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韶山 毛主席诞生125周年纪念亲历记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曹为平
级别: 侠客至尊


精华: 1
发帖: 425
威望: 428 点
红花: 427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65(小时)
注册时间:2008-03-04
最后登录:2019-03-03

 韶山 毛主席诞生125周年纪念亲历记

本来准备贴上窝们去韶山的整个过程,成为一个连载。不料花了很大的力量和时间,都不能在中国文革研究网上发帖,甚至上网也往往不显,这次试贴了一部分内容。不知道能不能贴上。


我们从纪念馆出来后,在上面说的哪一家父女小吃摊上吃了一些东西,就准备去休息了。

前面说过,我们在22日晚上到达旅馆,旅馆说:这儿12月25日晚上所有的旅馆床位都已经被预定了。我们只能住三天。而且12月25日晚上,所有的标准间,价格都是600元一晚。小毛司机说,让我们住到他的家里去。

所以到了12月25日早上,我们就收拾起行李,交给旅馆,他们事先说好,帮我们保管,到了12月26日晚上,还可以到他们那儿去住。

小毛司机带我们去他家,用汽车送我们去的。到了那里,实际上他送我们到了一家旅馆里。这家旅馆因为地处非常偏僻和遥远的地方,修起以后,没有旅客,所以就没有开张,对待12月25日这样的日子,特殊对待,接纳我们,标准间价格300元一晚上。我们看准了房间付了款后,就离开了这个偏僻旅馆。小毛给我们指出道路,叫我们朝着一个方向一直走,就可以走到大道上。还说了,如果到时候没有找到道路,就可以打电话给他,他用车子来接我们回去。并且给了我们电话号码。

我们感谢了后就走了,一路出来,我们还认得道路。确实如果倒回去,不如走出来更好认。

当我们吃过晚饭后,天已经快黑了,但是还没有黑。这个时候在大道上找那个去偏僻旅馆的小道,我们还认识。此时离开毛主席广场也不远了。

我们正准备去那儿休息。遇到一个女的,带着行李,拿着衣服,还有棉被等,年龄也比较大了,后来我们知道,她叫谢春梅。她来问我们,如何到毛主席故居去,我和我的妻子告诉她,时间已经晚了,那边肯定关门了,不接待人了,你到那儿去可能守卫的警察都已经不在了,她说她有事要向他们反映,希望他们帮忙解决,所以必须去,即使今天晚上见不到他们,明天也要见到他们。我们说,你到了那儿连旅馆都不会有了,毛主席故居,也关了门了,所以还是明天去吧,明天我们带你到哪儿。但是她说她一定要去那儿。我们就说带她去。我妻子把她拿的衣服一把抓过来,帮她拿。我要帮她拿行李,她谢绝了,让来让去好几次,她都不让我拿。

不过既然到了毛主席的广场附近,我们自然要带她去毛主席广场。

毛主席广场人很多,许多人没有找到旅馆,或者像我们一样在旅馆里不得不让出来。他们是准备在毛主席广场守夜的,一直守到第二天早上,广场上非常明亮,还有两个大显示屏在播放毛主席的视频。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767519.jpg
背红包的是谢春梅,前面拿衣服的是我妻。可以看到左边的电子显示屏。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767520.jpg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767522.jpg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767524.jpg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767525.jpg
可以看到右边的电子显示屏。

到了毛主席广场,看到了毛主席的铜像,谢春梅立即跪了下来,向毛主席磕头。我看到了知道她苦大仇深,急忙拿出手机要给她照相,可是她已经站了起来,没能照成。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们在毛主席广场上,走了一遍,看了两遍的电子显示屏上的内容——关于毛主席的丰功伟绩。

然后就准备送她去毛主席故居。这个时候,我妻子问她,你到了那里,住在哪里呢?她说,到了那里,无论在哪儿她都可以倦一夜。我妻子说,那不行,那么冷的天,要冻出病来,今天晚上你到那儿去,肯定没法办事的。不如明天去。我们在一个偏僻旅馆里订了一间房间,有两张床。今天晚上你就到我们那儿去吧!你睡一张床。我们两老口挤一张床。她表示感谢。

我们就到大道上寻找那条支路,……可是天黑了,我们已经找不到那条小路了。也就是找不到我们预订的旅馆了。不但我深度的近视眼,我妻子原本很有把握,来来回回走了好几次,也不知道该怎么走了。

