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教育革命的方向不容篡改[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1975.12.04)]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教育革命的方向不容篡改[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1975.12.04)]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wengeadmin 2005-08-15 18:50

教育革命的方向不容篡改

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1975.12.04)

《人民日报》

  当前,全国人民认真学习并贯彻执行毛主席关于理论问题等一系列重要指示,进一步推动了各项工作。同全国一样,教育战线的形势也一派大好。从上海“七·二一”工人大学到辽宁朝阳农学院,从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到大寨学校,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朵朵教育革命的鲜花竞相开放。崭新的无产阶级教育制度通过各种试验,正在逐步建立和巩固起来。从一九六八年七月二十七日工人、解放军宣传队进驻学校以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无产阶级教育革命蓬勃发展,广大工农兵学员迅速成长,知识分子队伍发生了深刻变化。

  在大好形势下,必须看到教育领域里的阶级斗争、路线斗争仍然是尖锐、复杂的。最近,教育界有一种奇谈怪论,说什么文化大革命以来,教育革命这也不行,那也不是,教育革命的方向“总没有解决好”,因而“就是要扭”。这无非是说,教育革命搞过头了,搞糟了,要把教育革命的方向“扭”回去。问题很明显,当前争论的焦点在于:是坚持教育要革命的方向,把无产阶级教育革命进行到底,还是为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翻案,复辟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旧教育制度?我们必须抓住问题的实质,批判否定教育革命的错误思潮,分清路线上的大是大非,继续巩固和发展教育革命的成果,加强无产阶级在上层建筑领域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



坚持教育要革命的方向,就必须“从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农民中间选拔学生”。毛主席的“七·二一”指示,明明是首先针对理工科大学怎么办而讲的,然而教育界的怪论却偏在这个问题上唱反调,强调理科“要挑中学生好的,要直接上大学”。请看,这不是明明要脱离毛主席指出的方向另搞一套吗?

  学校究竟向谁开门,招收什么样的学生,直接关系到教育的阶级性质。劳动人民是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创造者,但在以往几千年的阶级社会里,却被剥夺了享受文化教育的权利。解放后,工农群众成了我们无产阶级专政国家的主人。然而在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统治下,广大工农兵竟被排斥在大学校门之外。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打破了这种状况。遵照毛主席的“七·二一”指示,大学开始改革招生制度,实现了亿万工农千百年来的愿望。劳动人民进了清华、北大和其他高等院校,培养出自己的第一代大学生。从工农兵中间选拔大学生,这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带来的一项重大的成果,是教育史上的革命。这个根本方向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从工农兵中选拔大学生,这一新生事物经过近几年来的实践,已显示出它明显的优越性和强大的生命力,使大学面貌焕然一新。工农兵学员在工厂、农村参加过几年生产劳动,取得了一定的实践经验,这对于他们上大学是很有好处的。他们通过学习社会,学习工农,提高了觉悟,充实了头脑,逐步明确了方向,这为进一步解决为什么人学习的问题打下了一个较好的思想基础。同时,由于他们有三大革命运动的实践经验,无论学文科,还是学理工科,理解能力和实践能力都比较强。他们上大学,管大学,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改造大学,成为教育革命的一支生力军。这是过去那种从家门到校门,从小学、中学到大学的学生根本做不到的。我们深深感到,只有坚持从工农兵中招生,才能使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从阶级路线上得到保证。

  要恢复文化大革命以前的中学生“直接上大学”的招生制度,实际上就是否认了毛主席“七·二一”指示对教育革命的普遍意义。照此下去,毛主席关于教育革命的一系列指示,就会一步一步地被篡改,被屏弃。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就会被攻击,被否定。这样做,就是要“扭”回到修正主义教育路线上去,搞什么“拔尖子”的资产阶级教育,引诱学生去爬那个“小宝塔”,即通向资产阶级精神贵族的阶梯。与此同时,广大工农兵就要重新被赶出高等学校的大门。文化大革命前,清华、北大在修正主义路线统治下,工农子弟曾被诬蔑为“粗瓷茶碗雕不成细花”,用“泻肚子”的办法将他们赶出校门。那种资产阶级专了无产阶级的政的历史,决不容许重演。如果有人要从理科开刀,重演这样的历史,那么,我们有权质问:这样搞,不也是要用“泻肚子”的办法将工农兵赶出大学校门吗?



