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论当前教育战线上的两条路线斗争[梁效 (1976.03.15)]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论当前教育战线上的两条路线斗争[梁效 (1976.03.15)]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玉岭 2005-08-15 12:12

论当前教育战线上的两条路线斗争

梁效 (1976.03.15)

《人民日报》

   右倾翻案风的鼓吹者在哪些问题上 向无产阶级教育路线进攻

  一九七五年夏季前后,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在社会上刮起了一股右倾翻案风。他代表资产阶级抛出了“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反对以阶级斗争为纲,篡改党的基本路线,否定教育革命、文艺革命,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向社会主义发动猖狂进攻。他们的矛头对着伟大领袖毛主席,对着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对着广大革命群众,妄图搞修正主义,复辟资本主义。教育阵地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搏斗的一条重要战线,文化大革命就是从文化教育阵地开始的,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要否定文化大革命,就首先要从这里打开一个缺口。他们抛出了连篇累牍的奇谈怪论,否定无产阶级教育革命。让我们看看这是些什么货色吧。

  如何看待这几年的教育革命形势?他们说,文化大革命以来,教育革命的方向“总没有解决好”,“大学水平还不如过去的中技高”,“大学生真正象大学生还差得很远”,咒骂现在“教育战线形而上学很猖狂”,简直是一团糟,必须由他们出来“扭”转局面,进行纠“偏”。

  对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的修正主义教育路线怎么估计?他们说那可是个宝贝,“和十七年教育路线对着干的提法是错误的”,应该为它翻案。

  学校的根本性质应该是什么,要培养什么人?他们公然不让提把学校办成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篡改毛主席的教育方针,不准批判“智育第一”、“知识私有”和“读书做官”等修正主义谬论,反对培养“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说什么“就是白专,有一点怕什么?要爱护、赞扬”。在他们看来,上了大学,就不能和工人划等号了,要做工人贵族。他们要把学校重新变成培养资产阶级精神贵族的场所,即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

  对教育战线上的社会主义新生事物持什么态度?他们横加指责,竭力反对从有实践经验的工农兵中招收学生,说“要挑中学生好的直接上大学”,攻击工农兵学员上、管、改“强调过分了”,诬蔑开门办学是“只当劳动力”,反对上海机床厂“七·二一”大学的方向和道路,否定朝阳农学院教育革命的新鲜经验。一句话,对这些新生事物一概反对,必欲扼杀而后快。

  对我国知识分子的状况究竟怎么估计?他们说毛主席《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所作的科学分析已经过时,反对党对知识分子团结、教育、改造的政策,挑拨知识分子同党和工农兵的关系,妄图要知识分子走回头路。

  学校究竟应该由谁来领导?他们攻击这几年教育工作的领导不行,提出“要有热心科学的外行来领导”,妄图否定工人阶级的政治领导,让资产阶级重新夺走教育部门的领导权。

  当前教育战线的主要危险是什么?他们否认修正主义仍然是当前的主要危险,一再鼓吹“这几年最大的危机是不读书”,妄图用“业务台风”刮掉阶级斗争这个纲,取消教育战线反修防修的重大战斗任务。

  把这些修正主义的奇谈怪论加以分析,就清楚地看出,贯串其中的是一条同毛主席革命路线相对抗的修正主义路线。它的实质就是要为十七年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翻案,反对教育革命,反对把学校办成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反对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也就是反对无产阶级在教育领域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这是右倾翻案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代表资产阶级反对无产阶级的修正主义路线的突出表现。为了弄清这条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实质,我们必须对这些奇谈怪论深入地进行分析批判。

  否定文化大革命以来教育战线的大好形势,是为反对教育革命制造舆论

  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教育革命,以雷霆万钧之力,把剥削阶级世代把持的教育阵地搅了个“天地翻覆”。在这场大革命中,一个崭新的无产阶级教育制度,通过各种试验,正在逐步建立。教育战线的社会主义新生事物层出不穷。从来还没有这样的事情:创造世界历史的无产者,第一次用自己长满厚茧的粗壮的双手,把握了培养青年一代的航向。学校为工农敞开了大门。教育同三大革命运动实践血肉相连。一批批大中学校的毕业学生,满怀革命的豪情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到党和人民需要的战斗岗位上去,坚定地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这是一幅多么振奋人心的情景!“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教育革命带来的巨大变化,和文化大革命前教育阵地的状况,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照。

