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既是供状 又是丑行——一评越南外交部关于越中关系的白皮书第1版()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既是供状 又是丑行——一评越南外交部关于越中关系的白皮书第1版()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renbing331 2013-10-23 11:02
既是供状 又是丑行——一评越南外交部关于越中关系的白皮书第1版()
新华社评论员 本报评论员
举世共知,三十年的中越关系史,是一部以友好合作为主流的历史。越南当局公开反华,中越两国关系恶化,不过是近两年的事。这完全不是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所愿意看到的。尽管两国关系恶化到今天的地步,我们仍然避免以恶言相加,也不愿对过去的两国关系多费唇舌。但是越南当局的反华宣传却与日俱增,步步升级。今年十月四日,越南外交部发表了所谓《三十年越中关系真相》的白皮书,扯下弥天大谎,以伪造历史的手段全面诽谤中国。这实在是欺人太甚,逼人太甚。我们不得不应付这个挑战,阐明真相,还历史的本来面目。
历史是不能伪造、不能篡改的。它是客观事实的纪录。决不能因为今天中越关系恶化,就大笔一挥,把中越友好合作的历史,涂改成仇恨的历史。而越南当局正是采取了这种历史唯心主义的立场。就中国人民来说,我们始终认为,支援越南人民是自己的国际主义义务,而且支援是相互的。我们决不因为越南当局今天猖狂反华,就对过去给越南人民的支援有所反悔,因为当时的历史条件就是这样的。
越南外交部白皮书究竟是个什么货色呢?概言之,它既是越南当局彻底背叛中越友谊的供状,也是国际关系史上一桩罕见的丑行。
在这份长达四万余言的白皮书中,越南当局极尽歪曲、篡改、伪造历史的能事,把一部三十年来以友好合作为主流的两国关系史,篡改成为中国企图控制越南的历史。白皮书从新中国诞生时骂起,一直骂到现在。毛泽东同志、周恩来同志以及现在中国的一些党政领导同志,被他们一一点名攻击。他们想使人相信:中国领导人从一九四九年起,就企图吞并越南,先是同法国、后来同美国勾结起来反对越南。他们的结论是:中国在越南抗法时期、抗美时期、国家统一以后“三次背叛越南,一次比一次恶毒、卑鄙”。
这样,胡志明主席关于中越关系“恩深、义重、情长”、两国是“同志加兄弟”等著名论断,统统被越南当局踩在脚下。他们自己重复过不知多少次的赞扬中越友谊和合作的庄严声明,也统统被抛到九霄云外。人们还记得,黎笋本人不只一次地说过:“没有中国的支援,越南革命就发展不起来。”“没有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对我们的帮助,我们也不能取得胜利。”直到一九七七年十一月二十日,他还在北京说:“越南共产党人和越南人民为有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这样亲密的战友——如同已故周恩来总理所说的,一贯‘把尽力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看作是自己应尽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义务’的兄弟而自豪。”现在,他们在白皮书中却攻击中国从来不是越南的战友和兄弟,而是“恶毒”、“卑鄙”、“疯狂”、“狡猾”的恶魔。
越南当局这样任意篡改历史,把中国帮助越南取得抗法、抗美斗争的胜利,说成是中国对越南的“背叛”,那么,他们把过去对越中关系的各项问题作 出最后决策的胡志明主席和当时的越南党中央置于何地?胡主席等岂不成了中国“背叛行为”的同谋者或帮凶了吗?
