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美国农业危机的真相第6版()人民日报 1960-04-13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美国农业危机的真相第6版()人民日报 1960-04-13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renbing331 2013-04-29 21:22
美国农业危机的真相第6版()
林龙铁
最近在美国政府负责官员的言谈和美国报刊的报道中,反映出旷日持久的美国农业“生产过剩”危机正继续恶化。艾森豪威尔在今年年初发表的国情咨文里,要求国会修改农业法律解决堆积成灾的“剩余”农产品问题。2月间他在农业咨文里又再忧心忡忡地指出,美国巨额的“剩余”农产品和农民收入日益下降的趋势,已成为当前“一个最使人烦恼的国内问题”。他要求国会大量缩小耕地面积、削减农产品价格补贴和增加出口来缓和严重的农业危机。可见美国农业危机的痼疾已到了“病笃乱投医”的严重地步了。 生产“过剩”农民苦
目前美国农业状况具体表现为:播种面积日益缩小,滞销农产品越积越多,农产品价格不断下跌,农民收入和生活水平急剧下降,中、小农户加速贫困化和大规模破产,而土地和农业生产越来越集中到大农场主手中,农民对美国政府农业政策不满情绪日益增长。
2月22日出版的美国“时代”周刊指出,美国目前由于无法销售而堆积起来的农产品总值,1953年为三十亿美元,到1959年已跃增到九十余亿美元。小麦“剩余”问题最为严重,总值达三十五亿美元。据“纽约时报”报道,1959年美国政府手里积存的小麦,达十四亿蒲式耳(每蒲式耳约合三十六公升),比1958年增加8%,“剩余”玉蜀黍为二十一亿蒲式耳,比1958年增加30%以上,此外,“剩余”棉花达九百二十万包(每包五百磅),比1958年增加3%。艾森豪威尔承认,为了储存和保管这些“剩余”农产品,美国政府每天必须支出一百五十万美元的费用。
由于大量农产品滞销,城市商业垄断企业乘机压低农产品收购价格。据美国报纸报道,目前农产品价格已跌到十九年来最低水平。另一方面,农民购买的肥料、农具和其他工业品价格却不断上涨。根据官方统计数字,1959年工业品价格比1947至1949年平均数上涨了28%,这就造成农业生产费用不断增加,仅1959年就比1958年上升3.5%,再加上利息和租税等等,就使农民收入逐年下降。美国农业部最近发表的数字表明,1959年农民纯收入只有一百一十亿美元,1958年是一百三十一亿美元,而在1947年则为一百七十一亿美元。据美国国会联合经济委员会统计,1959年每个农户的纯收入,已由1952年的三千美元下降至二千二百美元。而且上述数字还包括了大农场主以及农业垄断资本家的收入,它并不能表明中、小农户趋向破产与贫困的真实情况,如果将美元贬值(目前一美元只相当于1939年的四角八分,而在1952年为五角二分)和物价上涨影响计算在内,农民实际收入数目就更可怜了。
美国农民由于生产成本增加而收入锐减,入不敷出,大部分人被迫寻找副业收入,即使如此,债务仍然年年增长。由于无力偿还短期债务,许多人往往改变成为用土地抵押的长期债务。在1956年美国农民抵押的土地就已达三亿四千九百万英亩,占全部耕地面积30.1%。“纽约时报”指出,美国农民由于没有偿清债务而被迫拍卖农场事件,去年超出了十年来的平均数字。去年农民不动产债务(包括抵押债务)总额增加6%,达一百一十三亿美元,等于美国农民财产总值11.5%;如果把各种债务计算在内,已超过了二百亿美元。最近美国报纸越来越多地谈及美国农民悲惨处境。不久前合众国际社报道南达科他州 农民科普夫曼由于无力还清购买农具的债务,杀死妻子和两个孩子之后自杀的消息,就反映了当前美国农民走投无路的境况。
大鱼吃小鱼是资本主义经济的规律,这种情况在农业方面也不例外。美国大农业垄断资本的排挤和吞并,加速了中、小农户的破产,并促使农村人口急剧减少。根据美国官方材料,1947年农业人口占美国总人口18.9%,共二千七百一十二万人;到了1958年减少到二千零八十二万人,只占总人口的12%。在短短十一年中,就有六百三十万人被迫离开农村。“华尔街日报”在去年11月间指出,从1950年以来,中、小农场减少一百万个,而在近二十年内,中、小农场被消灭或被大农场吞并的达二百万个以上。大量被剥夺了土地的农民或者参加了农业工人的队伍,或者流入城市寻找工作,扩大了失业大军。与此同时,农业生产和土地日益集中到农业垄断资本控制的高度机械化和雇佣劳动的大农场中。根据1954年官方普查数字,一千英亩(每英亩合六点零七市亩)以上的大农场只占全国农场总数2.7%,但却占有全国耕地面积45.9%;而占全国农场总数10.1%的十英亩以下小农户,只占有全国耕地面积的0.2%。近年来,这种土地集中的现象是更为突出了。
美国农业状况的另一个特点,就是耕地面积的缩小。从1930年到1958年,美国五十九种作物的收获面积,从三亿五千九百八十九万英亩下降到三亿 二千一百 零 十万英亩。这表明了腐朽的资本主义制度日益妨碍了农业生产力的发展。 农产品“过剩”的原因
艾森豪威尔在今年发表的农业咨文中,把美国当前的农业危机归咎于生产“过多”,企图掩盖危机的实质。但是事实上,根据美国农业部公布数字,1958年畜产品产量,为1947至1949年平均数的124%,而农产品在1959年才达到1947至1949年平均数的118%,这还是通过扩大玉蜀黍播种面积来提高总产量的。因此,美国农畜产品产量,在最近十多年中,每年平均只增加1%多,而战后美国每年人口约增加三百万,如按人口平均计算,增长率更低。
实际上,美国农产品所以“过剩”,主要是由于资本主义生产和消费矛盾尖锐化而形成的。由于大垄断企业控制了农产品收购、加工和销售部门,它们为了追求利润,在不断压低农产品收购价格的同时,又不断抬高以粮食和农产品加工的食品的零售价格。如以1947至1949年为一百,在1958年,美国城市食品价格上涨20.3%,其中粮食加工的食品上涨33.1%;肉类上涨15%;乳制品13.5%;水果蔬菜上涨27%。同时,由于美国政府加紧扩军备战,造成通货膨胀,捐税日益加重,人民收入不断减少,广大人民越来越贫困。美国劳联—产联执行委员会主席米尼最近在参议院劳工与公共福利委员会作证时也说,美国目前至少有二千万工人“处在比贫困更为恶劣的状况之中……经常吃不饱”。广大劳动人民的贫困化不断削弱了购买力,影响了他们对粮食的充分消费。根据官方数字,美国每人面粉平均消费量,已从1910年的二百一十四磅,下降到1958年的一百一十八磅。正在竞选美国总统的民主党参议员肯尼迪最近承认,有一千七百万美国人“每天晚上饿着肚子上床。”
尽管眼前千千万万美国人民饥肠辘辘,但是美国统治集团却宁愿让大批粮食在仓库里霉烂。美国的所谓农产品“过剩”的真相就是如此。参议员布里奇斯就说过:“我认为,如果美国每个公民在吃的方面达到应有的程度,我国剩余农产品肯定就会吃光”。
舍本求末的方针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曾经指出,美国农业“生产过剩”的危机,从二十年代就已开始。美国政府为了缓和这种危机,曾花了将近四十年的时间,耗费了数百亿美元,试验过近十种方案。但是不论那一种方案,主要是以牺牲劳动人民和农民利益来保证经营生产和销售农产品的垄断资本家利润,因此不仅不能解决农业危机痼疾,反而使“过剩”危机一天天加深。
艾森豪威尔执政期间,主要采取三种措施来解决“过剩”危机。第一种是为了保证大农场主的利润和防止价格暴跌,对小麦、玉米、棉花、大米、烟草和花生等六项农产品实行价格支持办法,以维持和保证一定市场价格。这项措施实际上是国家用榨取千百万劳动者所纳的税款,来补贴大农业主在出售他们的产品价格和保证价格之间的差额,并由政府收购或接受剩余农产品的抵押。1958年美国农民纯收入一百三十一亿美元中,就有40%是政府补贴。这些钱绝大部分是落进大农场主的口袋中,例如1956年至1957年财政年度中,年产值在五千美元以上的农场所得的价格补贴占计划拨款总额79%,而占全国农场总数56%的年产值二千五百美元以下的小农场只得9%。而且由于美国政府人为地把农产品和市场隔离起来,减少农产品对市场的供应,以维持农产品的昂贵零售价格,这就保证了垄断资本家经营农产品生产和销售的利润。这项措施的结果,造成了国内市场的萎缩,积存的农产品越来越多。
其次,艾森豪威尔政府实行限制主要农作物播种面积的政策。美国政府通过所谓“土地银行”,给农民一定数额款项,限制他们生产目前被列为“过剩”的农作物。这样做使得1959年停止播种的耕地面积达二千八百万英亩。
上述两项措施,都对进行大规模生产和以大宗农产品供应市场的大农场主有利。大农场主往往停止耕种最贫瘠的土地,而集中机器和肥料在已经缩小但比较肥沃的田地上进行精耕细作,通过提高单位面积产量来抵 销缩小播种面积减少的产量,并且从政府的价格补贴得到大笔款项,因此农业危机并不使他们吃亏。但是捐税、租税和债务的负担不断增加的中、小农户,他们因为无力进行投资,因此就无法通过提高单位面积产量来弥补缩小播种面积造成的损失,因此日益难以抵抗生产成本较低的大农场的竞争。同时由于中、小农户不能 自己生产各种粮食,也像城市居民一样受到政府保持昂贵的零售价格政策的损害。艾森豪威尔在1954年的国情咨文中就承认:“从我们价格支持政策中得到好处的,主要是两百万个比较大的高度机械化农场。其余三百五十万个农场的生产水平如此低下,以致农场主很少从保持高价得到好处”。美国政府这种农业政策,与其说是缓和农业生产危机,不如说是加速中、小农户的破产。
除采取限制农业生产措施外,美国政府还采取加强国家津贴出口办法、降低价格(往往比成本还要低四分之一)向国外倾销农产品,来减少积存的“剩余”农产品。战后美国农产品出口增加,主要是通过各种“美援”计划供货增加来实现的。美国政府拿从纳税人口袋中弄来的税款,“慷慨”地津贴三十五种农产品出口。从1954年第四百八十条法案(授权向国外提供剩余物资的主要法律)生效起到1958年6月止,美国政府为补贴出口农产品拨款达四十八亿美元,由于广泛采用倾销手段,今年2月艾森豪威尔向国会提出的一份报告中说,过去三年中,美国输出农产品平均达四十一亿五千万美元。而在1958年,农产品出口占美国输出总额21%。
由于美国政府不是以提高人民购买力和消费水平来解决根本问题,因此尽管美国政府采取上述几种措施,美国“剩余”农产品仍然有增无已。危机无法解脱
虽然艾森豪威尔承认农业危机严重,但仍然拿不出什么有效的新办法来。他在农业咨文中建议今年把停止耕种的田地提高到六千万英亩,以减少农作物产量;同时削减对农产品的价格补贴,减少农业开支来缓和当前日益严重的财政危机。“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指出,美国政府正在积极推行一项所谓“粮食谋求和平”计划,准备通过削价、赠送和以当地货币支付等方式,将大量农产品输到“友好”国家。为此,美国政府最近已陆续派往西欧、西亚和拉丁美洲一些农业专家,研究倾销农产品问题。这些事实说明美国政府企图把日益发展的农业“生产过剩”危机,进一步转嫁到其他国家人民的身上。
美国报纸对农业前景并不乐观。一些报纸指出,如果停止播种的面积大量增加,“土地银行”开支将从目前三亿五千万美元上升到十亿美元。而降低农产品价格补贴势必使更多中、小农户破产。由于资本主义世界市场日益萎缩,许多农产品输出国家也纷纷加强竞争,1958年和1959年美国农产品输出额都比1957年减少,而1959年又比1958年下降6%。同时美国采取倾销农产品的损人利己政策,越来越引起许多农业品出口国家的不满。
由于今年11月美国要举行总统和国会议员选举,美国报纸指出,农业问题已成为共和党和民主党在竞选中的尖锐政治问题。今年1月份的美国“新闻周刊”早已作了预言:两党对农业问题也只会是“大吵大嚷”一场,而没有什么新的解决办法。这就是说,美国的农业危机必然将要继续加深下去。(附图片)
——为了美国的利益,把这两块牌子挂到那边去!
方成
人民日报 1960-04-13