坚持教育要革命的方向,就必须在三大革命运动中培养又红又专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

  两条教育路线的斗争,集中表现为培养哪个阶级的接班人。工农兵学员来自工农兵,在学习期间还要不要与工农相结合?有了一定的实践经验,学理论,学技术,学文化,还要不要和三大革命运动相结合?有较高的思想政治觉悟,还要不要不断改造思想?这是关系到工农兵学员沿着哪个方向提高,向哪个方向发展的重大原则问题。只有坚定不移地走毛主席《五·七指示》的道路,实行开门办学,把教育同三大革命运动紧密结合起来,才是造就无产阶级接班人的根本途径。而教育界那种怪论却把开门办学歪曲成“不讲学文化”、“实践——实践——实践”,这完全是对《五·七指示》道路的诬蔑。

  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毛主席教导我们:“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只能从社会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这三项实践中来。”社会主义大学作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最重要的是要把学生培养成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反修防修的坚强战士。学校有各种工作,一切都是为了转变学生的思想。学生要进行多方面的学习,首先要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学生要上这样那样的课程,首先要上好阶级斗争这门主课。所有这些,都是不能离开三大革命运动的。不了解工人,不了解农民,阶级斗争都不知道,怎么能算大学毕业?

  社会主义大学应当不断提高无产阶级的教育质量,引导学生用无产阶级政治统帅业务,为革命努力学习文化科学知识,“对技术精益求精”,掌握为人民服务的真本领。在这个问题上,正如列宁指出的,“全部关键”在于“把青年的学习、组织和训练的事业加以根本改造”。而坚持走《五·七指示》道路,实行开门办学,正是为了实现这个“根本改造”。学生只有积极参加三大革命运动的实践,与工农相结合,树立为革命而学的正确目的,才能产生真正强大的学习动力,以百折不回的毅力,去攻克一个又一个的科学文化堡垒。只有立足于教育革命,批判封、资、修的学科体系,彻底改革旧的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按照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认识——实践”的认识路线组织教学,才能使学生既学到有用的书本知识,又掌握丰富的实际知识,“把精力集中在培养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上”。离开了三大革命运动实践,还谈得上什么培养无产阶级接班人的“正确道路”?

  几年来,清华、北大发动广大师生深入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坚持“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必须同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方针,在开门办学过程中,努力做到师生与工农相结合,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理论与实际相结合。北大文科以社会为工厂,紧密结合批林批孔、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以及最近评论《水浒》来组织教学,推动了哲学、经济、文学、历史等各个学科的改造。以“史”的课程而论,过去宣扬“英雄创造历史”的唯心史观,现在努力阐述劳动人民在历史上的作用;过去尊儒反法,现在努力正确评价法家,深入批判儒家;过去厚古薄今,现在贯彻古为今用的方针,总结历史经验,为现实斗争服务。清华大学打破了基础课——技术基础课——专业课的“老三段”旧体系,结合典型任务进行教学,把学生的学习同热火朝天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联系在一起。这几年共完成近千项生产、科研任务。

水利系以万里黄河为课堂,坚持为治黄服务,为农业服务。治河泥沙专业十二名学员和三名教师,到山东某地结合“引黄放淤”的科研任务进行教学。他们在当地党委领导下,向贫下中农学习,打破书本上的老框框,完成了放淤工程设计。经过广大群众的奋战和有关部门的支持,这项工程今年一次就淤出五万一千七百亩良田。学员既为农业学大寨贡献了力量,又学到了丰富的实际知识,并在理论上有新的创见。化工系二年级,在完成了一项填补我国技术空白的化工设计以后,师生共同编写了《化工车间设计》等两本教材和两篇科技论文,总结了工人的实践经验,并把设计中有创见的六项革新从理论上加以阐发。由此可见,开门办学,结合典型任务进行教学的过程,就是始终贯彻“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原则,使学员在实践的基础上着重向理论方面学习的过程。那种把开门办学歪曲为“实践——实践——实践”的论调,完全是不顾客观事实的一种捏造。

  开门办学,出去以后,也仍然有一个端正思想路线的问题。我们两校注意引导师生在三大革命运动中与工农兵一起战斗,想工农兵之所想,急社会主义之所急,虚心学习工农兵的思想感情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办教育,并且根据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需要,积极改造旧教学体系。如果在下厂下乡过程中不与工农结合,不认真参加到阶级斗争和生产劳动中去锻炼思想,而把旧的一套教学内容、教学方法照搬下去,不花气力去切实组织理论联系实际的教学,那就不是真心实意地实行开门办学。我们两校始终坚持把政治思想工作放在首位,坚持“理论和实际统一”的原则,努力使学生在德、智、体几方面都得到发展。

