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一百多年来反孔和尊孔的斗争[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1973.12.07)]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一百多年来反孔和尊孔的斗争[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1973.12.07)]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wengeadmin 2005-08-15 18:21
一百多年来反孔和尊孔的斗争

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1973.12.07)

《人民日报》

  近一百多年来的中国,处在社会大变革、大进步的时代。社会每一次重大的变革,都存在着革命和反革命、进步和倒退、革新和保守这样两个阶级、两条路线、两种思想的激烈斗争。而在意识形态领域内,反孔和尊孔,一再进行反复激烈的斗争。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重温一百多年来反孔和尊孔斗争的历史,对于了解当前深入批林整风、批判孔子思想的重要意义,是会有帮助的。

  一

  伟大的太平天国农民革命,是我国近代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的第一个高潮。太平天国农民革命运动的矛头指向整个封建制度,他们向维护旧封建制度的精神支柱——孔子儒家思想,发起了猛烈的冲击。

  太平天国农民革命领袖洪秀全,在鸦片战争结束后一年(一八四三年),就毅然捣毁了孔子的牌位,向整个封建制度宣战。就在这一年,他开始组织秘密的革命团体,准备武装起义。以后,他为了启发劳动人民冲破封建思想的束缚,曾经编了这样一段故事:“皇上帝”把孔子的书陈列出来,指出它“甚多差谬”,把人都“教坏了”,命天使鞭挞他。“孔丘跪在天兄基督前,再三讨饶。鞭挞甚多,孔丘哀求不已。”(《近代史资料丛书》《太平天国》二)在长期封建社会里,孔子是“绝对权威”,谁也触犯他不得。现在,洪秀全让这个封建地主阶级的“圣人”,跪在农民阶级化身的“皇上帝”面前,接受“鞭挞”,“再三讨饶”,“哀求不已”。这种敢于冲破两千年封建传统束缚的反潮流行动,充分反映了中国广大农民群众坚决反对封建制度的革命精神。

  太平天国农民革命军所到之处,首先砸毁“孔圣人”的庙宇和牌位,宣布儒家书籍为“妖书”,对代表封建制度和思想的历代“圣贤”进行了革命的扫荡。

  太平天国农民革命还对封建的政权、族权、神权、夫权进行了批判。洪秀全提出“天地之中人为贵”(《原道觉世训》),“一切木石泥团、纸画各偶像”都是“魔鬼”、“阎罗妖”,都是革命必须打倒的敌人。他还提出“君主私自专”(同上),反对封建专制统治和等级制度。太平天国在政策中规定:分配土地时男女平等,“天下婚姻不论财”,妇女与男子一样参加经济、政治、军事活动。

  太平天国农民革命要反孔,反动的封建地主阶级为了维护他们的腐朽统治,就要尊孔。反革命刽子手曾国藩在《讨粤匪檄》中,突出强调了保护“孔孟之道”。他攻击太平天国反孔是“开天辟地”以来“名教之奇变”,使孔、孟都要“痛哭于九原”。他哀叹“数千年来礼仪人伦,诗书典则,一旦扫地荡尽”。所以,为了“慰孔孟人伦之隐痛”,同时也就是为了使封建“君父”能保持其反动统治地位,对太平天国农民革命,必须血腥镇压。他把地主阶级和一切反动势力聚集在尊孔的旗帜下面,用所谓“列圣深厚之仁”,并且勾结帝国主义的力量,镇压了太平天国革命。

  二

  从十九世纪中叶到五四运动以前,是旧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时期。当时文化战线上新学与旧学之争,就是资产阶级的新文化和封建阶级的旧文化的斗争。以严复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介绍西方资产阶级的新学,反对封建地主阶级的旧学。但是由于中国资产阶级的软弱性,他们所提倡的新学中还夹杂着许多封建的内容。资产阶级改良派的代表康有为就提出“托古改制”,以表白他们的改革,并不违背孔、孟的“圣人之道”。

  孙中山领导的资产阶级革命派,从戊戌变法的失败中,开始认识到:不用革命的手段来推翻封建帝制,资产阶级共和国是建立不起来的。他们中间有些人,认识到孔子儒家思想是维护封建专制统治的精神支柱。“孔子专门叫人忠君服从,这些话都很有益于君的。所以那些独夫民贼,喜欢他的了不得,叫百姓都尊敬他,称他做‘至圣’,使百姓不敢一点儿不尊敬他,又立了诽谤圣人的刑法,使百姓不敢说他不好。”所以,要推翻封建帝制,必须打倒孔子和他的反动思想。(《童子世界》第三一期《法古》)

  辛亥革命推翻了封建帝制,但它的胜利果实,却被反动的封建势力代表袁世凯所篡夺。袁世凯一心想当皇帝,在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大搞反革命的封建复辟活动。