renbing331 2013-05-02 11:54
美国农业危机和肯尼迪的对策第5版()
吴学成
在生产成本不断提高和农产品价格日益下跌的双重压力下,美国中小农民的破产过程也在加剧进行。
根据美国农业研究公司出版的《农民状况》,美国农庄数目已从1954年的四百七十万个减少到目前的三百七十万个。五年来美国农庄的减少比率,比1950年到1954年一段时期又几乎增加了一倍。在农庄减少的同时,失业的农业工人也大批流向城市,农业人口已从1950年的三百零五十四万七千人下降到目前的二百万人以下。
美国农业危机正像工业危机一样,是以“生产过剩”为其特征。根据美国官方统计,积压在政府手中的“剩余”农产品1953年是三十亿美元,1959年增加到八十亿美元,今年1月再增加到九十四亿美元。肯尼迪上台后曾把这批“剩余物资”大规模向国外倾销,但是,正像《华尔街日报》最近所透露,这个“溶化中的高山”今天仍然达八十五亿美元之多。其中以小麦和玉蜀黍的积存量最大。“剩余”小麦已超过十亿蒲式耳,约等于1959年美国小麦一年的产量。这些“剩余”的农产品加重了市场的压力和财政上的负担,从而使农产品批发价格不断下跌。据美国官方统计,自1948年到今年7月美国国内农产品的出售平均价格下跌了18%,其中牲畜和畜产品价格下降24%。随着农产品跌价,美国农民的收入不断下降。根据美国农业部宣布:1960年美国的农业纯收入仅有一百一十三亿美元,比1959年减少5%,今年第一季度的农业现金收入年率为三百四十亿美元,比1960年第四季度的三百五十九亿美元又下降6%。与此同时,农民在购买农业生产机械和其他工业品时所付出的代价却不断增长,农产品价格指数同工业品价格指数的对比(以1910—1914年为100)已从1947年的115下降到1960年的80和今年7月的79,这是战后以来最不利于美国农民的比价。
造成农产品“过剩”的原因,是美国人民在美国政府扩军备战,加重捐税负担,实行通货膨胀,以及大量失业的威胁下,大大降低了消费能力。同时垄断价格还在不断增长,结果美国人民食品消费量减少了,从而生产与消费更形脱节。在美国“剩余”农产品达到空前数量的同时,却有很多人过着饥饿生活,全国食品消费量至今没有恢复到战前的水平。据统计,1935—1939年,美国每人每年消费面粉平均为一百八十磅,1959年已下降到一百一十磅。1955年平均每人的肉类消费量为一百六十二点八磅,1959年即减少到一百五十八点五磅;同期的鸡蛋消费量,从三百七十一个减少到三百五十四个;牛奶和乳酪[lào]的消费量从三百五十二磅下降到三百四十八磅。由此可见美国的所谓“剩余”农产品并不是真正的过剩,乃是生产与消费之间的矛盾尖锐化的表现,是广大人民饿肚皮的结果。连肯尼迪在其农业咨文中也不得不承认,“美国有一千七百万人每天晚上饿着肚子上床,在十户美国家庭中,有一户的饮食不足,甚至低于标准营养的三分之二”。
农产品的价格在下跌,但是用这些产品制成的消费品的零售价格却上涨了。例如,从1951年到今年7月,农民出售棉花的价格降低了21.2%,而衣服的价格却增加了9%。消费者购买农产品所支付的款额中,农民所占的份额越来越少。农民在每一块美元的农产品零售价格中所占的份额,从1947年的五角一分减少到今年6月的三角七分,这是1935年以来的最低份额。
在农民收入减少与商品价格上涨的同时,农民的纳税额和债务增加了。例如,在美国政府扩军备战政策下,对农民财产征收的税额从1940年到1958年增加将近两倍,从1950年到1958年每英亩的税收增长50%,农民欠银行和政府机关的债务,也从1950年1月的一百零八亿美元增加到1956年1月的一百六十九亿美元和1960年的二百二十六亿美元。这个数字相当于美国农民目前的两年的收入。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农业垄断组织的发展以及资本的集中和大生产吞并小生产的过程,更为加剧。从1950年到1959年的十年中,将近一百五十万个农庄被吞并。其中1959年比1958年减少十万个,为战后中小农破产最多的一年。
随着中小农的大批破产,农业人口和农业工人也在急剧的减少。1960年4月美国农业人口仅有一千六百万人,占总人口的比重,从1958年的12%下降到1960年的9%。最近十年来,农业人口平均每年减少五十万人。破产的中小农和失业的农业工人,与城市工人的失业大军相会合,更加重了城市的失业问题。
发展着的美国农业危机,不仅加深了农民的灾难,而且大大加重了美国政府的财政负担,这不能不使肯尼迪政府感到忧虑。为了缓和农业生产的“过剩”危机,肯尼迪政府决定比艾森豪威尔进一步加强采取所谓“平价”政策;用大量收购农产品以维持农产品价格的办法来缓和危机。但是这种做法实际上就是剥夺中小农的利益来为大农场和垄断组织以慷慨的津贴,从而促进了农业生产集中的增长,加速了农业阶层的分化,为排挤和剥夺中小农创造了更好的条件。因为中小农的生产成本一般的都高于“平价”。他们很难从“平价”中得到好处;而大农庄主的生产成本是低于“平价”的,他们从政府的包购办法中得到额外的收入。
肯尼迪政府的另一个主要措施是强制削减耕地面积,以期减轻农产品“过剩”的压力。今年计划玉蜀黍的播种面积减少10%—20%,饲料作物减少40%,小麦减少10%以上。美国农业部长弗里曼并强调说:“只有在减少小麦和饲料作物的播种面积的条件下,才能保证较高的农产品价格。”这种削减播种面积的办法对于大农庄说来,并没有什么影响,但却为中小农带来危害。因为大农庄停止耕种的土地多是贫瘠的,而且他们还可加强农业机械化而精耕其余的土地,借以提高单位面积产量,来保证高额利润。而中小农就不具有这种条件。但更重要的是,这些政策实行后,美国农业产量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在继续扩大。
由于“平价”政策和削减播种面积对解决美国农业危机的作用很小,肯尼迪政府就又把希望寄托在国外市场上。在肯尼迪上台不久,他就在促进世界和平和自由的幌子下,提出“粮食用于和平计划”方案,规定在今后五年内将向国外倾销价值七十五亿美元的“剩余”农产品。但是,这种变相的倾销农产品的办法,不能不遭到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的强烈反抗,结果,不但增加了美国农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倾销困难,而且大大加剧了美国同其他一些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
为了解救农业危机,美国政府花了四十年的功夫,用过几十种方案,花了数百亿美元,结果都是徒然。不管“平价”政策也好,强制削减播种面积也好,加紧对外倾销也好,都不能缓和农产品“过剩”的增长。肯尼迪对这个棘[jí]手问题同样一筹莫展,再次暴露了美国统治集团对这一美国资本主义根深柢固的痼[gù]疾的束手无策。
1961-11-05