黎笋等人在白皮书中宣扬他们过去如何一再抵制根本不存在的“中国的控制”。这恰好证明,正是在胡主席坚持同中国友好合作方针的时候,黎笋等人却隐藏在越南党内,用阳奉阴违的两面派手法,在暗处反对胡主席的方针。从一九七八年开始,他们公然抛弃了这个方针,公开猖狂反华,不过是他们从暗处走到明处、从遮遮掩掩地破坏中越关系到明目张胆地反华的一个历史的发展。这是胡志明主席缔造的越南党的悲剧,也是十分珍视越中友谊的越南人民的悲剧。
在现代国际社会中,越南当局的堕落是惊人的。它言而无信,玩弄阴谋,造谣说谎,制造、驱赶难民并借以发财等等,这种种丑行,在国际上已负有盛名。而越南外交部发表这样一部白皮书,竟然对国际共知的史实进行随心所欲的篡改,这不能不是现代国际关系中又一件骇人听闻的丑行,不能不使一切同它打交道的人警惕。
白皮书发明一种“大棒加胡萝卜”的新解:中国给越南大量援助的时候,被说成是用“胡萝卜”来安抚、拉拢越南;中国不能完全满足越南提出的过高的援助要求的时候,被说成是用“大棒”来胁迫越南。总之,一旦你不同意他们向外侵略扩张的政策时,那你过去的援助,不管多给也好,少给也好,都是“有罪”的。这就是他们的逻辑。这将对那些正在援助越南和准备援助越南的国家有所启发。
白皮书采取篡改、伪造历史档案的做法,这在国际关系史中也是罕见的,也是一切同河内打交道的国家要当心的。今天你同他们谈了些什么,明天他们可以把你的谈话掐头去尾,断章取义,任意篡改,甚至无中生有,凭空捏造,用白皮书的形式给你抛出来。甚至对一九七○年 朗诺在柬埔寨发动政变时中国坚决支持西哈努克亲王这个举世皆知的历史,白皮书也加以伪造。白皮书硬说中国当时支持了朗诺,“抛弃西哈努克先生”。西哈努克亲王在他写的回忆录中记述了这段历史。他说,周恩来总理邀集所有外交使节到机场欢迎他,并且对他说:“你还是国家元首,唯一的元首。我们绝不承认另外的人。”其实,用不着任何引证,越南外交部的白皮书伪造历史的拙劣是不言自明的。难怪在河内的一些外国记者在评论这份白皮书的时候说,越南当局连造谣也不会造了!
越南当局为什么现在发表这么一个白皮书呢?这是他们对内对外政策的需要。对内是为了欺骗越南人民,磨灭他们对中越友谊的怀念,平息他们对现实生活以及对越南当局的对华政策的不满情绪。在越南人民争取民族解放的战争年代,越南许许多多的军人、干部、民众吃的,穿的,用的,都是中国提供的物资,手里拿着的是中国提供的武器。直到今天,中国援助的解放牌汽车,还在越南城乡奔驰;中国援建的工程还屹立在十七度线以北的各个地方;许多中国烈士的遗骨还埋在越南的土地上;在越南人民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深深地印着中越友谊的印记。这是越南当局推行反华政策的巨大障碍。他们硬说中国从来不是越南的朋友,而是“世世代代的敌人”,正是为了替他们奉行反华政策进行辩解。
在国际上,他们是想摆脱由于侵略柬埔寨、占领老挝、向东南亚国家扩张而陷入的困境,转移国际舆论的视线。目前,在柬埔寨的二十万越南侵略军正在发动旱季攻势,并威胁泰国边境的安全。越南当局正受到世界舆论的强烈谴责。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白皮书的作者花费了不少笔墨,来挑拨中国同其他国家特别是东南亚国家的关系,说什么中国想吞并东南亚,“东南亚是中国历史上传统的扩张方向”。白皮书的作者以为,这样一来,东南亚国家和全世界就会听不见‘柬泰边境’的枪炮声,就会听不见越南占领下千千万万柬埔寨难民的呻吟声。这当然是掩耳盗铃。
白皮书进一步证明,越南在东南亚谋求霸权和奉行反华政策,是一件事的两个方面。越南当局要在印度支那和东南亚地区称霸,中国不赞成,他们就 仇华反华,这就是中越冲突的缘起。越南地区霸权主义要寻求国际支持,既然从中国得不到,而只能从苏联方面得到,也就不惜进一步追随苏联反华,充当“亚洲的古巴”,为苏联霸权主义的南下政策效劳。越南当局肆意篡改中越关系历史,把反华宣传升级到荒谬可笑的程度,正说明越南追求地区霸权已遇到来自国内外的极大阻力。白皮书是一份很好的反面教材,既有助于人们认识越南地区霸权主义者的本质,又能使人们了解他们在国际关系中惊人的堕落面貌。这对一切同越南当局打交道的人都是有益的。
(新华社北京十一月十四日电)
1979-11-15

renbing331 2013-10-23 11:03
越南抗法、抗美斗争时期的中越关系——二评越南外交部关于越中关系的白皮书第1版()
新华社评论员 本报评论员
近三十年来,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坚持不懈地支援了越南人民的解放斗争。这期间中国向越南提供的军事、经济和自由外汇的援助,总值超过二百亿美元。越南是接受中国援助数量最多、时间最长、方面最广的国家。但是,中国人民一向认为,援助越南人民的革命斗争是自己应尽的国际主义义务,而且支援是相互的。因而,我们不愿多讲自己的支援。
越南外交部最近发表的所谓《三十年越中关系真相》白皮书,却完全颠倒和篡改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三十年来大力支援越南人民抗法、抗美、争取统一祖国斗争的历史。它硬说:中国在五十年代中期“阻拦越南人民在抗法战争中取得完全的胜利”,在六十年代初期“阻拦越南人民加强南方的武装斗争”,在六十年代中期“为美国直接侵略越南开放绿灯”,在七十年代“阻止越南人民完全解放南方”。它还说什么中国先同法帝国主义,后又同美帝国主义“进行妥协和勾结,企图钳制和削弱越南革命,使越南屈服”。白皮书据此诽谤中国在抗法和抗美斗争期间曾两次“背叛越南”。
面对河内的毁谤,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越南抗法、抗美时期中越关系的历史,戳穿河内的谎言,以正视听。
是“阻拦越南在抗法战争中取得完全的胜利”,还是全力支持越南人民的抗法斗争?
