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孔老二的亡灵和新沙皇的迷梦——评苏修尊孔反法的卑劣表演[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1974.01.24)]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孔老二的亡灵和新沙皇的迷梦——评苏修尊孔反法的卑劣表演[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1974.01.24)]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wengeadmin 2005-08-15 18:25

孔老二的亡灵和新沙皇的迷梦——评苏修尊孔反法的卑劣表演

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1974.01.24)

《人民日报》

  最近,在世界的某些阴暗角落里,演出了一幕幕尊孔闹剧。而在莫斯科舞台上,由苏修新沙皇导演的尊孔反法丑剧,可算是最拙劣的一出。人们从苏修的这番表演中,可以进一步看清他们的社会帝国主义狰狞面目。

  尊孔反法是为了反华  近几年来,苏修叛徒集团纠集一帮御用文人,又是开黑会,又是写文章,又是出专著,紧锣密鼓,连篇累牍,掀起一阵阵尊孔反法浪潮,调门愈扯愈高,火药味愈来愈浓。他们肉麻地吹捧孔老二是什么“中国至圣先师”,“精明的和聪慧的政治家”,“令人尊敬的”“国务活动家”,什么“中国人之所以是中国人,独具特色的中国文明之所以是中国文明,正是儒学使然”,等等,等等。苏修新沙皇尊孔的调子,与我国历代反动派相比,实有过之而无不及,真不愧是“摩登圣人”的摩登“圣”徒。

  人们不禁要问,他们为什么对二千多年前的孔老二发生了那么大的兴趣,居然拜倒在孔老二的脚下呢?对于这类问题,鲁迅早就一针见血地指出:“现在听说又很有别国人在尊重中国的旧文化了,哪里是真在尊重呢,不过是利用!”

  苏修尊孔反法,根本的目的,就在于反华。外国帝国主义者尊孔,要害都是反华,或曰“亡华”,鲁迅说过:“我以为如果外国人来灭中国,……孔子也还要更加崇奉”。

  列宁在揭露帝国主义企图瓜分中国时,曾指出:“在这个阶级眼里,中国不过是一块肥肉。”许多年来,帝国主义豺狼们谁都想吃掉这块“肥肉”,现在的苏修社会帝国主义者更想独吞这块“肥肉”。只是因为这块肉很硬,多年来谁也咬不动。但是苏修新沙皇亡华之心不死。多年来,他们一面陈兵中国边界,进行武力威胁,一面又采取了寻找代理人从内部搞颠覆的反华策略,把希望寄托在刘少奇、林彪这些叛徒、卖国贼身上。苏修尊孔,就是为了适应这一反华策略的需要。

  孔老二是顽固地维护奴隶制的反动思想家。他生活在春秋末期由奴隶制向封建制转变的时代。孔老二“生今之世,志古之道”,他一生的言行都是与当时历史发展的方向背道而驰的。孔学是没落奴隶主阶级的意识形态,是反对进步和革命,鼓吹倒退和复古的反动思想体系。历史证明:凡属搞倒退、搞复辟的反动派,无不乞求于孔老二的亡灵,作为反革命复辟的思想武器。历代反动派和党内机会主义的头子都是尊孔的。刘少奇、林彪就是孔老二的余孽。他们要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开历史的倒车,就决定他们必然要抬出孔老二这个反革命复辟的祖师爷,也必然要投入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的怀抱找靠山。苏修新沙皇尊孔的罪恶目的,就是支持刘少奇、林彪这样一些孔老二的信徒,大造反革命舆论,妄图颠覆我国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变中国为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殖民地。在苏修尊孔丑剧的幕后,原来就是这样一桩肮脏的买卖。

  早在六十年代初期,正当我国遇到暂时经济困难,国内外阶级斗争非常尖锐、剧烈的时刻,那个口口声声叫嚷“孔老夫子伟大”的刘少奇,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他一面恶毒攻击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刮起“三自一包”、“三和一少”妖风。同时,又重新抛出黑《修养》,大肆兜售孔孟之道,并在山东导演了一个尊孔黑会,狂热吹捧孔子的“仁”就是“把人当成人”。与此相配合,苏修叛徒集团也鼓噪上阵,疯狂攻击我国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打出尊孔的破旗,吹捧孔孟之道是什么“人道”、“博爱”,公开支持刘少奇一伙妄图在中国搞“和平演变”。

