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说一说网上这些左派,实在的少虚浮的多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李德青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850
威望: 851 点
红花: 850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446(小时)
注册时间:2007-10-09
最后登录:2019-03-25

 说一说网上这些左派,实在的少虚浮的多


(书记昂 发表于 2015/12/4)

混左派圈有几年了,实在也只是个门外管窥的状态,因为总觉得这个群体比较虚吧。拿网站来说,最初常去毛旗帜网,后来逛了乌有之乡,这两个网站被关闭之后,又发现了一些网站,其实看了一段时间后,也大同小异,久不久会厌倦一阵子,戒左一阵子,后来又不经意开戒。直到最近,算是基本上心态定型了,就看个热闹,没热闹了就自个玩。

要说没实在的也不全对,也看到时不时某网站组织某活动,比如去趟韶山旅游,上趟井冈参观,过几天,再买几斤非转油,既支持了民族,又有利了健康。这些活动我是一次都没参加,但不妨碍我围观,也跟着调动了激情。只是冷静下来,才发现,然并卵了。

有一次,有个左派网友问我对改革开放的看法。我差点笑了。觉得好像回到了幼儿园。

实在的少,虚浮的多,让人徒剩悲观。
  
  
  

 
 
顶端 Posted: 2019-02-23 23:11 | [楼 主]
李德青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850
威望: 851 点
红花: 850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446(小时)
注册时间:2007-10-09
最后登录:2019-03-25

 

团伙的重要性,分化团伙的重要性
(石秋 发表于 2018/6/26)

今天我们说说挣钱的事。前几天一个朋友跟我说,聪明的资本家总是各种手段的组织手下的员工抱团,想尽办法的都是对员工的分化。
所以,他认为我们机构也应当这样处理员工关系。


然后我说了几个例子。1、万科模式。2、阿里巴巴模式;3、平安模式。这是三个行业的大资本。那么这三个模式有个共同点,就是合伙人模式。比如万科,每个地产项目都是个团队在操盘,并分享该项目的利益。阿里巴巴也是如此。平安就更明显,保险业无时无刻不在对经济人灌输团伙意识,合伙人意识。

而小资本,和小农思想里,对合伙经营一向来抱有深刻的恐惧。对大权独揽抱有热切的向往和期待。

我比较喜欢用“团伙”这个词。因为这个基本是贬义的词汇,更容易去除我们对结盟或者合作的不信任感,和负面认识。

团伙是历史上无数成功案例的基础元素,也是人类作为群居动物最重要的生活价值感的来源之一。

基于这样的认识,可以理解资本家对组织力量的认可,及对自身组织建设的重视,和针对工人的组织性的破坏,和分化瓦解,是成正比的。
  
  
  

 
 
顶端 Posted: 2019-02-23 23:12 | 1 楼
李德青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850
威望: 851 点
红花: 850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446(小时)
注册时间:2007-10-09
最后登录:2019-03-25

 

十年看“左派”,看“劳工NGO”,看那些算计和生意

(石秋 发表于 2017/7/31)

往往回头看十年,你能看到许多值得你恍然大悟的事情。对于我而言,比如说,十年前听到看到的那些“主义者”,十年之后再看他们,依旧是那么的“主义者”,为主义而主义的人们,用非常现实的姿态教育了我。主义只是他们的消遣,又或者还兼具终南捷径的功能,总之是不能落实到他们的实际行动,更谈不上实际的信仰。

特别是在做工人斗争的支持行动时,我能够更深刻的体会到,主义者不仅仅只是腐朽不堪的“精神贵族”,而且还可能是无畏钻营的“高大上”人士。我曾经是如此的不能想象,在一派对工人阶级悲悯情怀呼之欲出的后面,实际上是多么大的一盘算计,这竟然是这么大一个生意。

