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黎阳:量中华之物力,结美国之欢心——从撤销军博《抗美援朝战争馆》谈起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wengeadmin
级别: 总坛主


精华: 0
发帖: 4878
威望: 4048 点
红花: 43604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414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7-30
最后登录:2017-04-21

 黎阳:量中华之物力,结美国之欢心——从撤销军博《抗美援朝战争馆》谈起

  黎阳

2007.9.8.

最近人们发现,中国军事博物馆内的《抗美援朝战争馆》不见了,消失了。贺龙元帅题写的馆名标牌也失踪了。

显然,这不是“例行维修”之类“正常原因”。第一,如果是“正常维修”,岂能不计划好赶在建军80周年这个大日子前完工?第二,庆祝建军80周年办“我们的队伍向太阳”那么大的展览,怎么可能“疏忽”掉《抗美援朝战争馆》如此重要的内容?第三,军博官方网站(http://www.bjkp.gov.cn/kpcg/kpcg/bowugaun/newpage21.htm) 给出的“基本陈列”已经清清楚楚地去掉了《抗美援朝战争馆》这一内容。第四,一个时期以来,以抗美援朝为题材的文艺新作品几乎绝迹。这显然决非偶然。

撤销《抗美援朝战争馆》这么大的事未见有任何宣布,任何通知,任何解释,不声不响偷偷摸摸就干了。显然干这事的人理不直气不壮,自己也知道见不得人。明知见不得人而还非干不可,难怪要遵循张维迎的“教导”——“能做不能说”;学习日本鬼子的“经验”——“悄悄的干活,打枪的不要”。(当然也不能排除这里边还有“留退路”的考虑:万一事情闹大了控制不了局面,还可以再变回来,然后宣布“弄错了,计划不周,通知不全”云云,一推六二五胡弄过去。)

为什么有人如此腻歪《抗美援朝战争馆》?为什么必欲去之而后快?显然有“权要人士”一听到“抗美”这两个字眼就觉得扎耳朵,就神经受刺激,就心惊肉跳浑身不自在。更要紧的是他们担心这会刺激美国人,令美国人不高兴。而他们现在压倒一切的头号奋斗目标,就是千万不要刺激美国人,万万不要令美国人不高兴。

2005年8月11日,号称“党内一支笔”、“文胆”、“核心智囊”、发明了“两个凡是”的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郑必坚在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发表演讲,央求美国人对中国共产党“换一种思维、换一种胸襟、换一个角度”,别再把中国共产党当共产党看,因为这个“共产党”现在已经是“好乖乖”了,决不惹事生非了,决不给美国添麻烦了:“中国没有能力也不会去挑战美国的霸主地位”、“中国并没有取代美国的打算”、“做不起‘美国梦’”、“不会做‘欧洲梦’”、 “不想做‘苏联梦’”。郑必坚尔后又发表文章,宣布“中国共产党在21世纪的走向”是“对外谋求和平,对内谋求和谐,对台海局势谋求和解”,再三强调“中国共产党无意于挑战现存国际秩序,更不主张用暴烈的手段去打破它、颠覆它”。总之郑必坚指天赌咒掏心窝子:我这个“共产党”是心甘情愿拜你美国做老大、甘当小伙计鞍前马后执鞭随蹬的“共产党”,是对你美国不但没有任何害处,而且能当“铁哥们”、“利益攸关人”(stakeholder)的“共产党”。结论:“面对这样的中国共产党……美国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