renbing331 2013-05-02 11:56
美“剩余”粮食是渗透工具 美政府策划大举利用“剩余农产品”向外国进行扩张并为农业危机找出路第3版()
新华社7日讯 华盛顿消息:美国政府正在策划进一步利用“剩余农产品”作为美国对外国进行经济扩张和政治控制的工具,企图这样来为美国的农业危机寻求出路。
据美国农业部长弗里曼5日宣布,他已经写信邀请包括农、工、商业大资本家在内的各界人士10日在华盛顿开会,“讨论美国棉花和粮食生产过剩危机,并且发掘利用这些剩余物资的办法”。弗里曼在邀请信里承认,未能为农产品在国内外市场上找到足够的买主是美国当前的“第一个大问题”。他说:“我们必须有一个会维持强大的、向前发展的农业的广泛计划,这样的农业……对国民经济,对国家的力量和自由世界的和平十分重要。”因此,他特别鼓吹“通过扩大赚取美元的出口贸易和粮食用于和平计划等途径来把剩余农产品越来越多地移作国际性用途”。
美国官方2日宣布,专门负责兜售美国的“粮食用于和平”计划的麦克戈温,将带一批“专家”在本月30日动身作一次环球旅行,以“考察”在国外,特别是在亚洲、非洲、拉丁美洲以及中东地区,扩大推行利用“剩余”粮食向经济不发达地区进行渗透的这项计划的“可能性”。
合众国际社在同一天透露,肯尼迪政府“正在仔细考虑”在今后五年内以“供应学童午餐”的名义向经济不发达地区输出总值达二十亿美元“剩余”粮食。它说,麦克戈温这次出行时将同印度及其它国家的官员们讨论上述建议。
同时,据西方通讯社5日报道,美国政府已经批准把共值二千五百四十万美元的十五万公吨小麦和十二万四千公吨大米卖给印度。美国当局在5日还同土耳其政府签订了运给土耳其三十万吨面粉的协定。
《华尔街日报》说,肯尼迪政府曾经保证在1961年内要卖给外国总值将近四十七亿美元的农产品,这比1960年的二十一亿美元将增加一倍以上;而以“馈赠”形式运往国外的农产品还没有计算在内。但是,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周刊在去年11月中旬透露,农产品“过剩”的危机并没有因而趋于缓和,却在“一直发展”。瞻望前景,《华盛顿邮报》不禁慨叹:“(美国的)农业问题无法解决。”
1962-01-08

renbing331 2013-05-02 11:57
出口增长率和贸易盈余不断下降 美国在西欧市场竞争地位日益削弱 共同市场高筑关税壁垒严重打击美国农产品出口第5版()
新华社二十七日讯 纽约消息:无论在西欧“共同市场”内部还是在世界其他地区,美国的出口都遇到了来自“六国”的越来越激烈的竞争。这种情况引起了美国统治集团的严重忧虑。
西欧,其中特别是“共同市场”六国,一向是美国最主要的出口市场。据美国报刊指出,共同市场每年容纳美国农产品出口总额的近四分之一。一九六一年和一九六二年两年中美国出口盈余的将近五分之一是从对“共同市场”的贸易中赚得的。随着“共同市场”成立和它的经济实力的逐渐增强,美国对六国的贸易越来越对美国不利,尽管美国想尽办法想改变这种情况,但是并没有效果。二月二十五日出版的一期《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在“一周企业活动栏”里指出,“一九六二年第四季度(美国对六国)的贸易顺差是两年来最低的”。据这家杂志报道,去年美国对六国的出口总值达到了三十六亿美元,但比一九六一年只增加了百分之一点四;而同期内来自“共同市场”六国的进口则增加了百分之九点九,总值达到二十四亿美元。一九六二年美国对“共同市场”的贸易盈余比一九六一年减少了不下百分之十三。
这家杂志接着指出,在其成立以来的头五年里,“共同市场”成员国之间的贸易额增长了百分之八十五,而美国对“共同市场”的出口只增长了百分之二十三。
另外据美国商务部官员海克在官方出版的《国际商务》杂志二月二十三日一期上发表一篇文章指出,“共同市场”成员国互相供应的货物在其全部进口贸易中所占比重已经从一九五八年的百分之二十九上升到一九六一年的百分之三十六点四。从一九六○年到一九六一年期间,在“共同市场”内部的相互贸易中,有一百四十七类产品扩大了贸易额;贸易额减少的不过三十类产品。而同期内,来自美国的进口中,只有八十六类产品扩大了贸易额,另外七十九类产品的贸易额都减少了。文章强调说,“上述发展着重表明,假如美国希望维持它目前(对六国贸易)的地位的话,它就必须立即设法求得降低共同市场的对外关税和去除其他的贸易障碍。”
美国统治集团特别对西欧“共同市场”通过所谓“农业一体化”而把美国农产品拦阻在六国关税壁垒之外的前景感到担心。美国农业部副部长墨菲不久前在华盛顿强调说,“假如(共同市场各国谷物平均)价格定得过高——而且竖立起保护性高墙限制竞争性的进口——的话,那末共同市场内部不经济的生产将会急遽加速地扩大。这就会导致歧视性的‘倾销’,甚至会引起国际性的贸易战。”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布朗本月十一日在洛杉矶“鲜果和蔬菜联合会”发表演讲时也强调说,西欧“共同市场”的农业政策“对美国农业、特别是加利福尼亚的农场主”提出了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他指出,这种政策迄今为止已经使美国柑桔生产者损失了一百万美元,同时还打击了美国的食品工业和家禽出口。
在这同时,美国出口商在争夺世界其他地区出口市场的竞争中也遭遇到来自“共同市场”的日益尖锐的挑战。据美国报刊报道,在从一九五八年到一九六二年的五年里,“共同市场”的出口额一共扩大了百分之一百六十一;其中,对除美国以外的世界其他地区的贸易增长了百分之四十九;而同期内美国的出口总额仅仅扩大了百分之九,对除六国以外的其他地区的出口只增长了百分之十三。
1963-03-01

