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论总纲》和克己复礼 [梁效 (1976.10.07)]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论总纲》和克己复礼 [梁效 (1976.10.07)]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玉岭 2005-08-15 17:14

《论总纲》和克己复礼

梁效 (1976.10.07)

《人民日报》

  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中,毛主席又一次教导我们:要批孔。今天,当我们沉痛悼念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的时候,我们要更加深入领会和坚决执行这一重要指示,要弄清邓小平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同孔孟之道一脉相承的本质联系,把批邓和批孔结合起来,把当前这场路线斗争进行到底。

  毛主席亲自发动的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伟大斗争,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运动的继续和深入。在批林批孔中,我们紧紧抓住林彪效法孔老二克己复礼这个要害,深入批判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有力地打击了党内资产阶级的复辟阴谋,巩固和发展了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反修必须批孔。广大群众在这场斗争中取得的这一革命经验,是十分宝贵的。

  党内资产阶级对批林批孔一直心怀鬼胎,非常害怕,极力加以阻挠破坏。林彪要克己复礼,开倒车,反对文化大革命,说的就是党内资产阶级的心里话。批林一开始,党内资产阶级就大耍阴谋诡计,想方设法要把林彪的极右路线说成是什么“极左”,企图转移斗争大方向,把批林这场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颠倒过来,变成走资派对文化大革命的反攻倒算。伟大的批林批孔运动彻底揭穿了林彪同反动的孔孟之道的血缘关系,不仅使林彪的极右面目暴露无遗,挫败了走资派转移斗争大方向的阴谋,而且深挖了修正主义的一个重要思想根源,使党内资产阶级更加惶惶不安,痛心疾首。于是,他们就疯狂地捣乱,造谣言,放暗箭,诬蔑批林批孔运动,反对研究儒法斗争和整个阶级斗争的历史经验。邓小平授意炮制的《论总纲》,就明白地流露出了党内资产阶级的这种恐惧与仇视的心理。它恶狠狠地攻击革命干部和革命群众“同那些反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敌人同流合污,串通一气”,“长期纠缠于……所谓‘儒家’和‘法家’的斗争”,是什么“资产阶级极端个人主义”,并扬言要这些人“悬崖勒马,立即回头”,否则就要以“反革命”论处。好一副气势汹汹的架势!但是,这种恐吓和辱骂,只不过暴露他们毫无真理而已。人们要问:为什么自称反对“袭用林彪老谱”的好汉,在《论总纲》的洋洋万言里,对林彪要克己复礼这件事竟连一句批判的话也没有,却对广大群众批林批孔、研究儒法斗争的历史经验如此仇恨,视为大逆不道呢?对待批林批孔的态度,就象一面镜子,照出了邓小平为代表的走资派继承孔丘和林彪的衣钵的真面目。正是在反对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运动的反动思想指导下,一小撮反革命分子跑到天安门广场,吹捧邓小平,狂叫反对“秦皇”,要掀起什么“孔孟人民风暴”,制造了一场矛头直指伟大领袖毛主席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反革命暴乱。这就进一步说明,邓小平和《论总纲》的炮制者反对研究儒法斗争的历史经验,是要为林彪和孔丘翻案;所谓反对“长期纠缠”,就是反对无产阶级普及、深入、持久地批修批孔。这一切,正是为了他自己“袭用林彪老谱”,继续克己复礼的反革命需要。

  《论总纲》里集中反映的邓小平的修正主义纲领,正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克己复礼的反动纲领。字面上,它并没有引用多少孔孟的话,而是引了很多革命导师的语录——这种装饰,对于反动派,在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之后,是更必要了——;骨子里,按孔丘的克己复礼信条办事,则更完整、更加系统化。《论总纲》具有很大的欺骗性,是一个比《“571工程”纪要》更加精致的宣扬克己复礼反动纲领的标本。

  党内资产阶级一些人称邓小平是精明强干的有经验的实干家,不是偶然的。他早就同刘少奇一起举起了修正主义黑旗,同党内外资产阶级势力有着长期的多方面的深刻联系,对资本主义制度之“礼”颇为熟悉,在全面推行修正主义路线方面,颇有“经验”。这种 “经验”具有配套成龙的特色,成为邓小平克己复礼的资本。