然而“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美国副国务卿佐利克2005年9月21日发表的演讲《中国往何处去?——从正式成员到承担责任》,给满腔热忱的郑必坚兜头浇了一盆冰水。——当然,只要不涉及要害,美国人倒决不吝啬迷魂汤,漂亮话要多少有多少:“我很高兴能认识这么一位有识之士。他任职中央党校,在中国经历巨变的时刻影响了很多官员的观念”、“巨龙出水,融入世界”、“中国经历了经济的飞速增长”、“人们每天都感受到中国的存在”、“确实希望与中国加强合作”……然而一碰到原则问题,美国人是半点也不含糊:“中国有人认为,强调经济增长和增强民族主义可维持共产党的一党统治。这是危险的,也是错误的。” ——不管你郑必坚说得如何天花乱坠,“共产党的一党统治”决不能允许。管你自称是个什么样的共产党,反正只要是共产党就必须下台,小伙计都没得做。尽管郑必坚们摇晃着甜头拼命吆喝:“宝宝乖,跟我好,有糖吃”:“利益攸关人”、“共同利益”、“互利双赢”、“巨大市场”、“对美国不是威胁,而是机遇”…… 美国人照样不买帐:“仅靠利益巧合建立的关系根基不深”、“即使在我们为建立明日的民主中国而努力之际,我们也能与今日崛起的中国合作”(这话换个说法就是:尽管今天在跟你合作,老子照样要同时“为建立明日的民主中国而努力”——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两头不耽误,大小通吃,一个也不放过。)

郑必坚热脸蛋贴冷屁股的本事炼得不错,左脸刚挨完打右脸就凑上去了:“佐利克先生关于中美关系的重要演讲,可以说是近年来美国高层对中美关系所作的一次明确的政治表态,是美国对华政策的一个提纲挈领的有分量的表达”、“坚持以中美双边关系的大局为重,务实地回应中方的诚意和善意”……忍辱负重了半天,总算鼓足了勇气诉了衷肠发了“离骚”:“那种想当然地认为,既然叫做共产党,就必然会走勃列日涅夫的苏共那种对内专制、对外扩张道路的观点是完全没有根据的”——青天大老爷明鉴呀,怎么能不问青红皂白,只因为我叫“共产党”就“想当然地认为”呢?“荃不察余之中情兮,反信馋而齌怒”:这真是比窦娥还冤哪!悲哉痛哉,呜呼哀哉!

对郑必坚的这番表演,美国一华人报刊评价曰:“郑必坚太天真了”。

“天真”二字是外交词令客气话,真正的意思是说他蠢。这倒一点没冤枉他:既不知彼又不知己,无知无识还要自作聪明乱冒傻气,不叫蠢叫什么?

为什么说郑必坚不知彼?

在郑必坚看来,“共产党有好有坏”、“我这个共产党是‘好’共产党,对您无害,别把我跟其他共产党混为一谈”之类“新思维”简直是自己的天才之作,得意之笔,应该能让美国大爷满意了。可惜这是一厢情愿。对美国人来说,这类雕虫小技早就见识得多了,实在稀松平常,一点不新鲜。较著名的例子有二:

一.当年美国向西部大扩张,一位印地安苏族酋长向一名美军军官求和,说希望白人能明白“印地安人有好有坏”,“坏”印地安人打白人,他这个部落的印地安人不敢,情愿放弃土地,放弃抵抗,接受白人的统治,乖乖地当个“好”印地安人。那个美军军官听完微微一笑,答曰:“我见过的‘好’印地安人都是死的。”

二.当年赫鲁晓夫向美国宣扬“三和两全”,其实也含有同样的逻辑:“共产党有好有坏”,“坏”共产党闹暴力革命,搞无产阶级专政。而我这个“好”共产党不这样,主张“和平过渡、和平共处、和平竞赛”,不再只为无产阶级一家服务,而是搞“全民国家”、“全民党”,为“全体人民”服务。所以我这个共产党对您无害,请您别再把我这个“好”共产党跟其它的共产党混为一谈,别再跟我过不去,咱俩携手共同主宰世界吧!

