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读几本哲学史[唐晓文 (1972.02.06)]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读几本哲学史[唐晓文 (1972.02.06)]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玉岭 2005-08-15 20:33

读几本哲学史

唐晓文 (1972.02.06)

《人民日报》

  毛主席在谈到高级干部读马、列著作的问题时,提倡要读几本哲学史,包括中国哲学史,欧洲哲学史。毛主席这一指示,对于深入批判刘少奇一类骗子的唯心论和形而上学,进一步学会用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作为观察和分析问题的锐利武器,加强党的思想理论建设,是很重要的。

  可是,我们有的同志对于学习哲学史的政治意义,还缺乏深刻的认识。一听到学哲学史,他们就觉得很难。什么“哲学史深奥难懂”啦,“哲学史讲的都是过去的事,跟现实斗争联系不上”啦,“工作那么紧,那里有时间去读”啦,就是时常会碰到的一些议论。我们认为,这些说法是不对的。哲学是为政治服务的,哲学史就是各个时代的阶级斗争在哲学上的反映。我们今天要读几本哲学史,正是为了适应当前两个阶级、两条路线斗争的需要。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深入发展的情况下,刘少奇一类骗子宣扬唯心论的先验论反对唯物论的反映论,鼓吹英雄创造历史的唯心史观反对奴隶们创造历史的唯物史观,为他们推行修正主义路线、复辟资本主义的阴谋服务。这是我国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中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斗争的继续。而我们有的同志却识别不出来,分不清唯物论和唯心论,甚至受骗上当。这是什么缘故呢?最根本的原因,是由于没有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但是,不了解哲学斗争和政治斗争的关系,不了解唯物论和唯心论的斗争史,不能不说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全部哲学史,都贯串着唯物论和唯心论、辩证法和形而上学的斗争。几千年来的哲学史表明,一切哲学思潮和各种哲学流派,可以因历史条件不同而带着时代的特点,采取不同的具体形式,但是,它们不是属于唯物论就是属于唯心论,或者不是属于辩证法就是属于形而上学。哲学上的两军对战,始终反映着敌对阶级之间的利害冲突。用唯心论和形而上学来反对唯物论和辩证法,这是历来反动阶级向革命阶级进攻的一个重要方面。社会上阶级斗争的尖锐、复杂,反映在哲学领域里唯物论和唯心论、辩证法和形而上学的斗争,也必然是尖锐、复杂的。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以后,这种斗争依然存在。被推翻的剥削阶级为了恢复失去的“天堂”,总是要祭起唯心论和形而上学的“法宝”,作为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的舆论工具。拿我们国家来说,建国以来,在刘少奇一伙的策动和支持下,混进党内的叛徒、特务,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就曾经一次又一次地从哲学上向党进攻,为复辟资本主义鸣锣开道。刘少奇一类骗子宣扬唯心论的先验论,正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同资产阶级和修正主义哲学长期斗争的继续。学习哲学史,懂得了唯物论和唯心论、辩证法和形而上学之间斗争的规律,我们就能从哲学斗争中看到阶级斗争的实质,就能进一步认识到宣传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批判唯心论和形而上学是长期的斗争任务,从而时刻注意从哲学战线上发现和击退阶级敌人的进攻。

