云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192
威望: 202 点
红花: 19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20(小时)
注册时间:2009-03-24
最后登录:2018-07-27

 

有“左派”发文《70年来中国工人阶级的辉煌与苦难》,其舆论动向值得注意。俺就其中如下观点发表看法,欢迎网友批评指正。

【中国是个半外围国家,它既存在着国与国之间的矛盾,也存在着本国内部的阶级矛盾,那么,它今天的主要矛盾究竟是什么呢?如果同核心国家美国之间的矛盾是主要矛盾,次要矛盾是本国阶级矛盾,根据主要矛盾的解决,次要矛盾将会迎刃而解的原理,中国进入核心国家,从而获取超额利润可以用于安抚中国四万万工人阶级,阶级矛盾就可以暂时得到缓和。但是,中国显然不具备进入核心国家的条件,况且美帝国也不会允许其造成竞争的威胁。


“中帝论”者认为,中国已经或即将成为帝国主义国家,而且是个要同美帝争霸的帝国主义国家,从而认为可以满足列宁时代俄国的革命条件。另一种观点恰好相反,认为中国即将成为美帝的殖民地附庸国,已经到了要救亡图存的阶段。但是这两种观点的共同点是,均把民族矛盾作为主要矛盾。这是值得商榷的。】

首先,不管是核心国家,还是半外围国家,或是外围国家,都存在国与国之间的矛盾,和国内阶级矛盾的问题。把这种问题说成只有半外围国家才具有,显得非常不认真。

另外,特色左派确实企图通过民族复兴来躲避国内可能发生的历史清算,这种企图必然产生与美国的争霸问题。特色左派有将改开搞引起的国内阶级矛盾转化为民族矛盾的意愿,这是特色左派打的如意算盘。如今看来,这样的企图被贸易战打垮了。因此,特色只能回到卖国求存的老路上继续当龟儿子。特色将国内阶级矛盾转化为民族矛盾的企图,基本(或暂时)落空了。中国人民高举打倒卖国贼的旗帜,展开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推翻特色卖国政权的革命,正是抓住了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即,中华民族与卖国贼团伙的矛盾。这个主要矛盾,岂能由“但是这两种观点的共同点是,均把民族矛盾作为主要矛盾。这是值得商榷的。”这样的说辞来模糊呢?

从假冒伪劣到假疫苗,从拆散人民公社到“一夜回到解放前”,哪一样不是特色干的事情。他们为什么能这样干?难道不是因为他们死心塌地的投靠帝国主义所获得的底气吗?中华民族与特色团伙的矛盾是民族矛盾吗?中国的特色反动派,为了达到他们复辟资本主义,骑在中国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目的,难道一直走的不是一条卖国主义的路线吗?他们难道不是一直用“韬光养晦”来掩护这条卖国路线的吗?中国的资产阶级实现资本主义复辟的路线,其实就是投靠美帝国主义这样一条的卖国路线。从来就是。当卖国罪行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时,他们立马贼喊捉贼的要对一年前就捅出来的假疫苗“一查到底”。让这些祸害国家和人民的东西存在,成为随时为掩护其卖国罪行的“听用”,不正说明中华民族的所有灾难根源就是特色卖国贼团伙吗?“庆父不死,国难不已”。因此,卖国与反卖国就是国内阶级斗争的必然表现形式。虽然,打狗欺主。打特色这条美帝国主义的走狗,确实是对美帝国主义的打击。但是,这样的斗争仍然属于国内的阶级斗争。把它说成是“民族矛盾为主”是非常错误的,也是必须批判的。

附:《70年来中国工人阶级的辉煌与苦难》(节选)

工人阶级还有前途吗?资产阶级相信他们已经打断了工人的脊梁骨,工人自己还没有从挫败中恢复过来,即使进步的小资产阶级,打内心相信工人阶级能够改天换地的也不多。因为,40年来工人阶级还没有令人信服的举措!


但是,还记得列宁那句话吗:死亡不属于工人阶级!


1848年法国工人阶级六月起义失败,马克思后来在他的《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文中写出了他那句名言:革命死了,革命万岁!