三十年前,在新中国刚刚成立的时候,越南人民反抗法国殖民主义者发动的侵略战争已经进行了几年。他们在力量对比悬殊的情况下,“以棍棒对抗敌人的飞机、大炮”(胡志明主席语)。当时中国尽管也处于帝国主义封锁和百废待兴的严重困难中,还是毅然肩负起国际主义义务,大力支援越南人民的斗争。
一九五○年,中国应胡志明主席的要求派出了军事顾问团,帮助越南方面取得边界战役等一系列战役的胜利。一九五三年十二月到一九五四年五月,中国军事顾问团又帮助越南军民组织和进行了举世闻名的奠边府战役。这次战役中使用或消耗的全部武器弹药、通讯设备、粮食、医药等等,都是中国提供的。由于以胡志明主席为首的越南党中央的领导、越南军民的努力以及中国方面的大力支援,奠边府战役终于以震动世界的伟大胜利结束。现在,越南当局在白皮书中只字不提中国的支援对这次战役所起的作用,不讲这次战役是怎样下的决心,怎样打赢的,正表明他们心虚理亏。
军事上一定的胜利带来了相应的政治解决的结果。奠边府的胜利为通过谈判暂时和平解决印度支那问题创造了条件,导致了越南北方的解放。一九五四年五月到七月举行了关于印度支那问题的日内瓦会议。
当时各社会主义国家的代表团相互配合,团结斗争,终于促使与会各方达成恢复印度支那和平的协议,签订了会议最后宣言和有关印支三国的停止敌对行动的协定。
关于在当时的力量对比下,越南人民有没有可能解放全国的问题,一般常识也可以做出判断。范文同总理在一九六五年十月会见毛泽东主席时曾说:“奠边府一战只能解放我们的一半国土”。这种估计是符合实际的。
日内瓦会议后,越南党和领导人曾多次高度评价会议的成果以及越、中两国在这次会议上的密切合作。胡志明主席在一九五四年七月发表文告说:“在日内瓦会议上,由于我国代表团的斗争,由于苏联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两国代表团的帮助,我们取得了一个伟大的胜利,法国政府承认了我国的独立、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并同意了从我们的土地上撤退法国武装部队,以及其他。”一九六○年,越南劳动党第三次代表大会通过的决议说,“我们赢得了签订日内瓦协议的胜利,恢复了印度支那的和平”;“北方得到完全解放后,越南革命已经走上了一个新的阶段。”越南劳动党中央还曾打电报给中共中央,对中国方面在“抗战中以及日内瓦的外交斗争中”给予越南方面的“全力的帮助”,表示“诚挚的感谢”。
可是,越南外交部白皮书却说,当时“越南军民有可能解放全国”;中国领导人“同法帝国主义勾结,并共同就一项有利于中国和法国,不利于越南人民、老挝人民、柬埔寨人民的解决办法达成协议”;中国的目的是“限制越南的胜利,分裂印度支那三国人民,妄图削弱、并吞这三个国家,作为向东南亚扩张的跳板”;“在受到中国强迫的情况下,越南接受了解决方案”。这些说法粗暴地践踏了胡志明主席和越南党对日内瓦会议的评价,胡乱地篡改了日内瓦会议的历史。越南当局为了反华的需要,竟然对这段国际共知的历史随心所欲地加以虚构,足见他们已堕落到何等可悲的地步!
