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翻案复辟的自供状——评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授意炮制的一篇文章[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1976.04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翻案复辟的自供状——评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授意炮制的一篇文章[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1976.04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wengeadmin 2005-08-15 18:57

翻案复辟的自供状——评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授意炮制的一篇文章

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1976.04.03)

《人民日报》

  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在去年大刮右倾翻案风的时候,曾授意炮制了一篇题为《论全党全国各项工作的总纲》的文章,极力宣扬“三项指示为纲”不仅是“当前”,而且是“今后二十五年”的“工作总纲”。这株大毒草洋洋万余言,是一份难得的反面教材,是一篇翻案复辟的自供状。只要剖析一下这篇文章,就可以看出,他那个“三项指示为纲”,哪里是什么“提法不妥”,明明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修正主义纲领;他们的右倾翻案活动,哪里是什么“好心办坏事”,明明是有理论、有纲领、有组织的,是搞阴谋诡计的。

  必须指出,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曾对此文寄予颇大期望。他们当时神气活现地扬言:“文章发表后,就是一个拳头打出去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拳头”,究竟要往哪里打?现在,真相已经大白,这个修正主义的“拳头”,要打的就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就是坚决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广大干部和群众。

  这篇所谓论“总纲”的文章,从头到尾打着“批林”、“反左”的旗号,攻击文化大革命。林彪推行的是一条极右的修正主义路线,他们却别有用心地说成是什么“极左”的路线,并且耸人听闻地提出,必须“彻底肃清”所谓“左”的“流毒”,“才能出现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这些人由于一贯站在极右的立场上,整个文化大革命在他们眼里就变成了“极左”。他们所谓的“反左”,就是反对毛主席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路线。他们“批林”是假,否定文化大革命是真。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干什么的?就是搞阶级斗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实质上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政治大革命。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毛主席最近指出:“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否定文化大革命的主要对象是党内走资派,就是否定整个文化大革命。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诬蔑文化大革命“伤害”了“有经验的干部”,他授意炮制的这篇文章更是集中攻击文化大革命“把党的好干部”“打下台”。试问,刘少奇、林彪两个资产阶级司令部难道不应该打下台吗?混入党内的一小撮叛徒、特务、反革命分子难道不应该清除吗?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难道不应该揭露和批判吗?文化大革命使广大干部受到了深刻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教育,使一批犯错误的干部得到了挽救,这对于他们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大有好处。论“总纲”的文章一字不提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性质、对象和任务的重要指示,却把整走资派诬蔑为“极左”,恶毒咒骂文化大革命,为那些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喊冤叫屈,妄图煽动那些犯有错误而受到群众批评的干部对文化大革命不满。这就再一次揭穿了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所谓的“永不翻案”,不过是孔孟之徒“以屈求伸”的故伎重演。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一次空前伟大的群众运动。“从来的群众运动都没有象这次发动得这么广泛,这么深入。”毛主席对文化大革命中亿万群众奋起大造党内走资派之反的革命精神,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和热情的赞扬。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证明,要防止修正主义上台,只靠少数人是不行的,必须动员全国人民起来进行斗争。文化大革命就是发动和依靠广大群众反修防修的伟大实践。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一贯坚持孔老二“上智下愚”的唯心史观,竟然说“依靠工农兵是相对的”。论“总纲”的文章秉承他的旨意,诬蔑群众容易盲从,乱反一气,上了“极‘左’词句”的当。在他们眼里,人民群众简直是无知的群氓。他们如此恶毒地攻击文化大革命的群众运动,正好说明这场斗争打中了他们的要害,显示了革命群众运动的巨大威力。他们站在群众的对立面,把仇恨发泄到大多数人身上,发泄到群众身上,充分暴露了这些党内资产阶级贵族老爷的反动嘴脸。在这里,我们要向这些人大喝一声,请你们仔细读一读毛主席在痛斥彭德怀反对革命群众运动的谬论时说过的一段话吧:“你们看见列宁怎样批判叛徒普列汉诺夫,批判那些‘资本家老爷及其走狗’,‘垂死的资产阶级和依附于它的小资产阶级民主派的猪狗们’吗?如未看见,请看一看,好吗?”

