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在同党内资产阶级斗争中占领和改造上层建筑[梁效 (1976.07.27)]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在同党内资产阶级斗争中占领和改造上层建筑[梁效 (1976.07.27)]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玉岭 2005-08-15 17:13

在同党内资产阶级斗争中占领和改造上层建筑

梁效 (1976.07.27)

《人民日报》

  八年前,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指示,工人阶级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乘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强劲东风,浩浩荡荡地开进了长期被剥削阶级垄断的文化教育阵地,揭开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新篇章。

  工人阶级登上上层建筑斗、批、改政治舞台的八年,是战斗的八年,胜利的八年。在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指引下,工人阶级领导革命师生批判资产阶级,批判修正主义,破旧立新,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在上层建筑各个领域,社会主义新生事物如雨后春笋,茁壮成长。文化教育阵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恩格斯指出:“任何一个真正革命都是社会革命,因为它使新阶级占居统治地位并且让它有可能按照自己的面貌来改造社会。”(《流亡者文献》,《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620页)按照自己的面貌改造整个社会,其中包括改造旧的上层建筑,这是历史赋予无产阶级的伟大使命。由于在社会主义历史时期,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所以在改造整个上层建筑的过程中,无产阶级同党内资产阶级的斗争,就成为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斗争的焦点。“不斗争就不能进步。”回顾八年来的战斗历程,总结文化大革命前的历史经验,我们年年斗,月月斗,天天斗,尽管斗争内容十分复杂,斗争形式经常变化,但主要的正是和走资派作斗争。

  走资派是旧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代表者,也是一切腐朽思想文化的维护者。在工人阶级开进文化教育等上层建筑领域之前,反对按照无产阶级面貌改造上层建筑的主要力量,首先来自党内资产阶级。

  为什么一九五八年大跃进中出现的教育革命会被扼杀?为什么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长期统治我们的学校,文化教育阵地,工人阶级就是进不去,攻不动?

  这个根子就在党内资产阶级身上。刘少奇资产阶级司令部,有一段时间不仅控制了党权和许多地方的权,而且把叛徒、死党和走资派安插在文化教育的领导岗位上,控制了文化宣传大权,反对社会主义改造。刘少奇垮台以后,林彪又跳出来同无产阶级进行较量。文化大革命中,打倒了刘少奇资产阶级司令部,排除了林彪一伙的破坏和干扰,工人阶级才登上了上层建筑斗、批、改的舞台。

  但是,斗争并没有结束。工人阶级进驻上层建筑领域以后,能不能站得住,能不能将它彻底改造过来,还要进行激烈的占领与反占领,改造与反改造,夺权与反夺权的斗争。资产阶级是不甘心失败的。它们以十倍的疯狂、百倍增长的仇恨,向无产阶级反扑,妄图夺回其失去的世袭领地。这种疯狂反扑,带有极其鲜明的反攻倒算的性质。反攻倒算的主要力量,还是党内资产阶级。

  文化教育阵地是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旧的剥削阶级观念根深蒂固。这种状况必须改变,也是能够改变的。问题的关键在于领导权掌握在哪个阶级手里,推行一条什么样的路线。经验证明,对于旧学校出来的知识分子,可以进行再教育,对于剥削阶级的传统观念,可以发动群众批判;而能够同无产阶级争夺领导权、改变党的路线的,是党内资产阶级。党内的走资派既有权又有画皮,对于非党知识分子,他们是党员,对于普通党员,他们处于领导地位;而在工宣队面前,他们又往往装扮成“行家”、“里手”。特别是修正主义路线的头子,他们窃取了很大一部分权力,能够盗用党的名义,能够制定一条修正主义路线,并通过合法的组织形式,强力推行这条路线。事情很明显,不依靠机会主义路线头子挂帅,不依靠走资派亲自出马,那些顽固坚持反动立场的知识分子,仅仅凭自己的力量,要想把工人阶级赶出学校,扭转教育革命的大方向,是不容易办到的。邓小平上台以后,抛出“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大刮右倾翻案风的所作所为,极其鲜明地证明了党内资产阶级在翻案复辟活动中的突出作用。

  为了把工人阶级赶走,邓小平极力污蔑上层建筑领域革命的大好形势,攻击教育革命,胡说什么教育部门发生了“危机”。在他的指使和怂恿下,教育界也刮起了右倾翻案风。他们叫喊:工人阶级把教育搞糟了。这完全是颠倒黑白。在工人阶级领导下,教育阵地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形势大好,很有希望。全国许许多多的先进单位且不说,仅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的情况就非常典型而雄辩地说明了这个问题。两校的同志们说:“文化大革命前,清华、北大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独霸的一统天下,走资派把持了学校的领导权,推行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实行教授治校,资产阶级专了无产阶级的政;现在是工人阶级领导学校,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带领师生员工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狠抓阶级斗争,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昔日封、资、修盘根错节的顽固堡垒,今天正在改造成为无产阶级专政的有力工具。”“过去培养高踞于劳动人民头上的精神贵族,现在全面落实毛主席的教育方针,培养和工农划等号的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过去十七年两校毕业十几万学生,没有一个去当工人、农民的。今天,工农兵学员纷纷要求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自觉限制资产阶级法权,做缩小三大差别的促进派,以实际行动同拚命强化、扩大资产阶级法权的邓小平对着干。”邓小平对教育战线生机盎然的革命形势蓄意歪曲,完全出于他要向工人阶级反攻倒算的政治需要。

