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中国神圣领土钓鱼岛等岛屿不容霸占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中国神圣领土钓鱼岛等岛屿不容霸占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maolive 2012-08-21 08:39

Source    Jiefangjun Bao (PLA Daily), 三月  31, 1972


作者:福建前线南日岛某部五连

最近,日本佐藤反动政府外相福田赳夫在一次会议上,再次声称我国领土钓鱼岛>等岛屿“是日本的领土”。日本外务省也挖空心思,捏造了几条所谓“根据”,妄图把<钓鱼岛>等中国领土,说成是日本所“领有”。日本外务省还打算在五月十五日以后,在<钓鱼岛>等岛屿上挂起日本国旗。这再一次暴露了日本反动政府妄图霸占我国领土的狼子野心。对此,中国人民表示极大的愤怒和强烈的反对。

大量历史事实证明,位于我国台湾省东北海域的<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南小岛、北小岛等岛屿,和台湾一样,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神圣领土。早在中国的明朝,即公元十五、十六世纪,这些岛屿就在中国海防范围之内,是中国台湾的附属岛屿。长期以来,我国福建和台湾等省的渔民,一直在这一带海面捕鱼,并在岛上建立了避风雨的建筑物,有时住上几个月。日本反动政府为了达到霸占我国领土<钓鱼岛>等岛屿的野心,竟然无视这些铁的历史事实,玩弄了种种可耻的伎俩。他们居然撤出一八九六年日本天皇颁布的一项“敕令”作为把<钓鱼岛>等岛屿说成是“日本领土”的“根据”,真是荒唐到了极点。按照日本反动派的“逻辑”,那岂不是说一个国家可以随便把别国领土划入自己的版图吗?这是地地道道的强盗逻辑!

我国明、清两朝派往琉球的使者记录和地志史书,都明确记载<钓鱼岛>等岛屿属于中国,中国和琉球的分界是在赤尾屿和古米岛,即现在的久米岛之间。而佐藤之流却根本拿不出任何象样的根据。在理屈词穷的情况下,他们又编造了什么自“明治十八年”(即公元一八八五年)以来,日本政府对<钓鱼岛>等岛屿进行了“现场调查”的谎言。但是,这个谎言丝毫也帮不了佐藤反动政府的忙,相反,只能进一步暴露佐藤一伙的强盗嘴脸。当<钓鱼岛>等岛屿隶属于中国数百年之后,日本人才“发现”了这些岛屿,然后日本政府派人偷偷摸摸地闯入中国领土,进行所谓“现场调查”,随即策划加以侵吞。

日本反动政府为了窃取中国的这些岛屿,除了歪曲历史事实,玩弄强盗逻辑外,还进行了种种阴谋活动。他们偷偷摸摸地在这些岛屿上设立所谓“界碑”标志,公然声言在从美国手中“接管”冲绳“施政权”的同时,要用武力“保卫尖阁群岛(按:即中国的<钓鱼岛>等岛屿)”,并且明目张胆地决定把<钓鱼岛>等岛屿纳入日本的“防空识别圈”,妄图造成霸占我国领土的既成事实。美帝国主义也拿中国领土与日本反动派作交易,竟把<钓鱼岛>等岛屿列为所谓“归还”冲绳的“区域之内”。这是中国人民决不允许的。

必须指出,日本反动政府不仅妄图把我国的<钓鱼岛>等岛屿划入日本版图,而且还有重新染指我国领土台湾省的野心。最近佐藤反动政府抛出所谓关于“台湾归属问题的统一见解”,继续恶毒鼓吹“台湾归属未定”的谬论,就是又一明显的例证。

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早就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不能欺负的”,“不允许任何帝国主义者再来侵略我们的国土”。我们要再一次警告日本反动派,用武力强迫中国割地让权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钓鱼岛>等岛屿同台湾一样,自古以来是中国的神圣领土。我们一定要解放祖国的神圣领土台湾省!我们也一定要收复台湾的附属岛屿<钓鱼岛>等岛屿!

maolive 2012-08-21 08:41
    钓鱼岛等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
Source    Jiefangjun Bao (PLA Daily), 三月  12, 1972