  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在授意炮制这篇文章的同时,散布了这样一种论调:“文化大革命中的那些问题一概把它忘记,根本不要去想它,也不要提它了。我记性不好,都忘记了。”寥寥数语,把他对文化大革命的满腹冤仇,一腔恼恨,流露得淋漓尽致。言下之意,管它什么文化大革命,全当没有那么回事,资本主义道路过去怎么走,现在照样怎么走!至于所谓“记性不好”、“忘记了”云云,那不过是骗人的。他那一系列的猖狂活动,充分表明他朝思暮想的是,要算账,要复辟,不把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打下去,不把文化大革命这一铁案翻过来,是决不甘心的。

  为了翻文化大革命的案,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别有用心地提出,“现在各方面都有个整顿的问题。”他授意炮制的文章宣称:“必须以这三项指示为纲,总结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的丰富经验,制定各项工作的具体政策,用这个工作总纲和各项政策来指导各方面的工作,整顿各方面的工作。”试问,你们现在提出要以“三项指示为纲”来对文化大革命进行“总结”,这岂不是说,党的九大、十大关于文化大革命的总结都不算数了吗?“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建设社会主义,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时的。”毛主席这一指示难道不管用了吗?事实很清楚,按照你们那个修正主义纲领和路线去“总结”,只能是对文化大革命的反攻倒算,你们却说成是“为了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你们提出要“制定”各项政策,“整顿”各方面的工作,无非是要否定和对抗毛主席为我们党制定的各项无产阶级政策,按照你们资产阶级的面貌来改造各方面的工作,改造我们的党和国家。

  论“总纲”的文章一口气说了九个方面“要整顿”,而“重点”是党的整顿,“关键”是领导班子。他们疯狂叫嚷,要打倒所谓“反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敌人”,要把“领导权夺回来”。他们所说的“反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敌人”,有其反动的特定含义,指的就是坚决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无产阶级革命派。他们搞修正主义,当然要把坚持马克思主义、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的人,看成是他们的阶级敌人。他们还居心险恶地把所谓“反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敌人”同叛徒、卖国贼林彪联系起来,说这些人从林彪的失败中间“吸取教训,设法把自己伪装得更巧妙”,而仍然“继承林彪的衣钵”,“袭用林彪的老谱”。其实,这些话恰恰是他们的自画像。在回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中揭发出来的大量事实证明,真正继承刘少奇、林彪修正主义路线的衣钵,袭用打着红旗反红旗的老谱,疯狂反对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不是别人,正是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他们这样蛊惑人心,制造混乱,丑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诽谤无产阶级革命派,说出了公开的和隐蔽的一小撮反革命分子不敢说的话,其要害就是阴谋分裂我们党,分裂群众,向无产阶级夺权。

  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这样迫不及待地要翻文化大革命的案,夺无产阶级的权,究竟要干什么?论“总纲”这篇文章作了最好的注解,就是:改变党的基本路线,全面复辟资本主义。

  论“总纲”的文章一开头就说:党的十届二中全会和四届人大,提出了我国今后二十五年发展国民经济的宏伟任务。紧接着他们公然把那个“三项指示为纲”封为今后二十五年“各项工作的总纲”。在这里,他们蓄意篡改党的十届二中全会和四届人大的精神,歪曲我们党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在今后二十五年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口号,偷梁换柱,将“二十五年”接过去,安在他们那个“三项指示为纲”上。他们颠倒革命与生产、政治与经济之间统帅与被统帅的关系,把实现现代化放在高于一切、统帅一切的地位,宣称“三项指示为纲”就是为了实现现代化。这样一来,阶级斗争这个纲取消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根本任务取消了,只剩下一个所谓“现代化”,那么,我们的党岂不是成了“生产党”,成了修正主义的党,我们党的纲领岂不也得修改了吗?如果照此办理,不用二十五年,整个中国就要改变颜色了。

  马克思主义认为,在总的历史发展中,生产力、经济基础一般地表现为主要的决定的作用,但同时又必须承认生产关系对生产力、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反作用。

而当旧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阻碍生产力和经济基础的发展的时候,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变革则起主要的决定的作用。在民主革命时期,毛主席曾在《论联合政府》中指出:“中国一切政党的政策及其实践在中国人民中所表现的作用的好坏、大小,归根到底,看它对于中国人民的生产力的发展是否有帮助及其帮助之大小,看它是束缚生产力的,还是解放生产力的。”毛主席接着指出:“消灭日本侵略者,实行土地改革,解放农民,发展现代工业,建立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和富强的新中国,只有这一切,才能使中国社会生产力获得解放,才是中国人民所欢迎的。”在这里,毛主席强调的是,只有革命才能解放生产力。在社会主义时期,毛主席也一向强调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不断变革对于生产力发展的推动作用,为我们党制定了抓革命,促生产的方针。文化大革命以来我国各项建设事业的蓬勃发展雄辩地证明,这场大革命是使我国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一个强大的推动力。但是,论“总纲”的文章,为了推行那个“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极力攻击抓革命,促生产的方针,攻击无产阶级政治挂帅,大肆贩卖唯生产力论的破烂货色。他们公然歪曲毛主席在《论联合政府》中讲的那一段话,并采取掐头去尾的恶劣手法,故意删去毛主席那一段话的后半部。他们抽掉革命来谈生产,认为不管走什么道路,只要能把生产搞上去,就是“真革命”,就是“正确路线”。一句话,还是那个“白猫、黑猫”。按照他们这种逻辑,两个超级大国钢最多,原子弹最多,岂不是“最正确”,“最革命”的了?第三世界的许多国家,由于遭受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的控制和掠夺,经济上暂时还处在不发达的状态,那岂不是“最不正确”,“最不革命”的了?请看,这些号称“懂得马克思主义”的人,荒唐到了何等地步!

