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文化大革命触及了我的灵魂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文化大革命触及了我的灵魂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ziliao 2012-08-29 08:41


Source    Jiefangjun Bao (PLA Daily), June  08 , 1976


作者:赵烨华

每个人都有一段难忘的经历,我最难忘的,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我的教育和改造。每当回想起这段经历,我总是不由自主地联想起给老工人张绪诊治腰疼病的经过。

那是在一九六○年的一天上午,几个小伙子扶着一个人来住院,病人的腰疼得弯成了九十度,头上的汗水不停地往下滴。患者名叫张绪,是汽车修理厂工人。我想:床位紧张,怎能收留一个普通工人呢?我皱着眉头没等他说完病情,就让他另想办法。陪送的人一再恳求,张师傅气愤地说:“走吧!我早就知道,这样的大医院不是给咱治病的地方,这个阔大夫也不是给咱治病的人!”这句话使我心头猛地一震,但随即又平静了下来。因为在那时,类似这样的事哪天没有?我们已习以为常了。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滚滚洪流,冲垮了“城市老爷卫生部”的高墙深院。在毛主席关于“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光辉指示指引下,我和广大革命群众一起,愤怒批判了刘少奇推行的修正主义医疗卫生路线,参加了首批巡回医疗队,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山区――甘肃省永靖县新寿公社。

在农村,我们和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同劳动。在生产队的牛棚里,饲养员大伯含着热泪,向我们讲述了解放前贫下中农被压榨得“血干筋骨断,病死难见医生面”的悲惨遭遇;在贫下中农的土炕上,大娘们拉着我的手,诉说这几年“请医用轿抬,抓药跑烂鞋”的苦楚。贫下中农的诉说,使我脸上火辣辣的,联想曾被我推出医院大门的张师傅,我不由得扪心自问:自己吃着劳动人民的饭,穿着劳动人民的衣,为什么却把劳动人民拒之门外?我反复学习了毛主席关于“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等一系列重要指示,对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的经历做了分析,深切地感到,毛主席的医疗卫生路线是为广大劳动人民服务的,而刘少奇推行的修正主义医疗卫生路线是为少数城市老爷服务的。自己把张绪拒之门外,正是受这条反动路线毒害的结果。文化大革命的风雨冲刷着我思想上的尘埃,我恨不得立即跑到工厂,把张师傅请回医院。现在,在农村就要下决心扑下身子为许多张师傅那样的阶级兄弟多做点事。

有一次,我刚出诊回来已是中午十一点了,罗家岭上的一个妇女难产,需要抢救。那时,我的高血压病复发,又患了重感冒。从驻地到罗家岭要翻一座大山,爬几道深沟,我走了不到一半路程,就越来越支持不住了,虽是寒冬,脸上的汗珠却不断地往下掉。可我想:今天翻山越岭,做的是为大多数人服务的事,这是毛主席为我们医务人员指出的一条金光大道,就是拚上老命,也要为落实毛主席的医疗卫生路线而战斗。想到这里,我坚持一步不停地往前走。经过十二个小时的跋涉,赶到那里后,我立即进行抢救。产妇转危为安了,可我却突然昏倒了。等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热炕上,产妇一家都守在我身旁。白发苍苍的老大娘含着热泪说:“好大夫,你可真是咱贫下中农的贴心人哪!”听了这话,我一下愣了,不知说啥好。我由旧大学毕业后,从事医务工作三十多年了,这还是第一次听到贫下中农把自己当成贴心人啊!不知怎的,我鼻子一酸,两行热泪夺眶而出。是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文化大革命架起了我和群众之间的连心桥啊!是文化大革命使我焕发了革命青春!