renbing331 2013-05-02 11:58
美国农业中兼并之风盛行 小农场不断减少每年一百万农民被迫离开农业 十年来一百五十万黑人农民流入北部工业城市第4版()
据新华社六日讯 纽约消息:美国《国民前卫》周报在二月十四日一期上发表一篇文章,揭露美国农业中兼并之风盛行,大批农民和农业工人流离失所,陷入失业和贫困的深渊。
文章写道,由于大批小农场遭到排挤和吞并,美国“近十年来,每年平均有一百万人被迫离开农业;农场数目由一九五四年的四百八十万个减少到今天的大约三百四十万个;两百万流动受雇的农业工人因此陷于贫困;结果是:不到八十万个大农场的生产占整个农业销售额的百分之七十二,而两百九十万个家庭农庄的生产却只占余下的百分之二十八(一九五九年统计数字)”。
文章指出,肯尼迪政府打算在从一九六一年到一九七五年的期间在淘汰掉大约二百万个“缺乏效率的”农场。“因此,政府的一些计划,如农民住房管理局以及各种补助和价格支持计划都是为了建立‘高效率的’农场,这样就使小农被迫进入雇佣农业劳动大军或进入各工业中心贫民窟的速度更为加快。”
文章强调说,农业工人“是美国经济中最受剥削的人。一九六一年他们的平均收入只有一千零五十四元,低于上一年的一千一百二十五元。他们不能享有最低工资法的保障,失业保险没有他们的份,对工人的赔偿也没有他们的份,甚至童工法也和他们无关。每年大约三十万名穷困的墨西哥短工、英属西印度群岛人和根据其他计划移入的波多黎各人的移入(美国),使美国农业工人的问题更加恶化。这些(外国)工人构成了一支被奴役的劳动力,从而使(美国)国内的工资和劳动条件进一步被压低。”
文章特别谈到在美国南部的农民,特别是黑人农民,在大农场竞争和兼并下的困难处境。它说:“这个地区的佃农和小农的比重很大,因此,这里也许是最困难的地区。……一九五○年至一九六○年南部十六个州的农业工作机会减少了一半,而全国农业工作机会减少了百分之四十一。黑人农场受到的损害最大,因此近十年来移居北部工业城市的黑人达到了一百五十万人的创纪录数字。
1963-03-07

renbing331 2013-05-02 11:59
美国和共同市场在农产品问题上的争夺战第4版()
烽林
农产品问题,是目前日内瓦举行的“关税及贸易总协定”会议上美国与共同市场国家争执的一个重要项目。美国竭力要使会议的减税谈判包括农产品,但是共同市场国家却表示反对。不过,在共同市场六国之中,意见也并不一致。特别是法国和西德,由于彼此利益不同,对待农产品问题的谈判又各有自己的打算。正是美国和共同市场国家的这种利害不一,才使农产品问题成了大西洋两岸一场错综复杂的斗争。
共同市场六国长期以来一直是资本主义世界农产品的重要市场。以一九六○年为例,共同市场六国进口农产品五十九亿美元,约占资本主义世界农产品进口总额的三分之一。美国向共同市场出口的农产品约占它农产品出口总额的四分之一。另外,在美国对共同市场输出总额中,农产品占了三分之一。共同市场对于美国农产品的重要意义,是一目了然的。不但这样,近年来美国每年向共同市场六国出口的农产品已增加到十一亿美元,六国向美国出口的农产品仅二亿美元,出超九亿美元。因此,向西欧出售农产品已成了美国缓和日益严重的国际收支危机的一项重要手段。肯尼迪自己就说过:“美国的剩余农产品在欧洲拥有有利的市场,这是我们赚得美元的最大项目。”可以想见,对于这样一块肥肉,美国无论如何是不肯放弃的。
但是,共同市场同样是法国倾销农产品的市场。美国有“剩余”农产品问题,法国同样也有。一九六一年上半年法国卖不出的粮食达二百九十万吨,一九六二年积存小麦估计也有三百万吨。由于法国是共同市场主要农产品生产国和出口国,它也就把共同市场视为禁脔。法国有百分之五十一的农产品出口是运往共同市场其他五国的。法国农产品的价格一般比共同市场其他国家为低(谷物低百分之二十、畜产品低百分之五),但又高于资本主义世界市场价格。如果六国能够尽快组成一个农业共同市场,法国农产品就可以排挤美国,霸占西欧共同市场。法国参加共同市场的目的之一也正是为了替法国打开一个有利的农产品市场。从这一点出发,法国自去年年初以来竭力向共同市场五国,特别是西德施加压力,要它们促进共同市场农业一体化,加速制订六国共同农业政策。当时法国甚至以不解决这个问题共同市场就不能进入第二阶段相要挟。正是在法国压力下,六国在去年年初通过了建立共同市场共同农业制度的决议。它规定逐步取消六国间农产品进口限额,并决定从去年年中起把原有关税、限额、最低价格等贸易限制,改为征收农产品“差额税”制度,即共同市场国家对某些农产品规定一个共同标准价格,凡来自非共同市场国家的同类产品价格低于这一标准价格的,则根据差额课税。共同市场对外部国家实行限制和征收高额关税制度,对于法国农产品占领六国市场当然大为有利。
共同市场开始采取的加强农业一体化的措施,对美国农产品进入共同市场是十分不利的。美国冻鸡肉的销售受到了西欧共同市场的限制。美国梨、土豆、肉罐头被法国拒之门外。特别是去年八月,共同市场征收“差额税”后,美国对共同市场的农产品出口急转直下。从去年八月到去年年底,美国运往六国的家禽和鸡蛋比上年同期下降了百分之四十,面粉下降了百分之六十五,小麦甚至下降了百分之七十七。这种“差额税”只是六国推行共同农业政策的第一步,今年它们还要进一步统一粮食和肉类价格,并提高外部农产品进口关税。据西方报刊估计,这个措施一旦实施,美国对共同市场国家的一年十一亿美元的农产品出口将猛跌到七亿美元。这种前景美国自然是吃不消的。美国农业部长弗里曼对此已多次叫嚷说:美国“决不能坐视别人轻易地剥夺它正当的和传统的出口市场。”正是从这一点出发,美国提出在这次“关税及贸易总协定”会议上,不仅要讨论工业品减税问题,而且也必须商订农产品减税计划。美国企图通过农产品谈判,拆除共同市场农产品关税壁垒,阻挠六国农业一体化,分化共同市场,以便为美国建立“大西洋共同体”创造有利条件。为了达到这一目的,美国特别想利用西德、法国在共同市场农业政策上的矛盾,鼓励并压迫西德“向外看”,以孤立法国,打开共同市场关税壁垒的裂口。
美国的这一打算,当然是十分狠毒的。因为西德同法国不一样,它是共同市场国家中最大的农产品进口国。西德进口的农产品有三分之二来自共同市场外部国家。在一九六○年,西德进口小麦有百分之七十五来自加拿大、美国和阿根廷。西德所以这样做,一方面是因为这些农产品价格较低,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加强西德工业品对西欧以外地区的扩展。共同市场农业一体化后,西德不仅将以高价购买法国农产品,而且会影响它的工业品在共同市场以外地区的销售。同时从西德国内来说,它的农产品生产价格比法国高,竞争能力较弱。实施农业共同政策会使西德农业受害。因此西德对于加速共同市场农业一体化一直迟疑不前。在最近一次共同市场执行委员会会议上,西德代表甚至说:“对法国来说,它的农产品过剩是一个问题。对我们来说,我们的工业品也过剩。共同市场必须采取一种自由化的政策。”西德和法国这种对于农产品问题的不同的态度,给了美国以可乘之机。美国正是想利用这一点在这次会议上左右操纵,从中渔利。
但是对于美国这一着棋早已有所准备的法国和西德也并不是容易上当的。由于建立欧洲经济集团,进而同美国争夺世界霸权,乃是它们当前的共同的目标。因此,尽管它们在农产品问题上有矛盾,它们不打算因小失大。事实上,在“关税及贸易总协定”会议前夕,六国已商定了一项对付美国的共同政策。这就是在农产品减税问题上,虽然不一定要关死大门,但却要尽量采取刁难和拖延政策,拒绝美国提出的任何关于农产品的“临时协议”安排。这一态度已由欧洲共同市场副主席、六国联合农业政策的制订人西科•曼斯霍尔特在五月十八日关税及贸易总协定部长会议上明确表示了。这位副主席在拒绝了美国总统贸易谈判代表赫脱所要求的就农产品问题先达成临时协议的要求后,就表示:共同市场六国还没有全部完成制订自己的农业政策的工作,因此,除了在猪肉、家禽、酒等个别商品上可以同美国谈判外,必须要等到今年十二月底六国完成就农产品问题的谈判后,美国才能同六国进行全面谈判。
推迟和拖延同美国在农产品问题上的谈判,这意味着什么呢?首先是,共同市场六国将在一定的时期内进一步实行农业一体化,使美国农产品的进入更为困难。时间对于华盛顿当局来说,显然是不利的。
六国采取这一拖延策略显然也是为了提高它们在大西洋两岸“互减关税”的谈判中的讨价还价地位。美国要想在农产品问题上取得进展,就必须在减税问题上作更多让步,这是不言自明的。
美国同共同市场六国在农产品问题上的谈判一开始就出现了僵局。这表明帝国主义国家之间争夺市场斗争的极端尖锐化。在这场你死我活的斗争中,利害的冲突是难以调和的。怪不得西方报刊已一再为这次谈判的前景感到悲观和担心了。
1963-05-23