最终看来,这些所谓的“异见者”不过是起的满足社会多样性的装饰作用,我甚至觉得,那些把中国穷苦群众挂在口头关怀上的人们,真正为中国穷人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或者苦难境况的改善做了多少实际有效的行动?有些人习惯以口头的瞎吵吵来证明自己的人文关怀和高贵情操,但在实际行动上,则毫无贡献毫无能够印证其关怀和情操的表现。甚至,还不如他们极力攻击和指责的政府做出的改良,更显诚意。这是值得有心人们反思的现象。
  
  
  

 
 
顶端 Posted: 2019-02-23 23:14 | 2 楼
李德青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850
威望: 851 点
红花: 850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446(小时)
注册时间:2007-10-09
最后登录:2019-03-25

 

李成瑞死了,但还像活着一样

(石秋 发表于 2017/2/17)


李成瑞死了。活了九十多岁。为此,我回顾了一下所谓左派们近十来年对工人阶级的影响和作用。

他们为工人群众提高经济水平做出努力和贡献了吗?他们为工人群众提高社会地位政治权利做出努力和贡献了吗?……然后发现,真没什么可说的,完全不搭界的话题。

前阵子一位朋友跟我如此评价所谓左派,“不解决实际问题”。类似观点我曾经在“右派”工友中听到。当然,更多人的观点是“一群既得利益的权贵家奴”。

普通人,都习惯用最简单的经济地位判断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所以,若干年前多次听到珠三角港资背景NGO的大陆员工表达对香港人的不满和嘲讽。完全自然而然的感觉。

是的,李成瑞死了,但他的精神他的思想意识他的高贵地位,还活着。所以,我觉得这个消息,也就笑笑,无甚涟漪。
  
  
  

 
 
顶端 Posted: 2019-02-23 23:15 | 3 楼
李德青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850
威望: 851 点
红花: 850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446(小时)
注册时间:2007-10-09
最后登录:2019-03-25

 

话都让别人说完了,有多少是真相?

石秋 发表于 2018/1/12


之前我们聊了下文化现象。最近还看到个现象,某网站上有人发表文章,大约内容耽耽曰中国革命未来的突破口在哪哪哪。这很让人联想起,就是有些整天研究着哪里有冲突哪里又有爆发的“政治家”们,永远的在叫嚣,永远的远离冲突爆发的现场。然后总是因为自己曾经叫嚣过革命口号,分析过革命形势,展望过革命前景,就很自觉的成了一个“革命家”。革命家?这种滑天下之大稽的自我感觉,很容易让他们获得满足?获得因此而来的革命荣光?

不久以前,和一位退休的政治家聊天,他说起和另一位退休人士去郑州试图接触郑州富士康工人,然后发现,面对那些不那么“觉悟”的青工,他们居然束手无策。当时我很想反问他,难道你以为革命工作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事么?

显然,常识性的认识大家是有的,只不过常常因为自身喜好或者自身利益的原因,产生了选择性遗忘和冥顽。那么这里要说,关于革命的真相不在别的地方,就在基层群众里。前几天遇到个对工运感兴趣的大学生,他说他知道东莞裕元大罢工。于是我对此说了一些我所知道的关于东莞裕元工运。他才发现有很多他是不知道的。

在网络上媒体上,工运信息是远谈不上真相如何。因为太多不被人愿意透露的信息,太多不被人愿意让人知道,同时又太多有人想夹带和贩卖的,搀和在工运信息中。所以呢,一个逻辑很骨感:你有多么大的目标,就将面对多么大的困难。我们看的是大事,那么我们能看到真相的困难也同样的大。

所以呢,轻而易举在高谈阔论斗争形势和革命前景的人们,真的是值得看做反面的参照物。正是他们的轻率和轻狂,警醒着世人。话都让别人说完了,可想而知我们是有多么困难啊!
  
  
  

 
 
顶端 Posted: 2019-02-23 23:16 | 4 楼
李德青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850
威望: 851 点
红花: 850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446(小时)
注册时间:2007-10-09
最后登录:2019-03-25

 

富怕不要命么?最不怕你不团结和愚蠢的无效抗争

(石秋 发表于 2017/11/24)


自古来,穷的怕富的,富的怕不要命的。但是如何才能做到不要命到了让富人都害怕的程度?