那个印地安酋长也好,赫鲁晓夫也罢,当年跟美国人推心置腹说“XXX有好有坏”、我这个“XXX”是“好”XXX、对您无害、请别把我这个XXX跟其它XXX混为一谈、“换一种思维、换一种胸襟、换一个角度”看问题,高抬贵手放我一马云云时,大概都觉得自己挺聪明、挺识时务、挺有创意的。结果呢?这些“智叟”们今何在?全列入了美国人的猎物清单,当了人家的标本,成了人家的笑柄。这等老掉牙的玩艺郑必坚还当成“新式武器”搬出来跟美国人玩,你说人家心里能不暗笑?你这样的不过是人家的下一个猎物,下一个标本,下一个笑柄而已。可笑还在自作聪明,还自以为得计,真是望乡台上吹口哨——不知死的鬼。

如此故伎,郑必坚却要当成宝贝重演,看来他要么是历史知识无知得惊人,要么是自以为比赫鲁晓夫高明:赫鲁晓夫算老几,没文凭的大老粗、顿巴斯的矿工,土老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就凭苏联那点实力还想跟美国分庭抗礼,平起平坐?难怪碰了一鼻子灰。我郑必坚可不一样,我有文凭,我是“精英”,我可比赫鲁晓夫高明多了,他玩不转的东西看咱手到擒来——我说美国太君呀,共产党跟共产党大不一样啊,有“好”有“坏”呀。苏联那个共产党又输出意识形态又侵略又扩张,良心的不好。即便是赫鲁晓夫的“三和两全”也没安什么好心眼啊。“和平过渡”——虽说是“和平”,可还是要“过渡”,这不是要挖资本主义墙脚吗? “和平共处”——这不是要跟您平起平坐,分庭抗礼吗?“和平竞赛”——这不是明摆着要挑战您的霸主地位吗?可见良心坏了坏了的,死啦死啦的应该。奴家这个 “共产党”可不一样呀,不搞“三和两全”,只搞“三和两精”——“对外谋求和平,对内谋求和谐,对台海局势谋求和解”、“‘精英’国家”、“‘精英’ 党”。毛泽东的共产党的哲学是斗争的哲学,奴家可是只讲“和”不讲“斗”。老毛子的共产党不知好歹,居然要跟您平分秋色瓜分世界,奴家可是“良心大大的”,主动认怂,拜您美国做老大,心甘情愿在太君您的领导下当个安分守己的“好”共产党。别看中国有十三亿人口,奴家只搞“‘精英’国家”、“‘精英’ 党”,只为少数“精英”服务,只按少数“精英”的需要而不是按“全民”的需要来安排一切,所以别担心奴家的中国会跟您美国抢资源。过去的前任不懂事,不懂得“防患于未然”、没有做到“把矛盾消除于萌芽状态”,等到惹得您不高兴了才跑来请您“消气”。奴家就自觉得多了,一开始就把目标订在让您“别担心”上,保证“没有能力也不会去挑战美国的霸主地位”、“无意于挑战现存国际秩序,更不主张用暴烈的手段去打破它、颠覆它”,求求您高抬贵手,千万别再“想当然地认为,既然叫做共产党”就一定不是良民的干活,不发“良民证”,不给上“户口”。——看东西看人不能光看名字不看实际内容。譬如我,名字虽叫“必坚”,可其实一点也不“坚”,倒是“必奸”、“必怂”、“必降”。所以不能机械地顾名思义,听见叫“共产党”就当真以为是共产党了。“只要换一种思维、换一种胸襟、换一个角度”看问题,那就铁定“天下太平”、“互利双赢”……

郑必坚大概以为由他这个党校常务副校长出马给美国人上这么一堂天花乱坠的“共产党分类知识讲座”就能轻轻松松改变美国人的观念,让美国人“换一种思维、换一种胸襟、换一个角度”,解决美国人“怎样看中国共产党,怎样看中国共产党在21世纪的根本走向”的“根本性认识问题”。这正是他最蠢之处。他似乎不知道:在美国社会的主流意识看来,“共产党”的意思其实跟“邪恶组织”、“犯罪组织”、“非法组织”的含义差不多。这是美国政治、经济、历史、宗教、意识形态、社会价值观等诸因素长期综合作用的结果,根本不是哪个人三言两语一席话就能改变的。要想改变,恐怕几次“美国文化大革命”都不够用。他想让美国人 “换一种思维、换一种胸襟、换一个角度”,改变美国人“怎样看中国共产党,怎样看中国共产党在21世纪的根本走向”的“根本性认识问题”,乍一看似乎是小事,实际上这是要改变美国人的价值观,由别人来告诉美国人该如何评价共产党。这正犯了美国人的大忌。