新华社联合国一九七二年三月十日电 联合国和平利用国家管辖范围以外海床洋底委员会(简称海底委员会)十日上午继续举行一般辩论。

中国代表安致远在会上发言,驳斥了日本代表在三月三日的发言。日本代表在这次发言中,荒谬地声称日本对中国领土钓鱼岛>等岛屿拥有主权,并对中国进行了攻击和诬蔑。

安致远说:“日本代表在发言中指责中国将<钓鱼岛>等岛屿问题强加于海底委员会,这种指责是完全站不住脚的。中国代表团在发言中指出:‘当前国际上有关海洋权的斗争,实质上就是侵略与反侵略、掠夺与反掠夺、霸权与反霸权的斗争。’中国代表团在这里提出的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则问题,这就是:如果要公平合理地解决海洋权问题,使其符合世界各国人民的根本利益,符合联合国宪章原则的精神,就必须反对侵略、掠夺和霸权政策。日本政府妄图霸占中国领土<钓鱼岛>等岛屿,掠夺这些岛屿附近的海底资源,这是明目张胆的侵略行为,对此,我们当然不能漠然置之。我们在发言中严正表明中国政府的立场,不仅是为了维护我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保护我国的海底资源不受侵犯,而且也是为了同所有主持正义的国家一起,在海洋权问题上坚持反对侵略、掠夺和霸权政策这一根本原则。”

安致远列举史实证明:“<钓鱼岛>等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早在中国的明朝,即公元十五、十六世纪,这些岛屿就在中国海防范围之内,是中国台湾的附属岛屿,并不属于琉球,即现在所称的冲绳。”

安致远在联系到日本政府的头目最近关于台湾问题的讲话时指出:“日本政府不仅妄图把我国的<钓鱼岛>等岛屿划入日本版图,而且还有重新染指我国领土台湾省的野心。众所周知,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台湾已重新归还给中国。日本政府如只不愿意接受因为侵略而招致失败的教训,继续一意孤行,恣意扩张,同样是绝不会有好下场的!”

安致远接着指出,日本军国主义是亚洲和太平洋地区一支危险的侵略势力。

安致远最后说,日本是中国的邻国。日本人民是伟大的人民。中日两国人民之间有着深厚的友谊。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一贯支持日本人民要求无条件地、全面地收复冲绳而进行的英勇斗争。但是,美国政府和日本政府拿中国领土<钓鱼岛>等岛屿作交易,并借此挑拨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这是中国人民决不允许的。

在中国代表发言过程中,日本代表小木曾本雄表现得坐立不安。他竟然以议事程序为借口,硬说中国代表提出的问题不在本委员会职权范围之内,企图粗暴地打断中国代表的发言。但是委员会主席、锡兰驻联合国常任代表汉密尔顿谢利阿梅拉辛格作出裁决:既然这个问题已经在上次会议上提了出来,中国代表可以继续答辩。

在安致远发言后,小木曾本雄接着作了简短发言。他拿不出任何根据来为日本声称对中国领土<钓鱼岛>等岛屿拥有主权的说法进行辩解。

尼加拉瓜、斐济、赞比亚、塞内加尔等国代表也在今天的会议上发了言。

maolive 2012-08-21 08:43
钓鱼岛等岛屿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神圣领土
Source    Jiefangjun Bao (PLA Daily), 五月  04, 1972

新华社一九七二年五月三日讯 东京消息:日本历史学家井上清在日本进步刊物《日中文化交流》月刊一九七二年二月号上发表了一篇题为《钓鱼列岛(“尖阁列岛”)等岛屿是中国领土》的文章,援引大量历史事实证明钓鱼岛>等岛屿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神圣领土。文章全文如下:

(一)

目前在日本称为“尖阁列岛”、日本政府主张拥有领有权的这些岛屿,在历史上是明确的中国领土。在一八九四年――一八九五年的日清战争(指中日甲午战争――编者注)中,日本战胜,它在从清国手中夺取了台湾和澎湖等岛时,也夺得了这些岛屿,并把这些岛屿作为日本领土,编入了冲绳县。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中国、美国和英国共同发表的开罗宣言,规定日本必须把它在日清战争和以后掠自中国的领土台湾、满洲以及其他地方全部归还给中国。盟国对日本的波茨坦公告,规定了日本要履行开罗宣言的条款。正如自从日本无条件接受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向包括中国在内的盟国投降的时候起,台湾就自动地归还了中国一样,这些岛屿也自动地成了中国领土。因此,这些岛屿现在就是全中国的唯一的政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

