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穿着细事,且莫等闲看!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穿着细事,且莫等闲看!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ziliao 2012-08-25 13:36


Source    Jiefangjun Bao (PLA Daily), March  21, 1964


作者:邱存平

看了话剧《千万不要忘记》的演出之后,青年工人丁少纯的那件一百四十八元的毛料子衣服老在我眼前晃荡!晃来晃去,竟隐隐约约地晃出这样几个字来:穿着细事且莫等闲看。

驰骋联想,又想起曹靖华同志的一篇文章,那题目,就叫《忆当年,穿着细事且莫等闲看!》写的是三十多年前,在广大人民衣不蔽体的旧中国,在“穿着细事”上所折射出的阶级斗争,人情世态,社会炎凉!

三十几年过去了,“换了人间”。过去衣不蔽体的劳动人民,不但有衣蔽体了,而且穿的日益好起来,不少人有了毛料子服;以“衣帽”取人之类的势利眼光,虚荣习气也正被彻底涤荡!这真是“天翻地复慨而慷”,该是多么值得庆幸的好事呵!然而,若是有人因此而忘了过去衣不蔽体的日子,忘了世界上还有千千万万的人依然过着衣不蔽体甚至赤身裸体的生活,而一心去为自己的一身毛料子服奋斗,以至于因此而忘了在工作时开电门,忘了上班,忘了正在奋发图强的国家,忘了世界革命,那又是多么令人痛心的事情呵!

穿着虽细事,怎能等闲看!“谁不爱美,不爱打扮漂亮,象个样?”殊不知,正常的穿着需要是一回事,寓穿着以什么样的思想情趣,却又是一回事。问题不在穿着而在于思想!思想低下的人,毛料子服不可能给他带来光荣;思想高尚的人,不穿毛料子服也不会感到耻辱。有的人虽然穿了毛料子服,他并没有因之忘记工作,忘记革命,忘记艰苦奋斗;有的人却把毛料子服之类作为自己的“生活理想”来追求,以至把工作,把革命,把艰苦奋斗等等都统统置诸脑后。丁少纯从一个先生生产者变为工作上不断出事故的人,不就是从一件料子服开的头?

穿着是细事,因此常常被人忽视。可我们的阶级敌人却就惯于也善于在被我们忽视的一些生活“细事”上,企图占领和扩大他们的思想阵地!丁少纯不是这样描述过自己打鸭子时的情景吗:“我本来想到火车快开了,可是打下来的六只全掉在泥塘里了,我想只找一只就算了,可是找到第一只以后,又想找第二只;第二只很顺利地找到了,所以还想找第三只;找第三只的时候,我想,只找一只了,找到就回去。结果找到以后,又想找第五只。……”资产阶级正是利用一只又一只的或曰“吃穿玩乐”的“鸭子”。或曰“名利地位”的“鸭子”,或曰“安逸享受”的“鸭子”等等为钓饵,把一些不坚定的人拉下水的。如果你起了找第一只“鸭子”的念头,就一定有第二只,第三只……跟着来,以至于在资产阶级的思想和生活方式的“泥塘”里愈陷愈深,不能自拔。所谓“欲壑难填”,所谓“个人欲望是无底洞”,所谓“个人主义是万恶之源”,等等,说法虽异,指的都是这个事实。一个人的脑子里一旦塞满了毛料子服之类的“理想”,他哪里还能记得去为社会主义事业“开电门”,哪里还能记得去为世界革命“上班”?

穿着是细事,且莫等闲看呵,因为它是人们生活的一部分,在阶级斗争正严重进行的时候,它也不能不是我们与资产阶级的思想情感、生活作风、风俗习惯作斗争的一个重要战场。而透过“穿着细事”的联想,还可以发现:在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细事”上,都在进行着同样的斗争!


查看完整版本: [-- 穿着细事,且莫等闲看!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08610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