是“阻拦越南人民加强南方的武装斗争”,还是大力支持越南南方人民的武装斗争?
一九五四年越南恢复和平之后,中国不仅为越南北方的建设提供了巨大的援助,而且从政治、军事、外交、经济等方面大力支援越南南方人民的正义斗争,包括从五十年代后期逐步开展起来的武装斗争。一九六○年十二月,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宣告成立,中国政府率先承认。半年后,范文同率领越南党政代表团访华。毛泽东主席在会见他时,赞扬越南南方人民开展的武装斗争,并且对此表示坚决支持。
一九六二年夏,胡志明主席和阮志清同志到中国,要求向越南南方人民武装力量提供军事援助。中国政府一次就援助越南南方人民各种枪支九万支。在这以后的几年中,中国在更大的规模上向越南南方提供了各种枪支、火炮、弹药、军用品、布匹、粮食等等。随着战争规模的扩大,军事援助的数量不断增加。中国对越南南方人民武装斗争提供的一切援助都是无偿的。在越南南方人民遭到美国海空封锁,粮食供应困难的艰苦岁月里,中国海员冒着被轰炸的危险把船开到越南南方附近海面,把中国人民用多层塑料袋严密包装的大米,顺潮漂放,支援越南南方人民。一些中国海员还为此流血牺牲。
这些都是历史事实。白皮书却说中国“施加压力强迫”越南“听任美国—吴庭艳肆意镇压越南南方人民”,“阻拦越南人民加强南方的武装斗争”,要越南北方“让南方人民孤立战斗”。这不是信口开河的诽谤吗?
是“为美国侵略越南开放绿灯”,还是应邀派出支援部队援越抗美?
越南外交部的白皮书说:“美帝国主义在一九六四年八月制造所谓‘北部湾事件’之后,就悍然在越南进行了一场军事冒险。其主要原因之一是美帝国主义对中国领导人感到放心。”越南当局今年年初发表的《关于越中关系的材料》还说:“当时中国许多领导人声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中国将不在中国边境之外打仗’。这些声明实际上起了暗中鼓励美帝国主义继续侵略越南的作用。”
历史的真相岂容歪曲。
一九六四年八月五日,美国出动海军飞机轰炸越南北方沿海几个地方。当天,周恩来总理和罗瑞卿总参谋长就立即致电胡志明主席、范文同总理和 文 进 勇总参谋长,建议“查清情况,议好对策,以利行动”。第二天,中国政府发表声明,郑重宣告:“美国对越南民主共和国的侵犯,就是对中国的侵犯,中国人民绝不会坐视不救。”“侵略越南民主共和国的战火是美国点起的。美国既然这样作了,越南民主共和国就取得了反侵略的行动权利,一切维护日内瓦协议的国家也取得了支援越南民主共和国反侵略的行动权利。”这就是说,美国既然轰炸越南北方,中国就取得了支援越南的“行动权利”。五天之内,中国全国有两千万人举行集会和游行,声援越南抗美救国斗争。
一九六五年二月初美国在向越南南方增派地面部队的同时,又对越南北方进行轰炸。在战争升级的严重时刻,周恩来总理在地拉那群众大会上庄严宣布:“中国人民坚决响应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最近发表的声明和呼吁,给南越人民以一切必要的物质支援,包括武器和一切作战物资。我们还准备在南越人民需要的时候,派遣自己的人员,同越南人民共同战斗。”
一九六五年四月初,黎笋率领越南代表团到北京时向中国政府要求中国向越南派出支援部队。他说:“我们想要一些志愿的飞行人员,志愿的战士……其他方面的必要人员,包括公路、桥梁等方面的人员都在内”。根据越方上述要求,中越两国政府签订了有关协定。从一九六五年十月到一九六八年三月,中国向越南派出的防空、工程、铁道、后勤保障等支援部队先后总计达三十二万余人,最高年份达十七万余人。中国援越 部队同越南人民一起,用鲜血和生命保卫越南北方的领空,保证越南北方运输线的畅通,并使越南人民军得以抽调大批部队到越南南方作战。在完成国际主义任务后,中国支援部队已在一九七○年七月全部撤回中国。在越南土地上至今还留下了数以千计的中国烈士的遗骨。一九六六年四月十三日,黎笋当面对周恩来总理和邓小平副总理赞扬了中国援越 部队的功绩。他说:“我们一直认为中国跟我们是最接近的,中国给我们的援助最大,而且是最充分的”。“要是你们不给我们热心支援的话,我们恐怕要多牺牲二、三百万人才能取得胜利”。
中国援越抗美的立场,举世皆知。派支援部队赴越,也并非秘密。越南当局在这个问题上企图篡改历史,只能显示他们低能和愚蠢。
是“阻止越南人民完全解放南方”,还是全力支持越南实现南北统一?
