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4 5678» Pages: ( 4/36 total )
本页主题: 评走资派鼻祖托洛斯基《在联共(布)第十五次代表会议上的发言》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毛主席什么时候争论了呢?

关于“三反”、“五反”的斗争
(一九五一年十一月——一九五二年三月)
  *这是毛泽东同志为中共中央起草的一些重要指示。
  一
  反贪污、反浪费一事,实是全党一件大事,我们已告诉你们严重地注意此事。我们认为需要来一次全党的大清理,彻底揭露一切大、中、小贪污事件,而着重打击大贪污犯,对中小贪污犯则取教育改造不使重犯的方针,才能停止很多党员被资产阶级所腐蚀的极大危险现象,才能克服二中全会所早已料到的这种情况,并实现二中全会防止腐蚀的方针,务请你们加以注意。
(一九五一年十一月三十日)

——谁在发动资产阶级进攻?

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是国内的主要矛盾
(一九五二年六月六日)
  在打倒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以后,中国内部的主要矛盾即是工人阶级与民族资产阶级的矛盾,故不应再将民族资产阶级称为中间阶级。
  *这是毛泽东在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起草的一个文件上的批语。毛泽东同志批判了这个部的负责人把民族资产阶级看作是中间阶级的错误观点。
(《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4月第1版,第65页)

——这就说毛主席对周恩来新民主主义的结论

——毛主席:中国内部的主要矛盾即是工人阶级与民族资产阶级的矛盾

——毛主席:过渡时期总路线
  
  
  

 
 
顶端 Posted: 2018-08-13 03:53 | 30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在联共(布)第十五次代表会议上的发言
托洛茨基
(1926年11月1日)
我们还争论了工业化的速度。有人(我也是其中之一)指出:现在速度不快,而正是由于工业化速度不快,才使农村分化过程显得特别重要。富农正在抬头,或者说,贫农在农村所占的比重正在减少(还是同一件事的另一个方面),这里自然也没有什么可怕的。这是过渡时期的严重现象,病态现象。“害怕”当然没有任何理由。但是应当正确估量它们。

——托洛斯基:这里自然也没有什么可怕的。这是过渡时期的严重现象,病态现象。

论列宁主义的几个问题
献给联共(布)列宁格勒组织
约•斯大林
农村中的分化绝不能像先前那样厉害,中农仍旧是基本农民群众,而富农不能再有过去那样的势力,这至少因为我国土地已经国有化并禁止买卖,而我国的商业政策、信贷政策、税收政策以及合作社政策又是以限制富农的剥削企图、增进最广大农民群众的福利、消除农村中的两极对立为目标的。至于我们现在和富农的斗争,不仅是按照老的路线即按照组织贫农去反对富农的路线进行,而且是按照新的路线即按照巩固无产阶级同贫农和中农群众的联盟去反对富农的路线进行,这一点我就不说了。反对派不懂得按照第二条路线去和富农作斗争的意义和作用,——这件事实再一次证实了反对派滚到农村发展的老路,滚到农村发展的资本主义的道路上去了,在这条老路上,富农和贫农是农村中的主要力量,中农却“被冲刷”。
一九二六年一月二十五日
按斯大林“论列宁主义的几个问题”
一九二六年莫斯科—列宁格勒版刊印

——哪一个正确?
  
  
  

 
 
顶端 Posted: 2018-08-13 03:55 | 31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在联共(布)第十五次代表会议上的发言
托洛茨基
(1926年11月1日)
我也认为,在工业落后即在比例失调加剧的情况下,农村分化可以成为危险的现象。反对派曾经说过,我们必须逐年减少比例失调。同志们,这里我看不出任何社会民主主义的东西。

——工业落后

——比例失调

——农村分化?

