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驳刘瑜的英国“过度民主”论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古明浩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111
威望: 121 点
红花: 111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0(小时)
注册时间:2011-10-22
最后登录:2019-06-17

 驳刘瑜的英国“过度民主”论

  声言“爱国是个伪命题”的刘瑜离开剑桥回国任教前写了一篇纪念性的文字《琥珀之城》,其中有这样一段:

  “我一个英国学生问我:你对英国的感受如何?和你想象的一样吗?

  我说:一样啊,和我想象的一样缓慢、阴郁和沉闷。

  当然这只是开个玩笑。

  当然也不完全是玩笑。

  若干年后,等我回忆自己在剑桥的日子时,回忆到的很可能是这样一个画面:在一个幽暗的会议大厅里,50个穿着黑袍子的博士们,开着一个叫Governing Body Meeting的学院会议,大家七嘴八舌地热烈讨论一张名人捐赠的桌子该放在哪里,有的说图书馆,有的说餐厅,有的说校长办公室,而我坐在一旁昏昏欲睡。

  真的,一张桌子的摆放位置,需要50个博士花上半个小时讨论吗?

  我几乎都要因此反思过度民主的弊端了。

  严肃地对待小事,是剑桥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地方之一。也许这是英国文化的特色,也许只是经济和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只剩下小事可讨论的结果。”

  颂扬英式民主之情溢于言表,大布列颠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业进化到只剩小事可讨论的程度吗?曾经的殖民日不落帝国真的已臻过度民主的境界吗?2018年8月8日《环球时报》一篇〈这是一条“非常平权”的英国新闻〉就露了馅:

  “近日,据BBC等英国媒体报导,英国上议院五名世袭贵族议员的女儿,将政府告上了欧洲人权法庭,原因是自己由于女性身份无法继承父辈的议员头衔。”  

  “在英国,世袭贵族议员里一直保留着传男不传女的传统。上议院约有800名成员。尽管1999年颁佈的上议院改革法案(House of Lords Act 1999)已经使大多数世袭贵族失去了获得席位的权利,但仍有92名世袭贵族在议院中任职。当他们的职位空缺时,会从他们的家族中选举出一名男性继任者。”

  “这五位中,託灵顿子爵的大女儿、40岁的Hatta Byng表示,‘我的父亲是独生子,他一直在上议院中扮演着积极的角色,他希望我能继承他的爵位。但是按照法律,他去世后的头衔将被一位从未谋面远在加拿大的远房表亲继承。’她抗议称,英国有女性君主和女性首相,女性受教育的程度和男性一样高,上议院的继承制度居然还停留在中世纪。”

  头脑清楚的人读下来,不免会对所谓“非常平权”的英国大谬不然——原来所谓近代民主的发源地还在搞中世纪腐朽的封建把戏,普世云乎哉?这种逆流而行的贵族议员世袭制,不就曝露了英国上层建筑反人民阶级属性。为釐清事实真相我们就来看看《BBC(英国广播公司)学院》对英国国会的精要介绍:  

  “英国议会分上下两院。上议院负责审议下议院提交的议案,起一定的制衡作用。英国所有法律都须经上议院和下议院的批准……上议院中约有790名成员,大部分为终身贵族,其中191人为女性(2015年2月19日数字)。其成员非经由选举产生,不代表任何选区。终身贵族的头衔由首相提议经女王任命,他们以前都是世袭的,现在仍存92位世袭议员,其中两人为女性。英格兰教会在上议院中有26名代表,他们被称为‘上议院神职议员’(Lords Spiritual),其中包括24位主教和2位大主教。”
  
  可知由贵族与主教组成的英国上议院其成员乃终身职,此中国的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难以比肩也。曾就读伦敦政经学院的蔡英文2019年1月21日对美国客人高唱“北京当局所说的中国梦里面没有民主跟自由,他们用独裁对抗自由,违反了普世价值的做法,已经对国际秩序带来了严重的威胁”之调,和擅长以细节为西式民主涂脂抹粉者“过度民主”之论,同样于民主大节上尽显虚矫与亏失。

  刘瑜前揭文一开头即破题剑桥生活给人一种掉进时间琥珀的感觉:

  “在一个朋友家的聚会上,我和一位英国老先生有过一场小辩论。我说我完全不理解为什么要保留Mill Road上的那些老房子。‘如果是保护国王学院、三一学院之类的地方,我完全可以理解,因为它们历史悠久建筑壮观,但是Mill Road一带的房子,说新不新,说老不老,低矮破旧,看上去象贫民窟一样,有什么保留价值呢?’