他用孔子作反革命复辟的舆论工具。他大搞“祭天祀孔”,胡说什么“惟此孔子之道,亘古常新,与天无极”,“如布帛菽粟之不可离”。(《大总统祭圣告令》)

  这时,原来的资产阶级改良派,早已堕落成为封建主义的保皇派了。他们的头子康有为等人积极参加了袁世凯及以后张勋的反革命封建复辟活动。他们大肆鼓吹尊孔,妄图把历史拉向后退。袁世凯的复辟失败后,康有为还上书当时北洋军阀政府,主张把孔教作为“国教”订入宪法。他污蔑当时革命运动使“风俗人心”“大坏”,原因就在“不尊孔故也”。(《致教育总长书》)他的结论是:“有孔教乃有中国,散孔教是无中国矣。”(《拟中华民国宪法草案》)他所说的“中国”,就是封建主义的旧中国,他竭力主张尊孔,就是要在中国全面复辟封建统治。

  在旧民主主义革命时期,资产阶级思想在和封建思想作斗争时,起过一些进步的作用。“可是,因为中国资产阶级的无力和世界已经进到帝国主义时代,这种资产阶级思想只能上阵打几个回合,就被外国帝国主义的奴化思想和中国封建主义的复古思想的反动同盟所打退了,被这个思想上的反动同盟军稍稍一反攻,所谓新学,就偃旗息鼓,宣告退却,失了灵魂,而只剩下它的躯壳了。”(《新民主主义论》)领导彻底反帝反封建的新文化革命的历史任务,不得不落到中国无产阶级的肩上。

  三

  伟大的五四运动时期,中国无产阶级登上了历史舞台,成为革命的领导阶级。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指导下,开始了彻底反帝反封建的新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阶段。在文化战线上,“打倒孔家店”就是五四运动提出来的崭新的革命口号。五四前后在《湘江评论》、《新青年》、《向导周报》等刊物上,发表了许多文章,批判孔子的思想,批判以孔子为代表的封建文化,批判尊孔读经的反动逆流。

  新文化革命最伟大、最英勇的旗手是鲁迅。他在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鼓舞下,看到“新世纪的曙光”,积极投身革命洪流,向以孔子“礼教”为代表的封建势力展开猛烈斗争。一九一八年,鲁迅在《新青年》发表了中国新文学的第一篇作品——《狂人日记》。这是一篇英勇的反礼教讨孔的檄文。鲁迅深刻地揭露那些封建统治者,在他们高唱孔子的“仁义道德”的时候,“不但唇边还抹着人油,而且心里满装着吃人的意思”。他控诉封建社会是“吃人的地方”:“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他深刻指出:“将来容不得吃人的人,活在世上”,号召人民起来推翻那“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的万恶的旧社会。鲁迅还以他独特的犀利的杂文,从各个方面无情地揭露旧社会,向封建复古主义的逆流进行挑战,斥责他们是“现在的屠杀者”。

  “五四运动所进行的文化革命则是彻底地反对封建文化的运动,自有中国历史以来,还没有过这样伟大而彻底的文化革命。”(《新民主主义论》)这场由无产阶级领导的、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的文化革命打击的一个重要对象,就是以孔子儒家为代表的旧道德、旧文化。当时先进的共产主义者,反映了几千年来处于被奴役地位的广大劳动人民要求推翻帝国主义和封建统治的革命愿望,联合一切可能的同盟军,摆开了自己的阵势,在社会科学和文学艺术各个领域中,向“孔家店”展开了英勇的进攻。“其声势之浩大,威力之猛烈,简直是所向无敌的。其动员之广大,超过中国任何历史时代。”(同上)在这样猛烈的革命冲击之下,两千多年封建社会中一直居于“绝对权威”地位的孔子,终于威风扫地。

  在五四运动革命潮流的推动下,一些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也对封建旧文化、旧道德进行批判。但是,他们是运动中的右翼,不可能彻底反帝反封建,因此,他们反对“孔家店”也是不彻底的。当运动深入发展以后,以反动买办文人胡适为代表的右翼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立即转向反动,投入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怀抱。一九一九年七月,胡适迫不及待地抛出《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的反革命文章,公开反对用马克思主义来观察和指导中国革命,竭力鼓吹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文化。到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他抛出了一篇题为《说儒》的反动文章,配合国民党反动派的反革命围剿,公开提倡尊孔。他吹捧孔子是应运而生的“救度全人类的大圣人”。同时,他还大肆宣扬出身于殷后代的孔子,在殷被周灭亡之后,是亡国民族的“大儒”,“富有亡国遗民柔顺以取容的人生观”和“‘吾从周’的博大精神”。胡适公然鼓吹亡国奴精神,为当时日本帝国主义妄图灭亡中国制造舆论。他们掀起的这股“尊孔”逆流,是对五四运动的反扑,是为帝国主义、地主、买办资产阶级的反革命政治服务的。

