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请教:谁有袁隆平在1966年发表的论文《水稻的雄性不孕性》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请教:谁有袁隆平在1966年发表的论文《水稻的雄性不孕性》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曹为平 2012-07-26 11:12
谁有袁隆平在1966年发表的论文《水稻的雄性不孕性》?

本人需要这篇论文,希望知道网上下载的同志和朋友,能够指出下载地点。

有1966年《科学通报》1966年2月第四期的同志和朋友,也希望能够照相或打字送上网,供大家下载。

谢谢!!!

ziliao 2012-07-26 12:23
袁隆平在1966年发表的论文《水稻的雄性不孕性》

pdf格式,文字可选中复制、粘贴。

《科学通报》 人民大学的cnki数据库中有。

曹为平 2012-07-28 11:06
Quote:
引用第1楼ziliao于2012-07-26 12:23发表的  :
袁隆平在1966年发表的论文《水稻的雄性不孕性》

pdf格式,文字可选中复制、粘贴。

《科学通报》 人民大学的cnki数据库中有。

已下载!谢谢!

再请教,如何上人民大学数据库?以前我可以上,也可以上参考消息和人民日报数据库,后来不知如何上不去了。

谢谢!!!

曹为平 2012-08-06 21:57
请问有《袁隆平论文集》吗?
哪里可以下载?

ziliao 2012-08-08 08:17
袁隆平资料636种免费下载:

http://book.zhizhen.com/searchDoc?sw=%D4%AC%C2%A1%C6%BD&channel=searchDoc&searchtype=2

找到相关文档约 636 篇

ziliao 2012-08-08 11:45
袁隆平著作及传记数十种下载(包括《袁隆平论文集》):

http://dajialai.org/ziliao1/index.php?dir=%D4%AC%C2%A1%C6%BD%2F

├[炎黄春秋200101]“东方魔稻”的发明人袁隆平奇遇记--庄志霞 聂 冷.txt
├_杂交水稻之父_中国工程院院士_着名杂交水稻育种家袁隆平.pdf
├不再饥饿:世界的袁隆平_22222222.pdf
├东方魔稻之父  袁隆平传_111111111.pdf
├人类福星袁隆平:绿色高原觅师踪_22222222222.pdf
├北师大版六年级下册《当代神农氏》1PPT课件【生字,袁隆平简介,初读,拟小标题】.ppt
├华国锋与袁隆平.pdf
├少年红色经典  袁隆平_22222222.pdf
├当代『神农』袁隆平_222222222.pdf
├当代神农袁隆平.rar
├<有声读物 袁隆平1>
│    ├袁隆平01.mp3
│    ├袁隆平02.mp3
│    ├袁隆平03.mp3
│    ├袁隆平04.mp3
│    ├袁隆平05.mp3
│    ├袁隆平06.mp3
│    ├袁隆平07.mp3
│    └袁隆平08.mp3
├杂交水稻学_22222222.pdf
├湖南省21世纪初新的农业科技革命暨建设农业创新体系论文集_2222222.pdf
├爪哇稻及其亚种间杂种优势的研究_22222222.pdf
├绿色王国的亿万富翁  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传_2222222.pdf
├补天:袁隆平的精彩人生_22222222.pdf
├袁隆平传.pdf
├袁隆平口述自传_11111111.pdf
├袁隆平的有关事件.txt
├袁隆平笑谈人生.pdf
├袁隆平论文集_111111111.pdf
├袁隆平:你们不知吃不饱的痛苦我见过饿殍.doc
└超级杂交稻研究_1111111.pdf
├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传.pdf
├禾下乘凉梦:袁隆平传.pdf
├绿色神话解读:论袁隆平科技创新.pdf
├袁隆平 杂交水稻之父.pdf
├袁隆平 杂交水稻学.pdf
├袁隆平 杂交水稻简明教程  (中英对照).pdf
├袁隆平 杂交水稻育种栽培学.pdf
├袁隆平 谢长江著.pdf
├袁隆平与杂交水稻.pdf
├袁隆平传.pdf
└走近袁隆平.pdf

曹为平 2012-08-12 23:03
不能过高估计袁隆平文章
《水稻的雄性不孕性》的水平。


最近我读了《科学通报》1966年2月第四期袁隆平的文章《水稻的雄性不孕性》,这篇文章其实很短。现在邓贼当局和反共右派们普遍地称这篇文章为论文,许多不知就里的人们也这样称呼,但这不合事实。事实上这不是论文,这只是一篇实验报告。如果论这篇文章的技术水平,那么任何一个农业技术员(仅仅是技术员,不是工程师,不是高级工程师,更不是科学院院士)都是应该写得出这样的实验报告来的,否则就没有资格当农业科学技术员了。稍有点文化的农民也是写得出这种实验报告的。和李竞雄同志1963年1月8日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文章比,那么李竞雄文章的水平,远远超出了《水稻的雄性不孕性》。

