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柳下跖痛骂孔老二[唐晓文 (1974.02.26)]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柳下跖痛骂孔老二[唐晓文 (1974.02.26)]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玉岭 2005-08-15 20:37

柳下跖痛骂孔老二

唐晓文 (1974.02.26)

《人民日报》

  孔丘是腐朽没落的奴隶主贵族的思想代表。历代反动派都把孔丘尊为“圣人”,甚至称作“至圣先师”,“万世师表”。党内历次机会主义路线的头子都是尊孔派,叛徒、卖国贼林彪,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孔老二的信徒。相反,历代劳动人民却对孔丘极端仇恨和鄙视,对他的反动说教进行了严厉的斥责和批判。早在两千多年前,《庄子·盗跖》篇所记述的柳下跖痛骂孔老二的事迹,就是劳动人民反孔史上光彩夺目的一页。

  

  奴隶起义的杰出领袖

  跖,姓展,名跖,住在柳下(今山东省西部一个地方),所以叫他柳下跖。两千多年来,他一直被反动阶级诬蔑为“大盗”,被称为“盗跖”。现在,应该把被颠倒的历史颠倒过来。柳下跖不是“大盗”,而是奴隶起义的杰出领袖。

  柳下跖生活于春秋末年,正是我国由奴隶制向封建制过渡的社会大变动时期。行将灭亡的奴隶主贵族,为了挽救奴隶制的崩溃,更加残酷地压榨奴隶阶级和其它劳动者。宫廷贵族的生活骄奢淫逸,劳动人民却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繁重的苦役使他们无法生存。因此,“民人病苦,夫妇皆诅(咒骂)”,阶级矛盾十分尖锐,许多地方都爆发了大规模的奴隶起义。据史书记载,齐国有筑城“役人”奋起反抗,梁国有“民溃”,郑国民众暴动,卫国手工业奴隶围攻国君等,各地奴隶以“兵刃、毒药、水火”为武器,夺取贵族富豪们的“车马衣裘”。柳下跖就是在齐鲁一带领导奴隶武装起义的杰出领袖。

  剥削阶级史学家由于阶级的偏见,极力贬斥和抹煞柳下跖,有关他的事迹的记载很少。但仅从已有材料就可以看出,跖是一位英勇善战,深谋远虑,智勇双全的英雄。他有理论,有纲领,有组织,有群众。据《盗跖》篇说,柳下跖“从卒九千人,横行天下,侵暴诸侯”,所到之处,奴隶主贵族望风逃窜,大贵族龟缩在城里,小贵族躲进土堡,不敢抵抗。可见,他的队伍雄壮,声势浩大,对奴隶主贵族的反动统治是极大的威胁。跖的队伍转战各地,影响很大。所以,他的名字“跖”,就成了当时各国所谓“暴民”即起义奴隶的代名词,只要提起“跖”,贵族老爷无不胆颤心惊。

  革命暴力“是社会运动借以为自己开辟道路并摧毁僵化的垂死的政治形式的工具”(《反杜林论》)。在阶级社会里,暴力革命是一种社会制度代替另一种社会制度的普遍规律。柳下跖领导的奴隶起义,是我国历史上被剥削阶级通过暴力革命,解决社会矛盾的伟大尝试。长期被压在社会最底层的奴隶起来造反,打碎奴隶主贵族加在他们身上的枷锁,动摇了奴隶制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有力地推动了历史的前进,这实在是好得很。历史上一些主张革新和进步的人们,对柳下跖领导的奴隶起义,曾给以一定的积极评价。新兴地主阶级的思想家、法家的先驱者荀子,承认他善于辩论,有说服力,在下层民众中很有威望,说他“名声若日月,与舜禹俱传而不息”(《荀子·不苟》)。后来的一些进步思想家,也有的把柳下跖称为起义百姓的“出类拔萃”的圣人。

  但是,腐朽没落的奴隶主贵族,对柳下跖领导的奴隶起义,却怕得要命,恨得要死。他们把跖诬蔑为吃人肉,喝人血,图财害命的怪物或“大盗”。孔老二这个顽固维护奴隶制的家伙,对柳下跖更是恨之入骨。他恶毒咒骂柳下跖不守王法,不讲孝道,“为天下害”,并决心把这个“害”除掉。他配合奴隶主的暴力镇压,包藏祸心,伪装亲善,亲自出马,诱劝柳下跖投降。见到跖之后,他一拜再拜,极尽逢迎阿谀之能事,妄图用仁义道德的骗术和“造大城数百里”、“尊将军为诸侯”的名利为诱饵,要跖放下武器,服服贴贴地当奴隶主贵族的顺民。