  对于这种大好形势,亿万工农兵和革命师生欢欣鼓舞,而那些刮右倾翻案风的人却把它攻击得一无是处。什么“降低了教育质量”呀,“拖了四个现代化的后腿”呀,他们难道真的在关心教育质量吗?就以农科大学为例,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培养的学生,虽然读了不少书本,但是学农不务农,学农不爱农。现在朝阳农学院等院校培养的学生,学了能扎根农村,大批资本主义,大干社会主义,同广大贫下中农同呼吸共命运,在农业学大寨的运动中作出了优异成绩。对此,奇谈怪论的制造者却说水平低。可见,他们满口的“文化”,“质量”,都不过是否定教育革命的借口罢了。

  文化大革命结束了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工人阶级占领了学校,开始在教育领域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的专政,有力地保证了毛主席革命路线的贯彻执行。工农兵学员肩负着阶级重托,上大学,管大学,用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改造大学,成为无产阶级在教育战线的一支生力军;开门办学使师生和学校各项工作时时处于广大工农兵群众的监督和关怀之下,大大增强了无产阶级改造教育阵地的力量;广大教师队伍在工人阶级的领导和工农兵群众的再教育下,增强了改造世界观的自觉性;教学内容、教学方法和学校体制,在批判资产阶级的斗争中正在深刻地改造。教育阵地上阶级力量的对比,发生了有利于无产阶级的巨大变化。这就是今天教育战线“旧貌变新颜”的大好形势的本质所在,也是那些刮右倾翻案风的人,那么加以仇视的原因。

  把革命形势描绘成一团漆黑,是反动派历来否定革命的一种手法。孔老二攻击奴隶阶级和新兴地主阶级反对奴隶主的革命形势是“天下无道”,彭德怀攻击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是“得不偿失”。一九六一年前后,刘少奇一伙对一九五八年的教育革命进行反攻倒算时,也疯狂叫嚷这是“乱、糟、偏”,“降低了教育质量”。今天,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又拣起这个破烂武器,反对无产阶级教育革命。然而,螳臂岂能当车,实见其不自量而已。

  对十七年的教育怎么估计,实质是对旧学校要不要根本改造的问题

  问题还是出在对文化大革命前的十七年的教育如何估计上。现在,刮右倾翻案风的人已不再公开说国民党办的学校不要改造了。他们说,十七年的学校都是好的,是已经改造了的社会主义学校,它培养出许多为社会主义服务的人才,怎么能否定和批判呢?

  这是欺人的谎言!

  解放后,我们从旧社会接收了帝国主义、国民党和地主资产阶级办的学校。在文化大革命前的十七年里有没有变化?从形式上看,是变了,我们派了一些人去领导学校,学生成分和课程内容也有了一些变化。但是,学校的性质并没有根本改变。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没有得到贯彻,还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学校。用简单的话说,就是资产阶级专了我们的政。造成这种状况的罪魁祸首,是刘少奇一伙党内走资派和他们推行的那条修正主义路线。

  毛主席一贯重视教育领域的革命,解放初期就提出要以老解放区的教育经验为基础,“有步骤地谨慎地进行旧有学校教育事业和旧有社会文化事业的改革工作”。在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实现之后,毛主席又进一步为我们规定了无产阶级的教育方针,提出了“教育要革命”的一系列极为重要的指示。毛主席的教育革命路线,是用无产阶级的面貌彻底改造旧学校的路线,是一条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路线。

