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5 6789» Pages: ( 5/36 total )
本页主题: 评走资派鼻祖托洛斯基《在联共(布)第十五次代表会议上的发言》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在联共(布)第十五次代表会议上的发言
托洛茨基
(1926年11月1日)
我们曾要求、坚持和主张坚决谴责同“生产实力强大的中农”搞农业合作社的方针,因为这种称呼通常就是指富农。我们主张谴责信用合作社面向农村上层的“小变动”(这是政治局报告中用的字眼)。同志们,我不知道这里有什么“社会民主主义”的东西。

中农宋楚凡入社前后第2版()
专栏:
中农宋楚凡入社前后
繁勤 达才 和光
月亮已经出来了,社员宋楚凡还担着两大捆草,向着晒谷场走去,他顺手交给晒谷员几根禾穗,笑眯眯地说:“这是社里的财产。不留心小的,大的丢了也看不见哩!”担完草,他把扁担送到屋里,牵着牛往外就走。他妻子李雪枚追到门口,喊他洗澡吃饭,他说:“月亮不等人,犁完田,回来吃吧!”他赶着牛又回到田里,大块大块的泥土,随着他的手翻转过来。月亮落了,天格外黑,这丘田还没犁完,他又到屋里喊醒妻子提着镜灯一直到犁完才回来。这时,已是午夜一点多了。
大家都说老宋过去是“人入社,心没入社”,现在是真正转变了。这个转变,说来话长。
今年元月间,宋家潭农业生产合作社要扩大,这在全洲(这一带是沿江的洲土)上可是件大事情。左邻右舍,不少人申请入社了。宋楚凡的弟弟宋楚湘,年轻、热情,他的心早被社的新事物吸引住了:他看见,去年农业社七十多亩田种上了四十亩双季稻,入了社的社员,年年收入增加;仅仅读了半年书的青年社员廖希光,便能讲出那么多道理来……。他一听说社要扩大就想申请入社,他就和他哥哥商量,宋楚凡坚决不入。后来,就连他弟弟的问话也不理了。在一个刮北风、下大雪的晚上,老宋一家人围着炉火温暖地谈天。不知什么时候,楚湘又谈到了入社的事,宋楚凡一听就冒了火,摔开椅子,大声叱着:“天天嚷着‘入社呀!入社呀!’肚里装着饭不好过吧!”
尽管如此,弟弟还是不断地劝他入社,说社这样好那样好,老宋真有点为难了。夜里,他睡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寻思:社里贫农多,底子薄,我入社有什么便宜占?自己耕牛、农具都不缺,二十亩田,两个人做,四个人吃,不管怎样也过得去。再说自己当家多自由,为什么要入社受人家管,等两年再入也不妨事。宋楚凡想来想去,一直认为自己想的对,在梦里还和老弟吵嘴哩!
楚湘看劝不动他,独自报名入社了;父亲爱幼子心切,也跟着报了名。楚凡的妻子看见父亲弟弟都入了社也来劝他入社,老宋可真发了愁:一家子过得多太平,有吃有穿,现在为了入社,心都散啦。入社呢?分家呢?疙瘩老是解不开。这时,农业生产合作社社长王国华怕他们家里闹出事来,便亲自到他家里,讲清农业生产合作社的政策、办法,又说明入社自愿,退社自由。他拗不过一家三口人的主意,只好勉强入了社。
入社了,老宋心里想:可得留个后路。他在评产入股时,坚持留下了那丘土壤好、底子肥的“牌子丘”,作为自留田。好的肥料也留下了一部分。他暗自思量:“试试看。”
春耕开始了。宋楚凡干起活来,总是懒洋洋的。社里分配他去犁田,他吃了早饭,总要歇一会才出去。下午,太阳还有丈多高便收工回家。回来后,把犁向院子里一丢,就不管了。后来,社里选他看水,水漫过了田塍,淹没了秧尖,还看不到他的人影。社里开会批评他,他瞪着眼说:“我可受不了这份气。”从此,他老远见到社里的人便躲开了。
几个月过去了,社里有几件事情打动了老宋的心。
是一个有月亮的晚上,三月里的天气,异常温和。宋楚凡的院子里集合着许多人,围住了老宋的那头黄牛来评牛价,大家看看腿,捏捏角,你言我语地议论着。在人群背后的台阶上坐着宋楚凡,他也不看牛,也不说话,可是他心里却在想着:看看你们公道不公道,作价低了,我不入社。社长问他:“老宋,你这头牛要作多少钱?”宋楚凡慢吞吞地说:“你们看着作吧!人都入了社,还靠这头牛!”社长笑着说:“那我们开个社员大会商量吧!”