renbing331 2013-05-02 12:00
国内外市场进一步萎缩 资本主义各国竞争加剧 美国农产品生产“过剩”危机日益严重 广大劳动人民挣扎在饥饿线上,垄断资本集团为维持高价宁愿让粮食霉烂第5版()
新华社二十一日讯 华盛顿消息:今年以来,美国农产品的生产“过剩”危机日益严重。这是美国财政经济危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在世界人民打击下和资本主义各国之间矛盾日益尖锐化的情况下,美帝国主义陷于内外交困处境的一个重要表现。
美国农产品的生产“过剩”危机充分反映了帝国主义制度的极端腐朽。一方面,广大劳动人民生活日益贫困,许多人挣扎在饥饿线上。在美国南部还有一个三千万人口的“饥饿地区”。连已经死掉的美帝头子肯尼迪也曾不得不承认:在美国,“每天有一千七百万人饿着肚子上床”,有许多人“甚至低于营养需要的三分之二”。另一方面,垄断资本集团为了保证高额利润,宁愿让粮食积存、霉烂,甚至大量加以销毁,来维持农产品的高价。因此长期大闹农产品的“过剩”危机,而今年的情况更加速恶化,据美国官方公布的数字,到今年六月底,“剩余”小麦的库存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百分之三十四;大米和大豆的库存量都比去年增加了一倍以上;棉花和玉米的库存量也不断增加。这成了千疮百孔的美国经济的一个越来越严重的问题。
今年美国农产品生产“过剩”危机迅速加剧,其原因不仅在于美国国内市场进一步萎缩,而且特别在于农产品出口量急剧下降,这是亚非拉人民进行抵制和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竞争日益加剧的结果。据美国农业部八月下旬发表的报告,一九六九财政年度的农产品出口比上一年度下降了百分之十,达到一九六三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其中小麦下降了百分之三十一;棉花下降了近百分之四十。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美国“粮食用于和平计划”的出口粮食被迫下降了百分之三十。一九六○年以后,美国统治集团打着所谓“粮食用于和平计划”的幌子,用“剩余”粮食作为手段,竭力对亚非拉各国进行政治渗透和经济扩张。但是,蓬勃开展的人民革命斗争,已经使越来越多的人认清美帝国主义的这种罪恶企图,而广泛抵制了这种“嗟来之食”。这也加剧了美国的农产品“过剩”危机。
与此同时,西方各资本主义国家争夺农产品市场的斗争,也愈演愈烈。不久前,西欧“共同市场”集团决定增加小麦出口津贴,以便于这个集团的小麦同美国争夺国际市场。八月十三日,加拿大又宣布降低小麦价格,搞得美国狼狈不堪。随着资本主义世界市场争夺战的日趋白热化,今年美国小麦出口量也下降到十年来的最低水平;棉花出口的情况就更加糟糕:一九五○年在国际市场上美国棉花曾占一半以上,前两年已下降到三分之一,今年更减少到五分之一以下。美国主要农产品出口锐减的情况,反映了美帝国主义在资本主义世界经济霸权的大大衰落,美国向外转嫁农业危机的余地已越来越小。
为了解决农产品的生产“过剩”危机,美国统治集团一再减削播种面积,并采取了破坏农业生产力的其他措施。八月十一日,美国农业部长哈丁下令:今年小麦播种面积比去年减少百分之十二,为美国历来记录中的最低水平。哈丁还“计划”使明年小麦比今年减产百分之二十左右。但是,这种用人为手段强制减产的办法,不但不能解决美国的农产品“过剩”危机,反而使得大农场主为转嫁损失而加紧剥削并大批解雇农业工人,从而促使农业地区的阶级矛盾迅速加深;而中小农户也纷纷破产。目前,美国农业地区耕地荒芜,农业生产力受到严重破坏,农产品产量普遍下降,而“过剩”危机却越来越严重。
另一方面,美国统治集团为了争夺国外市场,不得不忍痛降低农产品的出口价格。但是美国的这种做法,却引起了资本主义各国之间的矛盾更加激化。七月十八日,美国宣布降低对西欧的小麦出口价格,引起法国、西德等西欧“共同市场”集团对美国的强烈指责和回击。八月十二日,美国又宣布对亚洲和拉丁美洲出口小麦降价,次日加拿大就宣布进一步降价,进行回击。接着美国被迫在八月二十七日又第三次宣布小麦降价。这样一来,资本主义世界的“小麦战”就愈演愈烈,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
美国农产品生产的“过剩”危机,是美国经济的一个不治之症。不管美国统治集团采取什么措施,都无法摆脱其困境。美国农业危机的深化必然给工业、商业、金融、对外贸易等部门带来严重的后果,从而使得美帝的财政经济危机进一步加深。
1969-10-22

renbing331 2013-05-02 12:01
美国农产品大量进口,严重损害日本粮食饲料生产 日本农民集会要求保护本国农业第6版
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二月二十七日讯 据东方通讯社报道,日本各地农民代表一千多人,二月二十七日在东京集会,要求发展日本农业,争取实现粮食自给。
这次集会是在全国农民总联盟和全日本开拓者联盟等农民组织的支持下,由全日本农民协会联合会发起的。
全日本农民协会联合会会长石田宥全在会上说,由于大量进口美国农产品,日本小麦、稻谷和饲料等农产品的生产受到严重的损害。大豆等农产品价格上涨。目前几乎全部饲料都从美国进口,而这些饲料的价格也正在逐月上涨。他强烈要求改变这种状况,确保粮食自给。
新澙、茨城、大阪和鸟取等县的农民代表也在会上讲了话。他们表示要为保护日本的农业坚决地进行斗争。
集会通过的决议要求稳定稻谷等主要农产品的价格,争取粮食自给。集会还发表了致各界人民的呼吁书,要求他们同农民一起进行斗争。
新华社讯 据东方通讯社报道,日本全国牲畜饲养业农民的代表,二月二十三日在东京集会,抗议饲料价格上涨,要求采取紧急措施以解决牲畜饲养业的危机。
这次集会是由日本全国农业协同组合中央委员会组织的。从北海道到九州各县的地方农业协同组合的代表二千多人参加了集会。
由于日本的饲料生产不足,饲料价格不断上涨。去年十二月,日本市场上混合饲料的价格是三万八千日元一吨,到今年一月,每吨上涨了三千二百日元到三千五百日元。饲料价格大幅度上涨的趋势仍在发展。饲料价格猛涨使日本有大约二百万从事饲养业的农户受到损失。
在集会上,来自青森、宫地、茨城、爱知、冈山、福冈、三重等县的农民代表相继讲话,抗议饲料价格猛涨,并一致表示了他们进行斗争的决心。他们说,由于饲料价格猛涨,他们所经营的牲畜饲养业正面临着破产。
集会通过了决议,要求立即降低饲料价格,制止投机活动,保证畜产品的价格使农民能进行再生产。决议还要求给农民以必需的补贴,采取必要措施以提高国内饲料自给率和得到长期稳定的进口饲料。决议还反对农产品和畜产品进口自由化。
自今年二月初以来,日本全国许多县的牲畜饲养业农民相继举行了集会,提出了同样的要求。
1973-03-03