  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处于高潮的时刻,苏修叛徒集团面对刘少奇的垮台,大唱挽歌,勃列日涅夫叫嚷“深表同情”,另一个头目也狂叫什么中国的“健康力量迟早还会说出自己决定性的话”,公开宣布继续颠覆我国无产阶级专政,道出了林彪反党集团篡党篡政复辟资本主义的心声。苏修头子的话音刚落,他们的御用文人就叫嚷:“儒家赞成建立一个仁政的政府”, "推翻不尽为父之道的暴君的权力”,让林彪按照苏修主子的意旨,从内部从事颠覆活动,实现苏修亡华的迷梦。心有灵犀一点通。林彪这个“超级间谍”,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胜利的重要时刻,一面大肆吹捧孔老二,一面阴谋策划反革命政变。他在臭名昭著的《“571工程”纪要》反革命武装政变计划中供认,他要投靠苏修,找“保护伞”,并肯定他们的反革命“行动会得到苏联支持”。苏修和林彪,一个梦想亡华,一个妄图复辟;一个想当霸主,一个想做儿皇帝,共同跪倒在孔老二亡灵的脚下,焚香膜拜,演出了一幕里应外合的“双簧戏”。

  苏修叛徒集团请出孔老二的亡灵,支持孔老二的信徒林彪,不过是老沙皇侵华故伎的重演。近代史上,帝国主义为了侵略中国,奴役中国人民,扶植中国的反动势力,总要利用孔孟之道,鼓吹尊孔复古,“要中国人永远作侍奉主子的材料,苦下去,苦下去”。这套把戏,几个帝国主义都耍弄过,老沙皇也是如此。辛亥革命后,袁世凯大搞尊孔复辟时,老沙皇的文化特务盖沙令就曾狂热吹捧“孔教”,胡说“孔教”是“中国独一无二之根本”,废弃“孔教”中国就会“失其文化”、“永无进步”,宣扬中国的命运系于“古道之复兴”,为袁世凯复辟帝制吹吹打打,为老沙皇侵略中国的反革命事业寻找精神武器。今天,苏修新沙皇也步其后尘,鼓吹孔学是“中国独一无二的文化珍品”,攻击我国当前批孔斗争是“否定文化传统”,兜售“崇古有理”的黑货。真可谓是两代王朝,一条黑线。然而苏修新沙皇重演老沙皇的故伎,没有挽救得了刘少奇、林彪彻底覆灭的命运,他们自己也将同它的前辈一样,逃脱不了历史的惩罚。

无产阶级专政的可耻叛徒

  苏修叛徒集团为了支持孔老二的信徒林彪,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把我国的无产阶级专政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他们打起“人道主义”的破旗,作为攻击无产阶级专政的反动思想武器。众所周知,在苏修叛徒集团的统治下,为了复辟资本主义的需要,地主资产阶级的“人性论”、“人道主义”,象潮水一样在苏联泛滥成灾。他们自称是“人类的伟大人道主义传统当之无愧的继承者”。若干年来,这帮“人道主义”的继承者们,为了亡华的目的,在二千多年前的孔墓里挖出了所谓“人道主义传统”,不禁欣喜若狂,奉为至宝。他们给孔老二的“仁”学涂上了一道道“博爱”、“爱人”、“人道主义”的油彩,美化孔孟“把人民的利益作为管理国家的最终的和最高的目的”。宣扬孔老二的治国之道是什么主张统治者应“关心人民”、“不要靠暴力”,“而要凭借德政”。他们诋毁法家是“反人道性”的“专制暴政的思想体系”,咒骂秦始皇是“世界历史上最残酷的暴君”,疯狂攻击我国无产阶级专政是“独裁”、“专制”、“暴政”、“极权主义”。真是地地道道的无产阶级叛徒的狺狺狂吠!