  为了把工人阶级赶走,邓小平居心叵测地制造谣言,挑动知识分子反对工人阶级的领导;与此同时,他们又攻击进驻上层建筑的工宣队“不懂行”“不热心”。这一切,不是充分暴露了邓小平妄图赶走工人阶级,恢复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一统天下的险恶用心吗?

  什么“不懂行”“不热心”!按照无产阶级面貌来改造上层建筑,最懂行、最热心的是工人阶级。几年来,广大工宣队员深入教育革命第一线,在实践中逐步熟悉了教育革命的内容,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而走资派对上层建筑领域的革命,却是格格不入,拚命反对。邓小平自己就是个不读书,不懂马列,不接触群众,不深入实际的大党阀。那些窃踞文教阵地的走资派也只懂得搞修正主义那一套,他们所热心的也只是搞翻案,搞复辟。

  为了把工人阶级赶走,邓小平还采取十分卑劣的手段,指使人写诬告信,丑化和攻击清华大学的工宣队,把矛头指向伟大领袖毛主席。毛主席洞察一切,一针见血地指出:“清华所涉及的问题不是孤立的,是当前两条路线斗争的反映。”毛主席及时抓住战机,又一次以文教阵地为突破口,亲自发动和领导了批判邓小平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反击右倾翻案风的伟大斗争。

  邓小平如此仇视工人阶级的领导,仇视工人阶级占领上层建筑,并不奇怪。毛主席指出:“官僚主义者阶级与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是两个尖锐对立的阶级。”“这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领导人,是已经变成或者正在变成吸工人血的资产阶级分子,他们对社会主义革命的必要性怎么会认识足呢?这些人是斗争对象,革命对象,社教运动绝对不能依靠他们。”无产阶级在上层建筑领域进行革命,从根本上损害了党内资产阶级的利益,因而必然遭到他们的拚死反抗。

  走资派还在走,这是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长期存在的社会现象,斗垮了一批,还会出现一批。曾经犯过走资派错误的,其中有些人还会反复。这种状况,在文化教育阵地表现得更加突出。这不仅因为在这个领域,资产阶级和修正主义的思想影响很深,资产阶级法权的存在也很严重,有着比较肥沃的土壤和条件,而且因为这是一个重要的舆论阵地。资产阶级在丧失政权和生产资料以后,更要拚命抓意识形态,抓文化教育,同无产阶级争夺思想阵地,把它作为进行反革命复辟的桥头堡。在邓小平大刮右倾翻案风中,教育等部门的走资派,摇旗呐喊,推波助澜,作了充分的表演,不是很发人深省吗?

  正因为走资派还在走,无产阶级就必须长期战斗。“工人宣传队要在学校中长期留下去,参加学校中全部斗、批、改任务,并且永远领导学校。”毛主席的这个重要指示,指出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工人阶级要永远占领文化教育阵地,把领导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为此,工人阶级必须研究走资派活动的规律,研究他们的策略,特别是研究意识形态领域走资派活动的特点,总结同他们斗争的经验,率领和团结广大革命群众、革命干部,同他们进行长期的、反复的斗争。

  按照无产阶级面貌改造文化教育阵地,比夺取政权、改变所有制,要困难得多,复杂得多。进驻上层建筑的工宣队员,要不辜负阶级的重托,完成这个伟大历史使命,必须在斗争中认真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不断改造自己的世界观。毛主席指出:“工人阶级要在阶级斗争中和向自然界的斗争中改造整个社会,同时也就改造自己。工人阶级必须在工作中不断学习,逐步克服自己的缺点,永远也不能停止。”不注意思想改造,有些人也会变坏的。全国胜利之后,也曾经有一些出身很好,经过革命战争锻炼的干部,派到文化教育单位工作,其中有些人屈服于资产阶级、修正主义的压力,欣赏和追求资产阶级法权,变成了投降派、走资派。这个教训,很值得注意。

  我们是辩证唯物主义者。我们坚定地相信,不管斗争多么复杂,道路多么曲折,工人阶级一定能实现《共产党宣言》中提出的两个决裂的伟大号召,把文化教育阵地改造过来。



查看完整版本: [-- 在同党内资产阶级斗争中占领和改造上层建筑[梁效 (1976.07.27)]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1140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