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叶文福:将军,不能这样做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时代歌谣 -> 叶文福:将军,不能这样做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brecht 2006-07-02 11:39
将军,不能这样做

   叶文福


小蚕蛹按:陈(再道)大麻子文革后并没有悔改自己在720事变中的行为,文革后任铁道兵司令,拆毁幼儿园给自家盖小楼. 军队作家叶文福的诗"将军,你不能这样做!"就是写这件事,结果叶成为 "自由化份子",不知去向。老田说,武汉当年的"陈再道事件"是利益集团向"文革"的一次反攻,言之有理,是一个值得注意的学术观点.

  

  历史,总是艰难地解答一个又一个新的课题而前进的。

  据说,一位遭“四人帮”残酷迫害的高级将领,重新走上领导岗位后,竟下令拆掉幼儿园,为自己盖楼房;全部现代化设备,耗用了几十万元外汇。我……

  我说什么?
    我怎么说?……
  你——
   是受人尊敬的前辈,
       我是后之来者。
  你我之间
    隔着硝烟弥漫的
      三十年代、
        四十年代,
  批评你——
    我从来,
      没有想过。
  因为
    也许正是你
      用抱着机关枪
        向旧世界猛烈扫射的手。
  把抽在我脊梁上的皮鞭
    一把夺过——
  你把我搂在
    满是血污
      和热汗的胸前,
  大滴的
    泪水
      砰然而落!
  你抽泣着
    摸着我
      浑身的伤疤,
  厚厚的嘴唇,
      哆嗦着,
        你说:
  “孩子,
    我们
      解——
        放——
          了——”
  于是,
    我赤着脚,
  小小的脚丫
     踩着你
      又深又大的脚窝
        走进了
         新中国……
  不!将军——,
    即使是这样,
  我也要说,
    我更应该说!
  记得么?
    那年
      抢渡泸家桥——
  身后:追兵!
  对岸:烈火!
  一河如虎的浪山呵,
    几根沉沉铁索……
  革命
    在危崖上
        焦灼——
  难道井冈山的火种
    要被这大渡河水
         无情吞没?
  你大瞪着
     布满血丝的眼睛,
  驳壳枪
    往腰间
      猛地一掖,
  一声呼啸,
    似万钧雷霆,
  挟带着雄风,
    冲进了
      中国革命
        英雄的史册!
  那时候
    将军,
      你想的是什么?
  我敢说,
    你想的是:
  “为子孙后代
    都过上
      幸福的生活!”
  你说的是:
     “最艰巨的任务
      给我!
        给我!……”
  多么不幸!
    我的浑身弹痕的将军呵,
  四十多年后,
    你英雄的身躯,
      竟会让功劳
        压得
          步履蹒跚,
  你雷霆般的声音
    被时光的流水
      侵蚀得
        多么孱弱:
  “给我……”
    “给我……
  给你月亮
    你嫌太冷,
  给你太阳
    你嫌太热!
  你想把地球
    搂在怀里,
  一切,
    都供你欣赏,
      任你选择……
  什么都要,
    你什么都要!
  为什么
    就是不要
      你入党时的誓言?
  为什么
    就是不要
      无产阶级的本色?
  难道大渡河水都无法吞没的
    井冈山火种,
  竟要熄灭在
    你的
      茅台酒杯之中?
  难道能让南湖风雨中
    驰来的红船,
  在你的安乐椅上
    搁浅、
      停泊?
  难道一个共产党人
    竟要去写
      牛金星们
        可悲的历史?
  难道一代一代
     揭竿而起
       殊死抗争,
  竟只是为了
    你一家人
      无止无休地享乐?
  如果真的是这样,
    将军,
  你怎么对得起
    牺牲在你怀里的战友
      最后的嘱托?
  怎么对得起
    那白发苍苍的
      《共产党宣言》的作者?
  去呵,将军,
    穿上当年的
      红缨草鞋,
  去吻吻你曾为之流血的土地吧——
  那一寸一寸
    从敌人手中
      夺过来的土地呵,
  那一寸一寸
    从苦难深渊中
      捞起来的土地呵,
  那一寸一寸
    打着革命印记的土地呵,
  那一寸一寸
    养育过经军、
       八路军、
         新四军、
           解放军的土地呵,
  喂过你小米汤的,
    那太行母亲
      手中的木勺,
        还在碗里
          搅拌着野菜;
  当年为你包扎伤口的
    洛阳大嫂
      一家三代。
  堆在一间六平方米的
    小屋子里:
       床上架锅……
  我的官高权重的将军呵,
    你戎马征战几十年,
  到底为的什么?
  置人民疾苦于不顾,
    你!
      一个共产党员的良心
        难道就不受
          真理的谴责?
  莫非你真的坚信
    法律
      永远是你手中的纸牌,
        或者至多是
          夏夜柔和的晚风?
  难道你
    浑身的毛孔
      现在竟渗不进一丁点
        周总理的
          美德?
  为了你的“现代化”,
    幼儿园都拆掉了,
      后人都不管了!
  满头飞雪呵,
  你还能舒适几年?
  明天是孩子们的
    是孩子们的呵!
  孩子们都不要了,
    谁来捧你的骨灰盒?
  也许
    你骄傲地说:
      我有儿子……”
  是的,你有儿子——
    你的儿子
      如果是
        革命者,
  他就会
    愤而离开
      你的高楼;
  如果他是
    不肖后代,
  他那白皙的手
    将永远捧着
      人民对你的指责!
  我有一位
    当收购员的朋友,
  要是知道了
    你的慷概之举,
      心里该有
        多么难过——
  当他得知
    牛耳朵里
      有几根茸毛
        能换取外汇,
  几年来
    他辛勤地
      剪呵,
        剪呵,
  一根
    一根
      竟剪了十斤多……
  人民
    像春蚕抽丝那般
       为祖国积累财富,
  你有什么权利,
    把先烈的热血,
      把人民对党的信赖,
        把劳动者辛勤的汗水
          肆无忌惮地
            挥霍?!
  难道周总理
    庄严宣告的
      四个现代化,
  难道党和人民
    忍住十年伤痛
      在炉前
        在田野
          为之挥汗流血的
            四个现代化,
  竟是你
    打着饱嗝,
      信手弹给我们的
        油星
          和
            唾沫?
  真不幸——
    我的将军!
  第一次长征
    你征服了大渡河,
  而今天
    新的长征,
     你想过了没有——
      你再后退一步
       就会变成了
        大——
          渡——
            河——
  不!
    牛金星的悲剧
      决不会重演——
  因为人民
    决不会
      沉默!
  但愿我的诗句
    也化作万钧雷霆,
  挟带着雄风
    冲进你的耳朵,
      冲进你的心窝,
  在这新长征的路上
    且听前进的后人
     和前进的法律一道
      大喝一声:
        “将军,
          不能
            这样做!”

