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一位被机器吞噬了手、从矿难中逃出的打工诗人的纪录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时代歌谣 -> 一位被机器吞噬了手、从矿难中逃出的打工诗人的纪录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玉岭 2005-08-08 22:58
一位被机器吞噬了手、从矿难中逃出的打工诗人的纪录
[ 作者:张守刚 ]

仅仅为了回记(组诗)



1989:湖北瓦庙



在面黄肌瘦的雨水里
我走进瓦庙的泥泞
七月的风雨中
湖北的一个小地名
满怀疲惫 在我脚下铺展
我看见那些砖瓦厂了
高耸的烟囱里排出的浓烟
是那片天的黑
掘土机   推土机
一抔抔的黄土
穿过传动带 和着汗水
从我手中滚过
我撕掉手心一层层的茧
和一墙红砖对峙良久
日子好不容易爬到寒冬腊月
我终于没有从老板那里
领到几个月的工钱



1990:碎石厂



那么大一座山
被炸药雷管轰得千疮百孔
乱石横飞 尘土弥漫
我19岁的青春
抡不动一把铁锤
使劲举起 轻轻落下
石头和铁锤碰撞的声音
是谁在嘶叫


正午的太阳格外恶毒
我撕掉的带血的茧
被几只蚂蚁匆匆抬走
粉碎机吞噬着
大块大块的山石
吐出或粗或细的石子
一铁锨铲下去
就看见我们流血的心了



那一年,1990的碎石厂
离家很远
离家很近



1991:一字梁



风和雪 紧紧地追赶着我
此时 我正在征服大巴山脉中的
一字梁 我向往了很久
而又有些后悔
茫茫雪地映得人睁不开眼
父亲骂骂咧咧
他年老的步履沉重而有力
在雪地里印下了深深的
一条路
我跟在身后
不时滑倒
肩上的担子越来越沉
和低垂的天空一样
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想停下来歇一歇
父亲叱喝着:
“坐下去就别再想起来了”
沉住气 天黑前
一定赶到有人烟的地方
就这样我一路跌倒
一路爬起
直到这苍茫的大山
在脚下化成一粒石子



1992:蒙古乌达



风一吹来 就打痛我蓬乱的发
风中的沙子
在眼睛里哭泣
却肯不出来
我在赶路 从乌达新区
到我上班的那个黑洞洞的煤矿
之间的路程 是一个下午中脚跟
与腿尖的距离


我在煤矿中看见的只有黑暗
和恐惧
头顶上的安全帽
充当着什么角色
在瓦斯与排气扇之间
我的呼吸多么胆怯



一个工友的一声惨叫
被淹没在塌方声里
在矿灯微弱的光亮里
我看见他痛苦扭曲的脸上
那一层煤灰
在脱落



1993:江口汽修厂



冲压,拉伸,切割
金属的碰撞声
充满1993年的那些日子
我必须牢记那个夜晚
手指如此脆弱
在冲床的一念之差中
血肉模糊
呻吟是没有用的
我必须面对痛苦
和面对自己残损的左手一样
将自己的心揪紧


江口,江口


一条小河从东边绕来
旁边的一条的街 叫做小河街
一条大河从西边撞入
顺便带来一条明晃晃的路
大河街就到了
两条河碰头了 相互喧哗
两条街纠缠在一起
很暧昧地
像两条来路不明的野狗
在耳鬓厮磨


1993年的那些日子
我住在小河街172号
常常经过食品站 农贸市场
到那条叉路口徘徊
我燥动不安的青春
在喧闹的人群中
不知所措



只有在汤溪河水的倒影里
隐约看到自己
像一个人那样
活着



1993年11月25日夜:达县


这个夜晚达县没有打伞
光着头让雨淋
昏黄的街灯下
一行行雨 齐刷刷地插下来
模糊我的视力
整整一天
穿越那么多不知名的大街小巷
都未将自己推销出去
肩上的行李开始
四肢无力
而我的心也被湿透
还未找到落脚的地方
雨中的旅社都“住宿已满”
蓄意将我这个狼狈
不堪的夜行人拒绝
夜风呼啸 穿过单薄的肋骨
我知道那是1993年11月25日的
夜晚 虽然短暂
它占据了我一生的
心灵



1992年的木耳

我们躲过了税收
躲过了列车员的托运
在背上 包装的木耳是
一床被子的模样
那年的陕西 在临泉
多雨的季节 我们
匆忙地走过每一户山里人家
被那些犬吠
迎去又送走
木耳 从树上走下来
在我的背包里渐渐沉重
秤杆上的密密麻麻的星子
不断的放大
变成一宗交易
我们辗转南北
在一家收购门市 以高价
出卖诚实



查看完整版本: [-- 一位被机器吞噬了手、从矿难中逃出的打工诗人的纪录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08732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