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刘修外传第十回 紧灭火刘邓惧燎原 镇革命王婆到清华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刘修外传第十回 紧灭火刘邓惧燎原 镇革命王婆到清华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wengeadmin 2006-03-09 05:43
刘修外传第十回 紧灭火刘邓惧燎原 镇革命王婆到清华


清华大学井冈山兵团


(www.wengewang.org扫校)


  话说王氏刚才竟然狗胆贬低毛泽东思想,却又说自己在桃园也翻过一次毛选,引用过一次毛主席的话。其实是:

  信口雌黄不自量,疯犬吠日枉自狂。

  原来,有一次为了决定一个社员的成分,需要知道长春是何时解放的,王氏才翻毛选中《关于辽沈战役的作战方针》一文的注解看看,而关于所谓引过毛主席的话这回事,就更可恨了。读者都知道,《九评》是一九六四年七月发表的,在那里,毛拦席提了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五个条件。事隔不过三个月,王光美回桃园搞二次四清时在一次会议上竟敢胡说八道,说:“毛主席提出接班人五个条件,敢于斗争是第一条。”无疑此乃是大黑话。不仅毛主席提出的第一条不是这个,五条里面也没有这一条。有头脑的人,也自必懂得,根本就没有超阶级的“敢于斗争”。她所说的“敢于斗争”,实际上是势召地富反坏、牛鬼蛇神一起跑出来,随着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指挥棒转,“敢于”向无产阶级司令部斗争”罢了。

  远的不必说,王光美这次桃园之行,本身就是向无产阶级司令部的一次猖狂进攻。毛主席刚刚在《浙江省七个关于干部参加劳动的好材料》的批语上指出:“这一场斗争是重新教育人的斗争,是重新组织革命的阶级队伍,向着正在对我们猖狂进攻的资本主义势力和封建势力作尖锐的针锋相对的斗争,把他们的反革命气焰压下去,把这些势力中间的绝大多数人改造成为新人的伟大运动,……”刘少奇立即派王光美去桃园,反其道而行之,纠集了一些新资产阶级分子、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坏分子,打击了广大的贫下中农、社员群众、基层干部,却把真正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保护过关。通
过这次“蹲点”,王光美便按既定计划精心总结了一份长达十万余字的所谓《桃园四清经验》。刘某得此,如获至宝,唯恐其不够修,唯恐其不够毒,亲自动手修改,批发到全国,企图把全国农村都变成大大小小的桃园。(www.wengewang.org扫校)

  不过事情也不太理想,手下人反映,王氏的“桃园经”写得又长又臭,念一遍得六、七个小时,人家都不爱听,王氏得知此情,不禁象个泄了气的皮球,感到无限的委屈。刘某人也知道,再这样下去,他的路线就贯彻不下去了,自然心中也十分不是滋味,却安慰着说:“没关系,这叫做‘行拂乱其所为’,你要‘动心忍性’呀!”没想到王氏一听此言更加伤心起来,抽泣着说:“你不知道,我都四十岁了,‘四十而不惑’,可那些人还说我妖言惑众! 呜呜……”。刘某见她哭得如此伤心,又如此恳切,于是一狠心,说道:“也罢,我这儿的工作不管了,我陪你到全国各地走一遭,让你亲自去讲,这准会有人听的,有我在,他们也就会相信的。”王氏听罢果然破涕为笑。于是这两人就到河北、山东、安徽、江苏、上海、广西等地转了一大圈,大量兜售其形“左”实右的黑货,给全国的四清工作造成一时的思想混乱。可恨的是:

  夫唱妇随,蹲桃园六月,精心总结修文十万宇,
  北走南奔,捧歪经一本,妄图流毒中华百二州。

  周游一圈回来以后,刘少奇颇为得意。暗自思量:“为了在中国实现资本主义,我花了多少心血,真够‘忍辱负重’的了。”此话果然不假,刘少奇(www.wengewang.org扫校)确曾以最顽固的剥削阶级立场、最阴险的两面派手法进行过一系列准备。读者如想了解其中底细,还得从早一些的时候说起。