但是,日本反动的统治者和军国主义势力同美帝国主义合谋,叫嚷“尖图列岛”是日本的领土,妄想把国民大众卷入军国主义和反华的大旋风中去。这股大旋风在今年五月十五日美军归还所谓“冲绳的施政权”后,一定会更加强烈。我们真正地想争取日本民族的独立、日中友好与亚洲和平的人们,必须及早粉碎美日反动派的这个大阴谋。作为进行这一斗争的一个武器,我在下面略述所谓“尖阁列岛”的历史沿革。详细的专门的历史学考证,请参看我在《历史学研究》杂志今年二月号上发表的文章。

(二)

所谓“尖阁列岛”,在中国载入文献,称为<钓鱼岛>(钓鱼屿、钓鱼台)、黄尾屿等岛屿,最晚也不过十六世纪中叶。一五三二年,明朝皇帝册封当时的琉球统治者尚清为琉球中山王时,他的使者――册封使――陈侃就来往于福州―那霸之间。据《使琉球录》刊载,他的船是一五三二年(编者按:据陈侃《使琉球录》序称,陈侃去琉球的时间是嘉靖十三年,即一五三四年)五月八日从闽江的江口出海,首先以台湾的基隆为目标,向南南西航行,在台湾海面转向东稍偏北的方向,五月十日从<钓鱼岛>的旁边通过,他的日记这样写道:“十日,南风甚迅,舟行如飞……过平嘉山(现称彭佳屿),过钓鱼屿,过黄毛屿(现称黄尾屿),过赤屿(现称赤尾屿)……。十一日夕,见古米山(现称久米岛),乃属琉球者,夷人(琉球人)歌舞于舟,喜达于家。”

中国皇帝的琉球册封使是一三七二年第一次派遣的,从那以后到陈侃以前曾有十次册封使来往于福州―那霸之间。他们的去路和陈侃所经之路相同,依次以基隆、彭佳、钓鱼、黄尾、赤尾等岛为目标,到达久米岛,穿过庆良间列岛进入那霸港(回路是从久米岛一直向正北航行,不通过钓鱼列岛)。所以,如果有陈侃以前的册封使记录,也一定会把<钓鱼岛>等岛屿列入记录,遗憾的是这些记录没有保存下来。陈侃的记录是现有的最古老的记录。从对<钓鱼岛>等岛屿的名称没做任何说明来看;一定是早在这以前就知道这些岛屿的所在位置,而且不仅定了中国名,事实上还作为航路目标加以利用过。特别重要的是,在陈侃的记录中,他从中国领土福州出发,一路经过中国领土的几个岛屿,直到久米岛才开始写上“乃属琉球”。记录中特意指出从久米岛向前走是琉球,这就明确表明在到达久米岛以前所经岛屿不是琉球的领土。

陈侃的下一任册封使郭汝霖,一五六一年五月二十九日从福州出发,在他的使录《重刻使琉球录》中写道:“闰五月初一日,过钓屿,初三日至赤屿焉,赤屿者界琉球地方山也,再一日之风,即可望姑米山(久米岛)矣。”也就是说,郭汝霖把陈侃写的从久米岛起属琉球领土,表现为赤尾屿是琉球地方和中国领土的分界。

根据以上两个文献可以明白,从久米岛开始是琉球领土,而赤屿岛以西是中国领土。但是,国士馆大学的国际法副教授奥原敏雄说,陈、郭两人的使录,只是说从久米岛起进入琉球领土,在到达这里以前不属琉球领土,但并没写明赤尾屿以西是中国领土,所以他主张那是无主地(见奥原氏在一九七一年九月号《中国》杂志上发表的《“尖阁列岛”的领有权和〈明报〉文章》)。

这种主张是把中国的古文和对现在国际法条文的解释等同起来加以解释,不过是强词夺理而已。的确,陈、郭二使没有明记到赤屿为止是中国的领土,但是从中国的福州出发,通过不言自明是中国领土的台湾基隆海面,经过也不言自明是中国领土的彭佳屿,随后经钓鱼、黄尾到达赤尾屿,写出这是和琉球的分界,而且在看见久米岛时,又写出这是属于琉球。按这种中国文的文势、文气来看,在他们的心目中,台湾、彭佳以至东面连接着的钓鱼、黄尾、赤尾等岛屿都是中国的领土,这不是很清楚吗?