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到了,熙熙攘攘地像个温暖的大家庭。因为人坐得密,社长说话的声音更显得响亮:“宋楚凡的牛,又嫩又壮,又好使,大家作个价!”才静下去的会场又热闹起来了。不知谁尖着嗓子嚷着:“耕牛入股,可要互利呀,社不吃亏,牛主也不能吃亏。”你一句,我一句,讨论了个把钟头。最后,社长总结说:“这头牛是七十二万元买进来的,那时是皮包骨头,现在喂得屁股斩齐的,作九十二万元……。”大家同意了,并决定仍让牛主喂,饲料由社供给,每天八百元工资。大家又征求老宋的意见,这时老宋脸上泛起入社以来从未有过的微笑,嘴里没说什么,心里暗自欢喜:
“社里的人到底公道!”
插秧以前,连续落了十多天雨,许多人的秧苗被浸死了。老宋那块心爱的“牌子丘”,只插上一半便没秧了。老宋为了难,有心到社里去要些秧苗,他想起入社时,大家劝他少留自留田,现在怎么好意思去要苗;不要吧,那半丘田就没办法。最后他硬着头皮去要苗,脸上一阵热,走到半路又打了转。正在进退两难的时候,远远地看见楚湘担着一担秧走过来,后面跟着几个社员,不等他们走近,老宋赶忙躲在自己屋里。外面山歌的声音,阵阵传到耳里,他实在耐不下去了,走出门口一看,社员们正紧张地在他的“牌子丘”插秧,他也不声不响地随在后面插起秧来。
从这几宗事以后,宋楚凡对社里有了新的看法。但他还有点不放心,究竟能分得多少谷呢?
早稻收割了。社里人手多,办法多,战胜了水灾,每亩平均收了四百一十八斤,比互助组、单干户收的都多。预分时,光早稻,老宋家就分了二千一百斤。不久,社里试算和制订了秋收分配方案,虽然今年遭受水灾,因大量种植了双季稻,和晚秋作物面积的扩大,总产量仍较去年大为增加。预计老宋全家分得的粮食,将会比入社前增加一千多斤。这些时,他从自己入了社的那个大丘旁走过的时候,常想:不是农业社,可插不上这许多双季稻啊!不是农业社,水灾这样重,那能有这样的收成。从此以后,宋楚凡对社的事情便热心起来了。
有一天的半夜里,突然落起大雨,天漆黑,伸手看不见五指,路滑,走一步要退半步。这时,田塍上有一盏红灯,一会滚到这里,一会又滚到那里。这是宋楚凡在看水。他背着锄头,提着镜灯,挖开了这丘田的月口,又挖开了另外的一丘,晚稻田里的水,哗哗地流了出来。当他把一切搞妥,回到屋里时,混身全都湿透了,他心里却特别舒坦。
最近,他又主动地向社里提出来:“社就是我的家,还留什么自留田,让我把那二亩五分牌子丘,也入到社里吧!”
农业社吸引着广大农民走合作化的道路,到宋家潭农业生产合作社参观的人陆续不断。有一次宋楚凡的几家亲戚也来社里参观。他兴致勃勃地领着他们到处参观,走到了他那块“铁尖丘”,面对着绿油油的晚稻禾,他指手划脚地讲出了一段生动的故事:
“七月中旬,一连几天大雨,河水陡涨,漫过河堤,河堤垮了,大水向稻田里倾泻着,刹时一片汪洋。后来,好容易盼着水退了。这铁尖丘却盖上了一层沙石,深处有二尺,浅的也有七、八寸,真急人!眼看快要到口的早稻被压在沙堆里了。可是社里人手多,力量大,二十多个劳动力,挖呀!担呀!连几个十多岁的小孩也组织了小组,一碗碗地将沙子搬到河外去。妇女们带着剪子,把埋在沙堆里的穗头,一棵棵地剪下来。力量真大啦!不到七天,沙堆慢慢没有了,又插上了青绿的禾苗,妇女们还在这块田里剪了五石六斗谷。要是单干农民受了这样灾,只有哭脸;互助组也要明年才能插上秧!我今年要不入社,碰上这场灾,五亩多田的沙石,我家两个劳动力,可要担半年啦!”
今秋,宋家潭农业生产合作社又要扩大了。周围的人们,特别是那些家底子比较富裕的人,常找宋楚凡问东问西。宋楚凡也变成个爱说爱笑的人了,他也很乐意把自己入社前后的经历和思想告诉别人。
1954-10-20  