  话说从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揪出了彭、黄、张、周反党集团,罢了他们的官以后,刘少奇早看在眼里,恨在心里。当时他心里想:你彭老总自己搞砸了不要紧,你现在这么一搞,我以后再要搞也就困难多了。”所以庐山会议开过以后,他一直郁郁不乐。后来王光美提醒他一句:“你不是常对我说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行拂乱其所为。现在他们搞出了漏子,正是吸取经验教训的好机会,也算是你的一次实验嘛!”刘听罢,才转忧为喜。于是会同邓小平,召集手下四大金刚:彭真、陆定一、罗瑞卿、杨尚昆。共同吸取彭黄张周的教训,密议复辟大计。决定由杨尚昆加强特务工作,专
门盗窃档案材料,偷听毛主席讲话,由罗瑞卿在军队中大搞以军事冲击政治,使军队便于控制,更要进一步和林彪同志争夺军权;(www.wengewang.org扫校)由陆定一牢牢掌握中宣部和文化部,要限制毛选出版,要大量发行封建的、资本主义的作品,以大造复辟的舆论准备;由彭真作邓小平的助手,实际上行使副总书记之权,并要将北京市搞成“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试点,把持着《前线》、《北京日报》作为复辟的喉舌,进攻的急先锋。

  正如毛主席教导我们的那样:“阶级敌人是一定要寻找机会来表现他们自己的。他们对于亡国、共产是不甘心的。不管共产党怎样事先警告,把根本战略方针公开告诉自己的敌人,敌人还要进攻的。阶级斗争是客观存在,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就是说,不可避免的。”果然,自一九五九年以来,“三家村”、“四家店”就从各个方面开展了攻势,在陆定一,周扬指挥下,文艺界首刮黑风,在彭真的支持下,“三家村”的急先锋吴晗一马当先,破门而出,发表了两株大毒草;《海瑞罢官》和《海瑞骂皇帝》,为被罢官的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喊冤叫屈。接着,“三家村”也兴高采烈地开张了。霎时间,什么“有鬼无害论”、什么“中间人物论”、什么“时代精神汇合论”、什么“清官有益论”等等货色充斥文艺论坛,更配合着哲学上杨献珍的“合二而一”论,经济上、政治上的“三自一包”、“三和一少”歪风。一时阵阵恶浪、股股妖风,矛头直指无产阶级司令部,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这是刘少奇利令智昏,竟然在一九六三年狂妄地叫嚣:“如果中国党内发生了赫鲁晓夫的政变,……即使多数意见是错误的,
……也要少数服从多数。”真是凶相毕露,野心跃然。紧接着就是前面说过的,派王光美去“桃园”取经,并亲自支持她到全国各地去推销。

  但是,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

  毛主席说:‘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这是中国人形容某些蠢人的行为的一句俗话。各国反动派也就是这样的一批蠢人。”又说“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就是帝国主义和世界上一切反动派对待人民事业的逻辑,他们决不会违背这个逻辑的。”(www.wengewang.org扫校)

  一九六五年初,毛主席亲自制定了《二十三条》,从根本上否定了王光美的“桃园经验”,使我国城乡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得以健康地进行。

  同年四月,毛主席主持了政治局会议,中国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末日到来了!毛主席明确指出,吴晗的《海瑞罢官》的要害是“罢官”,吴晗的问题是政治问题。根据这个精神,在江青等同志的主持组织下,姚文元同志在上海发表了《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从此吹响了这场文化大革命的号角。在刘少奇的怂恿指使之下,彭真抛出了反毛泽东思想的黑纲领“二月提纲”,妄图扑灭文化大革命,实现资本主义复辟。但是,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早已识破了他们的阴谋,亲自主持制定了伟大的历史文件“五月十六日通知”。九天后,北大聂元梓等同志于一九六六年五月二十五日贴出了中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把北大“搅得周天寒彻”。李雪峰、郭影秋、蒋南翔等人深怕革命烈火愈烧愈大,急急忙忙赶到北大现场进行灭火,大肆挥舞“内外有别’、“党纪国法”等棍子,并建议聂元梓把大字报撕下去或用别的大字报盖将起来。

  但是,当伟大领袖毛主席知道以后,立即给予最大的支持,赞扬这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北京公社宣言”,让康生同志马上广播,立即见报。于是,六月一日晚,震撼全国的消息传出去了。

