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我一直生活在毛泽东时代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时代歌谣 -> 我一直生活在毛泽东时代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maolive 2011-12-12 12:40
我一直生活在毛泽东时代  

——毛主席诞辰118周年随想  

   

于泮泉  

   

我是幸运的,

我是幸福的,

因为我曾经生活在毛泽东时代。

我一出生就率先赶进了毛泽东时代,

我在毛泽东时代生活了二十八载。

此后,我一直生活在毛泽东时代,

从来就没有与时俱进地迈进什么新时代。

虽然有人会因此为我惋惜,

我却只感到骄傲与豪迈。

   

那是一个生活艰苦,

却精神富足、人人平等、追求上进的年代;

远不似现在这样生活富足(也不尽然,有人“富足”得身价过亿、十几亿

有人则上不起学、瞧不起病、住不起房、养不起老),

却精神空虚、个个骂娘的年代。

那是一个一夜之间消灭了黄赌毒黑,

吃苦在前、享乐在后,世风纯正的年代;

远不似现在这样黄赌毒黑沉渣泛起,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道德沦丧的年代。

那是一个工农当家作主,

公仆须看人民眼色行事的年代;

远不似现在这样官骄民弱、前腐后继,

上访的老百姓却会被投进黑监狱的年代。

那是一个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

却可以在革命与生产中安定地生活,

让人心舒气畅、扬眉吐气的年代;

远不似现在这样天天高呼和谐、发展,

却危机四伏,人人心怀不满,

上等人坐立不安、“下等人”受足了窝囊气的年代。

那是一个枪口对外、一致前进,

全国人民有着共同理想和信念的时代;

远不似现在这样肆意反党、反毛、反祖国、反社会主义都可以被包容,

骂汉奸却会惨遭围剿的年代。

那是一个“打倒帝修反”口号震天响,

却八方来朝,朋友遍天下的年代;

远不似现在这样“和谐世界”动地哀,

战略伙伴满世界,

却寻不见一个朋友的年代。

……

   

在毛泽东时代,我上了小学,

第一课是“毛主席”,

第二课是“工人、农民”。

于是,我爱上了毛主席,

于是,我爱上了工人、农民。

我戴上了红领巾,跟上了共产党。

我经历了困难时期,

十几岁的孩子竟饿得走不动路,

但我不知道饿死几千万为何物。

因为我生活在三万多人口的村子,

就从来也没有出现过饿死人的事故。

毛主席、

工人、

农民,

万众一心、共克时艰,

同一个脚步;

低标准、瓜菜代,

仍然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与天斗、与地斗、与阶级敌人斗,

中国人决不能受制于天、受制于人,

就应该坚定地走自己的路。

   

在毛泽东时代,我考上了初中,

学习了社会发展简史,

受到了最初的世界观启蒙;

加入了共青团,

逐步眼亮心明;

学了《九评》苏共中央公开信,

更有“学习雷锋好榜样”,

科学的理想、信念开始萌生。

临毕业,

又遇到邢燕子、董家耕。

于是,我毅然放弃百分之百的升学希望,

“做第一代有文化的农民”,

在广阔的天地里练就铁骨铮铮。

   

在毛泽东时代,

我在贫下中农队伍中战天斗地,

受过社队三级领导的交口称赞;

又作为贫宣队的一员

参与管理一所村小

——这上层建筑第一线。

“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

伟人的声音何等洪亮,

一辈子我都会牢记心间。

更“有雄文四卷,为民立极”,

给我铸就肝胆。

珍宝岛战斗打响,

“提高警惕,准备打仗”

我又为保卫祖国扛上枪杆。

   

在毛泽东时代,

我入伍参加了人民解放军。

虽有同帝修反血战到底的决心,

竟始终也没能如愿。

盖因:

人造卫星上天,

本已惊天动地;

小球撼动地球,我们的伟大领袖

又该具备何等神力。

尼克松跨洋朝拜毛泽东,

与不可一世的杜勒斯恰成鲜明的对比。

勃列涅、柯西金

怎敢妄动轻举?!

做一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

能不挺直了腰板

扬眉吐气?!