  奴隶和奴隶主贵族是势不两立的。柳下跖早已恨透了孔老二这条顽固地为维护奴隶制而四处奔跑的丧家之狗,一听到他的名字就勃然大怒。跖怒发冲冠,手按宝剑,怒目而视,当面指着鼻子痛骂了孔老二。柳下跖严厉斥责孔老二复古倒退的反动立场,批驳了他的反动学说,揭露了他“诈巧虚伪”的丑恶嘴脸。孔老二被驳得无言以对,惶恐万状,狼狈不堪。被历代反动派尊为“圣人”的孔丘,在柳下跖这位饱尝奴隶制度苦头、并且决心埋葬这个罪恶制度的英雄人物眼里,不过是一钱不值的小丑。柳下跖在同孔老二的斗争中,表现了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和革命斗争精神。

  

  义正辞严痛斥“盗丘”

  孔老二见到柳下跖时,公然诬蔑跖领导奴隶起义是一种耻辱行为,要跖奉行儒家之道,效法“圣人才士之行”,“罢兵休卒,收养昆弟,共祭先祖”。对于孔老二这种险恶的用心和反动的说教,柳下跖当面进行了无情的揭露和批判。

  

  先王不足法,皆为“乱人之徒”

  柳下跖坚决批驳了孔老二效法先王、复古倒退的反动主张。孔老二所谓的“共祭先祖”,效法“圣人”,就是要实现他的“克己复礼”的反动政治纲领,维护和复辟衰微破败的西周奴隶制的典章制度、社会秩序。为此,他把殷商、西周的奴隶制社会吹得天花乱坠,说成尽善尽美的人间仙界;把商汤、周文王等奴隶主阶级的头目,美化成德高望重的“至圣”,要人们顶礼膜拜。柳下跖驳斥了孔老二这种“作言造语”的胡说,痛斥了奴隶主贵族的残暴统治,揭露了奴隶制的腐朽黑暗。他尖锐地指出,奴隶主贵族头目们并不象孔老二吹捧的那样是什么“圣人”,他们的行为“乃甚可羞”,全是些欺压人民,使人民不得安生的“乱人之徒”。他们统治的社会也并不是什么人间仙界,而是“以强凌弱,以众暴寡”,人压迫人,极端不合理的社会。柳下跖认为,只有“耕而食、织而衣、无有相害之心”的社会,也就是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社会,才是道德高尚的社会。这深刻地道出了广大奴隶群众摆脱剥削和压迫,渴求解放的愿望。柳下跖斥责道,孔老二“修文武之道,掌天下之辩”,是为了自己“求富贵”,也就是维护奴隶主的统治地位,使奴隶们继续处于暗无天日的深渊。柳下跖对孔老二用来诱惑他的“诸侯”的权势地位和豪华生活,极端蔑视。他指出,那种不劳而食的寄生虫生活十分可耻,奴隶主贵族的统治是不会长久的,势必“后世绝灭”,决不会有好下场。这清楚地说明:孔老二想复辟奴隶制,奴隶们是决不答应的。

  柳下跖对孔老二复古倒退立场的批驳,表现了被压迫的奴隶不畏“先祖”,不怕“圣人”,决心推翻旧制度的革命造反精神。反动派无论是欺骗还是暴力镇压,都是不能阻止历史车轮前进的。毛主席指出:“中国人民是不能忍受黑暗势力的统治的,他们每次都用革命的手段达到推翻和改造这种统治的目的。”

   “孝悌”之道,全是欺世惑众的谬说

  孔老二的学说是以恢复周礼为目的,以“仁”为核心的一种反动理论。这个学说把“孝悌”作为“仁”的根本,认为只有“孝子”,才能够成为维护奴隶制国家的“忠臣”。孔老二的“孝悌”之道,完全是维护“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奴隶主贵族的等级制度和宗法制度的。柳下跖眼光犀利,看穿了孔丘学说的这种反动本质,一针见血地指出:孔丘“妄作孝悌”是想当富贵的诸侯,是为了统治人民。跖列举大量事实,雄辩地揭露了孔老二“孝悌”之道的欺骗性。在他看来,被孔老二捧为“忠臣”、“贤士”的人,统统是帝王敲诈劳动人民的帮凶,贵族大人们的忠实奴才;他们的所谓“德”行,只能“为天下笑”,“皆不足贵也”。那些为效忠奴隶主而死的“忠臣”、“贤士”,不过是些死在臭水沟里的猪狗而已。跖当面质问孔老二,你认为自己的学说是通行天下之理,而你为什么被鲁国赶走,在卫国无立脚之地,齐国没人理你,在陈蔡受围攻,四处奔波,到处碰壁,“不容身于天下”?“子之道岂足贵邪?”这种痛快淋漓的批判,彻底揭露了孔丘之流所吹捧的“忠臣”、“贤士”、“君子”们的丑恶嘴脸。