奥原还说,陈、郭的使录是现有使录中最古老的,这以后的使录没有象前两个使录中那样的记载,仅仅以那样古老的记录作为论证现在的问题的资料是没有价值的。这也是毫无道理的,也违反事实。在陈、郭以后的使录中,一七一九年,清朝康熙五十八年的册封使徐积光的使录《中山传信录》,引用名叫程顺则的当时琉球最大的学者所著的《指南广义》(一七○八年著),叙述了从福州出发到那霸的航路,在谈到久米岛时,写明“琉球西南方界上镇山”。“镇”就是指镇守国界、村界等的意思。

《中山传信录》还详细列举了琉球的领域,其领域是冲绳本岛和琉球三十六岛,其中没有包括赤尾屿以西。不仅如此,而且在八重山群岛的石垣岛及其周围八岛的说明结尾处写道,这八岛是“琉球极西南属界也”(离<钓鱼岛>最近的琉球岛屿,是八重山群岛的西表岛)。

《中山传信录》是根据大学者程顺则以及许多琉球人的著作和徐葆光在琉球与琉球王府高级官员们会谈时的谈话写成。因此,当年关于久米岛和八重山群岛的上述写法,意味着不仅是当时的中国人的看法,也是琉球人的看法。

尤其在徐葆光之前,在一六八三年的册封使汪楫的使录《使琉球杂录》中谈到,(使船)驶过赤尾屿时,为避海险曾举行祭祀,这一带称为“郊”或“沟”,并明确标明这是“中外之界也”,即中国与外国的交界。这里,正如奥原所期望的那样,在文字上也明确了这是中国和琉球领土的交界。

根据上述情况,琉球领土是在久米岛以东。赤尾屿及其以西的黄尾屿、钓鱼屿是中国领土。这一点显然最晚在十六世纪中叶之后就明确规定了的。不论是琉球方面或日本人,都没有任何否定或怀疑这一点的记录和文献。不仅没有文献,连琉球人古时同<钓鱼岛>、黄尾屿有往来的传说也没有。由于风向和潮流的关系,从琉球去<钓鱼岛>是逆风逆水,行船特别困难。十九世纪的中叶――日本的幕府末期,琉球人是把<钓鱼岛>作为YOKON(或YOKUN)、黄尾屿作为“久场岛”、赤尾屿作为“久米赤岛”而得知的。这一点根据中国最后的册封使的记录得到了证实。这些,对于这块土地的归属问题并不发生任何影响。还有林子平的《三国通览图说》中的琉球国的一部分,其地图和说明完全是采自《中山传信录》。《中山传信录》很早就传到日本,甚至还有了日本版本,是江户时代后期日本人关于琉球知识的最大最有权威的来源。

(三)

明治维新后,一八七二年――一八七九年(明治五年――十二年),天皇政府强制推行所谓“处理琉球”,灭亡了持续数百年的琉球王国,从而使以前的岛津藩的殖民地变成天皇制的殖民地,并命名“冲绳县”。当然,冲绳县的区域并没有超出原来的琉球王国的领土范围。

把琉球变成冲绳县的这一年,也是清国和日本围绕着这块土地领有权的对立达到顶点的一年。一六○九年,岛津征服了琉球王国,使它变为殖民地附属国,但是历代的琉球国王都是臣属于中国皇帝,先是向明朝皇帝,后是向清朝皇帝称臣,并接受其册封的。从清国看来,整个琉球是它的一种属领,因而能与日本对抗,主张领有权。

关于日清之间对琉球的领有权之争,当时的日本民主革命派主张,琉球属于日本还是属于清国,或者独立,都应由琉球人自己决定。如果琉球人民要求独立,日本应首先承认和支持,并广泛地向世界表明大国不应侵犯小国的原理。他们说这也是日本从西方列强争取完全独立的道路。这种思想,我们现在不是也应当继承并加以发展吗?

这个姑且不论。美国前总统格兰特曾以个人身份调停日清之间的这个争执,使日清两国谈判。谈判时,中国方面提出了一个把琉球一分为三的方案,即奄美群岛(这里在岛津征服琉球之前也属于琉球王国)是日本领土;冲绳本岛及其周围是独立的琉球王国领土;南部的宫古――八重山群岛是中国领土。对此,日本方面提出了一分为二的方案,即冲绳群岛以北是日本领土;宫古――八重山群岛是中国领土。无论是日本提案还是清国提案,当然都因为钓鱼群岛是在琉球之外,所以没有当作谈判对象。