——斯大林的集体农庄呢?

——富农愿意搞农业合作社吗?

——不愿意

——什么是同“生产实力强大的中农”搞农业合作社的方针,因为这种称呼通常就是指富农?
  
  
  

 
 
顶端 Posted: 2018-08-14 07:10 | 40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富农的“老实”第2版()
专栏:
富农的“老实”
杨叶
“富农牲口好,农具好,会经营,有技术,会写会算;把他们吸收到农业生产合作社和互助组里有好处。”
“富农又听话,又不要贷款,又不要供应粮,开会到得快,叫他做啥他就做啥。”
“富农已经削弱了,不敢乱动了,越来越老实了,没有什么危险了。”
诸如此类的论调,在一部分农村工作干部中间仍然流行着。
有些同志从“理论上”知道富农是剥削阶级,从“政策上”知道对富农经济是要限制和逐步消灭的;可是,面对着某些富农分子,就又迷迷糊糊起来了。特别是当富农装出一副“老实”“积极”、甚至是“可怜”样子的时候,有些同志就“看不出富农有什么不好”了。
富农真的“越来越老实”,“没有什么危险”了吗?我们把他们那一层裱糊上去的“老实”面皮扯掉,看看他们的本相吧!
陕西省南郑县赖家山村有个富农叫冷秉坤,解放前曾经做过伪乡公所的文书,在村子里是很会抖威风的。解放以后,特别是土地改革以后,他脸上的一副凶相忽然消失了,见了村干部,总是三点头、两哈腰、请抽烟、请吃饭、请喝茶、请喝酒。他知道公粮自然是躲不过的,年年交得很早。村干部不识字,他就“热心”地帮他们写册子、打算盘。村长赵儒才说:冷秉坤这个人“还不错”,“老实”!冷秉坤对互助组员也有一套妙计:提前付工资,提高工价,弄好的吃喝,请到汉中城里看戏,借给钱,借给粮食。于是,不管农活多么忙,冷秉坤地里的活都要比互助组员自己地里的活弄得早。结果呢?互助组被弄得七零八落,不成个组了。粮食统购统销开始了,冷秉坤把两个评议员请到家里喝酒吃肉,隐瞒了六石多余粮。村长知道这件事,也不好意思追问;“吃了人家的嘴软”啊!冷秉坤知道,把村干部收买住了,把互助组弄垮以后,他就可以放心地再剥削大家了。
不可能设想,要限制和逐步消灭富农经济的时候,富农竟会感谢我们;也不可能设想,当社会主义的声势越来越大的时候,当农业合作化运动越来越高涨的时候,富农会明目张胆地和人民对抗。他们现在是不会当着我们的面喊“反对社会主义”“反对统购统销”“反对合作化”的。富农确实是“会经营”“会计算”的,可是他们决不会真心为农民群众来经营、计算。他们现在心里“经营”“计算”的是:宁可带上温驯的假面具,暂时“放弃剥削”,甚至贴上“老本”,包括赔上自己的女儿,把农村干部收买住,拆了互助合作运动的台;然后,拿出本来的面目,舒舒服服地再过不劳而食或者少劳多得的剥削生活。
让他们做白日梦去吧!工人阶级并没有睡觉,农民弟兄更不是傻瓜!在党的领导下,许多地方的农村干部和农民群众已经把冷秉坤之类富农分子的丑脸揭穿了。群众认清了富农的面孔以后,当地的互助合作运动就更加发展了,贫农和中农更巩固地团结起来了。群众对富农说:“你是你,我是我,农民不跟你剥削者打伙!”
至今仍然被富农的表面的“老实”“和气”迷惑着的同志们,警醒吧!
1955-02-25  

——群众对富农说:“你是你,我是我,农民不跟你剥削者打伙!”

——富农是怎么入社的?
  
  
  

 
 