  以克己复礼为己任的孔丘,他最高的理想是恢复西周奴隶制的“礼”,要一切都按“礼”的规定来办事。因此,“好礼”、“学礼”、“知礼”,就成为他自己和他教育门徒的首要任务。他一辈子钻研周礼,并告诫他儿子孔鲤说:“不学礼,无以立。”在这个思想指导下,儒家之徒成了一批钻故纸堆的知“礼”专家。他们对奴隶制的“礼”进行了反复的整理、加工,编纂了《周礼》、《仪礼》、《礼记》这三大部经书,对“礼”从理论上加以论证发挥,从政治、经济、道德以至人们日常生活起居等各方面,把一整套奴隶制的典章制度加以系统化,把人与人的尊卑贵贱的等级关系来了个滴水不漏的详尽规定。这些货色虽然极其腐朽繁琐和反动,却为孔孟之徒视为无上的珍宝。因为它正是复辟倒退的依据,是从一切方面贯彻克己复礼、对人们“约之以礼”的绳索和罗网。在这方面,邓小平深得孔门心传。他多年来总是极力组织走资派和各方面的资本主义势力,下功夫钻研资本主义制度之“礼”,搞出了不少套套。人们还清楚地记得,一九六一年至一九六二年,他在同刘少奇一起大反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的时候,就抛出过一大批这一类的东西,例如修正主义的工业条例就是其中之一。这种东西的性质,邓小平当时就说过。他说:这种条例“要有针对性,就是为了专门治乱的。”自孔丘以来,一切反动派不是都把革命和前进的事业叫做“乱”,要用“礼”来“治乱”吗?邓小平也正是这样的。这次他又搞出《论总纲》、《汇报提纲》、《条例》等等东西,作为“治”文化大革命之“乱”的反动武器。在对复辟资本主义制度之“礼”颇有研究、颇有运用“经验”这一方面,邓小平的确算个行家。

  邓小平授意炮制的《论总纲》,其克己复礼的核心,是裹在几层包装之中的。要使它现出原形,就要剥开皮来看。

  《论总纲》宣扬“三项指示为纲”,并让它围绕着“四个现代化”去转。这就一下子把毛主席关于阶级斗争是纲的一贯教导,给扔到九霄云外去了。这种偷天换日的鬼把戏,正是林彪惯用的“打着毛主席的旗号反对毛主席”的“阴阳法”。邓小平反对阶级斗争这个纲,是为了保护党内外资产阶级,复辟资本主义。这正象孔丘一样,大叫“仁者爱人”,是为了保护奴隶主贵族,复奴隶制度之“礼”,即所谓“克己复礼为仁”。

  毛主席关于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指示,教导全国人民要知道林彪一类党内走资派上台搞资本主义制度的危险;着重分析了这个危险的重要经济基础是资产阶级法权的存在,强调了限制资产阶级法权是无产阶级专政的伟大任务。毛主席的光辉指示,击中了邓小平一类走资派的要害。于是,《论总纲》就在论述这个指示的名义下极力加以篡改。它发了长篇议论,却绝口不提毛主席指示中关于限制资产阶级法权这个主要内容,更不提走资派上台搞资本主义制度的危险,相反,它另外提出了一个所谓“反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敌人”的概念来,说什么“他们打着反修正主义的旗号搞修正主义,打着反复辟的旗号搞复辟”,矛头指向坚持毛主席革命路线的革命干部和革命群众,指向反潮流这个马克思主义原则,凶相毕露地宣布要作“你死我活的斗争”,要“把领导权夺回来”。人们要知道党内资产阶级效法孔老二克己复礼的阶级实质和主要内容吗?这里就是答案!孔老二要复礼,最根本的就是要复辟奴隶主贵族的统治,保住他们赖以生存的经济基础井田制,镇压奴隶和新兴地主的“犯上”行为;而邓小平要复礼,最根本的就是要保护党内走资派这些“大官”们的权力、地位和利益,强化和扩大他们赖以生存的经济基础——资产阶级法权,镇压无产阶级反对修正主义潮流的斗争,复辟资本主义。 “安定团结不是不要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团结之可贵,就在于它是战胜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力量保证。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始终把矛头对准党内走资派及其推行的修正主义路线,粉碎了刘少奇、林彪两个反党集团搞分裂的阴谋,极大地增强了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在毛主席革命路线基础上的革命大团结。对此,《论总纲》在讲“安定团结”的时候一字不提。相反,却大肆诬蔑和攻击文化大革命这场伟大的阶级斗争是什么“颠倒敌我”,是什么“‘争名于朝,争利于市’之徒”为了“争权夺利”,“把党的好干部和先进模范人物打下台”了。《论总纲》不准人们批判“中庸之道”,说什么这是“破坏工人阶级团结的做法”。难道工人阶级的团结不是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反而要靠孔孟的“中庸之道”么?这就又一次暴露出邓小平克己复礼的丑恶嘴脸。孔老二说过,“礼之用,和为贵”;又说,“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论总纲》唱的正是这个调:让我们为了复辟资本主义的“礼”而和和气气、停止斗争吧!谁这样做,就是“党性强、作风好、能团结人”的“君子”。如若不然,还要反潮流,反对“中庸之道”,那就是“破坏团结”的“小人”,就得向你兴师问罪!