  哲学史上,任何一种反动哲学流派都是有它自己的思想渊源的。当代的唯心论同历史上的唯心论是一脉相承的。一切机会主义者、修正主义者贩卖唯心论和形而上学,尽管贴上“最新”的标签,披上时代的新装,揭穿来看,无非是从历史上的反动哲学武库中寻找来的破烂。刘少奇一类骗子宣扬知识是先天就有的唯心论的先验论,难道是什么新东西吗?不,一点也不新鲜。这不过是几千年来一切反动阶级用来愚弄劳动人民的说教。在中国,春秋时代的奴隶主思想代表孔子,宣扬有所谓“生而知之”的“圣人”,胡说“上知”和“下愚”是天生的,不变的;宋、明以来,地主阶级的思想代表程颢、程颐、朱熹、陆九渊和王阳明等,他们之间虽然也有过长期的争论,但在认识论上却都主张唯心论的先验论,或者鼓吹“以心知天”,“不可外求”(程颢),或者宣扬“学也者,使人求于内也”(程颐),或者说知行关系“论先后,知为先”(朱熹),或者散布“此心此理,我固有之”(陆九渊),或者胡诌“求理于吾心”,“不假外求”(王阳明)。在欧洲,古希腊反动的奴隶主贵族哲学家柏拉图,鼓吹灵魂不死,人出生之前就在“理念世界”中获得了一切知识,学习不过是对前世的回忆;德国资产阶级哲学家康德也声称,知识是“理智中先天赋有的”,是先于经验的。历史上这些唯心论哲学家,说法尽管有些不同,但实质上都认为知识是先天就有的,否认知识来源于实践,否认知识是外间世界的反映。有比较才能鉴别。今天,刘少奇一类骗子根本否认实践在认识中的作用,叫嚷什么“天才”、“天分”是娘肚子带来的,不正是历史上这一套陈腐不堪的唯心论的先验论的翻版吗?所不同的,只是他们挂着一块马克思主义的招牌,断章取义地引经据典,举出什么第几版、第几版,借以唬人。读几本哲学史,了解哲学上两条路线的斗争及其在各个时代的表现形式,把历史的斗争和现实的斗争结合起来,就可以帮助我们分清什么是唯物论的反映论,什么是唯心论的先验论,进一步提高路线斗争的觉悟,戳穿刘少奇一类骗子的谣言和诡辩。

  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历来都重视哲学斗争,把批判资产阶级唯心论和形而上学作为路线斗争的一个重要方面。他们在清算机会主义、修正主义哲学的时候,不仅指出它在政治上和理论上的反动本质,而且揭露它同历史上的唯心论和形而上学的血缘关系,挖出它的老祖宗。十九世纪七十年代的杜林,以“社会主义改革家”自居,大吹大擂,宣称自己的哲学是“最后的、终极的真理”,疯狂攻击马克思主义,阴谋“在自己周围建立一个宗派,一个未来的单独的政党的核心”。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彻底撕掉了杜林的画皮,揭露了他表面上骂倒一切,暗地里却偷运康德的形而上学,剽窃黑格尔的唯心论,东拼西凑,而形成了一盘五光十色的哲学大杂烩。恩格斯痛斥杜林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江湖骗子”,彻底粉碎了他分裂德国社会民主党的罪恶阴谋。二十世纪初,俄国修正主义者波格丹诺夫之流,把马赫主义打扮成“最新的科学的哲学”,用来“修正”马克思主义,推行取消革命、取消无产阶级政党的机会主义路线。列宁在政治上同他们坚决斗争的同时,还从哲学上进行彻底的批判。列宁在《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这部著作中,运用大量的历史材料,不仅证明了马赫主义在认识论的每一个问题上都是同马克思主义水火不相容的,而且揭露了它的老祖宗是十七世纪的英国大主教贝克莱的主观唯心论和休谟的不可知论,它的战友是反动透顶的内在论,它的继承者是公开宣扬有神论的反动信仰主义。列宁在批判马赫主义时借用了这样一句话:“谁要了解敌人,就得深入敌巢。”简单地把唯心论宣布为胡说不等于战胜它,只有了解它,深入地批判它,才能彻底战胜它。我们要彻底批判资产阶级哲学、修正主义哲学,就要学习伟大革命导师这种严肃的、科学的战斗精神。所以,花一些时间,下一些功夫,读几本哲学史是很有必要的。  党内两条路线的斗争,归根到底,是按照无产阶级的世界观去改造世界,还是按照资产阶级的世界观去改造世界的斗争,也就是辩证唯物论和唯心论、形而上学的斗争。半个世纪以来,毛主席从来都把党内两条路线的斗争提到世界观的高度来解决,在两条路线斗争的关键时刻,总是反复教育全党,要彻底粉碎机会主义、修正主义路线,肃清它们的流毒,必须注意学哲学、学哲学史,摧毁它们的理论基础。一九三七年,毛主席为了清算叛徒王明的机会主义路线,写了伟大哲学著作《实践论》和《矛盾论》。《实践论》总结了哲学史上唯物论与唯心论在知和行的关系问题上的斗争,系统地阐明了辩证唯物论的知行统一观,指出主观主义的两种表现形式——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不过是重复了历史上的唯理论和经验论的错误。《矛盾论》总结了人类认识史上辩证法和形而上学两种宇宙观的对立,深刻地论述了唯物辩证法的最根本的法则,指出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的思想方法是主观的、表面的和片面的,是重犯了历史上的形而上学的错误。一九五七年,毛主席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这部伟大著作中,用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分析了社会主义社会中的矛盾、阶级和阶级斗争,用马克思列宁主义路线深刻地批判了修正主义路线,揭露了修正主义的特点之一就是“反对或者歪曲唯物论和辩证法”,反复强调了学习和应用辩证唯物论对于识别和批判修正主义的重要性。一九五九年,在反对彭德怀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时候,毛主席特别强调必须从思想方面,即理论方面打败反党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潮,号召我们,为了从理论上批判经验主义,必须读哲学,稍后一步读哲学史。在这次思想和政治路线方面的教育运动中,毛主席又提出要读几本哲学史。由此可见,在两条路线斗争中,学哲学、学哲学史,从世界观上彻底批判机会主义、修正主义,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路线战胜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一条重要的历史经验。那种认为学哲学史跟现实斗争联系不上的看法,显然是不符合实际的。