顶端 Posted: 2018-08-14 07:12 | 41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改造地主富农分子成为自食其力的新人第5版()
专栏:
改造地主富农分子成为自食其力的新人
中共山西省长治地方委员会书记 贾俊同志的发言
山西省长治专区是个老解放区,一九四七年就完成了土地改革,现在又完成了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全区已经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七六的农户加入了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这里我想谈一谈对原来的地主、富农分子的改造问题。
全区原来的地主、富农共有四万零二百户,占总农户的百分之六;地主、富农分子共有七万八千人,占人口的百分之三。他们之中,百分之九十六点九四的人已经被接收入社,其中有百分之八十点五的人改变了原来的成份,成为农民,取得了正式社员的称号;有百分之十五点八七的人经过社员公议批准为候补社员;只有百分之三点六三的人因为有过不同程度的罪行,经过社员的公议和县人民委员会的批准,交合作社管制生产。现在,原来的地主、富农分子还有百分之三点零六的人留在社外,其中有的是因为有反动行为被判了徒刑;有的出外参加了其他劳动。
在一九五五年上半年以前,地主、富农分子被允许入社的,全区只有一千多人。而在一九五五年下半年合作化运动的高潮中,他们就几乎全部被接收到合作社里来了。出现这样的情形并不是偶然的。这是经过了一系列的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和我们贯彻执行党的改造地主、富农分子的政策的结果。
远在一九四七年以前的土地改革时期,农民在我们党的领导下,就以狂风暴雨的自觉的革命行动,把丑恶的地主阶级打倒了。当时,我们党对待地主、富农的政策,正如邓子恢同志的发言中所说的那样,采取了区别对待的政策。因而使地主、富农内部有了明显的分化趋势。然而几年来的事实,正如马克思列宁主义所教导我们的,任何剥削阶级决不会心甘情愿地退出历史舞台。姑且不说在土地改革结束后的头一两年中,一部分地主、富农分子利用我们工作薄弱的地方,向农民进行了反攻倒算,千方百计地企图把历史的车轮倒转回去;而且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七年中,他们也曾向农民、向我们党和国家进行过数次严重的斗争。第一次是从一九五○年至一九五一年,他们利用美帝国主义策动的朝鲜战争,大肆造谣,破坏我国人民抗美援朝的正义行动。并且向农民诬蔑互助合作运动,特别是利用会道门进行各种各样的破坏活动。甚至有的地方的会道门,还暗藏着龙袍龙旗,并且封官许愿,煞有介事地做着恢复封建王朝的幻梦。第二次是在一九五三年,当我们党宣布了过渡时期的总路线之后,他们中间的少数反动分子同反革命分子勾结起来,利用我们农村中少数家庭经济较富裕的党员对当时开始实行的粮食统购统销政策抱有抵触情绪,在群众中暗中进行破坏活动。
甚至在一九五三年初,他们利用我们在互助合作运动中执行党的团结中农政策上的某些偏差,在一个县几乎发生阴谋暴乱的事件。第三次是一九五五年春季,他们中的反动分子,利用当时农村中一度发生的粮食紧张空气,又趁机兴风作浪,煽动一部分富裕农民,抵抗粮食统购统销政策,并且阻挠正在前进着的合作化运动。
我们在与地主富农分子的斗争中,采取了那些措施呢?概括起来说,主要有如下的三条:一、结合镇压反革命工作,发动群众,监督地主、富农分子的活动。在进行镇压反革命工作中,严格地把反革命分子的破坏行为同地主、富农分子的一般性的反动言行区别开来;把地主、富农分子守法的和不守法的区别开来,加以不同的对待。这样就使地主、富农分子越来越分化,使反革命分子可资利用的社会基础越来越缩小。二、在合作化运动和农村社会主义改造的各项措施中,坚持执行巩固地团结中农的政策,在实际工作中不断地纠正“左”的或右的偏向;在一定时期的某些具体经济利害关系上,说服贫农向中农作必要的让步。这样就使贫农和中农的团结越来越加巩固,从而也就使地主,富农分子最后陷于完全孤立。三、土地改革结束以后,在政策上,一方面允许富农经济的存在和发展;另一方面,又积极地稳步地开展生产、供销、信贷的合作化运动,以达到水到渠成地由限制到消灭富农经济的目的。虽然从一九四七年到一九五三年的七年中,全区出现过三百多户的新富农,但还占不到总农户的万分之五。所以,在合作化运动中,富农阶级就没有形成一个较大的对抗力量。经验证明,合作化的主要困难,是解决富裕农民的思想问题。因此,当一九五五年下半年合作化运动高潮中,全体富裕农民行动起来加入合作社的时候,新富农就不得不自动地放弃剥削,原来的地主、富农分子也不得不屈服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纷纷向农民表示要求入社。有的向合作社声明说:“过去我说的话,都是狗皮膏药,现在我写下牛皮文书,保证不再乱说乱动,规规矩矩,服从领导。”农民也根据他们过去的表现好坏,按照“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的规定,分别对待地把他们吸收到合作社里来。他们入社以后,多数人对共产党和毛主席流露出了感激和诚服的心情,如说:“现在我们也能够和大家一道建设社会主义,真是过去做梦也想不到的。”
把原来的地主、富农分子和新富农分子都吸收到合作社里来,有没有危险呢?当然,危险并不是完全没有的。事实上,在个别的合作社里,他们中间的坏分子曾有过放火、投毒、伤害耕畜等破坏事件。但是,仍然坚持反动立场的人,毕竟是个别的。今年上半年,全区破坏社会治安的案件,比去年同期减少了百分之七十。而且由于群众社会主义觉悟的不断提高,即使发生了破坏案件,也是比较容易发现的。根据半年多以来的实践,我们可以看到,绝大多数的地主富农分子都是可以改造成为自食其力的新人的。现在,他们已经入社的人同其他社员一样,一律受到按劳取酬、同工同酬的待遇;他们之中已经改变成分成为农民并且表现特别好的,有的已被群众选举为乡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这就表明,他们在经济生活上、政治生活上都有了光明的出路。我们预计,在今后一两年内,原来的地主、农富分子和新富农分子一般都可以改造成为合作社的正式社员。已有的事实充分证明了党在这方面的政策是完全正确的,原来的地主、富农分子和新富农分子作为阶级被消灭之后,是可以改造成为自食其力的新人而有利于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
1956-09-26  

——已有的事实充分证明了党在这方面的政策是完全正确的,原来的地主、富农分子和新富农分子作为阶级被消灭之后,是可以改造成为自食其力的新人而有利于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

——苏联呢?
  
  
  

 
 
顶端 Posted: 2018-08-14 07:13 | 42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新法学研究院成立 沈钧儒院长等致词,号召旧司法人员彻底改造思想, 成为人民的司法工作者。第1版()
专栏:
新法学研究院成立
沈钧儒院长等致词,号召旧司法人员彻底改造思想,成为人民的司法工作者。
【北京讯】为了改造旧司法人员而成立的中国新法学研究院,已于一月四日上午十时在中国政法大学大礼堂举行开学典礼。出席有该院学工人员三百余人,并有政务院董必武副总理,最高人民检察署蓝公武副检察长,内务部谢觉哉部长,司法部李木庵副部长,以及李达、陈瑾琨、周新民、王怀友、贾潜、王斐然、王之相等首长及来宾三十余人。会上,首由该院沈钧儒院长致词,他指出:新中国各方面正在生长,新的人民的法律也正在创造,为巩固人民民主专政,需培养大量司法人才,而培养人民的司法人才须从三方面着手:(一)提高革命政权中的司法工作者;(二)改造旧社会的司法人员;(三)培养新的司法工作者。而中国新法学研究院的成立就是为担负改造旧司法人员的任务。他号召全体学生必须彻底改造思想,努力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以及老解放区的司法经验和苏联的法律知识,才能成为人民的司法工作者。继由董副总理讲话,指出思想改造是困难的、痛苦的,尤其是知识分子。但是,是可能改造的,也只有改造思想才能为人民服务,才能做人民的司法工作者。司法部李木庵副部长,法制委员会陈瑾琨副主任委员,最高人民检查署蓝公武副检察长等相继讲话,指出必须放弃过去旧知识分子旧法律理论旧司法经历等包袱,克服个人主义的毛病,克服轻视劳动、轻视群众等观点,才能成为人民的司法工作者。最后由该院学员致答词,表示决心彻底改造思想,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自己,建立为人民服务的新人生观及为人民民主专政服务的新法律观,全心全意为人民司法而工作。
1950-01-05