  四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领导建立了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统一战线,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运动。

  由毛主席亲自领导的湖南等地的农民革命运动,短短几个月内就汹涌澎湃地发展起来,斗争的矛头,直接指向孔子儒家所维护的封建权力。“这四种权力——政权、族权、神权、夫权,代表了全部封建宗法的思想和制度,是束缚中国人民特别是农民的四条极大的绳索。”(《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这是五四运动“打倒孔家店”的继续和深入发展。毛主席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热情地颂扬说,“打翻这个封建势力,乃是国民革命的真正目标。孙中山先生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所要做而没有做到的事,农民在几个月内做到了。这是四十年乃至几千年未曾成就过的奇勋。这是好得很。”

  大资产阶级被革命运动吓破了胆,背叛革命,卖身投靠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的反革命营垒。他们对革命人民进行了疯狂的反革命军事围剿和文化围剿。尊孔读经就是反革命文化围剿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疯狂叫嚣:“孔子为中国文化之柱石”,“欲完成建国大业,端在儒家思想之复活”。一九二八年,他们还发布保护孔庙令,赤裸裸地说:“保护孔庙之文,盖欲为共产主义根本之铲除”。各地(特别是象湖南这样的革命发源地)反动军阀政府都纷纷强令尊孔读经。而反动的封建和资产阶级文人学者如胡适之流,就拚命为他们制造尊孔的反动舆论。这一切充分暴露他们要“复活”孔子的儒家思想,就是要向革命人民进行反攻倒算。

  在反革命文化围剿中,新文化革命的主将鲁迅,进行了最勇敢、最坚决的反抗斗争,一九三五年,鲁迅发表了《在现代中国的孔夫子》一文,一针见血地揭穿了尊孔读经的反革命目的。鲁迅深刻地指出孔子思想为剥削阶级统治者服务的反动本质,他说:“孔夫子曾经计划过出色的治国方法,但那都是为了治民众者,即权势者设想的方法,为民众本身的,却一点也没有。”因此,只有反动统治阶级才吹捧孔子,“孔夫子之在中国,是权势者们捧起来的,是那些权势者或想做权势者们的圣人,和一般的民众并无什么关系。”鲁迅说:尊孔读经实在不过是反动派的“敲门砖”,是用来进行反革命复辟的。鲁迅指出:这些反动派不过是痴心妄想,“幸福之门,却仍然对谁也没有开。”反动派最终都逃脱不了必然灭亡的命运。

  在抗日战争开始前后,日本帝国主义为了进一步侵略中国,实行胡适的献策“征服中国人民的心”,也大肆鼓吹尊孔,进行所谓以“孔子之教”建立“大东亚新秩序”、“王道乐土”的反动宣传。

  社会上的阶级斗争,必然要反映到党内来。这一时期,机会主义头子王明、刘少奇等人,为了推行他们的机会主义路线,也无耻地鼓吹“孔家店”的反动思想。王明吹捧孔子思想是中国“五千年的民族美德和民族精神”,鼓吹要以“民族的伟大仁爱”精神,与国民党反动派“祸福与共,相依为命”,以此为他推行右倾投降主义路线服务。刘少奇也积极抛出鼓吹“孔孟之道”的黑《修养》,并且胡说什么孔子思想“对我们抗日民族革命战争有用”,要共产党员“同孔子妥协”等等。国民党反共分子陈伯达先抛出“国防哲学”,鼓吹右倾投降主义路线,后来又以“研究”哲学史为名,大肆鼓吹尊孔。他胡说什么孔子的“忠恕”只要稍加修改,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改为“人所不欲,勿施于人”,就变为“极高的人类美德”。他还吹捧“孔子在中国文化发展史上,曾有其划时代的功绩,其在我民族精神事业上的贡献,是不能掩盖的。”(《孔子的哲学思想》)他们鼓吹这种尊孔谬论,就是要向国民党反动派和日本帝国主义投降。

  对于当时国内外、党内外的这股尊孔逆流,毛主席在《青年运动的方向》等文章中,进行了批判,特别是在《新民主主义论》中,对它们作了历史性的总结:“凡属主张尊孔读经、提倡旧礼教旧思想、反对新文化新思想”的,都属于反动文化,“这类反动文化是替帝国主义和封建阶级服务的,是应该被打倒的东西。不把这种东西打倒,什么新文化都是建立不起来的。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它们之间的斗争是生死斗争。”

  五

  社会主义革命是一场空前深刻的社会大革命。毛主席总结了国际和国内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提出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为我党制定了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

