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吃穿玩是无关紧要的吗?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吃穿玩是无关紧要的吗?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ziliao 2012-08-25 10:10


Source    Jiefangjun Bao (PLA Daily), December  25, 1964


作者:曦影 傅禄 祖石 周荣

冯定同志在《平凡的真理》一书中,专门有一节讲到了个人生活方面的修养。本来,这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对广大青年读者,正确地阐述这个问题,是很有意义的。但是冯定同志在论述这个问题时,虽然也说了几句“为了集体的利益,私生活的修养对于个人也是重要的”等空洞词句,而他的基本思想,是向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完全背道而驰的。冯定同志根本没有用阶级观点来分析和阐明个人生活的修养问题,而是宣扬了吃穿玩是“无关紧要的”等资产阶级谬论。

不同的阶级对吃、穿、玩有不同的态度

冯定同志说:“私生活如果指的是吃的口味,穿的样式,玩的名堂,嗜好的种类等等,那么自然是无关紧要的;但是就是这样,在公共的生活中,也不能专凭自家,不顾人家。”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吃穿玩是每个人的“无关紧要的”“私事”,是谁也不能干预的;只是有时在公共场合,才需要适当地约束一下。

吃穿玩的问题真象冯定同志所说是“无关紧要的”吗?我们认为不仅不是无关紧要的,而且是非常有关紧要的。

当然,在生活中,有些事情是不必要也不应该强求一致的,例如有人喜欢吃辣的,有人喜欢吃酸的;有人喜欢白色的衣服,有人喜欢蓝色的衣服;有人喜欢看舞台戏,有人喜欢看电影之类。但是,假如一个革命者在吃的方面讲究而又讲究,在穿的方面,追求奇装异服>,在玩的方面,不爱看革命的戏,只欣赏才子佳人的戏,不爱看歌颂工农兵的电影,专喜欢《早春二月》之类的电影,如此等等,是不是无关紧要的呢?当然不是。

事实上,人们怎样吃穿玩,表明了一个人对待生活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实际上同一个人的阶级立场、思想意识、道德品质是紧紧相连的,同一个人的世界观是分不开的。刘少奇同志曾经说过,不同的阶级,有着不同的生活样式。他说:“人的阶级性,是由人的阶级地位决定的。这就是说,一定集团的人们,长期站在一定的阶级地位,即站在一定的社会生产地位,以一定的方式,长期的生产着、生活着与斗争着,即产生他们的特殊生活样式、特殊的利益、特殊的要求、特殊的心理、思想、习惯、观点和气派,及其对其他集团人们与各种事物的特殊关系等等,而与其他集团的人们不同,或者相反。这就形成了人们特殊的性格、特殊的阶级性。”(《人的阶级性》)

资产阶级世界观的核心是个人主义。所以资产阶级对待吃穿玩等生活问题,完全是从个人出发的。他们宣扬“人生在世,吃穿二字”,“青年正是花好月圆、讲究穿戴的时候”。他们喜欢那种花天酒地、“今日有酒今日醉”的生活;他们欣赏所谓西方生活方式,欣赏<奇装异服、阿飞头、摇摆舞等等。所有这些,一方面反映了资产阶级剥削成性、对劳动人民的血汗挥霍无度;同时也正好反映了资产阶级的阶级没落、精神空虚和腐烂透顶的心理状态。

同资产阶级相反,一个具有共产主义世界观的革命者,从他参加革命的第一天起,就把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党和人民。为了实现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使全世界人民都过上幸福生活,他们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吃苦在前,享乐在后,在生活上艰苦朴素,坚决抵制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的侵蚀,自觉地进行思想意识的修养。“南京路上好八连”在“十里洋场”穿布袜,着草鞋,拉粪车,衣服缝了又缝,补了又补,这是为什么呢?他们说:“我们少穿一尺布,人民就多穿一尺布;今天节省一尺布,明天就多穿几尺布。国家是自己的,自己是国家的,咱们要想尽一切办法让国家对自己负担小,使自己对国家的贡献大。”毛主席的好战士雷锋说:“有人说,人生在世,吃好、穿好、玩好是最幸福的。我觉得人生在世,只有……用自己的双手创造财富,为人类的解放事业――共产主义贡献自己的一切,这才是最幸福的。”在我们日常生活里,许多革命老前辈,他们在私生活的处理上是那么严谨和克己,使我们这些后来人每每想起来都感到内心激动。我们部队的一位负责同志,老红军战士,他的一个喝水缸子,已经用了二十多年,把掉底漏,修了又修、补了又补。警卫员扔掉了,他又叫警卫员给找回来。警卫员说:“换个新的不就完了。”这位负责同志意味深长地说:“不,换个缸子不过块把钱,换掉艰苦朴素的作风却千金难买。”看,缸子这样一个“小”事情,他们都如此重视。这又是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懂得,共产主义事业是人类历史上空前伟大的事业,又是空前艰难的事业,为了建成美好的共产主义社会,必须经过长期的、艰苦曲折的斗争,所以他们总是把私生活的修养和伟大的共产主义理想联结在一起,把生活问题作为革命事业的一部分来看待、来处理的。这正是无产阶级对待生活问题的态度。