革命导师,对待工人阶级的失败,他们并不悲观;对待工人阶级的最终胜利,他们充满信心!在通向胜利的道路上,他们是坚持历史唯物主义观的。正如马克思在他的《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一文中又写道的:

“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



无非是当事人所处的时代,和当事人所具有的打败对手的优势!

100年前,十月革命胜利的时代背景和国内客观条件是什么呢?

70年前,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的时代背景和国内客观条件又是什么呢?


大家知道,20世纪上半叶,是帝国主义战争与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指导革命取得胜利的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也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形成的。


列宁依据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的政治经济新特征,运用矛盾发展不平衡原理,发现帝国主义世界大战的结果,势必使帝国主义的力量相互消弱,从而在帝国主义链条上造成薄弱环节,进而提出社会主义可以在一个或几个资本主义国家首先取得胜利的主张。在国内,由于沙皇俄国在战争中的失利和被战争所削弱,布尔什维克领导被战争武装起来的工农,借助无产阶级力量瞬间大于统治阶级力量的时空条件,适时地把帝国主义战争(表现为俄德之间的民族矛盾)转化为国内阶级斗争,即列宁所讲的“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在俄国这个薄弱环节寻找到了突破口,一举开创了第一个社会主义革命道路。


大革命失败以及攻占大城市的战略受挫后,中国共产党被迫上了井冈山,并依托其开展了地方武装割据的政权建设。但是,主张“会师武汉,饮马长江”的一些党的干部和红军指战员,却普遍地对走这种“山沟里的革命道路”悲观失望。为此,毛泽东根据对当时的国际国内时局的分析,提出了一套关于红色政权能够存在和发展的理论,即在反动统治薄弱的农村积聚力量,实行工农武装割据,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取得全国政权。这一结论之所以能站住脚,首先在于他敏锐地洞见到,中国是一个多个帝国主义国家互相争夺的半殖民地,从而导致中国统治阶级内部互相长期的军阀混战,进而为弱小的红色政权在夹缝中求得生存和发展提供了外在的时空条件。这就是反映到中国的时代背景的特殊性。


他进一步论证到:第一,这种条件不能在任何帝国主义国家内部存在,也不能在任何帝国主义直接统治的殖民地存在,必然是在帝国主义间接统治的经济落后的半殖民地的中国存在。第二,中国红色政权首先发生和能够长期存在的地方,不是那种并未经过民主革命影响的地方,而是在1926和1927两年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过程中工农兵士群众曾经大大地起来过的地方。一句话,具有革命斗争传统的地方。这种地方经过第一次大革命影响和锻炼的工农兵士,为建立革命军队和红色政权准备了良好的群众基础,并最终充当了取得革命胜利的火种。第三,中国革命形势是跟着国内买办豪绅阶级和国际资产阶级的继续的分裂和战争,而继续地向前发展的。这就为小块红色区域的长期存在和发展,提供了客观依据。第四,相当力量的正式红军的存在,是红色政权存在的必要条件。第五,共产党组织的有力量及其政策的正确,是红色政权长期存在和发展的关键条件。


十年后抗日战争以及其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使得上述第三条有了新的更显著的变化。这个时期,陕北革命根据地成了进行抗日战争的红色政权所在地。但是,问题又来了!一种具有妥协倾向的“亡国论”出现了,与此同时出现的是一种产生轻敌倾向的“速胜论”。毛泽东批驳了这两种错误的观点。他通过敌我力量对比的分析,提出了抗日战争是持久战的主张。即初始力量上敌强我弱,但空间上敌小我大,战争性质上“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决定了战争的胜利是我们的,但却只能是持久的一场战争。据说,人称小诸葛的白崇禧阅读过毛泽东的《论持久战》以后,把抗日战争的战略总结为两句话:以时间换空间,积小胜为大胜。《论持久战》是毛泽东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特殊时期运用唯物辩证法的经典之作,它为中华人民取得抗战胜利增加了无比的信心。