毛主席广场上的保安人员很好,他打电话给小毛,小毛要我们在某个地方等待。可是我们天黑下,不知道如何到那儿去。这时一个志愿人员过来,问清了情况,愿意带我们去。他走着,我们跟在他的后面,我们向他表示感谢。他说他是志愿人员,还说广场上到处都是志愿人员,凡是穿着橘红色背心的都是志愿人员,一路上他还和人们打招呼,果然都是穿着桔红色衣服的志愿人员,有男的也有女的。年纪都很轻。可以肯定,毛主席逝世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出生。但是他们一样爱戴毛主席。世界上好人真多!!!革命事业当然不会没有接班人。可惜我一路上居然没有顾上给他照相。我和我的妻子跟着他走,谢春梅跟在我们后面,我们一路上注意不要把她丢了。

小毛的汽车果然来了,我们乘上他的车,由他把我们带到了那个小路上的偏僻旅馆。进了旅馆,安顿了下来。

  我们在12月26日毛主席诞生125周年前已经知道,毛主席生日那天,在毛主席广场旁边,要举行万人同吃福寿面活动。吃面是不要钱的。大家也就共同庆祝毛主席生日。

  这些详见“韶山 毛主席诞生125周年纪念亲历记 广场盛况”

  http://bbs.tianya.cn/post-no05-490235-1.shtml

  在旅馆。

  谢春梅2018年12月25日晚上在偏僻小旅馆里。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5049.jpg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5051.jpg


  谢春梅同志先拿出了一件白纱衣服,上面写了一些字。诉说她的冤情。

  另外还有一些文件,我全部照相在这里。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5289.jpg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5291.jpg

  她说她外公是王震的秘书,她想去找王震的儿子,问我这事会如何?我觉得很难说有把握,不知道人家认不认,但是可以一试。大概不至于把你抓进去吧!下面是王震儿子的地址。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5292.jpg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5293.jpg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5295.jpg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5299.jpg

  这篇《共产党的鬼子》比较模糊,我花了很大的劲勉强认出,有一些认不准用“口”表示。

  如下:

  `     共 产 党 的 鬼 子

  尊敬的领导:

  我是谢春梅,汨罗市屈子祠镇双楚村寺冲杨人,快70岁了。建党列长贫困户,口口媳妇因尿毒症病和儿子口口口口口[房屋?]借了口口万元的利息给我媳妇,每年还要付孙子的读书和生活费,家庭没任何固定收入,儿子几年后又要生活,又借利息做几十平方米的小屋给儿子结婚,真是负债累累。

  由于困难,自己和老公带着女儿住在70年代的泥砖房里,凭上届负责人关照,给我申请了易地搬迁,基本上按照政府的要求把屋做成工[功]了。(因为是政府派人来做样的)如[但?]至今还没有给我一分钱。只最近时间才知道是镇上扣了我的钱,特别是那位包村干部的周一风,听说还是什么书记,难怪比日本鬼子还鬼,每到我家来次次都是大发[发火?]大骂人,还出言不胜[逊],不配当一个干部,听说长期在我们口口口口[南度屋场?]吃喝赌钱,这样的干部,你们领导还管不管了?影响很坏,不关心贫困户,望领导开除这样的干部。

  领导,我的易地搬迁户款找谁要?钱到得屈子祠政府,如不对那些欺压贫民百姓的坏干部开除处分,该把我的钱不把我,我将报告省、中央领导!

  `                谢春梅
  `                   2018年9月28日



  这是她的《求救信》,内容比较完全: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5301.jpg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5303.jpg

  全文如下:

  ~         求  救  信

  尊敬的       领导:

  我是湖南省汨罗市楚塘乡楚南村21组村民谢春梅。三代军属建档立卡贫困户。出生于1954年,今年(2018年)65岁,现请求领导解决我的困难。我没有文化,如所说有不妥请包涵。

  谢春梅生长在共产党领导之下,因为丈夫当兵七年,退伍回家,1983年4月21日在洪灾中不幸遇难。我承担了全家的重担,子女多,一共5个女儿1个儿子。上有老,下有小,全家十多口人,无固定收入。因此家庭生活非常困难。甚至不知道怎么拖到现在来的。好不容易儿子长大了,当兵四年,转业回家,娶了媳妇,有了孙子。但没有固定职业。让我喘不过气来。