最后,清国妥协,一八八○年九月,日清两国的全权代表按照日本方案签署了把琉球一分为二的条约。但是,清国皇帝不批准这一条约,并命令其政府继续同日本谈判,所以日本方面中断了谈判。之后,在一八八二年,当竹添进一郎作为驻天津领事赴任之际,同清国方面恢复了关于琉球分界的谈判,但是没有达成协议。这一问题就这样被日清两国政府搁置起来,直到爆发日清战争。

这就是说,日本就是在明治维新以后,直到日清战争爆发之前,也根本就没有想到要提出它对<钓鱼岛>等拥有领有权的主张或者对清国的领有权提出异议。世界上任何人都认为那是清国的领土是不言自明的。

这个期间,一八八四年(明治十七年),有个在福冈县出生、一八七九年以来就住在那霸,以捕捞和出口海产品为业的古贺辰四郎,看到<钓鱼岛>上“信天翁”成群,便派人到岛上采集羽毛并在附近捕获海产品,从此他的营业年年扩大。一八九四年,即日清战争开始的那一年(哪个月不清楚),他向冲绳县政府申请租借土地,以便发展他在<钓鱼岛>经营的事业。但是据后来(一九一○年)赞扬古贺功绩的《冲绳每日新闻》(一九一○年一月一日――九日)刊登的消息说,(冲绳)县政府因为“当时该岛是否属于帝国还不明确”而未批准古贺的租地要求。因此,古贺到东京直接向内务、农商两位大臣提出申请,并且面见他们陈述了岛上的状况,恳求批准,但还是以这个地方的归属“不明确”为理由未被批准。

“由于此时(明治)二十七――二十八年的战役(日清战争)宣告结束,台湾划入帝国的版图,(明治)二十九年(一八九六年),以敕令第十三号宣布尖阁列岛属我所有”,古贺立即向冲绳县知事提出租地申请,同年九月才被批准。(《冲绳每日新闻》)

这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重要的情况。古贺向冲绳县以及中央政府提出租借<钓鱼岛>的申请,是在一八九四年日清战争开战之前还是其后,虽不得而知,那时无论是县政府还是中央政府尽管都说该岛的归属不明,但如果日本政府根据国际法,认为这里是无主之地,就没有理由不立即批准古贺的申请。正因为此地并非归属不明,而显然是清国的领土,所以,日本政府没有办法批准古贺的申请。

日本在日清战争中取胜的结果,从清国夺取了澎湖列岛、台湾及其附属诸岛屿。那时,就把连接台湾与琉球之间的中国领土<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等也当成了日本的领土。

在前面的引文中虽然有根据一八九六年(明治二十九年)敕令第十三号,“尖阁列岛”已成为日本领土之说法,但是这个敕令的发布日期是三月五日,其内容是关于冲绳县各郡的编制,其中根本没有提及把<钓鱼岛>等编入冲绳县。琉球政府一九七○年九月发表的《关于尖阁列岛的领有权以及开发大陆架资源的主权的主张》中说,这些岛屿“经过明治二十八年一月十四日的内阁会议决定,第二年即(明治)二十九年四月一日,根据敕令第十三号被定为日本领土,隶属于冲绳县八重山郡石垣村”。但是,敕令第十三号就是前面所说的那样。也许是按照内务大臣基于三月五日的政令第二条而发布的变更八重山郡界的命令,<钓鱼岛>等岛屿于四月一日被划人该郡的石垣村的吧。

而上面所说的一八九五年一月十四日的内阁会议决定,是怎么措词的,以及这一决定为什么是在日清战争结束、媾和条约生效(一八九五年五月)、日本已现实地取得台湾等地(六月)之后经过了十个月才实行呢?这些问题,我也尚未调查清楚,但是,已经完全明确的是,<钓鱼岛>等岛屿,正如上述《冲绳每日新闻》也有记载的那样,是日本通过日清战争,从清国夺取了台湾等地之时,作为自清国割取的一系列领土的一部分,才被当作日本领土的。

(四)