列宁和联合中农问题①
(答斯•同志)
斯•同志!
请看列宁在第八次代表大会上的演说中的一段话:
“因为苏维埃工作人员没有经验,因为问题困难,所以原定对富农的打击往往落到了中农头上。我们在这里犯了极大的错误。在这方面汇集起来的经验会帮助我们今后尽量避免这种错误。这就是不是在理论上而是在实际上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你们知道得很清楚,这个任务是困难的。我们还没有什么物资可以给中农,而中农是唯物主义者,实际主义者,他们要求具体的物质资料,这种物质资料我们现在还拿不出来,而且国家也许还要在没有这种物质资料的情况下度过艰苦斗争的岁月,虽然这一斗争现在已经表明一定会完全胜利。可是我们在我们的行政实践中能够做很多事情:改善我们的机关,纠正许多违法乱纪的现象。我们能够而且应当修改和纠正我们党的那条没有充分注意到和中农成立同盟、成立联盟、成立协议①的路线。”(“俄共(布)第八次代表大会”速记记录第二十页〔二三〕)
可见列宁并没有把“协议”和“联盟”看做是有差别的。
再请看第八次代表大会“关于对中农的态度”的决议中的一段话:
“把中农和富农混淆起来,把对付富农的办法在某种程度上用到中农身上,那就不仅是最粗暴地违反苏维埃政权的一切法令及其全部政策,而且是最粗暴地违反共产主义的一切基本原则,这些原则指出:在无产阶级为推翻资产阶级而进行坚决斗争的时期,无产阶级和中农成立协议是无痛苦地过渡到消灭任何剥削的条件之一。因为农业技术比工业落后(甚至在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里也是如此,俄国更不用说了),所以经济根柢比较牢固的中农在无产阶级革命开始以后还会支持相当长的时期。因此,农村中苏维埃工作人员以及党的工作人员的策略应当估计到和中农长期合作……这样,苏维埃政权在农村中实行完全正确的政策,就能保证胜利了的无产阶级和中农成立联盟和协议……工农政府和共产党的政策,今后在执行中也应当贯彻无产阶级和贫苦农民两者同中农成立协议的精神。”①(“俄共(布)第八次代表大会”速记记录第三七○页至第三七二页〔二四〕)
可见这个决议也没有把“协议”和“联盟”看做是有差别的。

——限制富农,团结中农,扶助贫农

——农村分化?

——托洛斯基:收税

——农村分化

——农村分化可以成为危险的现象

——托洛斯基走社会主义道路?
  
  
  

 
 
顶端 Posted: 2018-08-13 03:58 | 32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在联共(布)第十五次代表会议上的发言
托洛茨基
(1926年11月1日)
我们坚决主张农村的分化要求对农村各阶层采取更灵活的政策,减轻下中农的税负,并对富农尤其是对富农和商业资本的结合施加更大的压力。我们主张免除贫农40%的税。我们对不对呢?我认为对,你们认为不对。但是,这里会有什么社会民主主义的东西,我从未想到。(笑声)

——我们主张免除贫农40%的税。

——我们对不对呢?

联共(布)第十五次代表大会〔六六〕
(一九二七年十二月二日至十九日)
载于一九二七年十二月六日和九日“真理报”第二七九号和第二八二号
斯大林
党的任务:通过合作社和国家机关在供销方面扩大对农民经济的掌握,规定我们在农村建设中当前的实际的任务,即逐渐使分散的农户转上联合的大农庄的轨道,转上以集约耕作和农业机械化为基础的公共集体耕种制的轨道,因为这条发展道路是加快农业发展速度和克服农村中资本主义成分的最重要的手段。

——托洛斯基:这里会有什么社会民主主义的东西,我从未想到。
  
  
  

 
 
顶端 Posted: 2018-08-13 04:00 | 33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免除贫农40%的税。

——贫农脱贫了吗?

——没有

村干漠视贫雇困难 天地林贫农没牲口 秋地一点都还没犁第2版()
专栏:
 村干漠视贫雇困难
 天地林贫农没牲口
秋地一点都还没犁
【本报冀南十三日电】枣强三区天地林村,中农秋地已大部耕完,而贫农土地一点没动。追其原因,村干多是中农成份,看不到贫雇的困难。该村自区布置秋耕后,村干没有很好组织与推动这一工作,因此秋耕形成自流现象。贫农张志起说:“俺村中农的地已耕完了。张恒举、张志茂等耕完了地已将牲口卖掉了。还有的耕完自己的地,又去垫浪窝(水冲的沟坑),穷人的地一点还没耕哩。”贫农王氏说:“俺那地老是人家种完俺才能种哩。晚了,怎么会长好?今春俺跑了两个村,都没借到牲口。所以俺那六亩六分地仅弄了五个高粱头。这样,俺也不敢再向人家借了。人家闲着牲口不借给咱,也是白瞪眼呀。”王张氏说:“俺村西北的一亩八分地,因大路上有水,不能行车,村里给俺轧了两条车道,光说给俺耕,到这也没耕,俺怎么种呢!”经访问后,才了解村长、武委会主任、指导员、民兵队长、妇女主任等村干部都是中农成份,还有的是富裕中农。农会主任虽是贫苦中农,也都有牲口,所以对贫农困难问题是不很注意的。现区领导上已提起严重注意,刘分书说:“此问题若得不到解决,消灭春荒时是个大问题,并增加将来复查结合生产的困难。”现已立即通知全区各村,突击这一任务,并具体指示天地林,停止卖牲口,集中一切牲口突击,强调解决贫农秋耕困难,小雪前一定耕完。
1947-11-18  

——托洛斯基是不是漠视贫雇农困难?