从医疗队回到医院,我就到处打听那位老工人张绪。当我看到他日渐加重的病体,心疼极了,决心竭尽全力给他解除病痛。我参考了很多国外资料,根据各种“权威”治法,设想了几套方案,满以为这样肯定会治好他的病。谁想,几个月过去了,招数使尽了,可他的腰疼病却未见减轻。为什么我这个在手术台旁渡过了三十一个春秋、被人们认为颇有名气的人,却在一个普通的腰痛病面前束手无策呢?那些日子,心里就象翻了五味瓶,不知是个啥滋味。可张师傅却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文化大革命使你对工人、贫下中农的态度完全变了样,可是,光根据书本上的道道开药方不行啊!这个路子能不能也改一改?”老工人的话,象重锤一样敲在我心上。是啊,文化大革命前,钻研技术,不是走自己医学发展的道路,而是迷信洋人,跟在洋人的书本后边爬行;不是为广大劳动人民服务,而是单纯为了钻研高、难、深的题目,一举成名。事实使我进一步懂得了:在阶级社会里,不仅在为什么人的问题上存在着两条路线的斗争;在为什么钻研医术、怎样钻研医术上也存在着两条路线的斗争。要坚持正确的方向,就必须时时处处注意路线问题。

“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红太阳的光辉照亮了我的心房,决心走中西医结合的道路,找出一个简便易行、适合农村需要的治疗办法。我认真学习中医,先后翻阅了三百多万字的有关资料,并从解剖学、组织学、人体力学和病理生理学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研究,拿起丢了十几年的银针,开始用针刺治疗“第三腰椎横突综合症”的尝试。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效果不大。为了找出原因,我坚持在自己身上试扎。在银针的强烈刺激下,我常常头昏眼花,两腿发软。老伴知道后,多次劝阻。但是我想,我虽然活了多半辈子,走上正道的时间并不长,是无产阶级文北大革命把我引上了金光道。在新的征途上,我才刚刚迈步,怎么能停下来呢?只要能为劳动人民解除病痛,就是把我这把老骨头豁上去也值得。我一直坚持在自己身上试扎,终于摸出了一根针深刺阿是穴(即疼点),行强刺手法的治疗办法。通过对几百例腰疼病人的治疗,有效率达百分之九十四。当张师傅的腰疼病基本痊愈时,他激动得热泪盈眶,连声说:“毛主席的医疗卫生路线是俺们的生命线。”我也象久病初愈的人那样心潮激荡,毛主席的医疗卫生路线也是我们医务人员的生命线啊。

熬过风霜的人,最懂得红太阳的温暖;走过弯路的人,倍觉得毛主席革命路线亲,文化大革命好。去年夏秋两季刮起了一股歪风,什么当前不学业务是最大的危险呀!什么要刮十二级业务台风呀!一时谣言骤起,好象文化大革命中被批判过的那些东西又香起来了。面对这股歪风,我一次又一次地回顾文化大革命对我的教育和改造,越想越觉得这些话不符合毛主席的教导,一再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忘记过去的经验教训,烟雾越大越要看准方向。在那些日子里,我一遍又一遍地学习毛主席的有关教导,学习了革命导师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部分论述。每天晚上我都要用毛主席的医疗卫生路线量一下自己走的路子正不正。年底,我第八次参加巡回医疗队,又听到社会上攻击赤脚医生的风言风语。有的还扬言要改变农村合作医疗的方向。听到这些,我们医疗队重温了毛主席关于医疗卫生工作的一系列重要指示。一致认为,赤脚医生和合作医疗制度是文化大革命中涌现的新生事物,是改变农村缺医少药现象的重要保证。不管当前这股歪风是从哪里来的,我们都应该同他们做斗争。我们医疗队每到一地,首先帮助社队批判社会上的奇谈怪论,巩固合作医疗制度,培训赤脚医生。有的赤脚医生白天劳动,我就晚上给他们讲课;有的外出了,我就单独给他们补课。今年,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开始后,我们才弄清了去年那股阴风的风源就在邓小平那里。我万分气愤,文化大革命前邓小平就伙同刘少奇一伙顽固推行了一条修正主义医疗卫生路线,这条路线害得农村缺医少药,害得我们把工人、贫下中农当外人,将千千万万个象张师傅那样的阶级兄弟推出门外。今天,邓小平又跳出来,要把贫下中农往火坑里推,我们坚决不答应。我决心象清除病菌那样,彻底批判党内最大的走资派邓小平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把反击右倾翻案风的伟大斗争进行到底。


查看完整版本: [-- 文化大革命触及了我的灵魂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0367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