  一切为了“四个现代化”,是邓小平搞克己复礼,复辟资本主义的一个主要口号。《论总纲》为了掩盖这一口号的反动实质,并向无产阶级进攻,竟然歪曲引用毛主席批判儒家“正其谊(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的语录,攻击党和革命人民“只讲政治,不讲经济,只讲革命,不讲生产”,“中孔孟之道的……毒很深”。言外之意是:儒家不是主张“正谊”、“明道”,反对计较“功”“利”的吗?谁主张无产阶级的政治挂帅、思想领先,反对业务第一、利润挂帅,谁就是儒家!这正是修正主义者一贯采用的颠倒黑白、胡搅蛮缠、倒打一耙的卑劣手法。孔孟抽象地讲所谓“道”、“义”,标榜重义轻利,实际上不过是要否定劳动人民的利益,反对法家发展新兴地主阶级的利益,而在“道”、“义”的好听名义下去维护和复辟反动没落阶级的利益。在这里,《论总纲》所讲的表面上似乎与儒家不同,实际上却完全一致。大讲什么“一切为了现代化”,而不讲什么样的“现代化”,其实讲的就是资本主义的“道”、“义”,就是为资产阶级立“功”谋“利”。在《论总纲》里,开出了一个发展国民经济的药方,即加强所谓的“不但资本主义社会是这样,社会主义社会是这样,将来的共产主义社会也还是这样”的“严格的规章制度”。这种规章制度的核心叫做“责任制”,即“每个干部、工人、技术人员,都要有明确的职责”。在这里,限制资产阶级法权,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参加管理,统统不见了。而“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这种孔孟之道的礼治,几千年剥削阶级人压迫人的制度,资本主义雇佣劳动的管理制度,则被当作了发展生产的永恒规律,要恢复和强化起来。可见,邓小平的“一切为了现代化”,不过是官僚主义者阶级用以压迫、剥削工人和贫下中农,复辟资本主义雇佣劳动奴隶制的借口罢了。

  《论总纲》是一篇党内资产阶级克己复礼的代表作。这部反面教材清楚说明,邓小平一类的“礼”,是反映党内外新老资产阶级利益并为它服务的上层建筑。他们要全面恢复和强化这些资本主义的“礼”,并强制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服从,即“约之以礼”,达到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制度的目的。

  历史告诉我们,任何一个反动没落的阶级在他们行将灭亡的时候,总是要以十倍的努力,疯狂的热情,百倍的仇恨,向革命阶级进行反扑的。为此,他们一定要制定一个复辟的纲领作为一面公开的旗帜,以便制造舆论,纠集队伍,作最后的挣扎。“克己复礼”是孔丘在我国阶级社会中第一次社会大变动时期,代表反动没落阶级制定的复辟纲领。它深刻地反映了这个阶级的复辟愿望和要求,也概括了这个阶级的种种反革命策略,因此,具有极大的典型意义,成为后来历代反动派效法的榜样。社会主义时期是人类由阶级社会向无阶级社会过渡的最伟大的变革时期。这个时期的反动没落阶级就是资产阶级,最主要的是共产党内的资产阶级。“走资派还在走”,他们必然地还要同我们作长期的斗争。他们要复辟,必然要沿袭孔丘克己复礼的老谱。刘少奇、林彪是这样,邓小平也是这样。因此,继续深入批孔,批判克己复礼,不仅为当前批邓所必需,也是我们今后反修防修的长期战斗任务。

  我们的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逝世了。我们一定要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化悲痛为力量。我们一定要继承毛主席的遗志,在同党内资产阶级进行长期斗争中,把批孔的战斗进行到底,用实际行动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把毛主席开创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继续下去,直到共产主义的胜利。(附图片)

  人民解放军沈阳部队某部通信连干部、战士,化悲痛为力量,深入批判《论总纲》,以实际行动悼念伟大领袖毛主席。

   本报通讯员摄



查看完整版本: [-- 《论总纲》和克己复礼 [梁效 (1976.10.07)]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0167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