越南外交部的白皮书造谣说,一九六八年,中国领导人威胁要削减甚至撤销援助并中断两党两国关系,借此“鼓励美国加强对越南北方的轰炸”,以“削弱越南”。白皮书还说什么一九七三年关于越南问题的巴黎协定签订之后,中国领导人“完全停止了(对越南的)军事援助”,“他们费尽心机地阻挠越南人民为打败美国—阮文绍集团破坏巴黎协定、为完全解放南方并统一祖国而进行的斗争”等等。
事实真相究竟如何呢?
就拿越南当局大做文章的一九六八年来说,这一年毛泽东主席在同胡志明主席就越南战局交换意见时,建议越南组织大兵团在南方打歼灭战,争取抗美战争的胜利。胡主席接受了毛主席的建议,并向越南国内转达了这个意见。中国政府这一年签订并执行了向越南提供无偿援助的十个协议。从一九六九年至一九七二年这四年间,中国政府共签订并执行了三十多个向越南提供无偿的经济、军事援助的协议。所谓中国“威胁要撤销援助”,一九六九年和一九七○年大大“削减了援越金额”,这不是纯属捏造吗?
正是在一九六七年至一九六八年,胡志明主席长期在中国治病,中国政府抽调了最好的医生为胡主席进行精心治疗。也是在这期间,越南当局为了使军事斗争同越美谈判密切配合,经常要把在越南南方指挥作战的负责人迅速召回河内,或从河内派出负责人到南方,共商对策。应越方要求,中国在一年间多次派出专机往返接送途经中国的越方负责人,其中包括范雄、黎德寿、武志公、阮文灵等。越南副总理黎清毅一九六八年来中国商谈援越事宜,也受到热情隆重的接待。这些事实难道说明中国要“中断两党两国关系”吗?
一九七三年一月巴黎协定签订以后,越南领导人来华访问或路经中国时,都同我国领导人就巴黎协定签订后的战略方针问题交换意见。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明确表示,即使美军撤出越南南方,阮文绍还有几十万军队,最后解决问题还是要靠武装斗争,中国将继续向越南提供援助。正是本着这一精神,即使在巴黎协定签订以后,战争规模已经缩小的情况下,中国仍然以数十亿元的巨额援助交付越南。中国大力支援越南人民推翻阮文绍政权,实现越南祖国统一的事实,决不是越南当局的谎言所能抹煞得了的。
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节衣缩食,流汗流血,不惜作 出重大的民族牺牲,以行动实践了自己援助越南的诺言。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为了援越耗费了不知多少心血。多年来,越南领导人对中国的援助讲过不知多少次 感谢的话。在越南全国解放的一九七五年,黎笋说:“显而易见,没有革命成功的中国,越南就不可能有今天。这是历史的逻辑。”直到一九七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黎笋在北京还对华国锋 主席说:“今天,我向华国锋同志保证,我们越南始终把中国看作是我们的好朋友,我们是你们的弟弟,始终同你们站在一起,而决不能有其他的做法。当时苏联修正主义反对中国,只有我们一家,我们也反对他们那样做。”
言犹在耳,越南领导人今天却翻脸不认 帐,把自己过去讲过的话一概推倒,把当年胡志明主席所说“恩深、义重、情长”以及“同志加兄弟”的中国,当作“不共戴天”的“世世代代的敌人”。这充分表明,背叛中越友谊、背叛越南人民和中国人民、背叛马列主义的不是别人,正是越南当局。
1979-11-21

renbing331 2013-10-23 11:03
为什么越南统一后中越关系恶化了?——三评越南外交部关于越中关系的白皮书第1版()
新华社评论员 本报评论员
越南当局在所谓《三十年越中关系真相》的白皮书中,把越南统一以来他们执行不断升级的反华政策的历史,说成是中国从一九七五年起“第三次背叛越南”的历史。他们把近些年来中越关系恶化的原因归之于中国“以仇恨的眼光看待”越南的统一,“不支持越南人民在新阶段里重建国土的事业”,“用一切手段”“蓄意破坏”中越友谊,搞“大国霸权主义”,等等。