冯定同志确也提到了私生活“在公共的生活中,也不能专凭自家,不顾人家”。但他的意思,也不过是说,在公共场合可以克制些,而在“小天地”里就可以放荡不羁,不受约束,不加检点,这真是奇谈怪论。这纯粹是资产阶级的虚伪性,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装得象无产阶级的样子,实质上还是资产阶级那一套。我们认为一个真正的革命者是没有双重人格的,一个在“小天地”里一味追求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人,他决不可能在公共生活中是个共产主义者。

在生活领域里存在着阶级斗争

党和毛泽东同志一再教导我们,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在整个过渡时期,都存在着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这种斗争,不仅在社会经济、政治、思想等各个领域里进行,在个人生活领域里也毫无例外地存在着。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无产阶级掌握政权的情况下,认识和重视在生活领域里的阶级斗争,有着特殊重要的意义。

在无产阶级专政的条件下,阶级敌人一方面没有放弃用反革命的暴力夺回他们失去的“天堂”的梦想,同时,又千方百计地企图通过“和平演变”的方式来实现他们复辟的希望。这种“和平演变”,就是现时条件下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进了反扑的一种阶级斗争。这种斗争的特点是,没有枪声,没有炮声,在说说笑笑,吃喝玩乐,人们最不注意,最容易麻痹的日常生活中进行的。敌对阶级总是想从生活上打开缺口,企图突破这道防线,腐蚀革命者,进而瓦解无产阶级革命队伍。“蝼蚁之穴,溃千丈之堤;一趾之疾,丧数尺之躯”。因此,我们说,害怕艰苦,贪图安逸,追求吃穿玩乐这决不是“无关紧要”的,而是“和平演变”的开始。许多事实证明,离开阶级斗争观点孤立地谈论私生活,只能把人们引向堕落。《霓虹灯下的哨兵》中的排长陈喜,不就是从厌恶老布袜、针线包开始,差点被资产阶级利用而铸成大错吗?《千万不要忘记》中的丁少纯,在小业主岳母的影响纵容下,为了穿一套料子服走上了邪路。生活领域不是真空地带,无产阶级思想不去占领,资产阶级思想就会乘虚而入。如果象冯定所说的那样“私生活是无关紧要的”,忽视了生活领域中的阶级斗争,就会走上懒、馋、占、贪、变的道路,由量变到质变,最后成为资产阶级的俘虏。

让我们再看看那些先进人物吧。他们之所以在阶级斗争的风浪里看得清、站得稳、顶得住,也总是同他们在生活上保持了艰苦朴素的作风,警惕地守住了“第一道防线”有关的。“南京路上好八连”为什么能够有力地抵制资产阶级思想的侵蚀呢?其中一条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身居闹市,一尘不染,在生活上保持和发扬了我军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我们许多新从土兵中提升的干部,提出不换袜子,不换鞋子,不换衬衣,不换被子,把这叫做“迈出坚实的第一步”。由于他们能够在生活上保持普通一兵的本色,和战士的关系不是比以前疏远了,而是更加亲密了。由此可见,生活问题,决不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其中包含着一定的政治原则,我们绝不能等闲视之。

冯定同志谈到私生活修养时,只把它看成是一般的社会“道德”和“常识”,大谈其什么“符合制度,讲究礼貌”,“遵守交通规则,不能横冲直撞”,“不能深更半夜大声喧嚷,不能随便攀折树木花草,不能随便唾涕和抛弃废物”等等。而对一味追求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在政治上的危险性,却只字不提,这实际上是抽掉了生活领域中阶级斗争这个最本质的内容,企图模糊人们在生活领域中的阶级界限,放松阶级警惕性,便利资产阶级的进攻。冯定同志是站在什么立场上说话,在替谁做宣传,难道还不明白吗?

毛主席教导我们: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以后的革命任务还很艰巨。无产阶级希望我们的青年一代继承这个伟大的事业,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直到共产主义理想的彻底实现。资产阶级竭力企图腐蚀青年,使资本主义复辟通过革命后代的变质得到实现。争夺青年一代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一场针锋相对的阶级斗争。而资产阶级在这一场斗争中,又极力利用青年人缺少政治经验和社会生活经验,不善于对生活现象进行辨别分析的弱点,从物质上进行利诱,使他们脱离政治,脱离阶级斗争,抛弃远大理想,成为一个沉湎于私人的日常生活之中的鼠目寸光的庸人。冯定在私生活修养上给青年指出的道路,正是这样一条极其危险的道路。我们要接好革命的班,把革命的接力棒一代一代地传下去,就必须努力学习毛主席的著作,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彻底批判同青年革命化唱对台戏的各种错误的观点,并且不断清除自己头脑里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严格要求自己,养成自觉、慎独的习惯。只有这样,才能在任何环境里坚定不移,一尘不染,成为一个永不褪色的革命接班人。


查看完整版本: [-- 吃穿玩是无关紧要的吗?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2511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