但是,只有信心是不够的,甚至只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也是不够的。打跑了日本侵略者还有蒋介石反动集团。这就不能不说一说中国共产党的敌后抗日根据地建设的巨大意义。


根据地建设是任何弱小的政治力量得到存在和发展的基本方式。远的有中国的农民起义,如元末朱元璋农民起义,太平天国农民起义都是首先进行根据地建设,称王再称霸。土地革命战争和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也没有例外。为配合敌后抗日根据地建设,军事战略战术上采取了敌后游击战而不是运动战,这既保存了力量又得到了发展壮大,先后完成了抗战的“防御、相持、反攻”三阶段,这是大家都熟知的;但军事只是手段,关键在于敌后抗日根据地的政权建设,这为日本投降后中共能够迅速占据大量地盘,获得敌后根据地人民的广泛支持,为其后进军东北和对蒋介石集团进行战略反攻的三年解放战争的胜利,起到了“前进阵地”的作用。这里的一个亮点是政权建设中的“三三制”原则,它是中国共产党在抗战时期统一战线的政权政策。根据这一政策,抗日民主政权中人员的分配,共产党员大体占三分之一,左派进步分子大体占三分之一,中间分子和其他分子大体占三分之一。它广泛团结了抗日力量,避免了关门主义。由此可见,毛泽东把“统一战线”作为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三大法宝之一,是有着充分事实依据的。


我们是不是偏离了主题呢?不是的。费这么多笔墨也是为后面将要分析的当前状况做铺垫,同时也是为了用上述革命成功的事例,来说明毛泽东的两句名言:“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以及“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


思想路线就是用什么样的思想理论体系观察和分析社会现实,这就要求弄通而不是教条地一知半解地对待马列毛主义。政治路线就是实现政治目的的路径或者说政治路线图。例如列宁的寻找薄弱环节,变“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毛泽东的寻找薄弱环节,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等等。后一句话运用广泛,比如在处理与同盟者或友军的关系上,即坚持原则又讲求灵活性。在中国共产党的统一战线中,坚持无产阶级的领导权和阶级运动的独立性,实行最广泛的团结是共产党用血的教训换来的,等等。


那么,今天的中国工人阶级将怎样创造自己的历史呢?他们都有哪些既定的又从过去继承下来的条件呢?


我们首先来尝试分析一下当前的时代背景。


毫无疑问,今天是一个帝国主义时代,但却不是一个列宁和毛泽东时期那样的帝国主义战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


世界是个矛盾体,尤其是帝国主义时代。因此,我们进行分析的理论基础依然是唯物史观和唯物辩证法,重点是借助毛泽东所强调的矛盾分析法,即对立统一法则。


今天的帝国主义,已经发展到这样一种程度:以美国独大的帝国主义体系正在走向衰败,资本主义已经穷途末路,但还没有证据表明他们将通过一场世界大战加速自己的死亡。欧美或将成为最后的帝国主义形态。


这里的根本原因还是生产力的发展,与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的激化所致。与此相伴随的是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的激化。


上世纪,由于出现了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阵营,有力地遏制了帝国主义的全球扩张,迫使资本主义国家内部不断调整生产关系,实际地改善了本国无产阶级的生活工作状况,大大地缓解了阶级矛盾。随着苏联内部变修,中国在毛泽东三个世界划分的理论指导下与亚非拉发展中国家统一战线的形成,出现了中苏美三足鼎立的世界格局。到上世纪后期,随着中国加入美国为首的世界体系,加速了苏联东欧的崩溃,从而形成了今天以国际分工划分的核心,半外围和外围三个层级的世界体系。


关于当前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层级和运行机理,毛经天在他的《世界体系理论的丰富内涵是什么?》一文中有简明扼要的说明。