——免税40%

——贫农应该收税吗?
  
  
  

 
 
顶端 Posted: 2018-08-13 04:01 | 34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款要贷给雇贫农第2版()
专栏:
款要贷给雇贫农
辅庭
晋城银行为了使今后的贷款,真正在扶植雇贫生产上起到作用,因此在县里召开的千余劳英会上,把贷款工作作了讨论。在讨论中,群众对过去的贷款做了严厉的批判,并对今后改进上也提出了很宝贵的意见:在对过去贷款工作的检讨中,有以下几点:一、阶级路线不明确。有些村村干是雇贫,贷上款,对扶植雇贫生产上,即起很大作用。如四区金匠村农会主席刘士兴,贷款二十六万元,组织群众搞运输,半年赚洋一千二百万元,除解决了群众穿衣零花问题,还买回牲口四十五头,现在该村大部雇贫都有了牲口。但还有许多成份不好的干部,假借群众生产名义,贷上款自己搞投机买卖,或者照顾自己的亲朋,甚至还有贷给斗争对象的。如杨家山群众说:“干部有权,只要盖上图章就能贷上款,群众没有干部介绍信银行不贷给。”六六井群众说:“我们村干部贷上款,和恶霸伙买羊,群众根本贷不上。”北石瓮群众说:“我们的村长,假借银行收款名义,把群众贷的款都收起来,自己买成牲口。”二区圪洞沿的干部贷上款赌博输了。西街雇贫农说的最生动:“支差有咱,负担不漏咱,好果实不分给咱,银行贷款轮不上咱,公私商店看不起咱(找不上保的意思)。”从这些问题中,告诉了我们,贷款的阶级路线,是如何的模糊与错误。二、贷款的手续麻烦。过去规定贷款必须找铺保或殷实户保,这样就把雇贫农限制住了。如南庄群众说:“如果贷款非找铺保不行,那我们穷人一辈子也贷不上。”还有些地区,因距银行远,介绍贷款时由自然村介绍到行政村,由行政村介绍到区,再由区介绍来银行,因为距城远人事生疏,找不到保人,还得拿上契约回去盖章,来回得六七天。如六区群众说:“赚几个钱除了路上化费,只够给银行上利。”所以群众对我们的贷款手续,亦是很不满意的。三、贷款没重点。有些区村把贷款都平均分散了,认为村村户户都应该贷,结果是家家都贷,家家都不解决问题。如六区秋泉村贷款五万元,就贷了五个自然村一百多户,每户都是三百、二百元,根本无济于事。因此,群众说:“不说贷款生产,就连开会(指贷款开会)误工钱都不够。”四、过分强调结合游资和用途。过去在贷款用途上规定的很死板,群众的生产用途不合乎我们的规定就贷不上,如群众说:“银行的钱是买盐钱不敢打油。”这样不但限制了群众的生产活动范围,同时也限制了资金周转。如渠头村贷款五万元,不够买牲口,计划买成猪,赚了钱再买牲口,去请示区干部,区干部不允许,非叫买成牲口,结果因凑不上钱,贷款只好放着不用。又如二神后贷款十万元,只够买一头牲口,但区干部强调非叫结合上游资买三头不行,因群众集不上资,只好尽钱买货,买了三头最坏的牲口,拴在槽上一点不敢动,群众说:“这不但没解决了我们的困难,反而增加了我们的麻烦。”因为我们过分强调结合游资与用途,因此,绝大部分贷款贷在了有车有牲口的中农身上,雇贫农因集不上游资或不合乎我们规定的用途,因此就没贷上款。这些问题都说明我们的阶级观点,是多么模糊。
对于今后的贷款办法,经过了群众的酝酿讨论,与干部在思想上的深刻反省,明确的提出如下几点:一、明确阶级立场,把款贷给雇贫农,及雇贫的军、干、烈属,帮助他们解决生产中的困难,防止坏干部徇情包办自私,以雇贫为领导骨干组织贷款小组或贷款委员会,把贷款权交给雇贫,让他们自己去掌握、评议、决定。二、手续尽量求简便,实行远去近来的办法。距银行近的村庄来银行贷,远的地方,银行干部亲自背款下去,结合好的合作社代办,银行干部深入农村了解情况,从组织群众生产入手把款贷下去。什么保都可以不要,有农会或雇贫小组证明即可。三、必须有重点的发放。从区来说,就是灾荒区和穷苦区,应以填贫补穷的精神,帮助其在生产中发家。按村户来说,贷款必须解决一村或一户的主要困难,没贷的村户下次再贷,这样才不致于分散力量。四、期限要灵活,根据群众实际需要确定,真正做到长年收放,随收随放,给予群众零借整还或整借零还的方便。这样既可加速周转,又能使贷款在生产渡荒中,发挥它的作用。五、大量开展农村信用借贷关系,提倡有钱集资,无钱贷款,劳资互助起来的办法。用途一般不做规定,根据群众在生产中的具体需要尽量活动。六、银行干部必须在党的统一领导下,结合中心工作了解情况,相信群众,扶植与组织群众生产。在发放新贷中,必须普遍检查旧贷,彻底整顿非阶级路线的贷款,一律转贷纠正或收回。
1947-12-08  