美国人最爱唱什么歌?《上帝保佑美国》。这其中的含义是什么?美国是“上帝的宠国”,代表“上帝的意志”,优于其他国家,有权支配世界。美国人概括美国的对外政策核心是“领导与合作”——首先是“领导”,其次才是“合作”。要想“合作”,必须先接受我的“领导”。而这种“领导”首先是价值观的“领导”:美国价值观优于一切,高于一切。别说一般人,就连美国最密切的盟国也休想改变美国人的价值观。不信看看历史,从来都是美国指手画脚告诉别人什么对、什么错、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判断问题的是非好坏时美国人从来就不听别人的,更不许别人对美国说三道四。除了毛泽东,还几乎没见过谁曾从谈判桌上让美国在美国认为是重大的原则问题上让过步:西柏林、两个德国、柏林墙、“铁幕国家”、苏联东欧国家“自由化”……所有这些问题最后几乎都是按照美国的意志主张解决的。郑必坚虽然几年前就把党校办到了美国,把哈佛变成了“中央党校美国分店”,让党校学员轮番到哈佛培训,请美国人“代培”中共党员干部,但那都是让美国人用美国的价值观影响别人。现在郑必坚居然想“礼尚往来”,由他给美国人上课,由他来告诉美国人“怎样看中国共产党,怎样看中国共产党在21世纪的根本走向”等“根本性认识问题”,由他来告诉美国人该如何看待不同的共产党,由他来影响改变美国人的共产党价值观,这就直接挑战了美国人的“美国价值观优与一切、高于一切”的原则。这才是不折不扣的对美国的实际一窍不通,不折不扣的“不知彼”,不碰个头破血流才怪了:世界上只有我美国人告诉你什么是“好”、什么是“坏”的份,岂能容得你反过来对我说三道四?如何评价共产党是老子的特权,用得着你来教我吗?

那为什么说郑必坚不知己呢?

因为郑必坚实在是忘乎所以,既忘了他的现在,也忘了他的过去。

说郑必坚忘了他的现在,是说他忘了他自己是谁。否则怎么会自行宣布“中国共产党在21世纪的走向”?中国共产党成立到现在一共才八十多年,还不到一个世纪呢。不到一个世纪的时间内的“走向”就不知变了多少回,而且还都不是哪个个人能事先就决定宣布的。郑必坚倒好,一个人一下子就把中国共产党下一个世纪整整一百年的走向全提前“预支”了,口气比哪一届共产党的领袖都大——他有多大能耐,一个人能预先规定出整个一个党今后整整一百年的“走向”?别说不可能,即便可能,那也是党主席党代会的差事。而郑必坚什么的干活?“党校常务副校长”——如果郑必坚的那个“副校长”在共产党内的地位跟蒋介石的那个“黄埔军校校长”在国民党内的地位相当倒也罢了。然而实际呢?郑必坚连“副校长”的那个“副”字都没去掉,就把自己当成党主席了。真是“蚂蚁戴眼睛——自觉面子不小”;“老母猪扮蛁婵——自我感觉太好”。这还有自知之明吗?