“历史上出现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是由多个民族国家组成的、以资本积累为动力的分工体系。处于这一分工体系的国家可以划分为核心、半外围和外围。在世界市场上,核心国家的生产活动主要由处于科技前沿的、能够获得垄断利润的部门构成,外围国家的生产活动主要由竞争性的、科技含量低的部门构成,而半外围国家的生产活动则兼有这两种类型的部门。因此,剩余价值从外围国家转移到核心和半外围国家,也从半外围国家转移到核心国家。享有超额剩余价值的核心国家能够提供良好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来吸引核心资本(即处于科技前沿的资本),提升产业结构;因面临越来越大的竞争压力而淘汰下来的产业则转移到半外围国家、外围国家。这一机制有助于维持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相对稳定性。而剩余价值从外围、半外围向核心的转移,正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之所以为体系的关键。”


上世纪前半叶的世界体系中同样存在着多重矛盾,其中主要有三大矛盾: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帝国主义宗主国与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之间的矛盾;帝国主义国家内部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矛盾的核心是垄断资本为了超额利润,围绕着殖民地和半殖民的争夺展开的。但主要矛盾在各个区域和国家表现是不一样的。欧美无产阶级主要政党是依附于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俄国布尔什维克是变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为俄国内部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中国共产党是利用帝国主义宗主国与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之间的矛盾开展国内阶级斗争。帝国主义之间暴力争夺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与殖民地半殖民地内部的民族民主革命运动,即帝国主义战争与无产阶级革命是20世纪上半叶的时代特征。


今天我们借助世界体系理论分析当前的多重矛盾,无非是一些排列组合:核心国家与核心国家、核心国家与半外围国家、核心国家与外围国家、半外围国家与半外围国家、半外围与外围、外围国家与外围国家,以及核心国家、半外围国家、外围国家本国内部的阶级矛盾。鉴于剩余价值的转移方向,核心国家与外围国家、半外围与外围、核心国家与外围国家是国与国之间的三大矛盾,外加一个本国内部的阶级矛盾,这就是四大类矛盾了。


我们以中国为例。中国是个半外围国家,它既存在着国与国之间的矛盾,也存在着本国内部的阶级矛盾,那么,它今天的主要矛盾究竟是什么呢?如果同核心国家美国之间的矛盾是主要矛盾,次要矛盾是本国阶级矛盾,根据主要矛盾的解决,次要矛盾将会迎刃而解的原理,中国进入核心国家,从而获取超额利润可以用于安抚中国四万万工人阶级,阶级矛盾就可以暂时得到缓和。但是,中国显然不具备进入核心国家的条件,况且美帝国也不会允许其造成竞争的威胁。


“中帝论”者认为,中国已经或即将成为帝国主义国家,而且是个要同美帝争霸的帝国主义国家,从而认为可以满足列宁时代俄国的革命条件。另一种观点恰好相反,认为中国即将成为美帝的殖民地附庸国,已经到了要救亡图存的阶段。但是这两种观点的共同点是,均把民族矛盾作为主要矛盾。这是值得商榷的。


如果中国统治阶级把维持和巩固半外围国家地位作为既定方针,那么,国内阶级矛盾就会是主要矛盾,这应该是接近事实的。我们今天看到的所谓中美贸易战,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发生的。中国要保,美国要拆!


世界体系是个发展不平衡的体系,中国当前也是个发展不平衡的状态,这主要是东西部区域发展失衡的问题。


前三十年,在计划经济条件下,为了平衡历史上东西部区域两极分化,采取了东北和沿海支援内地建设的战略,后期作为国防战略大后方的“三件建设”最具代表性。后四十年为了参与国际分工和构建市场经济,采取相反的措施,导致今天东西部区域两极分化急速加大。


人们惊呼,东北在沦陷(最近沦陷了的是私有化了的东北疫苗生产企业)!当年共和国的长子东三省,近年来经济增长在全国垫底。事实上,除了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三个东部的经济发达区域,其他内地省份都需要中央转移支付才能维持地方财政平衡。


如果中国的半外围国家地位不保,中央向东北和西部转移支付的能力就会消弱,东三省和西部如何实现地方财政平衡就是个问题。


去年秋季,受吉林省政府委托,林毅夫团队出了个报告:《吉林省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研究报告》,一公布就遭到新自由主义市场教的猛烈抨击,谴责说这是要回到计划经济。其实,林毅夫还算不书呆子气,应该知道是新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摧毁了东北经济,而“吉林报告”也就是强调了一下凯恩斯主义的政府干预经济措施罢了。