  却说当下,刘少奇为大字报事正闷闷不乐,在客厅里听着广播消遣,闻此消息已报导出来,异甚,即时打电话给广播电台,想狠狠地斥责一番他们为何竟如此放肆,泄露了天机。但闻接电话者回他,是毛主席让广播的。刘少奇顿时冒了一身冷汗。瘫倒在沙发上。王光美见状大惊,因为他颓丧之甚,乃是婚后二十余年所未见过的,连忙上前相慰。刘某叹道:“彭罗陆杨已经露了马脚,原先指望还能象一九三五年遵义会议、一九五七年反右和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上那样,我再来个金蝉蜕壳,舍车保帅,推个一千二净,再另行招降纳叛,等待东山再起。实没想到这次聂元梓大宇报从下面揭起,矛盾直向上指,要追根到底,势必有连锁反应,到头来四面楚歌,我这个老底就玄了。刚刚派得蒋南翔等人去灭火,又让毛主席识破了我的诡计,这回无路可逃也!”王氏连忙献计道:“事到而今,只有小平能和你同舟共济了,何不找他商量去。”一语提醒老刘,于是连忙整衣,到得邓府。邓某此时亦正愁眉不展,但到底比刘某镇静一些,乃附耳献计道:“不妨趁毛主席不在北京的机会,连忙向北大派入工作组,
马上控制局势,名为斗争黑帮,实则掐断大路,然后再慢慢分区扑灭之。”刘某连声称妙,说道;“对,派工作组还可以用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名义,下边谁敢不听?上面陈伯达、康生等只要我们哥俩同心合力,他们拦也拦不住。”邓又得意地说:“别的单位盖子如果揭开了,群众出于对党中央和毛主席的信任,自必也要求派工作组,那就愿者上钩吧。到时候,这个工作组就不由你不要了。”计议既定,刘某自回家中,将此计告知王氏。王氏也觉得除此之外,别无良策。沉吟片刻,乃自报奋勇道:“要派工作组,我还可以亲自出马,就凭我‘桃园’这一套手法,再总结一套经验来,你给我一推广,
局势就可以大变了。”

  但见从六月初开始,刘邓向各校陆续派出了镇压革命的工作组。这里不表别处,单表一表清华大学的两条路线斗争。

  却说清华大学党委第一书记乃是刘门大将之一,蒋南翔是也。早在一二.九运动期间,他就紧跟彭真,十几年来在清华大学推行了一条修正主义的教育路线。他在文化大革命前后与彭真、邓拓之间的瓜葛,早已被清华大学的革命群众揪住。于是六月九日到十一日,三天之内,五百多人的庞大工作组就进入了清华园。他们口口声声说是应群众的要求来的,是斗争黑帮来的,并且一进校就夺了校党委的权,机械地宣布党总支副书记以上的都是黑帮,党支部副书记以上的都是黑帮爪牙。全部置之于“楼上”,令他们猛学《修养》,闭门思过,却不准他们接触革命群众,参加斗争。

  由于他们进校时打的是党中央、毛主席的旗号,人们自必敲锣打鼓,欢迎他们。但是,不久就发生了很多疑问:黑帮可以按职位分吗?纵使可以按职位分,全校“黑帮”也不过一百五十名,“爪牙”也就是四百多,但工作组员却多达五百余名,他们要一个对付一个吗?那我们群众干什么事呢?如果不是,他们来那么些人又是对付谁的呢?再说,为什么群众想斗黑帮那么困难呀?那几个大头头,在市内开会的开会,在香山休养的休养,只有一个党委副书记艾知生在校,可是警卫森严,无从接近,唯恐群众动他一根毫毛;说的是在写检查,却是按时上下班,一天八小时坐软沙发,连去锅炉房打开水还有专人代劳,简直是养尊处优。而群众呢,一天三个单位时间开会,上午不知下午干什么,今天不知明天干什么,连看大字报的时间都没有,工作组说的话又容不得半点异议,叫人不知如何战斗。霎时间,清华园内已经点燃起来的革命烈火又被压下去了。文化革命向何处去?但见:

  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

  这些问题,早被革命小将看在眼里。他们按照毛主席的教导:“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蒯大富同志首先开路,很早就在大字报上提出:“过去权在校党委手里,我们夺过来了,现在权在工作组手里,我们每一个单命左派都必须考虑,这个权代不代表我们。代表我们则拥护,不代麦则再夺权。”这段话象一把匕首,狠狠地刺中了工作组的要害。(www.wengewang.org扫校)

  却说清华,北大,历来是阶级斗争的重要阵地,也是学生运动的中心之一。工作组在这里能否站得住脚,关系刘邓反动路线在全国的命运。今见清华告急,刘少奇不免坐卧不安,虽有女儿刘涛在清华,但此人威信不高,水平有限,尚不能左右清华局势。在此危急关头,少不免还得王氏出场。于是在六月二十一日,王光美就偷偷地混进清华园,成为了作组的一名从不露面的,神秘的“普通组员”了。这位“普通组员”一入清华便着实一鸣惊人,炮制了“电话事件”,开拓了血腥的“反蒯斗争”。要知详细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www.wengewang.org扫校)


行者 2012-07-13 07:14
文革漫画:乘胜追击


查看完整版本: [-- 刘修外传第十回 紧灭火刘邓惧燎原 镇革命王婆到清华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4358 second(s),query:4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