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从《修养》几次出笼的历史背景看它的反动本质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从《修养》几次出笼的历史背景看它的反动本质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ziliao 2012-08-28 10:01


Source    Jiefangjun Bao (PLA Daily), April  08, 1967


作者:清华大学井冈山兵团

《修养》这本书,是欺人之谈,脱离现实的阶级斗争,脱离革命,脱离政治斗争,闭口不谈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闭口不谈无产阶级专政问题,宣扬唯心主义的修养论,转弯抹角地提倡资产阶级个人主义,提倡奴隶主义,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按照这本书去“修养”,只能是越养越“修”,越修养越成为修正主义。对这本书必须彻底批判,肃清它的恶劣影响。对这本书的批判,也是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重要内容。

《红旗》杂志一九六七年第五期评论员:《在干部问题上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必须批判》

《修养》是一部什么书?我们只要联系它几次出笼的历史背景,分析一下它的政治目的,就清楚了。

一九三九年七月,当时抗日战争的烽火连天,但国内的民族投降主义和党内的阶级投降主义也在滋长。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王明等主张:一切通过统一战线,一切依赖蒋介石的国民党。正是在这个民族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修养》首次出笼。书中闭口不谈打日本,不讲阶级斗争,不提共产党员在那样一个历史关头的重大政治使命,对党内出现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不加批判,却大声疾呼反“左”,并且让战斗在民族解放战争最前线的革命的共产党员,抛开国家大事,去学习“孔孟之道”和叛徒的哲学,引诱共产党员只关心个人的所谓“修养”。这不是公开地支持右倾投降主义路线,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相对抗吗?《修养》的反革命面目不是很清楚吗?

一九四九年,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已经取得了伟大胜利,我们党已经掌握了全国政权,我国社会已处于从民主革命开始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的新的历史时期。毛主席说,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标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的基本结束和社会主义革命阶段的开始(转引自戚本禹《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也就是这时,《修养》再版。书中绝口不谈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不提将革命进行到底,不提社会主义革命的任务,继续讲他的离开阶级斗争的修身养性之道。与此同时,他在讲话中则大肆叫喊什么:“中国将来的前途,是要走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去的,……但是这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中国共产党……它现在为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而斗争。”这是什么话?这是公然和毛主席的英明论断唱反调,再次引导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脱离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激烈搏斗,妄图阻止中国革命向前发展。

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二年间,我国由于遭受到特大的自然灾害,和现代修正主义的背信弃义,经济上出现了暂时的困难。一时,国内外群魔四起,兴妖作怪,牛鬼蛇神,纷纷登场,向党向社会主义发动了猖狂进攻。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出于其阶级的本性,也带头攻击三面红旗,把我国出现暂时经济困难的原因说成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他竭力夸大我们工作中的缺点错误,把国民经济说成一团漆黑。他还提出了“三自一包”、“三和一少”的阶级投降主义路线。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即一九六二年,大毒草《修养》又郑重其事地重新修订出版了。

修订再版的《修养》,十分露骨地反映了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疯狂敌视和抵制。例如第四节中新加进去许多处,其主要内容都是强调所谓“在情况发生变化的时候,及时地改变战略和策略”,“在情况复杂和变化剧烈的环境下”“需要走迂回曲折道路”。把这些黑话说穿了,他所谓的“情况复杂和变化剧烈”,就是指的国内的暂时经济困难和国际上帝修反的猖狂反华;所谓的要“及时地改变战略和策略”,就是要我们放弃和否定三面红旗,搞“三自一包”、“三和一少”;所谓的要“走迂回曲折道路”,就是要向帝国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投降,允许资本主义在我国复辟!

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在《修养》这株大毒草里,还指桑骂槐地把当时党内反对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原则斗争,污蔑为“硬要去‘搜索’斗争对象,把某些同志当作‘机会主义者’,作为党内斗争中射击的‘草人’。”是什么“平地起风波”。

一九六二年,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马克思列宁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斗争十分激烈。大叛徒赫鲁晓夫为了推行他的修正主义,全盘否定和诋毁斯大林,实际上是全盘否定无产阶级专政,否定马克思列宁主义。在这种情况下,维护斯大林的正确方面,给斯大林做正确的评价,就是维护十月革命的伟大成果,维护无产阶级专政,维护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和实践。以毛主席为首的中国共产党就是这样做的。但是就在这时重新修订再版的《修养》中,却同赫鲁晓夫相呼应,特地把“作马、恩、列、斯的好学生”改为“作马克思和列宁的好学生”,大量删减了引用的斯大林的话。当时,现代修正主义另一头目陶里亚蒂,正和社会民主党人搞合二而一,同流合污。而这时重新修订的《修养》又特地全部抹掉了下面一段话:“……社会民主党人就成了资产阶级统治目前的主要支柱,成了无产阶级革命与共产主义事业中目前的主要障碍,要战胜资产阶级,必须首先在无产阶级群众中肃清社会民主党传统的影响,打破这种障碍。”相反,修订过的《修养》却增加了所谓“反对‘左’倾机会主义”,“教条主义”等显赫的段落。这样一删一增,其用心不是很清楚吗?

毛主席在一九五七年指出:“修正主义,或者右倾机会主义,是一种资产阶级思潮,它比教条主义有更大的危险性。”又指出:“……在现在的情况下,修正主义是比教条主义更有害的东西。我们现在思想战线上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开展对于修正主义的批判。”《修养》正是在反修的问题上,公然同毛主席唱对台戏!

我们伟大的舵手毛主席在阶级斗争异常尖锐、复杂的关键时刻,牢牢地为我们掌握了航向。在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八届十中全会上,他及时地向全党、全国人民发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伟大号召,吹响了向企图复辟资本主义的势力进行坚决回击的战斗号角。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精心修改后抛出的资本主义复辟的宣言书《修养》,没有能达到它的罪恶目的。

目前,全国人民已奋起向《修养》这株大毒草及其炮制者猛烈开火,它必将被抛入历史的垃圾堆里去。


查看完整版本: [-- 从《修养》几次出笼的历史背景看它的反动本质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07614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