实际上,只有计划经济才能拯救东北经济。也只有计划经济才能拯救西部的衰落。尤其是三线建设地带,这里是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地方,这里集中着遭受市场经济之苦的国企老工人,这里是中国的资源能源储藏地,这里也是新工人的老家、劳动力的供应地。这里有建设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特区的一切良好条件。


今日中国面临的问题多而复杂,单从现象上来说,有贫富悬殊、两极分化,广大劳动群众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住不起房,基层政权瘫痪、黑社会泛滥,一般劳动者有理无处讲、有冤无处申。虽然多数人的物质生活水平比以往确实提高了,但是环境已经崩溃,数以亿计的人民经常与毒空气、毒水、毒食品打交道。癌症村遍及全国;普通群众不仅喝不上一口干净的水,连呼吸一口干净的空气也已经成为奢望!


虽然经济目前仍在增长,其基础却是很不牢固的,其内在的矛盾在日益积累,物极必反,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一旦经济崩溃或者仅仅是经济增长大幅度下滑,各种矛盾集中爆发,是可以预期的。

所有这些现象,虽然错综复杂,但是归根结底,其真正的、主要的原因,就是一个,那就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政治已经变色、经济已经变质,从建立在生产资料公有制基础上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变质为私有制主导的、以少数人发财致富为目的的市场经济。


毛泽东说:“纲举目张”。在经济上,生产资料所有制就是“纲”,其它都是“目”。


那么,怎样解决这些错综复杂的矛盾和问题呢?


我们主张,让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搞起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特区。


根据当前中国宪法和法律的规定,在中国境内不仅可以设立深圳、上海浦东新区这样的市场经济特区,以及更多的资本自由进出的自由贸易区,还可以设立特别行政区,即实行“一国两制”。那么,在中国境内也就能够设立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特区。它将是消除两极分化的、解决劳动人民各种具体困难的有效途径。


那么,选择一个什么样的区域来搞社会主义特区呢?


原则也很简单,就是选择一个多种条件有利于某事物由弱变强的地方。理论上讲,就是由于在经济政治发展不平衡规律的作用下,必然存在一处己强彼弱有利于自己成长的环节,这个环节也叫薄弱环节。掌握了这个规律,人们就可以促使矛盾的次要方面向着主要方面转化,从而在局部改变事物的性质,进而对其他地方或方面产生示范作用,再由量变的积累到质变,最后达到质的飞跃。


俄国十月革命就是这样,首先在帝国主义链条的薄弱环节爆发并取得胜利;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时期的武装割据、建立中央苏区、陕甘宁边区等,也是这样。改革开放也是这样,先从毛泽东时代的“软肚皮”农村掀起,然后又在资本主义影响最强大、社会主义较容易动摇的一些地方,设立深圳特区、上海浦东新区,进而向全国扩展。


那么,在今天,东北地区和三线地区就是个建设计划经济特区的好地方。关于这一动议实现的政治条件这里暂且不谈,我们先来分析一下是否具备一定的客观条件。

我们以三线地区为例来说明这个问题。


三线地区,首先是一个国防战备概念。“好人好马上三线”、“备战备荒为人民”就是这个时期的响亮口号。按照毛泽东的说法,原子弹时期,没有后方不行。在现代武器向战略武器发展的时代,有了战略大后方,何须花大价钱在海洋上摆排场。所以,依其受外敌侵袭的可能性和战略地位的重要性(近代历史上帝国主义多从东南沿海侵入),划三道线形成三个地区。一线地区就是位于沿海和边疆的前线地区;三线地区就是四川、贵州、云南、陕西、甘肃、宁夏、青海等西部省区及山西、河南、湖南、湖北、广东、广西等省区的后方地区(京广线以西),共13个省区;二线地区指介于一、三线之间的中间地带。其中川、贵、云和陕、甘、宁、青俗称为大三线,一、二线的腹地俗称小三线。军事上划分的三线地区是:甘肃乌鞘岭以东、京广铁路以西、山西雁门关以南、广东韶关以北。这一地区位于我国腹地,离海岸线最近在700公里以上,距西面国土边界上千公里,加之四面分别有青藏高原、云贵高原、太行山、大别山、贺兰山、吕梁山等连绵山脉作天然屏障,成为我国理想的战略大后方。从行政区域概念来说,三线地区就是不包括新疆、西藏、内蒙古的中国中西部内地。