——1926年,苏联财力如何?

——1953年,新中国财力如何?

——是不是采取五、大量开展农村信用借贷关系,提倡有钱集资,无钱贷款,劳资互助起来的办法?

——毛主席:组织起来

——毛主席:农业生产合作社

——托洛斯基:但是,这里会有什么社会民主主义的东西,我从未想到。
  
  
  

 
 
顶端 Posted: 2018-08-13 04:04 | 35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和外国工人代表团的谈话
(一九二七年十一月五日)
斯大林
出席的有德国、法国、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南美、中国、比利时、芬兰、丹麦和爱沙尼亚的代表共八十人。谈话继续了六小时。
第三、没有或几乎没有正常的沟通城乡的苏维埃贸易机构可以把城市产品供应农村,把农产品供应城市。合作社和国营商业机关还处在萌芽状态。
可是在国内战争结束和“新经济政策”实施以后,国家的经济状况根本改变了。
工业发展和强大起来了,在整个国民经济中占了支配地位。这一方面最值得注意的事实是最近两年来,我们没有外援、没有借任何外债而从自己的积累中拿出了二十多亿卢布投入工业。现在已经不能说农民根本得不到商品了。
农业提高了,产量达到了战前水平。现在已经不能说工人根本得不到粮食和其他农产品了。
合作社和国营商业机关已经发展到在全国商品流转中占领导地位。
现在已经不能说我国没有沟通城乡、沟通工农业的分配机构了。
当然,要马上建成社会主义经济,这一切还是不够的。但是要沿着顺利的社会主义建设的道路前进,这却是完全够的。
现在我们需要重新装备我国的工业,并在新的技术基础上建立新工厂。
我们需要提高农业发展水平,最大限度地供给农民以农业机器,使大多数劳动农民合作化,把个体农户组织到广大的农业集体合作社网中。
我们需要组织一种能够像每个人估计自己的收支预算一样来估计并满足全国城乡需求的沟通城乡的分配机构。
一旦我们把这一切都做到了,我们就可以认为不需要货币的时候到来了。
但是距离这个时候还很远。

——税收是什么?

——托洛斯基:但是,这里会有什么社会民主主义的东西,我从未想到。
  
  
  

 
 
顶端 Posted: 2018-08-13 04:05 | 36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在联共(布)第十五次代表会议上的发言
托洛茨基
(1926年11月1日)
我们说过,在工业落后的情况下,农村分化的增长就必须在政治方面有加倍的保证,就是说,我们决不能容忍扩大富农、雇主、剥削者,哪怕是小剥削者的选举权。我们曾就扩大小资产者选举权的著名指令发出过警报,这对不对呢?你们会说,我们这个警报是“夸大其词”。就算是这样。但我在这里看不出任何“社会民主主义”的东西。