  马克思主义认为,国家是阶级统治的机器,“是阶级压迫阶级的工具。对于敌对的阶级,它是压迫的工具,它是暴力,并不是什么‘仁慈’的东西”。在历史上,有革命阶级的暴力,有反动阶级的暴力,正如列宁所说:“谈一般‘暴力’,而不分析区别反动暴力和革命暴力的条件,那就成了背弃革命的市侩,或者简直是用诡辩来自欺欺人。”我们在谈论专政和暴力的时候,始终都要记住历史上社会划分为阶级这个基本事实。

  孔老二是奴隶主阶级专政的顽固卫道士。他所鼓吹的“仁”、“德政”等等治国之道是奴隶主贵族镇压奴隶的压迫之道。孔老二的“仁”,维护的是周礼所规定的奴隶制等级制度。孔老二关于“仁”有许多说法,根本的一条就是他说的“克己复礼为仁”。在奴隶社会,奴隶主是不把奴隶当人的。“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对奴隶不讲“礼”,也就是不讲“仁”的。孔老二的“仁”,反动的阶级性是很明显的。据《左传》记载,孔老二对反动奴隶主贵族镇压奴隶暴动,残酷屠杀奴隶,大称“善哉”,叫嚷对奴隶造反要“纠之以猛”。为了镇压新兴地主阶级势力,孔老二以“乱政者”的罪名杀了革新派人士少正卯。孔老二哪里有什么“人道主义”!哪里是什么“爱一切人”!这些残酷的事实,撕破了孔老二满口“仁义道德”的假面具,也剥去了苏修把孔老二打扮成“人道主义”者的画皮。而秦始皇是新兴封建地主阶级的杰出政治家,他顺乎历史发展的潮流,反对孔孟之道,行法家之法,通过战争统一了中国,废除了奴隶制遗留下来的分封制,确立了以郡县制为基础的中央集权的封建地主阶级专政,并运用这个专政,对当时妄图复辟奴隶制的反动儒生实行坚决的暴力镇压。这正是维护新兴封建地主阶级专政的革命行动。今天,苏修攻击秦始皇所实行的革命暴力和革命专政,只能暴露他们完全同当年反动奴隶主阶级的残渣余孽坐在一条板凳上。

  苏修叛徒集团尊孔反法,标榜自己是孔老二“德政”的崇拜者,给自己的法西斯专政找到了一块破烂的遮羞布。按勃列日涅夫的说法,今日的“苏维埃社会”,已成为“无产阶级社会主义人道主义的现实体现”,这里“民主”已“发展为对一切人的民主”了。真是多么娓娓动听呀!其实,勃列日涅夫之流和孔老二一样,都是十足的伪君子。在今日的苏联,集中营、“精神病院”遍布全国,警察暗探横行无忌,苏联人民稍有不驯,轻则逮捕审讯,重则监禁以至暗害,各少数民族更深受重重民族压迫。一句话,在苏修叛徒集团统治下的苏联,已成为一座道道地地的各族人民的大监狱。残酷地镇压劳动人民,为叛徒、托派、反革命分子、资产阶级分子张目翻案,这就是苏修叛徒集团所说的“人道”。正如毛主席所深刻指出的:“现在的苏联是资产阶级专政,是大资产阶级专政,德国法西斯式的专政,希特勒式的专政。”

请问苏修先生们,你们所说的这种“人道”,和孔老二口头上的“德政”实际上的奴隶主贵族专政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呢?你们给苏联革命者扣上“诽谤苏联国家和社会秩序”的罪名,加以血腥镇压,不就是孔老二“乱政者杀”的翻版吗?

  至于苏修叛徒集团借尊孔骂秦来攻击我国无产阶级专政是什么“独裁”、“极权主义”这一套陈词滥调,中国人民早已听腻了。早在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之时,美帝国主义者艾奇逊之流就这样骂过我们。而一切老反革命、老修正主义者都用这套谰言咒骂过无产阶级专政。当年反革命刽子手梯也尔就咒骂过巴黎公社是什么“劳动的暴君”,叫嚷要把“巴黎从压迫它的凶残暴君下解放出来”;无产阶级的可耻叛徒考茨基也恶毒攻击过列宁领导的无产阶级专政的苏维埃国家是“独裁制度”、“专横”。苏修先生们只会跟着这些老反革命、老修正主义者的调子哼哼唧唧,说不出半句新鲜话。他们的叫嚣,只能充分暴露他们对无产阶级专政学说的背叛已经堕落到了何等可耻的地步。苏修叛徒集团尊孔骂秦,攻击我国无产阶级专政的陈词滥调,只能象艾奇逊的《白皮书》一样,成为中国人民一部绝妙的反面教材,帮助我们进一步认清苏修攻击我们的目的,就是支持刘少奇、林彪那样的孔老二的信徒,颠覆我国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同时也从反面教育我们,必须不断加强无产阶级专政这个如同布帛菽粟一样地不可须臾离开的护身的法宝,直到外国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派彻底消灭之时。  