四年以后的一九○○年,冲绳县师范学校教师黑岩恒到<钓鱼岛>探险调查,把钓鱼、赤尾两岛及其中间的岩礁群总而称之,取名为“尖阁列岛”,并在《地学杂志》第十二集第一百四十――四十一卷发表了题为《尖阁列岛探险记》,从这以后,日本才称这些岛屿为“尖阁列岛”。黑岩之所以取这个名称,是受到这样的启发,即当时所用的英国海军的海图和水路志上,根据其形状,把钓鱼和黄尾之间的岩礁群称为PINNACLE―GROUP,而日本海军的水路志也把这个英国名称译为“尖头诸屿”,有的人也把它译为“尖阁群岛”。因为<钓鱼岛>的形状也有如石山屹立在海面,所以就以“尖阁列岛”作为<钓鱼岛>及尖头诸屿和黄尾屿的总称。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为黑岩所取名,现在日本政府主张是日本领土的“尖阁列岛”,并不包括赤尾屿在内。日本政府大概是以为和中国之间发生争执的恰好又是<钓鱼岛>,所以想把赤尾屿当作不言自明的日本领土,企图以只提<钓鱼岛>为代表的“尖阁列岛”,而不提赤尾屿的办法,能赖就赖过去。

但是,赤尾屿在地理上是<钓鱼岛>、黄尾屿等一系列中国大陆架边缘的岛屿,正如已经详细叙述的那样,在历史上它同<钓鱼岛>等岛屿是从同一时期起,就被认为是中国领土的连在一起的岛屿,并列入文献记载之中。因此,不能只注意日本所说的“尖阁列岛”而忽略了赤尾屿。为此,从日本人民反对军国主义的立场出发,不使用日本军国主义从中国掠夺了这些岛屿之后所取的“尖阁列岛”这个名称,而以历史上唯一正确的名称,亦即在以<钓鱼岛>为代表,包括东到赤尾屿等一系列岛屿这种意义上称之为钓鱼列岛或钓鱼群岛,这才是正确的称呼。

<钓鱼岛>群岛的历史沿革既然如上所述,它现在的归属,正如本文开头所说的,除了属于中年人民共和国以外,不能有别的历史学的结论。

maolive 2012-08-21 08:52
中国领土主权不容侵犯


作者:《人民日报》评论员

最近,美日反动派在玩弄“归还”冲绳的骗局中,竟把钓鱼岛>屿列为所谓“归还区域之内”。佐藤、爱知之流不顾中国人民的警告,继续叫喊什么<钓鱼岛>等岛屿是“日本的领土”,“没有必要同任何国家谈领土权问题”。中国人民对于美日反动派公然策划侵吞我国领土的罪恶活动,表示极大的愤慨,并提出强烈的抗议。

位于我国台湾省东北海域的<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南小岛、北小岛等岛屿,和台湾一样,自古以来是中国的神圣领土,其归属是无可争议的。但是,日本反动派为了霸占我国的<钓鱼岛>等岛屿,使用了种种无耻的伎俩。他们居然搬出一八九六年日本天皇颁布的一项“敕令”作为“根据”。据说,由于甲午战争之后日本从中国割取了台湾,于是“(日本)内阁会议决定这个群岛(指<钓鱼岛>等岛屿)是日本领土”。这种所谓“根据”是十分荒唐的。难道一个国家可以随便片面地、非法地把别国一时被割的领土划入自己的原有版图吗?日本反动政府当局还不断派人偷偷摸摸地到<钓鱼岛>等岛屿上去搞侵犯我国领土主权的罪恶活动,以图造成霸占我国领土的既成事实。但是,所有这一切统统是徒劳的。不管日本反动派怎样强词夺理,弄虚做假,都不可能把中国的领土变成为日本的领土。

值得注意的是,美帝国主义竟然公开支持日本反动派侵占中国领土的阴谋。美帝国主义说什么它根据同日本签订的“和约”,对我国的<钓鱼岛>等岛屿享有所谓“行政权”,要把这些岛屿和冲绳一起交还给日本。这真是岂有此理。<钓鱼岛>等岛屿是中国的领土,我国对这些岛屿拥有不容侵犯的主权,根本不存在美帝国主义对我国所属的这些岛屿有所谓“行政权”的问题。美日反动派有什么权利拿中国的领土来私相授受?很明显,美帝国主义这种做法,目的是要纵容和鼓励日本军国主义对外扩张,利用日本反动派作为它在亚洲推行“尼克松主义”的工具。这是美帝国主义敌视中国人民的又一新罪行。但是,美帝国主义玩弄的这套拙劣的把戏,是帮不了日本反动派任何忙的,也挽救不了“尼克松主义”在亚洲的彻底破产。中国人民一贯主张美帝国主义必须把它强占的冲绳归还给日本人民,但是绝对不能容许美日反动派利用所谓“归还冲绳”的骗局,侵吞我国的神圣领土<钓鱼岛>等岛屿。