——两极分化

——托洛斯基:我们决不能容忍扩大富农、雇主、剥削者,哪怕是小剥削者的选举权。

和第一个美国工人代表团的谈话
(一九二七年九月九日)
斯大林
拿最近的苏维埃选举来说。在我们这里,除了那些剥削别人劳动并被剥夺了选举权的资产阶级分子以外,凡是苏联的成年人,从十八岁起,不分性别和民族,都有参加苏维埃选举的权利。选民总共将近六千万人。其中绝大多数当然是农民。这六千万人中行使了选举权的约有百分之五十一,就是说,有三千多万人。现在请看看我们中央和地方苏维埃领导机关的成员吧。当选的领导者绝大多数是共产党员,能够说这个事实是偶然的吗?很明显,决不能说是偶然的。这一事实是不是说明共产党受到千百万农民群众的信任呢?我以为是的。
这就是共产党的力量和稳固性的又一次检验。

——谁被剥夺政治权利

——斯大林:剥削别人劳动并被剥夺了选举权的资产阶级分子

——范围多大?
  
  
  

 
 
顶端 Posted: 2018-08-14 07:05 | 37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和第一个美国工人代表团的谈话
(一九二七年九月九日)
斯大林
有一个代表说:代表团提出关于对外贸易垄断制、关于取消这个制度的问题是这样看的:如果在苏联不是一党垄断,不是对合法权垄断,那末就会有一整批居民因这个问题而组织起来。
斯大林说:这样,代表团又回到苏联唯一合法政党——共产党的垄断问题上去了。对于这个问题,我在讲到用什么办法检验千百万工农群众是否同情共产党时已经简略地答复过了。
至于居民中的其他阶层,如富农、耐普曼、已经被打垮的旧的剥削阶级残余,那末他们在我国已经被剥夺了成立自己的政治组织的权利,正像他们被剥夺了选举权一样。无产阶级不但剥夺了资产阶级的工厂、银行、铁路、土地和矿山,还剥夺了他们成立自己的政治组织的权利,因为无产阶级不愿意资产阶级恢复政权。代表团对于苏联无产阶级剥夺了资产阶级和地主的工厂、土地、铁路、银行和矿山大概不会表示反对吧。(笑声)
可是我觉得代表团有点想不通为什么无产阶级不到此为止,还要更进一步,剥夺了资产阶级的政治权利。我以为这是不完全合乎逻辑的,或者确切些说,是完全不合乎逻辑的。有什么理由要求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宽大呢?难道西方执政的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表示过一点点宽大吗?难道他们不是正在把真正革命的工人阶级政党驱入地下吗?有什么理由要求苏联无产阶级对自己的阶级敌人宽大呢?我以为逻辑上一定是这样。凡认为可以把政治权利归还给资产阶级的人,要是他想合乎逻辑的话,就必然要更进一步提出把工厂、铁路、银行也归还给资产阶级的问题。

——斯大林:如富农、耐普曼、已经被打垮的旧的剥削阶级残余,那末他们在我国已经被剥夺了成立自己的政治组织的权利,正像他们被剥夺了选举权一样。

——什么是“我们决不能容忍扩大富农、雇主、剥削者,哪怕是小剥削者的选举权”?
  
  
  

 
 
顶端 Posted: 2018-08-14 07:06 | 38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托洛斯基:哪怕是小剥削者的选举权

——谁在割资本主义尾巴?

——托洛斯基分子。

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第七次扩大全会〔一〕
(一九二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至十二月十六日)
载于一九二六年十二月九日、十日、十九日、二十一日和二十二日“真理报”第二八五、第二八六、第二九四、第二九五和第二九六各号
斯大林
最后,拿托洛茨基主义来看,它“从左面”批评我们党已有好几年了,而且如共产国际第五次代表大会所正确指出的,它是一种小资产阶级的倾向。在小资产阶级倾向和真正的革命性之间能有什么共同点呢?“革命的”词句在这里不过是小资产阶级倾向的掩盖物,这难道还不明显吗?至于用“左的”叫喊来掩盖自己做了托洛茨基主义的俘虏的“新反对派”,我就不谈了。
这些事实说明什么呢?
它们说明用“左的”假面具来掩盖机会主义的行为,是取得政权以后我们党内所有一切反对派别的最显著的特征之一。

——毛主席时代,谁在割资本主义尾巴?
  
  
  

 
 
顶端 Posted: 2018-08-14 07:07 | 39 楼
«123 4 5678» Pages: ( 4/36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万象视野
 
 

Total 0.014052(s) query 4, Time now is:11-14 21:2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