——为什么是号召旧司法人员彻底改造思想?

——旧司法人员能够成为人民的司法工作者?
  
  
  

 
 
顶端 Posted: 2018-08-14 07:14 | 43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全国各地司法改革运动收到良好的效果 司法工作人员开始树立了人民司法观点和作风第3版()
专栏:
全国各地司法改革运动收到良好的效果
司法工作人员开始树立了人民司法观点和作风
全国各地进行司法改革运动后,司法工作出现了新的气象。
各地司法工作人员经过思想改造和组织整顿,基本上清除了旧法观点和旧司法作风,树立了人民的司法观点和司法作风。在司法改革运动中,各级司法机关彻底揭发和批判了旧的司法观点和司法作风,对于所有的司法工作者进行了一次深刻的教育,基本上划清了新旧法律的界限,提高了他们的政治思想水平。同时,各级司法机关都进行了组织整顿工作,清洗和处理了一批混入人民司法机关的坏分子和违法乱纪分子;调进了六千五百多人参加司法工作,他们都是优秀的干部和工人、农民、青年、妇女中的积极分子。经过思想改造的司法干部,普遍表现出政治责任心加强,工作效率提高。新参加工作的人员,大部分都有明确的立场、观点,善于联系群众,经过一个时期锻炼,多数已开始熟悉业务,其中有些人并已成为模范司法工作者。例如新参加浙江省嵊县人民法院工作的女劳动模范黄苗琴,以高度积极性克服了自己文化程度低和业务不熟悉的困难,依靠群众采取调解的办法办案,她领导的巡回审判小组,在七天内就处理了四十八宗案件,得到群众的热烈拥护。
各地人民法院采用了调查研究、联系群众的审判方法,组织巡回法庭,实行“带卷下乡、就地审判”,“下乡收案、及时审判”,改变了过去单纯“坐堂问案”的旧作风,有不少地区已做到能正确地、迅速地处理各种案件。山东省大多数县人民法院院长在司法改革后曾先后带领干部下乡,和群众一起调查案情,向群众讲解政策,就地审判,及时解决了不少悬案;有些县人民法院还采用巡回审判、分区包干和定期下乡等办法,许多案件都就地得到解决。陕西省人民法院在司法改革后曾组织工作组到长安、武功等十个县(市)进行巡回审判,在一个月内处理了一百三十多件复杂的案件,同时也及时了解并帮助了县人民法院的工作。天津市人民法院普遍采用了集体调解与公开审判相结合,全面调查与就地审讯相结合的办法,四十五天就清理了四千七百六十件积案和五百四十件长期积压的复杂案件。经过上述办法处理的案件,群众都很满意,并称赞说:“往年打官司上衙门,而今打官司在家门”;“过去衙门向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现在人民法院下乡来,狡猾抵赖吃不开”。
全国大部分人民法院都设置了人民接待室,逐步建立了基层调解委员会的组织,及时解决群众间的诉讼问题,使人民群众感到极大的方便。山西省大同市人民法院的人民问事处,十一个月内共接待来访群众七百多起。其中三百五十多件是催案和询问的,问事处都及时和民、刑两庭联系,当面作了答复。对其余三百七十多件也认真问明情况,能处理的就进行调解处理;对案情较大的就替来访者书写诉状正式起诉,并将所了解到的情况转告承办该案的人员。这大大加强了人民法院和群众的联系,许多案件经过问事处调解就解决了。山东黄县人民法院设置了接待室后,凡是到法院问事的人,不分昼夜,都能及时被接待。大家都称赞法院真正为人民办事。全国有不少县份的人民法院在乡(街)逐步设立了调解委员会,一般的民间纠纷,经过调解委员会的调解,大都能就地解决,避免了人民群众往返奔波,影响生产。南京市全市有一千三百多个调解委员,他们都是本地人,熟识本地情况,对一般民事纠纷都能掌握正确的材料,进行合理调解,使当事人口服心服,许多纠纷事件不用到法院就调解处理了。如该市有件债务案,法院拖了一年多,原承办人员写了四千多字的判决书还没有把握宣布,但经过调解委员深入调查,很快就帮助法院把这件案子解决了。各地的调解委员会对司法工作起了很大作用,南京市在三千九百九十二件结案中,其中经调解解决的就有三千零二十件,占结案总数百分之七十五点六。
经过司法改革运动,广大群众普遍认识到人民法院是真正保障人民利益的,他们对于人民法院采取的巡回审判、就地审判和调解制度都感到很满意。人民群众的政治积极性也大大提高,有不少人自动协助人民法院进行工作。华东区在司法改革的建设阶段,协助各级人民法院清理积案的有关群众有三十多万人。重庆市有些市民现在一面协助法院工作人员调查和调解案件,一面又对法院调解成立的案件自动负责监督执行。(新华社)
1953-05-16

——清洗和处理了一批混入人民司法机关的坏分子和违法乱纪分子;

——潜伏下来的是多少人?