  实践证明,实行开门办学,就可以在三大革命运动中培养学员,使他们在政治与业务两方面都得到锻炼,在斗争中提高觉悟,既懂得坚持党的路线和政策的极端重要性,又能够在无产阶级政治统帅下刻苦钻研业务,善于学习国内外的先进科学技术,又不迷信书本,敢于创新,成为又红又专的战士。把开门办学诬蔑为“不学文化”,实际上就是要走资产阶级关门办学的老路,把学生培养成资产阶级接班人。

  三

  资产阶级攻击无产阶级教育革命,总是在教育质量问题上大做文章。坚持教育要革命的方向,就必须正确看待教育质量,批判“智育第一”。

  对于教育质量,不同阶级有完全不同的看法。我们认为,社会主义大学培养出来的学生,必须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建设社会主义服务。因此,看质量首先要看方向,看路线,要看德育、智育、体育全面发展。即使就业务学习来说,也决不能以上了多少课程、念了多少本本为标准,而必须看理论与实际的统一,看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旧北大、清华号称什么“最高学府”、“红色工程师的摇篮”。可是,摇来摇去,许多学生被摇得晕头转向,追求个人名利,理论脱离实际。学哲学的搞不了哲学,学文学的写不了小说,学工科的既不会开机器,也不会修机器,学理科的只能关在高楼深院里纸上谈兵。有的人怕苦怕死,不服从党和国家的分配,有的甚至堕落成为资产阶级右派分子。而现在工农兵学员经过几年的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和阶级斗争、路线斗争觉悟大有提高,业务学习也取得了可喜的成绩,有的人并有发明创造,在校期间就能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作出贡献。清华大学机械系焊接专业一个学员小组,与北京建筑安装公司的工人、技术人员共同努力,打破了外国焊接工艺规范,成功地进行负一百度低温用钢的焊接。电子系控制专业的五名学员和两名教师,同精密仪器系几名工人一起,破除迷信,解放思想,研制成功大规模集成电路计算机辅助设计的关键设备图形发生器,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学员投身于火热的三大革命运动,写出了充满革命激情的长诗《理想之歌》,出版之后,受到广大工农兵的欢迎。地球物理系和地质地理系的学员一听到云南昭通和辽宁营口地区发生地震的消息,就立即奔赴灾区。在余震未平,山石还在滚动的情况下,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抢救阶级弟兄和人民财产,并在现场进行科学考察,取得了可贵的资料。

  工农兵学员毕业实践的丰硕成果,更是有力地驳斥了那种所谓“质量低”的谬论。清华大学的两届毕业学员完成了五百六十四项专题研究、生产任务和重大技术革新,具有国内先进水平的或填补国家空白的项目占三分之一以上。电子系七二届学员担负的十二个项目,全部达到国内先进水平,其中九项填补了国家空白。北大文科毕业学员结合战斗任务,编写了五十五本书,在报刊上发表了七百多篇文章;外语系的学员共翻译了十六种文字、二百五十万字的材料,为反帝反修斗争服务;理科学员完成了三百九十三项科研课题,七十九项达到国内先进水平。还有一些项目,在基础理论研究方面具有重要价值。两条路线,两种结果,事实俱在,不容抹杀。试问,现在的大学教育质量究竟是“不如过去的中技高”,还是旧大学所根本不能比拟的?

  成绩是这样显著,对比是如此鲜明,为什么还出现了对质量问题颠倒是非的种种怪论呢?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智育第一”的资产阶级教育思想作怪。毛主席说:“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有人却采取折衷主义的手法加以歪曲,实际上是去掉两头,光要中间,把“有社会主义觉悟”和当“劳动者”扔到九霄云外,眼睛只盯住“文化”。我们必须警惕有的人故意混淆重视智育和“智育第一”的界限,企图利用人民要把科学文化搞上去的迫切心情,重新搬出“智育第一”的一套陈旧货色。所谓“不要不加分析地批判智育第一”,说穿了,就是反对批判“智育第一”。“智育第一”从来就是资产阶级政治第一,难道还有什么值得肯定的东西吗?毛主席对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的旧教育早已作了深刻的批判,尖锐指出:“旧教学制度摧残人材,摧残青年,我很不赞成。”搞“智育第一”,就是要继续让旧教学制度重新来摧残人材,摧残我们的青少年,为复辟资本主义服务。人们知道,苏修叛徒集团的头目,大都是经过大学培养的所谓“红色专家”,正是他们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变成了社会帝国主义。这个“卫星上天,红旗落地”的历史教训,我们在努力建设社会主义的时候特别不能忘记。