  但是刘少奇一伙顽固对抗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提出了一条教育“应按过去办法,基本照旧,加以若干改良”的修正主义路线。也就是说,在不触动国民党教育制度的根本的基础上,再加上一些修正主义的内容,把我国的教育变成封、资、修的混合物。在刘少奇一伙的把持下,这条黑线在教育界统治达十七年之久。他们把教育大权拱手奉送给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实行资产阶级的党阀和学阀的联合专政。他们让少数资产阶级“权威”垄断学术讲坛,肆无忌惮地为复辟资本主义制造舆论,毒害青年。他们在文学艺术中宣扬地主资产阶级人性论,哲学中宣扬唯心论、合二而一论和阶级斗争熄灭论,历史学中宣扬帝王将相创造历史的英雄史观和让步政策论,自然科学中鼓吹“超政治”、“超阶级”的思想和各种唯心论和形而上学的观点。反动的孔孟之道和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思想,在学校中到处泛滥,构成了修正主义路线统治学校的思想支柱。

  在修正主义路线的统治下,学校不是为无产阶级而是为资产阶级培养接班人。它用“智育第一”、“知识私有”、“成名成家”、“读书做官”等种种地主资产阶级思想腐蚀青年,引诱他们走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道路。即令是工农子弟,经过长期的潜移默化,也有一些人程度不等地丧失了原有的阶级感情,逐步接受资产阶级世界观,被资产阶级奴化。

  这些触目惊心的事实,是对十七年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有力控诉,是十七年旧学校没有得到根本改造的铁证。

  从旧学校出来的学生,多数或大多数是好的,有的还有所发明创造。但这不是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什么功劳。每个有切身体会的人都很明白,他们之所以能为社会主义做出一些贡献,正是由于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接受工农兵的再教育,批判旧教育所给予的资产阶级思想影响,走与工农兵相结合的道路的结果;是离开旧学校以后,在参加三大革命运动的实践中,重新学习的结果。越是革命向前进,就越感到改造世界观的必要,就越加痛恨旧教育的毒害,这正是受过旧教育的广大知识分子的共同心声。

  毛主席最近指出:“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这告诉我们,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主要矛盾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主要危险是修正主义,革命的对象是资产阶级,重点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的教育仍然是资产阶级的,其主要原因就在于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推行一条修正主义的路线,把持了教育部门的领导权。今天,刮右倾翻案风的人如此猖狂地要倒退,要复辟,清楚地说明走资派还在走。这种现象难道是我们能够容忍的吗?

  要不要把学校改造成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是两条教育路线斗争的根本问题

  教育界刮右倾翻案风的人为什么那么仇视教育革命,肆意攻击大好形势?为什么那么美化十七年的修正主义教育路线,为它翻案?从根本上说,就是因为今天在教育这块阵地上,无产阶级开始实现了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学校正在被改造成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因此,要害还是一个谁专谁的政、学校为哪个阶级的政治服务的问题。

  在有阶级的社会里,教育作为上层建筑的一部分,从来都是属于一定的阶级,属于一定的政治路线的,都是阶级专政的工具。两千多年前孔老二办私学,就是为了宣扬“克己复礼”,培养维护和复辟奴隶主专政的门徒。资产阶级办教育,是为了替资产阶级培养各种统治人才和训练恭顺的奴仆。从来没有不为一定阶级服务的教育。在社会主义历史时期,学校不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就是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在这个问题上,难道还会有什么别的答案吗?

  无产阶级担负着人类历史上空前未有的改造旧世界的任务,要消灭一切阶级差别,“造成使资产阶级既不能存在,也不能再产生的条件”。这就必须靠许多代人坚持长时期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才能办到。要改造世界,最重要的就是改造人,培养人,因为世界正是靠人来改造的。为此,无产阶级必须占领教育这块阵地,作为对资产阶级专政的一个重要方面,用它来宣传无产阶级的世界观,批判资产阶级和修正主义的思想,培养一代又一代能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的革命事业接班人。列宁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认为教育是无产阶级专政的一个更为重要的工具,教育革命是一个把一九一七年十月革命开始的事业进行到底的大问题。实践证明,教育革命对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巩固,关系极大。苏联由于没有坚持列宁的教育革命路线,学校成了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资产阶级可以通过学校培养他们的接班人,这些人可以通过学校这个阶梯,进入上层建筑各个领域包括政府的各个部门掌权,使红旗落地,国家改变颜色。这个教训是无产阶级必须深刻记取的。