renbing331 2013-05-02 12:02
美向苏出售农产品数额将超过去年第7版()
本报讯 据美国农业部预测,由于苏联今年将遇到“接连第4个粮食歉收年”,苏联今年的谷物进口量,将达4,600万吨的“创纪录数字”,美国今年向苏联出售的农产品的数额将超过去年。
据报道,苏联今年的粮食产量将为1.85亿吨,大大低于苏联今年计划要达到的2.38亿吨的指标。因而,苏联将依靠扩大进口弥补“食品短缺”。美国代表索扎诺7月8日在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上说,在过去十年间,在国际市场上所增加的购买数额中,“仅苏联一国就占去40%”,苏联严重的粮食短缺,使世界粮食供求平衡“岌岌可危”。
美国是苏联的主要的粮食进口国。1979年,美国在苏联农产品进口市场所占的比重为23%,由于1980年美国因苏联入侵阿富汗而对苏实行粮食禁运(去年4月撤消),前两年降到8%。1982年美国向苏联出售的农产品的数额将超过去年,甚至可能超过1979年创纪录的28.6亿美元。
新选担任国务卿的舒尔茨7月13日在美参议院外委会作证时说,他反对同苏联谈判签订新的为期五年的谷物协议,但又说:“不排除”继续向苏联出售谷物。美国特别贸易代表布罗克在同一天也表示,虽然近期内难以同苏联达成新的长期谷物协议,但目前的合同在9月30日到期后“有可能延长”。
1982-07-16

renbing331 2013-05-02 12:04
美国农产品的“过剩”危机第7版()
陈小平
美国总统里根10月15日对农村听众发表了广播谈话,宣布美国愿意向苏联增加谷物出口。里根总统此举并不出人意料。近年来,随着美国农产品“过剩”日趋严重,美国政府受到国内农场主越来越大的压力,不得不设法增加谷物出口,以缓和严重的农业危机。
美国农业一向以“丰收成灾”为其特点。而且收成越好,灾情也就越重。今年美国农业连续第三年获得丰收,因此问题也更为突出。根据官方发表的数字,美国今年的玉米、大豆产量将创历史最高纪录,小麦将接近最高纪录。这样,美国今年除国内自销和出口外,“过剩”的小麦和玉米就将分别达到503万吨和549万吨。这些谷物必须向国外寻求出路。可是由于世界经济危机的持续,农产品出口销路不畅,同时西方其他主要粮食生产国也都获得丰收,使世界市场上的粮食销售战更趋激烈。向需要进口粮食的苏联扩大出口就成为缓和美国农业危机的重要途径。
美国是世界最大的农业生产国,也是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国。国际市场上的农产品价格在很大程度上受美国左右。一年来,随着美国国内农产品过剩、价格下跌,国际市场上小麦、玉米和大豆的价格也分别下跌了8.7%,20.2%和15.8%。这使美国的农业收入比去年减少8%,即从438亿美元下降到405亿美元,成为自大萧条的1933年以来的最低纪录。
在农产品价格下跌的同时,美国农业生产的成本却因生产资料价格上涨和高利率的影响而不断上升。据估计今年小麦的生产成本平均每吨达224美元,比每吨小麦的售价高出一倍多。纯农业收入从1980年的245亿美元猛降到190亿美元,这笔钱甚至不够偿付农场主今年所欠贷款的利息(220亿美元)。由于债务负担日重,目前美国已有7,000个农场陷于破产。
美国的农业危机也影响到与农业有关的各个工、商部门。目前从小城镇的杂货店到诸如国际联合收割机公司这样的工业巨人都陷入困境。由于农场主们经济拮据,纷纷紧缩开支,今年美国的拖拉机销售量已下降27%,联合收割机的售量减半,化肥的售量减少了11%。北美五家最大的农业机械制造公司在过去18个月中已解雇了2万名工人。
里根政府为了缓和农业形势,争取在中期选举中获得中西部农业州的支持,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就在这次宣布向苏联增加农产品出口之前,政府还决定就粮食出口问题与欧洲共同体进行谈判,要求共同体取消农产品出口补贴,不得妨碍美国农产品的出口。据悉这一问题已被列为今年11月举行的关税及贸易总协定会议的五个议题之一。此外,美国政府还决定在新的财政年度内增加农业信贷,并通过进出口银行对购买美国农产品的外国购买者提供低息贷款。显然,美国政府的这些做法势将进一步增加国家的财政赤字,并加深美国农业对国际市场的依赖。同时,由于大大增加了对苏联的粮食出口,里根政府今后就更难说服其西欧盟友停止向苏联提供尖端技术设备了。
1982-10-21

renbing331 2013-05-02 12:05
美欧在农产品贸易问题上的矛盾第7版()
江建国
美欧之间在农产品问题上的争端,曾在大西洋两岸触发了一场激烈的贸易战。12月10日,以舒尔茨为首的美国代表团和欧洲共同体的代表团在布鲁塞尔就此举行了几个小时的会谈,双方除同意下月初继续会谈外,没有达成任何实质性协议。在记者招待会上,美国代表说,不排除对欧洲共同体实行农产品出口补贴的做法采取报复措施,共同体代表则坚持欧洲的共同农业政策是不能谈判的。显然,会谈除了改善一点气氛而外,双方的基本立场没有改变。
美欧在农产品贸易问题上的矛盾并非今日始。美欧之间经历过多次谈判,每次谈判美国都要求讨论农产品贸易问题,但始终遭到西欧冷漠对待。虽然双方也曾经达成过一些协议,并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近年来随着西欧农业水平的迅速提高和西方经济危机的不断加深,双方的矛盾已从西欧市场扩展到世界市场。
美欧双方争吵的焦点之一的农产品出口补贴制度是欧洲经济共同体农业政策的重要支柱。七十年代初,西欧经济共同体各成员国逐步实现了对内农产品按统一价格免税自由流通,对外建立统一的关税壁垒,并对共同体农业市场进行统一管理。农业基金就是统一管理市场的重要财政措施。由于共同体内农产品统一价格高于国际市场价格,因此农业基金主要用于两种补贴:一是对共同体出口的农产品,按照其与国际市场的差价给予各成员国以出口补贴;二是用来采购农产品以维持共同体内部市场的农产品价格,这实际上是对各成员国的生产和消费的补贴。农业基金的设立使各成员国可以放手地发展农业生产,农业经营者可以稳定地获得高额利润,而用不着担心“谷贱伤农”。农业基金在共同体预算中所占份额最大,达到三分之二以上,而出口补贴占其农业开支的一半,约56亿美元。因此,如果取消了出口补贴,就等于取消了共同农业政策。这是欧洲共同体所不能接受的。
目前西欧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产品进口地区,占世界农产品进口的四分之一。仅从美国进口的农产品去年就达到90亿美元,而共同体对美出口不过22亿多美元,逆差近68亿美元。但由于实行共同农业政策,西欧农业获得可观的发展,逐步减少了农产品进口,并且引人注目地成为农产品的主要出口者之一。它有史以来第一次成为谷物净出口者,从世界最大的家禽进口者变成世界上最大的家禽出口者。同时西欧在国际贸易中的比重也不断提高。1970年它的农产品出口不过占国际贸易的8%,而去年已达到15%。
西欧农业的发展不但对美国的农产品进入西欧形成威胁,而且正在悄悄地夺取美国在第三国的市场。这是促使美欧农产品矛盾尖锐化的一个重要因素。今年以来西欧共同体屡次要求美国减少向西欧出口玉米饲料、大豆和柑桔,而同时它自己却向国际市场倾销谷物。北非、中东等传统的美国农产品市场日益受到西欧农产品咄咄逼人的竞争。据估计,欧洲共同体对第三世界的谷物出口今年将达到创纪录的1,650万吨。西欧向国外倾销农产品是赔本生意,但是因为有出口补贴,就弥补了损失,这就大大刺激了西欧农产品在国外市场上的竞争。美国对西欧补贴农产品虽然早就啧有烦言,但是它自恃是世界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国,过去没有把西欧放在眼里。可是现在由于市场不景气,美国和西欧都有了大量剩余农产品要寻找市场。西欧利用补贴扩大了市场,挤了美国。从1973年到1980年,美国农产品占世界农产品出口的百分比从19.8%下降到18.9%,这就使美国再不能熟视无睹了。
其实,美国的农产品长期以来也并非不享受补贴。但是里根上台以后,实行政府不干预政策,给农业的支持费用减少。近三年来美国粮食连年丰收,据估计美国库存小麦已占世界总储量的44%。但由于国内消费不振,世界经济不景气,农场主收入反而连年下降,农业累积债务已等于今年净收入的12倍。这对于四分之一的出口来自农业的美国来说,是不能忍受的沉重负担。里根为此受到农场主的强大压力,急于为大批过剩农产品寻求出路。今年西欧农业也是大丰收,也急于扩大出口。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反对西欧农产品出口补贴制度的调子严厉起来了,多次扬言要采取报复措施。11月在关税及贸易总协定日内瓦会议上,美国要求欧洲共同体逐步减少农产品补贴,遭到共同体的拒绝,双方不欢而散。会议刚结束,西欧就抢先宣布要向苏联出售大批黄油。美国也宣称要向世界市场倾销30亿美元的奶制品,矛盾进一步激化。
美欧在农产品贸易方面的矛盾的实质是,双方都不惜牺牲对方来达到摆脱经济困境的目的。这种利害冲突是难于解决的,特别是经济危机当头的时候。
尽管双方商定明年1月再进行双边会谈,避免了摊牌,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双方要达成协议并非易事。
1982-12-22