街头一个乞丐不要命了,大冬天的睡在天桥底下,哪怕裹的烂棉絮也明显薄不抵寒。这样的不要命,哪个富人会害怕?说不得还会啐一口痰,死要饭的。

话说深圳光明新区某工地8名工人以跳楼威胁进行讨薪。大概是真信了“富的怕不要命的”。然后8人从跳楼直接过渡到拘留。如此看来,富人怕了么?

宝宝不怕,富人也不怕。真正怕的你是不敢做滴。当然,我也是不敢说滴。不过你不敢做的事,有些人已经做了。我不敢说的话,有的人也说了。这世界大了就是这样。

千万别以为你不敢做和我不敢说是一样一样的。错了,你不敢做是觉悟低能力弱,我不敢说是觉悟高能力强,这么说能理解吗?

真相不谈,即使谈起也只能是草蛇灰线的隐晦和含蓄。

实底下,我想起一则很多年前的新闻,北方某地,河流干涸,人们在河床上发现,不少死婴。用今天的语言说起,叫细思极恐。纵观历史,人命常常如草芥。而之所以人命如草芥,除了富强人的残暴原因,也有穷弱者文化素质底下,做不到团结和有效抗争。

只是除了婴儿在成人世界里的孱弱无力之外,成年人之间的阶级矛盾,总是不团结而且无效抗争的一方成为失败者。

2014年东莞某厂工人运动失败,正是因为工人之间的不团结,和失当的抗争方式,最终工人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改善。

你要是相信了那些在运动中把工人的失当举措捧上天的牛皮家,或者那些在运动中蛊惑工人采取不当手段维权的阴谋家,那你就看不到团结也看不到有效抗争了。
  
  
  

 
 
顶端 Posted: 2019-02-23 23:17 | 5 楼
李德青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850
威望: 851 点
红花: 850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446(小时)
注册时间:2007-10-09
最后登录:2019-03-25

 

30%的恶行和70%的不作为

(石秋 发表于 2018/4/9)


最大限度利用舆论宣传和导向凝聚社会力量,这句话是值得深思的。

2018年4月8日,南昌城管东湖区执法局做了件新闻事件,半天时间,执法队员们从赣江中打捞出了,600度辆“共享单车”。

关于“共享单车”是全民素质的试金石,这样的话题在无数次“全民素质”被证明非常不堪之后,已经不值得人们再对此话题有什么好感和认同感。试问,作为全民中的一员,你我他,你我他的父母兄弟至亲好友等等,什么时候就被“全民素质”给代表了呢?显然,真正的实话是,公德心缺失,私欲膨胀的人们,在这个社会里已经不少了。使用过“共享单车”,然后对“共享单车”进行肆意破坏和“私用”的人,占整个“共享单车”用户中的比例,不可能超过一半,所以这些人是不少了,但还不是大多数,更代表不了全部。

好,我们退一步来谈这个现象。为什么这类公德心缺失,私欲膨胀的人们那么多?被我们看到那么多?

这个问题大家有没有想过?思考过原因何在呢?

我的观点供大家参考。首先,“公德心缺失,私欲膨胀”的人口假设占总人口的30%,那么当这30%作恶(姑且称之为作恶)时,另外的70%的人在哪里?在做什么?

在漠然旁观,在隐忍不发,在不屑的冷笑,或者在蠢蠢欲动的纠结自己是否也可以步“恶人”后尘?

是的,30%的作恶是因为70%的不作为。

那么,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70%的不作为?这个问题可以回应到几乎所有的社会问题。
  
  
  

 
 
顶端 Posted: 2019-02-23 23:19 | 6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万象视野
 
 

Total 0.015664(s) query 4, Time now is:07-18 13:35,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