  首先读不起书,被人看不起。早年子女在学校读书,因为交不起学费,受尽欺辱。甚至课桌被抢。那时孩子七八岁,想办法扒在墙上、用书包垫在地上、放在门槛上写字,老师又用脚踢小孩。致使小孩一度不敢去上学。我去到汨罗县政府,找到陆科长和铁新民。他们说:“我们坐到你们楚塘来也解决不了你们那个问题。”他们要我带两把椅子,坐在阶梯下听老师讲课。

  由于贫困,致使我的孩子都不能初中毕业。我能不心痛我的孩子吗?孙子又要读书了,希望能够比我儿女好。

  第二:吃不起饭,穿不起衣。

  因孩子的父亲死得早,政府来了救济也没给我们,无息贷款也不给我。更有恶霸干部前来欺压。以致吃不饱穿不暖。

  如:1996年杨立冬负责生产队领导。蔡齐乡长带领狗腿子一大帮,共13人,像土匪那样来抢。谢春梅辛辛苦苦种出来的八袋谷被抢走,还把我扒倒在水泥板上打。

  我带儿子来到县政府,又找了陆科长、铁新民,民政局给被子、衣服和200元人民币,被杨立冬独吞200元,被子和衣服被另一个叫建波的拿去了,又有何因兰儿子打烂我两张门,抢了我家两条耕牛。

  第三:看不起病。

  媳妇李兰香不幸得了尿毒症,入院医治动辄数以万元计。债台高筑,求借无门。只好把儿媳妇送回她娘家。亲家不嫌我贫困、不以嫁出女儿泼出水为由拒接。义不容辞地把媳妇接去,竭尽全力送医医治,医疗费又是数以万计。目前我和我亲家,都到了家徒四壁,敲壁无土,扫地无灰的地步。我不能失去这个好媳妇,我儿子已失去了父亲,我不能让孙子失去母亲,以致没有母爱和教养。可是我在经济上实在无力了。

  第四:居住比无房还困难。

  我原来只有一间小间,乡下的土屋。还算有房。儿子结婚只好借房居住,媳妇生小孩后,房东不准进门。儿媳妇只好带着婴儿回到娘家坐月。

  可是原本的房子也住不成了,必须花大价钱修建。据说要修路,强迫我拆屋腾地基。2017年8月我被迫易地搬迁建房,扶贫办没发我建房图纸。我多次电话通知其领导蔡高到现场指导,他未到,施工后才到现场告知我测量超了四平方,要我整改。可是我无力改。易地搬迁建房,至今没给我一分钱。我身无分文,是借了利息钱修的,欠下八万多元外债,债主坐着不走,我起码的生活都维持不下去了。比我晚的都领到了钱,为何只有我没有,我的钱被谁领走了?

  队上不是没钱。砍伐森林就得了15000元,修路财政厅给了钱。他们还一而再、再而三地骗国家的钱、骗财政厅的钱。有了那么多的钱,为什么还强要我谢春梅拆屋腾地基,又不给钱。杨立冬手上有钱不肯拿出来。该给我的易地搬迁户钱被周一风冒领去挣钱了。损了我谢春梅,肥了他们腰包。他们开口就骂,动手就打。甚至低保还要取消。还给不给我活路?天理、良心在那里?正义干部在那里?

  镇书记从不过问我的事,镇扶贫办多次骗我签字应付上面检查,市委书记下户调查,只调查好,从未到我家问实情。我多次向村上、乡镇、市里领导反映情况,只有骗我回家的好话,没看到一点结果。还有没有为人民办事的领导?

  他们是共产党吗?难道共产党只喊口号不讲实际。——他们不是真共产党,他们背叛了共产党。毛主席在难道还会容忍他们吗?

  我外祖父张季友参加革命,参加红军游击队,在王震将军手下任秘书,参加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土改为了什么?我丈夫杨大清参加共产党,在前线背子弹七天七夜,我送儿子参军四年,又是为什么?

  为了保卫祖国!为了今天的和平!难道就是为了让我和我的孩子、媳妇置于受人欺辱、任人打骂、肆意抢劫、生病无助的处境吗?

  我要有房住、媳妇病了能够治、我要有饭吃有衣穿,我要活命,我的媳妇、孩子要活命,我不能长期背债。我要有为人的起码尊严,不被人欺负,不被人抢劫。这些要求很起码吧!