——沈钧儒是个什么东西?
  
  
  

 
 
顶端 Posted: 2018-08-14 07:14 | 44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第七次扩大全会〔一〕
(一九二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至十二月十六日)
载于一九二六年十二月九日、十日、十九日、二十一日和二十二日“真理报”第二八五、第二八六、第二九四、第二九五和第二九六各号
(乙)党从工业化是社会主义建设的基本道路而我国的国内市场又是社会主义工业的基本市场出发,认为应当在不断改善基本农民群众(更不用说工人)的物质生活的基础上实行工业化,认为工业和农业间、无产阶级和农民间的结合以及无产阶级在这个结合中的领导,正如列宁所说,乃是“苏维埃政权的全部”〔一六〕和我国建设胜利的全部,因此,我们的一般政策,其中包括税收政策和价格政策,应当符合于这个结合的利益。
可是反对派不相信有吸收农民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可能性,显然他们认为可以损害基本农民群众的利益来实行工业化,因而走上资本主义工业化方法的道路,走上把农民当做“殖民地”、当做无产阶级国家的“剥削”对象的道路,而且提出一些只能瓦解工业和农业的结合、损害贫农和中农的经济地位、破坏工业化基础的工业化办法(加紧对农民的捐税压榨,提高工业品的出厂价格等等)。
由此就产生了反对派对无产阶级和农民联盟以及无产阶级在这个联盟中的领导权这一思想的否定态度——这是社会民主党所特有的态度。

——同“生产实力强大的中农”搞农业合作社的方针

——富农是怎么入社的?

——富农入社是不是损害贫农和中农的经济地位?