说郑必坚忘了他的过去,是说他得了“键忘症”,忘了当年是他发明的“两个凡是”,是他信誓旦旦 “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如今又是他跑来向美国递降表:“面对这样的中国共产党,美国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郑必坚既没有公开宣布他当年的信誓旦旦全不算数,全部收回;又没有公开宣布他现在让美国人放心的讲话全不算数,全部收回。这就叫人弄不清:究竟是他过去说的话全是放屁,还是他现在说的话全是放屁,还是他过去现在一贯都是放屁?这样的人出面向美国人让美国人放心可以说是最坏的选择:“面对这样的中国共产党,美国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能不担心吗?谁知道你哪个保证是真,哪个保证是假?美国人说:“谁也不会以自己的未来作赌注”。既然如此,那究竟什么更可靠?如此出尔反尔的人作出的承诺可靠,还是制造个一劳永逸的既成事实更可靠?就是下降表也不应该派郑必坚这样又写战书又写降表、样样煞有介事的。穿着丧服去报喜,这不是成心给人添堵吗?

郑必坚如此没有自知之明,既不知彼又不知己,难道还不蠢吗?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不管是不是郑必坚犯蠢的结果,反正美国人已经明确发话了:“中国共产党的一党统治”必需结束。换句话说,早晚要把共产党赶下台。面对这一情况,郑必坚们怎么办?

显然郑必坚们分成了两派:一派主张不折不扣按美国人的“最高指示”办,把共产党赶下台。——当然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还要继续“打左灯向右转”、“能做不能说”,只说是“民主化政治改革”。不过随着势力的增长,这些人已经越来越大胆,越来越公开,越来越露骨了。所以有了“西山会议”,有了“民主社会主义”,有了“图穷匕首现”。这些人主要集中在政务系统,打头的就是当年替赵紫阳拎包同上天安门广场鼓动闹事的那位。现在既然他已经取而代之,大权在握,自然拼命提拔重用一丘之貉。难怪许多当年的干将“精英”如今都灼手可热,窃据要职。比如当年下令用大汽车把学生送去包围中南海的江平,比如当年带领“北大五教授”大闹电视台、要求公开支持“民运”学生的厉以宁。难怪如今厉以宁的门生亲信已经把持了国务院系统的诸多要害部门,尤其是“金银财保”(金融、银行、财政、保险)等关键领域。厉以宁自己也公开承认:“我的学生许多都在国家经济核心行业进行着核心工作”。如今6_4实际已经是“不平反的平反”,实行的是 “没有赵紫阳的赵紫阳路线”。难怪国务院系统“精英”猖獗,卖国时髦,任凭一个又一个国家经济命脉落到外资手里,以至于人们有时简直疑惑这究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务院,还是当代版的“大清王朝总理衙门”——专办洋务,专为洋人谋利益。别看有些人善于哭天抹泪演戏作诗题词胡弄人,其实早被老百姓看透了: “猫哭耗子”、“鳄鱼的眼泪”,实际的问题一个也不想真正彻底解决。这些人当年就闹着要共产党下台,现在有权有势有美国人公开撑腰,愈发肆无忌惮:用几十年的“不争论”扼杀一切不同意见,还有脸号称“民主”;用划分“精英”把绝大多数普通老百姓贬为低人一等的“低素质”、“贱民”、“弱势群体”、“二等公民”、剥夺了一切政治权利,还有脸号称“平等”、“人权”;用断绝生计的办法与不同意见“争论”,谁有意见让谁下岗,还有脸号称“言论自由”;用把持的 “话语权”连篇累牍颠倒历史、丑化共产党,叫嚣全面翻案、为把共产党赶下台制造舆论准备,还有脸号称“学术研究”……这一派对美国人的主张当然是举双手拥护,无比积极,巴不得立刻实现,所以提出口号:“加速民主化政治改革”。