事情真是这样的吗?请问:自从越南统一以后,跟越南统一以前一样,中国人民干过哪一桩对不起越南人民的事情?越南当局的白皮书诬蔑中国从一九七五年起就“拒绝越南的新的援助要求”,然而事实的真相是,一九七五年以后,尽管中国还处于林彪、“四人帮”所造成的严重经济困难的情况,而且越南抗美战争结束后也应当让 承担着沉重援越 负担的中国喘口气,中国仍然尽了最大的努力,每年都有五、六十个援越工程项目在建设中。这些项目不仅包括重工业、轻纺工业、交通运输和医院等民用项目,而且还有鱼雷快艇修理厂、轻重机枪厂、十二点七毫米高射机枪厂、枪厂扩建、枪弹厂扩建等军工项目。这就充分说明,在越南统一以后,中国人民一如既往,真心实意地把越南人民当作同志加兄弟,继续给予无私的援助,希望越南人民从长期的战争创伤中恢复过来,建设幸福的生活,走上富强的道路。难道中国人民这样给予越南经济、军事援助是为了“削弱”越南、“征服”越南、“蓄意破坏”中越友谊吗?
中越关系在越南统一以后急剧恶化,并非如越南当局捏造的是由于中国“敌视”统一的越南,而是由于越南当局为了实现它的地区霸权主义野心,奉行了敌视中国的政策。
越南统一以后,越南当局不顾经历了三十年战争的越南人民的迫切要求,不事休养生息,不医治战争创伤,反而穷兵黩武,向外侵略扩张,疯狂谋求霸权。它拼凑“印支联邦”、染指暹罗湾、垂涎东南亚。越南当局叫嚷:“一个强大的越南国家的出现,肯定会揭开新的历史篇章,为使长期以来仍然是后方的地区、是帝国主义势力争夺的地方——东南亚地区的政治局面发生深刻的变化作 出贡献。”
在越南当局的侵略扩张中首先受害的是越南的邻国柬埔寨和老挝。一九七五年六月,越南当局就背弃它在六十年代向柬埔寨一再作 出的承认现有‘柬越边界’的保证,公然出动海陆军侵占了柬埔寨的威岛,并以此为开端不断侵犯南临暹罗湾的柬埔寨的领土。从一九七五年到一九七八年的三年时间里,越南当局不断在柬埔寨进行渗透颠覆活动,企图推翻民主柬埔寨政府。与此同时,越南当局打着“特殊关系”的旗号,用几万名军队和大批官员、顾问和特务,严密控制老挝从中央到地方的党政军各部门,残酷清洗、迫害和镇压爱国的老挝官员和人民,明目张胆地占领了老挝。
中国的部分领土,也成了越南当局的侵略对象。一九七五年四月,越南当局乘 解放越南南方的机会,背弃它一向公认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是中国领土的立场,派出军队侵占中国南沙群岛的六个岛屿,并在国际上大造舆论,宣传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是越南领土,越南当局并采取种种手段,在中越边境制造纠纷,蚕食中国领土。同时,越南当局更在同中国毗连的省份搞所谓“净化边境地区”,有计划地驱赶世代定居越南的边民。中国方面从维护两国人民友谊和两国友好关系的愿望出发,采取了忍让和克制的态度。但是,越南当局视中国的忍让为软弱可欺,不仅丝毫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越南当局武装侵犯、吞并柬埔寨,中国没有站到越南当局一边,而站在柬埔寨人民一边,使河内大为恼怒。这是中越关系急剧恶化的一个关键性因素。从一九七七年九月起,越南当局派出大批军队,一次又一次地越过边界,对柬埔寨发动大规模的进攻,直到出动十多万名军队,用武力侵占金边和大片柬埔寨领土。在柬埔寨遭到越南侵略的情况下,中国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理所当然地同情和支持柬埔寨人民反侵略的正义斗争。这就引起越南当局的极端仇视。它把中国看成是它向外侵略扩张的主要障碍,采取了更疯狂的反华仇华步骤。一九七八年四月以后,越南当局开始了大规模的‘排华反华运动’。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多万难民和难侨被驱赶到中国。在两国边境地区,越南当局蓄意挑起纠纷,蚕食中国领土,制造流血事件,打死打伤中国军民,严重威胁中国边疆的和平和安全。
只是在越南当局不择手段地大肆反华仇华,致使中国援建工作无法继续进行的情况下,中国方面才被迫于一九七八年年中决定停止对越南的经济技术援助,调回尚在越南工作的中国工程技术人员。一九七九年二月,越南当局对中国边境的武装侵犯达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中国边防部队被迫进行了必要的、有限的自卫还击。越南当局现在把中国迫不得已采取的一些措施,说成是中越关系恶化的原因,这种倒果为因的歪曲捏造是十分卑鄙的。在自卫还击作战中,中国人民弄清楚了一个事实:即在抗美战争的炮声刚刚停下来的时候,越南当局就利用中国援助的物资在中越边境越南一侧构筑起对中国作战的工事,把中国援助的大量武器弹药和粮食储存在那里,准备对中国作战。这样,难道中国停止援助还不应该吗?