富农分子舒明焕为什么能篡夺了桃园乡的乡政权第3版()
专栏:
富农分子舒明焕为什么能篡夺了桃园乡的乡政权
胡笳
一九五四年春天,安徽省怀宁县总铺区桃园乡进行了基层选举。但是这个乡选举的结果,不是纯洁了基层政权的组织,把为群众所爱戴的联系群众的人选出来,而是让富农分子舒明焕等人进一步掌握了乡政权,把桃园乡变成了一个黑暗角落。国家的政策法令在那里不能顺利推行,地主富农反攻倒算,人民群众过着痛苦的生活。这个反人民的事件终于在一九五四年冬天被揭发出来了,富农分子舒明焕被逮捕法办。这一事件之所以发生,主要是由于总铺区的一些领导干部存在着严重的资产阶级的贪图享受、腐化堕落的思想,为富农分子拉拢和利用。
在土地改革运动结束以后,由于桃园乡的部分干部滋长了和平麻痹思想,放松了对于反革命分子和敌对阶级分子应有的警惕,富农分子舒明焕便乘机混进了乡村政权,历任行政组长、村长和乡政府的财粮员等职务,并且钻进了青年团的组织。乡政府和群众团体的一些重要职位,也被政治上的不纯分子所窃据。当过流氓、小偷和日寇新亚队联络员的苏芳候当了乡治安委员,当过土匪、伪警察和封建把头的潘绪金当了民政委员,漏网的反革命分子陈善保当了调解委员,农会主席黄自金也是混进党内的坏分子,解放前也参加过流氓组织。这些人和青年团乡支部书记蒋时安等都被舒明焕拉了过去,成了他的好朋友。
桃园乡是总铺区区政府的所在地,土地改革以后又是区委的重点乡,区里派了团区委副书记张养源在那里掌握工作,区委书记陈廷礼和其他区干部也常到这个乡布置检查工作。按理说,这些区干部应该及时发现就在他们眼皮下面的桃园乡乡政权组织不纯的情况,把富农分子和反革命分子清除出去。但是事实不是这样的。陈廷礼和张养源等人不仅没有发现这些问题,反而被舒明焕的糖衣炮弹打中了。舒明焕投这些区干部的所好,对贪图吃喝的,他就打酒买肉;对好占小便宜的,他就送钢笔、日记本;对没有老婆的,他就介绍爱人。两年来,凡是到这个乡工作过的区干部,几乎没有一个人不被舒明焕拉拢请吃过。团区委副书记张养源就经常在舒家吃喝;区委书记陈廷礼不仅是每去必吃喝,甚至还把他的老婆、朋友和朋友的老婆都带到舒家大吃大喝。因此,舒明焕给这些区干部的印象都很好,都认为舒明焕“工作积极”,是个“好干部”。张养源让他全权代理重点乡的一切大事,陈廷礼还要介绍他入党。
这些区的主要负责干部既然是这样信任舒明焕,在一九五四年二月桃园乡进行基层普选的时候,他们都有意要把他捧上台;而舒明焕也认为他篡夺乡政权的时机已到,就积极活动。当普选工作刚一开始,舒明焕就借请春酒为名,大排宴席,陈廷礼、张养源等人自然都是座中客。接着成立乡选举委员会,张养源当了主席,舒明焕的一伙知心朋友便都成为委员,乡选举委员会实际上变成了舒明焕篡夺政权的合法工具。舒明焕用种种卑鄙方法使自己的一伙人都当上了乡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并且经过区委书记陈廷礼批准,舒明焕被确定为乡长候选人。在正式选举乡长之前,舒明焕手下的喽罗们便都忙碌起来,到处为舒明焕活动选票,并且故意放出空气说:“区里早就决定舒明焕当乡长啦!”“舒明焕是县委指定的。”张养源等也予以积极的支持。
舒明焕的酒肉迷魂阵,能够迷惑张养源这样的蜕化变质分子,却遮盖不了广大人民的眼睛。当乡长候选人名单一公布,立即引起了选民们的极大不满,几个选区的选民还联名写了状子到区里去控告。而张养源竟敢目无法纪地在半路上劫下了选民们的状纸,并且把它交给舒明焕的亲信苏芳候。在张养源这种人的极力支持之下,舒明焕终于当“选”了乡长,苏芳候等人也都当了乡人民委员会委员和其他的行政负责干部。
舒明焕就任乡长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击和报复在普选中告过他状子的积极分子,特别是首先打击前任乡长谢达才。谢达才在普选中当选为第二副乡长,但普选后有两个多月,舒明焕没有通知过他参加乡人民委员会会议,也不让他参加工作。去年四月的一个夜晚,舒明焕和蒋时安更伪称有特务,半夜到谢达才和团员马宗仁家去查问和威胁。舒明焕为了打击控告过他的青年团员,就要张养源连开数次团支部会,追查控告他的人。团支部委员谢发明受到了撤销工作的处分,团员马宗仁差点被开除团籍,团员潘传进的宣传员职务被撤销了,所有参加过告状的团员都被逼做了检讨。当时在这个乡的区工作组组员、区妇联会干事谢异香,由于反对舒明焕当乡长,也被加上了“包庇本家”、“闹宗派”、“破坏普选”的重大罪名,由陈廷礼责令她作了书面检讨。这一伙富农、流氓分子的气焰嚣张已极,苏芳候、蒋时安、舒明焕甚至自称是乡里的“三泰山”,横行霸道,为所欲为。有人稍一触犯了他们,不是打就是骂,甚至非法加以捆绑和扣押,随便对群众施用刑罚。不到一年,全乡被他们吊打过的农民不下三、四十人,舒明焕在桃园选区就吊打过四个人,有的被打得吐血,有的至今手腕上还有伤痕。
对于互助合作运动,舒明焕等人当然是极端仇视的。一九五四年安庆专区的一般乡都已开始办社;但是作为总铺区区委重点乡的桃园乡却没有一个农业生产合作社。已有的一些互助组,有的还被舒明焕等人引上了轻农业、重副业的道路,有的已经发展到做投机商业。这个乡的信用合作社,在富农分子舒明焕的操纵下(舒是信用社理事主任)也变了质,成了他私人的小金库和拉拢干部压迫贫苦农民的有力工具。凡是和舒明焕一伙的人贷款方便,数字也大。相反地,贫苦农民要想贷款,就很困难。例如贫农潘绪青在去年夏历七月初二死了妈妈,说了好多好话,才从信用社借了二十万元。刚办完丧事七天,舒明焕就去催还贷款,逼得潘绪青把仅有的一口半大的猪也卖了。舒明焕自己却不受任何限制,有三次他就没有经任何人批准,在信用社挪用了三十万元。
桃园乡的粮食统购统销工作也被富农分子舒明焕搞得一蹋糊涂。前年开始统购粮食时,他掌握南山、太原、颜家三个选区,评议小组要宣传“多余多卖,少余少卖,不余不卖”的政策,他不叫宣传,自己在群众会上反复讲:“要扫仓底子卖粮,明天口粮今天也要卖。”在算中农潘孝周家的余粮账时,他甚至把潘家的柴草也折算成了余粮。他逼着好多户把稻种也卖掉了,有的农民因此要自杀。以后缺粮吃的困难户请他写证明去买米,他不写。有的农民只好拣别人挖断的山芋头子煮青菜吃。群众都反映说:“舒乡长权大势大,我们买米买油都在他手里,他要你饿几天你就要饿几天!”总之,在这一伙富农、流氓分子窃取了乡政权以后,桃园乡已经变成了一个黑暗角落。农民、特别是贫苦农民的生活和民主权利都失掉了保障,大家都没有心绪好好生产,各种工作都搞不起来。而地主、富农和坏分子则乘机活动起来,向农民进行倒算。
但是,不管舒明焕这伙人是多么的阴险毒辣,他们的罪恶行为终于被揭发出来了。去年十月,桃园乡的群众向专区工作组告发以后,经过有关机关联合调查,安徽省人民检察署安庆分署已依法将舒明焕和陈善保逮捕;同时有关机关对其他几个混入乡政权的政治不纯分子分别作了处理,把他们清除出了乡人民政府。上级党委决定把黄自金清洗出党,上级团委也撤销了蒋时安的乡团支部书记职务,完全蜕化变质的团区委副书记张养源调县另作处理。区委书记陈廷礼受到了撤销工作的处分。因坚持真理而受到打击的青年团员谢发明、马宗仁和谢异香等,除恢复他们的原任职务和名誉外,并受到了表扬。这一黑暗角落又重新照遍了明朗的阳光。
1955-03-25
  