renbing331 2013-05-02 12:09
日美农产品谈判的难点何在?第6版()
乐绍延
日美双方为农产品问题,一年半以来虽已举行过6次谈判,但直到现行协定3月31日期满前夕,仍未能达成协议。为了谋求妥协和不致使经济摩擦危及两国关系,日本农林水产大臣山村新治郎于4月3日到达华盛顿,再次同美方进行商谈。
牛肉、柑桔问题是当前日美农产品谈判的焦点。为了寻求解决方案,双方从1982年10月就开始谈判。一年多来,美方起初坚持要求日本从1984年4月起,实行牛肉、柑桔进口的“完全自由化”,遭到日方拒绝。去年9、10月间,双方又在东京举行了第3、4次会谈。那时,美国态度稍有松动,只要求日本表明实施“自由化”的时期,并在实施之前将每年进口限额扩大一些。日方也没有接受美国的这个方案。
今年1月在东京举行的第5次谈判中,美国没有再提进口“自由化”问题,只要求日本以后每年在实现1983年度的进口限额(牛肉3.08万吨、柑桔8.2万吨)的基础上增加进口1万吨高级牛肉和1.5万吨柑桔。尽管这个要求与日方准备让步的进口高级牛肉5,000吨、柑桔8,000吨方案差距较大,但谈判总算取得了一些进展。双方多次表示要在3月底以前解决这个问题,并准备在事务级谈判达成协议的基础上,由日本农林水产大臣访美最后签订新的协议。然而,在最近举行的第6次谈判中,由于美方坚持原案,而日方则强调在现行进口限额基础上每年增加进口5,600吨高级牛肉和9,500吨柑桔,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双方再次不欢而散。
按理说,日本的牛肉、柑桔市场即便实行“完全自由化”,每年最多也只有5亿美元的买卖,根本改变不了日美间高达216亿美元贸易差额的现状。为什么两个贸易伙伴要为此争吵不休,互不相让呢?
对日本来说,美国的廉价牛肉大量涌入市场,将使不少农户遭到打击。如果废除现行25%的牛肉进口关税,牛肉批发价格就要降低一半。这不仅会使45万养牛户过不下去,还会使生产猪肉、鸡肉的农户受到冲击。而农村历来是执政的自民党的选举“票源”,该党不少议员是靠农民选票当选的。因此,自民党不能无视农民的呼声。何况日美之间目前还有多种经济贸易悬案有待解决,日本担心这次让步过大,美国将以此为突破口,要求日本更多地开放市场,使日本在其他问题的谈判中陷于被动。另外,日本也担心向它出口牛肉最多的国家澳大利亚会提出同样的要求。
对美国来说,总统竞选已经揭开序幕,里根为了不使日美农产品问题成为民主党攻击自己的材料,同时向选民们显示他解决日美贸易悬案的“成果”,也希望日本给予最大照顾。美国当局说,
“去年里根访日时照顾了面临大选的中曾根”,“今年该轮到日本照顾里根了。”
由此可见,在日美农产品贸易摩擦的背后,双方都有一些棘手的政治难题。这次日本农林水产大臣专程访美,就是为了寻找彼此都能作出让步的妥协点。
1984-04-05

renbing331 2013-05-02 12:10
世界去年农产品产量回升 粮食总产量约达十七亿七千多万吨第7版()
本报讯 据联合国粮农组织公布的数字,1984年世界农产品产量有所回升。粮食总产量约达十七亿七千七百万吨,其中小麦五亿一千六百万吨,大米四亿五千九百万吨,同上一年度相比增长了8.6%。世界粮食储备也增加了,约占世界消费的18%。
西方发达国家的粮食产量去年均有所增长,苏联的产量达一亿七千万吨,欧洲经济共同体的产量为一亿四千四百万吨。
亚洲粮食产量去年达七亿四千七百万吨,比1982年增长了约10.5%,其中中国的粮食产量为三亿四千八百万吨,印度粮食产量为一亿六千五百万吨。
南美粮食生产继1983年下降之后,1984年又回升到七千四百万吨。
非洲的粮食生产1984年仍然不佳,总产量为七千三百万吨,与1983年相同,比1982年下降了15%。
1984年世界油料作物的产量也有所提高,达到一亿八千四百万吨左右,比1983年增长了12%。
世界牛奶产量去年估计为五亿零二百万吨,比1983年增长20%左右。黄油储备与1982年相比增加近三倍,由六十万吨增加到一百六十万吨。
1985-05-10

renbing331 2013-05-02 12:11
世界农产品将过剩第7版()
新华社北京12月5日电 据路透社报道,国际上一些有影响的农业政策专家认为,在八十年代后期,世界农业面临的主要问题将是农产品大量过剩。
目前,已有二十五个国家粮食生产过剩。在美国和欧洲共同体国家,已出现了谷物、大豆、肉类和黄油的过剩现象。
据专家们分析,粮食生产过剩的主要原因是美、欧重要生产国对农民的补贴越来越多,刺激了生产。
1986-12-06

renbing331 2013-05-02 12:12
日美农产品贸易战再度激化第7版(国际)
新华社东京4月17日电 美国农业部长理查德•林德16日抵达东京,从17日起将同日本农林水产相加藤六月就两国农产品贸易问题进行谈判。
据报道,这次日美农产品贸易谈判主要有三个议题:美国的牛肉和桔子汁对日出口自由化问题;日方取消西红柿加工品、杂豆、花生等12种农产品的进口限制问题;美国大米对日出口自由化问题。
日本是美国农产品的最大进口国,1986年美方有80亿美元的出超,但是美国在工业产品贸易方面却有巨额入超,整个对日贸易去年有548亿美元的赤字。美方将要求日本开放国内市场,以改善目前两国贸易的巨大不平衡状态。
据报道,日本已确定应付这次谈判的方针,即对前两个问题,将采取“拖延战术”;对大米进口自由化问题,将“全面拒绝”美方的要求。
美国农业部长理查德•林德来日前曾经说过,“如果日本政府不答应这些要求,美国政府将采取报复措施”。这预示着此次谈判将有一番激烈的争论,不会轻易达成妥协。
日美两国间关于半导体元器件贸易的紧急磋商日前已告破裂,美国从17日起将按原定计划对日本采取报复措施。这次农产品贸易谈判又在日美贸易战中开辟了一个新的战场。
1987-04-17