  坚持教育要革命的方向,必须有工人阶级领导。在党的统一领导下,工人宣传队要在学校中长期留下去,参加学校中全部斗、批、改任务,并且永远领导学校。  清华、北大在文化大革命前为什么封、资、修的势力盘根错节,攻也攻不动?为什么工人、解放军宣传队进校之前,一不斗、二不批、三不改,而这几年学校却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根本原因就是,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摧毁了刘少奇资产阶级司令部在教育战线的反革命专政,粉碎了林彪一伙对宣传队进驻学校的阻挠和破坏,确立了工人阶级在学校的领导权。这是贯彻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实现无产阶级教育革命的根本保证。

  资产阶级每次搞翻案、复辟活动,总要跳出来猖狂反对工人阶级的领导。所谓“要有热心科学的外行来领导”,实质就是用抽掉阶级内容的手法,篡改毛主席关于“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的指示。为什么羞羞答答、不敢和盘托出“外行不能领导内行”的货色呢?无非是这种货色太臭了,拿不出手。于是,接过“外行能够领导内行”的口号,对外行加上“热心科学”的限制词,妄图以“不热心科学”的莫须有的罪名,把工人阶级的领导一举反掉,让那些“热心”搞资产阶级政治的人来把持教育领域。这就是他们要“解决”教育问题的根本办法。

  但是,对这套办法,我们并不陌生。在一九五七年,右派分子叫嚣“外行不能领导内行”,他们决不是想发展什么科学,而是要共产党退出学校,搞什么“教授治校”,即由资产阶级统治学校。文化大革命前,我们党曾派出一批批干部来到清华、北大。他们先是被资产阶级诬蔑为不懂科学的“土包子”,但后来其中一些人经不住资产阶级的压力和腐蚀,对阶级斗争越来越不关心,把毛主席的教导和党的基本路线置诸脑后,却跟在资产阶级后面对修正主义那一套越来越“热心”。结果呢,不但科学没有搞上去,自己倒陷入了修正主义的泥坑,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这种历史教训,我们还记忆犹新。现在,有人竟妄图把历史的车轮拖回到资产阶级右派梦寐以求的境地,这未免走得太远了吧!

  学校是阶级斗争的重要阵地,决不是单纯传授知识和为科学而科学的场所。清华、北大文化大革命前后的正反面经验,都证明了“实现无产阶级教育革命,必须有工人阶级领导”的伟大真理。工人阶级是最先进、最革命的阶级,最痛恨为剥削阶级服务的旧教育制度,又有阶级斗争、生产斗争、科学实验三大革命运动的丰富经验。在党的一元化领导下,工人阶级牢固地占领教育阵地,才能打破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独霸的一统天下,把学校改造成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才能使学校的教学、科学研究和其他一切工作沿着正确的路线蓬勃发展。许多进驻学校的工宣队同志都有这样的体会:教育阵地上的阶级斗争、路线斗争是复杂、尖锐的,必须要有坚定的工人阶级立场,要不断提高自己的路线斗争觉悟,坚决同修正主义作斗争,要警惕被资产阶级糖衣炮弹所打中,这样,才能把教育革命的光荣任务坚持下去。

  教育从根本上来一个革命,最近几年才开始。它不是过了头,而是刚起头。令人高兴的是,教育革命的新生事物正在茁壮成长。它一出现,就显示了无比强大的生命力,展现出光辉灿烂的未来。自然,它同一切革命的新生事物一样,总要经历一个发展和不断完善的过程。我们的工作也有一个学习和取得经验的过程。我们的教育质量决不是到此为止了,而是还在发展、提高。马克思主义者看问题,首先要看本质,看主流。非本质方面和非主流方面的问题当然也不能忽略,必须逐一地将它们解决。但是,如果抓住新生事物的某些不完善的地方,利用一些同志暂时不理解、不适应的状况,否定教育革命的主流和方向,广大革命群众是决不会答应的。

  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从文化教育阵地开始的。毛主席亲自派工人、解放军宣传队进驻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又亲自抓教育革命。教育革命的胜利,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伟大胜利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在,教育界的怪论就是企图为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翻案,进而否定文化大革命,改变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修正主义仍然是当前的主要危险。教育战线上的这场争论,是当前社会上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斗争的组成部分。把路线是非弄清楚了,就能真正促进安定团结。教育革命是一场深刻的社会革命,是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一件大事,要经过几代人坚韧不拔的努力。大、中、小学学生占全国人口的五分之一左右。用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把我们的青少年培养成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是关系到我们党和国家不变颜色的百年大计。我们一定要认真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学习马列和毛主席的教育革命思想,批判修正主义,批判资产阶级,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以阶级斗争为纲,把无产阶级教育革命进行到底!

  (原载《红旗》杂志一九七五年第十二期)




查看完整版本: [-- 教育革命的方向不容篡改[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1975.12.04)]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2101 second(s),query:5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