  
  

 
 
顶端 Posted: 2018-08-14 07:25 | 45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中央通告第 号(四中全会后第一号)——目前政治形势及党的中心任务
(一九三一年一月)[1]
七、现在四五省的苏维埃区域与红军,正处在敌人严密的“围剿”中,这使党对于加强无产阶级领导,动员和案中一切力量来击破“围剿”,要看成刻不容缓的第一等重要的任务,这首先就应巩固苏区党和群众的关系,加强党的组织,要立刻肃清苏区境内富农和地主残余的一切反动组织和军事反抗,要根本肃清富农路线及其领导,要完全排斥他们于苏维埃政权及红军之外。

——苏区的富农路线是谁?

——周恩来

——李立三

——谁在批毛主席是富农路线?

——任弼时。
  
  
  

 
 
顶端 Posted: 2018-08-14 07:37 | 46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反对本本主义
(一九三○年五月)
*毛泽东的这篇文章是为了反对当时红军中的教条主义思想而写的。那时没有用“教条主义”这个名称,而叫它做“本本主义”。
五 社会经济调查,是为了得到正确的阶级估量,接着定出正确的斗争策略
为什么要作社会经济调查?我们就是这样回答。因此,作为我们社会经济调查的对象的是社会的各阶级,而不是各种片断的社会现象。近来红军第四军的同志们一般的都注意调查工作了⑷,但是很多人的调查方法是错误的。调查的结果就像挂了一篇狗肉账,像乡下人上街听了许多新奇故事,又像站在高山顶上观察人民城郭。这种调查用处不大,不能达到我们的主要目的。我们的主要目的,是要明了社会各阶级的政治经济情况。我们调查所要得到的结论,是各阶级现在的以及历史的盛衰荣辱的情况。举例来说,我们调查农民成分时,不但要知道自耕农⑸,半自耕农⑹,佃农,这些以租佃关系区别的各种农民的数目有多少,我们尤其要知道富农,中农,贫农,这些以阶级区别阶层区别的各种农民的数目有多少。

——苏区谁在打击中农?

——苏区谁在肃AB团?

——文化大革命中混乱是谁干的?
  
  
  

 
 
顶端 Posted: 2018-08-14 07:38 | 47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苏区中央局关于苏区肃反工作决议案
(一九三二年一月七日中共苏区中央局通过)
中央局在深刻的检查了过去苏区肃反工作以后,完全同意周恩来同志的报告一,一致的认为去年十一月苏区党大会是一般的接受了中央对苏区关于肃反工作的指示。尤其是去年十二月中央局给各级党部的指示信,更明确的给过去苏区肃反工作一个总的估量,并指出了一些正确的办法,现在看来仍然是不够的,且还有些没有估计到的;至对闽西肃反工作的估量则是错误的。

——周恩来是不是成为了正确路线代表?

——谁在肃AB团?

——邓发是谁的人?
  
  
  

 
 
顶端 Posted: 2018-08-15 02:06 | 48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44043
威望: 44053 点
红花: 4404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18(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8-11-14

 

中共中央关于林彪叛逃出国的通知
1971.09.18;中发[1971]57号
毛主席批示:照发。
一、中共中央正式通知:林彪于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仓惶出逃,狼狈投敌,叛党叛国,自取灭亡。
现已查明:林彪背着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中央政治局,极其秘密地私自调动三叉戟运输机、直升飞机各一架,开枪打伤跟随多年的警卫人员,于九月十三日凌晨爬上三叉戟飞机,向外蒙、苏联方向飞去。同上飞机的,有他的妻子叶群、儿子林立果及驾驶员潘景寅、死党刘沛丰等。在三叉戟飞机越出国境以后,未见敌机阻击,中央政治局遂命令我北京部队立即对直升飞机迫降。从直升飞机上查获林彪投敌时盗窃的我党我军大批绝密文件、胶卷、录音带,并有大量外币。在直升飞机迫降后,林彪死党 周字驰、于新野打死驾驶员,两人开枪自杀,其余被我活捉。
对林彪叛党叛国事件,中央正在审查。现有的种种物证人证业已充分证明:林彪出逃的罪恶目的,是投降苏修社会帝国主义。根据确实消息,出境的三叉戟飞机已于蒙古境内 温都尔汗 附近坠毁。林彪、叶群、林立果等全部烧死,成为死有余辜的叛徒卖国贼。

——周恩来是不是正确路线的代表?

——毛主席?

——叛逃的林副主席是毛主席的亲密战友。
  
  
  

 
 
顶端 Posted: 2018-08-15 02:07 | 49 楼
«234 5 6789» Pages: ( 5/36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万象视野
 
 

Total 0.019407(s) query 4, Time now is:11-14 21:2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