  现在中央有政策,为人民办实事,做对人民有益的事,让人民过上幸福的生活。这么好的政策,希望能够落实到我身上。我要伸冤!我的事谁来解决?我要求恶霸得到惩办,坏干部被撤职。是我的给我,抢走的东西能够归还。

  请求领导给我解决!不然我还得向上告!

  ~                  2018年9月28日谢春梅


  记得2013年的时候,在这天涯社区,有一个人上了个贴子,说,现在哪里有人吃不起饭,读不起书就出来说明。我上了好几个贴子,举了吃不起饭,上不起学的例子,甚至还有夫妻双双自杀的,杀死自己女儿的,至于上海的杨元元事件不是哦啊人还记忆尤新吧。可是他一律不理睬,我的贴子却一会儿就不见了。我发现不光我如此,不少人举出吃不起饭读不起书的例子,他一律不于理睬,而且也往往很快不见了。他却一再地说:如果有,就出来说呀,出来说呀……

  这真是一个好办法!对于我们举出的实例,一概不予理睬,还采取暴力删除,他在那儿叫嚷着,出来说呀,出来说呀……好像根本没有人说的出来一样,这样他就可以得胜回朝了。

  这位谢春梅同志,她可是典型的吃不起饭、读不起书、看不起病、住房比没房子还困难。是不是也要采取同样的对策,把我的贴子删除了?我们拭目以待之。希望大家好好看看,这就是粉饰下的太平盛世。

  大家说,谢春梅同志该怎么办?大家能不能逼迫侵夺她的房产迁移费的恶霸们,把侵吞的钱吐出来,能不能使得恶霸得到惩罚?我也只能把她的事迹送上网算尽了我的责了。


  在小旅馆,我们问她,她跟我说了她的大致情况。她说她是文盲。——她确实文化水平不高,表达不清楚。那时候我也没时间多问。比如:她的外祖父,据她说被打死了。我问她是不是烈士,问了好几次,她都只说不是,为什么被打死又不是烈士,谁打死的?她都没有明确表达出来。她丈夫是如何遇难的,我问她死于洪水是不是抗洪抢险中为了救灾死的,她也说不明白。看了她的一些材料,也是一样,许多问题没说明白。从文件看往往两可。

  她说到她的儿女,读书都不多,不希望孙子也如此。但是孙子究竟多大,上学没有,也没有表达清楚。后来我才知道孙子已经上学了,2008年出生的。她的担心是正常的,孙子现在上学,保不住以后还能不能够让他继续上学。

  她问我们毛主席故居情况,问我们能不能帮助她解决问题。说实在我们觉得不大可能,毛主席故居的守卫人员,没有这个权利,管理人员也很难帮她的忙,但是我们也没法扫她的兴,毛主席故居她肯定要去的,有多大的效果,只好让她自己去体会了。

  她说要到北京去告状。问我们如何?

  我告诉她,去北京告状一定要小心,北京告状的人很多,但是不能解决问题,官方根本就不准备帮助解决民间冤情。有许多人,告了二十几年的状,生活事业全废了,结果还一无所获。还有不少人死在北京,都没有解决。在现在下层老百姓有了事情照例是叫天不灵、呼地不应的。

  我还说了我亲身经历的两个例子。

  2011年我嫂嫂去北京旅游,死在北京。那一天晚饭后她离开旅游团的旅馆,出走,其实也不过是上街走店铺。整理身上的遗物,给我哥买了一把剃须刀。可是半夜两点多有个东北好小伙,发现她蹲靠在一辆汽车侧边。小伙发现她显然出问题了,就打电话给110,过了好久,大概三点半,警察才来,她浑身是伤,可是警察没有送她去医院。一直到早上六点半,警察才把她送到了医院。这中间三个小时她在警察哪儿究竟如何,只有警察知道。我哥哥很快到了北京,后来我也到了北京。哥哥告诉我,原来警察一开始摸了她的身上,没有发现身份证,于是就断言,她是盲流?——身份证没有在身上,就等于盲流?就算她是盲流,就可以迟迟不送医院?事实上六点半所以会送她进医院,完全是旅游团发现她整夜没回来,着急了,报了警。也就是说,报警后才送她进医院,不然就看她死,或者说等她死。嫂嫂果然昏迷以后再也没有醒来,就死在北京的天坛医院里。我们去告诉警察,而且带了X 光照片,部分病例资料。到110哪儿去,提出要求法律鉴定,可是警察根本不看我们提供的资料,也不听我们的申诉,连连说:我们已经结案了,我们已经结案了。他们结什么案?死者浑身是伤,又不难看到,遗体还在太平间里,可是他们就是不愿意查这种人命关天的案子。我们在北京也耗不起,最后只好回上海。就这样我大哥的老伴不明不白地死在北京。使得我大哥晚年更显凄凉——由于独生子女政策,中国的老年够凄凉了。