另一群“郑必坚”则不然。这一派主要集中在党团系统。国务院系统的“精英”不在乎把共产党赶下台,反正谁上台都是卖。这一群就不同了。一旦共产党下台,他们就没日子嘬了。所以他们不赞同让共产党下台,指望通过郑必坚说服美国人改变观点,同意共产党继续执政,交换条件是保证服从美国的领导。想不到碰了个大钉子。既不肯下台,又不敢得罪美国人,怎么办?历史上现成的例子——西太后。当年她的处境不是挺类似吗?八国联军打进北京逼她下台。她既不肯下台又不敢得罪洋人,最后怎么解决的?“只要不下台,什么都答应”——“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当年的“兰儿”(西太后)如此,如今的“精英”亦如此,而且“青出于‘兰’”:西太后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不知好歹向洋人宣战,吃了败仗才乖乖就范。如今的“精英”自觉得多,不等挨打就主动投降:“中国没有能力也不会去挑战美国的霸主地位”。不仅如此,“精英”就是“精英”,办事比西太后周到得多,彻底得多。西太后只搞了一个被动应付的“结欢心工程”:“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而“精英”则加了一个主动对付的“别担心项目”——“面对这样的共产党,美国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于是便有了两大运动:“郑必坚项目”+“西太后工程”: “郑必坚项目”(“别担心项目”)——“面对这样的共产党,美国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西太后工程”(“结欢心工程”)——“量中华之物力,结美国之欢心”。

这两大运动得到了两派“精英”的一致赞同,所以进行得如火如荼。许多以前无法理解、无法解释的现象现在全能解释得同了。

——为什么那样迫不及待,“确保通过”《物权法》?——“郑必坚项目”(“别担心项目”) +“西太后工程”(“结欢心工程”):“面对这样的共产党,美国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量中华之物力,结美国之欢心”。

——为什么贱卖国有银行,为什么对外国垄断财团毫无防范,任凭其拿住中国的金融要害?——“郑必坚项目”(“别担心项目”) +“西太后工程”(“结欢心工程”):“面对这样的共产党,美国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量中华之物力,结美国之欢心”。

——中国外汇存底已经世界第一,根本不缺外汇。中国财政收入并不寯迫,并不缺钱。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拼命卖经济效益并不差的国企,任凭外资掌握中国的经济技术命脉?——“郑必坚项目”(“别担心项目”) +“西太后工程”(“结欢心工程”):“面对这样的共产党,美国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量中华之物力,结美国之欢心”。

——为什么对西方要求百依百顺,叫人民币升值就升值?——“郑必坚项目”(“别担心项目”) +“西太后工程”(“结欢心工程”):“面对这样的共产党,美国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量中华之物力,结美国之欢心”。

——为什么中国各地有毒有害食品药品坑人事件闹了那么多年也不当回事,屡禁不止,而现在洋人一闹起来立刻雷厉风行大张旗鼓狠抓,而且越是跟洋人有关的抓得越狠?——“郑必坚项目”(“别担心项目”) +“西太后工程”(“结欢心工程”):“面对这样的共产党,美国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量中华之物力,结美国之欢心”。

——为什么不支持保护中国名牌,任凭外国企业收购控制?——“郑必坚项目”(“别担心项目”) +“西太后工程”(“结欢心工程”):“面对这样的共产党,美国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量中华之物力,结美国之欢心”。

——“市场换技术”明明是陷阱,明明行不通,明明损害中国的根本利益,为什么还要强制推行?——“郑必坚项目”(“别担心项目”) +“西太后工程”(“结欢心工程”):“面对这样的共产党,美国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量中华之物力,结美国之欢心”。

——为什么任凭外国“基金会”在中国肆意收买雇佣枪手代理,公开对抗中国政府、干涉中国内政?——“郑必坚项目”(“别担心项目”) +“西太后工程”(“结欢心工程”):“面对这样的共产党,美国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量中华之物力,结美国之欢心”。

——为什么把把党校搬到美国,成立“党校哈佛培训班”,让美国人“代培”中国的共产党的干部?——“郑必坚项目”(“别担心项目”) +“西太后工程”(“结欢心工程”):“面对这样的共产党,美国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量中华之物力,结美国之欢心”。