旧传统的顽固卫道士

  我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一场政治大革命,也是意识形态领域的一场大革命。这场伟大的革命,粉碎了刘少奇、林彪两个资产阶级司令部,进一步巩固和加强了无产阶级专政,这是对苏修的沉重打击,使他们的亡华迷梦又一次化为泡影。苏修叛徒集团便以十倍的疯狂,百倍的仇恨,对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发出一阵阵歇斯底里的嚎叫。而反法骂秦,则是这阵嚎叫声中的一个特别刺耳的叫声。

  苏修御用文人诋毁法家“全面消灭教育和文化”,咒骂秦始皇进行了“如此凶恶”的“焚书坑儒”,进而恶毒攻击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同所谓“进步传统决裂”,“又象秦始皇时代那样,几乎毁掉了所有旧书”,一句话,就是“毁灭文化”。他们为了维护旧传统,反对革命,反对进步,还炮制了“崇古无过”的谬论,吹捧孔老二“崇‘古’”“没有什么罪过”,斥责法家“与传统决裂”“导致尖锐的社会危机”,是引起秦亡的一个原因。

  马克思主义认为,一定的文化是一定的政治经济制度的产物,但又反作用于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在历史上,任何一个新兴阶级上台,总要伴随着意识形态领域的激烈的阶级斗争,以往“一切传统观念,都被当做不合理的东西扔进垃圾堆里去”。而一切没落反动的阶级则总是鼓吹“崇古”“复古”,用旧传统来对抗革命潮流,维护自己腐朽的事业。早在秦孝公时,奴隶主贵族顽固派就鼓吹过“法古无过”,反对商鞅变法。商鞅斥责这些反动贵族与儒生的反动思想意识和政治行为为“六虱”。秦始皇统一中国后,这些反动贵族与儒生公开跳出来以古非今,攻击中央集权的新制度。秦始皇为了巩固新建立的地主阶级专政,打击复辟势力,下令“焚书坑儒”,对孔孟之徒复古主义进行了一次革命的镇压,这是在上层建筑领域里镇压奴隶主复辟势力的一场革命,是在思想文化领域对反动阶级的专政。自从人类社会分化为对立的阶级以来,就没有什么统一的文化,而只有阶级的文化。有剥削阶级的文化,有劳动人民的文化;有代表新兴阶级的进步文化,也有反映没落阶级思想的反动腐朽文化。这两种文化,任何时候都在斗争着。“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反对一种文化,维护另一种文化,历史上每个阶级都这样做了,只是性质不同罢了。

  在现今这个时代,不是无产阶级的文化,就是封、资、修的文化。《共产党宣言》早就庄严宣布:共产主义革命“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就是要在革命中消灭封、资、修的文化,建立和发展无产阶级的崭新的文化。对于历史上的文化遗产,我们也要采取马克思主义的分析态度, "必须将古代封建统治阶级的一切腐朽的东西和古代优秀的人民文化即多少带有民主性和革命性的东西区别开来”,决不能兼收并蓄。我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在意识形态领域里批判了封、资、修的毒素,大破四旧,大立四新,使我国整个思想文化面貌发生了并且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在上层建筑领域里实现了无产阶级领导权,工农兵真正成为一切科学和文化的主人。工农兵的英雄形象占领了文艺舞台,革命样板戏空前普及。在工人阶级的领导下,学校开始成为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阵地。广大革命知识分子与工农兵相结合,走上光辉的“五·七”大道,一支无产阶级的宏大的知识分子队伍,正在逐渐成长。人类历史上一切精神财富,本来是工农劳动人民创造的,但是几千年来,却被少数剥削阶级精神贵族所垄断。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把这种颠倒了的历史重新颠倒过来,这本是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极其伟大的事业,赢得了全世界革命人民的同声欢呼。而苏修叛徒集团却站在剥削阶级的反动立场上,发出绝望的哀鸣,充分暴露了他们是道道地地的剥削阶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顽固卫道士。