  柳下跖站在反抗奴隶主压迫的革命立场上,认为奴隶们起来造反,从奴隶主贵族手里夺回自己创造的财富,是完全合理的。他根据奴隶阶级的斗争实践,对勇、义、智、仁等道德范畴作了全新的解释。他说:奴隶们在向贵族们进行战斗的时候,舍生忘死,冲锋在前,这是勇;队伍转移,退却在后,这是义;善于分析形势,掌握战机,这是智;缴获财物,分配均匀,这是仁(“入先,勇也;出后,义也;知时,智也;分均,仁也。”《吕氏春秋》)。这位奴隶起义的杰出领袖,批判了孔老二的“孝悌”之道,同时在我国历史上,最早地从现实生活中提出了同奴隶主阶级相对立的奴隶阶级的道德标准。这深刻地证明了一个真理:在阶级社会里,“道德始终是阶级的道德;它或者为统治阶级的统治和利益辩护,或者当被压迫阶级变得足够强大时,代表被压迫者对这个统治的反抗和他们的未来利益。”(《反杜林论》)柳下跖提出的道德标准,代表着被压迫奴隶对奴隶主的反抗和他们的利益;而孔老二的“孝悌”之道,则是一切反动派维护其反动统治的思想武器,对劳动人民来说,它完全是欺世惑众的谬说。

  孔丘乃“巧伪人”、天下之“大盗”

  孔老二满口仁义道德,装腔作势,道貌岸然,把自己打扮成“天生的圣人”。他的徒子徒孙更是把他吹得吓人,说什么“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夜”,等等。可是,当这个“圣人”头戴装饰华丽的帽子,身穿长袍,彬彬有礼地来拜见柳下跖时,他的伪善面目立刻就被撕破了。柳下跖一听说孔老二来见,就轻蔑地指出,这个家伙是鲁国的“巧伪人”,是个花言巧语,奸诈狡猾的伪君子。他严厉痛斥孔老二是“好面誉人”,“亦好背而毁”人的口蜜腹剑的两面派;是“不耕而食,不织而衣”,吮吸人民血汗的寄生虫;是“摇唇鼓舌,擅生是非”,官迷心窍,欲求富贵的反动政客。孔老二及其门徒咒骂柳下跖是“重利轻义”的“大盗”,诬称他为“盗跖”。而跖则历数了孔老二矫(假)言伪行、迷惑天下、追名逐利的种种罪行,针锋相对地指出:孔老二是真正的盗,“盗莫大于子”。他毅然把“大盗”这顶帽子戴到孔老二头上,称他为“罪大极重”的“盗丘”。

  孔老二是“圣人”还是大盗,是“君子”还是“巧伪人”?对这个问题,反动统治阶级和劳动人民作出了截然相反的回答。正如伟大的革命家鲁迅说的:“孔夫子之在中国,是权势者们捧起来的,是那些权势者或想做权势者们的圣人,和一般的民众并无什么关系。”(《在现代中国的孔夫子》)劳动人民历来都把孔老二看作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伪君子,是倒行逆施的反动家伙。

  柳下跖指着鼻子痛骂孔老二,立场鲜明,大胆无畏,据理反驳,有根有据,使孔老二的诱降阴谋遭到了可耻破产。最后,跖斩钉截铁地说:孔老二你说的那一套,都是我所反对的,你赶快滚吧,不要再罗嗦了(“丘之所言,皆吾之所弃也,亟去走归,无复言之!”)!孔老二在跖的痛骂之下,晕头转向,六神无主,出门上车时,两手发抖,马缰连掉三次,“目芒然无见,色若死灰”,活象一匹挨了揍的恶狗,灰溜溜地夹着尾巴滚走了。