    ‘我觉得保护历史遗产很重要,你们中国的建筑遗产破坏得太厉害了。’他说。

    ‘但是历史遗产也要有选择地保留吧。中国人口城市化进程快,一个以前10万人的城市变成1000万人,如果不把一些老房子拆掉盖高楼,那990万人住到哪里去呢?剑桥房价也高,如果有选择的拆掉一些盖楼,可以缓解房价吧。’

    ‘我主张保护建筑遗产,是主张保留一个活的历史,所以每一个历史时期的建筑都应该保留,除了那些宏伟建筑,普通人生活过的房子、街道也值得保留,因为它们记录的是历史的另一个侧面……’”

  因此她形容剑桥是“活的历史”:  

  “15世纪盖的图书馆现在可能还有学生在里面看书,16世纪的餐厅还有厨师在里面懒洋洋地做羊角面包,一堆自行车若无其事地靠在17世纪的墙上,学生透过宿舍窗户看到的那颗树和18世纪的某个学生看到的一摸一样,而如果你在一个下雨的黄昏走在Trinity Lane的石板路上,会疑心迎面走过来的那个人会不会是拜伦。”

  其实也没什么好怀疑,因世袭男爵拜伦是代代相传的,君不见英国王室的帝王气息不是仍然受到草民们的拥戴与追捧吗?2017年9月4日人民日报所属《海外网》一则〈英国王室: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将迎第三胎〉的新闻就写道: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将迎‘第三胎’。肯辛顿宫宣布,剑桥公爵和公爵夫人正在期待他们的第三个孩子。英国女王和双方家庭都对此消息非常开心。前两次孕期凯特王妃妊娠反应严重,她将不出席今天计划于伦敦香雪道儿童中心举办的活动。  

  威廉王子和凯特于2011年4月29日结婚,2013年7月22日凯特在圣玛丽医院产下乔治小王子。为了庆祝王室宝宝的诞生,英国皇家铸币厂发行纪念币,同一天诞生的新生儿父母都获得了‘幸运银币’。第二天伦敦塔鸣放12响皇家礼炮庆祝小王子的诞生,同时世界各地的人们也纷纷送来了祝福。  

  2015年5月2日凯特王妃生下英王室60多年来首位小公主夏洛特-伊丽莎白-黛安娜,英国民众一片欢腾,整个国家都化为粉色的欢乐海洋。英国首相卡梅伦向威廉夫妇表示祝贺并称‘这是我们国家历史上重要的一刻’。” 
 
  读来让人错愕又警醒,在中国满清皇室早已烟消云散百年之际,号称近代民主的发韧与典范者彷佛仍笼罩在君主威权之下,不然何以一王子出生官方要发行银币分享同日分娩的新生儿父母?著名的伦敦塔也鸣放12响礼炮庆贺?小公主一降世,“英国民众一片欢腾,整个国家都化为粉色的欢乐海洋”!显然白金汉宫的主人并非宣传中的单纯虚君,手持选票的英国民众依然效忠于一家一姓。这些在中国已然被打倒的历史腐朽不正跟“民主女神”笔下剑桥15世纪的图书馆、16世纪的餐厅、17世纪的墙、18世纪的树相互辉映吗?此等由吾王与草民合演、外裹温情内藏愚民的戏码会出现在西方极力诋毁的中国、俄罗斯、古巴、伊朗或朝鲜吗?我们就来看看2013年9月9日《搜狐体育》对“独裁者”金正恩生女的报导:  

  “前NBA‘篮板王’丹尼斯-罗德曼近日对朝鲜进行了为期5天的访问。”

  “罗德曼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他曾抱过金正恩的女儿。‘我抱过他们的宝宝Ju-ae(朱爱),还和金正恩的夫人交谈过,他是一个非常棒的爸爸,有一个非常美好的家庭。’事实上从去年朝鲜官方发布的照片来看,金正恩的夫人李雪主似已怀孕。李雪主随后一段时间未曾公开露面,直到去年10月才又重回公众视线。不过,到目前为止此事(金正恩女儿诞生)还没有得到官方确认。” 
 
  把世袭者生女的低调平民化对照英国首相卡梅伦把一女娃的诞生称作“这是我们国家历史上重要的一刻”,就可洞悉以民主行世者潜藏的封建世袭遗绪。再三宣扬这种平民百姓难以企及的朱门荣耀,只能印证英国仍旧是贵贱分明的等级社会。一家生子,万民争颂,也让吾人见识身披个人自由外衣者刻意掩饰、来自清除异教思想、曾撑起日不落国的内在精神集体主义。

  以《民主的细节》行世者眼中的英国到底是“过度民主”?还是在民主“大节”上自欺欺人不是很清楚吗?
[ 此帖被古明浩在2019-02-02 21:43重新编辑 ]
  
  
  

 
 
顶端 Posted: 2019-01-27 09:52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万象视野
 
 

Total 0.016904(s) query 3, Time now is:06-19 06:5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