三线建设,是在遭遇美帝苏修战争威胁的情况下,同时为消除东西部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在三线地区进行的一场规模空前的工业建设和国防建设。从1964年至1978年历时14年中,共建设了1100多个大中型工矿企业、科研单位和大专院校,形成了一个门类齐全的科技工业体系,国防工业基地,初步改变了东西部发展不平衡的布局。


然而,改革开放后,实施了引进外资发展沿海的战略,三线建设中止。同时,在国防工业民用化,基础工业市场化的主导下,这些依照靠山、分散、隐蔽选址三原则建设的工矿企业因为转型困难而相继衰败。今天还能给人们留下三线建设记忆的有:攀枝花、酒泉、金川等钢铁冶金基地,长城、水城等大型钢厂,成昆、襄渝、川黔、阳安、青藏(西格段)等铁路干线,葛洲坝、刘家峡等水电站,酒泉、西昌航天卫星发射中心,六盘水、渭北煤炭基地,贵州、汉中航空基地,川西核工业基地,长江中上游造船基地,四川、江汉、长庆、中原等油气田,重庆、豫西、鄂西、湘西常规兵器工业基地,湖北中国第二汽车厂、东方电机厂、东方汽轮机厂、东方锅炉厂等制造基地,中国西南物理研究院、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等科研机构。


不能把三线建设项目单纯看作是国防战备的需要。在战争威胁成为主要矛盾之前,解决历史上东西部发展失衡问题,是建国初期经济建设布局的主要方针。


“一五”计划时期是新中国进行的第一次西部大开发。在苏联援建的156项大型工程中(实际是150项;后赣南电站改为成都电站,陕西422厂统计重复,另4个项目因地质问题没能施工),除去43个军事工业项目(其中有16个在陕西),107个民用工业项目中有48个在中西部地区(三线建设时期以京广线划分东西部)。其中陕西以西安为主有8项,河南以洛阳为主有8项,甘肃以兰州为主有7项,山西以太原为主7项,云南4项,内蒙古3项,湖南3项,湖北3项,四川2项,河北2项,新疆1项。“二五”计划时期,西部仍然是工业建设重点。以陕西为例,从1953年到1962年,在陕西建成了中国航空工业基地、电子工业基地、兵器工业基地、纺织工业基地,同时宝成铁路建成,并开发了铜川矿区。建国前陕西仅有四所大学,这期间建成17所高等院校,使西安成为仅次于北京、上海的高等教育中心。


据统计,从1949年到1960年,西部七省区(川贵云陕甘宁青)社会总产值增加了3.38倍,工农业总产值增加了7.49倍。农业总产值与工业总产值相比,由1949年的78%比22%,变为1960年的36%比64%,西部地区工业产值历史上第一次超过了农业产值。


改革开放后,东西部地区发展差距逐年扩大,出现了两极分化。据测算,1998年,东部地区和西部地区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分别为全国平均水平的179%和66%。所以本世纪初,我国又进行了第二次西部大开发。这次所谓的大开发,不仅没有缩小差距,反而加速了东西部的两极分化。西气东输、西电东送、青藏铁路和南水北调是这次西部大开发中的四大标志性项目,从中可以看出,这种所谓大开发实际就是在攫取西部的能源和资源。我国少数民族主要集聚在西部,这种竭泽而渔的发展方式必然埋下区域民族矛盾的隐患。
  
  
  

 
 
顶端 Posted: 2018-07-27 11:01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百花齐放
 
 

Total 0.011030(s) query 4, Time now is:10-19 03:1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