  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孔老二作为奴隶主贵族的思想家,是根本瞧不起劳动人民的。他胡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论语·里仁》),诬蔑劳动人民没有道德,贪图小利,只知道种田干活,是供贵族老爷驱使的工具。但是,孔老二这个“君子”在同柳下跖的斗争中吃了败仗。这生动地说明:被奴隶主贵族贬为卑贱低下的奴隶,最勤劳,最勇敢,最聪明,是破坏旧世界,推动历史前进的元勋;而自视“高贵”的孔老二及其信徒,欺压群众,鄙视生产劳动,是最腐朽,最反动,最愚蠢的。

  历史上有不少政治家、思想家,在不同程度上反对过孔老二。但是,象柳下跖这样,否定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奴隶制度,对于从帝王、“圣人”到“忠臣”、“贤士”的奴隶主贵族的一切代表人物,进行了如此尖锐深刻的批判,还是少见的。跖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是由于他深受奴隶制的剥削压迫,最了解孔老二的一套说教的反动本质。这说明,在历史上劳动人民从来就是反孔的主力军。

   林彪是当代中国的“盗丘”

  柳下跖同孔老二这场面对面的斗争,是两千多年之前奴隶和奴隶主贵族两个阶级尖锐斗争的表现。孔老二复辟奴隶制的反动主张,遭到了以柳下跖为代表的奴隶阶级的坚决反对;他所鼓吹的一套反动谬论,早已被起义的奴隶们驳得体无完肤。但是,后来的历代反动派总是把孔孟之道作为愚弄人民,维护其统治的反动思想工具。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林彪,就是孔老二的忠实信徒。他死死抱着孔老二的灵牌,把孔老二的一套谬论作为改变党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妄图颠覆我国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建立林家法西斯王朝的思想武器。

  林彪从孔老二那里接过“克己复礼”这个反动口号,阴谋复辟资本主义,并且把它看做万事中最大的事。他效法孔老二“修文武之道”,效法“圣人才士之行”,开历史倒车。他和孔老二一样,都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反动派。

  林彪把孔老二的唯心论的天才论作为反党的理论纲领。他自比“天马”,把自己说成是“先知先觉”的“圣人”,而把劳动人民却看作只想“挣钱”、“搞米”,根本不懂革命道理的“群氓”。这完全是孔老二的门徒诬蔑柳下跖“孳孳(不倦地)为利”的谬论的翻版。

  林彪抄袭孔老二的“德”、“仁义”、“忠恕”一套谬论,并且给它贴上历史唯物主义的标签,以此来攻击无产阶级专政。他叫嚷“恃德者昌,恃力者亡”,咒骂无产阶级专政是“暴政”、“独裁”,要我们对已被打倒的地、富、反、坏、右等等牛鬼蛇神实行“仁政”。他和孔老二一样,都是行将灭亡的反动阶级的代言人。

  林彪因袭了孔老二的“小不忍则乱大谋”的反动伎俩,结党营私,大搞阴谋诡计。他“语录不离手,万岁不离口”,要自己“忍耐”,用“韬讳(晦)”之计,等待时机,妄图实现颠覆无产阶级专政的大阴谋。林彪这个家伙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正是柳下跖两千多年前痛斥的孔老二那种“矫言伪行”的“巧伪人”。

  叛徒、野心家林彪乞灵于孔老二的亡魂,阴谋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投降苏修社会帝国主义,是货真价实的卖国贼,是当代中国罪大恶极的“盗丘”!蚍蜉撼树谈何易。两千多年前,孔老二复辟奴隶制的罪恶目的,遭到了可耻的破产。林彪复辟资本主义的阴谋失败得更惨,他折戟沉沙,摔死在蒙古温都尔汗。一切妄图阻止历史车轮前进的好汉们,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目前,一场批林批孔的政治斗争和思想斗争正在全国深入开展。广大工农兵冲锋陷阵,发挥了主力军的作用。“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从柳下跖痛骂孔老二以来,劳动人民同孔孟之道进行了长期的不断斗争。但是,奴隶社会的奴隶和封建社会的农民,都不是先进生产方式的代表者,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他们不可能用科学的革命理论彻底战胜孔孟之道。今天,无产阶级领导下的我国劳动人民是国家的主人,战斗在三大革命运动的第一线,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武器,最能抓住孔老二反动思想的本质,击中其要害。我们要认真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的著作,学习毛主席关于批林批孔的一系列指示和党中央规定的有关文件,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发扬无产阶级反潮流的革命精神,彻底批判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的极右实质,打好批林批孔这一仗,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查看完整版本: [-- 柳下跖痛骂孔老二[唐晓文 (1974.02.26)]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3960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