——为什么任凭“精英”把持一切,任凭“精英”公然宣布“共产党非法”、任凭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精英”对E-MBA学员公然宣布:“我开的这门课就是教你们如何把共产党的东西拿过来变成自己的”这类叫嚣不受任何反击、任凭他们公然鼓吹推翻共产党而不敢反驳、制裁、打击?——“郑必坚项目”(“别担心项目”) +“西太后工程”(“结欢心工程”):“面对这样的共产党,美国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量中华之物力,结美国之欢心”。

——为什么任凭“精英”肆意篡改历史、篡改教科书、诬蔑毛泽东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的一切?——“郑必坚项目”(“别担心项目”) +“西太后工程”(“结欢心工程”):“面对这样的共产党,美国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量中华之物力,结美国之欢心”。

——为什么撤销军博的《抗美援朝战争馆》?——“郑必坚项目”(“别担心项目”) +“西太后工程”(“结欢心工程”):“面对这样的共产党,美国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量中华之物力,结美国之欢心”。

……

撤销军博的《抗美援朝战争馆》的真正含义并不仅仅是改写历史,更关键的是一种政策宣示:彻底排除正面应对美国干涉台湾的任何可能。也就是说,是某些人打算实际放弃台湾的一个不详姿态。

郑必坚规定的“中国共产党在21世纪的走向”是“对外谋求和平,对内谋求和谐,对台海局势谋求和解”——注意:在这里,台湾问题既不属于“对外”,也不属于“对内”,而是“不内不外”,自成一家,不再是纯粹的“中国内政”,而且显然并不打算解决:要用整整一个21世纪来“谋求和解”——不是“解决”,而是“和解”(谁“和解”谁?)这一条实际向全世界交底:第一,主动把台湾问题“国际化”,不将其列为“对内”的范围,不再坚持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政,不再坚持外国不得干预,也不作为“亟待解决”的问题。第二,表明所谓“不放弃武力解决的可能性”是空话,真正的底牌是决不动真格的,即便不是“遥遥无期”“永远丧失”,至少也要在100年之内任其分裂,否则怎么会把“对台海局势谋求和解”列为中国共产党在整整一个21世纪的“走向”呢?

如果当真坚持台湾与大陆的统一,那就必须准备应对各种情况,包括最坏的情况。什么是最坏的情况?台湾公然宣布独立,大陆不得不动武。要动武,就必须准备面对美国的干涉,就必须做好应对美国干涉的准备工作。没有这种准备,所谓不放弃台湾就是假的,是空的,是做戏。物质上准备得如何?军事机密,不知道。知道了也不能讨论。精神上的准备呢?关键的地方没什么可保密的——有没有精神武器,有什么样的精神武器。一旦面对美国的武装干涉,中国军队最有力的精神武器是什么?毛泽东思想。抗美援朝打出来的信心决心。撤销《抗美援朝战争馆》,隐蔽那一段历史,还谈什么精神武器?没有精神武器,还谈何打赢?谈何应对台湾问题的最坏情况?“月晕而风,础润而雨”。就凭这一点就可以断定,有些人虽然整天高喊“决不允许台湾独立”,实际并不当真准备不惜一切制止台独,因为并没有应对最坏情况的真正准备。

不错,出于当前的形势需要有时必须“韬光养晦”,但那只涉及当前,不涉及历史。为了眼前需要而歪曲历史、篡改历史、埋没历史、精神上自毁长城,放下武器,那不是“养晦”,而是“养猪”——精气神全没了,底气全没了,斗志全没了,不是猪是什么?