当时我是复旦大学原子核物理系的学生,但我敢说,如果李竞雄同志让我从事杂交水稻研究,那么我也是写得出来的,绝对不要有任何神秘感。在文化大革命中,我们也曾读过一些培育优良品种的文章,农民们还请过我们参加一穗选。只是由于我们参加其他科学种田工作,才没有参与农业优良品种的培育。

我这样说,并不是否定《科学通报》杂志,不是说发表这篇文章错了。事实上,《科学通报》在1966年能够发表这样一篇实验报告正是我肯定的。可以说,如果不是文化大革命就在眼面前,那么这篇实验报告是绝对不可能登上《科学通报》的。我甚至敢于说,当时那些资产阶级学术权威们,多半在暗中嘲笑《科学通报》呢!“《科学通报》怎么会把这样一篇实验报告发表在这上面?”并且把这说成“极左”。如果不是杂交水稻成功的话,他们还会把发表这篇文章作为文化大革命的罪行,说成是破坏科技杂志,毁灭科学。

大家只要想一下,华罗庚同志的优选法和统筹法,实际在科技上的水平要高得多,也是实用科学。可是邓贼复辟时许多科技人员和工程技术人员就是一次非难华罗庚的。不能说在推广优选法和统筹法时,官吏们存在着形式主义,我本人就是被形式主义非难过,还给我扣过许多帽子。比如我在下面说到的工艺改革,本来就是在我们厂里的具体情况下选的最好的工艺,她们却无端地硬要我再来改,而且给我硬扣上“到顶论”的帽子。

为此,在这儿我要和大家谈谈我国的科技杂志状况。

在七十年代邓贼复辟前,我国的科技杂志,相当重视实用科学。以我们的化验科学来说,在那个时候,一个普通的化验方法,“理化检验”、“分析化学”等杂志,会翻来覆去地出好多篇文章,这些文章说到底种种讨论就是同一个方法在工艺上的不同而已。就是这个“而已”使得讨论这个方法的结果是能够尽量地实用,而且各人可以提出不同的工艺,使得读者使用时能够有个比较。本人就从这中间收到不少教益,而且我根据我们自己的情况也进行了工艺改革。一直到2000年我被迫内退时为止,我们化验室使用的一直是我制定的工艺(不知道目前是不是还是如此,现在电脑这么发达,应该淘汰这个工艺了。说不定我的不求长进的徒弟们,目前还是如此。)不仅如此,我们培养了不知多少的化验员,他们学的都是我制定的工艺。我们的徒弟不但充斥四川南充地区,甚至南充地区以外也有。我敢说,如果1975年把我制定的工艺写成论文,很可能当时的化验杂志也会发表。不过我自己倒觉得杂志上发表的文章已经够多了,我自己没有必要去“轧闹猛”,图个虚荣。

(我其实也写了,几年里一直锁在我的抽屉里,自己看看。但八十年代初,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厂里有关办事人员突然到我这里要论文。我说没有她们一定要我拿出来,我不得不拿出了篇论文并且说我自己还没有留底,等我抄一份,可是她们一分钟也等不得一定要马上拿走。我不得不交给她们,并声明要她们及早还给我让我抄一份,她们也答应了。谁知自此以后再无音信。等我不得不去讨,哪知道她们不但忘记了也找不到了。后来反过来还训了我一通,好像我多事,好像是我自己要交给她们,又指责我自己不留底稿。据我猜测,大概那次她们需要标榜自己“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或许上面突然问他们要论文,他们评工资和分配房子想不到我,这个时候却觉得我可以为他们解围。要走了又不珍惜。他们只是在办“例行公事”。)