虽未能如愿上前线,我入了党,

紧跟毛主席继续革命,

我更加义无反顾。

“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克思主义”,

我可以挤出足够的时间阅读毛主席开列出的

马恩列六本著述。

批陈整风、批林批孔的强劲东风,

让马列毛三座丰碑,

在我心中永驻。

   

在毛泽东时代,

我退伍回到了母校。

先当贫宣队,后做“臭老九”,

就为同学们讲解马列六本书。

虽然不会讲得十分完整、准确,

只因山中无老虎,

我竟然在此站住了脚。

就在我充满憧憬的不久,

惊天的噩耗不断传来:

唐山大地震惊魂未息,

三位伟人相继离去,

——九州共哭泣。

   

十月里,响“春雷”,一举粉碎四人帮,

伴随着纪念堂、《五卷》和《全集》;

两个“凡是”当活靶,

取消阶级斗争为纲、工作重心转移,

都进行得十分顺利。

党章、宪法基本未变,又有四项基本原则,

自然让人觉得仍然是毛泽东时代,

——尽管我时常会心存芥蒂。

   

在我的毛泽东时代,

恢复高考了,

我全身心地投入到毕业班的政治课教学中去。

教学相长,

我如饥似渴地研读哲学、政治经济学……

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努力弄懂马克思主义。

查找资料、设计课堂、批改作业……

教学中我投进了更多的精力。

社会上普遍认可了学生们的高考成绩,

还有我的教学能力。

——尽管那是初中毕业教高中,

我远不具备那应有的学历。

没想到高中帽子摘了,

连省级重点高中都下商调令催我前去。

只因乡亲、乡政府执意挽留

我才坚决地谢绝了他们的好意。

   

在我的毛泽东时代,

最深刻的改变,

来源于四千人大会

——一个精心设计。

让文革中受冲击的人评论文革,

——多么了不起的创意!

结论出来了:

彻底否定了文革、

否定了继续革命;

又给了毛主席三七开,

还多亏了XXXX的奋力争取。

让“XXXX”见鬼去吧,

——既然有一件无缝天衣,

谁还会在意把老百姓

蒙进鼓里?

   

后来的一切,

自然顺之成理:

联产承包——分田单干,

人民公社一朝解体;

承包、租赁、股份制、公司制

一切都向国际的资本看齐。

借口就在于,原有的体制

缺乏生机与活力。

此时,

我长期负责初中思想政治课教学,

讲过社会发展简史、科社常识、法律常识、中建常识……

开始还算得心应手、游刃有余。

又参加大教院、东师大函授学习,

也曾则大受裨益。

可课堂上讲的是马列毛,

社会上实行的却是打着XX旗号的资本主义,

完全无法理论联系实际。

   

在我的毛泽东时代,

改革开放的声势绝对老大,

经济上虽初现畸形

毕竟获得了很大的发展:

政治上伴随着苍蝇、蚊子涌入,

资产阶级自由化开始泛滥。

同人民大众反腐气势交织在一起,

加上境外势力的介入,

终于酿成了一九八九年那场大动乱。

“要反右,更要防左”,

让方励之们顺利闯关;

青年学子的革命热情,如同文革中“三种人”一样,

却受到了灭顶的查杀。

中考政治遭遇取消,

我的政治课教学举步维艰。

   

在我的毛泽东时代,

南巡讲话家喻户晓,

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

越做越大。

全民、集体企业遭改制、变卖,

工人们的铁饭碗一朝被砸。

弱势群体一旦降生,

其地位、

生活、

形象

每况愈下。

“思品课”最终取消了社会发展简史,

传统的东西几乎一点儿也没有留下;

又加进了许多光怪陆离,

——我讲不了啦。

   

在我的毛泽东时代,

我退休回到了家。

帮儿子照看孙女,

误打误撞

我遇见了乌有之乡。

透过这个小小的平台,

我看到了文革的影响、人民的觉醒

以及社会主义祖国、

乃至全世界的希望。

我上网、阅读、思考、发文,

尽情地畅谈理想、空想、幻想与梦想。

努力为社会主义复兴

发散出我些许余热,

拨弄出一点微不足道的声响。

虽时常会听到杀左族毛的狂吠,

革命者何惧那随时可能降临的狂风恶浪!

   

我深知:

以我黄昏的躯体,

或许无缘又一次黎明的晨曦;

我一直生活在毛泽东时代,

不,从日自韶山出那一刻起,

小小环球一直生活在毛泽东时代,

却是宇宙的真理

——除非全人类都彻底消灭了阶级。

毛主席的影响无所不在,



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

君不见,

中国在觉醒,

美国在觉醒,

世界在觉醒,到处都会有

红旗高举。

看,

冲破希拉里、

富士康、

走资派、

贺卫方们设置的重重黑暗,

毛泽东时代的太阳,

正孕育着一个更绚丽的

冉冉升起。

bookworn 2012-03-12 00:24
那是一个生活艰苦,却精神富足、人人平等、追求上进的年代。


查看完整版本: [-- 我一直生活在毛泽东时代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09123 second(s),query:4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