  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总结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进一步发展了列宁关于教育革命的思想,从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的伟大任务出发,指出:“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必须同生产劳动相结合”,“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这个教育方针,全面深刻地体现了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要求,进一步阐明了学校作为无产阶级专政工具的作用。

  教育界奇谈怪论的制造者,攻击我们没有全面贯彻执行党的教育方针,似乎他们最“全面”。这不过是用一种折中主义的诡辩手法来骗人。他们篡改党的教育方针,反对把有社会主义觉悟放在首要地位,反对培养普通劳动者,把“有文化”这一点变成主要的东西,大肆鼓吹“智育第一”。

  搞“智育第一”,是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一个突出表现。他们说,“不要不加分析地批‘智育第一’”。但是请问,“智育”什么时候“第一”过呢?不是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智育,就是为资产阶级政治服务的智育。所谓“智育第一”,不过是资产阶级和修正主义者抹煞教育的阶级性,否定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加紧资产阶级反对无产阶级的一个手段罢了。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公然鼓吹“白专”道路,就道出了他们宣扬“智育第一”的资产阶级实质。

  他们攻击无产阶级的教育“不讲学文化”,无非是说现在学生读的书本不如旧学校多。在他们看来,学习马克思主义革命理论,上好阶级斗争这门主课,对旧学校进行批判改造,开门办学,联系实际地学习对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有用的文化科学知识,都不算学文化,而叫做“苛捐杂税”和“不务正业”。这就说明他们主张学的“文化”,正如列宁早已揭露过的那样,是“九分无用一分歪曲了的知识”,是浸透着资产阶级世界观毒汁的文化。

  他们认为大学的任务只能是培养干部、科学家,说什么现在大学“就是培养工人农民,这样学校就取消了”,公然反对批判“读书做官”,反对培养普通劳动者。这就暴露了他们要扩大资产阶级法权和三大差别的真面目,说明他们要培养的所谓“干部”、“科学家”,正是那种以知识为资本,凌驾于工农之上的资产阶级精神贵族。刮右倾翻案风的人看不起劳动人民,自以为高人一等,其实是最蠢的。“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则往往是幼稚可笑的”。这个马克思主义的真理,被他们完全抛到了九霄云外。

  这就是他们在名为“全面贯彻”,实质是全面篡改党的教育方针的口号下所制定的修正主义教育方针。很清楚,他们要办的学校,正是不折不扣的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

  毛主席指出:“列宁为什么说对资产阶级专政,这个问题要搞清楚。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就会变修正主义。”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是我们进行教育革命和一切工作的根本指导思想。离开了它来谈什么教育,就必然要迷失方向,走到修正主义的斜路上去。“学校应当成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列宁的这一指示,用最简洁、鲜明和准确的语言,概括了无产阶级教育革命的根本任务,阐明了我们学校的根本性质。承认不承认列宁的这个论断,是教育战线上区别真假马克思主义路线的试金石。教育战线修正主义奇谈怪论的鼓吹者公然不让提列宁的这一论断,说明他们背叛了无产阶级专政。

  一场群众性的教育革命大辩论正在全国蓬勃展开。不坚决回击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向毛主席革命路线发动的猖狂进攻,教育革命就不能前进。只要阶级斗争还存在,资产阶级和它在党内的代表人物还会利用教育这个阵地,为他们复辟资本主义服务。教育这块阵地,无产阶级要占领它,把它完全改造过来,是不容易的,需要进行长期的斗争。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只要我们始终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就一定能够把我们已经开始的事业进行到底,直到完全的胜利。



查看完整版本: [-- 论当前教育战线上的两条路线斗争[梁效 (1976.03.15)]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2027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