  历史的经验表明,新老修正主义者常常从经济方面大做文章,反对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步他们的后尘,装作最关心生产、最懂得生产的样子,好象他是什么搞经济的“行家”、“里手”,无非是以抓生产之名,行复辟资本主义之实。他们在一切为了现代化的口号下,一方面极力反对上层建筑各个领域的革命,另一方面在经济领域顽固推行修正主义路线,妄图改变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方向。他们大肆贩卖资产阶级经济思想,宣扬科学技术至上、修正主义规章制度万能、个人物质利益第一,讲来讲去,就是不讲人的因素,不讲革命,故意避开批判走资派的问题,企图取消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他们反对党的领导,主张“专家治厂”;反对无产阶级政治挂帅,主张物质刺激;反对依靠群众、大搞群众运动,主张“管、卡、压”;反对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重搞“条条专政”;反对“两条腿走路”,片面强调大的、洋的;反对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大搞洋奴哲学、爬行主义。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崇洋迷外,露出一副买办资产阶级的洋奴相,破坏我国社会主义建设,造成了恶劣的后果。如果照他那样搞下去,那就只能把我们的经济建设拉到资本主义邪路上去,使我们的国家重新沦为殖民地、半殖民地。

  论“总纲”这篇文章的炮制,再次证明阶级斗争是客观存在,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在自以为得计之时向无产阶级发起的进攻,是何等气势汹汹!什么一定要把他们所谓的“反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敌人”打垮呀,什么他们是“为真理而斗争”,有“坚强的信念”呀,恨不得一拳把无产阶级打倒。然而,右倾翻案风可以得势于一时,本质上却是十分虚弱的。翻案不得人心。真理并不在搞翻案复辟的人手里。他们最害怕真理,最害怕掌握真理的人民群众。论“总纲”的奇文炮制出来没有多久,他们就感到有点大势不妙,煞费苦心地改了又改,把什么要打垮所谓“反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敌人”之类的家什收了起来。多么奇怪,既然是“反马克思主义的”,又是“阶级敌人”,怎么忽而又可以不要打垮了呢?既然是“为真理而斗争”,有“坚强的信念”,怎么忽而又心虚起来了呢?他们在修改这篇文章时,不得不添上几句自己很不想讲的话,同时又不得不删掉一些自己很想讲的话,用更狡猾、更隐蔽的手段向无产阶级进攻。但是,经他们这样一改,反而欲盖弥彰,原形毕露了。

历史上每次大的革命,要巩固和发展它的成果,往往需要经历比革命本身还要长的时间,而在革命时期和革命以后的很长的过程中,总是贯穿着翻案和反翻案,复辟和反复辟的斗争。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辟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广阔道路。它所要解决的问题,是在社会主义时期发动广大群众革资产阶级的命,特别是革党内资产阶级的命。它为反修防修,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建设社会主义,提供了极其珍贵的经验。文化大革命的性质、任务和意义,决定了凡是搞修正主义,搞复辟倒退的人,必然要翻文化大革命的案。肯定还是否定文化大革命,是真搞还是假搞社会主义的问题,是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进行到底,还是使它半途而废的问题。当前反击右倾翻案风的伟大斗争,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继续和深入,是关系到我们党和国家的命运前途的头等大事。我们一定要认真学习毛主席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以来关于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一系列论述,学习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反击右倾翻案风的一系列重要指示,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集中揭露和批判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的“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揭露和批判他那条同毛主席革命路线相对抗的修正主义路线。我们要发扬“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的革命精神,坚决粉碎资产阶级向无产阶级的进攻,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使我们国家沿着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胜利前进。



查看完整版本: [-- 翻案复辟的自供状——评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授意炮制的一篇文章[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1976.04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0484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