到了邓贼复辟以后,情况就不一样了。化验杂志,无论是“理化检验”、“分析化学”或者其他杂志,发表的文章大多数“水平”很高,但一点用处也没有。

比如不少试剂,分析某些元素灵敏度极高,高到常用方法十几倍甚至几十倍,就是没有用处。这由于几个方面的原因。首先日常化验中没有必要那么高的灵敏度,就好像我们没有必要用万分之一天平来秤给锅炉加的煤。当然灵敏度高也有高的用处,给锅炉加煤不能使用万分之一天平,化验煤和焦炭就用得着万分之一天平了。可是这些试剂的研究者,恰恰不做任何实用研究。比如为数众多元素会发生干扰,如何排除干扰,这应该是化学分析方法的研究者的主要任务。可是这个工作太辛苦了,许多人就不做。只是在论文中说道,某某元素多少就会干扰,某某元素干扰严重不能存在等等。一篇论文就这样出来了。由于有那么多元素要干扰,在实际化验中又不能不遇到这些元素,结果就是尽管这个试剂灵敏度高得惊人,干扰元素也多得惊人、高得惊人,实际用处一点也没有。如果深入研究,有些试剂是难以排除干扰从而实用的,但它们还是作为论文发表了。作者也就得到了相应的名誉地位或其他好处。有些试剂干扰元素可能可以排除,也可以实用,但这个工作太辛苦了。因为为了排除一个干扰元素,所作的工作量很可能是研究这个试剂的成倍甚至几倍。何况干扰元素不止一个而是一大串。做了成倍甚至几倍的工作,才排除了一个元素的干扰,在论文中却往往只有几个字——某某元素容许存在多少。对于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人们往往不做,做了的也确实不受人们重视——尽管这可以使得这种化验方法实用化。由于这个原因,邓贼复辟以后,尽管化验杂志上充斥着“水平高”的文章,真正得到使用的却极少,甚至几乎没有。

其他科技杂志也存在着这种情况。根据我的经历,我国在文革前有好几年也存在这种情况,我国的科技杂志就是这样被一些资产阶级学术权威们统治着,他们只顾出论文,以提高自己的地位,实用不实用是不管的。尤其高雅的《科学通报》这种风气当更盛。

所以文革前夕,一篇实验报告能够登上《科学通报》的大雅之堂,实在是我国科技杂志上的一个变革的象征。表明开始重视实用科学了。

然而,这绝不等于说,实验报告《水稻的雄性不孕性》水平就很高,比如超出了李竞雄的文章。

当然李竞雄的文章也不是论文,而是吹响了重新开展大规模农业科技实验的号角,吹响了广大农业科技人员和人民公社的广大农民结合进行农业科技实验的号角。李竞雄文章肯定是有后台的,因为与1961年和1962年占统治地位的资产阶级对大跃进时期的大规模群众性科学实验的反攻倒算,是如此地不协调。然而也只有李竞雄这样的高水平农业科技人员出面来吹响这个号角,才更有号召力。——只有比较全面地了解我国农业科技现状的人才写得出这篇文章。而袁隆平在这方面差得远了。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许多在大跃进中搞过的农业科学实验又重新开始,其中包括杂交水稻,李竞雄文章中也提出了水稻的杂种优势和雄性不育,以及三系配套——尽管这在他的文章中只占很小的篇幅,他也不是提出者。正是在这种大气候下,全国各地的农业科技人员重新开始了大跃进中搞过的农业科技实验,或许又提出了新的课题,而杂交水稻作为其中之一又得到不少农业科技人员的研究,于是全国出现了群雄崛起、山头林立的壮观景象。文革中各地的研究得到各地的重视,1969年在全国性的科学种田大工程中,杂交水稻成了全国性的重点攻关项目之一,到了七十年代初期出现了一大批杂交水稻的雄性不育材料和方法,并在1975年有一个成果——“野败”——在百万农民、上万个人民公社和几千个科技人员的参加下得到了完满的成功。不幸的是邓贼复辟解散了全国和各地的大协作组,农业大规模的科学种田又一次被反攻倒算了。

所以丝毫不要因为我指出袁隆平的《水稻的雄性不孕性》水平低,就无端地说我不赞成《科学通报》发表这篇文章。绝对没有这个意思,《科学通报》可以发表一个无名小人物的实验报告,正是当时杂交水稻研究群雄崛起、山头林立的一个象征。或许当时袁隆平还是一个有生气的小人物——但愿我们不是过高估计了他的为人。

如果说,资产阶级学术权威们因为《科学通报》上会登出一篇实验报告而暗暗讥笑是错误的应该批判的话,那么过高地估计这篇文章的作用显然也是错误的应该批判的。现在我国的现实就是:这篇实验报告已经被邓贼复辟利用了,并被夸大到了极不恰当的地步,目的正是为了他们的反革命需要,为了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带来了一大批农业科技成就,在农业科技上他们突出夸大一个,而冷处理一大批。他们能够在杂交水稻上得逞,就是袁隆平已经是一个极端卑劣无耻之徒、一个科技大盗,一个政治肩客,一个说谎成性的政治骗子,适应了他们的需要,也努力地为他们的政治需要而大肆捏造。


查看完整版本: [-- 请教:谁有袁隆平在1966年发表的论文《水稻的雄性不孕性》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8214 second(s),query:6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