  那个时候我在国内的右派天涯社区上过有关的贴子。

http://bbs.tianya.cn/post-free-2332213-1.shtml

http://bbs.tianya.cn/post-39-1079438-1.shtml

http://bbs.tianya.cn/post-41-1056005-1.shtml

  另外就是我和我妻子的北京遭遇。

  在去韶山以前,我和我妻先去北京旅游。因为原本住的旅馆是一个私人家里,又脏又乱,我们开始急于去毛主席纪念堂,忍受了三天,三天后实在忍不住了,逃了出来。住到哪儿去?不知道!我在去北京前,网上搜索,有好心人告知大家,在天安门广场西面的府右街,有不少私人旅馆。可以和习大大做邻居。住在这儿当然很好。于是我和我妻乘地铁去府右街。

  从地铁出来,我和妻子朝南走去,本来就是要找府右街的,到那儿再去找旅馆。我们背着行李,可是到了一个地方,十几个警察说要检查行李,接着不由分说,几个警察拿起我妻子背的包,拉开拉丝就翻东西,看到一个本子,就翻开来看。我说:“本子上记的不过是我们在北京的日程,还有用钱的账单,那也要检查吗?”他们也不解释。不过看到记的确实是这些东西,他们也就放我们走了。

  没走多少步,我们就注意到一个大门,有武警在上岗,我们问检查的武警,可不可以照相,他们回答可以。这下我们觉得刚才的检查很划得着,原来我们到了毛主席居住的中南海的中华门了,这次检查就不冤了,我们毫不客气地对中华门照了几张相。第三张最右边就是拦路检查的武警。

  照相时间2018年11月30日中午11点59分。

  北京天安门广场西中南海中华门;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967389.jpg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967394.jpg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967390.jpg


  我们意识到原来他们也怕我们是进京告状的,所以特别要翻本子,看是不是上告材料。看到不是就放了我们。

  如果是上告材料呢?那我们就不能想象了。

  看来这个检查站每天要检查一大堆人。总不可能他们天天闲着吧!我们不过是其中之一。

  在北京我们也看到了上告的人,当然我们不能靠近,何况是我们在去八达岭的汽车上看到。

  我们到了府右街,几乎走遍了,可是就是没有看到一家私人旅馆。后来我们看到布告,再加上问当地居民。才知道,原来最早府右街确实有很多人家办私人旅馆赚钱。可是现在不允许了,凡是办了私人旅馆的都不准再办了。布告上就说要整改,凡是不改的,就要惩处。现在看来习大大的邻居也不是好做的。习大大不欢迎。我们不得不再走一个街面,才找到旅馆。也不是私人旅馆,而是单位办的,显然这条街也不允许办私人旅馆。

  我把我嫂嫂的经历,和我们在北京的遭遇告诉谢春梅同志。而且我告诉她,不少去北京上告的人,后来被关进劳教所。要她小心,材料中绝对不能有任何把柄,不然后果不可设想。官方是下定决心不为百姓伸冤了。我不能阻止她去北京,但是只能一次次关照千万小心。

  不知道谢春梅听到我们说以后,还去不去北京。我们只能祝她平安!

  她还告诉我们,她要去找王震的儿子,说实在我不大相信王震儿子会帮她解决问题,就是找到王震也未必就要认她。但是和去北京告状比,风险要小得多。所以我也只好说试试吧!