  恩格斯曾经指出,为了发展和锻炼我们的思维能力,必须学习以往的哲学。哲学是自然知识和社会知识的概括和总结。在这个意义上说,哲学史也就是人类认识的历史。人类在认识史上积累了许多宝贵的经验,同时也曾经走过许多弯路。人们陷入唯心论的泥坑,除了阶级根源而外,还有认识论根源。人的认识过程不是直线上升的,而是一个螺旋式的曲线运动。这个过程的任何一个片断,如果被片面夸大、绝对化,“攻其一点不及其余”,这就必然歪曲地反映客观事物的本来面目,而走向唯心论。正如列宁所指出的:“直线性和片面性,死板和僵化,主观主义和主观盲目性就是唯心主义的认识论根源。”马克思主义以前的唯物论,离开人的社会性和历史发展,缺乏科学的辩证法,用简单的办法来对待唯心论,不但不能科学地分析它的阶级根源,也不能揭露它的认识论根源。因此马克思主义以前的唯物论总是不能彻底战胜唯心论,甚至它所忽略的精神的能动作用的方面由唯心论加以发展了。只有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论,才能彻底打败唯心论,为人类提供了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唯一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前车之覆,后车之鉴。从这里给我们一个极其重要的启示:如果仅凭朴素的唯物论和辩证法思想,不学习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不认真改造自己的认识能力,就不足以抵挡唯心论和形而上学的进攻,就容易被刘少奇一类骗子引上唯心论和形而上学的歧途,在路线上犯“左”的或右的错误。我们以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南,从哲学史中研究和吸取前人在认识上的经验教训,并把它运用到现实斗争中来,就可以避免重犯前人的错误,从而有助于弄通马克思主义,更加深刻地理解和掌握辩证唯物论,树立科学的无产阶级世界观。

  至于哲学史深奥难懂的问题,只要我们了解了学哲学史对于路线斗争的重要意义,也就好解决了。初读哲学史是可能会遇到一些困难的。但是,说难也不是难得不得了,只要我们以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武器,抓住唯物论和唯心论两条哲学路线斗争这个纲,紧密联系现实的斗争,还是不难读懂的。大家都要读几本哲学史,读什么书的问题就比较突出了。过去出版了不少中外哲学史书籍,有的是大部头的,甚至有严重错误,这只能作为我们学习中参考。但是,有可能从已出版的哲学史中,选择几本虽有某些错误,但基调还好,加以修改,重新出版,那广大干部是非常欢迎的。同时,我们希望哲学史工作者,遵照毛主席的教导,用马克思主义的方法对中国的和欧洲的哲学遗产,进一步给以批判的总结,用集体的努力,写出几本简明的、通俗的中国哲学史和欧洲哲学史,供广大干部和工农兵学习,为当前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服务。

  

  

  

  (原载《红旗》杂志一九七二年第二期)



查看完整版本: [-- 读几本哲学史[唐晓文 (1972.02.06)]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09479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