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韓國勞動者詩人朴勞解的詩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时代歌谣 -> 韓國勞動者詩人朴勞解的詩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挂羊头的GCD 2007-11-10 04:58
宇文芹


  研究韓國工運的學者具海根在《韓國工人》一書中指出,80年代韓國進步文學的主導趨勢是由「面向民眾的文學」,向「民眾領導的文學」轉變。尤其重要的是工人階級文學興起,並成長為獨立的流派,這可說是工人階級文化不斷成熟的表徵。工人作家、作品增多,成熟程度提高,使得工人文學在由知識份子、專業者主導的「民眾文學」中不再居於從屬地位。工人文學是對民眾文學的反省,因為「民眾」文學這個概念過於寬泛、含糊,不能解釋工人的工作和社會關係。工人階級文學的崛起,也刺激知識份子用更批評的態度來看待暴露出「小市民」、「小資產階級」精神狀態的民眾文學。

  在眾多工人作家中,朴勞解是最有名、最傑出者之一。不懂韓文的我,僅能掌握關於朴勞解極為有限的資料,在這裡做一點簡單的介紹,希望有人能做校正與補充。

  朴勞解(《韓國工人》一書中譯成朴老海,其實「勞解」兩字當然就是勞動解放的意思),原名朴基平(音譯),1956年出生於韓國南部的全羅南道。15歲時前往首爾擔任技術工人,並逐漸成為一個社會主義者和有名的勞動者詩人,1986出版了詩集《勞動的清晨》。大陸研究朝鮮—韓國現代文學的學者曾指出:

「他的詩以勞動現實中的具體體驗為基礎,出色地描述勞動者的絕望、哀愁、憤怒和怨恨。因為他的詩作中表現出的怨恨和異化感等都來自勞動者的現實生活,所以他的作品給現存詩壇帶來巨大的衝擊」


「朴勞解的詩歌始終貫穿著對生存強烈的熱愛。無論如何踐踏,都不會喪失的生存欲望和生命力,只有在勞動者的現實生活中才能夠體驗得到。統治階級所要剝奪的正是這種強烈的生存欲望和堅強的生命力。所以詩人才更加憤怒」

朴勞解也是一位革命者,是1989年成立的韓國社會主義勞動者聯盟(社勞盟Sanomaeng)的重要成員。社勞盟的思想淵源是80年代「韓國社會結構體論爭」中的「民族民主革命論」派(NDR)。此派認為韓國社會是「新殖民地壟斷資本主義社會」,韓國社會的主要矛盾是「以帝國主義與壟斷資本為基礎的軍事法西斯勢力與民眾間的矛盾」,而變革運動的主導勢力應是工農大眾和貧民,進步青年應扮演先驅者角色,主張當時的運動階段處於「反帝反法西斯鬥爭」階段。

由於韓國政府對左翼勢力的壓制,社勞盟處於地下狀態,但據說曾有數千成員。1990年起,韓國國家安全企畫部(ANSP)對社勞盟進行鎮壓,情治單位視社勞盟為「反國家組織」。作為領導成員的朴勞解也在1991年3月(根據大赦國際報導)被逮捕,遭到凌虐,並判處無期徒刑,前後拘禁了七年,在1998年由當時金大中總統特赦出獄。


下面轉刊《韓國工人》一書中介紹的朴勞解的一首詩〈也許〉:


也許


也許我是一架機器,

一刻不停地焊接著

被傳送帶推過來的零件,

如機器人一般重複著千篇一律的動作。

也許我已經成了一架機器。


也許我們是養雞場的雞,

縛在雞架上排成整齊的一列,

在昏暗燈光下按節奏拍打翅膀,

音樂節奏越快,我們下蛋越多。

也許我們已經變成沒了精氣

再也不能下蛋的病雞。

也許我們已經成了,

只配送進肯德基伙房的雞。


這樣活著多麼乏味,

瘦弱的貞順哭著走向酒吧。

英男患了胃病痛苦萬分,

他已經成了病雞,不得不返回荒涼的故里。

載心發奮唸了三年夜校,原想爬上經理寶座,

結果卻撕碎了畢業證書。

也許我們都是套上軛頭的牲口。


他們,

也許是吞噬雞蛋的

一伙強盜!

也許他們是

把人變成機器,

變成消費品,

變成商品的

一伙道貌岸然的合法強盜!


那慈祥的微笑,

那高雅的修養,

那富足燦爛的光輝,

也許本應屬於我們!

他們在我們的血和淚、絕望和痛苦之上,

把我們的歡笑、我們的高雅和光輝

洗劫一空。

也許他們就是一幫吸血鬼!

http://blog.yam.com/leftist/article/5782966


查看完整版本: [-- 韓國勞動者詩人朴勞解的詩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0520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