———————————————————
陈再道给毛泽东的信

-论剑谈棋 豪杰尽聚 -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最最最敬爱的毛主席:
最最敬爱的林副主席:

最敬爱的周总理、伯达同志、康生同志、江青同志,中央军委、中央文革:

主席啊,主席!我犯了这样大的罪,您老人家还这样关怀我、教育我,要我好好
学习,重新革命。您老人家给我指明了出路,给我重新做人的机会,给我第二条
生命。我感激不尽,感恩不尽,我永生永世感恩不尽。毛主席啊!我过去就是不
听您老人家的话,胜利后,进城以来,我的思想蜕化变质,腐化了,变成资产阶
级分子了,忘了本,变坏了,我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犯了滔天大罪,破坏了武汉
地区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我有罪,我向您老人家低头认罪!向广大革命群众、革
命干部低头认罪!我遵照您的光辉教导、文革的指示,把我送到学习班,革命造
反派的同志和参加学习班的干部,对我进行了批判、斗争和帮助,进一步触动我
的反动思想、反动灵魂,对我教育极深,帮助极大,使我对自己的错误和罪行有
了进一步认识严重。我坚决承认和改正错误,重新革命,重新做人。在您老人家
的亲切教导下,在同志们的热情帮助下,十二月一日我作了一个检讨交代,我这
个检讨交代很不深刻,认识还好似很差的,以后进一步作检查,认识检讨错误,
清算自己的资产阶级思想,使我重新做人,重新革命的起点。现在把我的检查交
代记录送您老人家看一看,请您老人家训教。我永远听您老人家的话,永远永远
跟着您老人家,重新革命,重新做人,永远读您老人家的书,听您的话,照您老
人家的指示办事,争取做您老人家的一个好战士。我要好好学习,坚决重新革命
,我决心到群众中去接受造反派和广大群众的教育,在无产阶级革命运动中改造
自己,重新做人,重新革命。坚决响应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号召,以斗私、批修
为纲,在自己灵魂深处闹革命,彻底改造资产阶级世界观。敬祝您老人家万寿无
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敬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永远健康!