既拼命宣传“台湾问题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决不允许台独”,又没有真正打算必要时不惜使用武力——这倒底卖的什么药?作戏。

“精英”脱离人民,压迫人民,剥削人民,他们和人民的关系已经起了质的变化,不但再也无法依靠人民群众的信任和拥护应对难关,而且其心目中最大的敌人已经不是外来势力,而是人民群众了。他们整天担心的是被人民群众赶下台,不得不求助于洋人的支持,合伙对付中国老百姓。什么样的支持?第一,别制造经济危机——经济命脉全交给外资控制了,一旦给你制造金融危机、经济危机、经济封锁引发老百姓愤怒大爆发,马上就是政治危机。所以不得不求洋人开恩,别存心跟自己过不去。第二,管住“台独”,特别是陈水扁,别假戏真唱逼自己现原形——“精英”们意识形态一塌糊涂,人品道德一塌糊涂,诚信威望一塌糊涂,对人民毫无凝聚力和吸引力,只能靠民族主义撑着勉强混日子。台湾问题是真假民族主义的试金石。如果公开放弃台湾,那一切民族主义的外衣立刻全部撕烂,很可能立刻引发政治危机。既不敢言弃,又不敢真打,能做的只剩一条:维持现状,不独不统,又独又统,名义上不独,实际上不统,“咬狗不叫,叫狗不咬”,整天在笔墨官司文字游戏上下功夫。一个说:“你敢宣布独我就打。”一个说:“我已经独了。用不着再宣布了。”——如同俩扛头抬扛:一个说:“你敢再骂我就打!”一个说: “我已经骂过了!用不着再骂了!”——如果当真到了非打不可的时候,岂能让诸如“再骂一声”之类废话来决定“打与不打”这等人命关天的大事?那个以“你敢再骂一声”作为“打”的前提条件如同某些保险公司的房产保单:表面上面面俱到,实际上除非邻居家导弹走火砸了房顶,否则永远不赔。即便如此还不放心,惟恐当真碰上导弹走火,所以还要加保险,求美国管住陈水扁之流,千万别弄假成真,来个“我就再宣布一次:从今天起,台独!”万一出现那种局面就麻烦了:置之不理吧,国内老百姓不答应,国际上也太丢面子。当真打吧,哪里敢当真面对美国的干涉?唯一的希望:求美国管住台湾,别把戏演穿帮。正因为如此有求于洋人,所以他们在外国势力面前再也硬不起来,才会不惜一切讨好洋人,才会大搞“郑必坚项目”(“别担心项目”) +“西太后工程”(“结欢心工程”):“面对这样的共产党,美国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量中华之物力,结美国之欢心”。这才是撤销军博《抗美援朝战争馆》的真正原因。

我非常希望能发现确凿的事实,证明我的上述一切推理都是错的。如果当真发现这样的事实,我将如释重负,比其他人更愉快地公开认错,收回观点。然而只要没发现这样的事实,我就不得不正视现实,相信逻辑,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否则就是自欺欺人。

找到推翻上述推理的事实不大容易,但要判断撤消军博《抗美援朝战争馆》一事的背景是否当真如想象的那么严重却不那么难。一看《抗美援朝战争馆》能否及时恢复,二看刘亚洲及其铁杆乔良等的官运如何。如果迅速恢复展览,情况或许尚有回旋余地。如果就这么永远关下去,刘亚洲和乔良又大红大紫,官运亨通,那就足以说明问题了。公然主张“军人有权选择战争”、“卖国就要卖个好价钱”、以“五角大楼最佳公关代表”著名的不但没事,而且还飞黄腾达,这意味着什么难道还有疑问吗?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黎阳
顶端 Posted: 2007-09-09 10:59 | [楼 主]
羊头党
级别: 侠客至尊


精华: 1
发帖: 492
威望: 504 点
红花: 494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15(小时)
注册时间:2008-09-21
最后登录:2011-12-10

 

图片:
Film posters at Taedongmun Cinema
  
  
  

 
 
早改名早好,不要挂羊头卖狗肉。
顶端 Posted: 2009-05-28 03:41 | 1 楼
徐大左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228
威望: 238 点
红花: 228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50(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28
最后登录:2009-07-17

 

卖国!卖国!!
  
  
  

 
 
顶端 Posted: 2009-05-28 09:52 | 2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万象视野
 
 

Total 0.010246(s) query 4, Time now is:04-30 18:56,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