  毛主席十分重视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领域内的阶级斗争。二十多年来,毛主席亲自领导全党和全国人民开展了对反动电影《武训传》的批判,对《红楼梦》研究中胡适派资产阶级唯心论思想的批判,对胡风反革命集团的批判,对杨献珍反动哲学思想的批判,发动了文艺革命、教育革命等等。这些革命,有效地巩固和加强了无产阶级专政,对盘踞在意识形态领域内的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和一切剥削阶级思想的势力以沉重的打击。

  但是,被打倒了的剥削阶级是不甘心灭亡的。地主资产阶级在党内的代理人刘少奇、林彪,妄图推翻无产阶级专政,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他们竭力反对上层建筑、意识形态领域内的革命,大肆鼓吹资产阶级和孔子儒家思想,来为他们的反革命复辟活动服务。因此,反孔和尊孔的斗争,在社会主义革命时期,仍然是思想战线上两个阶级、两条路线斗争的一个重要方面。

  全国解放后,刘少奇两次修改出版他的黑《修养》,继续宣扬“孔孟之道”。一九六二年,在刘少奇的资产阶级司令部的支持下,召开了一次尊孔的黑会,吹捧孔子是“中国思想史上最伟大的人物”,“在历史上起了重要的进步作用”等等。

  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粉碎了刘少奇的资产阶级司令部,对一切旧文化、旧思想进行了猛烈的冲击,有力地打击了这股反动的尊孔逆流。

  反革命两面派林彪及其死党,是一伙不读书、不看报,什么学问也没有的人,但居然也大谈起什么孔子、孟子、哲学、历史来了。他们大肆宣扬孔子、孟子所鼓吹的“天才论”,并以此作为反党的理论纲领。这伙反革命阴谋家还躲在阴暗的角落里,鼓吹用孔子的“德”、“仁义”、“忠恕”这些反动思想,来对抗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林彪一伙炮制的反革命武装政变计划《“571工程”纪要》中,把孔孟的“不成功便成仁”订为反革命法西斯别动队的纪律,要他们顽固地反革命到底。林彪反党集团利用孔子儒家思想,作为他们反对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我们在深入批林整风时,把批孔和批林结合起来,是深入批林的一个重要内容,是批林的一个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社会帝国主义为了替林彪反党集团帮腔打气,也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吹捧孔子。他们胡说什么“孔夫子的名字同中国人民千百年来精神文化的发展过程不可分割地联系着”。“孔子和孟子都宣布人民的利益是治理的最终和最高目的”等等。他们所说的“中国人民”,就是中国历代的反动统治阶级。苏修叛徒集团把他们自己的利益和中国已经被打倒了的奴隶主阶级、封建地主阶级、资产阶级的利益“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这是毫不奇怪的。

  × × ×

  近百年来的革命斗争历史,使我们看到,伴随着一次又一次激烈的阶级搏斗,在意识形态方面,反复出现反孔和尊孔的尖锐斗争。一切革命的、进步的阶级,都是要反孔的。无产阶级和广大的农民群众,是最坚决反孔的革命阶级。资产阶级在其上升时期,也曾经是反孔的,但由于中国资产阶级的软弱性,他们反孔始终是不坚决的、动摇的,他们很容易从反孔转为尊孔。而一切腐朽没落的阶级,总是要以尊孔来维护他们的反动统治;当他们被推翻以后,又要以尊孔来作为他们搞反革命复辟的思想武器。帝国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妄想把中国变为他们的殖民地,也鼓吹孔子的反动思想,用以侵略中国和支持反动势力的复辟活动。在这样的革命和反革命、进步和倒退、革新和保守的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斗争中,我们必须自觉地、坚定地站在革命、进步和革新一边。

  党的第十次代表大会号召我们:要重视上层建筑包括各个文化领域的阶级斗争,改革一切不适应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近百年来思想战线上斗争的历史告诉我们:

旧的上层建筑的一个重要的精神支柱,就是孔子的儒家思想。由于两千年来,反动统治阶级不断灌输孔子的反动思想,它的影响是相当深的。有的同志,虽然从来没有读过孔子的书,却也受到了孔子思想的某些影响。所以,要深入开展上层建筑、意识形态领域的革命,批孔是一个长期的任务。我们要积极参加这场斗争,肃清复古主义和保守思想的影响,才能夺取上层建筑革命的胜利。

  在社会主义社会的历史阶段中,始终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反映国内外阶级矛盾的党内两条路线斗争,还会出现十次、二十次、三十次。王明、刘少奇、林彪都曾经使用不同的手法,用孔子思想来毒害人民。今后这类人物再出现的时候,也会改头换面地借用孔子的思想,作为他们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我们必须充分认识批孔斗争是艰巨的和复杂的。在党的正确领导下,我们有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这个战无不胜的革命理论为指导,我们有信心夺取最后胜利,我们一定胜利!


查看完整版本: [-- 一百多年来反孔和尊孔的斗争[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1973.12.07)]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3202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