               犯了罪的陈再道
                一九六七年十二月三日

东门之阪 2008-03-24 06:31
叶文福写给胡锦涛的两封申诉信(摘录)

●第一封

  我诚恳地希望,在你领导下的中国共産党中央委员会能够重新审查中共中央(1981)三十号文件,并停止从1981年8月17日起至今对我长达二十三年的迫害。  

这个文件的出笼和实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阴谋。  

这个文件对我的诬蔑和栽赃我永远不能接受。  

这个文件是当时在邓小平和胡耀邦领导下的中共中央对我的人权的恶意侵犯和对我的人格的肆无忌惮的践踏和侮辱。  

中国共産党的最高领袖亲手挖掘了一个阴谋陷阱之后,擅自利用职权,以中共中央文件的形式,捏造事实,非法在全党、全军、全国点名批判一个成年趴在桌子上写诗的22级军队党员文学专业创作干部,这是标凖的无知对思想的挑战,是中国共産党作爲执政党不依法执政的违法行爲。……  

邓小平诬蔑我站到同党和人民对立的立场上去了,他一个人说了不算。他与我,在那个特殊的历史阶段,到底是谁站到同党和人民对立的立场上去了,只有前进的历史,只有前进的时间说了算。  

二十三年间,我不断地上诉。……  

我依法索赔。  



叶文福的诗人气质使他吃尽苦头。(王粒儿提供)

我上诉二十三年,不仅无人理睬,而且闹出如前所叙的笑话而不受任何法律制约,这就是根本制度的落后和缺陷。  

我是个诗人,没有任何政治野心。是的,我的诗得罪了一些人,但我的诗得罪的是诗应该得罪的人。值得自豪的是,我在这块土地上没有一个私敌。……坦诚使我在这个邪恶的时代遭受过无数打击,但作爲中华民族的诗人,爲民族精神之不灭,我愿意这样活着和死去。……  

我平静地等待你的答覆和处理。……  

致以

公民的敬礼  

叶文福 2004.10.20

●第二封

  我于2004年10月20日给你的长信想你是该收到了──我寄的是特快专递。  

我在自己的母国,被邓小平执政时的共産党中央委员会(1981)三十号文件非法诬陷长达二十三年多之后,在2004年10月向你详细陈情。念你日理万机的劳顿,我又在度日如年的煎熬之中静静地等了整整半年。我在信中说了,我静静地等你半年。我是在被诬陷二十三年之后,是在向你详细陈情之后,是在无法忍受的苦难之中,又静静地等了你半年。  

我离你大约十公里。  

二十一世纪──二十三年冤情──长安街上的十公里──半年──渺无音讯!  这是一组何等残酷的数字烙下的现实!  不仅渺无音讯,赵紫阳逝世──我根本不知道──我所在中国传媒大学时至今日竟还有胆非法要求我不得随便外出。在此我提出最强烈的抗议!  

我不是在求你爲我平反,我个人算什麽?一条人命,在枪口面前,如同蝼蚁,如同潇洒吹去的一缕青烟。我是代表我的可悲的时代敦促你领导的中共中央委员会爲了中华民族的真正的前途而必须敢于拨乱反正,敢于改正专制历史上遗留下来的时代错误。  

我是一个诗人。把诗人当作敌人,这或许也是邓小平供全世界和历史取笑的天大笑话之一。……我做了什麽?我说了什麽?值得这麽一个伟大的党的最高领袖亲自设陷阱请我入瓮,而且他死了多年我还不得翻身。历史是前进了还是倒退了?  

我知道你收不到我的信。  

当年我作爲一个二十二级干部,在扬言搞三不主义(即不扣帽子、不打棍子、不揪辫子)的全国性会议上的一个负责任的发言一眨眼就到了邓小平桌子上,成了我的所谓罪证。而我苦苦申诉二十三年,却渺无音讯。如此强烈的反差,证明你们身边都是些什麽质量的空气。  

什麽叫专制?这就叫专制!……  

而且,原军委工程兵在我1989年至1990年无辜被抓进进监狱期间,不通知我个人,非法砸开我在工程兵大院的房门,把我房里的财物劫掠一空。如果说以前是军队的违法行爲,那麽,我把这麽严重的案件告到作爲军委主席的你面前,这麽长时间没有任何反应,这说明了什麽?  

我保留申诉的权利。  

我强烈要求赔偿。……  

中国共産党如若在二十六年前读懂了我的《将军,不能这样做》一诗,就不会有今日如此艰苦的装腔作势的所谓“反贪行动”了。……  

二十四年,我被人爲的苦难折磨得浑身是病,等不了多久了。  

二十四年,我以良好的耐性、修养和气节充分表现了中华民族的精神文明在苦难面前的尊严。

  叶文福  

2005年4月16日于离你十公里的地狱式的家中

https://host284.ipowerweb.com/~chicagog/bbs/read.php?f=5&i=43407&t=43230

gmd123 2008-03-25 08:16
当年读过,今天再读还是深有感触

林涛 2014-10-15 12:28
作者是湖北蒲圻(现赤壁市)人。蒲圻是我曾经工作过的地方。

致敬!


查看完整版本: [-- 叶文福:将军,不能这样做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09095 second(s),query:4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