  我们实在帮不了她的大忙,我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帮助她,把她的遭遇贴到网上,向社会呼吁。对她有多少帮助,我不奢求。这也不仅仅是为了她和她的家,而是希望用社会舆论唤醒我们这个社会,唤醒我们广大的阶级兄弟姐妹。我们现在所处的是一个罪恶的社会,许多工农在受剥削和压迫,吃不起饭、读不起书、受人歧视、看不起病、住不起房、恶霸横行、欺压人民、不受惩办、有持无恐。

  重建无产阶级专政,把一切人民的敌人再次送进无产阶级专政的大牢,愿天下劳动人民都解放!!!

  谢春梅较早就睡下了。我和我的妻子,因为要审核和删除手机里的照片和视频,为明天毛主席生日的那一天空出位置来。所以一直到晚上12点过才睡下。

  第二天一早起来,略加洗漱就离开了这个旅馆,这是谢春梅同志在小旅馆大厅里的照片: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5053.jpg

  到达广场旁边已经早上八点过了。昨天我们就知道,许多同志要守夜。所以早上的万人同吃福寿面,也就在四点多开始。我们赶到已经晚了。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我们才排了上去,不少人又排到了我们的后面,人很多,排的不是一路纵队,而是许多人在一起,但是也没有插队吵架等事情。大家情绪饱满,有唱歌的,有喊口号的,许多人在拍照、录像。我也拿出手机录起了视频。

  原来的视频很长,有16分钟31.533秒,大小1.99G,自然无法上到这个天涯网来。我花了不少功夫,经过好多次失败,才把它裁剪到7分钟01.533秒。加工软件还给我加了一个片头。大致上是前面3.5分,后面3.5分,各占一半,后面在听说没有了,队伍散了以后,我还中间停过录像再后来又继续。又经过调试,视频缩小到267000K。总算可以上天涯网了。

  点击可见视频:

http://player.youku.com/embed/XNDA3NDE5OTc0MA==?client_id=83e2c98ca3853389&password=&autoplay=false#static.tianyaui.com


  我们虽然排了长队,但是后来前面叫道:“没有了!”队伍也就散了。我们走到前面去,看到尽管保安已经宣布没有了,并且在劝阻,里面还是不断地有服务员端着面出来。端给前面的人吃。不过终究不能维持下去了。

  我们虽然没有吃到,但是今天是毛主席的生日不能不吃面。于是我们,我和我的妻子、谢春梅转移到了另外的馆子里,我妻子买了三碗面,用了三十元,平时面是15元一碗,今天只有十元钱一碗。我妻子给谢春梅、我各一碗,她自己也一碗,大家吃了起来。照片在下面。

  到达广场旁边已经早上八点过了。昨天我们就知道,许多同志要守夜。所以早上的万人同吃福寿面,也就在四点多开始。我们赶到已经晚了。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我们才派了上去,不少人又拍到了我们的后面,人很多,排的不是一路纵队,而是许多人在一起,但是也没有插队吵架等事情。大家情绪饱满,有唱歌的,有喊口号的,许多人在拍照、录像。我也拿出手机录起了视频。原来的视频很长,有16分钟31.533秒,大小1.99G,自然无法上到这个天涯网来。我花了不少功夫,经过好多次失败,才把它裁剪到7分钟01.533秒。加工软件还给我加了一个片头。大致上是前面3.5分,后面3.5分,各占一半,后面在听说没有了,队伍散了以后,我还中间停过录像再后来又继续。又经过调试,视频缩小到267000K。总算可以上天涯网了。


  这是万人同吃福寿面,在排队等待的视频和照片地址:

  http://bbs.tianya.cn/post-no05-495035-1.shtml

  我们虽然排了长队,但是后来前面叫道:“没有了!”队伍也就散了。我们走到前面去,看到尽管保安已经宣布没有了,并且在劝阻,里面还是不断地有服务员端着面出来。端给前面的人吃。不过终究不能维持下去了。

  我们虽然没有吃到,但是今天是毛主席的生日不能不吃面。于是我们,我和我的妻子、谢春梅一起到了另外的馆子里,我妻子买了三碗面,用了三十元,平时面是15元一碗,今天只有十元钱一碗。我妻子给谢春梅、我各一碗,她自己也一碗,大家吃了起来。照片在下面。

  排队等吃福寿面: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4374.jpg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4375.jpg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4377.jpg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4379.jpg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4380.jpg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4381.jpg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4382.jpg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4383.jpg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4384.jpg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4385.jpg



  谢春梅在排队等吃福寿面:


img: 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4409.jpg

[img]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4411.jpg[/img]