在侵吞我国领土的这一国际阴谋中,蒋介石匪帮扮演着一个可耻的角色。这一伙已被中国人民唾弃的政治僵尸,无耻地出卖我国的领土主权和资源。他们一方面不得不表示“不能同意”<钓鱼岛>等岛屿属于日本,另一方面则继续策划勾结日、朴“合作开发”这个地区的海底资源,并且对日本反动派侵犯我国领土主权的横蛮行径,低声下气,奴颜婢膝,以图换取日本反动派对他们的支持。这说明蒋介石匪帮的所谓“要维护<钓鱼岛>主权”云云,完全是骗人的鬼话。中国人民是绝对不会饶恕蒋介石匪帮的卖国罪行的。

美日反动派勾结蒋匪帮霸占我国领土,掠夺我国资源的侵略阴谋,不能不激起一切有爱国心的中国人的强烈愤慨。我国广大海外侨胞正在纷纷掀起维护民族主权、反对美日反动派侵吞<钓鱼岛>等岛屿的爱国运动。他们的正义行动获得祖国人民的坚决支持。

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早就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不能欺负的”,“不允许任何帝国主义者再来侵略我们的国土”。我们要再一次警告日本反动派:用武力强迫中国割地让权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中国对<钓鱼岛等岛屿的主权不容任何人侵犯。在伟大的中国人民面前,你们勾结美帝国主义妄图侵吞中国领土的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枉费心机的,必然要遭到彻底粉碎。

maolive 2012-08-21 09:26
    日本各地群众举行集会和示威游行
Source    Jiefangjun Bao (PLA Daily), 二月  19, 1972


据新华社一九七二年二月十五日讯 据东方通讯社报道:日本工人、学生、市民以及宗教界人士,二月十一日在全国二十一个都、道、府、县的四十五个地方分别举行集会、示威游行和各种活动,反对日本反动派利用二月十一日这个战前“纪元节”的翻版――“建国纪念日”大造军国主义舆论,妄图加紧复活日本军国主义,重新走对外进行军事侵略的老路。

从一九六七年以来,佐藤反动政府为了加速复活军国主义的需要,不顾广大日本人民的反对,强行恢复了早已被废除的反动的“纪元节”,并将它的名称改为“建国纪念日”。今年,日本反动派比以往任何一年都更加疯狂地利用这个反动节日进行复活天皇制和复活军国主义的罪恶活动。二月十一日,日本全国许多地区的各种右翼团体、旧军人团体一齐出笼,大搞所谓“庆祝”活动,大肆宣扬反动的“忠君爱国”思想,鼓吹“建立以天皇为中心的新日本”,气焰十分嚣张。

在东京、柏原和其他地区举行的反动集会上,日本反动派还明目张胆地叫嚷要修改现行宪法,制定什么“自主的宪法”或“恢复帝国宪法”。同时,在有些反动集会上,日本“自卫队”的军乐队竞疯狂地演奏当年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和东南亚各国时的军歌歌曲,宣扬军国主义思想,大造对外发动侵略的舆论。

日本反动派的丑恶表演遭到广大日本人民的坚决反对,他们同日本反动派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十一日这天,东京以及附近各县的工人、学生约两千人冒雨在代代木公园、日比谷公园和明治公园举行集会和示威游行。会上发言的代表痛斥佐藤反动政府利用“建国纪念日”鼓噪军国主义,揭露佐藤政府再次策划把臭名昭著的“靖国神社法案”和“出入国管理法案”塞进本届国会讨论的阴谋,谴责佐藤政府通过实现第四次扩军计划进一步扩充军国主义武装力量的罪行。代表们还指责佐藤政府阴谋霸占中国领土钓鱼岛等岛屿的侵略野心。

参加集会的群众高呼“粉碎‘建国纪念日’”、“粉碎第四个扩军计划”、“粉碎日美‘安全条约’”等口号,并在会后举行了示威游行。

大阪,冈山、仙台、高知、大津、宫城等地的工人、学生和市民也在同一天举行了集会和示威游行。各地人民的这些活动,充分显示了日本人民的新觉醒和反对复活日本军国主义的坚强决心。


查看完整版本: [-- 中国神圣领土钓鱼岛等岛屿不容霸占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2864 second(s),query:4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