从越南统一以后在印度支那地区和在中越关系中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中可以看出,究竟是谁在追求“扩张和霸权的目标”?谁“企图吞并”整个印度支那?谁 不断向“东南亚进行扩张”?谁“疯狂地推行一项全面的、有系统的”“敌对政策”?难道不是越南当局自己,而是中国吗?十分明显,近几年来,印度支那之所以烽烟滚滚,人民不得生息,东南亚之所以动荡不定,中越关系之所以恶化,根本原因就是越南当局在苏联的支持和怂恿下猖狂地推行地区霸权主义政策。越南当局地区霸权野心越是膨胀,它就越把中国当作实现它的霸业的障碍,它就越要反华升级,中越关系也就越来越恶化。几年来中越关系就是照这种逻辑演变的。而越南当局的白皮书竭力掩盖的恰恰就是这一最重要的真相。
越南统一后,越南当局推行地区霸权主义这一国策的结果,已经使它陷于内外交困的境地,而且越来越困难。在这种情况下,越南当局越来越迷信反华是解救百病的“灵药”。例如,在国内,越南人民不满 越南当局不顾人民死活,扩大对外侵略的政策,它就用反华来压制人民不满;国际上,越南在柬泰边境大举进攻,受到国际社会强烈谴责,它就用反华来转移公众的注意力,掩盖它的军事行动;它对外侵略需要苏联的大力支援,反华又成为它换取‘苏援’的手段。所有这些,都是白皮书极力要回避的。
越南当局在全国统一以后敢于如此猖狂地侵略扩张,谋求霸权,全仗着有苏联这个大国霸权主义者的支持,苏联把越南当局当作它在谋求全球霸权中向东南亚扩张的马前卒,越南当局则把苏联作为它称霸东南亚的靠山。它们互相利用,狼狈为奸,给东南亚的和平、安全和稳定造成了极大的危害。在这个有目共睹的事实面前,越南当局妄图用一纸白皮书诬蔑中国搞“大国霸权主义”,用所谓中越关系来掩盖越南当局和苏联在印度支那地区和东南亚的侵略扩张,蒙蔽东南亚人民的眼睛,完全是徒劳的。
越南当局把越南由一个过去被侵略的社会主义国家变成一个侵略别人的霸权主义国家,败坏了越南的声誉,使越南在全世界从得到普遍同情变成极端孤立。越南当局这样逆历史潮流而动,糟蹋越南人民几十年斗争的胜利成果,这才是真正的背叛!把几十年并肩战斗、生死与共的兄弟和战友当作‘头号敌人、世敌’来对待,这才是真正的背叛!
越南外交部白皮书洋洋数万言,对国际共知的史实进行随心所欲的虚构、歪曲、篡改。这迫使我们不得不作必要的回答。但连篇谎言,并不值得逐一反驳,而白皮书本身,将成为现代国际关系中一段惊人的政治堕落的纪录,开始引起人们的侧目,随之又被人们遗忘而已!
1979-11-26


查看完整版本: [-- 既是供状 又是丑行——一评越南外交部关于越中关系的白皮书第1版()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2703 second(s),query:4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