  福寿面已经发散完了:

[img]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4412.jpg[/img]

[img]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4414.jpg[/img]


我们虽然没有吃到,但是今天是毛主席的生日不能不吃面。于是我们,我和我的妻子、谢春梅一起到了另外的馆子里,我妻子买了三碗面,用了三十元,平时面是15元一碗,今天只有十元钱一碗。我妻子给谢春梅、我各一碗,她自己也一碗,大家吃了起来。照片在下面。

  谢春梅在吃我们自己买的面:

[img]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4417.jpg[/img]


  在毛主席广场,我们正沉浸在纪念活动中,包括看打鼓和歌舞。在录像中可以看到她出现在镜头中。谢春梅提出要去毛主席故居。我们就此和她分手告诉她如何沿着那条大街走,到了哪儿穿过一个防空洞,就到了毛主席的故居。今天人那么多,肯定许多人要去毛主席故居,所以很好找。我们也就留了下来。

  她在毛主席故居,结果如何,我不知道,但是也没有抱多少希望。后来我们去了《毛泽东同志纪念馆专题专区》,参观和照相。中间谢春梅同志来过几个电话。我正忙着照相,在电话里我略加问候,然后告诉她,我们在展览馆,我一定帮助把她家的情况送上网,现在我正忙,我需要做的事很多,不能光帮她忙。后来……

  回到了四川以后,一方面我整理在北京和韶山取得的材料,准备上网,作为对毛主席诞生125周年纪念的微薄贡献。另外我也通读研究了她的材料。

  我和她联系,可是一直未能联系得上。她的手机是一个低档的老年机。当然她的经济条件比较差,加上没有文化。自然不会用微信。

  不幸的是,我原来一个手机——里面储存了她的手机号码——居然坏了,所记的电话号码就这样丢了。

  经历了很长的时间,花了很大的功夫,我才和她接上关系,可惜电话里她听不懂我的上海宁波话,我也听不懂她的湖南汨罗话。后来和她的女儿接上关系,她女儿一直吞吞吐吐的,什么都没有告诉我。

  可是终于有人告诉我,原来,谢春梅在2018年底从韶山回到湖南汨罗后,听说在开人民代表大会,她跑了去,也还没有闹,就被汨罗政府抓了,送什么康复医院关了几天,还强制性的吃药,她的儿女去领人也不放出来,一直要到春节了,他们才把人放回来。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和她一直联系不上,肯定她的手机也被扣押了,关在某个抽屉里。

  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她的女儿吞吞吐吐,什么都不愿意讲了。至于那个消息是谁告诉我的,我不知道,确实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把我手机中的痕迹尽量地抹去了。大家也别打听了。

  我愤怒了,确实极端愤怒了。对于这种琺硒撕的暴行,我要控诉!要不顾一切地谴责。

  2005年有一次,一个蓋屍太堡的头儿告诉我,要把我送进精神病院。

  ——这就是他们的本领,专门把正常人送进精神病院,强制性地吃药。

  我没有精神病,我精神很正常。

  我可以作证,谢春梅同志也没有精神病,根本不需要什么康复医院,尤其不需要强制性地服药。复辟以来我们这个社会才有大病。必须彻底医治。为此必须消灭几百万琺硒撕细菌。

  毛主席早就告诉我们,我们国家如果修了以后,不但无产阶级专政会变成资产阶级专政,而且还是德国琺硒撕式的专政。没听说希特勒把神经正常的人关进精神病医院。赫鲁晓夫修正以后,苏修就是这样,在极端无理下,把精神病医院作为专政的工具,我们国家鄧匪蝮薜卖国以来也是这样。


[img]http://img3.laibafile.cn/p/m/305875053.jpg[/img]


  http://bbs.tianya.cn/post-no05-490753-2.shtml

  http://bbs.tianya.cn/post-no05-495035-1.shtml





  广场盛况:
http://player.youku.com/embed/XNDAwNTAyOTE0OA==?from=ty?client_id=83e2c98ca3853389&password=&autoplay=false#static.tianyaui.com
[ 此帖被曹为平在2019-03-03 15:36重新编辑 ]
  
  
  

 
 
曹为平 跨千纪恶魔
顶端 Posted: 2019-03-03 15:12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万象视野
 
 

Total 0.012214(s) query 3, Time now is:07-18 13:28,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