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跟蒋光头走的,吐不出象牙来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古明浩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108
威望: 118 点
红花: 108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74(小时)
注册时间:2011-10-22
最后登录:2019-04-12

 跟蒋光头走的,吐不出象牙来

  2000年岳麓书社出版了一路追随国民党的前北大校长蒋梦麟大著《西潮•新潮》,在民国热一片方兴未艾中,自2013年起华文出版社等也纷纷接力加入抢市行列,各路民国控们的吹捧自然齐出,反共反毛之徒更是见猎心喜,被看上的是一篇1961年为纪念五四与文艺节而写的〈谈中国新文艺运动〉,尤以其中第七段回忆李大钊与毛泽东的文字最受青睐:

  “毛泽东到北大图书馆当书记,是在我代理校长的时期。有一天,李守常跑到校长室来说,毛泽东没有饭吃,怎么办?我说,为什么不让他仍旧办合作社?他说不行,都破了产。我说那么图书馆有没有事?给他一个职位好啦。他说图书馆倒可以给他一个书记的职位。于是我就拿起笔来写了一张条子:

  ‘派毛泽东为图书馆书记,月薪十七元。’这个数目,现在有几种不同的说法;根据我的记忆,明明是十七元,罗志希却说是十八元,据他后来告诉我,李守常介绍毛泽东,是他建议的。这些我当时并不知情,只知道是校长室秘书主任兼图书馆主任来和我说的。后来我在昆明,毛泽东有一个很简单的自传从延安寄来,里面说是十九元。或许毛泽东所写的十九元是以后增薪时加上去的。罗志希所记的十八元,可能是因为我国的薪给,习惯上都是双数,不会是十七元的单数。总而言之,这些都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事。

  有一次,英国一位议员来华,他听到了这个我不甚愿意讲的故事,就说:‘那时候你给他十七元、十八元或十九元,总之只是十几元,如果你那时候多给他一点钱,也许毛泽东就不会变成共产党了。’我说那也难说,好多有钱的人也变成了共产党了。就是毛泽东不变,旁的人也会变的,不在乎姓毛的姓王的。社会上发生某种问题,总有某些人会出来的。”

  左一句把合作社给办破产了,右一段“多给他一点钱,也许毛泽东就不会变成共产党了”, 原来毛主席不过一败事有余的市侩之徒?当年吴稚晖眼中“无大臣之风”者的笔下有多少可信度呢?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董国强就以〈蒋梦麟晚年的一个记忆错误〉为题直指“蒋梦麟说‘毛泽东到北大图书馆当书记,是在我代理校长的时期’是不确切的”,他分析道:

  “‘五四’前后毛泽东曾有过两次旅京经历。第一次是1918年8月到京,次年3月离开。其主要目的是协助新民学会同仁办理赴法勤工俭学事宜。第二次是1919年12月到京,次年4月份离开。这次毛泽东的身份是湖南公民请愿团代表,其主要活动是从事‘驱张运动’的宣传。经过杨怀中先生引荐到北大图书馆当助理员的事,发生在第一次去北京期间。而蒋梦麟代理北大校长则是1919年9月以后的事。”

  可知蒋代理校长时毛主席早已离开北京,这是时空的明显穿帮;另一破绽出在:“据他(罗志希,即罗家伦)后来告诉我,李守常介绍毛泽东,是他建议的。”对照主席于《西行漫记》中对斯诺一段任职北大图书馆的回忆便知老罗难以担此角色:

  “我的职位低微,大家都不理我。我的工作中有一项是登记来图书馆读报的人的姓名,可是对他们大多数人来说,我这个人是不存在的。在那些来阅览的人当中,我认出了一些有名的新文化运动的头面人物的名字,如傅斯年、罗家伦等等,我对他们极有兴趣。我打算去和他们攀谈政治和文化问题,可是他们都是些大忙人,没有时间听一个图书馆助理员说南方话。”

(原文:My office was so low that people avoided me. One of my tasks was to register the names of people who came to read newspapers, but to most of them I didn't exist as a human being. Among those who came to read I recognized the names of famous leaders of the renaissance movement, men like Fu Ssu-nien, La Chai-lung, and others, in whom I was intensely interested. I tried to begin conversations with them on political and cultural subjects, but they were very busy men. They had no time to listen to an assistant librarian speaking southern dialect.)

  罗志希(即罗家伦)既赫然在“不理我” 、“没有时间听一个图书馆助理员说南方话”的名单中,还有可能把毛主席推荐给李大钊(即李守常)吗?五四爆发前的罗家伦仍是无借借名的毛头学生,他又有何资格向图书馆主任作人事建议?罗又是怎么认识进而熟悉刚来北京二个月还未踏进北大校园的毛主席?这样离奇的情节显然不是前揭董文所称75高龄者“回忆久远的事情难免出现一些时间和顺序的倒错”的问题而已。诡异的是比蒋梦麟多活五岁直到1969年方离世的罗家伦对此似也无所异议。

  其实蒋梦麟的回忆可说是处处不合常情,诸如时在陕北正以全副心力倾注中国革命前途的毛主席怎还有余闲把“一个很简单的自传从延安寄来”?《毛泽东自传》明明白纸黑字:“我做图书馆佐理员,薪俸是每月八块大洋”,读者蒋梦麟看到的月俸却变成“里面说是十九元”,则他亲写的任命条:“派毛泽东为图书馆书记,月薪十七元”,又岂对得上马嘴?再者,主席为协办新民学会同仁赴法勤工俭学事暂居北京,至北大图书馆工作属临时打工性质,怎可能去经理事关北大同仁权益的合作社?

  主席任职北大图书馆的真相明载于萧超然等著北京大学出版的《北京大学校史》中:

  “毛泽东经杨昌济介绍,认识了李大钊。同时,他和蔡和森又给蔡元培校长写了封信,蔡元培建议毛泽东就在图书馆工作,并写了张条子给李大钊说:毛泽东君实行勤工俭学计划,想在校内做事,请安插他在图书馆。于是在李大钊的积极安排下,毛泽东做了北大图书馆的助理员。”

  与主席一同入京的老同学萧子升的回忆也证实乐于助人的是蔡元培校长:

  “他一贯的仁慈宽厚,我们写信请示他可否给同学安插一个打扫教室的工作。蔡校长知道了这件事,有个更好的主意,蔡先生致时任北大图书馆馆长李大钊先生的书函可为明证:‘守常先生大鉴:毛泽东欲在本校谋一半工半读工作,请设法在图书馆安置一个书记的职位,负责整理图书和清扫房间,月薪八元。蔡元培即日。’李大钊顺从的给了毛清扫房间、整理图书的工作,一个极简易的差事。”

  至此,蒋梦麟的错误,究属无心之疏,还是有意之恶,已昭然若揭。一个有头有脸的读书人跟随反动的蒋介石在东南小岛反毛反共,其不择手段竟一至于此,实令人浩嘆。罗家伦于前揭书序言有段话:

  “这本书最难达到的境界,就是著者讲这个极不平凡时代的事实,而以极平易近人的口吻写出来,这正像孟邻先生做人处世的态度。若不是具备高度文化的修养,真是望尘莫及的。”

  具备高度文化修养者捏造事实已如上述,这种做人处世的境界的确让俗众望尘莫及。蒋梦麟、罗家伦这些知识分子的堕落,让人想到一句老话:“卿本佳人,奈何从贼。”跟蒋光头走的,终究吐不出象牙来。
  
  
  

 
 
顶端 Posted: 2019-03-29 09:56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万象视野
 
 

Total 0.010052(s) query 3, Time now is:04-19 08:39,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