  被苏修叛徒集团保存起来、顶礼膜拜的“文化”,究竟是些什么货色呢?苏修在全面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活动中,一直把文化领域当作大造反革命舆论的重要阵地。每天每时都在向人民灌输资产阶级反动思想,散布腐朽透顶的西方资产阶级文化和生活方式。现在,在苏修叛徒集团统治下的苏联,思想意识领域五花八门,光怪陆离,既有老沙皇的“泛斯拉夫主义”,也有新沙皇的社会帝国主义;既有腐朽的孔孟之道,也有时髦的“西方文化”;既有宗教狂热,也有诲淫诲盗;唯独不允许有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无产阶级革命思想的存在。在苏联,形形色色的反动文人成了新沙皇的座上宾,被戴上各种桂冠,而敢于“犯上作乱”的苏联劳动人民包括革命知识分子却成了新沙皇的阶下囚,遭到监视、监禁、流放乃至枪杀。总之,正是苏修叛徒集团用腐朽、没落、反动的剥削阶级思想文化来腐蚀和毒害苏联人民的心灵,在意识形态领域里猖狂复辟资本主义,对无产阶级实行法西斯专政。

  苏修叛徒集团不仅在国内全面复辟了帝国主义的反动思想文化,为了“亡华”,他们还妄图把这一套推销到中国来,并同中国的旧文化结成反动同盟。毛主席说:“帝国主义文化和半封建文化是非常亲热的两兄弟,它们结成文化上的反动同盟,反对中国的新文化。”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取得伟大胜利的情况下,苏修和林彪一唱一和,恶毒攻击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咒骂在这场革命中出现的社会主义新生事物,顽固地为已经遭到灭亡的旧思想、旧文化招魂,唯恐它们绝了种。他们的罪恶目的,就是千方百计妄图保护那些反动的东西,把封、资、修的一套统统恢复过来,利用旧的、反动的意识形态作为向无产阶级进攻的武器,以便在文化思想领域打开缺口,妄图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变中国为苏修新沙皇的殖民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深入批林、批孔的斗争,正是一场彻底批判封、资、修的思想革命,这个革命愈深入,取得的成果愈大,苏修在中国搞资本主义复辟的希望也就愈小。所以,对于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与批林、批孔斗争,新沙皇怎能不发出绝望的哀嚎呢?!

苏修叛徒集团对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疯狂攻击,完全暴露出新沙皇的“革命恐惧症”。他们害怕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所产生的巨大影响,会唤醒他们国内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和广大革命人民起来造他们的反,危及他们摇摇欲坠的统治宝座。苏修叛徒集团拾起尊孔反法的破旗,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发出充满仇恨和恐惧的咒骂,是他们自身反动性、腐朽性的必然反映。一八四八年震撼整个西欧的革命,促进了俄国革命情绪的高涨,沙皇政府被这个“革命爆发吓得魂不附体”,尼古拉一世赌咒要把革命“堵在大门之外”,慌忙对付“革命瘟疫”的侵入,进行反革命干涉,把俄国“土产”的维护专制农奴制的“官方人民性”和从普鲁士进口的保守反动的哲学体系结合起来,作为老沙皇抵制西欧革命影响、扑灭俄国革命运动的思想武器。历史是喜欢嘲弄人的,今天苏修新沙皇又在某种相同的形式下重蹈老沙皇的覆辙。所不同的是,当年老沙皇慑于西方一八四八年革命,拾起的武器是西方普鲁士的反动哲学,今天苏修新沙皇慑于东方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祭起的“法宝”则是东方的孔孟儒学。但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影响是不可能拒之门外的。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广大苏联人民必将高举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战斗旗帜,坚持长期斗争,冲破重重障碍,推翻苏修新沙皇的反动统治,重建无产阶级专政,使苏联重新回到社会主义的道路上来。(原载《北京日报》,本报作了个别文字修改)




查看完整版本: [-- 孔老二的亡灵和新沙皇的迷梦——评苏修尊孔反法的卑劣表演[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1974.01.24)]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2587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