renbing331 2013-05-02 12:13
凯恩斯集团和农产品补贴问题第7版(国际)
专栏:综述
本报记者 李志明
美国和欧洲共同体实行的农产品补贴而形成的补贴战,引起了激烈的竞争,扰乱了国际农产品市场。十四国不实行补贴政策的农产品出口国组成了凯恩斯集团,共同斗争,以改变国际农产品市场现状。最近,凯恩斯集团成员国举行部长级会议,提出了自己的新倡议。
两年多以前,在关税及贸易总协定新的一轮谈判(即乌拉圭回合)开始前夕,阿根廷、澳大利亚、加拿大、巴西、印尼、泰国、匈牙利等十四个国家在澳大利亚的凯恩斯举行会议,讨论农产品贸易问题。这十四个国家都是不实行补贴政策的农产品出口国。在乌拉圭会议上,这十四国一致对美国和欧洲共同体实行的农产品补贴政策进行了激烈的批评,被称作凯恩斯集团。
今年二月二十四至二十六日,凯恩斯集团的十三个成员国在阿根廷的巴里洛切举行了第三次部长级会议,就取消扰乱世界农产品市场的补贴政策提出了一系列具体建议。
对农牧产品的生产和出口进行补贴是欧洲共同体的一项基本政策,它对共同体国家振兴农业、停止依赖进口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是补贴政策也带来严重的问题。一方面由于补贴费用成倍增加,形成沉重的财政负担,另一方面扰乱了国际市场价格,引起激烈的竞争,使无力补贴的传统农产品出口国蒙受严重损失。例如,一九八五年以前,阿根廷和欧洲共同体每年向苏联出口的牛肉数量大体相当(六点五万吨),后来,共同体对牛肉出口的补贴金额竟高达售价的百分之九十,使阿根廷无力竞争,完全失去了苏联市场。阿根廷总统阿方辛在这次会议上说,一九八○年至一九八七年,阿根廷因农产品价格下跌损失累计一百二十亿美元。美国是世界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国,近年来也开始在某些市场上补贴出口,与欧洲共同体竞争,形成补贴战。结果是农产品价格一跌再跌,不实行补贴的国家损失惨重,竞争双方的财政负担也越来越重。另外,欧洲共同体对生产进行补贴,造成农畜产品生产超过需求,库存大增。
非补贴国家在此情况下决定联合起来,共同斗争,以改变国际农产品市场的现状,这就是凯恩斯集团形成的原因。农产品贸易在乌拉圭回合中成为重要议题,凯恩斯集团的努力起了巨大作用。美国和欧洲共同体尝到补贴战的苦果,也开始考虑如何从中摆脱出来。去年美国已正式建议在十年内逐步取消一切补贴。欧洲共同体则提出一些近期措施,如限制产量等,但表示不可能完全取消补贴。凯恩斯集团认为两家的建议都不足以根本解决问题。这次会上澳大利亚贸易部长达菲指出,“美国的建议虽好,但恐怕等不到十年,许多出口国就会消失。欧洲共同体只提出一些眼前的措施,无异于在大伤口上贴一块创伤膏”。
凯恩斯集团这次会议的目的是提出第三种选择。会议结束时发表的一项声明包含几项具体建议:在一九八九至一九九○年,冻结然后减少对农产品生产和出口的补贴;就处理剩余农产品问题达成协议,以避免扰乱国际市场。声明强调现在是少说空话多做实事的时候,表示凯恩斯集团将利用一切机会争取更广泛的支持以达到既定目标。
凯恩斯集团与其他类似组织不同的是,它的成员中既有发达国家又有发展中国家,各国情况差别很大。曾有人预言它维持不了很长时间。然而在这次会议上,各国代表很少有分歧意见。正如阿根廷农业国务秘书所说,尽管国情不同,但我们有一个最大共同点:都是补贴政策的受害者。凯恩斯集团的出现和活动是国际经济生活中的一个新现象,反映了当前世界经济中不同利益集团关系的复杂性。农产品补贴问题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涉及各有关方面的根本利益,不是短期内能够解决的,需要充分协商,照顾各方利益,才能逐步解决。
(本报布宜诺斯艾利斯二月二十七日电)
1988-03-01

renbing331 2013-05-02 12:14
美农产品出口达六年最高峰第7版(国际)
新华社华盛顿11月29日电 美国农业部28日宣布,在9月30日结束的1988财政年度,美国农产品出口量达到6年来的最高峰,为14750万吨,农产品贸易盈余超过140亿美元,比上年度增加了一倍。
农业部说,1988年度美国的农产品出口达352亿美元,比1987年度的278.7亿美元增长了26%,进口为210亿美元,比上一年度增长2%。
据统计,1988年度美国出口农产品比1987年度增长了14%,其中2/3是小麦。
美国农产品的最大买主是日本,1988年度它进口了2780万吨美国农产品。其他依次为:欧洲共同体,2550万吨;苏联,1590万吨;南朝鲜,800万吨;中国台湾,730万吨。
农业部说,苏联、日本、中国、阿尔及利亚和印度是进口美国农产品增长最快的5个国家。向美国出口农产品最多的依次是:欧洲共同体、加拿大、墨西哥、巴西和澳大利亚。
1988-12-02

renbing331 2013-05-02 12:16
新粮食法与日本农业改革第7版(国际)
专栏:日本通讯
本报记者张国成
近年来,日本舆论呼吁对经济进行结构改革,最近在农业领域动了手术。11月1日,被称为新粮食法的日本《主要粮食供求及价格稳定法》开始生效。新法取代了1942年制定的、并在50多年里一直严格管制的“粮食管理法”。舆论称,这是继战后“农地改革”后,日本农业方面最重要的一次改革。舆论希望,新法能成为一个“引发剂”,引起日本传统农业出现连锁性变化,从而给日本农业带来新的生机。
旧粮食管理法产生于日本粮食紧缺年代。为了不致因粮食的生产与流通“自由化”引起社会动荡,日本政府不得不对粮食施行严格的指导种植和统购统销。到50年代中期,日本的粮食供求关系大为改观,本可以废除对粮食的控制,但迅速掀起的工业化浪潮冲击了农业。为了保护日本的农业,不因“谷贱伤农”而使更多的人脱离农业,粮管法得以维持下来。但是,它的作用更多地表现在维持粮价方面。
严格的控制在保障农民收入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是过死的管制也影响了农民生产的自主性;国家保证价格的做法也使农民失去了探索新的农业发展道路的积极性;流通领域的严格限制,使米店带上了官商的色彩。
取消旧法,施行新法,除为给日本大米的生产、流通和消费注入新的活力外,还有国际因素。日本对外贸易不平衡在国际上已成众矢之的。日本在“乌拉圭多边贸易谈判”中被迫作出了部分开放本国大米市场的承诺。如果日本继续对国内大米的生产、流通进行控制,结果只能使本国农业在国际浪潮的冲击下萎缩。
新法与旧法相比,其内容用两句话即可概括,那就是“自由种植”,“自由买卖”。
所谓自由种植,就是把稻米种植面积的决定权交给农民。在旧粮管法时期,这个决定权在政府。每年新谷入库后,政府有关部门便根据收获量决定来年的种植面积是扩大还是缩小。轮休地的数量也由政府决定。实施新法后,政府不再管得这样具体。种什么,种多少,稻田如何轮休,一切均由农民自己决定。
所谓自由买卖,是指新法则规定,政府每年只控制150万吨储备米和从国外进口的大米,其余农民可以直接销售;对大米零售店也改过去的执照制为登记制。不论谁,只要在都道府县政府登个记,均可经销大米。这样,50多年来,大米在日本终于从被严格管理的“特殊商品”变成了普通商品。在旧粮管法时期,日本大米的买卖完全由政府控制,农民不得直接出售大米。经营零售米店要领取粮食厅颁发的专营执照。而且米店数量严格按1500人一店的比例设置。
新法生效正值新米上市。很多产米区的农协或农友会等组织带领农民闯进了大米流通领域。日本大米市场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激烈竞争。大米广告出现在报纸版面和电视屏幕上。农民们来到大城市开展促销活动,有的地区的农民捷足先登,集资在东京等大城市设立了本地大米的专卖店。销售的竞争促进了生产竞争。很多地区的农业组织决定明年的生产要在提高大米质量和降低生产成本上下功夫。销售渠道的放开,也震动了半官商色彩的城市大米零售店。他们不得不亲赴产地组织货源。市民们期待着大米流通制度的改革能促使这些零售店改善服务,降低价格。
目前,日本政府还在酝酿制定新的“农业基本法”和“农地法”等有关农业的法律。其目的是希望从规模经营中找到一条新的农业发展道路。
(本报东京11月5日电)
1995-11-15

renbing331 2013-05-02 12:17
日本农业生产增长率呈下降趋势出版日期:1996.11.13
文章正文:
【日本《赤旗》报10月14日报道】据最新的《联合国世界统计年鉴》显示,日本的农业生产增长率呈下降趋势,在有统计数据的世界155个国家中,日本位居第145位。农业生产呈下降趋势的国家共有31个。其中日本的生产指数很低,居倒数第11位。
该统计年鉴显示,日本的农业生产指数不断下降,以年平均值为100计算,1989年为99,1993年下降为81。1993年,有统计数据的世界155个国家的农业生产指数几乎都上升到了100以上(124个国家),而日本则是为数不多的农业生产指数下降的国家之一。
1993年农业生产指数比日本低的国家,在非洲只有利比里亚(68),在北美有尼加拉瓜(76)和古巴(77)等,在欧洲是冰岛(80)等一些土地和气候条件恶劣的国家。
日本1993年的农业生产指数为81,其中有大米受到低温灾害影响的原因。1994年大米获得丰收,农业生产指数恢复到100左右的水平。但排名仍落后的状态几乎没有改变。
日本的粮食自给率(按热量单位计算)在世界163个国家中排名第141位(1980年),当时的自给率为56.9%。1994年下降到46%,是世界最低的。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中的13个国家相比(1988年),也是最低的。
日本的谷物自给率为26%(1988年--1990年),在世界126个国家中排第113位,在发达国家中这种情况也是少有的。
政府在去年底内阁会议上通过的“农产品的需求与生产长期预测”中指出,最大的努力目标是,十年后的2005年,粮食自给率达到44%—46%。如果按照现在的情况继续发展,粮食自给率将后退到41%—42%。由此反映出目前农业存在着的最大危机。


查看完整版本: [-- 美国农业危机的真相第6版()人民日报 1960-04-13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09674 second(s),query:4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